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夏天协奏曲在线阅读

2017/11/25 2:51:4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夏天协奏曲

第1章 妥协

  一年前我和许深在朋友聚会上相识,他性格虽然有些懦弱,但一直对我呵护有加,从认识开始他每天风雨无阻的接我上下班,那时候我刚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从没谈过恋爱的我一下就沦陷了。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我当时就觉得,许深是我最好的归宿。

  面对他半年锲而不舍的追求和朋友的撮合,我们俩终于修成正果步入婚姻的殿堂。

  结婚那天我婆婆一个笑脸都没给我,别人都以为她是主任医师不苟言笑,只有我知道她是看不上我的出身。我爸妈都是老实巴交的乡镇人,前两年我爸还突发了脑溢血,每年光是医药费就是一大笔钱,这些钱大部分都是许深出的。

  我婆婆嫌我是个累赘,一直想暗中怂恿许深跟我分手,中间甚至还光明正大的给许深介绍相亲,我想那个小三也许就是相亲时跟许深认识的。

  后来我意外发现自己怀孕,兴许是我婆婆念及我肚子里怀了许家的种,对我的态度也缓和了一些,没再让许深去相亲。后来我才知道,当时她早就已经给许深选好了人,就等着把我扫地出门。好好孕

  只是那时候我怎么会想到态度缓和的背后,竟酝酿着一场摧枯拉朽的狂风暴雨。

  更没想到我婆婆会在我大婚之夜,跟人合谋做出那种恶心的事来,让我至今想起来都浑身发寒。

  这件事不但将我和许深细心经营的感情打入万丈深渊,也把我推入一场令人发指的阴谋中!

  事情发生在我们结婚这天,因为我和许深是奉子成婚,婆婆说怀孕五个月怕我太累所以婚礼没有大办,只是通知了许深公司的员工,还有我这边的几个同事。

  即便这样一天应付下来我身体也有些吃不消,回到家我就先一步回卧室休息了。

  半梦半醒间,听到客厅里有女人说话的声音。

  “深,那个黄脸婆醒不过来的,你怕什么?”这女人的声音我认识,婆婆说好像是许深家的一个亲戚。

  我隐约觉得她是在说我,捂着砰砰跳的心口小心翼翼的继续听着。阅读haohaoyun.com

  “许深,我们俩本来就应该是一对,那个黄脸婆怎么配得上你?她们那种底层的女人我最知道了,不过是想借着怀孕攀上你这个高枝,深,只有我才是真爱你的。”女人不屑的甜糯声,伴随着某些令人面红耳赤的低吟。

  “董韵会醒的,我、我不能……”许深的声音越来越小,语气里除了担忧还有不安。

  就算再傻,我这会儿也明白过来外边到底在干什么,这女人的低吟和许深低重的喘息,无一不让我觉得恶心。

  我像是个疯子,捂着肚子从床上爬起来。

  打开门冲出来的同时,就看到两个人滚在我新买的沙发里,我老公被一个比我年纪小身材好的女人压在身下,她的手隔着裤子握住我老公,一脸挑衅的盯着我。

  “你、你干什么!”这一幕宛如冰锥子一般从我身体里穿过,我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指着她。好好孕

  她竟没一丝的羞耻心,勾起个胜利者般的冷笑,脸贴在许深的怀里小鸟依人似的:“黄脸婆,都这样了还没明白过来呢?傻逼吧你?”

  我不理她,去看被她压在身下的许深。

  许深满脸的惊慌和局促,但他竟然没有推开这个女人,没有!

  “许深,你让她走,现在让她走!”我盯着许深,拳头因为紧紧攥着而发白。

  可笑的是我的老公居然说:“董韵,雨菲是我妈、是我妈叫来的。我不能……”

  他把头撇到一边不再敢跟我对视,我忽然气的想笑,从一开始我就知道许深在他妈面前懦弱,但我没想到他会懦弱至此!

  小三从许深身上下来,嘴角锋利的如同钩子,她高傲的走到我面前,眯着眼睛伸手狠狠拍我的脸:“黄脸婆,以为你怀孕了不起?知道刚才你睡觉前许深给你喝的那杯牛奶里放了什么吗?”

