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现言小说《等不到的我爱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23 9:26:4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等不到的我爱你

第 1 章 爱成无言的痛

站在爱情这条拔河线上的两个人,付出感情更多的一方注定受伤。现言小说《等不到的我爱你》在线免费阅读

我从大学起就爱着一个叫蓝尧辰的男人,他曾是我同父异母妹妹的爱人,现在是我老公,名义和身体上的,因为他的心里永远不会有我的存在。

结婚一年,我用三百六十个昼夜的温柔都换不来他哪怕怜惜一瞥。很多人说我傻,明知道他不爱我,还苦守着他。

这场婚姻本不该属于我,一年前,我同父异母的妹妹不慎坠楼,成了植物人,后妈上法院控告是我推的,因为证据不足,我被当庭释放,蓝尧辰却出现在我面前,提出要娶我。

我苦恋他四年,他的求婚惊喜得我差点跑全市最高的大厦上欢呼,后来我才知道,这场婚姻不过是一纸结婚证和无尽的折磨。

人都说我走狗屎运,后妈甚至指着我鼻子骂抢她女儿的男人,只有我自己知道,蓝尧辰娶我,只为给我那已经变成植物人的妹妹报仇,他也以为是我害的她。天知道,我去楼顶的时候,她已经掉下去。网站haohaoyun.com

哐当,房门被暴力地撞开,带着一身酒气的身影跌跌撞撞地走进来,隔着老远,我都能闻到他身上的香水味儿。

香水味儿又不同,我幽幽一叹,心已经痛到麻木。从新婚夜开始,他就这样,在外面先玩到半夜,再回来折磨我,似乎只有这样,他才能从放弃爱人,娶了仇人的痛苦中挣脱出来。

“还没睡,在等我啊?”男人微醺地望着我。

我时常觉的奇怪,他既然不爱我,为什么能不厌其烦地折腾我。

我是个崇爱主义者,没有爱,男人碰我一下我都觉的难受,我也总用自己的这种想法去体谅他,哪怕被他再无情地伤我。这份体谅,恐怕他永远不会懂。推荐http://www.haohaoyun.com/

扑通,我被他扑上前,一年了,没有一次例外,他从来不会管我在哪里,做什么,进门就压过来。

我想大吼,我们之间就不能有点交流吗?却吼不出声,我早知道答案,那是在结婚后一个月的时候,我实在受不了这种生活,嘶吼着质问他,他半醉半醒地嘲笑,“你个凶手,没资格和我说话。”

他呼吸的热气全喷我脖子上,我的心跳忍不住加速。

这是我的悲哀,面对他,我总是不受控制地动情,哪怕鼻子清清楚楚闻到别的女人的香水味儿。

我的心痛得难受,我没有动,也不说话。

他见我没反应,黑沉了脸,“又想耍花样?你的花招只会让我觉的恶心。”说完,俯下头,锋利的牙齿毫不留情地在我的肩头咬了一口。现言小说《等不到的我爱你》在线免费阅读

他从来不会管我的意愿,就像现在,我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表达对他的抗拒,他却不管不顾,只一门心思发泄对我的怒和恨。

泪水含在眼眶,却不敢流出来,他讨厌人哭,尤其我,因为在他心底,我是最不应该喊冤的那个。

我突然想起他在新婚夜说的话,娶我就是为让我痛,他真地做到了,我的身和心都痛入骨髓……

第 2 章 不愿说的消息

我快痛得晕厥时,蓝尧辰总算停下对我的折磨,没有丝毫留恋地推开我,大步走进浴室,砰地关上门。

听着哗啦哗啦的水声,泪滴无声地从我眼角滑落,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尽头?假如真有地狱,得不到爱的婚姻就是最残酷的人间地狱。

水声停止,蓝尧辰趿着水唧唧的拖鞋走出房间,自始自终都没看一眼躺在沙发上的我。结婚一年,我们从没同床共枕过,他总是要完就走,我都怀疑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干的是谁,毕竟他外面那么多女人。

人都说女人自暴自弃起来吓人,男人更恐怖,自从我同父异母的妹妹白净雪成了植物人,他拉着我偷偷去民政局办结婚证,他就成了八卦杂志的男主角,花边无限多,女主角一天一换,个个都比我漂亮勾人。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别墅的主卧,只有我一个人住,我不喜欢一个人睡在双人床上的感觉,本该成双成对的床却形单影只,让人绝望,所以,我只睡沙发。

我没有像往常一样去淋浴休息,而是围上浴巾,去敲他的房门。

“干什么?”

