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小说黑道枭雄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1/20 5:23:0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黑道枭雄

第8章 幸福生活2

忙碌了一天,晚点多送走了最后一批喝酒的客人,开小吃店的就是这样不好,客人不走你就不能休息,遇到一些喝黏糊酒的,能把你烦死,还不能说,一旦说了就破了脸,以后人家就不愿意再来了,为了赚钱,只能ting着。小说黑道枭雄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林木森和曾将那对已经喝得mi糊了的客人送出去,又给叫了三轮车送上车后,林木森和曾相对一笑。林木森和曾一起锁好了窗子,进来回来栓好mén之后,林木森收拾桌子拖地,曾洗碗,刘叔(老板)在厨房中哼着欢快的小调,一边熟练的炒着菜,刘婶(老板娘)在柜台前点着钞票,估计今天收入不错,因为刘婶开心得嘴都合不拢了。

这个时候是林木森和曾最开心的时候,因为马上就可以填饱肚子了,而且忙累了一天,就快到休息的时候了。林木森终于擦完了最后一章桌子,直起腰来对曾笑笑,lu出一口雪白的牙齿。

15岁的曾比林木森稍矮,不过更加强壮一点,肩膀宽阔,肤sè微黑,脾气暴躁,同样15岁的林木森身高接近17o厘米,长得斯文帅气,时常lu出的微笑让他多了一丝阳光的味道,在刘叔和刘婶这里生活的一个月,似乎是林木森生活中最开心的日子,无忧无虑,刘叔刘婶对待他和曾非常好。

刘叔刘婶都是农村进城打工的,自己的nv儿刘心萍扔在农村老家,刘心萍的年纪和林木森曾差不多,所以两口子将对自己孩子的爱,都倾注在了林木森和曾身上,加上知道林木森和曾是孤儿,两口子对两个孤儿更是加意照拂。

刘叔炒完菜,林木森俐落的端上桌子,四个大盘子里菜都装得满满的,林木森和曾太能吃了,刘叔每次做菜都要刻意多做一点才行。网站haohaoyun.com

“今天收入不错,有23o多块(指纯利润)呢!”刘婶点完了钞票,开心的笑着说,‘呵呵’刘叔微微的笑了,说那我可得喝点了,说着嬉笑着伸手给刘婶,刘婶嗔怪的笑着说就知道喝,不过还是将柜台里面一瓶红星二锅头递给刘叔。林木森和曾也笑了,分享着刘叔和刘婶的快乐。

“咱不是就好这一口了么!”刘叔笑着说,之后指挥林木森和曾坐下,林木森将酒杯给刘叔摆好,刘叔笑着说你再去拿两个杯子,我自己喝没意思,你们俩小子也陪我整点。

“刘叔,我不会喝酒!”林木森为难的说。

“哪个是生下来就会喝酒的,慢慢学么。”刘叔笑着说,说着抬手mo了mo曾短丝根根竖立的脑袋,眼神中带着深切的关爱,曾呵呵笑了。

“你就不教孩子学好!”刘婶嗔怪的骂了刘叔一句,刘叔咧着大嘴嘿嘿笑了,林木森和曾都知道,刘叔夫妻是非常恩爱的,都用积极向上的态度对待着生活。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

刘婶年轻……

时候,她家里本来不同意她嫁给刘叔,结果刘婶背着家里人,跟着刘叔跑来了城里,两口子给别人打了十几年工,刘叔在打工期间学会了炒菜的手艺,靠着打工存下的辛苦钱,夫妻俩盘下了街边倒闭的店铺,开了这个小吃店。

林木森这时候也拿了酒杯回来,放好后不等刘叔动手,曾赶紧拿起酒瓶,先给刘叔倒满,然后用笑意满满的眼神示意刘婶,刘婶笑着摇摇头。曾笑着给林木森倒了一点,然后又给自己倒了一点,放下酒瓶。

