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天才女相在线阅读

2017/11/25 2:26:1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天才女相

第一章 剑走偏锋寻机巧

繁华街道,行人往来有序,正值午前赶集之时,京城之中的闹市热闹至极。好好孕

森严壮丽的宫墙之内,一行人行色匆忙,三顶软轿在一个转弯之后停下,各个软轿之前都有相应的宦官候着。

“陈大人,已经到了。”宦官尖锐的嗓音在耳边响起,陈书妍淡淡一笑,缓缓从软轿之中走出。

宫中多的是虚以委蛇的人,现在她还未经过殿试,这些人就谄媚地称呼她一声“大人”。

待三人都走出软轿,都不约而同地仰头看着眼前高耸的殿门——金銮殿,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地方,却也是是非最复杂的地方,只要过了今天,他们就能够在其中占有一席之地,也正是为了如此,陈书妍才会出现在此。

“宣三甲诸位公子觐见!”

一声之后,以陈书妍为首的三人缓缓走入金銮殿之中,压迫的气氛叫人有些喘不过气。

暗中捏着手心,幸好状元官袍袖子宽大不至于叫人瞧见了这个小动作,毕竟是小女儿,不说从未见过满朝文武以及皇帝亲见的阵仗,就是女扮男装这一点就足够叫她心虚。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

硬着头皮走到大殿中间,陈书妍才抬起头来,只不过这一眼看去,冷汗直接冒了出来。

大抵君王的威仪是与生俱来的,坐在皇位上的男人,一张俊脸不苟言笑,一双剑眉不怒自威,不过二十七八的年龄却是相当稳重老成。

是这个人……当年叫她整个家族再无立身之地,多少冤魂难归乡,逼得自己女扮男装,陈书妍敛眉,却注意到一道不同寻常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奈何正值万众瞩目不可随意查找,只能低下头,装作不知道。

“草民陈书岩、刘恒、苏信诚,见过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三人齐齐跪下,规矩中带着些拘谨。

说实话陈书岩也没有想到自己会紧张至此,心中预设过千千万万遍,也不足以方才那一眼。

殿试的内容很简单,不过是各自发表对辽国不断犯境的看法,这个题目出得很是广泛,其余两人都就此侃侃而谈。阅读http://www.haohaoyun.com/

倒不是不好,只是少了些特色,大部分都是古书上的总结。可陈书岩不一样,分明是标准的清秀单薄书生模样,却说出了在场大部分文人都不敢说的内容。

“陛下,微臣有一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陈书岩虽然如此说话,态度却是一副非说不可的架势。

宇文向勋自然是点头了:“不过是一个测试而已,有话直说。”

陈书岩收起双手背在身后,在微微测过身子之际找到了那一道炙热的视线,是来自左前方的一个男子,境况不允许,她也只是匆匆一眼,只记得那一双眸子,充满了危险。

“辽国兵强马壮,百姓几乎人人可拿枪上马,是举国皆兵的最好写照。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可是屡屡侵犯我朝边境,且不说是天子皇威的不屑,单是边境百姓就苦不堪言。西北天气干旱,到了冬日又是大寒之期,粮食钱财都不易积攒,百姓本就过得艰辛,还要遭到辽人抢夺,这番行径与劫匪无疑。既然我朝国家根基稳固,国库充盈,能大费周章去剿灭那卧龙岗的匪窝为何不能为了百姓,给辽人半分颜色看看?”

