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娇妻小迷糊:神秘老公不好猜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7/11/19 6:00:38 来源:网络 []

小说:娇妻小迷糊:神秘老公不好猜

第11章 到底是谁在骗谁?

龚墨握紧双手,颤了颤。阅读http://www.haohaoyun.com/她按了这么久门铃没反应,苏沫一按就有人应了,盛家这是不打算理她了?她说:“我找盛东辚!”

“大少爷不在!”里面的人回答。

“那好,请把我的手袋送出来!首富之家不会贪图我那点东西吧?”

那边一顿,挂断了对讲机,

门开了,是为苏沫开的。苏沫却没急着进去,而是看着龚墨:“你做了那样的事,还有脸来找东辚?”

龚墨正在心里恨盛东辚,没心思理她。

她继续说:“你很早就和盛南轩在一起了吧?不然怎么他一回来,你们就躲起来**?你接近东辚,也是为了帮他谋夺家产吧?哼,想不到你看起来简单,还挺有心机手段的!我真为东辚不值!”

龚墨抬起头,愤怒地说:“你喜欢他是吧?那我希望他对你像对我一样!”

苏沫一呆,轻轻地咬住下唇。仔细一想,盛东辚还真是无情的人。三年前,他未婚妻被人下药玩弄,他却有心思和她发生关系。现在,他又亲自把女朋友送到亲弟弟床上……

苏沫想,论心狠,她恐怕狠不过盛东辚。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这时候,盛东辚出来了,手上拎着龚墨的手袋。两个女人远远地看着他,苏沫满眼爱慕,龚墨却满眼愤怒。

盛东辚走到门后方,拉开铁门,对苏沫说:“你先进去。”

“哦。”苏沫像个听话的小女友,转身开着自己的跑车进去了。

盛东辚把手袋递给龚墨,龚墨接过来,强令自己冷静,不要激动!

盛东辚一个字都不想和她多说,转身就走。

龚墨出声:“你叫我去左边第二间,可是……左边第二间是你弟弟的!”

盛东辚停下脚步,回头说:“我说的是‘右边第二间’!”

“是吗?”龚墨冷笑,“你以为我当时不清醒吗?我还问过你是不是左边第二间,你怎么回答我的?你——”

他当时脚步顿了一下,因为根本没想到她会确认吧?所以他是计划好把她往盛南轩房间里送的!

“盛东辚,你一直在骗我!”龚墨伤心地吼道。娇妻小迷糊:神秘老公不好猜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盛东辚脸色铁青:“到底是谁在骗谁?你和南轩认识了这么多年,和我在一起后却假装没听说过他!但你们早就在一起了吧?所以他一回来,你们就忍不住亲热了。你潜伏在我身边差不多两年,帮他得到不少资料吧?”

“你胡说什么!”龚墨气得浑身发抖。她什么时候认识盛南轩了?她听说过他有一个弟弟叫盛南轩,但昨天才认识而已!

她抬起手,猛地扇了过去。

啪地一声,盛东辚脸一偏,不可思议地瞪着她。

龚墨怒吼:“盛东辚,我真是瞎了眼!”

盛东辚声音寒冷:“我才是瞎了眼!”

苏沫停好车后,一直在后面远远地看着他们,看到这一幕,急忙跑过来。

“你这人怎么这么野蛮?简直是个泼妇!”她扶着盛东辚,对龚墨吼道。

龚墨叫道:“我泼妇怎么了?我恨不得杀了他!混蛋!王八蛋!盛东辚你不得好死!”

第12章 万一你怀孕了呢?