门没开,只传来不耐烦的询问。

“我有事找你。”我捏紧浴巾,连做深呼吸,只有这样我才不会逃回房间,他回来前,我接到一个消息,我正矛盾要不要告诉他。

吱嘎,门开了,蓝尧辰肃冷着脸看我,完全没有之前的醉态,要不是他身上还有残留的酒气,我都要怀疑他之前是在装醉撒疯。

“有话快说,我在忙,没时间和你瞎耗。好好孕”他不悦地沉着眉头。

我赶紧敛神,“电话本来是要打给你的,你手机可能没电关机,后妈就把电话打到我这里……”

“说重点。”他露出不耐烦。

“白净雪醒了。”我死死地盯着他的眼。

“你说什么?”他双目一瞠,梦呓般喃喃,“怎么可能?医生不是说可能一辈子都……”

“是真的,你不信可以打电话……”我的话被他推搡的动作打断,他急吼吼地冲下楼,甚至没来得及换掉身上的睡袍。

“你就那么在乎她吗?”我伤心地看着孤零零晃动着的大门。早知道他会欣喜若狂,料不到他会大半夜地冲去医院,他爸生病住院都没见他这样着急,看来我的那个好妹妹白净雪已经成为他心里永远的朱砂痣,我就算努力一万年,也不可能取代她。

浓浓的悲伤涌上心头,我跌坐在地。

蓝尧辰一去整夜。

看着朝阳将光芒洒向大地,我以为他会直接从医院去公司,八点的时候却听到蹬蹬蹬上楼的脚步声,我赶紧开门出去,站在走廊上,等他从房间里出来。

他一身清爽地从我面前走过,对我,就像摆在走廊上的盆栽,完全漠视。

我闭上眼,幽幽一叹,“尧辰,我们离婚吧。”

他彻夜未归,我也思考一整个晚上,假如我穷尽一生都不可能软化他的心,又何必占着蓝太太的虚位。

第一次唤他的名字却为离别,我突然想起有个算命先生跟我说过的话,我的八字带煞,注定一辈子没人爱。我才出生,妈妈就难产离世,爸爸把所有的爱都投注在同父异母的兄妹身上,对我不闻不问,好不容易嫁给心爱的男人,又是这样的结果。

或许这就是命。

我认命地凝望着站在楼梯上的男人,紧张地等着他的回答。

第 3 章 一年哪儿够

“你说什么?”蓝尧辰怒目瞪我。

“你当初娶我,不就是想帮白净雪报仇吗,你折磨我一年,也够了。”我注定一辈子得不到爱,却卑微地希望能保留对他的爱,毕竟在他爱上白净雪之前,我们也曾有过几段美好的回忆,不想我对他的爱在他无尽的报复中消磨殆荆

“什么叫够?”他猛地倾身压到我面前,鼻尖几乎撞在我的鼻头上,目光无比凶狠,“你害得小雪在病床上躺了三百六十八天,浑无知觉,只能靠营养液维持生命,以为一年就能弥补一切,做梦!”

“那你要怎么样?”我悲哀地闭上眼,不愿看他眼里浓浓的恨意,“是不是只有我死,才能让你忘记曾经的痛。”

我感觉他的呼吸窒了一下,紧接着是更冷的话语劈天盖地砸下来,“死太便宜你了,小雪可是无知无觉三百六十八天,你……最好别给我闹自杀,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我几乎失笑,我要是自杀,人都死了,他还能拿我怎样?我妈早已不在世,爸爸对我漠不关心,还那么宠白净雪,难道要鞭尸?

他似乎也想到这些,脸上露出一丝不自然,愤怒的神情却不变,“别以为我在说空话吓唬你,我的手段到底有多狠,你还不知道。”

“我相信。”我打断他,“那还要多久?白净雪是在我们结婚前变植物人的,她应该还不知道我们现在的关系,要是让她知道,可能会受不了打击。”

“这个不用你管。”他没好气地横我一眼,“你好好履行你身为妻子的责任,把早晚饭做好,晚上等着我干你就行。”

他明明不是个粗话连篇的人,面对我时总会说几句粗俗得有辱他形象的话,或许在他看来,我根本不配好言相待吧?

“你的话我记住了。”我无声地叹气。

蓝尧辰冷冷地白我一眼,拎着公文包走了。

我含泪凝望他的背影,当爱已成伤害,我还能有什么期待?

