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小说重生之人生游戏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1/19 6:28:06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重生之人生游戏

第二章 新手礼包,逃脱

“为什么是我去抱孩子,你望风。小说重生之人生游戏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少废话,难道分钱也都是我拿,你一份不要么,快进去,我把这个护士藏起来,记得挑品相好的,还能多卖几个钱。”

“怎么说都是你有道理。”另一人嘟囔着,但还是向这里面走过来。

里面本身就没几个孩子,更何况还专找男孩,不一会就来到林野的婴儿床前。

看了林野几眼,见林野醒着不由分说的从口袋拿出一管试剂喂到他嘴中。

随后林野就感到大脑昏昏沉沉的,他费尽全力睁开眼,但没过几秒,就睡了下去。

……

林野再次醒来是被顶在嘴边的奶瓶弄醒的。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此时他在听着周围人声鼎沸的样子,不用想也知道他已经被把那两个人贩子的人偷出了医院。

林野此时正被一个中年妇女模样的人抱在怀中,女人看着他的眼神很是冰冷,像是看着一个货物,嘴中的话听上去倒是慈祥。

“宝宝乖,不要哭,妈妈马上带你离开这里。”

话虽说的温柔,但手上的动作却是野蛮异常,粗鲁的将奶瓶直接顶着林野的嘴唇,弄得林野嘴唇都有些酸痛,幸亏是没长牙,不然只怕是牙都让他磕掉几颗。

林野费尽力气也没能将这个顶在他嘴边的奶瓶挣脱,无奈只好装模作样喝了几口,这个女人才将奶瓶从他嘴边拿开。

这时林野才有时间观察周围的环境,像是一个火车站的候车大厅,这个妇女正站在一列长队中央,看样子是马上就要发车了。

林野也不清楚他睡了多久,但按他估算,应当不超过十个小时,虽说他刚才在那女人半强迫的喂奶下吃了一点,但是未尝不是自己也感到饿了。好好孕

“由‘京都’发往川渝的X779号列车正在检票,如果您手中的车票是该次列车,请迅速前往三号候车厅检票上车。”

‘这个妇女就是在等这一趟车么?’

果然,就见这个妇女抱着林野站在队伍中慢慢向前走着,林野连忙四处看着,自己这一被拐卖走,谁知道被卖到哪个地方去,但是看了半天也没见有公安之类的人来巡查,不知道是人伙人贩子转移的速度太快,还是医院发现的太晚,现在也没见人追上来。

至于向周围的人求救,自己连话都说不出来,靠啼哭么?周围的人谁管一个婴儿的行为。

虽说没找到营救自己脱离苦海的警察叔叔,但是倒是看到了一个他认为有用的东西。

京都火车南站

日期:2007.06.23

时间:23:15

刺激从出生到现在虽说睡了一觉,但应当还没过去二十四小时,今天就是自己的生日了吧,没想到自己现在连父母的名字都不知道,倒是把自己生日记住了。

被抱着在人群中前进了一会就进入了火车上,没想到这一伙人贩子倒舍得花钱,买的还是卧铺。

这回林野发现自己周围不是只有这个妇女一个人,还有另外两个男人和她是一起的。好好孕

林野到没管周围的环境变化,在那里费尽脑经的想着自己该怎么从这伙人贩子手中逃出去。

没过一阵就感觉自己的小脑瓜不够用,果然是地狱难度,目前看来自己没有丝毫的办法。

“大姐,你家的娃多大啊,看上去真乖,不哭不闹的,我们家那个有他一半乖我也就不愁了。”

说这句话的是林野他们铺对面的一个三十多岁的穿着红衣的女人,看穿着家庭条件应当不错,这时正看着林野,似乎是母爱被激发了一般。

“我们家小虎啊,这个月就六个月,确实乖巧懂事。”

两人聊了一阵家长里短之后,那少妇似乎看出了抱着林野的中年妇女心不在焉的样子,也就没再聊下去,不一会车厢就安静了下来。

林野听她们聊了一会,他现在是一心想逃出去,也没注意他们说什么。阅读http://www.haohaoyun.com/

这时候他忽然想起来自己还有个新手礼包还没领取,不知道对目前的情况有没有帮助。

林野心中默念:“系统,领取新手礼包。”

