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太玄封天印在线阅读

2017/11/24 23:58:17 来源:网络 []

书名:太玄封天印

第1章 东岸村

圣洲大地,广瀚无边,自千年以来,流传出的传说无数,永存的异地更是数不胜数,而当中最神秘最亘古永存的当属天之坑。太玄封天印在线阅读

天之坑存在浩月国东部东岸村,村中的后山森林当中,林间古木参天,绿意盎然,枝叶茂密,遮天敝日,此地常年阴森沉寂,灰蒙蒙一片。

天之坑广阔无垠,以常人之肉眼根本看不着边际,其深不见底,似深渊又似悬崖,终日云雾弥漫,在阳光的照耀之下宛如仙家境地。

这里常年来没有人进出,更没有野兽出没,但数千年来却挡不住多少英雄人物立志要揭开此地神秘的面纱,有勇气进去的多如牛毛,但从来没有活着出来过,此地之迷神秘至今。

东岸村,清晨,微风拂晓,清凉一片。

蓦然,茂密的树林中传出一阵阵激烈的打斗声,犹如雷鸣般的叫喊声...

树林中、道路上,鲜血溅洒,尸体七零八落,战斗异常的激烈,残酷。

道路中一个头发凌乱,脸色苍白的老人满身鲜血,身形已经站立不稳,步伐踉踉跄跄的奔跑着!

“站住…!”激战到最后,剩下的三位蒙面黑衣人一边斥喝着,一边全力施展身法,迅速的迫近老人。

老人此时内心已经明白,经过多达半个多月的逃亡与拼杀,身体已经伤痕累累,一身的灵力已经十去八九,拖得越久,活下去的机率就越低。推荐haohaoyun.com此时此刻仅仅是凭着活下去的信念一直在支撑着、坚持着。

猝然,林中唯一的道路已经到达尽头,道路已经消失不见,周围刹那间变得异常寂静,一阵林风吹拂,犹如幽风阵阵,让人不寒而栗。

老人已经顾不上周围环境的变化,仍然拼命的向前奔跑着,然而老人不得不停止下来,眼前的道路已经中断,消失不见,只有一望无际的蒙蒙一片。

“站住,你逃不了,受死吧”黑衣人怒声大吼,紧跟着停了下来,随即散开,三面而立,瞬间封堵老人可以逃蹿的路线。

老人缓缓地转过了身,看着眼前的三个黑衣人,半个月的激战,半个月的逃亡路,内心里一直在思索,国师府为何要密谋对各大世家圣地下手呢?从逃出国师府那一刻起,追杀就一直没有停止过,是国师府的人还是其他势力的人呢?百思而不得其解。

“国师府的人,见不得人的吗”老人毫无征兆的断喝出声!

“秃头,不逃了吗?别乱吼、乱喊,我们是什么人你不需要知道,重要的是你逃不出去或者你留下性命,刹二,刹三……围上,把他办了,趁早回去复命”中间黑衣人对左右两人下达了命令。

老人已经知道活命难逃,凶多吉少,但从他们对话当中,知道他们以刹一,刹二……依此类推命名,显然是一个严密的组织,不知道是那一方的势力。阅读http://www.haohaoyun.com/

思索的瞬间,老人展开身法,只见一道影子向三人攻了过去。

此时,刹二,刹三的的攻势已经攻到老人左右两侧,中间刹一的拳头已经展开,剧烈的破空之声,似慢实快,瞬间到达老人的面前。

老人身影骤停,急转身意欲避开,然而左右两侧刹一刹二的攻势已经近身,逼得老人避无可避。

三人之间的配合纯熟,无缝对接,显然训练有素,顿时刹一的拳头去势不变,拳头直接重击在老人的胸口上。

“嘭”的一声巨响,老人胸口即时出现凹陷,衣衫炸碎,边缘殷红的鲜血时不时喷涌而出,可见此拳导致的伤之严重,此拳法之厉害。

此刻老人此时步法混乱之极,身体踉踉跄跄的向后倒退,祈求获得喘息的机会。

以三人配合及作战的经验,刹一重拳击中老人后,一丝机会也不留,攻势不减,在老人倒退的同时,刹一如影随形,同一时候,左右两侧刹二|刹三步步紧逼,这一刻似要将老人逼上绝境,而后一击毙命。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

刹一拳头再次迅速之极的攻上,只见拳头上青筋凸起,拳速极快轰出,所过之处与大气擦出阵阵尖锐的拳鸣声及拳罡气。

“砰…!”