我决定去趟医院,蓝尧辰不肯离婚,有人能帮我促成此事。

我没直接进病房,后妈以为是我害的白净雪,见我一次撕我一次,上次差点刮花我的脸,我必须确定她不在。

远远地就听见后妈的声音,我庆幸自己没莽撞,脚跟扭转,打算改天再来。

“雪儿,你说你多不划算,就为害白净颜那个贱人,你把自己搭进去,还弄丢那么好的老公。”

我猛地刹住脚,白净雪害我?

白净雪后悔地哼一声,“我还不是为夺老女人留给她的遗产?谁想到那块木板锯过头,我先掉下去,还好那个贱人嫁给辰时把原本属于她的家产都给我做补偿,不然我真是亏大了。现在辰和那个贱人感情怎么样?”

我倒吸一口气,事情竟然是这样的!白净雪害我不成,自己反掉下去,只为抢走我妈留给我的家产,爸爸何其偏心,在我出嫁的时候一字未提,我得多傻,竟然把妈妈留给我的唯一礼物双手捧给要害我的人。

“感情不怎么样,结婚都一年,蓝尧辰从来不带她出席宴会。”

“太好了!”白净雪兴奋地拍手,“白净颜个贱人还妄想抢走属于我的东西,白家的财产是我和我哥的,辰也是我的,她白净颜什么都别想得到。辰昨天那么晚还跑来看我,我肯定很快就能把辰抢回来。妈,你现在就帮我给辰打电话,说我病情反复,他肯定会来看我。”

半个小时后,我果真看见蓝尧辰火急火燎地冲进病房,甚至没看见就站在门口的我。

呕,一股酸楚涌上我的喉咙,竟然吐了,我赶紧捂着嘴跑向洗手间,不小心撞在一个人身上。

“小姐,小心摔着。”那人扶住我的肩膀,我捂着嘴抬头想用眼神道歉。

“净颜?怎么是你?”扶我的男人惊喜地瞠目。

第 4 章 意外怀孕

“夜学长?”我含混不清地说。夜若炫,和蓝尧辰同级医学院的学长,曾今追过我。

夜若炫看看我捂着嘴的动作,“你怎么了?”

“不好意思,我先去厕所。”我捂着嘴狂冲进洗手间,趴在洗手池一顿狂吐,直到感觉把胃里的东西全呕出来。

“你是不是怀孕了?”夜若炫偏头问我。

怀孕?我眉头突地跳一下,例假延迟十多天都没来,还真有这个可能,而且,上个月的一个晚上,套套用完,当时我不想做,他却非要,说不会留种在我身体里,紧急关头却没刹住车。

经过两个小时的焦急等待,我拿到化验报告,我已经怀孕四十天。

“老天爷真会跟我开玩笑。”我拿着化验单苦涩一笑。

“怀孕是好事,你和蓝尧辰结婚都一年,再没孩子,小心他不要你。”夜若炫摸摸我的头,“快回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姓蓝的吧,我真是嫉妒啊,要是当年你嫁给我,当爸爸的就是我。”

我红着眼眶看向白净雪的病房,他会高兴吗?还是当做晴天霹雳?

我摸摸肚皮,抬头望天,老天爷,这是你赐给我的机会吗?不管白净雪和蓝尧辰曾怎样过,我都不打算离婚,我不想孩子在单亲家庭长大,不想让他被别的孩子笑话是没有爸爸的孩子。

这天晚上,我准备了烛光晚餐,庆祝我和蓝尧辰的孩子,他却直到半夜才回来。

满身疲 惫,看见我坐在客厅,微皱眉心,“又在等我干你,抱歉,今晚没兴趣。”

因为白净雪给够你温暖了吧?我自嘲一笑,“我有话要和你说。”

“我不想听。”他扯开领带就往楼上走。

我急急跟上去,“我就说一句话。”

他脚步没停一下地蹬蹬蹬回了自己的房间,砰地关上门,留下我和已经彻底凉掉的烛光晚餐。

我含泪吃下一块牛排,轻声对肚子里的宝宝说,“爸爸不理我们没关系,你有妈妈陪你。”

这天夜里,我睡在好久没人躺过的大床上,肚子里有宝宝,我不能再苛待自己。

第二天,我准时六点起床,发现隔壁的房门大开着,我忍不住探头往里面看,想着大早晨总该有时间听我说话吧,房间里空空如也,哪里还有人。

我心里好一阵酸楚,泪水却没掉下来,我暗暗告诉自己,我现在是个孩子的妈妈,要坚强,没有什么比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更重要。不管蓝尧辰多恨我,我坚信他肯定会喜欢我们的孩子。

吃完早饭,我给蓝尧辰发了条短信,把怀孕的消息告诉他,他不愿听我说话,总该看短信吧?

