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小说书名:火辣女上司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1/19 10:36:48 来源:网络 []
书名:书名:火辣女上司
第二章 她是谁
 清风皓月,洞房人静……

    趁着她的头微微离开我的脖颈处,我借着月光与控制台指示灯的照耀看她的脸庞。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已到成熟年纪的她,清淡的朱唇和润红的脸蛋散发着迷人的红晕,如同含苞待放的玫瑰花蕾,生机盎然。美人在怀,芳香袭人,掺合柔和光线回荡在寂静小小的车间里,似风似雨似花似幻似雾似虹似霓又似梦。

    原始的冲动驱使我轻轻张嘴往她双唇吻过去……

    她似乎也在等待着什么,呼吸有些急促,胸脯紧紧压着我,我仿佛看到了她双眸含情丽颜生春……**一刻值千金,花有清香月有阴。歌管楼台声细细,秋千院落夜沉沉。

    来吧,都不要浪费时间了!

    双唇即将触碰到她的红唇时,她一个退步,靠墙而立。我顿时明白了她的险恶用心:靠着墙,好办事啊!

    美女如此风骚,引我等色狼尽折腰……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我马上上前一步紧紧贴上去,迅速又往她绯红双唇吻了上去。这一次,我是确确实实吻到了,吻到了冰冷墙壁。好好孕在我的唇即将触碰到她美唇那一瞬间,她移开了她的头。

    为什么呢?为什么你要躲开呢?我的炽热一吻贴在了墙上,一阵怒火由心而发。

    她抓到了一边的门,手一拉,门开了。外面走廊的明亮灯光照耀进来,把办公室里面的浪漫气氛晃空了。明亮灯光突然的刺眼,使她不由得将手挡住自己的眼睛,因开门时有些慌乱,身体已为半倾,她的手一遮住眼睛,整个身子就失去了重心,眼看就向地面上倒下。

    心里愠怒,我手上却没有停下动作,看着她即将倒下,我伸手一抓,扯住了她的衣领。衣服扣子受不住她整个身子的重量,几个扣子顿时啪啪啪的飞了。好好孕因我眼疾手快拉住了她的衣服,她半倾斜躺在半空,工作服却被我扯开了,这女人好骚啊……工作服里面竟然……没有穿上任何的T恤衬衫,只见她身子明晃晃白花花一片,蕾丝边大号文胸托着两座高傲的山峰呈现在我眼前。

    两人都是一愣,我的瞳孔开始放大……

    微怔后,她星眸微愠,恼羞成怒,拍开我的手站直,转身逃出外面去,一边跑双手还一边把衣服给拉好遮住前胸的一片撩人风景。

    我痴痴看着她消失在走廊转角,聊斋志异也没那么漂亮的狐狸精啊……她到底是谁?在这个两千多人的工厂里我待了几个月,却未见过这个女人,或许是新来的女同事吧。

    过了十分钟,抽了一支烟后,电灯依旧没亮,美女依旧未归,我在等电来还是等她来电我?

    又等了十分钟,电灯还没亮,美女也是没有回来。彻底死了心,去了总电源控制室找维修工过来检查,才发现自己值班的这个小办公室的电灯老化寿终正寝了。

    维修工换好电灯后,我好好值班了一夜不打瞌睡,脑海里全是那女人敞开灰色工作服后的珠圆玉润和冰肌玉肤……

    她的脸庞那么熟悉,我到底在哪儿见过呢?想了很久,想不起来。
第三章 是你
 次日休息,第三天早班,昨夜又梦了一宿被我扯开衣服的那丰、乳肥、臀轻熟、女,搞得自己睡不好觉,上班路上哈欠连连。小说书名:火辣女上司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出了风光秀美树影斑驳的宿舍区,转左进入工厂工作区域,最后的那一栋楼就是我的战场。这个鸿途木业厂区是鹏飞企业筹备了两年,今年才动工建设的,每一栋楼每一处建筑甚至每一棵树每一棵草都那么崭新,来到这里的两千多号员工一个一个也仿佛获得新生似的,我指的不是那种刚坐完牢出来重新做人的新生,而是进入这个崭新环境里面的新生,职员们每天动力无比朝气蓬勃。

    我则是在五个月前我们农林大学学校安排进来的,刚进来的时候工厂新建阶段,进度完成了百分之七十。我们进来的这些新员工每天要干的事情很经典,扛木头,卸货,搬家具,扛机器……学校收了我们一人四百块钱介绍费给我们介绍了这一份工作,说好我们进来就是技术工人的,哪知道一进来就是干的这些苦工,整天灰头土脸跟土拨鼠似的。弟兄们一贱就笑,牙齿白白比黑人过之犹不及:“你们今天扛电线杆啊?”