“你——”

“不用管她。好好孕”盛东辚说,“我不想为这种贱女人浪费精力。”

苏沫一听,心中高兴不已:“那我们进去吧。”

“嗯。”盛东辚转身。

龚墨大吼:“盛东辚——”

盛东辚回头,见她满脸悲伤,忍不住心中一抽。过去两年的记忆瞬间涌来,如果不是因为盛南轩,他……他倒是可以好好和她在一起的。

“盛东辚……”龚墨失望地望着他,喃喃地说,“算我傻,算我笨……算我爱错人……”

盛东辚怔怔地望着她,苏沫看见,紧张地挽住他手臂:“东辚,我们进去吧。阅读haohaoyun.com

“好。”盛东辚转身,云淡风轻地离去。

龚墨失魂落魄地回到出租车上,一直靠在椅背上玩手机的盛南轩坐直身子,头也不抬地说:“开车。”

司机一听,把汽车开了出去。

龚墨低着头啜泣起来,片刻后一张白色的手绢从旁边伸了过来。

她侧过头,看到拿着手绢的盛南轩。

盛南轩冷峻地看着她,她不由自主地把手绢接了过来:“谢谢……”

龚墨擦干眼泪,强令自己平静下来。好好孕

盛南轩问:“你包里有手机吗?”

龚墨疑惑地看他一眼,打开刚刚拿回的手提袋,拿出了手机。

“给我!”盛南轩伸出手。

龚墨犹豫地把手机给他,他按亮屏幕。龚墨急忙说:“有密码——”

然后下一秒,盛南轩已经熟练地输入了解锁密码,把屏幕解开了。

龚墨大惊:“你怎么知道的!”解锁密码是她生日,难道他知道她的生日号码?

盛南轩睨她一眼:“因为我很厉害。”

“……”

盛南轩在屏幕上按了几下,把手机还给她:“这是我电话,我会和你联系,你有事也可以打给我。”

“我们还要联系?”龚墨烦恼地看着他,“盛南轩,我不想再和你扯上关系了!”

“这恐怕由不得你。”他扫了她小腹一眼,“我们昨晚没做保护措施,万一你怀孕了呢?”

龚墨一呆,结结巴巴地说:“我……我会打掉的。”

“龚墨!”盛南轩突然扑到了她身上,一把掐住她下巴,“你要是敢打掉孩子,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龚墨一个寒颤,觉到他不是在威胁,而是会说到做到,忍不住手脚发凉。

他轻轻地放开她,手指缠着她微卷的长发:“别怕。如果有孩子,我会负责。有我在,你不用怕任何事情。”

龚墨怎么可能不怕?他这么恐怖!千万不要怀孕、千万不要怀孕……她才不要让他负责!

对了!龚墨眼睛一亮,有事后避孕药!

忽然,盛南轩的手放在了她脖子上,轻轻地摩挲了几下,让她头皮发麻。

“别去吃事后药,那个对身体伤害很大。”他低头轻轻咬了一下她耳朵,灼热的呼吸喷在她颈边,“你信命吗?要不要试试我们的缘分?看看命运会不会把我们安排在一起。”

“啊!”龚墨一把推开他,发现汽车停下来了,推开车门跑了下去。

第13章 物归原主?

跑下去后她才发现,这是她家门外!

她正要往家里跑,突然想起什么,猛地回头问盛南轩:“你怎么知道我住这里?”

盛南轩轻轻一笑,自负地说:“这个世界没什么是我不知道的,特别是你的事。”

龚墨看着这个虽然和自己发生了关系、但却完胜陌生的男人,浑身发冷。一定是他查了她!他是盛家二少爷,盛家可是本市首富,有什么查不到的?

龚墨慌慌张张地转身,跑了两步,发现手里拿着他的手绢,犹豫了一下决定还给他!

她可不想和他扯上关系!孩子一定不会怀上的,不会那么倒霉的!所以有什么的话,现在就了结清楚!

她跑到出租车外,伸出手:“你的手帕!”

盛南轩一边摇上车窗,一边说:“你拿着吧,就当物归原主。”

“什么?”

汽车绝尘而去,龚墨以为自己听错了。

物归原主?难道这手帕是她的?

