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夏天协奏曲在线阅读

2017/11/25 2:51:4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夏天协奏曲

第1章 妥协

  一年前我和许深在朋友聚会上相识,他性格虽然有些懦弱,但一直对我呵护有加,从认识开始他每天风雨无阻的接我上下班,那时候我刚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从没谈过恋爱的我一下就沦陷了。原文haohaoyun.com

  我当时就觉得,许深是我最好的归宿。

  面对他半年锲而不舍的追求和朋友的撮合,我们俩终于修成正果步入婚姻的殿堂。

  结婚那天我婆婆一个笑脸都没给我,别人都以为她是主任医师不苟言笑,只有我知道她是看不上我的出身。我爸妈都是老实巴交的乡镇人,前两年我爸还突发了脑溢血,每年光是医药费就是一大笔钱,这些钱大部分都是许深出的。

  我婆婆嫌我是个累赘,一直想暗中怂恿许深跟我分手,中间甚至还光明正大的给许深介绍相亲,我想那个小三也许就是相亲时跟许深认识的。

  后来我意外发现自己怀孕,兴许是我婆婆念及我肚子里怀了许家的种,对我的态度也缓和了一些,没再让许深去相亲。后来我才知道,当时她早就已经给许深选好了人,就等着把我扫地出门。好好孕

  只是那时候我怎么会想到态度缓和的背后,竟酝酿着一场摧枯拉朽的狂风暴雨。

  更没想到我婆婆会在我大婚之夜,跟人合谋做出那种恶心的事来,让我至今想起来都浑身发寒。

  这件事不但将我和许深细心经营的感情打入万丈深渊,也把我推入一场令人发指的阴谋中!

  事情发生在我们结婚这天,因为我和许深是奉子成婚,婆婆说怀孕五个月怕我太累所以婚礼没有大办,只是通知了许深公司的员工,还有我这边的几个同事。

  即便这样一天应付下来我身体也有些吃不消,回到家我就先一步回卧室休息了。

  半梦半醒间,听到客厅里有女人说话的声音。

  “深,那个黄脸婆醒不过来的,你怕什么?”这女人的声音我认识,婆婆说好像是许深家的一个亲戚。

  我隐约觉得她是在说我,捂着砰砰跳的心口小心翼翼的继续听着。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

  “许深,我们俩本来就应该是一对,那个黄脸婆怎么配得上你?她们那种底层的女人我最知道了,不过是想借着怀孕攀上你这个高枝,深,只有我才是真爱你的。”女人不屑的甜糯声,伴随着某些令人面红耳赤的低吟。

  “董韵会醒的,我、我不能……”许深的声音越来越小,语气里除了担忧还有不安。

  就算再傻,我这会儿也明白过来外边到底在干什么,这女人的低吟和许深低重的喘息,无一不让我觉得恶心。

  我像是个疯子,捂着肚子从床上爬起来。

  打开门冲出来的同时,就看到两个人滚在我新买的沙发里,我老公被一个比我年纪小身材好的女人压在身下,她的手隔着裤子握住我老公,一脸挑衅的盯着我。

  “你、你干什么!”这一幕宛如冰锥子一般从我身体里穿过,我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指着她。夏天协奏曲在线阅读

  她竟没一丝的羞耻心,勾起个胜利者般的冷笑,脸贴在许深的怀里小鸟依人似的:“黄脸婆,都这样了还没明白过来呢?傻逼吧你?”

  我不理她,去看被她压在身下的许深。

  许深满脸的惊慌和局促,但他竟然没有推开这个女人,没有!

  “许深,你让她走,现在让她走!”我盯着许深,拳头因为紧紧攥着而发白。

  可笑的是我的老公居然说:“董韵,雨菲是我妈、是我妈叫来的。我不能……”

  他把头撇到一边不再敢跟我对视,我忽然气的想笑,从一开始我就知道许深在他妈面前懦弱,但我没想到他会懦弱至此!

