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宠婚AA制:首席爱妻入骨在线阅读

2017/11/25 0:12:58 来源:网络 []

小说:宠婚AA制:首席爱妻入骨

第一章勾搭

此时,由伦敦飞往中国B市的飞机正在一片澄澈明净里滑翔,虽距离地面几万英尺,却仍旧平稳地飞行着。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

近些年生活水平不断提高,飞机已经不再是有钱人才能消费得起的通行方式,所以也就直接导致了机舱环境的恶劣。经济舱内时常都能听到中年妇人的大声喧哗,让人不得清净。

秦霏从小家境优越,被她老爸捧为掌上明珠,疼到心肝儿里去了。十岁之前她的脚根本就没有下过地,全靠老爸各种抱着长到了那么大。她老爸完全跟小贝同志一样,宠女儿到了无法无天,忘乎所以的地步。

想起以前的自己,秦霏又禁不住重重地叹了叹气,心里像是压下了一块重石,沉得喘不过气来。

她已经许久没有坐过头等舱了,当然这几年她也没有去过需要坐飞机的远地方。好好孕

要不是那个人打电话来,要不是账户上突然多了一笔钱,她才不会奢侈地坐头等舱呢。

回国当然不是秦霏的本意,之前她打心底里排斥伦敦这个绅士却带给她无限恐惧和寒冷的城市,但是一个人在这个城市辗转生活了几年,吞下所有寂寞和伤怀,已经渐渐将过往的伤口熬成了释然。

现在对她来说B市才是一座痛苦的城市,有她恨至极的人,也有她爱恨不由己的人,那些熟悉的面容很容易就能揭开她心里那些血肉淋漓的结痂假象,恢复曾经狰狞的伤口。

可那人让她必须回去……

飞机已经从伦敦起飞了好几个小时,秦霏的心里仍旧带着偌大的愤怒和不甘。

整个机舱里除了身边一直在看财经版报纸的男人和围着这个男人的热情空姐,周围的其他人全部都已经安然入睡。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就算因为要回国而心神不宁的秦霏也在视线触及到身边坐着的男子身上的时候有一瞬间的停留。

她之前是经常游走在名流政客里的名媛淑女,见多了英俊潇洒的人,却还是会被这个人一个侧脸惊艳到。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他那种随身散发出的冷冽之势让人侧目并且心生敬畏。不用看他的整个脸,秦霏就能想象出,有匪君子,若切若磋的明媚样子。

秦霏猜想他若是转过脸来,一定是寒冷冬天里的红梅,凛凛冷香让人神往。一定是苍山头上的皑皑白雪,带着清冽的颜色和至纯的光泽。

不过事实上……

这个男人冷漠寡言,自从一上飞机,就低着头在看报纸,修长的手指握着报纸,视线悠闲而深邃。

不过也难怪这个空姐的热情快要赶上火炉城市的B市的夏天了,她的笑脸上都可以摊鸡蛋了。

秦霏带着看好戏的心思观赏了一会儿空姐对这个男人义正言辞的骚扰,渐渐的也索然无味,无味得想要睡觉。宠婚AA制:首席爱妻入骨在线阅读

她深以为自己也能像其他乘客一样安然睡去,却忘了自己向来浅眠,一丁点风吹草动都能让她从深梦中惊醒。遑论噪音源就在身边,她想睡过去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可打扰空姐猎艳好像有些不厚道,女人何必为难女人。

于是秦霏再一次闭上眼睛,打算再接再厉地让自己睡过去。

奈何她不为难空姐,空姐可是不会领她的情的,纤柔婉转的嗓音越来越高亢。

“这位先生,看报纸的话需要我帮你把小桌板拿下来吗?”