她打开手帕,仔细观察。

这是一张很陈旧的手帕,原本应该是纯白的,现在有些泛黄了。手帕四周的边是绿色的波浪形,感觉像是女式……

龚墨突然想起盛东辚的话:“你和南轩认识了这么多年!”

难道……

不可能的!她脑海里完全没有和盛南轩有关的记忆!她又没失过忆,如果曾经认识过盛南轩,肯定有印象。

……

价值千万的迈巴赫在公路上行驶,几分钟后在山腰的位置停了下来。

一个帅气的男人从副驾驶下来,走到后方拉开车门,毕恭毕敬地道:“BOSS!”

锃亮的皮鞋从汽车里伸出来,有力地落在地面上,接着是另一只。然后人也出来了,露出盛南轩那张冷漠无情的脸——帅气的脸庞、凛然的气势,把先前那个男人衬托得黯淡无光。

在龚墨面前,他是相当有人情味的,哪怕有时候……会吓唬她,却会对她笑。他对着其他人是从来不笑的,就算笑了,也是不达眼底的冷笑,代表他的怒气达到极致。

他走到路边,看着前方一片翠绿的园区。

旁边的男人伸手比划道:“这块地是药材生态园,在盛家手中。自从盛家放出风声要出售,已经有好几家公司意动,大部分都是想直接开发成旅游资源,做生态旅游。”

盛南轩冷哼一声:“药材生态园?盛家是制药公司,对药材的需求量极大,这么大一片生态园,怎么舍得出手?”

“呃……”助理看他一眼,硬着头皮说,“盛东辚马上要去京城开办分公司,需要大量的流动资金,出让一块可以理解。南江市虽然繁华,但到底只是南方的一座小城,比不上京城的格局大,盛家应该是想将资产转移。”

助理说完,偷偷抹汗。BOSS啊,你就是盛家的人,盛家的事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吧?为什么要我来做推断?

盛南轩冷冷一笑:“传我的话,谁都不准动这块地!”盛家想把这块烫手山芋出手,门都没有!

有了他的命令,全世界没有任何人敢把这块地收入囊中。

第14章 入职被拒

助理以为他看中了这块地,不着痕迹地拍马屁:“这块地的确不错,环境很好,做什么都有潜力。”言下之意:BOSS眼光真好!

盛南轩冷冷地说:“好吗?只有最腐朽的土壤,才会开出最美丽的花。”

“呃……”

“地上的植物越茂盛,地下的土壤就越**。只有**的气息,才能够提供那么多养分。”

他想起四年前,他带龚墨去那片生态园约会。那本该是一个值得纪念的夜晚,开始他们新的人生,但她发现了土壤下的秘密,不得不对他彻底遗忘。

盛南轩闭了闭眼。

他不想打扰她的生活,所以四年来不曾管过南江的事情。谁知道,竟然让她遭到盛东辚的算计!

既然重新相遇,他再也不会放手,会永远将她守在身边。

他转身上车,对助理说:“派人注意龚墨的安全。”

……

龚墨起床时,龚妈妈已经做好了早餐。

她梳洗完毕,换上职业套装,坐到餐桌边吃早饭。

龚妈妈给她夹了一个包子:“第一天上班,紧张吗?”

龚墨摇摇头。

“那你这几天怎么心不在焉的?”

龚墨一惊,差点被包子噎住。

龚妈妈说:“我还以为你是担心工作的事。”

“呃……是会有一点紧张。”龚墨说,“毕竟第一次上班,我怕自己做不好。”

其实是因为和盛南轩那件事,她一直担心。现在都几天了,如果怀怀孕了,应该可以验得出来了吧?要不要一会儿去买验孕纸?

吃完饭,龚墨坐**去上班。

**上发了报纸,她顺手翻开一看,看到斗大的标题——“盛世集团总裁盛中天宣布:与次子盛南轩断绝关系!”

龚墨想起那天晚上盛中天和盛南轩吵架,她以为盛中天是在气头上才那样说。过了这么多天,却真的断绝关系了。不是说父子没有隔夜仇吗?盛家内部,到底有多少不为人知的事,才造成了这样的局面?