  小三从许深身上下来,嘴角锋利的如同钩子,她高傲的走到我面前,眯着眼睛伸手狠狠拍我的脸:“黄脸婆,以为你怀孕了不起?知道刚才你睡觉前许深给你喝的那杯牛奶里放了什么吗?”

  “咚”的一声,我整个心脏犹如沉到冰冷的海底,浑身止不住的颤,一只手下意识的抚上小肚子。

  小腹很合事宜的传来一阵剧痛。

  “什么、什么?你们给我下药?”我忽然了悟,怪不得刚才喝牛奶时觉得味道不对,只是因为是许深递给我的,所以我并没有多想。

  我因为怀孕而笨重的身体摇晃了一下,扶住沙发才勉强没有摔倒在地上,许深本能的伸手想要来扶我,却被小三一眼给瞪了回去。推荐haohaoyun.com

  “没了这个孩子,你还有脸待在许深身边?”她提着嘴角,颇为得意的笑。

  我疼的冷汗层层冒出来,腿间有黏腻的血红流出,浸红了我的裤子,我彻底慌了,顾不得小三的下作,只是乞求着去看许深:“许深,带我去医院。孩子,我们的孩子!”

  许深眼里闪过极短暂的不忍,几秒后他竟然低下头,低、下、头!

  “你死了这条心吧,你也配给许深生孩子?以为飞上枝头就能当凤凰,也不看看自己是不是这块料!”她胳膊环在胸前,冷笑连连。

  “报警,我要报警!我要告你们!”我彻底疯了,咬牙扶着沙发,跌跌撞撞的想要去打电话。

  头发猛然被人揪住往后扯,我感觉头皮都要被撕裂,身体猛地往后一倒,接着脸上狠狠挨了一巴掌。

  这一巴掌打的我肩头猛地一偏,加上小腹的绞痛整个人“砰”的一下摔倒在地。

  小三走过来高跟鞋鞋尖挑起我的下巴,嘲讽的笑:“告我?你以为你会赢?好笑,黄脸婆你还真是单纯。网站haohaoyun.com

  猛地抽回脚,我下巴重重的磕在地面上。

  我颤着身体去看许深,他自始至终都垂着头一言不发,任由小三在我和他的新房里耀武扬威!

  我实在害怕,害怕再晚一分钟孩子就从我的身体里流出来,疯了似的冲许深吼:“许深,给你妈打电话,我求你了!”

  许深终于抬起头盯着我双腿间不断流出来的鲜血,眼里浓浓的不忍和心痛,但说出口的话却懦弱的让人发笑:“我妈说,她、她和朋友在打牌,不让我打扰她。”

  我瞬间呆住:“那孩子呢?孩子你不要了!”

  看着他再度垂下头,我的心如同让烧红的针扎透了似的疼。

  小三嘲讽的看我一眼,走到许深面前,挽住他的胳膊把头靠在他的肩头上:“放心,我婆婆很快就会来看你,今天给你吃的药可不是谁都能买到的。这种医院里的禁药,不是我婆婆我还弄不到呢。”

  嗡!

  我脑子里像是被雷劈过,使劲的瞪大眼睛盯着许深:“许深你一早就知道,你一早就知道是不是!你们……你们简直是无耻!”

  许深仓惶的抬起头,像是要解释什么,但最终喉头只是涌动了几下:“董韵,我妈说她不喜欢你。我会、我会补偿你的……”

  我蜷缩在冰凉的地板上,捂着肚子笑的七零八落:“补偿?许深,我跟你在一起一年,怀孕前我每天和你一起加班到深夜,你不喝酒,客户应酬你妈妈逼着怀孕三个月的我去!我被人灌酒灌到胃穿孔住院,孩子都差点没保住,你妈却没让你去看我一眼,从医院出来我有要过你一分钱的补偿吗!”

  许深眼眶红了,小三一把拽着我老公把他拽到身后挡着:“你少在这里装可怜!知道许深心软故意摆出这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喝酒喝到胃穿孔是因为你贱,又没人逼你喝。”

  我怒极生笑,瞪着她,狠狠的瞪着他们!

