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小说黑道枭雄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1/20 5:23:0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黑道枭雄

第8章 幸福生活2

忙碌了一天,晚点多送走了最后一批喝酒的客人,开小吃店的就是这样不好,客人不走你就不能休息,遇到一些喝黏糊酒的,能把你烦死,还不能说,一旦说了就破了脸,以后人家就不愿意再来了,为了赚钱,只能ting着。来自haohaoyun.com

林木森和曾将那对已经喝得mi糊了的客人送出去,又给叫了三轮车送上车后,林木森和曾相对一笑。林木森和曾一起锁好了窗子,进来回来栓好mén之后,林木森收拾桌子拖地,曾洗碗,刘叔(老板)在厨房中哼着欢快的小调,一边熟练的炒着菜,刘婶(老板娘)在柜台前点着钞票,估计今天收入不错,因为刘婶开心得嘴都合不拢了。

这个时候是林木森和曾最开心的时候,因为马上就可以填饱肚子了,而且忙累了一天,就快到休息的时候了。林木森终于擦完了最后一章桌子,直起腰来对曾笑笑,lu出一口雪白的牙齿。

15岁的曾比林木森稍矮,不过更加强壮一点,肩膀宽阔,肤sè微黑,脾气暴躁,同样15岁的林木森身高接近17o厘米,长得斯文帅气,时常lu出的微笑让他多了一丝阳光的味道,在刘叔和刘婶这里生活的一个月,似乎是林木森生活中最开心的日子,无忧无虑,刘叔刘婶对待他和曾非常好。

刘叔刘婶都是农村进城打工的,自己的nv儿刘心萍扔在农村老家,刘心萍的年纪和林木森曾差不多,所以两口子将对自己孩子的爱,都倾注在了林木森和曾身上,加上知道林木森和曾是孤儿,两口子对两个孤儿更是加意照拂。

刘叔炒完菜,林木森俐落的端上桌子,四个大盘子里菜都装得满满的,林木森和曾太能吃了,刘叔每次做菜都要刻意多做一点才行。好好孕

“今天收入不错,有23o多块(指纯利润)呢!”刘婶点完了钞票,开心的笑着说,‘呵呵’刘叔微微的笑了,说那我可得喝点了,说着嬉笑着伸手给刘婶,刘婶嗔怪的笑着说就知道喝,不过还是将柜台里面一瓶红星二锅头递给刘叔。林木森和曾也笑了,分享着刘叔和刘婶的快乐。

“咱不是就好这一口了么!”刘叔笑着说,之后指挥林木森和曾坐下,林木森将酒杯给刘叔摆好,刘叔笑着说你再去拿两个杯子,我自己喝没意思,你们俩小子也陪我整点。

“刘叔,我不会喝酒!”林木森为难的说。

“哪个是生下来就会喝酒的,慢慢学么。”刘叔笑着说,说着抬手mo了mo曾短丝根根竖立的脑袋,眼神中带着深切的关爱,曾呵呵笑了。

“你就不教孩子学好!”刘婶嗔怪的骂了刘叔一句,刘叔咧着大嘴嘿嘿笑了,林木森和曾都知道,刘叔夫妻是非常恩爱的,都用积极向上的态度对待着生活。小说黑道枭雄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刘婶年轻……

时候,她家里本来不同意她嫁给刘叔,结果刘婶背着家里人,跟着刘叔跑来了城里,两口子给别人打了十几年工,刘叔在打工期间学会了炒菜的手艺,靠着打工存下的辛苦钱,夫妻俩盘下了街边倒闭的店铺,开了这个小吃店。

林木森这时候也拿了酒杯回来,放好后不等刘叔动手,曾赶紧拿起酒瓶,先给刘叔倒满,然后用笑意满满的眼神示意刘婶,刘婶笑着摇摇头。曾笑着给林木森倒了一点,然后又给自己倒了一点,放下酒瓶。