老人胸口鲜血狂喷,更致命的身体的筋脉及丹田被拳罡气狠狠撕裂,老人如断了线的风筝朝天之坑坠落下去,灰蒙蒙一片,瞬间淹没了一切,林中倾刻恢复宁静。

浩月国,东部,东岸村。

清晨,朝霞万丈,晨雾漫漫。

村中空旷的平台上,有数十个小孩聚集在一起,最小的有5岁,最大的8岁、9岁。

每天清晨,集中修炼吐纳之法,练气养神,每个小孩都有个梦想,期待某天自己可成为英雄人物,成为大陆的传说。

教导吐纳之法的是村里唯一的老头,常年披肩长发,一身简单的布衣,时不时睁开那双眯眯的,偶尔闪出精光的小眼。好好孕

老头子叫什么名字,那里人,年纪有多大,从什么时候出现在村里,村里已经没人知道,仅仅是知道老头是个有本事有学识的人,大家都叫他老学究。

“浩子,今天练习几遍了,循环几周天了”老学究笑眯眯问着。

“吐纳已经5遍了,灵气全身循环一周天”小孩说完,转眼又重新开始修炼,他知道自己几年来进步缓慢,唯有付出比别人更多的时间来弥补先天的不足。

老学究传授给每个孩子的都是大自然吐纳之法,了解自然,感受自然,每天早上练习吐纳,吸收大自然灵气,每循环一周对身体进行淬炼,洗髓。

“浩哥,还在修炼吗,我们偷偷去后山树林玩吧”

说话的是周浩在村里唯一的死党,比浩子小1岁,整天有事没事总找浩哥。几年来不管是他练习得太慢,几年来毫无进步,还是他有好吃好玩的,从来没落下他,

这不就来了,早上吐纳修炼他早已经完成,一到响午即来拉着浩子去玩。

“不是吧,不行的啊,树林那里是禁止去玩的,听村里人说,那里禁地,有去无回的”周浩边练习吐纳,边周边看看,怕村中有其他人听到,边对林大胖子说。说明haohaoyun.com

林大胖子,8年前,村中收养的孤儿,林中所捡,起名林波,打小爱吃,一身肥肉,整个身体圆嘟嘟的,林大胖子大名由此而来,真名村中反而没有多少人喊得出来。

“怕什么,有我在,天大地大,有什么地方是不能去的呢,正好我们兄弟俩可以好好探探传说中的禁地到底什么样的,一不小心我们发达了呢,哈哈哈……”胖子手舞足蹈,浩气万丈的说。

小孩子天性终究是喜欢玩,好奇心强,浩子在胖子的再三劝说,再三诱导之下,心里也琢磨着择日偷偷溜去探一探,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吧。

当天晚上,周浩按照往常练习自然吐纳之法,灵力循环依旧缓慢,缓慢的感觉就像没有修炼一样,乍一看就像平凡人自然的坐在那里,周而复始。

从5岁开始修炼到至今已经4年了,4年从没有改变过,浩子内心思考过很多原因,甚至怀疑过自己的体质,但从来没有断过练习,依然坚持着。

入夜,星空当中,星光闪闪,一片星海。

突地,南斗方位的七杀星,各自闪出耀眼的光芒,在天空中刹那闪过,流星般划过星海,消失无踪

周浩整个心神都跟随着吐纳,跟着灵气力一遍又一遍的循环,缓慢得依旧和平常一样,突然,灵气变得骤动且不停地抖动,像似受到了什么入侵。

浩子的身体不停的颤动,脸然苍白,像是有什么慢慢的从身体外面侵了进来,在身体里游荡,缓缓的融汇到了血液里去,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仔细去体会,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此时如果有人看见会惊恐不已,只见周浩全身遍满灵气,全身灵气循环路线犹如透明,一条条经脉呈现在眼前,经脉足足比常人大出一倍有余,灵气在经脉中平衡缓慢循环着,且逐渐转换为灵力,最终储存到周身筋脉及丹田之中!