【正在领取新手礼包,领取成功,是否打开新手礼包。】

“打开。”

【恭喜玩家,获得天赋——过目不忘。注:学习,so,伊泽瑞尔,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的学习。】

过目不忘?是不错,但是对于眼前的情况没任何帮助啊,学习,学你妹啊!还有见鬼的伊泽瑞尔。小说重生之人生游戏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恭喜玩家,获得技能——游泳(中级)。注:仰泳,蝶泳,潜水我都会哟!对了,你想要狗刨么?】

这还有点用?但是,林野伸了伸自己的小胳膊小腿的,还是算了,先学会走再说吧。

【恭喜玩家,获得时间加速器——六年(人物托管)。注:眼睛一闭一睁,几年十几年就过去了。】

这个可以,自己只要长大,还是很希望逃脱的。

但是一看介绍,林野就知道这又是个操蛋的玩意,这个不是让自己一下长大,而是整个世界时间加速,就怕是几年后自己接管身体,发现自己已经被弄残在街上乞讨。

【恭喜玩家,获得任务勋章(困难)。注:弄个千八百个,直接就通关了。】

这个倒有点意思,林野有点琢磨不透。

林野:“这个有什么用?”

系统:【使用任务勋章,可直接完成选定任务。】

“可以对目前的任务用么?”这无疑是他目前最关心的事。

系统:【当前任务难度为地狱,运用困难难度的任务勋章会降低完成难度,是否使用。】

减低完成那个程度也行啊。

“使用。”

运用了任务勋章之后,林野再看车厢内周围,没什么变化啊?

“系统,怎么没变化。”

系统:【任务完成需要时间,望玩家耐心等待。】

得,等着吧,记得还有一个时间加速器,也直接使用了吧,省的自己等。

“使用时间加速器。”

下一秒林野就发现自己的视角一下子从自己身上离开了,类似玩游戏中的第三人称视角。

整个世界就想是按了快进一般,周围眼前的景象飞速的变换。

世界飞速的变化中,林野就看到这伙人贩子下了火车就直奔一辆面包车,另一边之前车上和女人贩子交谈的那个红衣女子再次出现在林野的视角内。

就看到她一下车就开始追人贩子这一伙人,但是人贩子一伙动作倒是很快,迅速的上面包车开走。

这红衣女子见追不上,脸上露出焦急的神色,记下面包车的号码之后,直接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喂,110么,我刚在X779号列车上看到一伙很像是人贩子的人,他们抱着一个小孩子,什么,我怎么发现的,是这样,她们给我说,那个小孩子已将六个月了,但是我看绝对不超过两个月,甚至就是刚出生的婴儿,我也是当过父母的人,不会看错的,而且我和那个妇女聊天,发现她对带孩子是一窍不通,我感觉那个孩子根本不是她们的,还有…………”

看到这一幕之后,林野眼前又是另一幅画面,这伙人贩子在警察的围追堵截之中,在全国各地流窜,而林野也一直没被卖出去,直到人贩子被冲散,带着林野的人也一直变化着,而林野也在一次抓捕中别救。

直到最后一个被人被抓捕,林野才看到警察带着一批婴儿寻找他们家中的父母,有些人找到了,但是大部分的却是没有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很不幸,他就在没找到的那一批人之中。

最后这些没找到亲生父母的那些人,都被送往本地的各个儿童福利院中,林野就在青州省的一个孤儿院中生活,之后就是吃饭、睡觉、长大,看样子儿童福利院的那些义工也也是一些有爱心的人,倒是没让他受到什么虐待。

直到林野发现春夏秋冬轮回六次,第一人的视角终于又回到自己身上,与此同时这六年的记忆也在一瞬间涌入脑海,这才发现这六年在系统的操作中,自己的表现很是内向,交际圈出奇的狭窄,连同孤儿院的人名字都记不住。

再看周围,一整排的大通铺,上面睡着几十名年纪不一的小孩,林野伸出自己的手看了一看,虽说还是很稚嫩,看上去也有些瘦弱,但是和婴儿的时候已经大不一样了。

从床上爬起来,先将放在床头洗的已经有些发白的衣服拿起,穿上衣服之后林野就下床向门外走去。

刚打开门,就看到一个五六十岁的老人站在门前在向内望。

看到林野走出门很慈祥的问道:“小虎,这么完了还不睡觉,你干什么去?”