这些话,陈书岩说得有些急了,一口气说下来小脸憋得通红。

西北荒凉的景象和被辽人追赶斩杀的画面不断在眼前闪现,那是她不愿去回忆的画面。

一言已出,不卑不亢,叫殿中不少大臣都议论纷纷,要知道,辽人犯境一事并非一日之祸,早已兴盛许久,但是整个朝堂都是以和平处理为意向。

这几年也没人敢这么直接地在皇帝面前提出这等想法。

宇文向勋脸色变了变,不动声色地看着陈书岩,一直没有说话。说明haohaoyun.com

所谓圣心难测,他脸色的变化让底下的人不得不为陈书岩捏一把汗,这般剑走偏锋的做法新颖却不一定讨喜,不少人开始为这个冒进的少年感到担忧。

一下,两下,三下……

陈书岩可以清晰地听见自己的心跳声,没错,她就是在铤而走险,此番言论不过是说给皇帝听。

或许别人不知道,可是她清楚得很,宇文向勋在继位之前曾去过西北驻地,自然见识过辽人的剽悍。

这一点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继续说:“陛下,西北土地贫瘠,但也是国土,是国土就是国之根本,在这件事情上面,微臣斗胆,认为应该再强硬一些,但绝对不可操之过急。其实辽国有心之人在盼着我朝内乱,为何我们不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或许是在朝堂之上说了别人不敢说的,陈书岩很紧张,手心的冷汗一直没有停歇,更惨的,是那些老臣子们带着寒光的眼刀。

她不怕这些迂腐的大臣,只是担心高高在上的那个人到现在还不能做出自我的决断,身在皇位往往身不由己。

过了许久,久到所有人都觉得这个笔试状元怕是保不住的时候,宇文向勋终于发话:“初生牛犊,的确有那么一点意思,这笔试状元的头衔名不虚传,今日殿试,朕对你十分满意。天才女相在线阅读

剩下的三甲殿试显得有些枯燥,在得到宇文向勋的赞赏之后,陈书岩就知道自己的状元位置是坐牢实了,暗自松了一口气。

殿试结束,宇文向勋的目光再次落到她的身上:“新的状元府邸还未建好,诸位可有什么建议?”

闻言,陈书岩只觉着自己足够倒霉,这往些年的状元府都建得好好的,到了自己这处便成了暂时未竣工,需要再等些时日。

“皇兄,不若让新科状元暂时住在臣弟府上吧。”

是方才殿中一直盯着她的那个男子,一席白衣为底色,上绣有八爪麒麟,面上有些意味不明的笑意可言语之间全是疏离压迫。

当然,这些小细节,也只有陈书岩注意到了,男子似乎是有意为之,在转过头看着她的时候,那笑容更为渗人。

第二章 出师不利入虎口

哪知道这人刚一开口,又有一人抢话道:“七弟未免太过着急,只是不巧,为兄今日也有相同想法,这可如何是好?”

说话之人亦是身着绣有麒麟之服,腰间佩戴着碧玉玉珏。

一双剑眉同高高在上的宇文向勋似乎有几分相似,但是眸子里面又多了些张狂,这便是传闻中权势不输给天子的二皇子宇文向成吧。

陈书岩猜得不错,此人正是宇文向吉,他对这些个文人本没有兴趣,一来是这一次有谋士的确名言建议拉拢三甲一说。

再者,他就是看不得宇文向吉争取或者得到某一样东西,这天下迟早都是他宇文向成一人的,怎能叫这些个皇子王爷得意?

所以争取到这个新科状元,他志在必得。

一时之间,陈书岩也感觉到了气氛的僵持,目光在两位王爷的身上徘徊好几次最终落到了宇文向勋身上,毕竟当今皇上才是最后做抉择的那个人,她的归宿,只不过他的一句话。

“既然王兄唤向吉一声弟弟,又何须故意为难呢,不过是弟弟瞧着这位陈状元有些意思又恰逢城南府邸还未竣工才提出这个建议,还请王兄成人之美。”宇文向吉的声音缓缓而来,温和得不像话,平缓中又不失刚毅和坚定。

这样的人想必也不是简单的人。

陈书岩快速做出判断,这两个人都不是她最好的去处。

无论是住到哪一位的府上,都免不得惹上一身腥臭,所幸硬着头皮在宇文向勋做出决定之前插嘴道:“陛下,其实微臣可以暂时住在之前的客栈里,无须如此麻烦二位王爷。”

“你别不知好歹。”

话刚说到嘴边,宇文向成便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立即转弯道,“陈大人如今身份可不一样了,总归还是要体面一点比较好,二王府的大门随时为你打开。”站在宇文向成身后的朝臣们忍不住为这位略显鲁莽的王爷捏了一把冷汗。