    “是啊,你们在干啥?”

    “拉钢筋……”

    “好苦啊。”

    “这算什么?那边的兄弟在挖新建员工俱乐部的地基,那才苦!”

    “是吗?哈哈哈哈……他们真可怜啊。”

    “嗯,明天就轮到他们来扛电线杆,我们去挖地基了……”

    “……”

    当下便有一大半的同学受不了苦,连工资都不要就逃之夭夭了。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之后每打电话给我,开口就是工厂的这个关塔那摩基地建好没?幸好逃得快啊。

    进来一百三十多号我们学校的同学,走了一百一十多号人,剩下的这十来个,不是不想走,而是没办法走!我也想走,可走不了,没地方可以去,回到城市里,一个是没地方住,一个是重新找工作,那我只能继续留在关塔那摩基地每天扛木头挖地基做灰头土脸的土拨鼠,记得那天扛木头被一根钢钉穿过脚掌,去医务室包扎了一下还被组长拉回去扛木头,那次第,怎一个苦字了得……

    那些人走后的第四个月,这个厂区完工度百分之九十,厂区大清洁一个星期后,风景秀美闪闪发亮。老子也不用再面朝黄土背朝天,从一个月八百块钱工资的临时工一跃提升跳到了月薪一千八车间普通员工的职位,又过了不到一个月,又从月薪一千八普通员工的职位试聘跳到了月薪三千的仪器操作办公室任操作工。前晚跟那个不小心敞开白白胸怀珠圆玉润跟我坦诚相见的美女那一晚,便是我第一天到操作办公室上班的第一次……哦,第一次我上班的时候,抱着你的娇躯呼吸难过心不停地颤抖,哦,第一次我扯开你的衣服,真想二十四小时没有分开过……

    光良还有一首歌,叫童话,我哼着童话走向电梯:“你要相信,相信我们会像童话故事里,恐龙和青蛙是结局……”

    进电梯的时候不小心脚尖踢在电梯门关合脚下那条缝隙上,一个趔趄便冲进电梯里,一头扑在某女人波涛汹涌软绵绵的胸怀上。

    “啊!”一女声高音尖叫。

    啊啥啊呀?我差点摔死都没叫,你叫啥啊!抬起头来,我愣了一下,这个窈窕丰满身着灰色工作服,貌若天仙的大美女不就是……前夜闯入我们办公室那个狐狸么?

    她美目圆睁,仔细打量了我,用一种仿佛我强、奸过她又恰好被她遇到的口气咬牙切齿说道:“是你!”

    我原本开头要道歉,听了这两个咬牙切齿的字我忍不住噗的笑出声来:“对,是我。”

    我不怀好意的瞥向她领口里面,孺子可教也,吸取了教训,工衣里面穿上了一件衬衫。推荐haohaoyun.com

    她一听我这无所谓的口气,看到我游移在她衣服领口的目光估计还联想到了前晚那不堪入目的那个场景,气得脸都憋红了:“给我道歉!”

    “WHY?”我飞了飞额前头发,问道:“你是新来的吧?那么漂亮,定能做我们厂厂花啊!”

    “你再出言不逊,可别怪我手下不留情!”她微微侧头横眉冷对,口气非常的不友善不温柔。

    “那我给你扯开我工作服,当扯平好了,你看了我腹肌,以后谁也不欠谁了,咋样?”我一边笑还一边做扯开自己衣服的动作。

    “无耻!下流!”这下可彻底激怒她了,她大步流星跨出了电梯外,回眸奸笑:“我不想看到你腹肌,更不想看见你,你完了。”

    “哦。”我轻描淡写的回道,继而胜利的笑了起来。

    电梯门悠悠合上,狐狸在电梯外睁着一双大美目邪恶地对我眨了眨眼。飞媚眼啊?我也会!可惜电梯门合上了,不然我还真想一边表演扯开衣服的手势一边对她抛媚眼,气死她!

    电梯里只有她留下的淡淡香水味。

    

    我想了一会儿,突然!

    电光火石之间!

