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精品小说《婚然天成:总裁老公太放肆!》全文在线阅读TXT

2017/11/19 23:17:06 来源:网络 []

小说:婚然天成:总裁老公太放肆!

第1章 和大Boss谈条件

G市盛夏,烈日骄阳。版权haohaoyun.com

安浅浅徘徊在民政局的门口,虽然天气炎热,可她却觉得身体冷得像是在冰水里浸过一般。

因为她要嫁给一个傻子为妻。

养父的公司一夜之间陷入破产边缘,追债的人把安家搞得乌烟瘴气。丧心病狂的养父准备把她卖掉印度去当妓女。

若不是墨夜寒携千万聘礼突然出现,为他的傻哥哥做媒,恐怕现在的她已经凶多吉少!

墨家。G市第一财阀大户。家族企业涉足政界,军事,商业。原文haohaoyun.com这个拥有上百年历史的豪门家族,牢牢掌握了G市大半个天下的经济命脉。

多少女人想要嫁进墨家的大门,从此衣食无忧一辈子。

然而,上天是公平的。

如天之骄子一般的墨夜寒,传闻他不近女色是因为他有隐疾,不能人道!这是其一。其二,他的哥哥,竟然是个智商只有六岁儿童一样的智障!

而今天,安浅浅所嫁之人,便是墨家的傻哥哥墨夜风。

一辆黑色的轿车闯入她的视线,安浅浅蹙眉望去,只见从车内一前一后走下两道身影。

为首的那位,一身意大利手工西服加身,熨烫得体的西裤裹住男人修长笔直的长腿。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发如墨染,眉峰似刀,轮廓深厚刚硬。俊美的脸庞上,五官仿似出自名师之手般精雕细琢。而那双黑沉沉的眸子,俨然就是两个深不见底的潭,令人不敢直视。

此人正是墨夜寒!墨氏家族的次子。传闻他性格乖张暴戾,喜怒无常,长年冰山的脸庞令人望而怯步。

一个正常的男人不能人道,简直就是莫大的耻辱。性格乖张冷僻,也就不足为奇了。推荐http://www.haohaoyun.com/

而跟在他身后的那位,就是他的特级助理陈一闻了。

安浅浅咬了咬唇。既然答应要嫁了,既然已经来了,就再也由不得她反悔了。与其被禽兽不如的养父卖掉,还不如守活寡,照顾一个傻子要来得有尊严些!

思及此,微蹙的水眉轻展开来,安浅浅走了过去。

“墨二少。”安浅浅收起心里的复杂情绪,礼貌的打着招呼。

男人精美的五官上没有一丝的表情,他冷冷的睨了她一眼,也算是对她的一种回应了。好好孕

墨夜寒拒人千里的态度,安浅浅早有预料,他有着显赫的身份,夺人的尊贵,性格孤傲也是在所难免。倒是陈一闻,显得很热情。

只见他带着亲和的微笑,道:“安小姐,东西都带齐了吧?”

安浅浅点点头,“嗯,都带齐了。”

闻言,陈一闻的目光从她身上转移,带着一种征询的目光,看向墨夜寒。

怎么?还有什么问题吗?难道墨二少还有什么事是要交代的?

就在安浅浅满腹狐疑的时候,只见墨夜寒微微颌首。

须臾,陈一闻带着歉意的笑,道:“安小姐,是这样的。在领证之前,我们总裁希望能和您签定一份协议,这样一来,我们双方也都好有个约束,您说是不是!”

原来如此!安浅浅‘善解人意’的点头,表示同意。说明haohaoyun.com

毕竟,墨夜寒可是花了五千万‘买’下了她这个嫂子。万一她跑路了,那墨家岂不是很亏?再说,她也是有‘备’而来的。

第2章 签订婚后协议

“好。”安浅浅点头。

贵宾室里,陈一闻打开随身携带着的公文包,从里面取出一些文件,双手递到安浅浅面前。

安浅浅打开,仔细的翻阅着。

合约第一条:婚姻合法期间,女方需遵守买方提出的所有条件。

‘买方’俩个字让安浅浅的眼皮跳了跳。

:在照顾丈夫期间,不得出现三心二意,力不从心,心不甘情不愿的行为。

其实说她是奴隶,也一点不为过了。

:要一心一意爱着丈夫,绝对不允许和除丈夫以外的任何一名异性有过度亲密的言行……

爱?谁会爱上一个未曾谋面就结了婚的男人,更何况,还是个傻子!