瞧着上头皇帝的脸色十分淡然,陈书岩却知道,自己这一次直接被这个所谓的二王爷给送到了另一人手里了。

果不其然,在听完宇文向成的话之后,皇帝一声令下:“那好,既然七弟有意,那陈书岩你且在齐王府暂住一段时日,待城南府邸建好,朕便命人将你的行李搬回去。”

本来还可以自我争取一番,谁能想到那二王爷居然当着百官的面儿鲁莽了一把,没有顾及到皇威。

这不,陈书岩径直成了三兄弟闹别扭的出气筒。

被安排到齐王府,那个七王爷看起来也不是什么善茬,日后得打起十二分精神。

殿试之后的册封一层一级慢慢进行着,同陈书岩一同做软轿进入宫中的刘恒,正是此次赶考中的榜眼。

陈书岩没有注意到,自己离开之后,背后那一道充满了不服气的目光是多么的火辣。

刚一走出金銮殿,陈书岩还未来得及松一口气,耳边便传来方才那温和又带着些冷清的嗓音:“怎么,陈大人这么着急是要回客栈收拾行李吗?”

“微臣参见七王爷。”

陈书岩尽量表现出自己的客气,但是绝对不会对眼前这个人献殷勤,危险的男人是她现在不能招惹的对象,若是有可能,她还想争取一下,“下官不过是个粗鄙之人,住在客栈也没有什么不好,若是搬入王府只怕会给王爷您带来麻烦。”

“大胆,你不过是个小小的状元而已,虽然如今春风得意,在王爷面前却仍是算不得什么,竟然敢一再拒绝咱们王爷的好意。”

身后的侍卫显得有些急躁,宇文向吉在其心中形象素来高大不容他人亵渎,陈书岩显然是抚到了他的逆鳞。

“齐飞,不得无礼。”宇文向吉皱眉,他可不喜欢自己的手下被惯出毛病来,打断自己的话不说,还在外人面前丢人,“陈大人切莫在意,是本王管教不严才叫这奴才多嘴,今日陛下已经下旨,陈大人再多做推辞可就是违抗圣旨了。”

无奈,陈书岩在这一场对抗赛之中惨败,几乎是在那个名叫齐飞的侍卫的“监视”下回到客栈收拾好行李,匆匆赶到齐王府。

所谓齐王,本有齐天下一说,但是这个王爷看起来又闲散得很,反倒是那个二王爷,看起来飞扬跋扈,想必在朝中势力一定不少。

否则皇帝早就受不了他的烂脾气了。陈书岩没有错过方才在殿堂之上宇文向勋脸上出现的短暂僵硬。

自古皇帝对自己的兄弟多的是忌惮,他们大誉国也不例外。

可惜她一路赶来,一心备考,还来不及了解京中局势,日后在这方面要做的功课可不少。

眼下最要紧的还是搞清楚宇文向吉到底打的什么算盘,对她献殷勤好像也不至于,这什么鬼态度,叫一个冷冰冰的侍卫一直跟在她的身边。

“我说,你是叫齐飞吧,能不能别跟着我了?”

她还不适应自己的新角色,在自称上面还是如此平易近人,而对方丝毫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很是坦然地接受了这个对话。

齐飞只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大抵还是为之前她拒绝“好意”的行为计较,淡淡开口:“王爷吩咐我一定要亲自把你送到房间,否则我绝对不能离开。”

败给这个小侍卫了,陈书岩揉了揉太阳穴,继续让人带路,而身后齐飞的身影仍旧站得笔直。王府的下人都是这般目中无人,她是不是也要稍微树立一点威信才能够在这儿不被欺负?

这样想的同时,她就已经问出口:“难道王府的人都可以在官员面前自称‘我’吗,还是说,在王府你就是个特例,因为齐王对你特别照顾?”