可我没等来蓝尧辰的电话,白净雪穿着病号服闯进我家的大门。

“贱人,敢怀辰的孩子!”白净雪凶狠无比地瞪着我。

我妈生我难产去世的第二年,爸爸就把后妈娶进门,在进门前已经给爸爸生下一个儿子,进门的时候肚子里还怀着个,就是白净雪。

从小,我就被这对兄妹欺负,我的玩具,宁肯弄坏也不让我玩,还千方百计陷害我,让爸爸讨厌我,后妈背着爸爸打过我的次数我都数不清,我背上还留着当年的痕迹。我和这对同父异母的兄妹没有一丁点儿的亲情。

“你来干什么?”我堵在门口,“我家不欢迎你。”

“你家?”白净雪冷笑,“辰已经跟我求婚,很快这里的一切都会属于我,你识相的就给我立马滚蛋,不然等我和辰结婚,你连件衣服都别想带走。”

“就是,让你这样的人住在这么好的房子里一年多,简直是糟蹋。”后妈撇着嘴帮腔。

等不到的我爱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等不到的我爱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热门随机

  • 完整版【都市至尊狂少】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都市至尊狂少】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都市至尊狂少目录预览:第009章麻辣美女第0010章被动做了挡箭牌第0011章餐馆遇到狗第0012章完美的反击第0013章喂狗的酒第0014章李芸儿不舒服第009章麻辣美女“药~兜~”忽然间,老头儿恢复一丝意识,勉强的从嘴里面挤出了两个字,唐楚立马授意,最后在裤兜里面找到了药,取出几片塞到老头儿嘴里面,然后拍着老头儿的胸口。半分钟的时间,老头儿将这口气倒过来,脸色也好了很多,睁开眼睛,感激的望着唐楚。“哎,小伙子,谢谢你啊~”他倒在这里这么久

  • 完整版【离人落浓妆】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离人落浓妆】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离人落浓妆目录预览:第九章:黑心药材店第十章:小生意第十一章:贫富差距第十二章:入不敷出第十三章:稍有起色第十四章:大家来找茬第九章:黑心药材店林归晚丝毫没有想到看起来温尔儒雅的王爷会当梁上君子,只喜冲冲的试了试自己改良的阔腿裤。回到自己房间的封喻川,眼前总晃着那光滑细腻的大腿。一向稳重淡然的王爷竟失了眠,暗暗咬牙切齿的咒着林归晚,渐渐入眠后,梦中竟梦到他与林归晚耳鬓厮磨,一觉醒来,封喻川黑了脸。心满意足的林归晚穿着自己阔腿裤美美的睡了一觉,她

  • 完整版【遇见晨昏的雨】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遇见晨昏的雨】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遇见晨昏的雨目录预览:第九章:做朵白莲花第十章:一个月内爱上她!第十一章:苏少字如人第十二章:忽远忽近第十三章:皮毛所在第十四章:拔毒第九章:做朵白莲花林雨茉推门而入,惊讶的看着总裁办公室里的一男一女。只是愣了半刻,眼中酝酿出的笑意如雨过天晴乌云尽散,随之而来的是发冷的讥讽,听到了身后似乎有人脚步声,她不动声色伸手做拂去额前发丝的动作,眼白微不可查的看了一眼过来的人,是进去董事办公室又出来的中年男人,林雨茉心中惊喜,天助我也!如果来人是一个看

  • 完整版【你我相邻望天涯】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你我相邻望天涯】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书名:你我相邻望天涯目录预览:第九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十二章第十三章第十四章第九章三年了,她争取了三年,却依旧无法融入到他的世界里。那就这样吧。苏逸夏回到别墅,准备将自己的东西收拾收拾,等明天领了离婚证,就彻底离开这个地方。别墅门口停着一辆火红的保时捷,她从未见过的。苏逸夏有些紧张,她一个人住在这里,周围也没有邻居,要是碰到坏人可怎么办?她拿出电话正要打电话报警,保时捷突然叭叭按了两下喇叭。接着,一个如漫画里走出来的美男子探出头来,“你终于回来了?

