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夏天协奏曲在线阅读

2017/11/25 2:51:4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夏天协奏曲

第1章 妥协

  一年前我和许深在朋友聚会上相识,他性格虽然有些懦弱,但一直对我呵护有加,从认识开始他每天风雨无阻的接我上下班,那时候我刚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从没谈过恋爱的我一下就沦陷了。好好孕

  我当时就觉得,许深是我最好的归宿。

  面对他半年锲而不舍的追求和朋友的撮合,我们俩终于修成正果步入婚姻的殿堂。

  结婚那天我婆婆一个笑脸都没给我,别人都以为她是主任医师不苟言笑,只有我知道她是看不上我的出身。我爸妈都是老实巴交的乡镇人,前两年我爸还突发了脑溢血,每年光是医药费就是一大笔钱,这些钱大部分都是许深出的。

  我婆婆嫌我是个累赘,一直想暗中怂恿许深跟我分手,中间甚至还光明正大的给许深介绍相亲,我想那个小三也许就是相亲时跟许深认识的。

  后来我意外发现自己怀孕,兴许是我婆婆念及我肚子里怀了许家的种,对我的态度也缓和了一些,没再让许深去相亲。后来我才知道,当时她早就已经给许深选好了人,就等着把我扫地出门。阅读haohaoyun.com

  只是那时候我怎么会想到态度缓和的背后,竟酝酿着一场摧枯拉朽的狂风暴雨。

  更没想到我婆婆会在我大婚之夜,跟人合谋做出那种恶心的事来,让我至今想起来都浑身发寒。

  这件事不但将我和许深细心经营的感情打入万丈深渊,也把我推入一场令人发指的阴谋中!

  事情发生在我们结婚这天,因为我和许深是奉子成婚,婆婆说怀孕五个月怕我太累所以婚礼没有大办,只是通知了许深公司的员工,还有我这边的几个同事。

  即便这样一天应付下来我身体也有些吃不消,回到家我就先一步回卧室休息了。

  半梦半醒间,听到客厅里有女人说话的声音。

  “深,那个黄脸婆醒不过来的,你怕什么?”这女人的声音我认识,婆婆说好像是许深家的一个亲戚。

  我隐约觉得她是在说我,捂着砰砰跳的心口小心翼翼的继续听着。推荐http://www.haohaoyun.com/

  “许深,我们俩本来就应该是一对,那个黄脸婆怎么配得上你?她们那种底层的女人我最知道了,不过是想借着怀孕攀上你这个高枝,深,只有我才是真爱你的。”女人不屑的甜糯声,伴随着某些令人面红耳赤的低吟。

  “董韵会醒的,我、我不能……”许深的声音越来越小,语气里除了担忧还有不安。

  就算再傻,我这会儿也明白过来外边到底在干什么,这女人的低吟和许深低重的喘息,无一不让我觉得恶心。

  我像是个疯子,捂着肚子从床上爬起来。

  打开门冲出来的同时,就看到两个人滚在我新买的沙发里,我老公被一个比我年纪小身材好的女人压在身下,她的手隔着裤子握住我老公,一脸挑衅的盯着我。

  “你、你干什么!”这一幕宛如冰锥子一般从我身体里穿过,我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指着她。原文haohaoyun.com

  她竟没一丝的羞耻心,勾起个胜利者般的冷笑,脸贴在许深的怀里小鸟依人似的:“黄脸婆,都这样了还没明白过来呢?傻逼吧你?”

  我不理她,去看被她压在身下的许深。

  许深满脸的惊慌和局促,但他竟然没有推开这个女人,没有!

  “许深,你让她走,现在让她走!”我盯着许深,拳头因为紧紧攥着而发白。

  可笑的是我的老公居然说:“董韵,雨菲是我妈、是我妈叫来的。我不能……”

  他把头撇到一边不再敢跟我对视,我忽然气的想笑,从一开始我就知道许深在他妈面前懦弱,但我没想到他会懦弱至此!

  小三从许深身上下来,嘴角锋利的如同钩子,她高傲的走到我面前,眯着眼睛伸手狠狠拍我的脸:“黄脸婆,以为你怀孕了不起?知道刚才你睡觉前许深给你喝的那杯牛奶里放了什么吗?”