在圣洲大地,修炼境界分为修骨境、拓脉境、丹窍境、炼魂境、真魂境、归圣境、劫皇境、虚无境……,更高境界是否还有,还是个未知……

每一个境界又分为前期,中期,后期,但修炼者往往是逆天而行,个别妖孽之辈修炼出传说中境界大圆满,无一不是圣人,一方诸候,或是各大世家,圣地的传承之人。

拓脉境是修炼者通过灵气的周天循环,把全身经脉淬炼连接贯通,经脉拓宽大出一倍,相当于灵力运行更快,吸收灵力翻倍。

在整个圣洲大地数万年的历史当中,所共知是欲修炼先修骨,但周浩的境界直接到达拓脉境,相当于跳过修骨境,可谓前无古人,至于是否有后来者是个未知之迷了。

…………

次日,清晨,寂静,犹如荒野。

亘古之地,天之坑,四周苍老的古木开枝,犹如一条条欲飞天而出的苍龙,苍老的古树一棵棵耸入天空,欲与天空比高低。

天之坑看不到边,深不见底,依稀看到的位置都怪石堆叠,陡峭无比,就像一头头巨大的荒古巨兽,常人根本无法攀爬,就算勉强攀上了也没有用,峭壁就像一条条的绝峰,无路可走,无地可攀,似深渊又似悬崖。

“浩子,再快一点”突地,林中传来急速的叫喊声,顿时打破了宁静。

随着声音刚落下,周浩和林大胖子两人笑嘻嘻出现在树林当中,两个人一会蹦蹦跳跳,一会相互追逐着,一会东看看西瞧瞧,仿佛挣脱了笼子的娃娃,自由自在的奔跑着。

转眼间,周边变朦胧,阴森,阵阵阴风刮过,让人惶惶不安。

“浩哥……有点不对……有点恐怖啊……你感觉到了吗?”胖子声音颤抖着说。

“有吗?一切如常的,有哥在呢?”周浩挺了挺小胸口,坚定的说,小眼珠转来转去,不停的在周边瞧来瞧去,一双小手紧紧握住。内心不停在鼓舞,我是哥啊,谁让哥将来会是个传说呢!

“哎,没有路了,胖子”周浩紧接着说。

一阵阴风吹过,呼呼……两人身体禁不住打一个寒颤。

“什么鬼地方,胖子爷我是有点累了,还会怕了不成”胖子一边摇摇头一边咬牙切齿说着;

两人相互在坑坑硅硅,石头遍地,崎岖弯曲的边缘上缓慢的行走着,眼睛不时盯着周边的环境,思考着如何找到前进的路呢?

第2章 天之坑

周浩此时思绪却异常的冷静,目光坚定,眼光眺望着前方,脑海里不停地在打转考量,传说中已经有大批的大人物来此地探索过,数千年以来,只传说有人进去,却没有人出来过,证明是可以进去的,但进去的路,进去的方法在那里呢?还是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呢?还是有什么我是没有考虑到的呢?

越是紧张的时候,越是要清醒的时候,自周浩懂事以来,内心一直有着这样的认知,这样的坚持。

“浩哥……”胖子小心翼翼的叫了一声,欲言又止。

“有什么的,想说就说……”周浩盯着胖子的脸说。

胖子摇了摇头,耸了耸肩膀,双手一摊,一脸无可奈何,用只有自己听得到的声音说“浩哥,我们看也看过了,找也找过了,要是实在是没有别的办法,我们……我们打道回去吧”

周浩脚步停了下来,挺了挺腰,眼睛露出精光,眺望着前方说:“胖子,有些事当我们决定去做的那一刻,就没有理由半途而废,可以失败,但不可以放弃,特别是我们修炼之人,修炼本就是要与天争,与天斗,甚至逆天而行之”

胖子愣了愣神,双手不停的抖动,紧握双拳,听着周浩的话,看着周浩那像变得高大的身影,心里激动,震憾着。

“好,浩哥,说得好,我们就一起与天斗一斗,玩一玩,哥们可没怕过”胖子举起手握住浩哥的手,神情激动的说。

“哥俩同心,天下我有,哈哈哈……”周浩难得激情高昂一回。

“胖子,刚才我仔细想了一下,数千年来,必定有很多英雄人物,能人进去过,只是说他们再没有出来而已,进去肯定是可以的”周浩话说停顿了一下,接着有点不太确定的说:

“要不然就是直接跳下去试试……”

“啊,哥,你不是在做梦吧,还是开开玩笑了就算了,兄弟我还没有媳妇啊”

胖子紧张地后退一步,紧张地说。

“胖子,安心,俺可不是冲动的人,这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四周的峭壁上,险要无比,毫无着落点,此地深不可测,除此以外,别无他法”周浩一脸严肃,边点着头说着。

两人沉默下来,脸色异常的凝重,站在峭壁边上,俯视着云雾弥漫,深不可测的天之坑,两人不由自主的四目对视,深呼一口气。

“来吧,出发,让我们做一回英雄吧”两人说完,纵身一跳,身形刹那间淹没在云雾当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是一会儿,还是无尽的岁月,周浩意识模糊,昏昏沉沉,感觉全身受到压迫,呼吸沉得要窒息,全身上下疼痛不已,筋脉、骨头就像刀子在削一般.

“啊……”随着一声惨叫,周浩惊醒过来,刚刚想要呼吸,想要张嘴,一口浓重的血腥味由鼻、由嘴传来,好像粘糊粘糊的液体冲入嘴巴、冲入喉咙,来不及思考是什么东西,“唔……”一声不由自由吐了出来,就差五脏六腑没出来。

“这里什么破地方,这里是……”周浩喃喃自语。

周浩压住内心的惊慌,眼光来来回回的巡视四周。

四周一片死寂,阴森,阴暗,不知道的,犹如到了阴曹地府。

“这是一个黑潭,这是那里,怎么就到了这?”周浩清晰回想到他是从天之坑的陗壁上跳了下来,只是想冒个险,探探所谓的恒古之地。

带着惊恐,好奇之心,周浩缓缓地从圆池中走了出来,边走边四周瞧瞧。

阴暗,阴森,阴沉,毛骨悚然,周浩的第一印象。

“哎,这是……,这有个石碑,上面写着什么”周浩不由自主喊了出来。

石碑拔地而起,耸天而立,碑上面布满纹路,横七竖八,忽闪忽闪的,异常怪异,阴森。

碑上的纹路让人惊讶,更让人心胆惧裂的却是石碑上几个浓黑大字:

“荒古诸神之墓”

周洁站在石碑面前,内心由震憾,到恐慌,到恐惧,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在同龄的这个年纪,按他的认知,他的理解,“诸神之墓”埋葬众神吗,谁有这个勇气,谁有这个胆量,谁又有这个能力?想想就让人不寒而栗。

带着惊魂未定的思绪,周浩慢慢的尝试平静内心的恐惧,脑海渐渐清晰,这里究竟是不是所谓天之坑底部,难道天之坑原本就是一座墓,一座不知从什么时候就存在的坟墓,几百年,几千年,数万年,还是比恒久还久远。

周浩摇了摇头,理不清的思绪,看不透的环境,努力的平静心中的惊恐,

目前最主要先找到胖子,找到后马上离开这鬼地方,心中一刻也不愿意逗留。

“胖子,林大胖子…”周浩急不可待大喊了出来,周围传来一阵阵的回音,回音过后依旧是一片死寂。

时间过去一会儿,在这昏暗无光,阴森的地方,周浩心里不由得害怕起来,做为一个涉世未深,突然遇到这样的环境,终究是个9岁大的孩子。

“小……家……伙,叫什么……叫呢,吵醒……我老人家……睡觉了,找死不成……”蓦然,从远处飘忽不定,断断续续的传来沙哑的声音。

“啊……谁,谁……是鬼,是人……”

周浩惊慌失措的的跳了起来,一边聚精会神的盯着四周。

“小鬼,别怕,但我是鬼,一个死了很多年的老鬼……”

沙哑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

“不怕,我不怕,我从未做愧心事,拜托你不要再打扰我了,你安息好”带着孩子的天性,周浩壮起胆子,挺了挺胸,一脸坚定的说着,脑海不停地的思索着眼前的情况,不停地周四查看,以利自己更好的做出判定。

“哈哈哈……年纪小小,不错,有胆量的小鬼,唉……我是一个多年以前被困在此地的人”老人的声音似极远又似极近的传了出来。

周浩打量了一下四周,中心耸立着唯一的墓碑,后方是黑不见的潭,一座座连绵起伏的坟墓依稀可见,极目四望却找不到声音的来源.