“咱们东北人喝酒,没你们俩小子这样一点儿一点儿的,都给我倒满了!”刘叔说,刘叔话了,曾只好抓起酒瓶,给林木森和自己倒满,刘叔满意的笑了。

“还是让他们少喝点,别喝坏了!”刘婶有点担心的说。

“我家里是个丫头,可惜了,要是个小子,和你们这么大,我天天让他陪我喝酒!”刘叔说,语气中微微有点遗憾,刘婶不再说话了。

“来,整一口。好好孕”刘叔端起酒杯说,林木森和曾也端起酒杯,看着刘叔,他喝了一口,然后放下酒杯,林木森和曾看了一下刘叔剩下的酒,各自抬头喝了一口,之后一齐转过头,猛烈的呛咳起来,由于两个人将头转向对方,结果彼此喷了对方一脸。

“你看看,我说别让俩孩子喝吧!”刘婶嗔怪的说,赶紧给两人找máo巾。

“太辣了!”曾吐着舌头说,刘叔哈哈大笑起来,说咱们东北汉子就是得喝烈酒才行,不然岂不是和娘们一样了么,刘婶将máo巾递给林木森后,手在桌子下面隐蔽的掐了刘叔一把。

咳嗽完了,刘叔说你们俩先吃点菜,林木森和曾一阵风卷残云。刘婶说你们俩别着急,慢点吃,要是不够让你叔再炒两个。好在接触一段时间夫妻俩已经对林木森和曾有一点了解了,知道他们俩吃饭就是这幅德行,好像随时有人抢他们的食物使他们不够吃一样。

俗话说江山易改,本xing难移,林木森和曾在孤儿院和少管所形成了吃饭时候疯抢的习惯,即使现在不会挨饿了,还是改不了一顿猛吃的máo病,刘婶管他们的吃相叫风卷残云!不过刘叔和刘婶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好,在他们这对农村出身的夫fu眼里,并不觉得林木森和曾的吃相多么难看,而且刘叔还非常高兴,说是自己的菜炒得好,俩小子才吃得那么拼命,生意才越来越好。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

自从林木森和曾来了之后没有多久,刘叔夫fu就现他们的生意逐渐好转,收入与日俱增,问了相熟的客人,客人说是因为你们这里更干净了,而且两个跑堂的小子热情周到。而且林木森还开设了送外卖的服务,更是开了一条新的赚钱的渠道,老板夫fu赚钱更多,对林木森和曾自然越疼爱。

“行了,……

行了,再喝点!”刘叔笑着说,举起酒杯。林木森和曾三两口咽下嘴里的食物,举起酒杯。

“慢一点,先让酒在嘴里含一下,然后再咽下去。”刘叔笑着说,之后给林木森和曾做个示范,林木森和曾有样学样,抿了一口,这次倒没有吐出来,不过喝完了还是被辣得不断抿嘴。刘叔笑着说你看,这不是学会了么,就这么喝。版权haohaoyun.com

转眼间三人已经喝干了一杯酒,众人也吃饱了,林木森和曾开始收拾桌子,林木森脚下一个踉跄,手里一松将几个盘子全部砸在了地上。

“哗!”的一声盘子碎响让林木森清醒了很多,摇摇头赶紧蹲下来打算收拾,刘婶赶紧过来拉开林木森说你可能有点喝多了,我收拾吧,你去一边待着,别割破了手。

“对不起哦!”林木森愧疚的说,刘叔嘿嘿笑了,说没事,没想到把小森灌多了。说着拉着他们进去休息(夫fu两个将一个杂物间收拾出来,给他们做了寝室)。

“我以后再也不喝酒了!”林木森说。

“怎么?”曾笑着问,他也有点喝多了,被酒jing麻痹了的神经此时正处于兴奋状态,脸上都是傻傻的木然的笑容。

“酒会让人神经被麻痹,动作不稳定连贯,处于这样的状态是很危险的!”林木森说。

“我们就在这样一个小店里面干活,刘叔刘婶对咱们也好,会有什么危险呢!”曾仍然笑着。

“危险无时不在,无刻不在!”林木森认真的说。

“行了,睡觉吧,明天早上5点还要起来干活呢!”曾说,刘叔夫fu很勤快,晚上即使忙到很晚,第二天早上也要起来做早点卖,主要就是包子。米粥之类的食物。

躺下的林木森和曾觉得头脑一阵阵眩晕,一种天旋地转般的感觉传来,两人赶紧坐起来了,看着对方也坐起来,相视笑笑,再躺下还是天旋地转,再坐起来,折腾了几次才安静下来睡下。