  “咚”的一声,我整个心脏犹如沉到冰冷的海底,浑身止不住的颤,一只手下意识的抚上小肚子。

  小腹很合事宜的传来一阵剧痛。

  “什么、什么?你们给我下药?”我忽然了悟,怪不得刚才喝牛奶时觉得味道不对,只是因为是许深递给我的,所以我并没有多想。

  我因为怀孕而笨重的身体摇晃了一下,扶住沙发才勉强没有摔倒在地上,许深本能的伸手想要来扶我,却被小三一眼给瞪了回去。好好孕

  “没了这个孩子,你还有脸待在许深身边?”她提着嘴角,颇为得意的笑。

  我疼的冷汗层层冒出来,腿间有黏腻的血红流出,浸红了我的裤子,我彻底慌了,顾不得小三的下作,只是乞求着去看许深:“许深,带我去医院。孩子,我们的孩子!”

  许深眼里闪过极短暂的不忍,几秒后他竟然低下头,低、下、头!

  “你死了这条心吧,你也配给许深生孩子?以为飞上枝头就能当凤凰,也不看看自己是不是这块料!”她胳膊环在胸前,冷笑连连。

  “报警,我要报警!我要告你们!”我彻底疯了,咬牙扶着沙发,跌跌撞撞的想要去打电话。

  头发猛然被人揪住往后扯,我感觉头皮都要被撕裂,身体猛地往后一倒,接着脸上狠狠挨了一巴掌。

  这一巴掌打的我肩头猛地一偏,加上小腹的绞痛整个人“砰”的一下摔倒在地。

  小三走过来高跟鞋鞋尖挑起我的下巴,嘲讽的笑:“告我?你以为你会赢?好笑,黄脸婆你还真是单纯。好好孕

  猛地抽回脚,我下巴重重的磕在地面上。

  我颤着身体去看许深,他自始至终都垂着头一言不发,任由小三在我和他的新房里耀武扬威!

  我实在害怕,害怕再晚一分钟孩子就从我的身体里流出来,疯了似的冲许深吼:“许深,给你妈打电话,我求你了!”

  许深终于抬起头盯着我双腿间不断流出来的鲜血,眼里浓浓的不忍和心痛,但说出口的话却懦弱的让人发笑:“我妈说,她、她和朋友在打牌,不让我打扰她。”

  我瞬间呆住:“那孩子呢?孩子你不要了!”

  看着他再度垂下头,我的心如同让烧红的针扎透了似的疼。

  小三嘲讽的看我一眼,走到许深面前,挽住他的胳膊把头靠在他的肩头上:“放心,我婆婆很快就会来看你,今天给你吃的药可不是谁都能买到的。这种医院里的禁药,不是我婆婆我还弄不到呢。”

  嗡!

  我脑子里像是被雷劈过,使劲的瞪大眼睛盯着许深:“许深你一早就知道,你一早就知道是不是!你们……你们简直是无耻!”

  许深仓惶的抬起头,像是要解释什么,但最终喉头只是涌动了几下:“董韵,我妈说她不喜欢你。我会、我会补偿你的……”

  我蜷缩在冰凉的地板上,捂着肚子笑的七零八落:“补偿?许深,我跟你在一起一年,怀孕前我每天和你一起加班到深夜,你不喝酒,客户应酬你妈妈逼着怀孕三个月的我去!我被人灌酒灌到胃穿孔住院,孩子都差点没保住,你妈却没让你去看我一眼,从医院出来我有要过你一分钱的补偿吗!”

  许深眼眶红了,小三一把拽着我老公把他拽到身后挡着:“你少在这里装可怜!知道许深心软故意摆出这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喝酒喝到胃穿孔是因为你贱,又没人逼你喝。”

  我怒极生笑,瞪着她,狠狠的瞪着他们!

  我真想爬起来掐死这个女人,但我没有力气,浑身像是有什么东西正在急速的流逝。

  这时候门被从外边打开,小三和许深都回头去看,我有气无力的透过已经被冷汗浸湿的发丝去看门口,我婆婆穿着白大褂沉着脸站在门口,手里还提着急救用的药箱。

第2章 又是你

  小三把我婆婆请进来,狠狠关上门。

  我流着泪,希望我婆婆顾及我肚子里是她们许家的种不要对我这么残忍,我奋力的在冰冷的地板上爬到她面前,身后拖出一道长长的血迹。

  “妈,孩子是许深的,我求你看在许深的份儿上,救救我的孩子。”我拽着她的裤脚拼命摇晃,声音破碎的不像是我自己的。

  腹痛的要死,我大口大口的吸着气,乞求的抬着头却对上我婆婆那张冷若冰霜的脸。

  怕我婆婆迟疑,小三提高嗓门咬牙切齿的盯着我:“你做梦吧!”

  接着,她扶着我婆婆的胳膊急切摇晃:“妈,谁能证明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许深的?”