一语成谶,火车上那个人贩子随意给他变造的名字,还真就成了这几年的林野的名字了,眼前这个老人就是这个孤儿院的院长,姓周,大家都叫他周院长,至于名字,这几年林野还真没弄清楚,这个孤儿院的小孩也都跟他姓,所以现在林野也就叫周小虎。

林野答道:“院长,我想去上个厕所,还有,我现在改名叫林野了。”

周院长看着比自己矮一个头的林野,一脸纳闷,这个小子,今天吃错什么药了,怎么忽然就要改名。

第三章 领养,生而知之者

但是相比于改名,周院长更关注的是另外一件事?

最近自己有惹小虎不高兴么?不记得啊,怎么连爷爷都不叫了,难道是叫了自己没听到,真是年纪大了,耳朵都不好使了。

暂且不提周院长的内心活动,林野见半天没听到回话,试探的问道。

“院长?我可以去了么?”

又没叫爷爷!自己这次没听错,算了,兴许是他刚睡醒,由他去吧,自己也不能强求。

“哦,好,你去吧,爷爷在这看一会,你赶快回来睡觉。”

周院长自己都没发现,他在‘爷爷’两个字上不由得加重了声调。

林野发现了这个问题,回想了一下,自己说话方式确是和之前有了一些变化,没办法,记忆还没来得及整理,看眼前的院长,就跟看陌生人一样,不管咋那么说,先把这一关过去再说吧。

林野:“嗯,院长爷爷,那我去了。”

说完林野转头向记忆中厕所的位置走了过去,而这时周院长看着林野的背影,慈祥的笑了笑,之后嘴中还絮叨着‘林野’两个字。就想着屋内走了进去。

另一边,林野一路小跑来到厕所。

从放置在厕所内巨大的落地镜上,他对自己到底长设那么样,可是很好奇,跟前世一样还是……

无与伦比的精致!

一般形容五六岁的孩子都是用可爱来形容,但是林野看着自己的这一副面容,只能用精致来形容才贴切,完美分割的五官,再加上白皙的面容,看样自孤儿院的伙食还不错,并没有什么营养不良的蜡黄色。

看了两眼自己的长相林野就知道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出了衣物,这长相和前一世自己在进入游戏前在床上设定的儿童时期的面容简直是一模一样。

摸了摸自己的脸,暗道幸亏当时好好设定了一下长相,要不然长成歪瓜裂枣自己还不哭去。

但是,一想起自己进入游戏设定的游戏难度,一张笑脸就又皱成了一张苦瓜脸。

自己能费半个小时设定长相,怎么其他的选项就乱填了呢,尤其是那个坑爹的难度选项。

地狱啊!

林野敲了敲自己的小脑袋,话说自己当时是怎么想不开的?

在厕所纠结了一会,林野才回到房间内去睡觉,赶回到房间就看到周院长还在那看着一帮孩子,时不时的还上前帮睡觉不老实的孩子盖个被子。

林野上前问好之后就上床睡觉了,躺在床上他就开始计划自己以后的道路,一直住在孤儿院混日子有些不切实际,这个游戏要想通关,必须要取得巨量的财富和声望,如果一直呆在孤儿院,那什么都不用想了。

目前第一要务先是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先不说那个寻找父母的任务还没完成,就说自己上一世就是个孤儿,这一世看样子难道有个像样的的家庭,也不知道自己消失的这几年,这一世的父母是个怎么样的状态。

心里想着想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着了。

第二天林野醒来之后,一睁开眼睛就被下了一跳。

就见周围十几个小孩,正站在床边围成成一圈,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一张胖乎乎的脸几乎都贴在自己脸上了。

连忙伸出手将眼前的脸拨开,这次看到周围围着自己的小孩。

这又是怎么了?怎么都围在自己周围。

林野抓过刚才被自己拨开胖脸的主人,一个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小胖子,记得叫似乎叫……周小鹏?