第9章 离家出走

冬天到来的时候,刘心萍来了,刘心萍就是老板夫fu的宝贝nv儿,一个比林木森和曾小一岁的nv孩,已经读初二了,据刘婶说学习成绩特别āng,她是刘婶夫fu的骄傲。

有刘心萍帮助刘婶算账收钱,就将刘婶解放出来了,她可以帮助林木森和曾干些别的活,由于年纪相当,林木森和曾与刘心萍却是颇能玩到一起,餐馆过了饭时,刘婶总是让林木森兄弟两人带着刘心萍出去耍耍,见见大城市的繁华。

林木森和曾从小就都是孤儿,刘叔夫fu将他们俩当成自己儿子一样来看待,比他们俩小的刘心萍自然就成了他们的妹妹,林木森和曾也是真的将刘心萍当作妹妹来待,刘叔刘婶平时给的零huā钱,林木森和曾都会留下来,此时两人平时积攒下的零huā钱,全部被换成了好看的好吃的礼物,送给了刘心萍。

刘心萍还说长大了,要考大学,要去南方的大学看海,要带着林木森和曾一起去看海,她说自己特别喜欢海,在课到了关于海的文章,觉得海是那么广阔壮丽,o澜壮阔又宏伟博大,她说男子汉要有大海一样广阔的心xiong,要有远大的理想和抱负。

每当刘心萍说这些的时候,林木森和曾就只是笑,他们喜欢和刘心萍在一起,喜欢她的天真活泼和快乐,享受和她一起时候,她能带给他们的快乐。他们俩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理想是什么,抱负又是什么,他们是没有理想的人,现实让他们不配拥有理想。

寒假结束后,刘心萍回农村继续读书了,林木森和曾都沉默了很多,志趣相投又简单淳朴的少年人在好友离别之时,总是这样黯然的。

日子还是继续着忙碌,曾逐渐恢复了笑容和开朗,不过林木森一直有些忧郁,他本来就是一个比较忧郁内向又沉默少言的人,无论是刘叔夫fu,还是曾,都不知道林木森在想着些什么心事,曾问他,林木森也不会告诉曾。

林木森偶尔会想起刘心萍问的,自己的理想是什么,抱负是什么?每当这样想的时候,他就觉得自己的眼前是一片茫然,难道真的在这小餐馆里打一辈子下手么!林木森知道,这样的生活不是自己要的,林木森虽然沉默少言,但不表示他是一个甘于寂寞的人,少年的心中有的是燃烧的和汗水,应该将自己的汗水泼洒在哪里。有时候有些人空有远大的理想和抱负却苦于无mén,机会来临的时候,只是一瞬间。

林木森和曾觉得自己过的日子很安逸,舒适。但是两个少年都有些不喜欢这样的安逸和舒适,他们期待**飞扬热情风。过完年以后,林木森和曾……

已经16岁了,成了两个身体强壮结实的小伙子了。

夏天来到的时候,刘叔夫fu要回农村老家了。因为刘婶的父亲病了,瘫痪在huáng上了,需要照顾,而且他们的nv儿已经读初三了,学业紧张,夫妻俩又是盼nv成凤,将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nv儿身上了,心萍也需要jing心照顾,于是夫妻俩准备卖掉餐馆回农村老家。

林木森躺在huáng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睡,他近来经常失眠,总会觉得有些事情要生,一些改变自己人生的事情,林木森对于即将生的事情和将要面临的危险,总会有一种神奇般的直觉,可能是由于从小的流làng生活造成的。

“她爸,你说咱们回家了,这俩孩子可咋办呀?”静谧的夜晚,刘婶悠悠的声音hun杂在街上稀疏的汽车鸣笛声中传来,林木森和曾住的杂物间和刘叔夫fu住的卧室,只隔了一道墙壁。刘婶的声音中满含着担心和忧虑,经过一年多接触,刘婶夫fu是真心喜欢这两个孩子,真心为他们担忧着。