秦霏心里暗自腹诽,他是没有手吗,放个小桌板都不会了。

“不用,我这样看就可以了。宠婚AA制:首席爱妻入骨在线阅读

空姐们已经在他的身边骚扰了多时,他一直都默不作声,像一座沉默的大山岿然不动。这还是他第一次做出回应,像是一颗威力极大的炸弹投入空姐泛滥的心湖,于是空姐感觉自己受到了鼓舞,越发地无法无天起来。

秦霏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的声音像是深夜电台里的男主持人说话的声音,带着安抚人心的力量,柔和低沉得像是一缕过面不寒的风。

但是不代表她就能忍受这个不矜持到登峰造极的女人,恨不能将自己的胸脯都挂到男人身上。

这男人也是,既不接受也不拒绝,这样的绝色竟然还要使这种欲擒故纵的法子,肯定让这种闻见荷尔蒙味道就开始浪荡的女人无法自拔。

“先生,你的咖啡喝完了,需要再添点吗?”

拜托,他都已经喝了三杯了,再喝是想躺在飞机上吗?秦霏拉了拉身上的薄被,白眼快翻到天际了。

“不用了”

“那你还需要些其他什么吗”

“我什么都不需要了”

男生的声音已经越发冷硬,就连身处他旁边的秦霏都深感周遭的温度有突然的下降,这些女人却恍若未觉,也或许是发觉了,但是却不想放弃这么鲜美的肉。原文haohaoyun.com

秦霏很轻的一句,我靠,这些空姐也要有点职业素质好吗,难道这整个飞机都是被这个男人包下来的吗,她们不止要服务那个男人,也要照顾到整个机舱的乘客的感受好吧。

秦霏抬了抬脑袋,虽然乘客们大都已经入睡,没有人在意这里,但是好歹她也是活生生的人好吗?

“先生,我们航空最近新推除了一款鳗鱼饭套餐,味道清爽可口,要给您来一份儿吗?”

这些女人到底有完没完!

秦霏皱了皱眉,终于忍无可忍,。

她掀开盖在身上的薄被,坐直了身体,侧过脸认真地打量了这个磨人的小妖精,的确身材高挑,姿容艳丽,星眸含水,雾蒙蒙的一片格外的惹人怜爱,那粉嫩的唇瓣像是春日里待人采撷的花片,娇艳欲滴,甚是魅惑诱人。

秦霏心里暗想,的确美艳,就连她这个女人看了也不禁心神荡漾,更别说男人了,由此可见这个男人定力非一般。

秦霏还没有等到男人开口说话,就已经娇滴滴地靠在男人的肩头,手具有侵占意味地挽着他的胳膊,声音里带着柔情蜜意:“亲爱的,我知道你喜欢吃鱼,可是医生让你最近别吃,所以忍着。等你身上的伤好了,我亲自下厨做给你吃。”

除了心里藏着的那个少年,她还从未和任何男人有过这么亲密的接触,这么近的距离才发现他果真是跟自己预想的那样,有一张桀骜英俊的脸,睫毛弯弯长长的,像是一把小小的蒲扇,在眼睑出投射下深邃的影。他侧脸的轮廓呈现出一个刚毅的弧度,像是古希腊精雕细刻的雕塑,薄唇抿成一条直线,衬得一身华贵冷傲的气质更加明显。

忽地鼻尖好似轻轻柔柔地萦绕着一股薄荷的清香,让人的颠簸的情绪不由得就安宁下来。

秦霏甚至是贪婪地深呼吸一口气,那股清凉直入心底。

秦霏只是被这个不知进退的花蝴蝶气到了,临时起意想出的法子,她向来就是风风火火的性子,想到什么就会去做什么,根本就没有考虑这个男人会不会配合她的事情。

事情到这一步,她有些紧张地盯着他,根本拿捏不准他会作何反应。

是直接推开她,说出一些羞辱她的话,还是配合他演一出郎情妾意的好戏。

当然也未必是一出好戏,秦霏自己都已经觉得幼稚了。她直接告诉空姐她们打扰到她休息不就什么事情都解决了吗,什么时候聪明如她,脑子也会秀逗到这种地步。

都是美色误人!美色误人啊。

空姐此刻都处于震惊和失望的情绪里,没有注意到秦霏内心的呐喊。

“你是他女朋……”空姐的脸上仍旧带着难以置信的神色,粉扑扑的脸蛋此刻是一片铁青。

她大学毕业选择航空公司就是为了能够有机会认识一些上流社会的精英,这个男人她早就盯上了,就这个月他已经来回坐了七八趟她这个航班,由此可见是上层社会的男人,而且人又俊美不凡,她早就在众姐妹中夸下海口要拿下这个男人。

