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精品小说《萌妻难逃》全文在线阅读TXT

2017/11/19 23:00:4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萌妻难逃
第一章 决绝离开

漆黑如墨的夜,直升机螺旋桨的巨大噪音打破沉寂的海面,悬空停在一艘豪华的私人游轮上方。推荐http://www.haohaoyun.com/

游轮上华丽暖色的灯光绚丽夺目,一看便知价值不菲。

一个女子从海景船舱走出,修长白皙的脖颈上带着俏皮的小草莓,透着欢爱过后的痕迹和气息,她乌黑如海藻般的发披散腰间,暗红色的紧身长裙外,是一件白色狐裘的披风,伴随着海风和身后直升机转起的风,披风烈烈作响,婀娜惹眼的身姿若隐若现。

她擦了一把红唇上的不知名液体,转身看向奢华的海景舱,笑的犹如暗夜精灵般妖娆。

透过巨大的落地窗,能清楚的看到里面一个男人正躺在床上,健硕有型的身材无比诱人,精壮的腰间只盖了一条被单,一双犀利的黑眸正极度愤怒的看向女子。

蒙奇儿勾唇,笑的魅惑决绝,“楼西宸,既然你不记得我,那我就要你一辈子都记住这个时刻的我!”

她毫不留恋的转身,走上游轮的甲板,抓住了直升机上垂下来的软梯,直升机加快螺旋桨的转动,缓缓上升,她看着海景舱里躺着不能动的男人,笑的张狂。

“该死的!”楼西宸咬牙,手紧握成拳,手背上面青筋暴起,却奈何被下药的身子怎么也动弹不得。

只能看着那女人在视线中越来越远,最后融于黑暗中,再也不见了踪迹,心像是被什么击碎了一般,有什么东西空了。原文haohaoyun.com

蒙奇儿坐上直升机里,笑着笑着,却感觉到脸上有湿润的东西滑过,她疑惑的擦了擦脸上的泪滴,不知不觉越擦越多,到最后泪水怎么也止不住了。

泪眼朦胧中,她想了想,也许她就应该呆在英国听从母亲的安排,去联姻,去嫁人生子,而不应该独自跑来中国寻找他,一个已经忘记了她的他,那般绝情和无情,亏她还以为只要是真情就能打动他,让他想起来。

这一切不过都是她以为而已,到最后得到的只有血淋淋的现实和心碎。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也是一个残酷的开始。

蒙奇儿在听到母亲为她准备了联姻后,一个人偷偷来到中国,信用卡被母亲冻封逼着她回去,她只能一边跑龙套做兼职,一边打听着他的消息。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蒙奇儿一身疲累,来到酒吧点了杯冰心鸡尾酒,在烟雾缭绕,一亮一灭的炫彩灯光氛围下,一个人坐在吧台上,神情有些沮丧。

酒保将客人点的最后一杯酒递过去,转身来到蒙奇儿面前的吧台坐下,故意压低了声音说道,“这位小姐,看你这么消沉,来一杯烈焰春色乐呵乐呵怎么样?”

蒙奇儿还以为又是哪个过来搭讪的人,她厌恶的一抬头,便看到了好友冰小雪那张忍着笑意的俏皮小脸,她神色无奈,再次无力的趴在桌子上,“我说小雪,你就不要打趣我了好不好,我现在没有心情。阅读haohaoyun.com

冰小雪一听,扔掉手中的托盘,蹭到蒙奇儿身边,“怎么了呀?难道有导演要潜规则你?让你当女主角?要我说就别纠结了,麻溜的答应了吧!”

看到蒙奇儿恶狠狠要吃人的眼神递过来,冰小雪赶紧收敛了逗趣,关心道,“奇儿你到底怎么了嘛?”

蒙奇儿叹了口气,直起身子,“真的好累,这么一直打工下去也不是办法,什么时候才能找到他啊。”

她过习惯了以前什么都不愁的大小姐的生活,突然没了钱成了普通的打工族,她多少有些承受不了,是寻找他的意志一直支撑着她到现在的,只是她不知道这股意志能支撑她多久。

这时候,酒吧里的音乐声更加大了,冰小雪皱着眉扯着嗓子说道,“你说什么?我听不见,你大声一点!”

蒙奇儿猛吸一口气,也使劲吼了回去,“我说,我什么时候才能找到他啊!姓楼的有钱人你有没有知道的啊,英文名叫Jones!”