差不多得有十来条,一条比一条无情,一项比一项苛刻……

“安小姐,如果您觉得没有什么异议的话,请在下方签上你的名字。”陈一闻取出一支笔,拧开笔盖,递到她手中。

这些条件虽然苛刻了些,可总好过她被卖掉的下场。毕竟,能嫁入墨家,是G市多少女人梦寐以求求而不得的事情。

安浅浅点点头,“行。”

陈一闻闻言,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的释然。可接下来安浅浅的话,却令他震愕。

“我也有个条件,不知道墨二少肯不肯答应!”安浅浅抬起视线,一双明眸,似一泓秋水般,潋滟粼粼。

“这……”陈一闻怔愣了下,转首请示大Boss!

墨夜寒没有一丝表情的脸上划过一抹淡淡的诧异。

似乎这个女人,并不如传闻的那般懦弱,愚钝。难道,情报有误?当初看中她,只不过觉得她逆来顺受的性格很容易掌控罢了,而现在……

男人薄凉的脸庞勾出一抹玩味,淡淡的道:“你说。”

安浅浅的心底如战鼓轰雷一般,可是脸上却装出一副镇静自若的表情,从容的说:“其实我的条件很简单,我很喜欢也很满意我现在的工作……婚后,我不想放弃我喜欢的事业,从此窝在家里成为一个家庭主妇……唔,就这么简单。”

陈一闻转首,看向大BOSS。

总裁脸上的表情寡淡冷漠,亦如他惯有的一般,几乎没有任何表情的流露。只是,在BOSS身边待久了,渐渐能拿捏一点出总裁的心思。

这个时候,总裁的心情应该不太好!

“行!”岂料,墨夜寒开口,依旧惜字如金,言简意核。

总裁居然答应了?陈一闻搞不明白了。

今天的大BOSS,似乎有些不一样啊……

“你真的答应了?”安浅浅似乎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坐在贵宾椅上的她,因为情绪激动,双手交错,托住了自己的下颚。身体前倾,朝着墨夜寒所做的贵宾沙发上,看了去。

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散发出希翼的光彩,眼角微微上翘,鲜嫩的在嘴唇就像花瓣儿一样微微张开。

安浅浅是属于那种乍一看是美女,仔细一看更美的女孩子,惊鸿一瞥之际会给人一种过目不忘的惊艳。而此刻,她就这么天真,烂漫,人畜无害的盯着墨夜寒。

第3章 墨家买来的少奶奶

墨夜寒墨眉微微一拧,俊逸脱尘的脸上划过一抹几不可察觉的薄厌。

眼前这个女人,会不会和先前的那些一样……可是那天,他把她的照片放在哥哥眼前的时候,哥哥指着照片中的她笑着说,女人好好看……

直到察觉出男人脸上的反感情愫,安浅浅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脸庞倏的一红。忙直起腰板,重新调整了下坐姿。

墨夜寒暗自思忖,哥哥喜欢就行。至于这个女人,只要他在,应该是出不了什么幺蛾子的。

“嗯。”男人淡淡的应了声,又道:“你想要工作,可以。不过,希望你能明确知道自己的身份。若是想以墨家为背景,打着墨家的名号乘机壮大自己的势力,借此甩掉大哥的话……安浅浅,别怪我没提醒你,我有一白种让你死无葬身之地的办法!”

他的话,冷酷接近无情!带着一种浓浓的警告和威胁,就像一条鞭子似的,无情的朝安浅浅抽过来。

安浅浅巴掌大的小脸,顿时煞白。刚才因为他答应了要求而产生的小兴奋,也随之消失殆尽,却而代之的是一份浓浓的屈辱!

“放心,我一定会遵守条约的!”