林木森立刻安静下来倾听着,他觉得自己人生的转机,也许就在此刻就要出现了。

“我这两天也在愁呢,这俩孩子命够苦了!”刘叔叹气说。

“要不咱们带着他们回老家算了,也就是填两张吃饭的嘴罢了,有咱们一口吃的,也就有他们俩一口吃的!”刘婶说。

“你想的太简单了,咱们现在做着餐馆倒不觉得如何,可是一旦咱们关了餐馆回家,那huā销就大了!要是咱们不遭灾还行,可是你爸治病huā了不少钱,你那哥哥和弟弟又不肯出一分钱,咱们萍萍又在读书,将来上了高中肯定要用更多钱,咱们实在是有心无力呀!”刘叔说。

之后就传来刘婶嘤嘤的哭泣声,说自己多么喜欢这俩孩子,多么舍不得他们。林木森知道,刘叔夫妻俩都是好人,也是真心喜欢他和曾,但是之前刘婶父亲病重时候,刘婶的哥兄弟都不管,反倒是刘叔这个从来不被岳父看得上的nv婿,huā销了多年积蓄给刘婶的父亲治病,现在刘叔是真的有心无力了。

“要是咱们还开着饭馆,咱们就养着他们一辈子也没啥,咱俩没有儿子,我还想要收下他们俩做干儿子呢。可是现在没有了餐馆咱们就没有经济来源,养活自己还是问题呢,再带上他们俩就更难了,我们最多也就能管得了一个罢了,可是两个孩子你说咱们不管哪个的好,所以就只能都不管了!”刘叔叹着气说。

刘婶知道刘叔说的也是实话,两个孩子都很好,曾开朗一点,干活卖力;林木森虽然不爱说话,但是干活仔细,而且林木森偶尔lu出的一个微笑,却让人非常开心和欣慰。

“行了,你别哭了,两个都带着回家,以后咱们都省着点,勒紧了ku腰带也给两个娃子省下一口吃的来……

了!”刘叔长出了一口气之后说,刘叔这是做了决定了,刘婶立刻停止了嘤嘤的哭声,说苦点就苦点吧,熬一熬就过去了。

林木森的眼泪顺着眼角慢慢滑过,刘叔夫妻的困难他和曾都知道,刘叔夫妻对他们两个的恩情,他们也知道。林木森暗暗下了决定,眼神逐渐坚毅起来!

第二天早上,曾醒来现林木森已经不在了,不过曾并没多想,因为以前林木森也总是起得很早,擦桌子扫地,将餐馆打扫一遍,虽然前一天晚上林木森已经打扫过了,不过林木森习惯第二天早上再打扫一遍,他喜欢餐馆干干净净的,因为餐馆就是他的家,给他温暖的地方。

曾迅穿好衣服,出去以后并没看见林木森,问刘叔林木森是不是去买菜了,刘叔说以后都不买菜了,咱们饭馆不打算干了,今天就有买主来买菜馆了。

“要不干了?”曾喃喃的问,刘叔笑笑,说怕你和森子担心,开始没告诉你们,今天才说,卖了菜馆你们俩就跟着叔回农村老家,等叔忙完了事情咱们再回来。

“那阿森呢?”曾问。

“也跟着咱们回农村老家啊!”刘叔笑着说。

“我是说,阿森现在干嘛去了,怎么没看见他呢。”曾说。

“他不是还在里面睡着呢么!”刘叔笑着说。

“没有啊,我还以为他去买菜了呢。”曾说,刘叔也有点慌luàn了,赶紧到林木森和曾住的杂物间,看了一圈现桌子上的水杯下,压着一张字条。

“刘叔刘婶,你们俩对我和曾有活命的恩情,你和我婶对待我们俩和儿子差不多,森儿知道你们现在有了难处,我走了你们不要找我,我会活得好好的,你们不用为我担心,要是以后有机会,我一定报答叔和婶的大恩。曾还小,就靠叔和婶多多照顾了。”这是林木森留的条子上的话。

留下刘婶看家,刘叔和曾赶紧出去找林木森,但是一直到了晚上,两人回来,都是一脸的疲惫和沮丧,他们没找到林木森。

“买主已经来看过了,ting满意的,已经jiāo了定钱,明天来和刘叔办过户的手续。”刘婶说。

“子,和叔再去找找,晚上了阿森一定会在公园或者天桥下过夜的。”刘叔说,根本没注意到,自己已经一整天没吃东西了,曾答应一声,跟着刘叔就出去了,剩下刘婶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原地,表情惆怅。