她不知道问了多少人这句话了,得到的答案都是不知道,中国姓楼的人多了去了,人海茫茫,找一个人犹如大海捞针。

她知道,他在英国的家境就不差,在中国更不会差到哪里去,所以将范围缩小到了姓楼的有钱人。

冰小雪点了点头,凑在蒙奇儿耳边大声喊道,“叫Jones的我不知道!但是姓楼的土豪我倒是知道一个!”

蒙奇儿一愣,神色激动的赶紧问道,“真的?他是谁?”

冰小雪大声道,“西楼集团的总裁,楼!西!宸!”

这时候,酒吧的音乐突然安静下来,准备换下一首,冰小雪最后喊出的三个字异常响亮,就这样撞进了蒙奇儿的脑海里。

楼西宸,楼西宸。蒙奇儿默念着沉思,心里有一丝异样的感觉,会不会就是他呢?

酒吧里的人纷纷停止了动作,都看向这边,显然被冰小雪突兀的声音给吸引过来了。精品小说《萌妻难逃》全文在线阅读TXT

这一看之下,人们看到蒙奇儿的姿色时,目光中纷纷露出惊艳的神色。

冰小雪身为蒙奇儿的好友,自然最熟悉不过这样的神色了,“不好意思啊不好意思,我,我不是故意的。”

说着她拉起还在苦苦思考的蒙奇儿,拔腿就跑出了酒吧。

第二章 淇儿不是奇儿

“我说你在想什么呢,你没看到刚刚那些都快要吃了你的眼神啊!”冰小雪后怕的喘着气,拍了拍胸脯。

蒙奇儿抬起眼睛,说了一句完全不着边的话,“我要去找楼西宸。”

“啊?”冰小雪摸了摸蒙奇儿的额头,严重怀疑她发烧了。

当蒙奇儿真的拉着冰小雪出现在西楼集团的大楼下面时,冰小雪才真的意识到,蒙奇儿不仅是病了,而且病的还不轻。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

冰小雪和蒙奇儿,被同样站在西楼集团大楼下的记者们如临大敌般提防着,生怕这两个人又是来竞争的同行!

“我说奇儿,我是开玩笑说说的,那楼西宸是什么人啊,那可是打个喷嚏娱乐圈和商业圈都抖三抖的人,你怎么可能认识嘛。”

旁边的记者闻言,纷纷松了一口气,面露鄙夷的看着蒙奇儿,长得倒是不错,居然是一个异想天开的女人,认识楼西宸?做梦梦到的吧!全天下的女人都说自己认识楼西宸。

蒙奇儿咬着唇没有说话,神色复杂的看向集团大楼的门口。

她只是想确认一下,她不想放过任何一点的希望。

不知等了多久,蒙奇儿已经按捺不住内心的着急了,她对冰小雪说道,“你在这里等着,我过去问一下。”

冰小雪怎么也拦不住,只好在旁边等着。

蒙奇儿连集团大楼的门都还没有进,就被门口的保安拦住了,“请出示相关证件。好好孕

“我,我不是这里的工作人员。能不能麻烦你帮我问一下你们总裁,请问他认不认识蒙奇儿。”

“不认识不认识,没有事情就一边去,闲杂人等不许靠近。”保安满脸不耐烦,每天遇到的各种借口跟总裁偶遇的女人多了去了,这样的把戏他们见多了。

“就只是询问一下,拜托你们了,真的只是简单的问一下,哪怕只是电话问一下。”

蒙奇儿想要进去,却被保安粗鲁的拦住不断的往外推,一个没站稳,蒙奇儿就摔倒在地上。

“哎呀小心!”冰小雪见状,想要上去扶起蒙奇儿。

“出来了出来了,快快!”记者们朝着集团大楼门口蜂拥而上,将冰小雪挤得不断后退,她看着蒙奇儿的方向满脸着急,但是视线一瞥,看到不远处走过来的女子,冰小雪脸色大变,慌乱的朝反方向跑开了。

楼西宸在保镖的护送下从大楼里走出,剪裁得体的西装笔挺的穿在身上,身材高大颀长,刚毅的面容棱角分明,犹如上帝最鬼斧神工的雕刻品,五官立体而完美,眼眸深不见底,深邃的眼瞳带着些深蓝色,从里面迸发出生人勿近的冷意。

浑身压迫人的气势,让那些疯狂的记者就算再怎么迫切,也只能小心翼翼的跟在他的身后提问着问题。

他完全无视了蜂拥过来的记者,修长的双腿迈出的步伐果断而沉稳。

蒙奇儿看着那逆光朝她走过来的人,在看清他俊冷的面容时,整个世界就这样突然安静了。

她听不到记者们的喧嚣,听不到保镖嚷嚷着让她让路,整个世界像是真空了一样,她的眼里,心里,脑海里,满满的都是他的俊容,楼西宸。

是他,就是他!