  终于,终于我婆婆冷漠的抖掉我拽着她裤脚的手,毫无感情的看向许深:“把她带到里屋去。”

  许深弯腰抱我,他脸上都是泪。

  我瞪着他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朝他吼:“许深!许深你要还是个男人,你就带我走,带我走!”

  他抱我的手顿了一下,我婆婆停住脚步回头盯着她儿子:“许深!你连我的话也不听了?”

  许深颤了颤,这次他干脆把头撇到一边不看我,连拖带抱的把我拖到客房里,等他把我放在地上出门的那一刻,我忽然哭着笑了。

  呵呵。

  一年,这一年和他在一起我小心翼翼,即便他对我呵护有加我也从来没有恃宠而骄,为了他我放弃了自己的工作,到头来得到的只不过是两滴毫无用处的眼泪!

  我浑身抖成了筛子,我婆婆面无表情脱掉我的裤子。

  她是妇科医生,看到我下身血红一片连眉头都没皱一下:“董韵,你配不上我们家小深,你还年轻,有大把的人可以挑。但我就这一个儿子,我不想让你这种女人成他的累赘。”

  我紧紧抠着床脚,指甲都已经劈裂了,但我忍着没有哭,我只是不想在她面前更没有尊严!

  冰凉的东西穿入我的小腹,接着我血淋淋的身体被硬邦邦的无机质撑开,我用最后的力气咬紧嘴唇,鲜血的腥味在嘴里蔓延开来,我盯着天花板,使劲睁大眼睛盯着天花板。

  疼痛使我大口大口的抽冷气,但因为我憋着,身体一下一下的从地板上起伏。

  “疼是疼了点,年轻人不疼不长记性。下个月我家许深大婚,希望你给自己留点脸面,别再来缠着他。”带着橡胶手套的手伸到我身体里,从里边往外拽着。

  我从来没有这么绝望过。

  大婚?

  呵呵,真是讽刺,今天他才刚刚跟我结婚!

  我不知道自己疼了多久,疼的我死死咬住自己血肉模糊的嘴唇,指甲抠的出血,疼的我用头狠狠在地板上撞。

  黏糊糊的血混着头发贴在我脸上,忍到极限时,我终于撕心裂肺的喊出来:“啊——”

  “是个男孩儿,不过你没这个福分。”

  我能感觉孩子被人硬生生从身体里扯出来,不知道是血还是什么东西一大股一大股的往外冒,我呆滞地盯着天花板。

  接着我婆婆站起来,脱掉沾着我血的橡胶手套,甩到旁边。

  她弯腰从箱子里拿出一纸离婚协议甩在我脸上,脸色阴沉的厉害:“男人见胎血不吉利,许深也见不得这些,把这个签了。这一年我儿子也没少给你家花钱,分手费我们许深就不要了。”

  我眼泪汪汪,放开咬的已经一塌糊涂的嘴唇,冷笑着:“好,我签。”

  丢掉笔的那一刻,我虚脱的趴在地上,看着我婆婆端着满是血水的盆子出去关门,我泪水连连的笑:“会有报应的,你们都会有报应的!”

  当天晚上我被小三和我婆婆丢出家门,连带着被丢出来的还有我的行李。

  我拖着零碎的身体一步一步的挪回我家,路上的风刺的我眼睛不停流泪,颤抖的如同风中萧瑟的落叶。

  三天内我和许深办完了所有手续,但从头到尾都是他妈委托的律师出面,我连他的面都没见到。

  我在家养了一个月,又回到原来的公司上班。

  巧的是,和经理晚上出来应酬,去的会所和许深大婚是一个地方,我下车站在门口看着酒店立起来的喜牌上,许深和那个小三的婚纱照笑的满脸幸福,我就觉得一阵讽刺,心口莫名的发闷。

  好在不是同一层,总算避免了尴尬。

  在包厢里跟合伙人喝了两杯酒,觉得闷得慌,本来想出来到休息区歇口气,谁料想关门转身的瞬间,竟然直接撞到一个人的怀里。

  蓦然抬头就对上了一双黑亮的眸子,微皱着的眉头,沙哑低沉的声音:“起开。”

  我这才发觉我踩到人家脚了。

  慌忙的倒退,低头红着脸道歉:“对、对不起……”

  笔挺的西裤,干净的衬衫,袖口随意卷了几下,露出小麦色又紧实的小臂,他单手插在裤子口袋里,往后退了一步靠在贴着原木色壁纸的墙上。

  充满磁性的声音猛不丁冒出来:“这就完了?”