“老人家……你在那里……”周浩壮起胆,结结巴巴的问.

“小鬼,向左转,一直向前走,尽头的位置有个岩洞就是”老人的声音飘忽忽不定的传了过来。

转眼之间,周浩来到陗壁的尽头,一个黑幽幽的洞口出现在眼前。

周浩一下子又怔住了,只见一位脸无血色,骨瘦如柴,暮气沉沉的老人坐在岩石上,最严重的膝盖之下双腿已经没有,很难想像老人是如何艰难的活了下来?是什么样的意志支撑着他活了下来?

这位老人正是9年前在天之坑,被刹一刹二他们追杀,当时老人战到最后,一身灵力耗尽十之八九,最终被三人围攻,刹一重拳连续击中胸口,坠落在此地。

无巧不成书,老人当时昏迷坠落,双腿先着地面,导致双腿彻底拆断,等到老人清醒过来,为时已晚,双腿拆断位置骨架,筋脉已经坏死,回天乏术,老人当年修炼境界已经是真魂境,断肢筋脉再生那是再生境强者才拥有的逆天之术。

“小兄弟,吓着了,老夫名唐七,九年前坠落此地”老人难得露出微笑着说。

“我就叫你唐爷爷吧,我名叫周浩,今年刚好九岁了”

“唐爷爷,你有看到和我一起坠落下来的胖子吗?这里是什么地方?从那里可以走出去呢?”周浩迫不及待的问出了心中急迫想要知道的疑问。

“唉……小兄弟啊……虽然我在此地已经多年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至今我也没有弄明白,从荒古诸神之墓几字来看就骇人听闻”老人停顿思考一下,接着说。

“此地每逢月圆之夜,墓气汹涌澎湃而出,就连日月星辰都变得失色,时而像山崩地裂激战之声,时而像远古凶灵的厉声长嚎,时而像荒古诸神在呼唤着什么……”

“咳……”唐七不断的咳嗽,使得他说不出话来,面色更显苍白。

“唐爷爷你怎么啦……怎么啦”周浩弯下腰,边扶着唐七,边焦急着问。

“唉!当年筋脉撕裂留下的祸根,最近变得更严重了,怕是撑不了多久了,有些事心里一直放不下,希望得到你的帮助”唐七有气无力的说着。

周浩年纪虽小,却知道答应人家的事,必须要践行,就是承诺。此刻内心比较挣扎,胖子毫无踪影,不知是死是活?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找到出去的路?更不知道唐老爷子有什么事情?

周浩凝视着眼前风烛殘年的唐七,说道:“唐爷爷有什么事但说无妨”

“第一,我本是星辰国之人,因事拜访浩月国国师府,机逢巧合之下得知,国师府密谋对付大陆各大势力世家,当时所认识的浩月国国师、星辰国星辰圣殿大长老,至于其他参加人员我并不认识,但能够与国师、圣殿长老共处一室,不是身份地位显赫,必是一方诸侯”随着断断续续的咳嗽,唐七说着说着停了下来。

“唐爷爷……”周浩紧张地叫了一声,心中有诸多疑问却不知道从何问起,唐七短短几句话,包含了太多太多的骇人信息,一个九岁的孩子是难以理解的。

“孩子……别慌,别着急,先听我话说完,不明白的以后出去了再慢慢体会”

“孩子,刚才我所说的信息,请你必务、竭尽所能告知星辰国的唐家,我担心在整个大陆已经陷入了阴谋当中,乱世将起,可以相信的人已经不多了”

“第二,我左手上的碧玉戒指是空间之戒,我就送给你了……,在我……弥留……之际..遇上你,不得……不说是命运的……安排”唐七的声音越到后面越是无力。

唐七摘下碧玉戒指,缓缓递给了周浩,“孩子,拿着……灵魂印记我已经解除,你滴血认主即可”

周浩慎重的接过了戒指,心里无比的沉重。

“第三……孩子……第三……”