林野问道:“小鹏,你们怎么围在我床跟前干什么。”

小胖子周小鹏看样子有点不高兴,嘟囔着:“小虎哥,你不是要走了,就跟之前的其他人一样,离开这,再也不回来了。”

林野听他这么说也是感觉不对啊,自己昨晚虽说决定去找自己的父母了,但是还没行动呢,他们怎么就知道了。

也就纳闷的问道:“我还没说我要走啊,你们怎么知道的。”

见林野这么问周围的人都七嘴八舌的答道。

“小虎,你不要骗我们了。”

“我们都知道了。”

“早上小玲都看到院长爷爷领了两个人去他那了。”

“他们还都在提你名字,小虎哥,你是不是要和小龙小花他们一样要走了啊。”

……

见这些人像是说不完一般,林野大致也了解情况,连忙打断这些他们。

“这事我都不知道,你们我问我有什么用,等等我去问院长,看院长怎么说。”

听他这么说,周围的那些个小孩在跟前嬉闹了一会也就跑去玩了,没一会身前的小孩也就散完了,终于是能清净一会了。

“小虎哥,你别听他们的,我听说那些离开的人,他们过的可好了,每天都有新衣服穿,还能吃好多好多好吃的。”

周小鹏那个小胖子倒是没从他床边走开,反而是一屁股坐到了他的身边,嘴中一直对着林野说着话,讲到吃的的时候,小胖子已经开始流口水了。

林野看着以很有意思,就附和着小胖子的话说下去,没一会不知怎么话题就跑到了吃的上面。

过了一会,他门卧室的门就被推开了。

就见昨天林野看见的周院长打开门进了进来,着重望了林野一眼,之后说道。

“小家伙都起来了啊,那就赶快吃饭去,今天你们李阿姨可是给你们做了很多好吃的呢。”

说完他顿了顿,看着林野继续说道:“小虎,你跟我来一下。”

等到那些小孩一窝蜂的跑出去之后,林野这才穿戴完毕,就站到周院长身后跟着她走了出去,他注意到小胖子周小鹏也鬼鬼祟祟的跟在他们身后。

一走出门就看到,来的不仅仅是周院长一个人,门口还站着一对三十岁上下的中年夫妇。

其中那个男人带着一副金丝眼睛,穿着一间灰色的外套,他旁边是一个盘着头的女人,正挽着那个男人的胳膊,见林野望过来,两人对着林野点了点头,其中的那个女人,望着林野笑的很开心,眼中还泛着抑制不住的喜爱之情,林野盯着这个女人看,自己似乎是见过他们,记得这女的前一阵似乎这里做过几天的义工。

见他们这副神态,林野也大概猜到是什么事了。

这时周院长说道:“这就是小虎了,你们那天看到的就是他了吧,也别站着说话了,一起来我办公室说吧,小鹏,别跟做贼一样,我看到你了,你也跟着过来吧。”

那对夫妇应了一声,就跟着周院长向他的办公室走过去,其中那个女人还频频回头看几眼林野,似乎是怕他走丢了一般。

没过一阵一行人就走到了院长办公室里,说是办公室,其实也就是院长的房间,包括办公和休息,里面还放着一张床,但是收拾的很干净。

等一行人都走了进去之后,周院长指了指房间内的椅子,先是让大家坐下。

小胖子刚还有些扭捏,但是见林野已经一屁股坐下了,就晃荡着坐到了他了旁边。

这时就听到周院长对着那两人说道:“张女士,这就是小虎,我没猜错的话,那天你看到的就是他吧,毕竟你说的外貌也就他符合了。”

“对对,就是他,院长这么说你是同意了么?”