龚墨下了**,往自己上班的地方走去。

经过一家药店,她脚步一顿,扭头看了看四周,路上都是行色匆匆的上班族,根本没人会注意到她。

她犹豫了片刻,果断冲进了药店!

“你……你好……”龚墨低着头、红着脸,结结巴巴地对店员说,“我、给我一根验孕棒……”

买到验孕棒,她根本不敢看,直接扔进包里就跑了出去,一口气跑到了自己上班的地方。

她大学学的新闻专业,所以应聘到一家杂志社。

龚墨走进杂志社,先去人事部报道。

找到经理,她把自己的证件递过去:“经理你好,这是我的……”

经理没接,直接给她推回来。

龚墨疑惑,这是什么意思?

经理抱歉地说:“龚小姐,本社要求应届毕业生在本月1号入职,你晚了十天,所以很抱歉……”

龚墨一愣:“什么一号?不是说11号吗?我六号才拿到毕业证……”

“抱歉,我们的规定就是这样。”

“不!”龚墨急道,“明明是你们让我在今天入职的,我们之前签过合同!”

第15章 BOSS!龚小姐去盛世集团了!

经理似乎早有准备,胸有成竹地说:“那份合同要在你入职之后才生效,现在还不具备法律效力,杂志社和你没有劳动关系!”

龚墨再傻都知道这之中有问题,追问:“到底为什么?”

“龚小姐很抱歉。”经理冷漠地说,“这是上面的命令,我无能为力。”

上面的命令?

龚墨走出办公室,失魂落魄地想:她得罪了谁?

对了!是盛东辚!肯定是他!

盛家是南江市的首富,只需要跟杂志社打声招呼就好。

龚墨握紧拳头,决定去找盛东辚算账!他害了她的清白不够,还想害她没有工作吗?这个混蛋!

……

五星级酒店的游泳馆里,盛南轩从水里钻出来,露出完美的六块腹肌。

助理见他上岸,急忙走上去,把毛巾递给他。他擦了把脸,又把毛巾扔给助理,然后往前走。

助理一边跟上他,一边汇报:“今天是龚小姐正式上班的日子,她去上班时在路上买了验孕棒。”

盛南轩脚步一顿,几秒钟继续往前走:“继续。”

助理偷偷观察了一下他的脸色,轻咳一声:“龚小姐上班的地方是《欢言》杂志社,杂志社的主编是盛家的世交苏平,龚小姐被拒绝入职了。”

“《欢言》?”

“总部在京城,是京城媒体大王郁家的产业。南江这家是分社,也是全国唯一一家分社。”

“哼~”盛南轩冷哼一声,“收购他们的股票!”

助理一愣,觉得他太残忍了!这肯定是苏家和盛家的决定,关郁家什么事?BOSS出手可以制造全球Xing的金融危机,一个小小的郁家怎么承受得了,真是无妄之灾。

盛南轩似乎看出他的心思,冷冷地说:“谁叫他们不把自己养的狗拴好?”

《欢言》是郁家的,苏平这个主编只是郁家的一条狗而已。这条狗欺负了龚墨,光打死狗自然不解气,背后的郁家也该收拾收拾!

郁家是国内首富,但盛南轩不怕,只是觉得——首富一直让他们当多没意思,不如换个人当当吧。

回到房间,盛南轩去换衣服。助理接了一个电话,忽然脸色大变,疾步走到盛南轩门外:“BOSS!龚小姐去盛世集团了!”

……

盛世集团的办公楼在盛世工业园区内。

龚墨以前跟着盛东辚去过,盛东辚给她办了一张出入卡,她拿着出入卡,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

走到盛东辚的办公室外,她疑惑地发现秘书不在。

不过这样也好,没有秘书通传,她可以直接进去。不然的话,盛东辚肯定不会见她的!