Jones,我终于找到你了。

在看到蒙奇儿这边的时候,楼西宸一直紧绷着的俊容愣了一下,他勾唇,微抿的薄唇溢出一丝温柔,“淇儿,你怎么来了。”

听到时隔了八年的声音,再次呼唤她‘奇儿’,蒙奇儿忍不住酸涩了鼻子,泪水爬上眼眶,她却使劲眨了眨眼,不想让模糊的视线看不清他的面容,记忆中他的温柔仿佛就在昨天。

她满心欣喜的伸出手,等待着他犹如从光里走出的白马王子一般,将她从地上拉起。

楼西宸一步步走近,却看也没看摔倒在地的蒙奇儿,直接抬腿跨过了她抬起的手,走到了她身后,搂住了另一个白色莲花瓣衣裙的女子。

“淇儿,怎么想到来等我?”

“今天片场提早收工,我就想来给你一个惊喜。”冰淇儿温柔天真的笑了笑,精致的妆容,得体的举止和笑容,无一不透露出高贵的气质。

记者们一看到女主角登场,照相机疯了一样的咔嚓咔嚓响个不停,“冰淇儿小姐,你身为楼总的未婚妻,不知你能不能透露一下你们的婚期呢?”

“是啊冰淇儿小姐,我们都等着您穿上婚纱的那一天。”

“楼总,不知您能否透露一下与冰小姐的婚期是哪一天呢?”

冰淇儿温雅的笑着没有说话,只是神色娇羞的看着楼西宸,给人一种大方得体温柔内敛的大家闺秀的感觉。

这正好是她这次来的目的,虽然在两家的撮合下,楼西宸与她订婚,但是都这么久过去,他根本都没有提过结婚的日子,这让她不免有些着急。

不如就让这些记者问出来,也算给他提个醒。

蒙奇儿缓缓放下了僵在半空中的手,听着记者们一个接一个的发问,未婚妻三个字,让她浑身的力气就像是被抽空一样,连从地上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蒙奇儿知道,冰淇儿是某影视集团的千金,也是当红的女星。蒙奇儿兼职跑龙套的那个剧组里,冰淇儿就是里面的女主。

淇儿和奇儿,一样的发音,却让她由天堂坠入地狱。

第三章 认错人了?

时隔八年,他只是没有认出自己而已,等她正式介绍了自己,他一定会认出自己的。蒙奇儿如是安慰自己。

冰淇儿像是才发现了地上的蒙奇儿,她神色惊讶的说道,“呀,有人摔倒在地上了,没有人去扶她一下吗?”

所有人的视线都看了过来,也仅仅是一秒,所有记者又都扭过头去,纷纷称赞,“冰淇儿小姐真是善良的人,跟楼总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不知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喝到喜酒呢?”

楼西宸的视线也看向摔倒在地的蒙奇儿,两人视线接触的一瞬间,楼西宸冷酷的深蓝色眼眸微凝,心底浮现一丝奇怪的感觉。

他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心里有一些烦躁,但看到蒙奇儿望着他的渴望中带着期许的神色,他下意识将她规划为想来骚扰他的那些女人的队列里。

也仅仅是一瞬,他冷漠的移开了视线。

蒙奇儿的心再次陷入失望,她有些想要逃避,可是想到自己在中国辛苦打工这么久,不就是为了寻找他吗?

摇了摇脑袋里的胆怯,蒙奇儿倔强的站起身,拍了拍身上和手上的尘土,两步推开记者群,走到楼西宸的面前,挂上熟悉的笑容,“Jones,我是蒙奇儿,好久不见。”

一瞬间,所有人都安静了!

楼西宸蓝眸瞬间冰冷,暗沉的犹如凝聚了将来的暴风雨,随即嘴角扬起一抹嘲讽。

他不屑的看了一眼她伸出的手,转身,离开。

记者的闪光灯又猛烈的闪烁起来,“这位小姐,你认识楼总吗?Jones是楼总的另一个名字吗?”

“冰淇儿小姐,您认识这位女士吗?楼总在外面有没有其他的女人?”