周院长:“依照两位的家庭条件,我是很支持这个事情的,但是我还是要提醒两位,这个孩子有些怕生……”

他顿了一下似乎是在组织语言,之后继续说道。

“也不瞒两位,小虎生的这个俊俏的模样,之前也有两户人家想要领养,但是接触了一阵之后,发现他还是不太擅长和陌生人接触,但绝不是精神上的问题,小虎不但长的俊,还很聪明,这点是毫无疑问的。”

那夫妇听了周院长的话,犹豫了一下,那个女人说道:“这没什么,虽说我没有带小孩的经验,但是他跟我回家之后,我一定会和他相处的。”

那个男人也说道:“小时候有点内向又算什么大事,再说,周院长你别忘了我的工作,我一定会尽全力把他教育好的,我们也有这个经济实力将他抚养成人,供他上学。”

周院长:“你们坚持的话我也不勉强,我也相信王教授的人品,不过这个还是问下孩子自己的意见吧。”

见话题始终围绕着自己展开,林野也知道了到了自己说话的时候。

“两位叔叔阿姨,你们是想领养我吧,我怕是要让你们失望了,我有自己的打算,还有,院长爷爷,我叫林野。”

两人见林野吐字清晰的说完这句话,有些失望,也有些惊喜,看这逻辑清晰的样子,不像是怕生啊,两人齐齐望着周院长,眼神像是在说:你不是说他内向么,见了外人不说话,这怎么看上去一点都不像。

周院长仔细瞧了瞧林野一眼,像是从新认识他了一般。

“小孩子家家你能有什么打算,小虎呀,看你也像是开窍了,那就不要再任性,跟着王教授夫妇回家对你是有好处了,我知道你舍不得院长里的小伙伴,但是你以后想回来也可以随时回来看他们。”

林野见他还是在劝自己,又一次重复道:“院长爷爷,我说了,我叫林野,我不跟他们回家是因为我想去找我的亲生父母,我想起来他们在那了。”

第四章 寻找父母,转机

周院长和那对夫妇一愣,似乎是没想到林野说出这话,周院长很快反应过来,对着林野劝道。

“胡闹,小虎,你不要听你的那些小伙伴乱说,你想找你亲生父母,要是能找到,你又怎么还会在这里呆六年,不要任性,听话。”

周院长前面有些苦口婆心,说道最后,语气已经变的有些严厉了起来,之前那想要领养林野的王教授夫妇两人见着一老一少争执起来,也插不上话,倒是那个张女士还在充满希望的看着林野,看样子是喜爱的紧。

“院长,我当年和父母分散是有原因的,你记得我当年是怎么来到这个孤儿院的吧,几个警察叔叔将我安顿到这的,我现在还能清楚记得当年的事,我记得当年是几个人贩子将我偷走的,我还记得我叫林野一样。”

周院长和那夫妇似乎是被林野这番话吓到了,良久周院长才开口说道。

“你真的记得自己小时后的事,不是从哪听来的故事骗我的?”

林野:“我确定。”

周院长见他的的神色不似作伪,犹豫地问道:“那你还记得什么,光记得自己的名字想要找到你爸妈可是很困难的。”

林野见她终于是有点相信自己的话了,连忙说道。

“我记得我出生在京都的一所医院,医院的名字当时没看到,但是我记得我母亲姓杨,父亲叫他慧慧,他还给我起的名字叫林野,之后记得是两个男人来到医院的婴儿室将我抱出去的,晚上的时候被一个女人抱着上了京都南站的X779号火车走的,对了,那天是2013年6月23日,这点我绝对没记错。”

等林野一大串的事情说完,久久没有听到回音。

抬头一看,就见周院长和那对夫妇之后正张大嘴看着自己,自己旁边的那个小胖子倒是没心没肺的坐在凳子上一晃一晃的甩动着自己的小腿。

林野见那三人还在震惊中,也就没有打断他们,让他们继续平复心情,毕竟任谁听了一个婴儿自出生起就开始记事都会认为是天方夜谭。

等了一会,三个人终于是平静了下来。

周院长带着颤音问林野:“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没骗我们,你真的记得那时候的事?”

