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茅山道士驱邪录在线阅读

2017/11/25 3:08:3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茅山道士驱邪录

第1章 邪道出世

  我是一个道士,确切的说我是一个茅山道士,当我提起茅山道士这四个字的时候大家肯定会第一时间想到林正英的僵尸电影,没错林正英在僵尸电影中扮演的道士角色就是我们茅山道士的形象。版权haohaoyun.com

  大家可能觉得林正英在电影里演的那些剧情都是虚幻编造的,但是我想告诉大家那些电影里的剧情都是真实存在我们身边的,我还想告诉你们的是现实中存在的那些僵尸和鬼要比电影中演的那些僵尸和鬼要恐怖的多,你们没见过所以你也永远体会不到。

  要问在我的人生中对我影响最大的那个人是谁,那就是我的师傅,我是一个弃婴,是师傅他老人家从乱葬岗把我捡回去并将我抚养成人,而且也将他那一身茅山道术全部亲传于我,虽然我嘴上叫他师傅但是我在心里早已经把他当做是我的父亲了,师傅他老人家的大恩大德我永远铭记在心,当我想回报他的时候,他已经不在了......。

  从我懂事到现在发生在我身边的灵异事件数不胜数,别问我有多少,因为我已经记不清楚了,驱除恶鬼,超度善鬼轮回,镇杀僵尸,斗邪道,我做的这些也都是我应该做的,这是我的职责,因为我的身份不仅仅是一个茅山道士,我还有一个特殊的身份那就是地府雇佣在阳间的鬼差。

  接下来我将为大家讲述这些年我当鬼差还有我开道堂遇到的那些灵异事件,没准这些灵异事件就发生在你们的身边,只是你们没有觉察到而已。

  正文

  那是一九五八年夏天,洛阳城郊区的乱葬岗上空乌云密布,先是一道闪电从天际划过把整个大地照的透亮,然后便是滚滚的雷声。

  此时有一个青衣人向着这片乱葬岗狂奔而来,当他来到这片乱葬岗的时候天空中开始下起了密密麻麻的小雨,他眯着眼睛皱着眉头忌惮的看着四周,。

  洛阳城郊区的乱葬岗是全国最大的乱葬岗,一九四二年河南大旱洛阳百姓死伤不计其数,多数人死后都被埋在了这片巨大的乱葬岗上,建国以后国家领导人统计了一下一九四二年那场河南大旱,光洛阳城饿死的百姓就达到了四十多万,整个河南饿死的百姓达到三百多万,而且这个数据只少不多。茅山道士驱邪录在线阅读

  青衣人站在雨中闭上了眼睛,然后伸手右手的五根手指飞速的掐算着,时间过去了半个小时,雨越下越大,青衣人苍白色的脸变成了铁青色,整个人也显得非常的不自然。

  “没想到你还活着”青衣人睁开眼睛盯着这片乱葬岗愤怒的说道,此时那个青衣人脸上的表情变得十分阴沉,他又向前狂奔了几步跑到了乱葬岗的中心处,然后他慎重的向四周望去,青衣人的眼睛一眨不眨的打量着周围,生怕出现一丝疏漏。

  此时距离青衣人约有一里远的乱葬岗边缘处,一只骷髅手臂从泥土里伸了出来,接着骷髅的整个身躯从泥土里全部钻了出来,这具骷髅跟普通的骷髅不一样,他身上的骨头是绿色的,绿色的骷髅头眼眶里有两个闪着血红色的眼睛盯着站在他不远处的青衣人,这具红眼绿色骷髅在这雨夜中显得十分的诡异。

  当青衣人回过身向后望去的时候,他发现了那具红眼的绿色骷髅也在盯着他。

  “畜生,没想到你还活着,我是不会让你再残害这世间的百姓”青衣人说完就拔出桃木剑向那具绿色骷髅奔了过去,绿色骷髅见到青衣人向他奔去,他转过身撒腿就跑。

  “哇,哇,哇......”还没等张大狗追上那具绿色骷髅,他身后的乱葬岗西面传来了婴儿的啼哭声。

  青衣人原本不想管那个婴儿想继续追逐那具绿色骷髅,可是没跑几步他就停了下来,然后他转过身向乱葬岗的西面跑了过去。推荐http://www.haohaoyun.com/