可如今他的正牌女友却横空出现了,她也不想相信这是真的,可是这就是事实。他身边的这个女人明眸皓齿,面若桃花,未施粉黛,却也般般入画,只有这样的女人才配得起这个俊逸出尘的男人吧。

男人微眯着的眼睛里写满了危险,他转头看向秦霏,眼神里肃穆严厉的光因为触及到她的清丽的脸有片刻闪动。

毋庸置疑,这是个好看的女人。

林越霖身边有很多女人,但是他从未觉得好看过,他只觉得过得去,就那样。当然林少的过得去可都是被封为宅女杀手,几千年难得一遇的美人,就像超级模特MACO,电影巨星林允霏。凡是被众人捧为美的,无一不曾在他身下辗转承欢。

由此,能让林越霖觉得好看的女人是有多么的风华绝世。

秦霏被林越霖盯着,起初她还能不甘示弱地迎视着他,但是慢慢地眼神就有些闪烁不定,他锐利如鹰凖一样的目光像是一记有形的钩子牢牢地锁住她身上的痛处,让她感觉到难以抗拒的强大压力。

可细细想来,他分明只是一动不动地看着她,甚至是连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

真是见鬼!

第二章共患难

林越霖侧过脸来倒是让秦霏有机会一睹这个让空姐也疯狂的男人的真容,皮肤竟比她还要白皙,像是刚煮熟剥开的鸡蛋。那双碧湖一般的眼睛囊括了世间最美好的春花秋月,高挺的鼻梁像是架在苍茫院上的古旧凉亭,衬得他整张脸有时代的古朴感和历经沧桑的层次感。

秦霏对自己的美貌很有自信,可如今在他面前,就有些自惭形秽了。

“你对我这张脸也好像很有意思。”林越霖眉头紧皱,用不可一世的口吻,严厉而肯定地说道。

这女人真是胆大包天,所有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不喜欢被人随意碰触身体的各个部分。当然也是有例外的,其一是他亲自恩准的,其二,那就是在床上的时候,每每这个时候他是很宽容的。

可是这个不知道从哪个山旮旯冒出的女人竟然未经允许直接扑到他身上,还用那样娇滴滴的语气亲昵地称呼他,打扰了他看公司股票行情的心情。

林越霖被女人搭讪已经习以为常,但是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直接主动不怕死的搭讪方法。但是俗话说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她连他的喜好都没有打听清楚,就贸然搭讪,最终结果也只有死路一条。

就算她长得好看也不例外。

秦霏被他嘴角冷然的笑意吓得赶紧撒开了手,也顾不得会在空姐面前丢了面子。

常言道,若为生死故,颜面皆可抛。

林越霖见她识相,这才眉头舒展,转向空姐,声音冷而烈,像是寒风冷冽的隆冬里燃起的猎猎作响的大火:“如果你还想再这个航空公司工作,立刻消失在我眼前。”

空姐本来因为林越霖对秦霏的态度判定他们并非男女朋友关系,心下正喜,却被林越霖如此冰冷的话浇了个透心凉,僵直了身体,脸色也苍白得跟一张白纸一样。她一直以为他是个绅士,就算不喜欢她的纠缠也不会大动干戈,但是没想到他发起火来,真是吓人得很。