  我心头一颤,猛地抬起头对上他黑亮的眸子,只觉得眼底深邃的让人读不懂,脑子一顿我憋的脸都红了,低头去看他鞋子上被我踩的脚印:“那我帮你擦擦?”

  他没做声,实际上在我说完这句话之后我也定在当场。

  并不是因为别的什么,而是我看到两个人从旁边的包厢里走出来。一个是许深,另外一个则是喂我吞下堕胎药,差点送我去阎王殿报道的女人!

  这些天我脑子里浮现出无数次我们再见面的场景,但绝没想到这么突然,突然的我连准备的机会都没有。

  喔,我差点忘了,今天是他们大婚。

  我和许深四目相对,他怔住。

  “董韵……”他怔了半天才喃喃出声,眼里闪烁着浓浓的愧疚。

  雨菲本来正挽着许深的胳膊,听到我的名字脸立刻垮下来,狐疑的朝我看过来半天,很敌意的皱起眉:“又是你?”

夏天协奏曲》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夏天协奏曲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婚意绵绵1章(001:失忆)

    原标题:婚意绵绵1章(001:失忆)小说:婚意绵绵001:失忆“唔……”病床上的女人呻吟了一声,悠悠的睁开双眸。室内的灯光太过刺眼,让她下意识的再次合上,稍缓解后才再次睁开……这是哪里?女人打量着陌生的四周,才发现自己身上穿着蓝白条的病号服。医院吗?“我怎么了?”女人小声的低喃着,眼中带着无措。“醒了?有哪里不舒服吗?”一道低哑的声音在头顶响起,高大的身躯将她的全身给笼罩住了。萧楠抬头,只见面前站着一个陌生的男人,一身西装革履,高挑挺拔,视线慢慢扫到他刚毅的脸上,男人周身带着让人不可忽视的尊贵。

  • 撒旦囚情:迷糊天使擒君心1章(第一章舍不得放开你的手)

    原标题:撒旦囚情:迷糊天使擒君心1章(第一章舍不得放开你的手)小说名:撒旦囚情:迷糊天使擒君心第一章舍不得放开你的手“啪啪啪!”别墅的门口爆竹声此起彼伏,热闹的气氛渲染了整个围观的迎亲家属。站在最前面的是新娘子的父亲,也就是唐氏现在的当家人唐正凯。正了正领带后,唐正凯慢慢的走到了拥挤的人群面前,绅士的弯腰鞠躬:“感谢各位来参加小女的婚礼,敝人在这里不胜欢喜。为了表示我的一点心意,凡是来参加的人都可以有三百元的酬谢金!”虽然钱数不多,但是对于那些基层人员而言,这些钱足够自己买很多东西了。所有的人情

  • 所有遇见都带伤1章(第一章 不爱可以随意糟践)

    原标题:所有遇见都带伤1章(第一章不爱可以随意糟践)小说书名:所有遇见都带伤第一章不爱可以随意糟践“苏韵,求我啊!”韩子尘粗声低喘着命令。我拽着被单,身下疼得颤抖,声音细小微弱,“子尘,我好疼,你轻点,好不好?”初经人事,原本以为他会稍许温柔,可....“疼?”他一双黑眸略过我,勾唇冷笑出声,“你还会疼?”话落,他身上更加用力了,声音冷漠,“这点疼算什么?游戏才刚刚开始!”余下的节奏,如同疯狂运作的机械,一次接着一次,都用尽了力道。我咬着唇不敢出声,连哭都不敢。这一切,都是我自作孽。几番折腾,韩

  • 在地球修真的日子1章(第1章羊癫痫发作了)

    原标题:在地球修真的日子1章(第1章羊癫痫发作了)小说书名:在地球修真的日子第1章羊癫痫发作了“张宁,你醒一醒!”,迷迷糊糊之间被人推醒的感觉真不好,抹了抹迷离的双眼,扫视周围。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一排排统一的坐椅,自己处在一堆小孩子中间,也就15、16岁的样子,这些人一个也不认识。抬头一看,是一个对自己怒目而视的女人,这姿色,按修真界的标准那是属于残废,不过这里是什么地方,目前一无所知。黑色的教师制服裙,不知是不是太过生气,峰峦起伏得厉害,真是一副美妙风景,观其岁数,大约40左右,依然保持

  • 凤逆天下:战神杀手皇后1章(第一章 朝堂争锋)