  “唉,这可能就是老天的安排”青衣人看着裹在襁褓中的婴儿叹道。

  此时这个婴儿的哭声越来越小,红润的小脸变成了青色,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青衣人抱起孩子便向洛阳城奔去。

  没错,被那个青衣人捡到的这个婴儿就是我,我的名字叫林不凡,林是林子的林,不凡是天生不凡的不凡,这个名字正是捡我的青衣人给我起的,他的名字叫张大狗,每次念及我师傅的名字我都觉得很别扭,我问他为什么不让我跟他姓张,他说让我姓林是为了纪念我的师祖当年对我师傅的养育之恩,当年不是我的师祖将我师傅纳入门下的话,我师傅早就死了。

  确切的说我是河南人,但是我是被师傅带到东北长大的,我也算是一个东北人吧。

  大家印象中的东北人应该长的是又高又膀,可是我的身高只有一米七五,体重大约一百二十斤左右有一点偏瘦,由于天天也接触不到阳光所以我的皮肤还算白净,我眼睛不大但是特别的有神,鼻梁也有点高,五官长的还算端正,我长的也不帅,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

  说到我的师傅,我得好好介绍一下,因为他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他在道教界的名声很响亮,他是从民国时期活过来的,我问他现在多大岁数了,他说他也不知道,后来我自己算了一下,我师傅的年纪至少有一百多岁了,而他的长相却像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

  从我懂事以后,师傅就开始把他身上所学的茅山道术全部传于我,而我的资质却非常平庸,我学的那些茅山道术都不及我师傅的十分之一。好好孕

  师傅是一个大忙人,他不但是个茅山道士,还是阴曹地府派在阳间的鬼差,就在我二十一岁的时候我也成为了阳间的一个挂职鬼差,当了鬼差是有好处的,一是容颜不老,二是可以通过抓鬼来跟阴曹地府换取在阳间的阳寿,师傅当年给我算了一卦,说我的阳寿只有四十二年,如果想长寿的话就必须当鬼差,去捉恶鬼来换阳寿,后来经过师傅向地府的推荐,我也成为了阴曹地府指派在阳间的鬼差。

  我师傅的师傅我也见过,我师傅的师傅名字叫林天英,在阴曹地府是一个阴差,师祖林天英在阴间的职位非常的高,就连黑白无常看见我这个林师祖的时候,说话都是客客气气的。

  三十岁那年我跟师傅外出执行任务,半路途径一个村庄,我们俩想在这个村庄借宿过夜,可是敲了好几个百姓家的门都没有开。

  当我换了一家百姓,继续再敲门的时候,我看到村庄的后山上,有一个黑影子从山上跳了下来,他的速度十分的快。

  “师傅,好像是粽子”我指着那个黑影对我身边的师傅说道,此时的我也紧张了起来,但是我不害怕,因为有我师傅在。

  在我心里师傅就是神一样的存在,自从我懂事以后他就带着我四处降妖除魔,从来没有失手过,所以有他在我身边,我什么都不害怕。

  “没错,是个粽子,而且还很厉害,应该是跳尸级别,这个粽子就交给你自己来处理了,上吧”师傅说这话的时候无情的看向了我。阅读haohaoyun.com

  “师傅你刚刚说什么啊,我好像没听清”我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要不就是师傅在跟我开玩笑。

  “赶紧去,你看着我干嘛?”师傅说完这话就一脚把踹向那具僵尸,我独自面对那个僵尸有一种快被吓尿的感觉。

  当那具僵尸跳到我面前不到五米的距离时,我吸了一口冷气向后倒退了一步,然后将后背的桃木剑取了出来,我右手持剑,左手拿着一张镇尸符小心翼翼的看着这具僵尸,此时我的身上的衣服已经彻底被汗水浸透了。