“咱们东北人喝酒,没你们俩小子这样一点儿一点儿的,都给我倒满了!”刘叔说,刘叔话了,曾只好抓起酒瓶,给林木森和自己倒满,刘叔满意的笑了。

“还是让他们少喝点,别喝坏了!”刘婶有点担心的说。

“我家里是个丫头,可惜了,要是个小子,和你们这么大,我天天让他陪我喝酒!”刘叔说,语气中微微有点遗憾,刘婶不再说话了。

“来,整一口。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刘叔端起酒杯说,林木森和曾也端起酒杯,看着刘叔,他喝了一口,然后放下酒杯,林木森和曾看了一下刘叔剩下的酒,各自抬头喝了一口,之后一齐转过头,猛烈的呛咳起来,由于两个人将头转向对方,结果彼此喷了对方一脸。

“你看看,我说别让俩孩子喝吧!”刘婶嗔怪的说,赶紧给两人找máo巾。

“太辣了!”曾吐着舌头说,刘叔哈哈大笑起来,说咱们东北汉子就是得喝烈酒才行,不然岂不是和娘们一样了么,刘婶将máo巾递给林木森后,手在桌子下面隐蔽的掐了刘叔一把。

咳嗽完了,刘叔说你们俩先吃点菜,林木森和曾一阵风卷残云。刘婶说你们俩别着急,慢点吃,要是不够让你叔再炒两个。好在接触一段时间夫妻俩已经对林木森和曾有一点了解了,知道他们俩吃饭就是这幅德行,好像随时有人抢他们的食物使他们不够吃一样。

俗话说江山易改,本xing难移,林木森和曾在孤儿院和少管所形成了吃饭时候疯抢的习惯,即使现在不会挨饿了,还是改不了一顿猛吃的máo病,刘婶管他们的吃相叫风卷残云!不过刘叔和刘婶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好,在他们这对农村出身的夫fu眼里,并不觉得林木森和曾的吃相多么难看,而且刘叔还非常高兴,说是自己的菜炒得好,俩小子才吃得那么拼命,生意才越来越好。网站haohaoyun.com

自从林木森和曾来了之后没有多久,刘叔夫fu就现他们的生意逐渐好转,收入与日俱增,问了相熟的客人,客人说是因为你们这里更干净了,而且两个跑堂的小子热情周到。而且林木森还开设了送外卖的服务,更是开了一条新的赚钱的渠道,老板夫fu赚钱更多,对林木森和曾自然越疼爱。

“行了,……

行了,再喝点!”刘叔笑着说,举起酒杯。林木森和曾三两口咽下嘴里的食物,举起酒杯。

“慢一点,先让酒在嘴里含一下,然后再咽下去。”刘叔笑着说,之后给林木森和曾做个示范,林木森和曾有样学样,抿了一口,这次倒没有吐出来,不过喝完了还是被辣得不断抿嘴。刘叔笑着说你看,这不是学会了么,就这么喝。版权haohaoyun.com

转眼间三人已经喝干了一杯酒,众人也吃饱了,林木森和曾开始收拾桌子,林木森脚下一个踉跄,手里一松将几个盘子全部砸在了地上。

“哗!”的一声盘子碎响让林木森清醒了很多,摇摇头赶紧蹲下来打算收拾,刘婶赶紧过来拉开林木森说你可能有点喝多了,我收拾吧,你去一边待着,别割破了手。

“对不起哦!”林木森愧疚的说,刘叔嘿嘿笑了,说没事,没想到把小森灌多了。说着拉着他们进去休息(夫fu两个将一个杂物间收拾出来,给他们做了寝室)。

“我以后再也不喝酒了!”林木森说。

“怎么?”曾笑着问,他也有点喝多了,被酒jing麻痹了的神经此时正处于兴奋状态,脸上都是傻傻的木然的笑容。

“酒会让人神经被麻痹,动作不稳定连贯,处于这样的状态是很危险的!”林木森说。

“我们就在这样一个小店里面干活,刘叔刘婶对咱们也好,会有什么危险呢!”曾仍然笑着。

“危险无时不在,无刻不在!”林木森认真的说。

“行了,睡觉吧,明天早上5点还要起来干活呢!”曾说,刘叔夫fu很勤快,晚上即使忙到很晚,第二天早上也要起来做早点卖,主要就是包子。米粥之类的食物。

躺下的林木森和曾觉得头脑一阵阵眩晕,一种天旋地转般的感觉传来,两人赶紧坐起来了,看着对方也坐起来,相视笑笑,再躺下还是天旋地转,再坐起来,折腾了几次才安静下来睡下。