黑道枭雄》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痴恋情郎】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痴恋情郎)或者(xiaoshuo34567),关注后回复 黑道枭雄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步步惊情:花心王爷你好坏 13章(第13章 惩罚)

    原标题:步步惊情:花心王爷你好坏13章(第13章惩罚)小说书名:步步惊情:花心王爷你好坏第13章惩罚阿若的脚步顿时象灌了铅一样的重,那样的地方那不就是如妓院一样的地方吗,她不动了,她不想去,阿若用她低如蚊蝇般的声音说道:“我不去了,可以吗?”“什么?”龙子尘仿佛没有听清楚一样的追问她。“我……我不想去娱人堂了。”鼓足了勇气,阿若再次说道,她可不想与他开玩笑,要真的去了那样的地方,那她一辈子不就完了吗?“那你的意思就是要留下来服侍我一个人了?”龙子尘缓缓从女子身上起身,他望着已经挑起了他无边兴趣的

  • 穿越之腹黑王爷的绝世舞伶 13章(第十一章.南宫幕)

    原标题:穿越之腹黑王爷的绝世舞伶13章(第十一章.南宫幕)小说名字:穿越之腹黑王爷的绝世舞伶第十一章.南宫幕七月不知道该说什么,说南宫幕坏吧,可是南宫幕对自己也挺好的,就是,不知道,是不是真心的!唉,不想了,管他呢,七月和南宫轩,南宫幕一起等着烟花,左边是南宫幕,右边是南宫轩,七月毫无顾忌的坐在中间,三个人一起看着平静的河面……“嘭嘭嘭……”五颜六色的烟花突然响起来,倒影在河面上,感觉水面也在波动一样,七月可以烟花慢慢的绽放,美是美,可是,烟花,转瞬即逝呐~可是七月还是忍不住双手紧握,许愿……南

  • 甜妻难养:嗜血总裁7日情 13章(第十三章 惊心动魄的晚餐)

    原标题:甜妻难养:嗜血总裁7日情13章(第十三章惊心动魄的晚餐)书名:甜妻难养:嗜血总裁7日情第十三章惊心动魄的晚餐欣然早就听说柯磊有个妹妹在国外留学,结婚的时候也没看见,没想到第一次来婆婆家竟遇上了,又见柯磊对他这个妹妹似乎非常重视,于是很主动的像柯敏打了招呼,“小妹,你好,我叫欣然。”柯敏笑着点了点头,看着眼前这个比她还要年轻的小姑娘,嫂子两个字她实在叫不出口,她不知道哥哥什么时候改了口味了,竟然娶了个这么年轻的小媳妇,她有些怀疑,哥哥是不是有恋童癖?欣然也不计较,笑着对大家说:“饭已经摆好

  • 萌系爱妻太难训 13章(第十三章这么大的新闻你不告诉我)

    原标题:萌系爱妻太难训13章(第十三章这么大的新闻你不告诉我)小说名:萌系爱妻太难训第十三章这么大的新闻你不告诉我来到柳园小区,林芷白下车付了钱,就直接朝着里面的一栋小楼走去。上了四楼,就按响了401的门铃,门从里面打开,林芷白就径直的走了进去。“曼曼亲爱的,我来了,有没有想我啊?”姜曼曼上下打量了林芷白一眼,双手抱肩看着她。“你穿这么一身,不会是去了老林家的慈善晚宴了吧!”林芷白惊讶的看了姜曼曼一眼,伸手就抱住了她。“哎呀,我的曼曼亲爱的实在是太聪明了,一眼就看出来了啊!”姜曼曼嘴角抽了抽,这

  • 三世六道 13章(第十三章 剑阁重罪)

    原标题:三世六道13章(第十三章剑阁重罪)小说名称:三世六道第十三章剑阁重罪“长老,有火吗?”叶笑泉沉吟良久,随后一脸贱笑,嘿嘿嘿……他本想用最普通的火焰,但是那样的话,味道虽然也很好,可是终究不能将肉味全部激发出来。现在身边就有一个会玩火的行家,不用白不用。身为丹药堂的长老,焉有不会玩火的道理?“有,丹火,兽火,你用哪个?”李洪荒如同枯木的手掌一挥,陡然飞出两朵火焰,在空中漂浮着,上下跳动。随着两朵火焰的出现,房间中的温度迅速提升数倍。“绿色的是丹火,紫色的兽火,温度不一样,你看用哪个?”“丹