她推开办公室的门,看到里面空空如也,盛东辚并没有在里面。

难道他今天没来上班?

就在这时,她听到有声音从里面传来。

龚墨侧耳一听,听不太清楚,干脆走了进去,小心翼翼地将门关上。

盛东辚这间办公室里有配套的休息室和卫生间,声音似乎是从休息室里传来。

龚墨走到休息室外,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了什么。

第16章 被陷害的真相

“龚墨要是知道我们在一起,你说她会不会报复?”

龚墨瞳孔一缩——是苏沫!

他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难道生日宴会之前,他们已经有一腿了?

龚墨咬紧牙关,对盛东辚的恨意达到了顶点!

他到底骗过她多少事情?

龚墨眼睛一眯,想到了报复的办法。她轻轻打开手提包,从里面拿出了手机。

打开摄像头,将手机对准门缝,那两个人的情形准确地出现在了手机屏幕上。

“你可真大方!”苏沫说,“她好歹是你女朋友,你就把她送给南轩了。她那么漂亮,你也舍得,怎么不自己先睡几次?她可是完璧呀,这不是便宜了你弟弟?”

“我要是睡了她,你不吃醋?”盛东辚笑道,“你这个醋坛子,因为她是我女朋友就给她下药……”

龚墨震惊不已。是苏沫给她下药?她想起来了,那天晚上苏沫接近过她,碰过她的杯子!

龚墨闭了闭眼,这两个贱人!

“我那样做,也是为了帮你呀~”苏沫娇媚地说,“你马上要去京城开分公司,南轩这时候回来,伯父肯定把他安排到公司里。你不在这里,谁知道他做出什么来?搞不好你在京城辛辛苦苦地创业,他直接在这边把大本营端了。到时候盛家的财产都是他的,你什么都得不到!”

盛东辚没说话。

苏沫继续说:“当初他害死了你未婚妻,伯父已经对他很不满。这次再让他睡了你的女朋友,伯父肯定怒火滔天、再也不原谅他!果然,他现在被逐出家门了,你的目的达到了!等你去了京城,也不用担心有人在后面挖墙脚。”

“我就喜欢你这么聪明。”盛东辚说。

第17章 不能让她走

“我和你一起去京城吧。”苏沫说,“我已经叫我爸把我安排到《欢言》总部,等我积累经验、扎稳脚跟,可以去更权威的报社。到时候你有需要,我就给你报道,还可以提前得到一些内幕和小道消息告诉你。”

“那就辛苦你了……”盛东辚低声说。

突然,龚墨手中的手机响起。她一惊,急忙低下头,看到来电显示——盛南轩!

里面的声音立即停了下来,苏沫大惊:“有人!”

龚墨立即挂断电话,把手机塞进包里,往外面跑。跑到半路,她下意识地回头,看到盛东辚从休息室出来。

“龚墨!”盛东辚惊讶,没想到她会出现在这里。

龚墨更加着急地往外跑。

苏沫阴狠地说:“不能让她出去!她肯定听见了!”

盛东辚一听,马上冲向龚墨。就在龚墨要打开门时,他扑过去将她撞倒在地。

“啊——”龚墨痛叫一声,手里的包摔了出去,手机也从包里掉了出来。

她微微一惊,抬头看着盛东辚,害怕盛东辚发现她录了像。

盛东辚危险地看着她:“你怎么在这里?”

龚墨脑子一片混乱,满脑子都是他对盛南轩的算计、对自己的利用。他怎么能这样?

她幽幽地问:“我们交往了一年半,你喜欢过我吗?”

如果喜欢过,他怎么能那么狠心,把她送到别的男人床上!他不知道那样会毁了她吗?

哪怕有一丝丝喜欢呢,他连一点怜香惜玉的心都没有吗?

所以,他根本没喜欢过她,从头到尾都在利用她。

苏沫走过来,看龚墨的眼神十分厌恶和狠毒:“你听到了什么?”