第9章 离家出走

冬天到来的时候,刘心萍来了,刘心萍就是老板夫fu的宝贝nv儿,一个比林木森和曾小一岁的nv孩,已经读初二了,据刘婶说学习成绩特别āng,她是刘婶夫fu的骄傲。

有刘心萍帮助刘婶算账收钱,就将刘婶解放出来了,她可以帮助林木森和曾干些别的活,由于年纪相当,林木森和曾与刘心萍却是颇能玩到一起,餐馆过了饭时,刘婶总是让林木森兄弟两人带着刘心萍出去耍耍,见见大城市的繁华。

林木森和曾从小就都是孤儿,刘叔夫fu将他们俩当成自己儿子一样来看待,比他们俩小的刘心萍自然就成了他们的妹妹,林木森和曾也是真的将刘心萍当作妹妹来待,刘叔刘婶平时给的零huā钱,林木森和曾都会留下来,此时两人平时积攒下的零huā钱,全部被换成了好看的好吃的礼物,送给了刘心萍。

刘心萍还说长大了,要考大学,要去南方的大学看海,要带着林木森和曾一起去看海,她说自己特别喜欢海,在课到了关于海的文章,觉得海是那么广阔壮丽,o澜壮阔又宏伟博大,她说男子汉要有大海一样广阔的心xiong,要有远大的理想和抱负。

每当刘心萍说这些的时候,林木森和曾就只是笑,他们喜欢和刘心萍在一起,喜欢她的天真活泼和快乐,享受和她一起时候,她能带给他们的快乐。他们俩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理想是什么,抱负又是什么,他们是没有理想的人,现实让他们不配拥有理想。

寒假结束后,刘心萍回农村继续读书了,林木森和曾都沉默了很多,志趣相投又简单淳朴的少年人在好友离别之时,总是这样黯然的。

日子还是继续着忙碌,曾逐渐恢复了笑容和开朗,不过林木森一直有些忧郁,他本来就是一个比较忧郁内向又沉默少言的人,无论是刘叔夫fu,还是曾,都不知道林木森在想着些什么心事,曾问他,林木森也不会告诉曾。

林木森偶尔会想起刘心萍问的,自己的理想是什么,抱负是什么?每当这样想的时候,他就觉得自己的眼前是一片茫然,难道真的在这小餐馆里打一辈子下手么!林木森知道,这样的生活不是自己要的,林木森虽然沉默少言,但不表示他是一个甘于寂寞的人,少年的心中有的是燃烧的和汗水,应该将自己的汗水泼洒在哪里。有时候有些人空有远大的理想和抱负却苦于无mén,机会来临的时候,只是一瞬间。

林木森和曾觉得自己过的日子很安逸,舒适。但是两个少年都有些不喜欢这样的安逸和舒适,他们期待**飞扬热情风。过完年以后,林木森和曾……

已经16岁了,成了两个身体强壮结实的小伙子了。

夏天来到的时候,刘叔夫fu要回农村老家了。因为刘婶的父亲病了,瘫痪在huáng上了,需要照顾,而且他们的nv儿已经读初三了,学业紧张,夫妻俩又是盼nv成凤,将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nv儿身上了,心萍也需要jing心照顾,于是夫妻俩准备卖掉餐馆回农村老家。

林木森躺在huáng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睡,他近来经常失眠,总会觉得有些事情要生,一些改变自己人生的事情,林木森对于即将生的事情和将要面临的危险,总会有一种神奇般的直觉,可能是由于从小的流làng生活造成的。

“她爸,你说咱们回家了,这俩孩子可咋办呀?”静谧的夜晚,刘婶悠悠的声音hun杂在街上稀疏的汽车鸣笛声中传来,林木森和曾住的杂物间和刘叔夫fu住的卧室,只隔了一道墙壁。刘婶的声音中满含着担心和忧虑,经过一年多接触,刘婶夫fu是真心喜欢这两个孩子,真心为他们担忧着。