冰淇儿眼底闪过一丝愤怒转瞬即逝,她微笑着对着镜头说道,“不是的,你们误会了,我想这位小姐一定是认错人了。西宸他也从来没有别的名字。”

说着她走上前去,伸手握了一下蒙奇儿僵在空中的手,温柔亲切的笑着,“这位小姐,我想你应该是认错人了,但是你不要伤心,我想你一定可以找到你想找的那个人,那个人应该是跟西宸一样优秀吧。”

蒙奇儿微一皱眉,只觉得自己手背一痛,似乎有什么尖锐的东西刺了进去,她抬眼看向冰淇儿,对方还是伪装的很良善的笑着。

冰淇儿收回手,优雅的从她粉色的限量版小手包里拿出一张支票塞到蒙奇儿手中,“小姐,这是我的一番心意,希望你能早日找到你的那个他,走进幸福的殿堂。”言外之意就是让蒙奇儿不要再来找楼西宸。

记者们纷纷称赞,“冰淇儿小姐果然大度,楼总能有您这样的贤内助一定是如虎插翼,冰淇儿小姐的婚礼一定要邀请我们。”

蒙奇儿望着楼西宸和冰淇儿在一片闪光灯中上了车,手中被塞进来的支票已经被揉成了纸团,车子绝尘而去,而他始终都没有再回过头来看她一眼。

冰小雪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将蒙奇儿拉到了大楼的旁边,“奇儿你没事吧,刚刚,刚刚……刚刚我妈妈突然打电话给我,所以我就,哎呀你到底怎么样了嘛,是认错人了吗?”

蒙奇儿摇了摇头,看了看手背上刚刚被冰淇儿暗中使劲留下的指甲印,扔掉手中的支票,身体无力的朝路边走去,目光有些空洞。

冰小雪狐疑的捡起地上的纸团,打开一开,猛的捂住了嘴巴,“哎呀,一百万!”

一看到落款人是冰淇儿,冰小雪的脸再次变得有些不自然,她小跑着追了上去,“那个……奇儿,给,你掉的一百万。”

蒙奇儿没有接,脸色有些苍白。

一百万算什么?如果她不是为了来寻找楼西宸,就算是几千万她也可以挥金如土。

“奇儿,大姐她……额,冰淇儿给你这么多钱做什么?”冰小雪一慌,差点说漏了嘴。

但是蒙奇儿现在根本没有心情,所以也没有听出冰小雪话语中的不对劲。

早晨,床头的闹钟叮铃铃响起,蒙奇儿猛的从床上坐起,一头乱糟糟的头发,脸上挂着一对非常严重的黑眼圈。

她猛吸一口气,如兔子般通红的双眼,神色坚定,“我决定了!绝对不要放弃!”

手机传来震动,她拿起手机一看,是易阳海发来的简讯:在哪里,听伯母说你去中国了?

易阳海是她在英国时关系还不错的好友,只是这次她是背着所有人出来的,所以她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她现在在哪里,包括他。

她删掉简讯,走进洗手间,看着镜子中面容精致貌美的脸蛋,不由伸手捏了捏,“长的跟以前不像了吗?为什么Jones没有认出我。可我明明一眼就认出了他……”

收拾好心情,蒙奇儿带着遮住了半张脸的黑超墨镜,头顶上是大大的太阳帽,就这样鬼鬼祟祟的踏上了跟踪楼西宸的道路。

西楼集团的办公大楼——楼家别墅。

他的生活还是这样的单调,两点一线的。

以前在英国的时候,楼西宸就是这样,在家里和学习班两点一线,只是路上会绕路去蒙奇儿家楼下露出一个温暖的笑脸,然后司机就又升上车窗匆匆驶去。

蒙奇儿经过几天的跟踪,发现他的一些小习惯还是没有改变,比如他依旧喜欢上车就解开西装外套的纽扣,下车后再扣上,顺手再用指腹滑过两边衣角。

这其实源于他们以前在一起的时候,楼西宸曾经有一次扣错了衣服扣子被她笑话了好久,导致他总会刻意检查下衣摆是否两边对齐。

第四章 你要做什么

而这一天,蒙奇儿照样是等在西楼集团大楼的角落,看到楼西宸从里面走出,她躲在他回家常坐的豪华加长的林肯商务车后面,壮了胆子,想要再一次跟他说清楚。

楼西宸从停车场的另一边走出来,并没有上商务车,而是上了一辆捷豹跑车,扬长而去!

我戳,他这是要去哪里?竟然自己开车,难道不是回家吗?