  这具僵尸身高在一米八左右,比我高出近半个头来,身穿着一身青色的长袍,不过已经有点破烂不堪了,它的双眼凸.起如同野兽的眼睛一般散发着血红色的光,我甚至看到它的脸上还有蛆虫在爬,看着他那狰狞的表情,我感到头皮阵阵发麻。

  “嗷呜”那具僵尸张开血盆大口冲着我发出一声嘶吼,看着他嘴里伸出来的两颗长长的獠牙,我这心都跟着哆嗦起来,要是被这个玩意咬上一口的话就算不死也得掉一层皮。

  “师傅”我回过头可怜巴巴的看向我师傅,我希望他能出手帮我一下,面对这个凶恶的跳尸我是一点信心都没有。

  “今天就算你死了,我也不会帮你的”师傅说完这话盘膝坐在地上,嘴里念起了《道德经》。好好孕

  “拼了”我一个箭步就向我前方的那具僵尸冲了过去。

  “嗷”那个僵尸嘶吼着兴奋的冲着我跳了过来,当僵尸冲到我身边的时候,我飞身跃起一脚就踢向它的xiong口。

  “嘭”的一声,僵尸没被我踢飞,我却被他撞的倒飞出去直接躺在了地上,此时我疼的在地上翻过来复过去的打着滚,我觉得我身上的骨头都快要散架了,而我的师傅依然是眼不睁头不抬的坐在地上继续念着《道德经》,看来他今天是真不打算出手了。

第2章 地府的任务

  我也不再指望师傅帮我了,当我站起来的时候,那具僵尸已经跳到了我的身边,我想也没想的就将手里的桃木剑刺向那具僵尸的xiong口。

  “啪”我的桃木剑虽然击在了那具僵尸的xiong口上,却没有刺穿它的身体,桃木剑一下断成了两截,当时我头上的汗就流了下来,我心想这下可完犊子了。

  “嘭”的一声,那具僵尸抬起双.腿就将我踹飞出去。

  “疼死我了”我在地上一边翻滚着,一边捂着xiong口喊道。

  此时的我躺在我师傅的身后,我心里想着,这次师傅肯定会出手的,即使他不出手的话,那个僵尸肯定会先去对付它,毕竟师傅离僵尸近,可结果那具僵尸越过我的师傅直接向我跳了过来,我心想哪有这么玩的啊,这僵尸怎么还欺软怕硬呢。

  “欺人太甚”这一次我愤怒了,我从地上爬起来就奔着那具僵尸冲了过去,我将手伸向腰间的一个挎包里,拽出了一小袋糯米。

  糯米,符咒,灵牌,三清铃,八卦镜等等,这些都是我们茅山道士出门必备的东西,尤其是我跟师傅,因为我们不是普通的道士。

  我抓起一把糯米就向那具僵尸甩了过去。

  “熬”此时那具僵尸发出一声痛苦的嘶吼声,我甩出去的那些糯米砸到那具僵尸身上的时候冒出丝丝的青烟还带着一股腥臭的气味让我有些作呕。

  “再来”我再一次的将手里的糯米向那具僵尸甩了过去,这一次那具僵尸学聪明了,它向左蹦了两步,将我甩向他的糯米躲了过去。

  “刚刚不是很厉害吗,有本事别躲啊”我又抓了一把糯米继续向那个僵尸甩了过去。

  就在那具僵尸手忙脚乱躲着我的时候,我一高跃起飞到了那具僵尸的头上,然后我用双.腿紧紧缠着它的脖子,双手不停的向僵尸的头上砸去,无论那具僵尸怎么甩着自己的身子,都没有将我甩出去。

  “砰,砰,砰.....”我一拳接着一拳的砸在了僵尸的头上,我觉的自己的双手仿佛砸在坚.硬的石头上,那具僵尸的头没有被我的拳头砸开花,我的双手却变得血肉模糊起来,此时的我已经忘记了疼痛。