  • 媚乱天下:妖孽王爷别乱来 13章(第13章 签语)

    原标题:媚乱天下:妖孽王爷别乱来13章(第13章签语)小说名:媚乱天下:妖孽王爷别乱来第13章签语水离早已将那湿了的裤角挽了一边,芸若却不敢,将一截白皙如玉的小腿露在了雨意中终归是有些不妥。越往山上走山路越是陡峭,好在已铺了些碎石,这样便少了些泥泞,让行走也方便些,那闪过她身边的人早已没了踪迹,速度极快的就没入了那庙门前。淅淅沥沥的小雨把这山色和寺庙连为了一体,缭绕中雨线如织,只泛着淡淡的清愁,混着烟山寺里悄悄送出的檀香浓浓的送到鼻端,一抹肃穆,一抹庄严尽显而来。手中的伞斜倚在肩上,那仿佛无法隐

  • 我是武大郎 13章(第二章 虎口脱险)

    原标题:我是武大郎13章(第二章虎口脱险)小说书名:我是武大郎第二章虎口脱险面对方腊伸出的橄榄枝,武植当然不能如此轻易就投入他的「怀抱」,而是小心谨慎地问道:「不知方先生想要鄙人如何相助?」「全凭先生提点!」方腊干脆把包袱甩给了武植,一来可以看看武植在这方面到底是不是有表现出来的过人才智,另一方面即使合作不成功,也能从他的提议中获取不少灵感,武植的一个「三个和尚」的典故已经深深憾动了方腊的心。「不瞒方先生,其实鄙人很早就思考过这个问题。寻宝路途艰险,强强相争,必有一伤,要想夺得宝物,只有牢牢地把

  • 总裁在上,女佣在下 13章(第十三章 居然有了感觉)

    原标题:总裁在上,女佣在下13章(第十三章居然有了感觉)小说名:总裁在上,女佣在下第十三章居然有了感觉夏小茜跟蓝雨欣做了朋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高兴的告诉了楚熙。可楚熙听到后,不知为何,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如果可以,他并不想她与蓝雨欣做朋友,就连一丝的交际都不要有。楚熙想,不知是不是因为蓝雨欣喜欢自己的缘故。毕竟,一旦喜欢自己的人,遇到了自己喜欢的人,多多少少都会发生些摩擦的。可随即,这样的想法立马就从脑海里抹去了,因为,蓝雨欣应该不知道自己喜欢夏小茜吧!夏小茜放学后,站在校门口等了楚熙学长好

  • 一笑倾城:老公大人宠不停 13章(第一十三章 让他长点记性)

    原标题:一笑倾城:老公大人宠不停13章(第一十三章让他长点记性)小说名称:一笑倾城:老公大人宠不停第一十三章让他长点记性安明江扭头看了一眼身旁的梅雅,“要是不让他长点记性,以后岂不是要拿刀捅我!”安夏仰头望着父亲的脸,这一刻,她只觉得浑身发凉。这就是她的父亲。自从梅雅进来安家,他就从来都没有公平公正的对待过她和安利。在他眼里,永远都是她和安利的错。看到安夏脸上的掌印,安明江心里涌上一股愧疚来。“安明江,你被这个女人迷惑得连是非黑白都分不清了吗?明明就是她和安然故意医院挑事!这怎么能怪安利!”安夏

  • 撒旦索情:女人别想逃 13章(第十三章 受伤的手心)

    原标题:撒旦索情:女人别想逃13章(第十三章受伤的手心)小说:撒旦索情:女人别想逃第十三章受伤的手心“小兮。你今天来得有些晚哟。”提着给爸爸熬的粥走出电梯,凌如兮刚要往父亲的病房的方向走去,就听见身后传来的声音,凌如兮努力扯出笑容,对上来人:“小齐哥,这么巧,你来这边视察病人吗?”“不是,我是特地过来找你的。”罗齐目光灼热,紧锁在凌如兮的脸上,好像是在看一个重要的珍宝。凌如兮收敛眼帘,避开那样灼热的目光:“我去找工作了,所以来得晚了,你找我……是不是爸爸?”想到可能是父亲的身体出现状况,凌如兮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