  “咚”的一声,我整个心脏犹如沉到冰冷的海底,浑身止不住的颤,一只手下意识的抚上小肚子。

  小腹很合事宜的传来一阵剧痛。

  “什么、什么?你们给我下药?”我忽然了悟,怪不得刚才喝牛奶时觉得味道不对,只是因为是许深递给我的,所以我并没有多想。

  我因为怀孕而笨重的身体摇晃了一下,扶住沙发才勉强没有摔倒在地上,许深本能的伸手想要来扶我,却被小三一眼给瞪了回去。夏天协奏曲在线阅读

  “没了这个孩子,你还有脸待在许深身边?”她提着嘴角,颇为得意的笑。

  我疼的冷汗层层冒出来,腿间有黏腻的血红流出,浸红了我的裤子,我彻底慌了,顾不得小三的下作,只是乞求着去看许深:“许深,带我去医院。孩子,我们的孩子!”

  许深眼里闪过极短暂的不忍,几秒后他竟然低下头,低、下、头!

  “你死了这条心吧,你也配给许深生孩子?以为飞上枝头就能当凤凰,也不看看自己是不是这块料!”她胳膊环在胸前,冷笑连连。

  “报警,我要报警!我要告你们!”我彻底疯了,咬牙扶着沙发,跌跌撞撞的想要去打电话。

  头发猛然被人揪住往后扯,我感觉头皮都要被撕裂,身体猛地往后一倒,接着脸上狠狠挨了一巴掌。

  这一巴掌打的我肩头猛地一偏,加上小腹的绞痛整个人“砰”的一下摔倒在地。

  小三走过来高跟鞋鞋尖挑起我的下巴,嘲讽的笑:“告我?你以为你会赢?好笑,黄脸婆你还真是单纯。推荐haohaoyun.com

  猛地抽回脚,我下巴重重的磕在地面上。

  我颤着身体去看许深,他自始至终都垂着头一言不发,任由小三在我和他的新房里耀武扬威!

  我实在害怕,害怕再晚一分钟孩子就从我的身体里流出来,疯了似的冲许深吼:“许深,给你妈打电话,我求你了!”

  许深终于抬起头盯着我双腿间不断流出来的鲜血,眼里浓浓的不忍和心痛,但说出口的话却懦弱的让人发笑:“我妈说,她、她和朋友在打牌,不让我打扰她。”

  我瞬间呆住:“那孩子呢?孩子你不要了!”

  看着他再度垂下头,我的心如同让烧红的针扎透了似的疼。

  小三嘲讽的看我一眼,走到许深面前,挽住他的胳膊把头靠在他的肩头上:“放心,我婆婆很快就会来看你,今天给你吃的药可不是谁都能买到的。这种医院里的禁药,不是我婆婆我还弄不到呢。”

  嗡!

  我脑子里像是被雷劈过,使劲的瞪大眼睛盯着许深:“许深你一早就知道,你一早就知道是不是!你们……你们简直是无耻!”

  许深仓惶的抬起头,像是要解释什么,但最终喉头只是涌动了几下:“董韵,我妈说她不喜欢你。我会、我会补偿你的……”

  我蜷缩在冰凉的地板上,捂着肚子笑的七零八落:“补偿?许深,我跟你在一起一年,怀孕前我每天和你一起加班到深夜,你不喝酒,客户应酬你妈妈逼着怀孕三个月的我去!我被人灌酒灌到胃穿孔住院,孩子都差点没保住,你妈却没让你去看我一眼,从医院出来我有要过你一分钱的补偿吗!”

  许深眼眶红了,小三一把拽着我老公把他拽到身后挡着:“你少在这里装可怜!知道许深心软故意摆出这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喝酒喝到胃穿孔是因为你贱,又没人逼你喝。”

  我怒极生笑,瞪着她,狠狠的瞪着他们!

  我真想爬起来掐死这个女人,但我没有力气,浑身像是有什么东西正在急速的流逝。

  这时候门被从外边打开,小三和许深都回头去看,我有气无力的透过已经被冷汗浸湿的发丝去看门口,我婆婆穿着白大褂沉着脸站在门口,手里还提着急救用的药箱。

第2章 又是你

  小三把我婆婆请进来,狠狠关上门。

  我流着泪,希望我婆婆顾及我肚子里是她们许家的种不要对我这么残忍,我奋力的在冰冷的地板上爬到她面前,身后拖出一道长长的血迹。

  “妈,孩子是许深的,我求你看在许深的份儿上,救救我的孩子。”我拽着她的裤脚拼命摇晃,声音破碎的不像是我自己的。

  腹痛的要死,我大口大口的吸着气,乞求的抬着头却对上我婆婆那张冷若冰霜的脸。

  怕我婆婆迟疑,小三提高嗓门咬牙切齿的盯着我:“你做梦吧!”

  接着,她扶着我婆婆的胳膊急切摇晃:“妈,谁能证明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许深的?”