    这个不就是那个宝马美女吗!
第四章 怎么又是你
不同的是,她在这里,改头换面,那晚她是盛装,在这里是工装,那晚喝醉是浓妆,在这里不化妆!

    而我认出她的原因,就是她的声音!

    不知道她有没有认出我。

    不过,她在我们厂里干什么?

    还开宝马,究竟干什么的?

    世界上怎么还有那么巧的事情?

    百思不得其解。

    在操作间的办公室,那叫一个无聊,上班八个钟头,除了不能离开工作岗位,啥事都能干,可以睡觉可以拿着手机看书玩游戏可以跟一起同一班的另外一个同事打牌下棋。

    在操作间具体的工作就是:控制台边时时刻刻需有人守着,当控制台上某些红灯变绿发出呜呜警报,你就要随时调一下那些扭啊摁啊拉啊的键位,这些键位控制着自动生产车间里的机器温度,高度,切割厚度等等等等……或者说机器运转有问题,就关掉机器通知维修部的让维修部的人过来看。

    实际上,车间里面的机器,都是高级维修工们调好了的,基本极少会出现故障,所以……我们的这份工作,根本就是闲的蛋疼,闷的失魂。

    组长敲了敲我们办公室的门,推门进来,对着正在海侃山聊的我和立杰说道:“上班时间,别老关着门,这个表,都拿去写一写!”

    “这个是什么?”我和立杰接过组长手上的表单。

    “自己看吧,下班之前交给我。”组长幽灵般飘了出去。

    对自己所工作的部门的整改意见?

    立杰解释给我听,之前我没来操作办公室时,是普通操作工,让我写一个操作车间的整改意见,如果写得好,有奖励,奖金四千九百九十九……为什么不加一块钱让它成五千正数呢?难不成财务部给我们奖励四千九百九十九了,让我们找补一元钱给他们坐公车回家啊。

    立杰催我道:“来来来,我炸弹!”

    我扔下了牌:“不玩了,四千九百九十九!是两个月的工资啊!我先写这玩意。”

    立杰白了我一眼说:“你以为你把整改意见写得再好就会轮到你拿到手?你们以前的车间,少说都有近百个人,有很多人都跟领导沾亲带故的,这些钱自然会落到领导自己人手里,能落到你头上,我用头走路给你看。”

    “不管那么多,先写好再说,或许还真的会有四千九百九十九块钱的奖金!”我拿着部门整改意见单仔仔细细看了起来。

    整改意见是吧!?一股热血涌上脑门,好多个对当时那个车间的整改想法冒出来了,我跑到了厂门口的小卖部,买了一份稿纸,用了六个钟头奋笔疾书狂飙两万字写出了这份荡气回肠的整改意见书。

    其实……所谓的整改意见书,只不过是上级领导形式的工作,最终的目的就是对他们的领导表示他们工作多到位多认真。我这傻子,把一个整改意见书写得自认为是滴滴见血字字真理,天知道交到领导手上人家看不看。

    不过,当我交上去后,组长告诉我领导要召见我的时候,我那时候的感觉像是被人通知自己中了头彩,哐当一声就从凳子上跳起来!立杰跟着叫出来:“四九九九到手了!哇哈哈哈,你领着奖金回来后,我用头走路给你看,你请我去万芳酒楼吃喝洗嫖一条龙服务!”

    击掌为誓:“没问题!”

    组长带着我到了我们这栋楼的最边走廊指着我们鸿途木业厂区三大名楼之一的最高级办公楼说道:“那一栋,三楼,三零五办公室。”

    我问组长:“组长,到底是谁召见我?”

    组长皱着眉头说:“总之不是生产部门的领导……”

    我惊奇道:“我写了这个整改意见给生产部门的领导,却不是生产部门的领导要见我?哦!我知道了!我的整改意见书在高层引起激烈反响,厂长要见我!?”

    “大概是……是吧。”组长面露奇怪神情说道。

    这种奇怪的好奇真让人兴奋,每天要是都有这样意外的惊喜发生在我身上那多好!

    我屁颠屁颠地蹭过去那栋办公楼,整了整身上的这套工作服,上了三楼,找着了三零五办公室。办公室门外牌子写着:助理。

    简单的两个字,让我摸不着头脑,助理?就助理两字?到底是什么部门领导的助理,是厂长助理还是总经理助理,或者是某个部门的部门领导助理,这啥跟啥啊!