龚墨一惊,突然回过神来,低着头不敢看他们,怕他们看出破绽来。

苏沫对盛东辚说:“不能让她走!她会告诉盛南轩的!”

盛东辚握紧了拳头,有些为难。不放她走,能把她怎么办?难道能杀人灭口吗?而且……他心里有那么一点不舍。

“你怎么会来这里?”他问,“我们已经分手了!”

龚墨终于想起她来这里的目的,一下子有了底气,抬头质问:“是你让《欢言》拒绝我入职的吧?盛东辚,你怎么能这样!就算我们分手了,你也不该毁了我的事业!”

“《欢言》?我没有!”盛东辚说完,突然想起苏沫的父亲是《欢言》的主编,便扭头看着苏沫。

苏沫心虚地扭开头,片刻后又看向他,咄咄逼人地问:“就算是我让爸爸做的,那又怎样?你都和她分手了,还要心疼她吗?”

龚墨不可思议地看着她:“是你?”

第18章 别想碰她一根寒毛

“我爸爸是《欢言》的主编,你不知道吧?你以为你凭什么能进《欢言》?还不是因为你之前是东辚哥的女朋友,我爸爸看在他的面子上!不然你连到《欢言》当清洁工的资格都没有!”

“好了,让她走吧。”盛东辚说。

苏沫看他一眼,有些不情愿,觉得他肯定是喜欢龚墨。她走到龚墨面前,居高临下地问:“你进来多久了?”

盛东辚脸色微变,也看着龚墨,等着她的答案。她要是听到了他和苏沫的对话,肯定会告诉盛南轩的。

龚墨心思百转:她要是直接说刚刚进来,他们肯定不会相信。要怎样才能让他们不怀疑自己呢?

要是被他们知道自己什么都听到了、还录了视频和声音,他们肯定不会放过她的!盛东辚连亲弟弟都那样设计,怎么会对她仁慈?

就在这时,砰地一声,办公室的门被踹开了。

三人吓了一跳,看过去——

盛南轩慢悠悠地从门外走了进来。

龚墨看到他,就像看到了救星,瞬间松了一口气。

盛南轩见她倒在地上,以为她受了伤,眼底闪过一丝怒火。他伸出双手掰了掰手腕,发出咔咔的声音。

盛东辚皱眉,厌恶地问:“你来这里干什么?”

“找我的女人啊~”盛南轩看着龚墨一笑。

龚墨脸一红,气愤地低下了头。

盛东辚猛地握紧拳头。他们果然……早就在一起了吧?居然在这里眉目传情!

“我说大哥……”盛南轩疑惑地问,“你不是把大嫂送给我了吗,现在又是干什么?有句话别怪弟弟没提醒你——龚墨现在是我的人,你别想碰她一根寒毛!否则……”

他扫视了一眼办公室:“我可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来。反正我已经被逐出家门,得不到盛家的任何东西,毁了盛家又如何?”

“你——”盛东辚愤怒地看着他,“你敢!”

盛南轩伸出手,拍着他的脸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懂?”

这样的动作太侮辱人了!

盛东辚大怒,一拳朝他挥了过去!

盛南轩明明躲得过,却没有躲,反而故意迎上去挨了一拳。顿时他就被打得后退两步,倒在了龚墨身边。

“啊……”龚墨吓了一跳,伸手拉住他:“你没事吧?”

盛南轩躺在地上,深邃的眸子定在她脸上:“你关心我?”

他一说话,龚墨就看到了他牙齿上的血。

龚墨愣了一下,一把推开他:“我才没有!”然后怒视着盛东辚,“你怎么能打人呢?他是你弟弟!”

“我没有他这样的弟弟!”盛东辚大吼,愤恨地看着她,“心疼是吧?不是不承认你们的关系吗,现在忍不住心疼了?”