“千真万确!”

周院长努力克制住自己的情绪,和王教授夫妇忘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相同的疑问。

‘这世上真有生而知之的人么?’生而知之者?或者有或者无,但是林野知道自己绝对不是,就连那些穿越小说中常说的穿越重生自己都算不上,大概能算得上是——玩家?

暂且不管这些,林野将院长说服之后,整个孤儿院的成年人,再加上好奇心驱使下的王教授夫妇,就开始了寻找林野父母亲的‘大业’之中,全部的人都拿出了十二分的干劲出来,虽说林野的生而知之有些骇人听闻,但是看她说的也不像是在说谎。

周院长这些天都在给京城那些医院打电话,问他们在2007年的六月是否有一个叫做林野的婴儿失窃,但是收效甚微,碰到态度好的还能告诉他时间久远无法查询,态度差的就差直接开骂,整个京城那么多医院,一时之间想找到还真是困难。

等到这些人再次找到林野想问林野有没有其他线索,时间已经过去两天了。

“不能在网上寻找么?”林野好奇的问道,这个世界虽说大多数和自己重生之前的那个世界有很多的不同,但是技术层面上应当早已经完成第三次信息革命了吧。

孤儿院内虽说条件不是很好,连一台电脑都没有,但听说这个世界网络已经很发达了啊。

“网上找?靠谱么?”

这不仅是周院长的疑问,跟着他来的王教授夫妇和孤儿院内的义工们以都抱有很大的怀疑。

“林野,不行的话,这几天我带着你去京城一家一家医院问问。你别想这些有的没的。”周院长试探的问道。

“院长爷爷你听我的,网络的力量比你形象的要大的多。”

林野先给他们增添些信心,之后继续说道。

“院长爷爷你等会给我拍个视频,发到网上去,之后在@几个大V,也就是那些名人,还有诸位能帮满联系周围的报社和电视台的记者么,我想将这个消息散播出去应该很多人会感兴趣吧。”

“这样行么?”

“可以的,相信我。”

林野将这些人的疑问平息之后,暗道:如果这样再找不到那真要去京城一趟了。

时间飞快,等周院长将拍摄的视频发布已经是一天后的事情了,谁也没有想到这件事会在网络上掀起多大的风波,尤其是对于几个当事人。

视频刚上传的时候并没有几个人关注,周院长标题起的也是很不起眼,而联系记者也不是很成功,大多数都是在敷衍,报社想要的都是爆炸性新闻,对于一个走失儿童寻亲的事,实在是无法引起他们的热情。

林野发现了这个问题之后,直接就借来王教授的手机,将原来的标题‘帮助失散儿童寻找他的父母’改成了“震惊!男人看了会流泪,女人看了会沉默。五岁孩童做出这种事……”

当了一次标题党之后,林野暂时也没其他的办法了,剩下的就是等这件事在网络上发酵。

…………

刘明是一名京城大学的大学生,跟一般人不同,别人上大学爱好都是踢足球打篮球,再不济喜欢上网打打游戏什么的,但是他却唯独喜欢在我那个上收集那些不知真假的传言,并且验证他们的准确性。

通过这些年的努力,他也有了一些固定的粉丝。

这天他正在粉丝群里和几个粉丝在一起聊天打屁,谈的正高兴,忽然一个人插话进来。

“刘哥,你去这个地址看看,真的假的真的有人能从出生就记事么?”

“这怎么可能,这点科学上很难解释,那时候婴儿的大脑还没发育全吧?”