蒙奇儿一惊,也赶忙跑去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司机师傅,快追上前面那辆捷豹。”

“小姐您这是在查丈夫的岗吧。”司机大叔一脸意会的笑了笑,一脚油门踩下去,开始追前面那辆豪华跑车。

蒙奇儿脸上一红,但是却没有说话,只是紧紧的看着前面距离有些远的跑车,生怕跟丢了。

司机大叔从后视镜看到蒙奇儿的表情,慢悠悠说道,“小姐您别急,虽然他是豪华跑车,但是在这A城的路段上,他也跑不了多快的!您就放心吧。”

果然司机大叔的话应验了,在走走停停的红绿灯路段上,司机的车停在了一家灯红酒绿的不夜城门前,闪烁的霓虹灯光散发着暧昧的光晕。

蒙奇儿付了车钱走下车,站在不夜城的门前有些不安。

她不知道楼西宸来这种地方做什么,但是她知道他是最讨厌这种杂乱的地方的,在门口犹豫了一番,终于还是朝里走去。

“小姐,您进去做什么?”入口的门侍拦住了蒙奇儿,视线挑剔的打量着蒙奇儿的穿着。

蒙奇儿一身简单的棉麻长裙,头发扎成简单的马尾,一看就不像来这种场合的人。

蒙奇儿在英国为了社交也不免出入过这些场合,自然知道那些门侍是怎么想的,她不屑的看着那门侍,半弯下腰,嘶啦一声,一把将长及脚踝的棉麻长裙撕到了大腿上面,再将撕下来的布条绑在了腰间,系成了一朵怒放的玫瑰花的样子。

眨眼间,保守的长裙就成了齐屁小短裙,腰间的束带勾勒出她凹凸有致的火辣身材,撕裂出来的毛躁衣边更让人忍不住想入非非。

她再一伸手,解开发间的束带,乌黑如瀑的长发丝滑的铺散在腰间。

蒙奇儿一撩魅人的长发,扬起精致的脸蛋,斜睨着眼,看着已经彻底惊呆的门侍,“请问,我可以进去了吗?”

进入不夜城的时候,蒙奇儿正好看到楼西宸上了三楼,身影消失在拐角处。

她急忙小跑着追了上去,刚走到三楼,她还在想究竟是哪个套房的时候,突然从旁边伸出来一只手,一把将她扯入了黑漆漆的房间内。

“啊——”蒙奇儿惊呼一声,下意识就要向身后男人的要害踢去。

她的腰上一紧,被人从身后紧紧箍住,身子根本不能动弹半分,她刚想仰头向后撞身后的人,就听一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磁性男声响起,“跟踪了我这么久,你究竟想要什么。”

蒙奇儿的身子一僵,也忘记了挣扎,那原来一直对她很温柔的声音,此刻透着冰冷的嘲讽和不屑。

她从来没有想过,两人再相见后,他对她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样。

心脏像是被一只大手紧紧抓住并且狠狠扭曲,疼得她苍白了小脸,只是屋子里没有开灯,楼西宸没有看到她的表情。

蒙奇儿紧咬下唇,没有说话。

原本有很多想要说的话,现在却一句也说不出口了。

房间陷入一片死寂,他温热的呼吸声就在头顶,健硕的胸膛就这样紧贴她的后背,他身上淡淡的佛手柑味道是那样的熟悉,让人觉得异常的安心。

这是她幻想过无数次的他的拥抱,现在却以一种囚禁的方式抱着,冰冷且疼痛。

蒙奇儿无声的苦笑了一下,“我想要的,就是现在这样。”

她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失落和悲伤,楼西宸听得出来,心里有一丝异样,他不知道她的悲伤是从哪里来的,只当是她表现出吸引他的手段。

他冷哼一声,松开手将蒙奇儿往房间里一推,任由蒙奇儿踉跄着摔倒在柔软的地毯上,玄关处昏黄的小暖灯感应到响声,柔柔的亮了起来,蒙奇儿的面容被散乱的黑发遮挡。

“跟踪我这么久,就是为了勾引我?”他居高临下看着她,深蓝色的眼瞳不带一丝温度,薄唇勾起的弧度是那么的刺眼。

蒙奇儿垂着头没有说话,任由黑发遮住自己的面庞,遮住她拼命忍着的泪水。

她不知道要怎么面对这样的他,她也从来没有见过他这样无情的样子,心里在不断的叫嚣着:这不是他!这不是他!他不可能这样对自己的。

可是脑海里浮现的都是他熟悉的小动作,还有他身上熟悉的佛手柑的味道和那带着深蓝眼眸的面庞。

楼西宸迈着修长笔直的双腿,一步步走到蒙奇儿身前,蹲下,视线落在她被撕得很短的棉麻裙上。

他不屑的冷笑一声,伸手,一把将她原本就已经很短了的短裙撕成了碎片。

蒙奇儿惊恐的抬头看向他,捂着底裤向后退了一些,眼底还带着些许的湿润,“你要做什么!”