林木森立刻安静下来倾听着,他觉得自己人生的转机,也许就在此刻就要出现了。

“我这两天也在愁呢,这俩孩子命够苦了!”刘叔叹气说。

“要不咱们带着他们回老家算了,也就是填两张吃饭的嘴罢了,有咱们一口吃的,也就有他们俩一口吃的!”刘婶说。

“你想的太简单了,咱们现在做着餐馆倒不觉得如何,可是一旦咱们关了餐馆回家,那huā销就大了!要是咱们不遭灾还行,可是你爸治病huā了不少钱,你那哥哥和弟弟又不肯出一分钱,咱们萍萍又在读书,将来上了高中肯定要用更多钱,咱们实在是有心无力呀!”刘叔说。

之后就传来刘婶嘤嘤的哭泣声,说自己多么喜欢这俩孩子,多么舍不得他们。林木森知道,刘叔夫妻俩都是好人,也是真心喜欢他和曾,但是之前刘婶父亲病重时候,刘婶的哥兄弟都不管,反倒是刘叔这个从来不被岳父看得上的nv婿,huā销了多年积蓄给刘婶的父亲治病,现在刘叔是真的有心无力了。

“要是咱们还开着饭馆,咱们就养着他们一辈子也没啥,咱俩没有儿子,我还想要收下他们俩做干儿子呢。可是现在没有了餐馆咱们就没有经济来源,养活自己还是问题呢,再带上他们俩就更难了,我们最多也就能管得了一个罢了,可是两个孩子你说咱们不管哪个的好,所以就只能都不管了!”刘叔叹着气说。

刘婶知道刘叔说的也是实话,两个孩子都很好,曾开朗一点,干活卖力;林木森虽然不爱说话,但是干活仔细,而且林木森偶尔lu出的一个微笑,却让人非常开心和欣慰。

“行了,你别哭了,两个都带着回家,以后咱们都省着点,勒紧了ku腰带也给两个娃子省下一口吃的来……

了!”刘叔长出了一口气之后说,刘叔这是做了决定了,刘婶立刻停止了嘤嘤的哭声,说苦点就苦点吧,熬一熬就过去了。

林木森的眼泪顺着眼角慢慢滑过,刘叔夫妻的困难他和曾都知道,刘叔夫妻对他们两个的恩情,他们也知道。林木森暗暗下了决定,眼神逐渐坚毅起来!

第二天早上,曾醒来现林木森已经不在了,不过曾并没多想,因为以前林木森也总是起得很早,擦桌子扫地,将餐馆打扫一遍,虽然前一天晚上林木森已经打扫过了,不过林木森习惯第二天早上再打扫一遍,他喜欢餐馆干干净净的,因为餐馆就是他的家,给他温暖的地方。

曾迅穿好衣服,出去以后并没看见林木森,问刘叔林木森是不是去买菜了,刘叔说以后都不买菜了,咱们饭馆不打算干了,今天就有买主来买菜馆了。

“要不干了?”曾喃喃的问,刘叔笑笑,说怕你和森子担心,开始没告诉你们,今天才说,卖了菜馆你们俩就跟着叔回农村老家,等叔忙完了事情咱们再回来。

“那阿森呢?”曾问。

“也跟着咱们回农村老家啊!”刘叔笑着说。

“我是说,阿森现在干嘛去了,怎么没看见他呢。”曾说。

“他不是还在里面睡着呢么!”刘叔笑着说。

“没有啊,我还以为他去买菜了呢。”曾说,刘叔也有点慌luàn了,赶紧到林木森和曾住的杂物间,看了一圈现桌子上的水杯下,压着一张字条。

“刘叔刘婶,你们俩对我和曾有活命的恩情,你和我婶对待我们俩和儿子差不多,森儿知道你们现在有了难处,我走了你们不要找我,我会活得好好的,你们不用为我担心,要是以后有机会,我一定报答叔和婶的大恩。曾还小,就靠叔和婶多多照顾了。”这是林木森留的条子上的话。

留下刘婶看家,刘叔和曾赶紧出去找林木森,但是一直到了晚上,两人回来,都是一脸的疲惫和沮丧,他们没找到林木森。

“买主已经来看过了,ting满意的,已经jiāo了定钱,明天来和刘叔办过户的手续。”刘婶说。

“子,和叔再去找找,晚上了阿森一定会在公园或者天桥下过夜的。”刘叔说,根本没注意到,自己已经一整天没吃东西了,曾答应一声,跟着刘叔就出去了,剩下刘婶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原地,表情惆怅。