“就是,这怎么可能,科学上不是对这个早就已经解释了么,不可能记得的。”

“话不要说这么绝对,这个视频我也看过,不像是假的。”

重生之人生游戏》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重生之人生游戏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

  • 《两亿宠婚》《两亿宠婚》

    原标题:《两亿宠婚》《两亿宠婚》小说:两亿宠婚第1章附加游戏深夜十一点半,静谧的酒店走廊尽头,形迹可疑的两人在悄声谈论着什么。“做事手脚麻利点。”打扮时尚的女子说着,四处张望了一番,眼神晦涩。“您放心,我事先在她喝的水里下足了药量,她只能乖乖的躺在床上……”“行了行了,别说了。”女子鄙夷的打断男子的淫笑,“该怎么做你自己心情清楚就好,钱我会打到你卡上,至于怎么把这个秘密咽进肚子里烂掉,你应该也知道吧?”“知道知道。”男子点头哈腰的送走女子,转头就小跑往房间里去。“我草,人呢?!”男子气急败坏的望

  • 《沈先生:听说你心悦我?》《沈先生:听说你心悦我?》

    原标题:《沈先生:听说你心悦我?》《沈先生:听说你心悦我?》书名:沈先生:听说你心悦我?第1章第一次见面昏暗的房间,一丝月光倾泻下来,凌悦薇本就白皙的脸照的更加苍白,微微低头,看着手中的验孕棒,狠狠地咬住了嘴唇。她猜得没错,自己真的怀孕了。现在该怎么办?凌悦薇看了看自己的小腹,身后的电话忽的震动起来,拿起电话,竟是沈白打来的。凌悦薇犹豫了一会儿,才拿起了电话,对方还未开口,自己却莫名的紧张起来,“沈……沈先生。”“你欠我一个解释,确定了吗?”沈白看着窗外的夜色,想着白天看到的报纸头条,扯了扯勒的

  • 《岁月不识人心》《岁月不识人心》

    原标题:《岁月不识人心》《岁月不识人心》书名:岁月不识人心第1章:求个种“去吧!”我妈把我推到房门口,嘴里催促道。“妈,他会恨我的。”我转身,冲我妈摇摇头,心里的怯懦让我的脚步犹如生根了一样定定的站在房门口。“你今天要是不睡了他,才是逼我去死。”我妈态度强硬的看着我,目光灼灼逼人。“妈……”我的眼泪不争气的落了下来。要不是为了我,我妈也不会用自己手中所有的股份去贿赂了我的婆婆,就为了让她亲手给叶流年下药,让我能够跟他顺利的完成迟到的洞房花烛。看我落泪,我妈的态度才软了下来,她叹了口气朝我说:“我

  • 《春风一度共缠情》《春风一度共缠情》

    原标题:《春风一度共缠情》《春风一度共缠情》小说:春风一度共缠情第一章她被强了?昏暗的房间,狭小的床。景晓萌梦见天上掉下一座五行山把自己压住了,那山好重、好沉,压得她快要透不过气来了。她大口大口的呼吸,就在快要窒息的瞬间,骤然惊醒。睁开眼,剧烈的痉挛碾过了她的身体。她的身旁竟然躺着一名男子。这是怎么回事?他是从哪里来的,怎么会在她的房间里?“死色魔,滚开,滚开――”愤怒的咆哮声从她喉头爆发出来,震荡四壁,她使出一股蛮力,奋力的把男子推开了。男子被扰醒,脸色露出极为烦躁的神情,“你有早上鬼叫的习惯

  • 《前妻,我们复婚吧》《前妻,我们复婚吧》

    原标题:《前妻,我们复婚吧》《前妻,我们复婚吧》小说名字:前妻,我们复婚吧第1章不许畜生出没金秋十月,S市泰晤士小镇圣保罗大教堂一片喜气洋洋,宾客满座。上午十点,数十辆劳斯莱斯开过之后,终于看到了那辆黄色的布满鲜花和气球的布加迪威龙。新郎下车后,风度翩翩的走到另一旁开门将新娘以公主抱抱起来,往婚礼现场走了过去。新娘怀里捧着一束鲜花,另外一只手攀着新郎的脖子,满脸堆着幸福的微笑。“新娘新郎来咯……”有人高呼了一声,立刻有人撒花,新郎将新娘放了下来,牵着她的手走上了红地毯。白云舒气喘吁吁的赶到教堂的