她也是个聪明人,知道识时务者为俊杰,美男在好,比不得糊口的工作强。

空姐灰溜溜地离开之后,秦霏到时显得不自在了。

虽然他没有问自己扑过去的原因,可是自己是不是应该主动解释一下呢。她如果解释,他是不是会觉得多余呢。

她如果解释是不是又会浪费他的时间呢。

秦霏犹豫半天,终于还是鼓足勇气拍了拍他的肩膀,非常谦逊有礼地说道:“那个……先生,我刚刚是因为……”

还没有等到秦霏把话说完,林越霖已经抬起手阻止道:“我没时间听你的解释,你这样的女人我不是今天才见识。我劝你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当做是上天的恩赐,不要动一些歪心思,我林越霖从来不喜欢投怀送抱的女人。”

秦霏被他一番抢白噎住了,怔愣地看着她,脑子以为突起的愤怒已经乱作一盘浆糊,不知道该如何有力地反击她。

她好半天才顺过气来,龇牙咧嘴地反驳道:“可惜我今天没有带镜子,要不然就可以让你好好看看你自己。就你这德行,还想让我投怀送抱,省省吧你。”|

说完,秦霏就将头扭到一边,才不管他在她身后是什么狰狞恐怖的表情。

很快,机舱里除了乘客此起彼伏的呼吸声之外就只有飞行时候机器发动的声音,比起之前有人在耳边闹闹攘攘已经算得上安静了,秦霏将靠枕往上拉了拉,准备入睡。

只听播音室传来“亲爱的乘客们,请确保系好你们的安全带,飞机正在遇到雷暴区,机长正在全力使飞机平稳,请各位乘客不要慌张,在乘务员的带领下带好氧气面罩。请配合,谢谢!“

秦霏一直觉得飞机一个很神奇的物体,它竟然能够带着上百人视线人类飞天梦想。但是此时此刻这个神奇的物体也照样逃不过上帝的手,在气流里像一朵败落的残花飘摇不定,颠来倒去。

机舱里面的沉静被气流打破,老老少少的哭声,尖叫声不绝于耳。

就连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要在飞机上待三百六十天的空乘们也都吓得面目铁青,额头冒冷汗。但是过硬的专业素养还是让他们至少能够维持好表面的镇定,他们艰难地穿梭在机舱内,安抚一些受惊过度的乘客。

那条引起恐慌的广播还在不间断地重复着,乘务长的本意是安抚乘客的情绪,但是言语之间还是泄露了她本身的恐慌,让乘客更加心惊胆战。

整个机舱里大概就只有林越霖和秦霏是最镇定的了。

林越霖被耳朵里的噪音弄得心烦意乱,偶然瞥见身边的女人一脸淡然,不由觉得有趣,问道:“女人,你怎么不害怕?”

“你怎么知道我不害怕。”因为之前的接触,秦霏对林越霖并没有什么好印象,说话的语气也多有不善。

林越霖指了指周围那些痛哭流涕,大声叫喊的女人,惊疑地问道:“你为什么不像她们一样?”

“每个人害怕的方式不一样,而我不喜欢这么弱的害怕方式。”秦霏冷冷地说道。

林越霖讥讽道:“只要害怕,不都是弱吗。你这明明就是死鸭子嘴硬,何必美化自己。”

秦霏笑了笑,但是那份笑意却并未到达眼底就凝固成冰:“懒得跟你说,嘴这么欠缺,你的人生中一定有很多事情需要小心吧。”

起初林越霖没有反应过来她这话是什么意思,好半天才发现他竟然是在损他。

秦霏转过身去,透过开着的小窗看着外面一上一下的云层。

其实她还真的是一点都不怕,飞机遇到气流,她想到的第一件事不是自己的小命不保,而是想起了之前看的穿越小说,比起生命,她更加关心的是假如死了穿越到哪个朝代,遇上什么人。

但是这些要是告诉身旁的这个男人,她敢保证她一定会被打击得体无完肤,所以她才不会亲自把自己送到他的枪口上呢。

很长的一段时间,飞机并没有进入平稳的极端,而是一直处于颠簸的状态,本来能够给人安全感的大鸟现在好像是在狂风暴雨里被摧残的一叶扁舟,感觉用不了多久的时间就会在与气流的告诉摩擦力粉身碎骨。

自诩天不怕地不怕的秦霏突然就有些害怕了。

那个人就算要订婚了,也还是要见一面吧。如果就这么死了,那过往的青葱岁月算什么呢?她一片赤诚的心又算是什么呢?