“啊……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原来如此……哈哈哈……”唐七突然激动的大喊起来,仰天长笑。

“孩子……孩子……我知道了,快快过来……我告诉你,去唐家……唐家……唐……唐……唐三……阴谋是……唐……唐……”

唐七说话突然停了下来,也许是多年来的心结想通了,也许是心事终于有了交待,曾经的强者临终死于荒野,亲朋好友身不知在何处……

太玄封天印》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太玄封天印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蛇宝宝之妈咪闪闪惹人爱2章

    原标题:蛇宝宝之妈咪闪闪惹人爱2章书名:蛇宝宝之妈咪闪闪惹人爱第2章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姓名:向忆瑶。性别:女。年龄:25。半年前于S大毕业,目前正在慕氏集团上班,职位是总裁秘书。TAT,请收起你们的幻想,绝对是很纯洁的上司和下属的关系的,向忆瑶表示自己一点都不花痴,更何况对着那个整天冷着一张脸,搞不好什么时候就把你揪过来骂一顿的Boss大人,你还能花痴的起来吗?向忆瑶有一句至理名言:天大地大,Money最大!所以总结一下,我们的向大美女之所以肯呆在慕氏集团工作了半年多,完全是因为总裁秘书的那

  • 透视小神棍2章

    原标题:透视小神棍2章小说名:透视小神棍第2章透视神眼“什么?燕京城那个出了名的傻子丁阳被逐出了丁家,而且还要住在咱们家?”一个妙龄少女一脸不情愿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小洁,这是你大姨的意思。既然来了咱们家你以后可不许当着人家面再这么说了。”“哼,反正是个傻子,说什么他也不知道。我不管总之不许让他跟着我,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呢。”李香兰摇摇头真拿自己这任性的女儿没办法,虽然是单亲可是王洁从小娇生惯养惯了,脾气向来这样。“叮咚。”门铃突然响了,李香兰打开门后只见一个黑壮小伙子身后还跟着一个白皙的少

  • 重生之超级美女帝国2章

    原标题:重生之超级美女帝国2章小说:重生之超级美女帝国第2章童颜美女“哈哈,傻逼。手下败将也敢露头装逼。”“姓肖的,还没咱哥俩打怕是吧,今个叫你好好长长记性。”王文王武一看是肖飞,不由哈哈大笑。听这话,敢情是有旧怨,肖飞也就不客气了,等王家兄弟的拳头击打过来,飞快的一手抓住一只手腕。微微用力往下一压。“啊……操尼玛的,放手。”“卧槽,断了断了,老头子,救命啊……”王家兄弟凄惨的嚎叫着,身体随着肖飞用力的方向,往里弓了起来。“什么……”王树林眼珠子快掉地上了,以前肖飞经常被他俩儿子揍的鼻青脸肿,听

  • 绝世小神医2章

    原标题:绝世小神医2章小说名:绝世小神医第2章医仙传承迟疑了片刻,又俯下身子乖乖的蹲下,开始慢慢的挪动着身子,捡起一张张钞票。刘黎明一双眼睛睁得跟兔蛋似的那么大,随着她性感的身体转来转去。臭丫头,就算你再有钱也不可以忘记,我们老祖宗留下的传统美德,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可不能忘恩负义。女子捡完最后一张毛爷爷,起身回头道:“臭小子,你的钱!”女子眨了眨美眸,环顾着寂静又空旷的树林,指着刘黎明沙哑的喊道:“你就是伪君子,落井下石,趁人之危!”说到最后她竟然蹲在地上低声哭泣起来:“呜呜呜……我石心怡的贞

  • 饿狼老公宠太深2章

    原标题:饿狼老公宠太深2章小说书名:饿狼老公宠太深第2章那杯果汁我下了药回到苏家的时候,苏以颜还有些的恍惚。拖着沉重的脚步上了楼,经过苏云裳房间时,突然听到了一阵断断续续的声音:“啊…泽哥哥,不要……”泽哥哥……苏以颜想到了自己的男友温子泽……鬼使神差,苏以颜推开了门,走了进去。站在玄关处,她朝里面看,柔软的大床上,两道身影交缠着。苏以颜看清楚了,两道身影,一个是她的男友,一个是她的妹妹。现在是炎炎夏日,可是此时,苏以颜却觉得,浑身冰冷。“泽哥哥,要是姐姐发现了怎么办,你都和我姐姐在一起三年了,