黑道枭雄》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痴恋情郎】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痴恋情郎)或者(xiaoshuo34567),关注后回复 黑道枭雄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重生毒妃,火辣辣2章

    原标题:重生毒妃,火辣辣2章书名:重生毒妃,火辣辣第2章全家被杀现在朝堂之上,纷乱得很,陈妃背后的势力到处作乱,勉强靠这几位三朝元老撑着,若是他们死了,那天下势必会大乱,百姓也定会生活在水生火—热之中。刘绍远眸中的厌恶更深了几分,这该死的女人,死到临头还要装出一副深明大义的样子。天下人不知道她的本来面目,都被她这种深明大义的样子蛊惑,纷纷尊她为贤后,比起爱戴他这个皇帝,那些贱民居然更爱戴这个女人。想到这里,刘绍远便更恨得咬牙切齿,随后他冷笑一声:“不签也可以,这些年朕亲眼见识了你们凤家的强大,区

  • 贪吃成瘾:甜妻,宠入骨2章

    原标题:贪吃成瘾:甜妻,宠入骨2章小说书名:贪吃成瘾:甜妻,宠入骨第2章对你许默没有兴趣“一年的时间,你不能让人拍到你和子言,不能让人怀疑你和子言的关系。”谌牧语气冰冷的交代。“好的,我记住了。”许默乖乖点头。“子言一个人管理整个豪牧集团不容易,我希望你能照顾好他,不要打扰他的工作。”谌牧的声音忽的软了下来,带着几分慈爱和心疼,“也怪我,没有将他父亲教好,不然还能有个人替他分担一下。”许默眨眨眼睛,选择静静聆听不说话。怎么突然上演爷孙情深的戏码了?“子言性格强势,有什么事情都是憋在心里,从不轻易

  • 红尘最慕是安年2章

    原标题:红尘最慕是安年2章小说书名:红尘最慕是安年第一章痛,撕心肺裂的痛偌大的豪华别墅里,慕安年正站在餐桌旁,看着她精心布置的晚餐,然后再度点燃了烛光。晚餐已经凉透了,这已经是第五次点燃烛光。结婚三周年的纪念日,她特意赶走了所有的佣人,只为了二人独处的时间。可她的丈夫迟迟未归。不知为何她最近越来越不安了。他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抱着她的温度也越来越冷。可是她今晚,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他。她关了所有的灯光,身穿一袭白色长裙,优雅端庄的坐在烛光之前,微微笑着。十二点整,终于听到了脚步声。慕安年连忙

  • 错位2章

    原标题:错位2章小说名称:错位第二章你这个小偷“璃清,这么大的雨,你怎么一个人走在雨里,我堂哥呢?”高大的身影很快走到夏璃清面前,露出一个阳光灿烂的笑脸。夏璃清看清楚来人,瞬间一怔,含着希望之光的眼眸瞬间灭了,僵硬道:“顾均哲……”来人不是她心心念念的顾承泽,而是顾承泽的堂弟,她的大学同学,顾均哲。夏璃清浑身上下都被雨淋湿,身上凉透了,可心更凉,她摇晃了两下身体退后两步,差一点跌进雨水里。她冷冷的笑,冷冷的想道,都怪她自作多情,那个人,那个人已经将她抛弃了,想必正和他口中所谓的爱人春宵一刻呢,怎

  • 总裁的私有宝贝2章

    原标题:总裁的私有宝贝2章小说书名:总裁的私有宝贝第2章你别逼人太甚陆浩然!看到上面来电显示,冷熙婷惊得心肝乱颤,晨曦透过雪白的纱帘照耀进来,映衬的她白皙无暇的脸颊越发的苍白。陆浩然是她今天的新郎,也是他的侄子。脑海里浮现出那道挺拔而气息冷峻的身影,高挺的鼻梁架着无框的眼镜,英俊斯文,却又带着丝丝淡漠,那是身为自己未婚夫的男人。她心提到了嗓子眼,连忙一把扑了过去,大惊失色,“不要接!把手机给我!”“想要手机?可以!前提是……”陆北辰邪妄一笑,“取消婚礼!”“不可能!”她看着还在持续响彻不停的手机