  终于,终于我婆婆冷漠的抖掉我拽着她裤脚的手,毫无感情的看向许深:“把她带到里屋去。”

  许深弯腰抱我,他脸上都是泪。

  我瞪着他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朝他吼:“许深!许深你要还是个男人,你就带我走,带我走!”

  他抱我的手顿了一下,我婆婆停住脚步回头盯着她儿子:“许深!你连我的话也不听了?”

  许深颤了颤,这次他干脆把头撇到一边不看我,连拖带抱的把我拖到客房里,等他把我放在地上出门的那一刻,我忽然哭着笑了。

  呵呵。

  一年,这一年和他在一起我小心翼翼,即便他对我呵护有加我也从来没有恃宠而骄,为了他我放弃了自己的工作,到头来得到的只不过是两滴毫无用处的眼泪!

  我浑身抖成了筛子,我婆婆面无表情脱掉我的裤子。

  她是妇科医生,看到我下身血红一片连眉头都没皱一下:“董韵,你配不上我们家小深,你还年轻,有大把的人可以挑。但我就这一个儿子,我不想让你这种女人成他的累赘。”

  我紧紧抠着床脚,指甲都已经劈裂了,但我忍着没有哭,我只是不想在她面前更没有尊严!

  冰凉的东西穿入我的小腹,接着我血淋淋的身体被硬邦邦的无机质撑开,我用最后的力气咬紧嘴唇,鲜血的腥味在嘴里蔓延开来,我盯着天花板,使劲睁大眼睛盯着天花板。

  疼痛使我大口大口的抽冷气,但因为我憋着,身体一下一下的从地板上起伏。

  “疼是疼了点,年轻人不疼不长记性。下个月我家许深大婚,希望你给自己留点脸面,别再来缠着他。”带着橡胶手套的手伸到我身体里,从里边往外拽着。

  我从来没有这么绝望过。

  大婚?

  呵呵,真是讽刺,今天他才刚刚跟我结婚!

  我不知道自己疼了多久,疼的我死死咬住自己血肉模糊的嘴唇,指甲抠的出血,疼的我用头狠狠在地板上撞。

  黏糊糊的血混着头发贴在我脸上,忍到极限时,我终于撕心裂肺的喊出来:“啊——”

  “是个男孩儿,不过你没这个福分。”

  我能感觉孩子被人硬生生从身体里扯出来,不知道是血还是什么东西一大股一大股的往外冒,我呆滞地盯着天花板。

  接着我婆婆站起来,脱掉沾着我血的橡胶手套,甩到旁边。

  她弯腰从箱子里拿出一纸离婚协议甩在我脸上,脸色阴沉的厉害:“男人见胎血不吉利,许深也见不得这些,把这个签了。这一年我儿子也没少给你家花钱,分手费我们许深就不要了。”

  我眼泪汪汪,放开咬的已经一塌糊涂的嘴唇,冷笑着:“好,我签。”

  丢掉笔的那一刻,我虚脱的趴在地上,看着我婆婆端着满是血水的盆子出去关门,我泪水连连的笑:“会有报应的,你们都会有报应的!”

  当天晚上我被小三和我婆婆丢出家门,连带着被丢出来的还有我的行李。

  我拖着零碎的身体一步一步的挪回我家,路上的风刺的我眼睛不停流泪,颤抖的如同风中萧瑟的落叶。

  三天内我和许深办完了所有手续,但从头到尾都是他妈委托的律师出面,我连他的面都没见到。

  我在家养了一个月,又回到原来的公司上班。

  巧的是,和经理晚上出来应酬,去的会所和许深大婚是一个地方,我下车站在门口看着酒店立起来的喜牌上,许深和那个小三的婚纱照笑的满脸幸福,我就觉得一阵讽刺,心口莫名的发闷。

  好在不是同一层,总算避免了尴尬。

  在包厢里跟合伙人喝了两杯酒,觉得闷得慌,本来想出来到休息区歇口气,谁料想关门转身的瞬间,竟然直接撞到一个人的怀里。

  蓦然抬头就对上了一双黑亮的眸子,微皱着的眉头,沙哑低沉的声音:“起开。”

  我这才发觉我踩到人家脚了。

  慌忙的倒退,低头红着脸道歉:“对、对不起……”

  笔挺的西裤,干净的衬衫,袖口随意卷了几下,露出小麦色又紧实的小臂,他单手插在裤子口袋里,往后退了一步靠在贴着原木色壁纸的墙上。

  充满磁性的声音猛不丁冒出来:“这就完了?”

  我心头一颤,猛地抬起头对上他黑亮的眸子,只觉得眼底深邃的让人读不懂,脑子一顿我憋的脸都红了,低头去看他鞋子上被我踩的脚印:“那我帮你擦擦?”