  我真想爬起来掐死这个女人,但我没有力气,浑身像是有什么东西正在急速的流逝。

  这时候门被从外边打开,小三和许深都回头去看,我有气无力的透过已经被冷汗浸湿的发丝去看门口,我婆婆穿着白大褂沉着脸站在门口,手里还提着急救用的药箱。

第2章 又是你

  小三把我婆婆请进来,狠狠关上门。

  我流着泪,希望我婆婆顾及我肚子里是她们许家的种不要对我这么残忍,我奋力的在冰冷的地板上爬到她面前,身后拖出一道长长的血迹。

  “妈,孩子是许深的,我求你看在许深的份儿上,救救我的孩子。”我拽着她的裤脚拼命摇晃,声音破碎的不像是我自己的。

  腹痛的要死,我大口大口的吸着气,乞求的抬着头却对上我婆婆那张冷若冰霜的脸。

  怕我婆婆迟疑,小三提高嗓门咬牙切齿的盯着我:“你做梦吧!”

  接着,她扶着我婆婆的胳膊急切摇晃:“妈,谁能证明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许深的?”

  终于,终于我婆婆冷漠的抖掉我拽着她裤脚的手,毫无感情的看向许深:“把她带到里屋去。”

  许深弯腰抱我,他脸上都是泪。

  我瞪着他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朝他吼:“许深!许深你要还是个男人,你就带我走,带我走!”

  他抱我的手顿了一下,我婆婆停住脚步回头盯着她儿子:“许深!你连我的话也不听了?”

  许深颤了颤,这次他干脆把头撇到一边不看我,连拖带抱的把我拖到客房里,等他把我放在地上出门的那一刻,我忽然哭着笑了。

  呵呵。

  一年,这一年和他在一起我小心翼翼,即便他对我呵护有加我也从来没有恃宠而骄,为了他我放弃了自己的工作,到头来得到的只不过是两滴毫无用处的眼泪!

  我浑身抖成了筛子,我婆婆面无表情脱掉我的裤子。

  她是妇科医生,看到我下身血红一片连眉头都没皱一下:“董韵,你配不上我们家小深,你还年轻,有大把的人可以挑。但我就这一个儿子,我不想让你这种女人成他的累赘。”

  我紧紧抠着床脚,指甲都已经劈裂了,但我忍着没有哭,我只是不想在她面前更没有尊严!

  冰凉的东西穿入我的小腹,接着我血淋淋的身体被硬邦邦的无机质撑开,我用最后的力气咬紧嘴唇,鲜血的腥味在嘴里蔓延开来,我盯着天花板,使劲睁大眼睛盯着天花板。

  疼痛使我大口大口的抽冷气,但因为我憋着,身体一下一下的从地板上起伏。

  “疼是疼了点,年轻人不疼不长记性。下个月我家许深大婚,希望你给自己留点脸面,别再来缠着他。”带着橡胶手套的手伸到我身体里,从里边往外拽着。

  我从来没有这么绝望过。

  大婚?

  呵呵,真是讽刺,今天他才刚刚跟我结婚!

  我不知道自己疼了多久,疼的我死死咬住自己血肉模糊的嘴唇,指甲抠的出血,疼的我用头狠狠在地板上撞。

  黏糊糊的血混着头发贴在我脸上,忍到极限时,我终于撕心裂肺的喊出来:“啊——”

  “是个男孩儿,不过你没这个福分。”

  我能感觉孩子被人硬生生从身体里扯出来,不知道是血还是什么东西一大股一大股的往外冒,我呆滞地盯着天花板。

  接着我婆婆站起来,脱掉沾着我血的橡胶手套,甩到旁边。

  她弯腰从箱子里拿出一纸离婚协议甩在我脸上,脸色阴沉的厉害:“男人见胎血不吉利,许深也见不得这些,把这个签了。这一年我儿子也没少给你家花钱,分手费我们许深就不要了。”

  我眼泪汪汪,放开咬的已经一塌糊涂的嘴唇,冷笑着:“好,我签。”

  丢掉笔的那一刻,我虚脱的趴在地上,看着我婆婆端着满是血水的盆子出去关门,我泪水连连的笑:“会有报应的,你们都会有报应的!”