第五章 你是第一次?

“做什么?自然是教你如何正确的勾引男人。”他的视线毫不客气的打量着她外露的玉肤,在昏黄的暖灯下,蒙上一层朦胧的暖色,光滑修长的双腿犹如上等的羊脂玉般诱人。

“你,你混蛋!”蒙奇儿扬起手朝他打下去!

为什么他会变成这个样子,为什么他会这样对自己!她真希望这是一场噩梦,这一掌打下去能让她从噩梦中醒来。

楼西宸一抬手,轻松抓住了蒙奇儿的手,她的手腕是如此的纤细,他甚至能感觉到她身体传来的颤抖。

他一把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贴近她的脸庞,字字吞吐,“欲拒还迎这招,已经……不新鲜了。”

蒙奇儿刚想说什么,身子却猛地腾空,被他捞在怀里,一把扔在了柔软的大床上。

他伸手拉扯她仅剩的上衣,高大的身影就要压下来,蒙奇儿抓起手边的枕头朝眼前的人不断的砸,“Jones你混蛋!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就因为我没有赶去见你最后一面吗?不要这样对我,Jones,不要这样,我不知道要怎么办……”

蒙奇儿的泪水顺着白皙的脸庞滑落,说好的不哭,却终于是崩溃了心里的防线。

楼西宸眸子一冷,一把揪住她仅剩的衣服,让她半坐起,“什么意思,你怎么知道这个名字?说,你究竟调查了我多久。”

Jones是他以前的名字,还是他母亲无意间说漏嘴才被他听到的,只是他想要继续询问的时候,就被父亲狠狠的训斥了。

所以这个名字除了母亲父亲,不管是家里的佣人还是冰淇儿,没有任何人知道。

蒙奇儿仰起头,让长发披散在身后,露出绝美的面容,她带泪的眼眸直直看向他深蓝的眼瞳,里面的冰冷和愤怒是那么的陌生。

他果然不记得自己了。

虽然在第一次见他后,她想过这个可能,可是当这个现实摆在她面前的时候,心脏还是传来一阵阵窒息的痛感。

蒙奇儿偏过头垂下眼眸,再次睁开的时候,里面已经清明一片。

她勾唇,妖娆一笑,笑弯了酸涩的眼眸,昧着良心说道,“当然是调查你很久了,不然怎么勾引到你呢?”

楼西宸深蓝的眸子一暗,虽然是他预料中的答案,但是却莫名的心里十分不爽,他大手一挥,勾勒起唇畔无情的弧度,“我最讨厌自以为是的女人!”

没有任何前戏可言,他直接提枪冲进,可是那微妙的阻碍让他停顿了一秒,他冷眸一沉,看着身下的女人,黯哑着声音问道,“你是第一次?”

蒙奇儿舒展开因为疼痛而紧蹙的双眉,展颜讽刺的笑道,“你没听说过任何东西都能修补的吗?”

只是不知道这七零八落的心能用什么修复。

楼西宸脸色一冷,更加猛烈的动作起来,不带一丝疼惜和温柔。

她曾想过无数次他们的第一次,却不知道竟是这般无情和冷漠,带着惩罚一般的疼痛,他就像是永动机一般毫无感情的动作着,不带一丝柔情和温暖。她的目光渐渐随着心脏的破碎而变得空洞,只是一手却紧紧握住了开启摄像功能的手机。

阳光透着巨大洁净的落地窗铺洒在柔软的奢华大床上,蒙奇儿缓缓张开红肿的双眼,昨晚流的泪已经沾湿了脸侧的枕头,楼西宸早已不见了踪影,仿佛昨晚的一切不过是一场噩梦。

只是大床上凌乱的痕迹坚持印证着昨晚的真实,蒙奇儿从床上坐起,眼神飘忽的看了一眼身下的痕迹,小小的淡红犹如玫瑰花般妖娆且美丽,此刻却如此的刺眼。

就这样回去吗?

八年的等候,这段时间苦苦的寻找,等来的就是这样的结果。

蒙奇儿缓缓握紧手里的手机,刚想撑着身子下床,就看到了床边的一张支票,上面是两千万的巨额,外加他熟悉的字迹:这是你想要的。

心里莫名的难过,她还是收起了那张支票装进包包里。

回到剧组的时候她才知道,原来导演已经重新找了演员,反正都是龙套演员,换个人也不会有观众注意到的。

“对不起小姐,虽然您各方面都很优秀,龙套演员也屈才了您,但是我们剧组确实是不缺人了。”剧组人员完全无视了门口贴着的急招演员的公告,将蒙奇儿的简历退了回去。

蒙奇儿迷茫的站在街头,这几天她已经跑了很多剧组,得到的全是被拒的消息。

她冷静的知道,这些绝对不是巧合。

电话响起,是一个陌生的号码,蒙奇儿心中闪过一丝清明,她触手按下接听键,不等对方说话,便平静的问道,“是你做的?”