她垂下眼帘,纤长浓密的睫毛一并掩盖住眸低那抹复杂的波光,在协议的下方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陈一闻收好文件,并将其中一份交给安浅浅,由她自己保管。接下来,他又问安浅浅拿了两张一寸的照片,起身朝外面走去。

寻常人家登记结婚,都是男女去照相馆拍照,然后亲自去登记。墨家的人可不这样的,所有的手续递交上去,自会有人全权打理。

安浅浅跟着沾光,享受了一次被人伺候的待遇。只是,当红色的小本子拿到手里的时候,她惊愕的发现,与她同框拍照的男人居然是……墨夜寒!

这是怎么回事?她狐疑的瞪着双清澈的眸,朝对面的俩个男人看去。

墨夜寒的表情依旧冷若冰霜。

陈一闻解释道;“是这样的,大少爷的身份与正常人不同……所以,办理手续这事,只好由二少来代理了,大少奶奶,还望您能理解。”

原来如此。安浅浅也就没再多问什么。只是,她突然觉得很讽刺。几分钟前,这陈一闻还称呼她为安小姐,转眼间她已经是墨家的大少奶奶了。

大少奶奶?呵!墨家‘买来’的大少奶奶……

一行人走出民政局,安浅浅被陈一闻请上汽车,与墨夜寒并排坐在舒适宽敞的后座位置。车子一路畅通无阻,朝着墨氏清水苑绝尘而去……

车子驶入清水苑别墅区,在一栋纯欧式建造的别墅前停下来。电子感应门缓缓的拉开,车子徐徐进入别墅大院。

从车库走出来,就是偌大的绿色草坪。

安浅浅举目望去,烈日阳光下,飞奔着一抹矫捷轻快的身影,伴随着他的欢笑和催促声,这其中还夹杂着佣人们的呼喊。

“……大少爷……天太热了,小心中暑……快回来……”

安浅浅心底徒生悲凉,这就是她所谓的‘丈夫’了吧。

第4章 受到惊吓

这大夏天的,人人都穿的很单薄,除非是商务人士,才需要长袖长裤的穿着,一般居家的人都是以体恤,热裤为主。可是他却穿着长袖,长裤,还在烈日下奔跑,这是为什么?

墨夜寒的眸子追随在草坪上跑的撒欢的身影,墨眉微蹙。冷声质问道:“为什么不服侍大少爷午休?”

佣人慌慌张张的跑来解释,“二少,大少爷听说今天他又娶妻了,一直在兴奋头上,我们怎么哄他都不肯睡觉。”

闻言,安浅浅脸上一阵燥热。阳光太过刺眼,她不由得眯起了眼睛。

这个时候,墨夜风转身看到了他们,手舞足蹈的说:“我老婆回来了,我又有老婆陪我玩了,嘿嘿……哈哈……”

看着在不远处傻不拉几的男人,安浅浅只觉得自己全身一阵冰寒。

突然的,她感觉到来自墨夜寒方向投射来的,两道阴沉寒冷的目光。她不由自主的抬起头来,朝他看了去。

那男人面容冷肃,眸光凌厉,用一种警告的口吻问她:“怎么?觉得自己很委屈?嫁给大哥你很不值?”

安浅浅连忙摇头,说:“没……没有。”

墨夜寒无情的道:“最好没有。从今往后,他就是你的丈夫,你若是胆敢流露出半点讨厌他的情绪,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想起今后的岁月里,都将要和这个半智人生活在一起,安浅浅的心骤然的下沉着。但是,这条路是她自己选择的,无论如何都要硬着头皮走下去!

她嘴角扯出一抹笑,回答道:“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他的。”

语毕,她抬脚,朝着手舞足蹈,哇哇大叫的墨夜风走去。

墨夜风。墨家长子,传闻二十年前,他还是个幼儿的时候,一场大火,将他灼烧,据说是烧伤了头部的某些神经组织,从此变成半痴半颠,智商只停留在了六岁。

安浅浅好奇的打量着他,男人虽然智商有问题,可是容貌,身材,气质,与他的弟弟墨夜寒尤为相似。均透着一股子与生俱来的尊贵气质!