想到这里,秦霏浑身开始颤抖,就连牙齿也在不断地打架,头皮像是被什么震动着一片酥麻,冷汗不断地从额头,从身体各处的毛孔里冒出来,心脏都快要从喉咙口跳出来了。

此刻,机舱外面已经是一片漆黑。

秦霏想要嚎啕大哭,可是她的人生在最黑暗的时候,她也未曾这么懦弱过。于是她咬着唇,强忍住心里的惧意。

林越霖发觉腰上一痛的时候,才发现是身边的女人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环上了自己的腰,手掌心紧紧地捏着他腰上的肉,像是要生生扯下来一般。

“女人,你这个害怕的方式简直是我见过最弱的,而且也是最让人厌烦的,因为已经给我造成了很大的困扰。”林越霖眉眼冷峻,冷酷无情地搬开她的手。

“让我抱一抱,抱一下就好。“秦霏的手又孜孜不倦地环了上去,而且比之前收得更紧。

这一次,林越霖没有再掀开她的手,而是任由她抱着,只因为这个女人楚楚可怜的眼神触动到自认为冷血无情的他,。

若是换做以前,他绝对不会想到一向整洁的他,会让人把自己的西装外套给扭成麻花,尽管他现在也是花了很大的力气才忍住不揍她的冲动。

“你说我们会不会死?”秦霏想要通过和他聊天来缓解自己的注意力。

“会又如何,不会又如何?”林越霖的一生已经过得很有意义,他该做的事情,不该做的事情都已经做了一大堆,就算死去也没有多大遗憾。

秦霏是第一次见到将生死说得这样平静无波澜的人,有片刻的惊讶,但是转瞬又觉得正常,而且还觉得他这样的男人就应该有这样不可一世的高傲态度。

秦霏也被他感染,慢慢地变的平静,但是整个人已经舒服地躺在他的怀里,感受着他平稳而有力的心跳声,心里一片平静:“如果我们会死,一定要对一个人说最后一句话,你想对谁说,说什么?”

“我没有想要对谁说的话。”林越霖说出这句话突然觉得有点伤感。

这种情绪他好像从来都没有过,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种情况下出现,难道真的是人之将死,人就变得多愁善感了吗?

他倒是有个未婚妻,按照道理来说他应该要有话对她说才对,可是他并不想。

“那你呢?”林越霖看着秦霏的头顶,问道。

“我想对我心里的那个人说,但愿从来没有认识过他。”秦霏的语气舒缓,听起来有些解脱的豁然开朗。

“你男朋友。”

“如果没有出意外,他是我的未婚夫,可是意外出了,他是别人的未婚夫。”秦霏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能够将这些事情这样笑着说给一个陌生的男人听。

“笑得丑死了,别笑。”林越霖讥讽地说道。

“我能在你的怀里睡会儿吗”秦霏怕他不同意,小手抓着他的衣襟,补充道,“看在我未婚夫变成别人未婚夫的面上,别拒绝我。看在我们可能要死的份儿上,也别拒绝我。”

林越霖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受,身上躺着娇小的人儿,心里灌满了光和热,和往日汹涌的情欲不同。

他清楚地知道那是一种类似疼惜和感觉。

可他林越霖对自己尚且残忍无情,又怎么会对一个萍水相逢的陌生女人产生同情呢,一定是飞机遇上雷暴,让他有些头疼了。

一定是这样的。

宠婚AA制:首席爱妻入骨》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宠婚AA制 或 首席爱妻入骨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