    原标题:凤逆天下:战神杀手皇后1章(第一章朝堂争锋)书名:凤逆天下:战神杀手皇后第一章朝堂争锋“皇后宫氏,残害朕的子嗣,殴打朕的妃嫔,朕为什么就不能废了她?”年少的皇上高高坐在威严的龙椅上,双目怒瞪,面目狰狞,与大殿上的众臣对峙,双手紧握,手背上的青筋暴突,显示出手的主人,已经出离愤怒,并奋力压抑着。大殿下的大臣们互相望了望,不约而同的把目光聚集在站在最前端的那个人。只见那人虽为臣子,脸上却有倨傲不忿的神情,也不过一闪之间,便被恭敬的样子给替代了,不卑不亢的对着慕辰深深的施了一礼,不高不低的声音

  • 神宠大陆1章(第一卷神秘的村子第一章引子)

    原标题:神宠大陆1章(第一卷神秘的村子第一章引子)小说名字:神宠大陆第一卷神秘的村子第一章引子秀明小区A栋303号房这是一间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两房一厅的房子,地方虽小但却胜在整洁干净。虽然这房子很普通,但它的主人可有名得很!网游的传奇玩家、曾在网游中掀起一阵阵的风波的展奇就住在这里!展奇,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名字,但这个很普通的名字却在网游界中及其的有名!凡是网游的爱好这当他们提起这个名字时无不严肃和崇敬起来!几乎了解展奇在网游中的种种事迹的人都无不赞展奇一个好字,就连在网游征战了几十年的骨灰级玩家

  • 时空逃杀1章(第一章 序 回忆里的秘密)

    原标题:时空逃杀1章(第一章序回忆里的秘密)小说名称:时空逃杀第一章序回忆里的秘密你可曾想过。在交错的时空中,在另一个世界里,还存在着一个你。在你的时空里,你,深爱着他。而在那个时空中,他却,一心想杀掉你。——初春的下午,天气还是有些冷的,我坐在阳台上,静静的看着远处的风景,很美很安静,阿威拿着一杯暖茶从我身后走过来,蹲下身子,轻轻的拉起我的手,把茶杯递到了我的手中,轻声说到“有风,小心着凉。”说完就转身回到了厨房里继续忙碌,我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嘴角微微扬起,心里倍感暖意,六年了,我们搬进这间小

  • 一夜惊喜:猎爱总裁吻上瘾1章(第一章 半夜闯入的陌生男人1)

    原标题:一夜惊喜:猎爱总裁吻上瘾1章(第一章半夜闯入的陌生男人1)小说书名:一夜惊喜:猎爱总裁吻上瘾第一章半夜闯入的陌生男人1“你看看吧。”面前这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把一份装订好的文件递给了她。她坐在沙发上,翻开了这份厚厚的文件。这份内容苛刻繁复、条款长得像裹脚布一样的文件,是嫁进他周家的每个女人,都必须签的《婚前协议》。这份协议,除了提及任何夫妻结婚前都会考虑的财产分配原则,还要在婚后限制她的行动自由。她从第一条看到最后一条,最后视线在第八页停顿下来。第八页通篇都是关于婚内赠予的条例,上面清清楚

  • 丐盛天下1章(第一章孪生相残(一))

    原标题:丐盛天下1章(第一章孪生相残(一))书名:丐盛天下第一章孪生相残(一)万物复苏,一派盎然春意。丁香花、杜鹃花、忍冬花等竞相开放,姹紫嫣红,美不胜收,花丛中蜂忙蝶舞,各自享受着春日的温暖,春天的五龙山放眼望去一片绿色,处处尽显勃勃生机。远处的龙潭峡谷,潺潺的溪水从林间汇向峡谷,冲下绝壁,似一挂白纱从天而下,又如细雨一般化作了团团的雾气,升腾于绝壁之间,水落之势如雷声轰鸣壮观不已,让人为之动容。但此刻在峡谷两侧站着两道身影,遥遥相望,那二人丝毫不为此壮景所动。峡谷的一边是一个年约三十的男子,

  • 凶猛鬼夫别乱来1章(第一章出轨)

    原标题:凶猛鬼夫别乱来1章(第一章出轨)小说:凶猛鬼夫别乱来第一章出轨城市的夜色渐渐加浓,苍空中的“明灯”越来越多了。而城市各处的真的灯火也次第亮了起来,尤其是围绕在海港周围山坡上的那一片灯光,从半空倒映在乌蓝的海面上,随着波浪,晃动着,闪烁着,像一串流动着的珍珠,和那一片片密布在苍穹里的星斗互相辉映,煞是好看。可是,刚从超市里出来的我心情却不像路上的行人那般欢乐。我不知道这是我多少次看见那些东西了。它们用淡薄的身体飘走在行人之中,然后用狰狞的眼睛和面容去寻找着今晚的猎物。在第一次可以看见这些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