她相信,若不是这一缺陷,墨夜风会成为跟他弟弟墨夜寒一样令人惊艳的男人!

就在安浅浅陷入沉思的时候,墨夜风展开双臂,突然飞奔而来,并冲她大吼了一句。

“啊——”

安浅浅措不及防,被吓的惊叫一声,往后大退一步!

这是出于惊吓,加自保,身体做出的本能反应。可是随即,当她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的时候,已经晚了。

墨夜风怔愣在原地,俊美的脸庞上,露出受伤的表情。深黑色的瞳孔原本纯真无邪,可是此刻,却充满了防备,错愕,害怕……各种情绪,融合在一块,相当的复杂。

“你不是我老婆,连抱抱都不给,哼!”

语毕,他转身,飞奔着跑向了室内,连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留给安浅浅。

安浅浅不知所措,她朝身后的墨夜寒看了去。发现,那男人的脸色阴晴不定,薄凉的眸里一抹溫怒。

第5章 他还像个孩子

“我……我不是故意的。”安浅浅有些害怕,但更多的是内疚。她舔了舔发干的唇,道:“刚才我只是出于本能的反应,其实……我并不讨厌他。”

墨夜寒冷声呵斥道:“那你刚才大叫干什么,你知不知道你吓到他了!”

安浅浅紧紧的咬着下唇,觉得很委屈。或许她的确吓到了他,但是刚才,自己明明也被吓的不轻。不过,她说这些有用吗?

他把她买来的目的,不就是陪一个傻子在一起的吗?不过是一个拥抱就被吓住了,以后的日子那么长,还会有更多的问题需要她勇敢的面对。

安浅浅的嘴角,强挤出一丝笑容,道:“对……对不起,我错了。我只是……不喜欢被陌生人突然的碰触到,所以……今后,我会改过来,再不会这样了。”

或许是她的态度,让墨夜寒的情绪有了些好转。男人脸上的冷厉表情已经减轻了不少,但他脱口而出的话语,依旧冷如寒冬腊月的冰雹,瞬间能将人推进地狱!

“他是你丈夫,别说只是拥抱你。就算他骂你,打你,摸你,亲你,你都不许反抗,必须受着!”

墨夜寒说完这段话,冷冷的别开了视线。当然,他也并没有看到安浅浅那张瞬间涨红了的脸。

安浅浅如同坠入深渊一般。

当初答应时,只以为是照顾一个脑子并不发达的智障。而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她想象的那么简单。

如今知道这些,又有什么用?案板上的事实,谁也反悔不了了!

她抬头,目光中流露出隐隐的坚定,道:“我这就去跟他道歉。”语毕,她抬脚就朝室内走去。

墨夜寒稍稍一愣。但很快,他便恢复了冷漠。

这种贪婪的女人能相信吗?为了钱,什么事都干的出来。没准,这不过是她使出来的障眼法罢了,先蒙蔽住他,再去放手做她见不得人的勾当?

思及此,他想都没想,抬脚就跟了过去。

安浅浅被佣人带到墨夜风的门口。

她抬手,敲敲门:“大少爷……您……”

“出去出去……我不许你进来!”没等安浅浅把话说完,里面便传来墨夜风气鼓鼓的声音。

安浅浅蹙眉,但还是继续道:“那个……呃,大少爷,你把门打开好吗?我是来跟你道歉的。刚才是我不对,我不该……”

里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房门被人从里面粗暴的拉开,墨夜风那张怒气冲冲的脸便出现在安浅浅的眼前。

他哼哼一声,噘着嘴巴道:“你走,我不想看到你,都不陪我玩。”

安浅浅被他的表情给逗乐了。

墨夜风的智障只停留在六岁,也就是说现在她面对的只是个孩子。虽然他长着一具成熟男子的身体,一张俊美迷人的脸庞,但他的眼睛清澈见底,人畜无害。里面完全看不到一丝成年人的杂质,像一汪潺潺的泉水,一眼便可望到底的那种。

安浅浅伸手,想摸摸他的头。墨夜风再次冷哼一声,头一撇,躲开了。

婚然天成:总裁老公太放肆!》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婚然天成 或 总裁老公太放肆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闪婚有毒:帝少老公深度宠2章