  • 宠妻入骨:娘子看招8章

    原标题:宠妻入骨:娘子看招8章小说名字:宠妻入骨:娘子看招第八回:养条毒蛇玩(一)杯子破裂的声音把拓跋瑢镇了一下,不由得抬眼看他。拓跋珪依旧懒洋洋地斜靠在柱子上,眼眸却深沉的如同一头豹子,闪着幽利的光!拓跋瑢知道,这是警告!警告他和自己的母亲不要再有小动作!但是,在这世间上,有些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如果一个警告就打退堂鼓,又怎么会有那么多的王侯将相?争权夺利四个字说明了想要权力,就要拼了命的去争去夺。不争不夺,权力是不会送到你面前的。拓跋瑢嘴角轻抖了抖,转身走出了亭子。“大哥!”拓跋瑢前脚走,后

  • 误惹邪王:人家偏不要8章

    原标题:误惹邪王:人家偏不要8章书名:误惹邪王:人家偏不要第八章蒙骗皇上“您来无非就是想要问清儿和四皇子的事情吧……那清儿索性就说了!”穆清知道皇上是多疑之人,故意表现出小女儿家的情绪,让对方放松紧惕,“安平王惊才绝艳,举世无双,容貌与智慧并重,是我大越朝除您之外的好男人!却偏偏不是因为情爱娶我!”“什么?!”皇上脸色微微一变,手指紧紧收拢,心中一阵怒气:老四,朕如此疼爱你,没想到还是让你……“他居然是为了您!”穆清死死瞪着皇上,仿佛他就是自己的情敌一般,“他说什么自己大军刚刚凯旋归来不久,又得

  • 重生贵女:摄政皇妃8章

    原标题:重生贵女:摄政皇妃8章小说书名:重生贵女:摄政皇妃第八章府中大权重归位这才刚踏进正殿的大门,张茹芳直接快步的走到了坐在正位上的灵薇面前,抬手就想要一巴掌扇去,那双眸之中全都是仇恨的神色。莲香看见这举动可是被吓得不轻,差一点儿就尖叫出声了。只见灵薇没有任何的害怕和惊恐,而是缓缓的将手中的茶杯远离了自己的唇瓣,不急不慢的开口:“二夫人最好想清楚这一巴掌下来之后的后果的是什么,殴打皇家之人可是要灭九族的。”张茹芳在听见这话语后,手臂停止在了半空之中,那眼神有着不甘心。她没有想到,自己想出来的招

  • 赔心交易:慕少专宠甜心妻8章

    原标题:赔心交易:慕少专宠甜心妻8章书名:赔心交易:慕少专宠甜心妻第8章:安排手术手术的过程很艰难,结果却很成功。二十天之后丁薇从无菌仓被推进普通病房,睁开眼的第一句话就是找慕行琛。“你是不是瞎?”身边飘来一个声音。丁薇一转头,慕行琛就坐在她旁边。兴奋的抱住慕行琛的胳膊,丁薇觉得能再次见到这个世界实在是太好了,语无伦次道,“太感谢你了慕先生,谢谢你的骨髓,不对应该要谢谢你的妈妈生了你,啊还要谢谢你的外婆……”慕行琛摸了摸她的额头,“怎么做个手术傻了这么多。”“丁小姐你都不知道医生直说慕先生就是你

  • 二嫁皇叔:首席特工皇妃8章

    原标题:二嫁皇叔:首席特工皇妃8章小说名称:二嫁皇叔:首席特工皇妃第八章赏花大会大概就算是苏如是凭空消失几天,也不会有人问津。这也算是有了好处,就是自由。苏如是和银屏一踏入那间她们居住的简陋小院,就察觉到了和往日不同的异样。有人!苏如是和银屏对望一眼,十分有默契的用眼神交流者。银屏指了指自己,又用眼神瞟向那传来气息的小屋中,意思是:小姐我先去探探里面有什么人!苏如是点点头,示意她会跟在银屏身后。主仆二人放轻了脚步,蹑手蹑脚的走到了位于小院中间的木屋外,轻轻探头,从打开的窗户中望了进去。苏如是看清