总结起来就是“身份特殊”一词。

“不是,我……奴才只是不适应跟陈大人您相处,一时情急说错了而已。”

某人面不改色地说谎,他才不会直说自己就是不喜欢陈书岩才故意要不给她面子,再说了,他就只听王爷的话,管她说什么。

天才女相》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天才女相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南风未起,思你成疾6章

    原标题:南风未起,思你成疾6章小说名字:南风未起,思你成疾06:掉进无尽的深渊电话偏偏这时候摔坏了,来电显示也查询不了,苏安暖感觉自己就像掉进了深不见底的深渊中。再也爬不起来了。为此,傅嗣年根本不让她接近医院,她只能通过陈管家的口得知,傅淮山虽然抢救了过来,可是也一直昏迷不醒,医生说,他的心跳随时都有可能停止,即便活着,也有很大的概率成为植物人。不过,也还是有希望醒过来的,有希望就好,她会一直祈祷的。“陈管家,实在是麻烦你了。”看着面前的苏安暖毫无血色的脸,陈管家实在是心疼,“少奶奶啊,少爷怎么

  • 死亡APP6章

    原标题:死亡APP6章小说名字:死亡APP第6章衣服有问题我说我怎么知道那稻草人头是怎么变得那么凶残的,现在最要紧的,是解决它,再拖下去,还不知道要有多少人遭殃呢。陈仙师指着自己的断臂苦笑:“你看我这个样子,还怎么帮你们去捉它?”我和老司机对视一眼,有点没主意了。陈仙师还躺床上呢,他胳膊上那伤口还渗着血呢,就算我们强拉他起床,他也没法帮我们啊。就在我们几个人愁眉苦脸的时候,病房的门一开,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走了进来,她手上端着一个饭盒,看见我们也并不惊讶,只是冲陈仙师说道:“爸,医生都让您多休息,

  • 遇见你,着了魔6章

    原标题:遇见你,着了魔6章小说名字:遇见你,着了魔第六章暧昧裴煜见她双目湿润,心疼坏了,忙解释:“你怀了身孕,短时间内不能做,等过了这段时间,我一定加倍补回来。”裴煜说着,大掌在她臀上捏了一把,惹得唐婉儿身子敏感的抖了一下,没撩拨到他,倒是自己先受不住了,撒娇的望着他,“不嘛,没事的,我们只要小心一点,不会有事的。”柔软的手指从腹肌的位置往下游走,裴煜黑眸骤然一沉,只觉得一股邪火汹涌而起,一把搂住了纤细的腰身……不知道过了多久,林清从臂弯里抬起头,眼睛疼得厉害。肚子饿的咕咕响,她麻木的站起来,想

  • 姐夫,不服来战6章

    原标题:姐夫,不服来战6章书名:姐夫,不服来战006给我砸我闻听这话,怒极反笑:“谭斌,你说这话不觉得好笑么?是你们娘俩主动找李大仁来,抢着戴绿帽子当王八,还怪我出去找男人了。我只不过是换了男人而已,对你们有什么区别么?”谭斌被我揭了短,恼羞成怒的扬手就打过来。我伸手就去掏口袋里的袖珍电棍,幸亏早有准备,不然又要吃亏。然而我没有想到李莲会拿着个擀面杖,在后面照我脑袋重重砸了一下。等我醒来,后脑还是一阵疼。我光着身子躺在沙发上,谭斌竟然用手机对着我拍来拍去。下意识的伸手捂住重要的部位:“谭斌,你要

  • 盖世天尊6章

    原标题:盖世天尊6章小说名字:盖世天尊第六章青云峰记名弟子“首先要恭喜你们成为苍澜剑派的弟子,从今天起我们就是一家人了。接下来会有师兄帮你们安排其他的事情。你们有三天的时间可以自由利用,三天后的这个时辰,准时回门派。”一名蓝色长衫的弟子,在上面把注意的事情都说了一遍,就离开了。有父母兄弟或则侍卫陪同过来的,这下都有时间聚一聚了。苍澜城里的人又多了起来,尤其是那些酒馆客栈。有离别的,有庆祝的,有托朋友把好消息带回家去的。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逝。第三天的早上,所有通过测试的少年,都一个个精神抖擞面,