    原标题:闪婚有毒:帝少老公深度宠2章小说:闪婚有毒:帝少老公深度宠第2章下次,别让我碰到你奢华的房间内,乐果果一巴掌拍在椅子上,猛地站起来。“我说过了,我真不知道什么宝石的秘密,你们要我说多少遍才信我?”怒,真是怒火中烧了。该死的,什么玩意!退个婚,差点儿把自己命给玩没了,现在还莫名其妙的被关起来审问?“乐小姐,请注意修养,坐下说话!”一身中世纪老绅士的服装,看上去大概有七八十岁的年纪的脸,但是精神矍铄,说话也中气十足,一手按在她的肩膀上,她就不得不再次坐在椅子上了。顿时,乐果果从心底里升腾出一

  • 染指蜜爱:霸道权少宠暖妻2章

    原标题:染指蜜爱:霸道权少宠暖妻2章书名:染指蜜爱:霸道权少宠暖妻第2章我可以娶她木小瑾再次醒来的时候,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她挪动了一下身体,没有感觉到任何的束缚感,只是很疼很疼。记忆很混乱,然后细碎缠绵的细节在她脑子里翻滚。凉气袭来,她不敢动疼痛不堪的身体,低下头,她看见了自己露出的肌肤。红红紫紫的,像是被虐打的猪皮……木小瑾慢慢从床上坐起来,看见了大床中间的一团血污,似乎想到了什么。然后看见地上的衣衫,微微眨了眨眼,终于明白了一件事,自己好像被……侵犯了。木小瑾低头看了看自己,然后咬了咬唇,

  • 霸总裁情陷小新娘2章

    原标题:霸总裁情陷小新娘2章小说书名:霸总裁情陷小新娘第一卷我的霸总裁第2章我的倔强坚强我回到自己的休息间等待父亲来接过我的手带我走上婚礼的殿堂。手摸着母亲留给我的项链,脑海中想着之前遇见的两个帅哥,一脸的花痴。房门被推开时,我还在想,父亲进来的时间是不是过早了,主持人的喇叭说话声还没开场。礼堂的声音还没响起啊?父亲快步气愤的走到我面前,一脸愤怒。我看到站在她背后的阮雅。她捂着脸上红通通的巴掌印,眼睛红红的泛着泪光。我知道,又是这样。阮雅以前做过这样的事情。那时,我才4岁。进阮家没几个月。还很害

  • 危险记忆2章

    原标题:危险记忆2章小说名称:危险记忆第二卷游戏开始第2章会员派对许柔最近很忙,忙着码字赚钱换一个阳光明媚的房间。她固执地认为自己在老家是有一个小小的阁楼,通往阁楼的木制楼梯走在上面总是会发出吱吱的声音,歪歪扭扭得看久了就会眩晕。阁楼很低,压迫着她小小的个子,里面只有一张软软的床和一盏暗暗的灯。然而这样的记忆实在模糊得站不住脚,许柔的父母一次次告诉她,那个阁楼是她做的梦。事实上,在老家哈尔滨,他们住在城区的一室两厅的套间。可是那个关于阁楼的模糊印象始终挥之不去。每次一想到它,她就开始眩晕,莫名的

  • 合作交往:伪淑女杠上冷情总裁2章

    原标题:合作交往:伪淑女杠上冷情总裁2章小说书名:合作交往:伪淑女杠上冷情总裁第2章相亲?开什么玩笑茶家一月一次的家庭聚餐上,大家正开心地聊着天,不知怎么的,茶奶奶就提到了让家里唯一还单身的茶以心去相亲。此话一出,导致茶以心夹菜的手僵住,顿觉晴天霹雳,五雷轰顶。有没有人可以告诉她究竟是怎么回事?她才24岁耶!24岁距离剩女的距离就像地球距离火星那么遥远好不好!而且她希望可以找一个自己喜欢的男人,最重要的是,这个男人得强大,得打得赢她。相亲怎么可能相得出来。“对对对,我们家就剩下你一个没有对象了。