  • 完整版【诡异女尸】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诡异女尸】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名称:诡异女尸目录预览:第9章无灯小区第10章小区遇险第11章命劫第12章偶遇林琳第13章断桥第14章鬼打墙第9章无灯小区只不过这个小区的名字有些古怪,叫无灯小区。不过我也没有多想,小区名字奇怪的多了去了,要每个都纠结一遍,我也不同做其他的了。但是拦车的时候我却发现了问题,只要我说去无灯小区,没有一个司机愿意停下。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那个红衣女人已经不见了踪影,不知道去了哪里。原本晴朗的天空在这一刻变得乌云密布,云层中不时的闪过一道道闪电,伴随着雷鸣

  • 完整版【灵异大侦探】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灵异大侦探】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书名:灵异大侦探目录预览:第九章有没有鬼第十章剑指冯坤第十一章蛛丝马迹第十二章看见死者第十三章我见鬼了第十四章折磨着谁第九章有没有鬼老大娘见唐依有些不对劲,手在唐依面前晃了晃。“小……小姑娘?你没事吧?你不会也中邪了吧?”我也感觉唐依的举止有些奇怪,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唐依你怎么了?什么叫你害死了周泰?发生什么事了?”唐依眼中失神,整个人都呆滞住了。“十年前哥哥就是这么出的意外,十年后又是这样,我该怎么办……”我一直觉得唐依对十年前的水库命案有

  • 完整版【宁乐两相顾】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宁乐两相顾】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宁乐两相顾目录预览:第九章同居第十章他也是有脾气的第十一章你想干嘛第十二章演技如神第十三章这点面子还是要给的第十四章他看上我了第九章同居车子进入B市市区不多会,便来到了一座古香古色的府邸外。宋宁在黄驰的带领下,验证过身份才得以入内。进了大门,迎面便是一道雕着祥云飞鹤的影壁,绕过影壁,是一汪莲花池,几株睡莲正含苞待放。往里走,穿过曲曲折折的回廊,飞檐青瓦的主屋气息幽远,带着沉沉的历史余韵。宋宁没什么心思欣赏,不过眼前的一切,却让她对顾家有了更直观

  • 完整版【爱上一个小妖】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爱上一个小妖】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名称:爱上一个小妖目录预览:第009章梦儿咬人了第010章我是痴汉[上]第011章我是痴汉[下]第012章家有狐仙第013章扭送保卫科第014章比比大小第009章梦儿咬人了第009章梦儿咬人了白发少女这次没有重复陈东的话,只是随着陈东一起弱弱的叹了口气。“咦,你不学我说话了?”陈东有些惊喜的朝她走过来:“你叫什么名字?”白发少女向陈东嫣然一笑,陈东这才发现,少女的脸色苍白如纸,神情颇为憔悴。“唉,既然你一直不说你叫什么名字,我就叫你梦儿吧。”陈

  • 完整版【乾坤圣手】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乾坤圣手】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书名:乾坤圣手目录预览:第九章王芳第十章治了个半好第十一章来了病人第十二章张医生第十三章非法行医第十四章财源广进第九章王芳等到晚上八点的时候,村里一片寂静,大多数村民已经睡着了。“咚咚,咚咚!”也就在这时,响起了敲门声。“石头儿哥,你睡了吗?”李青青那甜美的声音响了起来。“没有,没有,一直等着呢。”张石头一听是李青青的声音,连忙起身便将门打开了。“病人来了?”“是啊,就是她!我表姐,你一定要好好给她看看啊!”李青青笑着说完,将一个美貌的姑娘推到了前

  • 完整版【清风向晚】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清风向晚】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书名:清风向晚目录预览:第9章两份文件第10章是一个意外第11章所谓“闺蜜”第12章一个烂女人第13章像个夜店陪酒女第14章异样的感觉第9章两份文件吴俪兰不清楚叶之晴的变化究竟是怎么回事,她现在只想着能从叶之晴身上挖出更多的好处。从包里拿出两份文件,啪的一声摔到了病床上。扬起额头,吴俪兰看向叶之晴,却一眼对上了叶之晴那冷意十足的桃花眼,吴俪兰本能地抖了一下,只觉得浑身被盯得很不自在。于是,她故意提高了音调。“叶之晴,这两份文件,你最好老老实实的签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