  “嗷呜,嗷呜.....”僵尸不停的怒吼着,他的双手不停的在我身上乱抓着,此时我的衣服已经被那具僵尸抓成了碎布条,我的两只胳膊还有我的身上也是被抓的血肉模糊。

  “接着”此时我师傅已经看不下去了,他将自己的金钱剑向我抛了过来,我双手接过师傅抛过来的金钱剑狠狠的向僵尸的天灵盖上击了上去。

  “噗呲”一声,金钱剑的剑身全部插.进了僵尸的体.内,只有剑柄露在外面。

  “嘭”那具僵尸一头栽倒在地上,它被我杀.死的那一刻连一声惨叫都没有发出来。

  “轰”天空乌云密布先是划过一道闪电,然后又响起了一声惊雷,我发誓这是我从懂事开始到现在第一次听到这么大的雷声,简直可以用惊天动地这个成语来形容,此时师傅的脸色变得惨白起来,师傅抬起双手用十根手指飞速的掐算着,半个小时过去了,师傅还没停下来,而我就站在师傅的身边紧张的注视着他,我对师傅还是很了解的,师傅独自面对千年恶鬼的是一脸轻松的样子,可现在他脸上的表情变得十分的紧张,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我师傅这个样子。

  “师傅出什么事了吗?”

  “没想到这个宋元丰隐藏了这么多年终于出来了”师傅皱着眉头说道,此时师傅的表情有些痛苦,师傅的这个表情我不止是第一次看见,每当他回忆往事的时候他的表情就是这个痛苦样子。

  “师傅宋元丰是谁?”我疑惑的问道。

  “我说了你也不懂,这是我跟他之间的恩怨,你老大不小了,现在也已经能自己照顾自己了,师傅有一些私人的恩怨要去处理就不再陪着你了,以后的路只能靠你自己来走”师傅说这话的时候背对着我望着远方。

  “师傅我跟你一起去吧!”从师傅说话的语气里我能觉察到这件事的严重性,我希望凭靠自己的微薄之力可以帮助我的师傅,毕竟师傅照顾我三十多年了,他对我的养育之恩我这辈子都报答不完。

  “这件事你帮不了我,你去了也是给我添乱,等这件事我处理完以后就来找你,相信用不了多久的”师傅拍着我的肩膀说道,师傅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就消失在我的眼前,他这一消失就是二十多年,直到现在也没有出现。

  “嗖”的一下,一道黄纸从阴暗的角落里向我射了过来,被我一把抓住,我的思绪也被一下子打断了。

  我无奈的摇着头打开了手里的那道黄纸看着地府派给我的任务,看完以后我就把手里的黄纸捏成了纸团塞到了兜里,转身就往市里最大的KTV走了过去。

  我曾经问过师傅,为什么阴曹地府要在阳间招聘我们这些道士当鬼差,他们阴间不是有许多的勾魂鬼差吗?师傅曾说过地府的那些鬼差跟我们人都没啥区别,他们也特别的懒还有贪婪,再就是阳气太重的地方那些勾魂鬼差也是不能去的,所以他们就在阳间招聘我们这些道士当鬼差,像我这样的鬼差在阳间有许多,而我也只是其中的一个。

  在这个小县城里,我有一套破筒子楼,我在这楼上住了将近二十年了,却没有一个人认识我,因为我每天晚上八点多钟出去执行任务,直到凌晨三四点才能回家休息,白天的时候我一般哪都不去只是窝在家里睡觉,所以周围的邻居们对我都不是太熟悉,这也是我巴不得的。

  走进这家KTV没有一个人上前招待我,也许是因为我穿的太寒酸了点吧,他们看我的眼神就像似在看一个要饭的,让我觉得有点尴尬,还好自己活了那么多年,别的没有练会,厚脸皮这点我是真的练会了。