  • 爱如云烟,风起即散6章

    原标题:爱如云烟,风起即散6章小说名称:爱如云烟,风起即散第六章其实我骗了你“快点!检查好了没有!”医生催促道,“病人等不及了!”“可以可以!我可以!”沈络疯了一样的扑上去。霍景深一把拉住她,“她怀孕了!不可以输血!再等等。”“霍景深你放开我!”沈络一把甩开他,祈求道,“不会影响孩子的,我会好好保护孩子,姐姐不可以出事!她是我唯一的亲人!我求你了,你也不想姐姐出事的!”霍景深眼底一片难辩的神色还是放开了手。沈络输完血就晕了过去,一睁开眼睛就看见沈清正一脸讳莫如深的守在自己床边。“姐姐你没事了!”

  • 只恨爱情已迟暮6章

    原标题:只恨爱情已迟暮6章小说书名:只恨爱情已迟暮第6章你做的,我敢吃吗?可是躺在椅子上的人却没有丝毫的动静,穆梓擎不由微微蹙了蹙眉头,他想将她拽起来,可手刚刚碰到她的手臂,却烫的要命,身上的伤口看上去极其的恐怖。“该死的,这个蠢女人!”穆梓擎不由微微拧着眉心,这个女人怎么这么蠢,这是不想活了。可是她怎么能这么轻易的死去,她还没有赎罪。他看着脏兮兮的苏小小,不由有些厌恶,直接把她拖上了车,甚至车上都铺了报纸,这才将她放在了车上。苏小小感觉有人拉着自己,她想要睁开眼睛,可是全身的酸痛还有眼皮重的要

  • 永夜之歌6章

    原标题:永夜之歌6章小说:永夜之歌第六章:受挫已经是接近中午,阿羽一个人走在街道上,朝着早上的术师选拔地走去。半低着头,阿羽还在沉浸在叶颜卿的话中……“永夜之歌吗……九位传奇一般的永夜骑士,无人超越……是真的么?”阿羽突然抬头,看着周围,眼神有些迷茫起来。随后,阿羽眼神又渐渐恢复了清澈,自嘲一笑,摇头自语:“呵呵,关我什么事啊,我一个小小平民,这可不是我担心的事情啊,眼下我要操心的就是——”说着,阿羽加快脚步,走向那个小广场。说来也怪,这几天虽然是术师的选召时间,但是也是骑士的选召时间。没错,这

  • 心脏在右,你在左6章

    原标题:心脏在右,你在左6章小说书名:心脏在右,你在左第6章你怀孕了怀着不安,童雪来到医院。一番检查后。“童小姐,恭喜你,你怀孕了,不过因为你低血糖,要多注意补充营养。”医生头也未抬,公式化说道。真的怀孕了?想到那个从出生自己就没见过的孩子,童雪心头酸涩,跟医生道了谢,便失魂落魄回了家。见童雪离开,医生便拿起了电话。“童小姐,童雪已经怀孕了,她今天来检查。”“好,我一定不会亏待你的。”医生连连道谢,挂断了电话,脸上满是喜色。蒋家别墅里,童景闭上了眼,靠在柔软的沙发上。终于怀孕了,好戏就要上演了。

  • 深夜末班车6章

    原标题:深夜末班车6章小说名称:深夜末班车第六章嘘,别尖叫进城之后,乘客一一下车,我亲眼目送小伙子带走了妖娆女人,有些唏嘘。这世道,坐一趟公交都能够得到一段艳遇,也不知道是这个时代的礼物还是悲哀。看着二人勾搭在一起的身影消失在终点站的街道尽头,正准备收回视线,肩膀忽然被狠狠拍了一下。“嘿,大哥哥你是不是很羡慕这一场艳遇?”一转头,李欣荣调皮的笑容在车里通明的灯光之下呈现出一股诡异的灿烂。我努力地找出她脸上的奇怪之处,最终也还是只能够得出一个她实在是白得有点过分这个理由上面。我收回视线,指着车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