娇妻小迷糊:神秘老公不好猜》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娇妻小迷糊 或 神秘老公不好猜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大年初三为啥不拜年?原来是怕这个

    今天是农历大年初三,在传统年俗中,是人们回娘家,烧门神纸,谷日忌食米饭的日子。大年初三通常不会外出拜年,因赤口,所以希望避免容易与人发生口角争执,一些农村和城市,有大年初一至初三不动刀或剪刀的习俗。小年朝小年朝即天庆节。宋代宫廷节日,宋真宗大中祥符元年,因传有天书下降人间,真宗下诏书,定正月初三日为天庆节,官员等休假五日。后来称小年朝,不扫地、不乞火,不汲水,与岁朝相同。烧门神纸旧时初三日夜把年节时的松柏枝及节期所挂门神门笺等一并焚化,以示年已过完,又要开始营生。俗谚有“烧了门神纸,个人寻生理”

  • 【送万福 进万家】安庆书法家书春送福系列:周珍义

    【送万福,进万家】安庆书法家书春送福,是丁酉年腊月里由书法名家联手安庆名企而开展的为迎接戊戌新年而举行的义务为市民写春联大型活动。这一集为朋友们介绍的是周珍义先生。周珍义,别署熙湖散人,安徽太湖人。现为安徽省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石化集团公司书法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协会会员,安庆市作家协会会员。学书四十余年,师从冯仲华先生,并曾在胡寄樵先生门下学书求艺。早年习楷,尤对《颜勤礼碑》情有独钟,勤于临习研学,后主攻隶书和行草,隶书致力于《礼器》丶《张迁》,行草喜二王俊朗风骨,一直研习不断。先后三十多次参加

  • 上海博物馆藏丨文徵明的长子文彭写给钱榖的信,交流古玩字画信息

    「品味生活私享艺术」书画丨文房丨拍卖丨展览丨藏家丨空间丨器物明代吴门书画家书札《文彭致钱榖札》,上海博物馆藏。作为文徵明的长子,文彭能画,工书,善于治印,精通鉴赏,堪称全才。这一通写给好友钱榖的信札里,前面略说了朋友之间的近况琐事,其后都是与钱榖讨论新近见闻的书画、印章、古玩,因为钱榖喜欢收藏书籍,也告知他一些稀有的图书的讯息。---END---私享出品转载请注明主编:王成业收藏投稿、合作请加主编——热文推荐——罗中立丨潘玉良丨张伯驹丨傅抱石丨梁楷丨齐白石丨郑板桥丨黄永玉丨吴湖帆丨张大千丨何海霞

  • 新春特辑|如何获得新时代的幸福?

    Lessismore.(“少即是多”)在过去物质匮乏的年代,不断做物质加法——为家里添置冰箱,买回电视机,配齐洗衣机,再买辆车……从一无所有的状态到“全副武装”的过程,确实能给人幸福的感觉。但现在,物质空前丰富。在一个万物俱备、什么都不缺的年代,占有物质很难再刺激我们的感官,让我们获得长久的满足。在新的时代,比起金钱和物质,更重要的是精神层面的充实感。从实物中获得的满足感只能持续很短的时间,但是我们宝贵的经历以及从中获得的知识,将永久地入驻我们的生命。如果一个人清楚了对自己来说什么是最为重要的,

  • 高树伟︱楝亭旧事:张伯驹、启功、周汝昌与《楝亭图》

    《楝亭图》文︱高树伟上次来恭王府,已是两年前的事了。这次忙里偷闲,又匆匆赶来,为了看“启功旧藏影本题跋暨碑帖展”。回想两年前,恭王府举办周汝昌文献展时,曾展出不少周汝昌收藏的碑帖、信札,也有《红楼梦新证》(下称《新证》)的手稿,琳琅满目。而今年,又恰逢周汝昌先生诞辰一百周年。冥冥中,某些说不清的东西似乎在时空交错中互相牵引、映照,不时就会邂逅。是书法,还是《红楼梦》,或兼而有之,我自己也不清楚,更说不明白。但我知道,的确有一件实在的东西,曾把周汝昌与启功联系起来,那就是现藏中国国家图书馆(下称国