电话那头的楼西宸一愣,显然没有想到蒙奇儿会知道是他打来的,但随即想到这个有心机的女人调查自己很久了,自然也会有自己的号码。

听到蒙奇儿如此平静的声音,莫名有些恼火,他嘲讽的语气说道,“钱也拿到了,你自然不用再需要工作。”

“你调查我?”蒙奇儿问道,心里却反而有些期待。

如果他真的调查到自己在英国的资料,那么也该想起自己吧?

电话那头传来冷笑,“就凭你也配?”

萌妻难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萌妻难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终不过情浅谋深6章

    原标题:终不过情浅谋深6章小说名称:终不过情浅谋深第六章:已为人妇“不牢你操心!王叙之,我不需要你的怜悯!”王叙之被一噎,顿时气得脸色铁青,冷哼一声甩袖离去。不知王叙之是着实生了气,还是如何,总之之后的很长一段日子,萧慕青都没有再看见他。不过日此也好,不相见,至少就不会吵架,不会伤心。阮府的宴会也延了期,听说是阮夫人生病了,所以这才耽搁了日子,阮脩派人来传过话,萧慕青让斐竹亲自带着礼物前去探望,自己却没有亲自登门。她明知道,阮脩想见她,可她还是没有给他最后一点希望。这日午间,萧慕青想起自己在铺子

  • 谁将长凤落帐灯6章

    原标题:谁将长凤落帐灯6章小说书名:谁将长凤落帐灯第六章:你的嫌疑最大乔锦钰这才转身,傅棠清冷的容貌落入眼中。他突然狠狠的一把掐住傅棠的脖子,手上渐渐用力,一字一句道:“又是你?!”“奴婢只是给殿下喂了水。”她艰难的喘着气儿,可她越是解释,乔锦钰手上的劲儿就越大,恨不得能掐断她的脖子般。“殿下,殿下可能中毒了。”一听乔恒楚中毒,乔锦钰狠狠的将傅棠摔在地上,转身怒喝道:“太医!还不给太子诊脉!!”太医急忙哆嗦着身子过来给乔恒楚把脉。傅棠摸着嗓子,胸口疼的几乎要窒息。此时乔锦钰的一门心思都在乔恒楚身

  • 豪门弃妇的春天6章

    原标题:豪门弃妇的春天6章小说:豪门弃妇的春天第6章:意外,怀孕也许,邢天岩压根就没有注意过这个女人,在她不停道歉的时候,他已经单手插着口袋,优雅的走入了邢氏大厦里面。“唉,岩少,听说,你老子给你找了个媳妇?你见了么?”一进入,汪阳明就贴在了他的耳边问起了这档子事。“哼……”他不屑的发出一声冷笑:“见是见了,不过……”冷眯了眯眸子:“我已经否了。”这说来也是奇怪,邢天岩身边女人无数,可他偏偏不看任何女人一眼,叫老呆在他身边的汪阳明都怀疑,这家伙会不会是GAY啊?“可问题,你一天不结婚,董事长他就

  • 凤皇的绝品宠后6章

    原标题:凤皇的绝品宠后6章书名:凤皇的绝品宠后第6章隔天的一大早,纳兰遥遥刚睁开眼睛,秋霜就告诉了她昨晚晚菊回来的消息。纳兰遥遥笑笑没有多说什么,让夏荷给自己找一件红色的衣服换了起来。“王妃,你之前不是很不喜欢颜色鲜艳的吗?”一旁的春雨伺候着纳兰遥遥穿着衣服,一边纳闷的问着她。纳兰遥遥笑道“你都说以前了,人是善变的。喜欢的东西可以变成不喜欢,不喜欢的也可以变成喜欢不是吗?”春雨只觉得王妃说了很多,但迷迷糊糊的她又不是太懂又不敢继续往下问,看着春雨懵懵懂懂的模样纳兰遥遥叹气。这么一个单纯的妞放在身