  • 《邂逅不诉离别殇》《邂逅不诉离别殇》

    原标题:《邂逅不诉离别殇》《邂逅不诉离别殇》小说名称:邂逅不诉离别殇第001章这一刻,我想死我才想起,预产期就在这几天,天天操持家务,我都忙忘记了。一旁躺着看电视的婆婆,听到我说要生,连忙叫车,送我上医院。路上,她显得格外激动,一个劲的跟不认识的出租车司机说马上要抱孙子,让司机稳着点开,别伤了她孙子。浑然不顾我在旁边疼得半死不活。我现在只祈祷肚中的孩子能好好出生。他来得真是得来不易,如果不是男孩,恐怕也会像往常一样被婆婆强行打掉。我本是小县城的人,大学时爱上凌天,毕业后,我不顾家里人反对,远嫁到

  • 《总裁挚爱迷糊宝》《总裁挚爱迷糊宝》

    原标题:《总裁挚爱迷糊宝》《总裁挚爱迷糊宝》小说名:总裁挚爱迷糊宝第一章被炒鱿鱼了“邵小姐,这里就是总裁办公室了。总裁现在在早会,您先休息一会儿。”前台小姐用知性优雅的声音礼貌的说着。她为邵晓曼泡了茶,然后便笑着退了出去。偌大的办公室里,顿时只剩下邵晓曼一个人。她坐在真皮沙发上,仿佛坐在云端,脚下空落落的,心里也没底。昨天拿到AN集团的聘书时,她完全不敢相信。可是现在,她就坐在AN集团总裁办公室里,周围的装潢偏冷色调,让她觉得压抑。这种胸闷气短,心跳加快的感觉,实在是真实的可怕。AN集团是H市最

  • 《都市最强城隍爷》《都市最强城隍爷》

    原标题:《都市最强城隍爷》《都市最强城隍爷》小说:都市最强城隍爷第1章城隍传承天狼山半山腰的山谷之中,坐落着一个村庄,名叫天狼乡。因为四周被未开发的原始森林环伺,山路崎岖,修路成本太高,这里可谓是十里八乡最贫困的地区。加上农业用地太少,又没有什么工业支撑的缘故,天狼乡村民过着紧巴巴的生活,就是连学校,都只能建在废弃的城隍庙里。夜色深沉,城隍庙孤独的矗立在已经开始泛起点点秋色的山间,显得无比孤高宁谧。庙堂里,坐在昏黄的灯下,被打的鼻青脸肿的孙磊拿出了一瓶地瓜烧酒。“石大柱你这个混蛋村长,连学校的钱

  • 《恋上美女上司》《恋上美女上司》

    原标题:《恋上美女上司》《恋上美女上司》书名:恋上美女上司第1章极品美女扑过来!我在一家保健品公司做销售,好不容易签了一笔大单,老板因为偷税漏税进了局子。欠了半个多月房租交不上,房东听说我失业后,立刻把我赶了出来。我无处可去,只好给铁哥们儿老韩打电话求收留。没想到给他打了三遍电话都没人接,我没办法,只好厚着脸皮找到了他家。结果老韩这孙子当不了媳妇的家,我也不好为难他,就又背着东西走了。刚走到门口,一个醉眼朦胧的女人跌跌撞撞地撞到了我身上,直直地扑到我怀里。酒气和香气统统朝我扑来,我双眼都冒出桃花

  • 《前妻,再爱我一次》《前妻,再爱我一次》

    原标题:《前妻,再爱我一次》《前妻,再爱我一次》小说名字:前妻,再爱我一次第1章:让出你的子宫!“她不能生育,你把子宫捐给她。”江慕宸浅薄的唇瓣动了动。范筱希正在看“跑男”,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听见这句话,她忽然愣住了,目光僵硬地移到老公江慕宸的脸上,她张了张嘴,半天也没扯出一个音节来。安静了片刻,江慕宸继续说:“我没打算要孩子,你留着子宫也没用。”范筱希这才发现,原来她在江慕宸心里就是来拯救人类的超女,谁有困难她都会义无反顾的支援,而且,她还高尚到把子宫捐给老公的初恋?“你不要孩子?”范筱希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