  • 香梦诡事8章

    原标题:香梦诡事8章小说书名:香梦诡事第八章诡异的镜子李成拿出那个比较大的镜子之后,里面立马发出了黄色的光芒,而且这个光芒显得异常耀眼,根本不是像想象中那样,这倒是令我感到非常惊讶。没想到,竟然差不多的镜子,竟然会出现这么大的威力,这倒是令我真的感到非常奇怪,想到这里,不由异常的惊讶,但是现在看起来,根本不是这么简单。我想了一下,便开口道“李师傅,你这个镜子,好厉害啊”。听到我的话,李成脸上露出一丝的痛苦脸色,强忍着脸色说道“不要说话了,我现在正是值关键的时期,不能打断我”。我瞪大眼睛,赶紧点了

  • 造化之城8章

    原标题:造化之城8章书名:造化之城第八章恩将仇报陆天羽跟随陆海峰到了一间密室里。陆阳正在盘膝打坐,他脸色苍白,衣襟染血。他睁开眼,挤出笑容:“天羽堂弟。”“真是劳烦贤侄了,我亲自在这里为你们护法。”陆海峰如是说。陆天羽没想太多,他盘膝坐在陆阳身后,单手抵在陆阳背后上,一缕神念随之钻进陆阳体内。帮别人抚平神念上的创伤,从来都不是容易的事情。不多时,陆天羽便累的大汗淋漓。“休养一段时间,便无大碍。”陆天羽起身。“真是多谢堂弟了。”相比起陆天羽的疲累,陆阳显得精神饱满,他微笑开口,眸中却划过一抹寒意。

  • 神王继承人8章

    原标题:神王继承人8章小说名称:神王继承人第七章老刀收徒“那老者说,要一样东西,只要找到此物便可包云二少性命无忧,云家表示能救活云二少,只要老者提出条件云家必然倾尽全力报答老者。那老者只是说找到东西再谈条件。”“当年,云家联手纳兰家动用了所有能动用的关系寻找此物,两天内几乎将华夏翻了个底朝天,第三天,就在所有人都要放弃的时候,奇迹出现了,纳兰家当时家主的孙女在那天出生了。比预产期早了两个多月,而那老者要的东西便在纳兰紫晴嘴里含着。”上官秋雨忍不住打断:“什么东西那么玄乎,还在嘴里含着。”夜晓沉声

  • 爱上大女人8章

    原标题:爱上大女人8章小说名:爱上大女人第八章小姨的冷漠第二天,到了学校里面,我心情就很激动,因为第一节课,不是别人的课,正是我梦寐以求的小姨的课。我一直静静的等待门口出现那个熟悉的身影,随着上课铃响起,一个美丽的身影出现在门口,进入教室之后,就是正常班级上课的正常的事情。但是我眼神一直都直直的盯着小姨的脸,没有一点离开,深怕错过什么,在心底也期望也许小姨能忍不住看看我,但是我失望了,小姨就和普通老师一样,没有向我这里看过一眼。学校的时间上课时间,学校的上课时间并不长,一般都是45分钟,但是我一

  • 江少请自重8章

    原标题:江少请自重8章小说书名:江少请自重第八章:现在就给我上了这个贱女人张马猥琐的表情,让任雅一阵干呕,恨不得立刻死去。但她不能,她要把今天所受的苦通通还给秦尤!秦尤不经意间触到任雅冷然的目光,心中没来由地升起一股恐惧,不自觉地退后一步。明明已经是被男人压在身下玩弄了的贱女人了,还有什么资格露出这样的眼神?!秦尤为了掩饰内心的不安,朝张马吼道;“磨蹭什么!脱了裤子快上啊,还是不是男人!”“好,好,好!”裙子已经被撩了起来,露出光洁白皙的大腿,张马色相毕露,像饿狼一般扑了上去,在任雅的眼中形成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