  他没做声,实际上在我说完这句话之后我也定在当场。

  并不是因为别的什么,而是我看到两个人从旁边的包厢里走出来。一个是许深,另外一个则是喂我吞下堕胎药,差点送我去阎王殿报道的女人!

  这些天我脑子里浮现出无数次我们再见面的场景,但绝没想到这么突然,突然的我连准备的机会都没有。

  喔,我差点忘了,今天是他们大婚。

  我和许深四目相对,他怔住。

  “董韵……”他怔了半天才喃喃出声,眼里闪烁着浓浓的愧疚。

  雨菲本来正挽着许深的胳膊,听到我的名字脸立刻垮下来,狐疑的朝我看过来半天,很敌意的皱起眉:“又是你?”

夏天协奏曲》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夏天协奏曲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诸天神脉9章(第9章 分明是杂耍)

    原标题:诸天神脉9章(第9章分明是杂耍)小说书名:诸天神脉第9章分明是杂耍嘴上说的是交易,但是只要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郑清根本没安好心思!林茗直接冷哼一声:“没兴趣!”“别着急拒绝嘛。”郑清嘴角露出不屑,“而且,你觉得你有资格拒绝吗?身无一技傍身,我就不信在有人‘陪伴’的情况下,林大少能学有所成!”围观弟子倒吸一口冷气,太狠了!这分明就是摆明了威胁!如果不答应他的条件,林茗在典藏阁就别想安生学习。寻常弟子看一本武技,连带冥记外加感悟要耗费一天的时间才有所成,如果间断了,下次还需要大量时间来复习之前

  • 心尖密爱:兽性总裁温柔点9章(第9章 苏总)

    原标题:心尖密爱:兽性总裁温柔点9章(第9章苏总)小说名字:心尖密爱:兽性总裁温柔点第9章苏总一言不发的关灯,上床,拉过自己的那床被子背过身体睡觉。黑暗之中人的其他感官变得更加灵敏,季菡特有的清甜香气在微有凉意的空气中变得越发明显,丝丝缕缕穿过鼻腔瞬间传递到大脑。苏沛白闭上眼睛身体僵硬。片刻之后季菡也掀开被子躺了上来,床很大,苏沛白这边几乎没有半点动静,可他依旧能清晰地感受到她的体温,她的长发。苏沛白心里有一团火让他整个人都快燃烧起来,他紧紧握住拳头一动也不敢动,他怕一动,他整个人都崩溃了。两人

  • 苏沙沙复仇记9章(第9章 答应我一个条件)

    原标题:苏沙沙复仇记9章(第9章答应我一个条件)小说名称:苏沙沙复仇记第9章答应我一个条件苏沙沙故意避开他的目光,视他如无物。李长安望着那块红烧肉,自嘲道:“还多吃啊,你没看我胖成什么样子了?”苏沙沙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当着一桌人的面,认真地说:“古人早就说过了,‘君子不重则不威’,男人嘛,还是胖一些好。”这句话把大家都逗笑了,只有李长治面如死灰,但只是一瞬间,便又恢复了正常,甚至于跟着众人,一起大笑起来!有那么一刹那,苏沙似乎怀疑起自己的眼晴了。对,坦然,李长治笑得非常坦然,他怎么可能笑得如此坦

  • 美女的纨绔神医9章(第9章 复杂的家庭关系)

    原标题:美女的纨绔神医9章(第9章复杂的家庭关系)书名:美女的纨绔神医第9章复杂的家庭关系坐着颜佳宜的车子来到了她家,宋闲有些傻眼。这房子,怎么跟唐豆豆家差不多呢?宋闲的困惑很快就找到了答案,因为唐豆豆家就在隔壁!两处庄园别墅相隔不到五百米!我勒个去,还真是没看出来颜佳宜居然也是如此有钱的主儿,还以为就是个普通白领呢。宋闲为自己的眼拙感到愧疚。不过还是有些小小的抱怨,既然都能够住庄园了,为毛还开个十几万的卡罗拉,这特么不是装逼么?颜佳宜的车子刚刚停好,就有仆人过来开门。然后又有一个带着白手套的中

  • 妖孽残王毒宠妃9章(第9章 兔子急了还会咬人)