  当天晚上我被小三和我婆婆丢出家门,连带着被丢出来的还有我的行李。

  我拖着零碎的身体一步一步的挪回我家,路上的风刺的我眼睛不停流泪,颤抖的如同风中萧瑟的落叶。

  三天内我和许深办完了所有手续,但从头到尾都是他妈委托的律师出面,我连他的面都没见到。

  我在家养了一个月,又回到原来的公司上班。

  巧的是,和经理晚上出来应酬,去的会所和许深大婚是一个地方,我下车站在门口看着酒店立起来的喜牌上,许深和那个小三的婚纱照笑的满脸幸福,我就觉得一阵讽刺,心口莫名的发闷。

  好在不是同一层,总算避免了尴尬。

  在包厢里跟合伙人喝了两杯酒,觉得闷得慌,本来想出来到休息区歇口气,谁料想关门转身的瞬间,竟然直接撞到一个人的怀里。

  蓦然抬头就对上了一双黑亮的眸子,微皱着的眉头,沙哑低沉的声音:“起开。”

  我这才发觉我踩到人家脚了。

  慌忙的倒退,低头红着脸道歉:“对、对不起……”

  笔挺的西裤,干净的衬衫,袖口随意卷了几下,露出小麦色又紧实的小臂,他单手插在裤子口袋里,往后退了一步靠在贴着原木色壁纸的墙上。

  充满磁性的声音猛不丁冒出来:“这就完了?”

  我心头一颤,猛地抬起头对上他黑亮的眸子,只觉得眼底深邃的让人读不懂,脑子一顿我憋的脸都红了,低头去看他鞋子上被我踩的脚印:“那我帮你擦擦?”

  他没做声,实际上在我说完这句话之后我也定在当场。

  并不是因为别的什么,而是我看到两个人从旁边的包厢里走出来。一个是许深,另外一个则是喂我吞下堕胎药,差点送我去阎王殿报道的女人!

  这些天我脑子里浮现出无数次我们再见面的场景,但绝没想到这么突然,突然的我连准备的机会都没有。

  喔,我差点忘了,今天是他们大婚。

  我和许深四目相对,他怔住。

  “董韵……”他怔了半天才喃喃出声,眼里闪烁着浓浓的愧疚。

  雨菲本来正挽着许深的胳膊,听到我的名字脸立刻垮下来,狐疑的朝我看过来半天,很敌意的皱起眉:“又是你?”

夏天协奏曲》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夏天协奏曲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

  • 文征明晚年大字行书《醉翁亭记》

    文征明晚年大字行书《醉翁亭记》,现藏于沈阳故宫博物院。此作真力弥漫,气势磅礴,文氏书迹中也属罕见。

  • 澳洲五大女富豪都是单身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据澳洲新快网22日报道,澳洲女首富吉娜·莱因哈特现年64岁,她的净资产达到230亿澳元(1澳元约合5元人民币)。她于2012年登上《商业评论周刊》全球女富豪榜首,当时其资产估值达到290亿澳元。她曾两次结婚,1990年同第二任丈夫离婚后单身至今。海洛薇兹·普拉特现年55岁,她的净资产28亿澳元,她在大约20年前罹患罕见鼻咽癌后幸存下来,之后通过家族慈善基金会不断资助癌症服务机构,她没有结婚。朱迪·尼尔森70岁,净资产12亿澳元。她出生于非洲津巴布韦,曾是平面设计师,婚后成为全

  • 手机字帖|《颜体字书法要诀》颜真卿楷书字帖《多宝塔碑》偏旁部首书写教程

    颜真卿楷书字帖《颜体字书法要诀》(颜真卿《多宝塔碑》偏旁部首书写教程),手机版字帖图片。]