    我敲了两下敞开着的办公室的门,没反应,我轻轻探头往里面望去,空无一人。办公室的摆设非常豪华,看来,这个啥助理的,还真不是一般领导的助理啊,少说也是厂长这类高级管理层的助理。

    我在办公室门口等了十分钟左右,没有人来,又过了两支烟的时间,还是没人过来。

    我摸了摸口袋,手机放在办公室没拿过来,要不还想打个电话问问组长是不是拿我开涮。

    百无聊赖之际,我踱步进了这个助理的办公室,坐在了办公室里面的越南进口红木凳子上。

    没一会,一个高挑的身影进来了,我急忙站了起来,看着她,我惊奇道:“怎么又是你?”

书名:火辣女上司》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火辣女上司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热门随机

  • 这个农民不一般18章

    原标题:这个农民不一般18章小说名字:这个农民不一般第18章:黄瓜木瓜售卖光王大柱进到屋子后,桂花冷哼了一声,说道:“估计大柱哥是嫉妒尚哥的种植技术,才这样子恐吓我们三姐妹的了。”“对啊,他都不敢面对我们了。”“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吹牛啊。”“真是的,害得我心慌了大半天。”李姐一听就来了兴趣,连忙问桂花发生了什么事情,桂花就把昨天在田地里的事情说了出来。“呵呵。”李姐听完后笑道:“王大柱那小子除了大学生头衔之外,就剩下一颗色胆了,他知道个屁啊。”瞥了眼身旁的黄尚,李姐挺了挺胸脯接着说道:“王大柱肯

  • 隐婚娇妻太惹火18章

    原标题:隐婚娇妻太惹火18章书名:隐婚娇妻太惹火第十八章天赐良机春梅心痛的抱住她,想着让她好好的哭一场,把心中的郁闷都发泄出来,她却仅是颤抖着,没有再哭泣。天亮了,沈梦涵也了无睡意,她想着即将要到来的工作,脸上重新燃烧起渴望的激情。她需要成名,倘若她成功的成名了,她的好日子才算真正的来临。周师傅的车早早的开来,小张依然对她热绎,反观小杨,相较于昨天态度也转变了许多,恐怕这所有的一切,全因她能出演女二吧,否则以小杨那狗眼看人低的势利眼,又岂会对自己露出友善的神色来。她一跃成为女二,让许多人跌破了眼

  • 医舞倾城:王爷的落跑宠妃18章

    原标题:医舞倾城:王爷的落跑宠妃18章小说:医舞倾城:王爷的落跑宠妃第十八章相互试探卧室的烛光,温馨洒落在古色古香的床上。这木床,是夏彧换的一张新的雕花架子床。骆千依仅凭肉眼一瞧,就能知道那木床的质地很不错,想必也价值不菲。静心打量着内室里的陈设,尽管家具不多,却处处透露出古朴高雅的气息。于是好奇的问道:“夫君,你换掉的那张床,是靖王爷留下的吗?”夏彧浅浅一笑,道:“孤王换掉的不是床,而是抱着爱妃来了另外一间房。”他忍不住偷笑,问道:“爱妃如此冰雪聪明的女子,怎会没发现?”随即附在她耳边,轻声道

  • 幻武大世界18章

    原标题:幻武大世界18章小说名称:幻武大世界第十八章月牙山上(一)月牙山,是月亮城郊外一座颇具名气的山丘,其型如弯月,顾得名“月牙”,传说这月牙造型并非天然形成,而是在几百年前,有一名武道家与一名剑神相约月牙山进行了惊天一战,此山小半被打碎,却偏生屹立不倒,最后就变成了这月牙儿般的形状。当然这故事是真是假现在却是无从考证。月牙山风景秀美,可一览月亮湖美景,官方在半山腰上搭建了观景台,取名“观澜台”。平日里到也有不少居民游客来此观景游览。而观澜台以上的山体被规划为自然保护区,上面树林遮天蔽日,又时

  • 夫人盼守寡18章

    原标题:夫人盼守寡18章小说:夫人盼守寡第十八章自作多情潘大力出了林氏药铺,就往潘小柔所在的庄子里赶。那天一别,已然数天,好容易潘大力才在今天抽出了时间,只希望没有耽误妹妹的事。与上次来不同,这一回,那个所谓的庄头和他娘子待他热情了不少,让潘大力有些讶异和不习惯。“哟,您来了,先坐,我让人给您上杯茶。”潘大力从军前是个庄家汉,从军之后秉性也依旧有着庄稼汉的憨厚、朴实,经不起别人的一点好。“不用麻烦了,我就是来看看我妹妹。她还住上回那屋吗?我认得路,自己进去找她就行了,你们忙你们的。”“我们……这