  • 你的幸福,我的痛6章

    原标题:你的幸福,我的痛6章小说:你的幸福,我的痛第6章过世深夜,慕麟轩难得留了下来。他从身后紧紧地将她抱在怀里,大掌轻轻地放在她的小腹上,轻轻地碰触着,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耳边,低低的呢喃,“晴空,谢谢你,我很高兴。”沈晴空拼命的咬着唇瓣,眼泪却依旧决堤。“傻女孩,哭什么,都是大人了,还这么孩子气……”慕麟轩笑着,轻声安抚着,一点点吮干她眼角的泪水。他那样的温柔,那样的耐心,幽深的眼眸中盛满的柔情几乎将她溺毙。如果可以,沈晴空很想欺骗自己其实是被爱着,其实是幸福的,偏偏,她骗不了自己。……每天

  • 年少不知深爱苦6章

    原标题:年少不知深爱苦6章小说书名:年少不知深爱苦第6章他要娶沈昕昕了为了给陆靖轩治眼睛,她求遍了所有的朋友,却没有人愿意借钱给她,沈安安没有办法,将自己所有值钱的东西都卖了,包括她哈佛大学的入学的资格。然而这些钱根本不足以支撑手术的费用,于是她回家求父亲,这才知道,她的父母已经离婚,并且为了消除她这个臭名昭著的女儿带来的影响娶了小三,并将在外面生养的女儿带回家来。沈安安不是不难过,可她并没有时间难过,因为医生告诉她,一旦陆靖轩失明超过三年,这辈子都没有机会重见光明。她没有办法看着自己心安的男人

  • 孙悟空的瞌睡虫是怎么来的?他平时放在哪里?

    (蜗牛看西游第469期)文/牵着蜗牛散步一孙悟空有很多绝技,但作为凡人的我们很难学会;孙悟空有一根金箍棒,但作为凡人的我们根本拿不动。但他有一样宝贝,相信人人都喜欢,那就是瞌睡虫。可是,很多人不清楚,这瞌睡虫究竟从哪里来的,是他自己培养的?山里抓来的?菩提老祖传授的?这虫儿比不得金箍棒,只要放在耳朵里,它就一会不动。而虫是活的,它要吃东西,还要拉粪便,还要到处爬。如果收藏不便,爬到自己要害处,不是先把自己弄瞌睡了吗?二我们还是先来看原著。在第二十五回,孙悟空在五庄观偷了镇元子的人参果,结果被两童

  • 三界显影(大圆光法)

    圆光法是一种“外显像”的法,是查信息的手段之一。民间法查信息有很多手段,如玄眼(或天眼)、耳报、金口;扶箕等(金口与扶箕都属于降童的形式,一个通过说话来传递信息,一个通过手写来传递信息)。这些手段本质没有什么区别,只是信息的表达形式不同,分别运用眼、耳、口、手作为传递信息的渠道。人有六根,根据各人素质,能通其中之一即够用了。圆光和玄眼都是利用人的眼根来查信息,都能显像。但玄眼是“内显像”,只有自己看得到图象;圆光是“外显像”,能让别人也看见图象。所以圆光的优点是能取信于人。准确查找三界问题并处理

  • 三十三天六壬正法湖南神公馆起馆授徒

    三十三天六壬正法伏英馆湖南神公馆【总馆】起馆授徒六韬圣法通中外壬主仙师冠古今三十三天流民六壬正法铁板教,乃江西凤阳府李法辉老师公传下,本馆之所以称为湖南神公馆【总馆】,是因本馆是平公和妙公两支法脉的综合馆,其法力层次更加高深。六壬神法供奉主神为先天尊神六壬仙师,合众神明为先天大神茅山法主(法主是茅山教的创教之主,不是单独茅山的某一代祖师),吕山法主(法主是吕山法的创教之主,不是单独吕山的某一代祖师),白鹤仙师,和合祖师,战神齐天大圣,武教尊神少林祖师,铜皮仙师、铁骨仙师、千里眼、顺风耳。本堂六壬

  • 孙悟空为何走哪里妖怪都认识他?原来大闹天宫时天庭干了这稀奇事

    (蜗牛看西游第466期)文/牵着蜗牛散步一在西天取经路上,孙悟空发现这么一件怪事:无论走到哪里,绝大多数背景深厚的妖怪都认识他!如果说是天庭下来的,他当年大闹天宫时,他们看过热闹,这还情有可原,但西天来的,或者山下野怪,为何认识他呢?要知道,在那个年代可没有照相机和微信,拿出手机一照,再发朋友圈,全世界人都能看到。神仙再牛叉,也不可能运用神力告知全世界。其奥妙究竟在哪里呢?二在原著第七十三回,取经团队来到盘丝洞,唐僧逞强,自告奋勇去化斋,结果误入了蜘蛛精的洞府。蜘蛛精本来并不想吃他,但想到送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