  • 大婚晚成:你擒我不愿2章

    原标题:大婚晚成:你擒我不愿2章小说名:大婚晚成:你擒我不愿第2章想离婚离婚?这两个字,在当今的社会上简直太平凡了。可是,秦思虞在这个时候提出离婚,唐煜谦没有想到。他愣了一下,嫌弃的将身边的女人一把推开,丝毫不顾及对方委屈的表情。唐煜谦脸色阴沉的起身走到落地窗前,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眼神危险的眯起了眼睛,“想离婚?你知道你要面临的下场是什么吗?”唐煜谦的问题真的是让秦思虞觉得很莫名其妙,她冷笑,“唐总,你被你身边那个女人迷得有点抽风了吧?你不是一直都觉得我破坏了你原本的幸福吗?现在,我放弃之前所

  • 无敌小医仙2章

    原标题:无敌小医仙2章小说名称:无敌小医仙第2章穷家破屋债一堆龙岩村依山而建,村户人家相对都很稀落。辗转回到那三间破瓦房前,有辆红色的七八成新电摩停在门口,王大耀扯开喉咙叫了几嗓子。“爹,娘,儿子回来了!”并没什么回应。柴门虚掩着,院子里石头垒起的矮墙边,已经长出了尺许高的野草。看着这满院落的荒凉,王大耀一阵心纠:爹娘可是最爱整洁干净,怎么家里会是这样一副景象。不由想起,回家路上,柳春梅似乎几次想要开口,却又始终犹豫没说什么的神情。本来还以为是,柳春梅自己有什么难处,想说又不好意思张口,这看样子

  • 残王傻妃:代嫁神医七小姐2章

    原标题:残王傻妃:代嫁神医七小姐2章小说名:残王傻妃:代嫁神医七小姐第2章极致的美顾斓汐顿时星目微眯,“哦?王爷很好?若王爷真好,是否能让在下看一下?”王爷到底好不好?当然是不好!头上破了个窟窿,虽然好容易止了血,然而现在还昏迷不醒呢。叶琉璃后脊梁流了汗,“看?顾军师你搞没搞错,这是洞房花烛夜,你这是来闹洞房的吗?”顾斓汐冷笑道,“王妃只当在下是闹洞房吧。”叶琉璃心中早将面前这漂亮得像公孔雀似的军师骂了千百遍,“放肆,滚出去!”顾斓汐本是侧着身子,听了她的话,立刻转了过来,“若王妃未恼羞成怒,在

  • 深宠禁区:亿万总裁强势爱2章

    原标题:深宠禁区:亿万总裁强势爱2章小说名字:深宠禁区:亿万总裁强势爱第2章冰冷霸道的男人她慢慢地睁开眼睛。眼前,是陌生的天蓝色天花板。周围,还有滴滴答答的机器声。冰冷冰冷的,哀莫大于心死。她反应了好几秒钟才反应过来,她坠落到楼下之后,似乎没死。而是被人救了?“哟,你醒了。”一个十四五岁的丹凤眼少年探过头来,“你终于醒了。”“你再不醒,我都要把这给拆了。”“你救了我?”她想坐起来,可身体疼痛的不像是自己的。“救?”少年嗤笑着,“你想多了。”“你把我哥的车砸坏了,等着偿命吧。”“……”嘴唇有些干,

  • 我的绝美女房东2章

    原标题:我的绝美女房东2章小说名:我的绝美女房东第2章我没有家“你的身材不错,地球上有你这样身材的,很不一般啊!只是,我对你不敢兴趣,所以你不要害怕!”青玄嘴角一扬,似笑非笑的靠近她的耳垂边上,轻轻的说着,完了之后,还轻吹一口热浪。挑逗的动作和不肖的语气,让傅三娘气的牙痒痒,又羞人答答。她是这条街上有名的美女,哪个男人看到她不是套近乎加勾搭,现在被一个少年这样说,她很想把这少年按在床上揍一顿。“滚!”“去哪里?”“我管你去哪里?”“我没有家……”“……”他这幅身体的主人叫做木白,是一个十六岁的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