    原标题:妖孽残王毒宠妃9章(第9章兔子急了还会咬人)小说书名:妖孽残王毒宠妃第9章兔子急了还会咬人明明就是个双腿不能动的废人,他的行动怎会如此迅速?若不是常年习武,有着深厚内力的人,绝不可能这样的!“兔子急了还会咬人,你确定要如此对我?”叶倾城躺在床上,却并不反抗。可她脸上不开心的情绪,已经表达的分外明显了。“我是个医生,心情不好可是会影响到发挥的。”“兔子?”仲景轩轻笑一声,“有吃肉的兔子吗?”“那狗急了还跳墙呢!仲景轩你非要和我过不去是不是?”叶倾城脑子一抽,心里的话就已经脱口而出了。这个仲

  • 九魂龙帝9章(第9章 初吻)

    原标题:九魂龙帝9章(第9章初吻)小说书名:九魂龙帝第9章初吻很明显,南宫紫玉要拿他当挡箭牌了。楚天辰不是傻子,那种话他只是在心中想一下,这南宫紫玉可是倾国倾城的存在,断然不可能会看上他的,至少第一次见面是不会的。而楚天辰虽不知道韩晓是何身份,不过看起来挺牛逼的样子,这南宫紫玉完全是将自己推上火口啊。楚天辰意味深长地看了南宫紫玉一眼,而南宫紫玉也在看着她,似乎在说谁让你对我那么无礼,盯着人家那里看啊,我就要整你。在几个呼吸之间,楚天辰做了一个大决定。当着韩晓几人的面,一把将南宫紫玉揽入怀中,接着

  • 超品风水师9章(第9章 风水顾问)

    原标题:超品风水师9章(第9章风水顾问)小说名:超品风水师第9章风水顾问左非白闻言,笑嘻嘻的四处看了看,说道:“南北通透,既通风,也敞亮,挺不错的嘛。”林玲明白左非白并不想随便出手,而且作为一个海归硕士的她,比起这些玄之又玄的东西,她还是更加相信自己的能力,所以也就作罢,招呼左非白坐下稍候,亲自倒了杯热茶,随后便去出纳那里取钱去了。左非白坐在公司之中,工作人员都饶有兴趣的打量他,左非白只是含笑回应,不动声色。林玲很快将现金拿了过来,递给左非白道:“呐,这是两万块,还有一万,算作奖金,之后墓园的设

  • 妖神相公逆天妻9章(第9章 神奇的法术,死亡缠绕)

    原标题:妖神相公逆天妻9章(第9章神奇的法术,死亡缠绕)小说名:妖神相公逆天妻第9章神奇的法术,死亡缠绕月轻舞和月轻霞惊骇莫名,可她明明不是没有开启灵力吗?还是有人暗中替她开启了灵力了?月轻舞死死的皱着眉头,百思不得其解。不行,这贱丫头有古怪,虽然木灵力算是废物天赋,可好歹九重的天赋,难说被开启了后会有什么大的造化!今天不管怎么样,都要除掉这个贱人!想到这里,想到这里,月轻舞眼神冷冽,死死盯着月轻颜,那目光根本不像是在看一个人,倒像在看一条濒死的野狗。“四妹妹,这个贱丫头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们一起

  • 九阳神王9章(第9章 华灵武院)

    原标题:九阳神王9章(第9章华灵武院)小说:九阳神王第9章华灵武院“杨老师……秦云的力量如此可怕,下手狠毒,这可不是正常之事。你若收此魔头为徒,即便是你,恐怕也得遭殃,还请放手,将此魔道之徒交出,我只废他內元与灵脉,绝不伤他性命。”红衣老臣有武体境九重的修为,修行武道也有六七十年,可眼下这年轻的女子,修为竟与他不相上下。“秦云是否修炼魔功,我自能分辨,若有后果,我也甘愿承担!”杨诗月站在秦云身前,在与红衣老臣斗力时,忽然感应到一阵风从身后掠过。就见秦云如同一头迅猛的豹子,冲向红衣老臣,对着那张老

  • 绝世邪尊9章(第9章 切磋)

    原标题:绝世邪尊9章(第9章切磋)小说书名:绝世邪尊第9章切磋“还需要人吗?”叶邪问道,虽是问,但身影犹如一块拦路石,拦着众人,压根就没打算走开。“不好意思,人满了。”精瘦少年笑道,算是客气的回绝了。叶邪闻言,眉头一皱,不肯让步,似要死皮赖脸的加入队伍。正当此刻,原本低头闭目的唐棠睁开了双眼,当看到叶邪后,心抽搐了一下。“是他,哼!”唐棠心中一哼,想起了之前在修炼室之中遇到叶邪的场景。那时候唐棠好心关心一下叶邪,结果叶邪对她不冷不热,连反应都没。从那时起,唐棠就记住了叶邪!“你要加入我们的队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