  • 舌尖上的春节:“年味”没有变,真情亦不变

    01现在很多人,好像越来越不喜欢过年了:不喜欢过年老套的“仪式感”不喜欢家长亲戚对自己的私事问这问那不喜欢各路熊孩子调皮捣蛋……以致对过年的花式吐槽屡见不鲜,甚至好多热心群众还不忘支招出攻略,教人如何对付过年的“烦心事”。但唯有一点例外,那就是吃!尤其对在外打拼的游子来说,想重温自己熟悉的口味,过年是再好不过的机会了。哪怕高举着“过年莫要胖三斤”旗帜大喊“我要减肥”,在各色家乡美食面前,他们还是败下阵来,忍不住多赚一口。毕竟舌头和胃,是最诚实的。02相传在清末扬州城,有一户富人家,特别喜欢吃甜食

  • 古诗词里的美酒,醉了俗身,醒了初心!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唐寅《桃花庵歌》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苏轼《望江南》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刘过《唐多令》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欧阳修《浪淘沙》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黄庭坚《寄黄几复》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晏殊《浣溪沙》几时归去,作个闲人。对一张琴,一壶酒,一溪云。——苏轼《行香子》人生有酒须当醉,一滴何曾到九泉。——高翥《清明日对酒》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陆游《钗头凤》新酒又添残酒困,今春不减前春恨。——赵

  • 十二生肖,入诗成画,妙不可言!

    作为一年当中最为重要的传统节日,春节——农历戊戌年,是狗年。在这辞旧迎新之日,欣赏十二生肖诗词,入诗成画,妙不可言!狗1、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刘长卿2、渔家开户相迎接,稚子争窥犬吠声。——李中3、门前何所有,偶睹犬与鸢。鸢饱凌风飞,犬暖向日眠。——白居易猪1、小弟闻姊来,磨刀霍霍向猪羊。——木兰诗2、莫笑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陆游鼠1、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女,莫我肯顾。——诗经2、绕床饥鼠,蝙蝠翻灯舞。屋上松风吹急雨,破纸窗间自语。——辛弃疾牛1、童子柳阴眠正着,一牛吃过

  • 一首孤独了300年的小诗,一夜之间,亿万中国人记住了它

    苔清·袁枚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这首20字小诗《苔》被乡村老师梁俊和山里孩子小梁在《经典咏流传》舞台重新唤醒孩子们最朴质无华的天籁之声唱哭了庾澄庆和曾宝仪也让亿万中国人都在这一刻被感动“我觉得这群山里面的孩子身边所拥有的资源是很有限的可是他们却有着最纯真的爱。”梁俊老师就是想通过这首诗告诉这群山里的孩子们“我们即使拥有的不是最多但依然可以像牡丹花一样绽放我们不要小看了自己”梁俊老师给了孩子们希望的种子于是,种子种在每一个孩子心里在他们的生命中开了花说是乡村教师梁俊选择了

  • 春晚最佳金句出炉!

    虽然嘴上说着春晚越来越没看点了但是大多数人还是会准时守在电视机前观看一年一度的春晚属于我们的春晚狗年央视春晚落幕,这些金句、画面刷屏了!春晚金句出炉!01爱情保鲜靠表白爱TA就要说出来!02妻子蔡明:每次见他(丈夫潘长江)我心里砰砰砰怎么看怎么像李易峰!教练:这不是爱呀,这是瞎呀!03男人的情商是12分都扣光了吗?04狂躁,太狂躁!05老板:累不累啊?员工:......(无论说啥)老板:开了他!06炊事班的,都几点了,还出不出菜了?菜是出不来了,我们炊事员在后厨集体出书呢...07如果我们大家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