  • 湖北常年创作网络作家才70人? 大神还是很多 全国第一方阵

    湖北常年创作网络作家才70人?大神还是很多全国第一方阵当年明月湖北是文学大省,也是网络作家大省,自古惟楚有才,于斯为盛。据长江日报7月22日消息,湖北全省在知名原创文学网站注册的湖北8000余名网络用户中,常年创作获得稳定收益的70人。这个数字让我很诧异。我记得不久前光明日报还是中青报一篇报道的数字,全国网络文学注册用户有1000万,湖北才8000?能坚持创作获得稳定收益的才70人?这也可以看出网络文学的残酷,你只看到大神光环,不知道一将功成。靠写作为生,对于大多数而言,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简直

  • 湖北文联作协换届 刘醒龙文联主席 匪我思存作协副主席 老同志退了

    湖北文联作协换届刘醒龙文联主席匪我思存作协副主席老同志退了文联、作协是国家指导文学、艺术创作的机构,也是半官方机构。湖北是文学大省,涌现出大批知名、实力作家,湖北省文联、作协昨天召开了代表大会,选举了最新的负责人人选。据长江日报7月22日讯,刘醒龙当选文联主席,李修文当选作协主席,网络作家匪我思存(艾晶晶)当选作协副主席。省文联副主席里大家耳熟能详的有相声小品演员陆鸣、以及散文家李修文。省作协副主席大家比较熟悉的有高肖晖,评论家刘川鄂、小说家晓苏、诗人张执浩、评论家李鲁平、网络小说作家匪我思存。

  • 《纽约司机驾着北京的梦》中国好声音之一张学友经典歌曲学唱

  • 博物馆文物介绍——宋徽宗赵佶的《瑞鹤图》

    传世宋徽宗赵佶的画有两种,一种是“御笔画”,一种是“御题画”。“御笔画”出于赵佶的亲笔,“御题画”则由他人代笔作画,徽宗书题押款,由此宋徽宗名下之作数量虽多,其中尚有部分为代笔,而《瑞鹤图》独具清俊潇洒之格调,形神兼备,经学者考证属赵佶之“御笔画”。赵佶绘画,注重写实,讲究画理法度。据载赵佶曾亲自挑选宫廷画师,设题画鹤。众生员少有中的者,皆因生员们虽画鹤姿态万千,竟无几人细查仙鹤踏石之足先左或右,直至徽宗钦点,方才彻悟。他还曾要求画师笔下花卉,能够表现不同季节、不同时间应具有的特定情态。自其登基

  • 牛是怎么死的?(看懂了,思想至少成熟30年)

    牛耕田回来,躺在栏里,疲惫不堪地喘着粗气,狗跑过来看它。“唉,老朋友,我实在太累了。”牛诉着苦,“明儿个我真想歇一天。”狗告别后,在墙角遇到了猫。狗说:“伙计,我刚才去看了牛,这位大哥实在太累了,它说它想歇一天。也难怪,主人给它的活儿太多太重了。”猫转身对羊说:“牛抱怨主人给它的活儿太多太重,它想歇一天,明天不干活儿了。”羊对鸡说:“牛不想给主人干活儿了,它抱怨它的活儿太多太重。唉,也不知道别的主人对他的牛是不是好一点儿。”鸡对猪说:“牛不准备给主人干活儿了,它想去别的主人家看看。也真是,主人对

  • 人生短暂,请放宽心态

    活着,健康才是第一,钱财只是用具。百年之后,你躺你的坑,我睡我的土,再也没办法交流。我们忙忙碌碌,为了家庭幸福。我们辛辛苦苦,为了生活奋斗。钱赚的不多,活干的不少,身体累垮了,健康作没了,也就没机会享受了。人生短暂,一定要放宽心态。钱,够用就好,房,够住就行,别为了这些身外之物,忽略了身边的人,抛弃了珍贵的情。每个人的时间都会越来越少,过一天少一天,见一面少一面,到最后都要分开。所以能爱的时候,别吵,能聚的时候,别等,好好说话,和睦相处,千万不要带着怨恨和遗憾过余生。生命只有一次,不可重来,时间

  • 《边疆的泉水清又纯》中国好声音之一张也经典歌曲学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