  • 都市之王者归来18章

    原标题:都市之王者归来18章小说名称:都市之王者归来第十八章这小子真帅直到万芳重重的咳了两声,这犊子才收回恋恋不舍的目光。但那眼神先是由炽热转为平淡,然后由平淡归于惋惜。最后还啧了啧嘴,轻轻摇摇头。这一系列的眼神和表情,是个人就能读懂其中的含意。万芳胸中怒火瞬间被点燃!对于有着绝美容貌的她来说,差不多每个男人第一次见到她都是这种色色的眼神,对此她早已有了免疫力。但象这犊子一样肆无忌惮,毫不掩饰的却没有几个。还有就是老娘什么姓情还论不着你来评判!也用不着你觉得惋惜!再有就是,自己在员工面前一向强大

  • 女鬼婚戒捡不得18章

    原标题:女鬼婚戒捡不得18章小说名字:女鬼婚戒捡不得第十八章门口的棺材我没有控制住自己,和眼前的女人缠绵了一夜。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依然睡在古巷里。这时候我才发现事情的严重性,我不仅走不出去遇到鬼打墙,而且还被女鬼给奸了?我忽然想起那个男的说有女鬼跟着我。难道就是指夺走我初夜的那个吗?这会感觉到浑身都很累,就像骨头被拆散架一样。但我现在最需要做的就是找到那个男的。但看这样子都几小时过去了,估计那男的肯定走掉了?这时候我的手机响起,是墨镜男来的电话。我一接电话。墨镜男就说在对面的蓝弯咖啡厅等我。

  • 宠妻成瘾:拒爱总裁大人18章

    原标题:宠妻成瘾:拒爱总裁大人18章小说:宠妻成瘾:拒爱总裁大人第十八章谭米的艳照“哦。”依旧是一个字,江涵之将目光拉回了报纸上,对李思道:“最近H市似乎不怎么太平,这两天的报道,怎么都是与劫匪小偷相关的。”他的语气平淡,似是问句,却又不是。李思根本不知道如何回答,他只点头附和,“是不怎么太平。”话落,抬目透过后视镜观察了一下邵晓曼的脸色。只听江涵之继续道,“这里有一则,写的是XX公司女职员下班后被人绑走,两天后发现尸体……挺惨的。”他的语气依旧平静,可坐在他身边的邵晓曼却没那么淡定了。“所以说

  • 婚情醉人:秦少的盛宠娇妻18章

    原标题:婚情醉人:秦少的盛宠娇妻18章小说名字:婚情醉人:秦少的盛宠娇妻第18章无家可归的漂亮女孩苏嫣然的头狠狠歪向一边,好久都没反应过来。长这么大,这是母亲第一次打她。母亲像个蝼蚁一样,卑微地活了这些年,为的是什么?如今终于守的云开见月明,等到老公回心转意,当女儿的却句句泼她冷水,戳她痛处,甚至,不惜说出那样难听的话。“嫣然啊,连你都这样说我,你还让妈活吗?”她不曾一次想到死,都为了儿女苟且存活了下来,如今要是连自己的女儿都不心向自己了,那她还活着有什么意思?苏嫣然捂着脸,看着母亲的愤怒,一滴

  • 职业纤体师18章

    原标题:职业纤体师18章书名:职业纤体师18离我的床远点杨逸凡一眼看到放在一个篮子里的小衣服,顿时心跳加速!尼玛,这是颜如玉刚刚换下来的啊,看那式样和材质就知道是名牌货,做工十分精致,杨逸凡忍不住拿起来欣赏一番……当他洗完出来,只见颜如玉已经躺在床上把自己盖得严严实实,秀发披散在枕边,一双大眼睛死死盯着杨逸凡。杨逸凡看看自己的身上,再摸摸自己的脸,然后不解地问道:“你干吗这样看着我?”颜如玉说道:“我越看越觉得你不是好人,我警告你,离我的床远点!”杨逸凡闻言突然火起,这娘们一直都看不起自己,觉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