  • 爱上你是我的劫2章

    原标题:爱上你是我的劫2章小说:爱上你是我的劫第二章你吓着她了萧明朗整整两日未归。第三天下午,按捺不住的丁玲珑直奔总裁办公室。秘书死死的拦住她,“总裁真的不在,出去了!”“那我进去等!”丁玲珑没有忽略秘书眼底的轻蔑夹杂同情。难道,那个女人在里面?萧明朗从来不会把自己带到他的办公室的。她的心又开始滴血,嫉妒使她发了狂。她挣脱开秘书,门是锁上的。丁玲珑用力推门,到后来狠狠的撞击着,“萧明朗,我知道你在里面!”结实的木板将她的骨头磕的生疼,却纹丝不动。万念俱灰中,门突然开了。她踉跄着跌进屋里,看到了这

  • 我曾爱你如生命2章

    原标题:我曾爱你如生命2章书名:我曾爱你如生命第二章得到简家遗产轰隆隆,天空一声闷雷,哗啦啦的大雨倾盆而下,简宁跌坐在地上,久久起不来。双眸死死的盯着顾君饶离开的方向,脸上没有一点血色,为什么,为什么她这辈子最爱的男人要这么对她。她抬头望着灰蒙蒙的天空,裂开嘴,荡开一抹惨烈的笑容。简宁撑着冷到骨子里的身体,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刚站起来,脚底发麻一屁股又摔坐在冷硬的石子路上,她自嘲的一笑,耳畔不断回荡他刚才说的那些话,心被扎了一次又一次。简宁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简怡啊,你这一死,我成了千夫所指

  • 我曾爱你那么久2章

    原标题:我曾爱你那么久2章小说:我曾爱你那么久第2章把衣服脱了林冉的心千疮百孔,在她最无助的时候居然还碰到程衍廷,这是她死都不愿意遇到的事情!往事历历在目,种种恩怨和羞辱纷闹不停。她曾经发誓与他老死不相往来,如今再度见面,还不知道程衍廷会怎么往死里羞辱她。想到这里,林冉的手都有些颤抖,甚至下意识地后退。“刚才被救护车送进来的是陆文修吗?所以病房里躺着的是陆文修?这就是你当年选择的可以保护你一生一世的男人?”程衍廷一步步走向她,身体里流淌着疯狂的报复因子,又再一次冷讽地勾起唇角。林冉隐忍着泪水,咬

  • 蜜爱百分百,唐爷宠上天2章

    原标题:蜜爱百分百,唐爷宠上天2章小说书名:蜜爱百分百,唐爷宠上天第2章给美人儿下了点药清脆的嗓音在人群中炸开,空气忽然让人有些窒息。林翌堂一脸崇拜地望着姜小桥,这哪里来不要命的奇女子啊,敢当着全场女人的面调戏唐毓麟?站在上首的男人一身蓝色西装,式样非常简单,唯有灰色衬衫上的古董袖扣一看就不是凡品——用两片铂金压在一起,上面绘出古典的花纹。他逆着光站着,看不清神情,但那种难以企及的风度和凛然高贵的气质却清清楚楚在每个人的眼里。那些贵女们都像看怪物一样看着姜小桥,这祸害真是无耻到了新境界,竟然调戏

  • 透视小包工头2章

    原标题:透视小包工头2章小说:透视小包工头第2章出手“赵工,别这样。”胡宝宝看着赵志强语气温柔下来:“咱们可是三四年的朋友了。”“别扯淡,没有二十万也行。”赵志强指着高明远道:“五万,外加把这个兔崽子给我开了,我看着他烦,你开了他,我立刻就把水退了!”“你!”胡宝宝皱了皱眉头,视线在高明远和高明远之间来回扫描,显然很是矛盾。只是形式已经由不得胡宝宝犹豫了,大水还在上涨,看样子距离水泥仓库也就只有半米之遥了。胡宝宝看了看高明远,又看了看赵志强,半响一咬牙:“行,五万外加高明远走人,你把水给我立刻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