  • 豪门惊梦:圈爱一生2章

    原标题:豪门惊梦:圈爱一生2章小说书名:豪门惊梦:圈爱一生第一卷温柔霸爱第2章留下我的烙印“好,臭小子,爷爷支持你。不过若以后你对我家公主不好,我不仅会把你的小猫抢回来,还会让你不好过的哦。”许是被皇甫秋瑾坚定的眼神打动,洛爷爷赞许的点了点头,眼神却犀利的仿佛已经看透了他的灵魂般的警告着。“谢谢爷爷,那天永远也不会来的”说着不知从那里拿出纸笔,单手用力地抱紧怀里的洛歌,一手马不停蹄地在纸上写着,然后咬破自己的手指在纸上狠狠地按了下去。终于看到那十岁小孩用双手把洛歌抱在怀里,众人才松了口气,终于不

  • 大叔,离婚请放手2章

    原标题:大叔,离婚请放手2章小说名字:大叔,离婚请放手第一卷萌爱第2章对不起“易寒,在看什么?大家都等着你呢!”男人打完电话,并没有直接进去,斜倚在墙上,刚想拿出烟来抽的时候,白雪就从包间出来了,男人把烟收起,摇了摇头。“在看一只看上去温顺的猫咪。”“猫咪?这咖啡厅还有猫的么?”白雪顺着男人刚刚的眼光看去,就看到不远处的安静依手中端着咖啡杯正愣神的看着这里。可不是一只会勾人的猫,说是小狐狸精更合适吧?似乎为了宣示自己对男人的主权,白雪亲昵的偎在男人身边:“易寒,一会儿应酬完,回别墅吧?”安静依看

  • 黑色豪门:溺宠小逃妻2章

    原标题:黑色豪门:溺宠小逃妻2章小说名:黑色豪门:溺宠小逃妻第一卷心悸游戏第2章让我假扮你“当然想啊!”温诗诗急切的声音传来。温静静听到她的急切回答,循循引诱鱼儿上钩,接着道,“是不是为了给妈治病,你什么都愿意做?”“当然愿意!”速战速决,温静静直奔主题,道,“那你明天来东明路见我,记得不要告诉任何人。”说完,她便挂断电话,一支烟掐灭,呈抛物线扔入垃圾桶内。东方红日冉冉升起,清晨的曦光照射在温诗诗的脸上。温诗诗坐上公交,发了条信息让侨侨替她向老师请假。也拜托文翟哥帮忙照顾她的妈妈,但并没有告诉他

  • 情牵两世:丫头我爱你2章

    原标题:情牵两世:丫头我爱你2章小说:情牵两世:丫头我爱你第2章勾魂水月灵漂浮在半空中,在那监护仪器响起的时候她的灵魂就离开了身体。她从不畏惧死亡,只是心疼弟弟从此以后就没有热照顾了。也心疼弟弟从此没有了自由,看着抓着自己的手哭的像孩子一样的弟弟,水月灵不忍他这样伤心。想要去安慰他,可是她的手指穿透了水月寒的身体。“哎……”一声叹息从身后传来。“你已经死了。”来人也不废话,直接告诉她这个事实。“是啊,我已经死了,那么你是来接我的喽!”水月灵没有害怕,只有一脸的心疼。“不错。”水月灵扭头重新看向床

  • 凤啸九天:惑世狂妃2章

    原标题:凤啸九天:惑世狂妃2章书名:凤啸九天:惑世狂妃第2章山洞意外,邪男找抽几个呼吸间,水面上再寻不到两人身影。而那块被水旋生生削去了一层的礁石,血色被冲刷的干干净净,没有任何痕迹留了下来。再次恢复一丝神智时,已不知过去了多久。身旁很静,身体很冷,身上一点力气没有。只感觉到心口好疼好疼,像被剜掉了心。她的衣服被人粗鲁的撕开了。袒露无遗的狰狞剑伤,仍有血丝一道道往外渗。那人停止居高临下俯视着,将有关于她的所有,尽收在眼底。自是没有错过那一道破坏了完美肌肤的外翻伤口。银眸中怒燃的烈焰,灼热的可以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