  “服务员有没有小包给我来一个”我对着柜台上的收银员喊道。

  “小包三百九十九,我们这里需要先付钱才能给你开包房的”那个收银员憋了我一眼对我说道,话里透露出一股瞧不起热人的语气。

  “这是四百,不用找了,给我开个小包”我从兜里掏出了四张百元大钞大方的递给了那个收银员,收银员完全没有想到我还真有钱,此时她看向我的眼光有点惊讶。

  “小王,给客人安排个小包”那个收银员吩咐着站在柜台边的那个小姑娘。

  “客人跟我走吧”听了她的话我点点头跟在了她的后面。这个叫小王的姑娘也就十八.九岁的样子,我真是不理解这些年轻的女孩子为什么要到这种地方打工,我这个人不太喜欢鱼龙混杂的地方,总觉得来这个地方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人。

  “先生,就是这间屋子了”那个叫小王的女孩子把我带进一个昏暗的小屋子里,她随手就把屋子里的灯给打开了,即使她把灯打开我还是觉得这间屋子太暗,而且阴气有点重,我看到墙角处有一个白衣女鬼伸着长长的舌头在看着我,估计这个白衣女鬼多半是上吊死的,而我也没有搭理她,我做人的态度就是鬼不犯我,我不犯鬼,鬼要犯我,我必除它。

  “先生,一会我们家服务生就会把果盘还有啤酒给你端上来,你在这里先等一会吧,如果你有什么需要的话你就喊我,我就站在包房门口专门负责你这个包间”那个叫小王的服务员很客气的对我说完就往外面走。

  “服务员,等一下”我喊住了这个叫小王的姑娘。

  “先生你还有什么事吗?”那个小王姑娘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疑惑的看着我。

  “你们这是不是有个女孩子叫邱晓雨啊”她听我这么一说点了点头。

  “那你能不能帮我把那个邱晓雨给找过来啊”我递给了她一百元钱,结果我这兜里还剩最后一百了,而这个姑娘也有点蒙了,她完全没有想到我穿的就跟要饭似的居然会这么大方,给了她一百元的小费。

  “好的先生,你在这先等一会,我去把她给你找过来,也不知道晓雨姐是不是在陪客人”那个叫小王的姑娘高高兴兴的跑了出去。

  没过一会就来了几个男服务生把啤酒还有果盘给我端上来了,我自己也不闲着,这些东西都是花钱来的,不吃白不吃,我打开一瓶啤酒狠狠的灌了一大口,然后抓了一把瓜子嗑了起来,没等邱晓雨来,桌子上一半的东西都进了我的肚子里。

  过了十多分钟,那个小王的姑娘带着一个年约二十多岁左右年轻貌美的姑娘走了进来。

  “先生,这就是您要找的邱晓雨”我看向他身后的姑娘确认的点了点头。

  “好了你出去吧,有事我会叫你的”我对那个邱晓雨满意的说道。

  “好的,先生我就在门口站着你有什么事可以叫我”那个叫小王的姑娘走了出去,留下了他身后的邱晓雨。

茅山道士驱邪录》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茅山道士驱邪录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打湿的人生(深度好文)

    有一段时间,弟子感到活得很痛苦,甚是烦恼。师父把弟子带到一片空旷地带,问:“你抬头看看,看到了什么?”“天空。”弟子答。“天空够大吧,”师父说,“但我可以用一只手掌遮住整个天空。”弟子无法相信。只见师父用一只手掌盖住了弟子的双眼,问:“你现在看见天空了吗?”继而,师父把话题一转,说:“生活中,一些小痛苦,小烦恼,小挫折,也像这只手掌,看上去虽然很小,但如果放不下,总是拉近来看,放在眼前,搁在心头,就会像这只手掌一样,遮住你人生的整个晴空,于是,你将错失人生的太阳,错失蓝天、白云和那美丽的彩霞。”

  • 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做最好的自己(深度好文)

    在我的成长经历中,母亲对我影响很大。她是一个十分要强的人,从来不屈服于生活。我很小的时候,她就一边教我们干农活,一边给我们讲故事。我永不屈服的性格就来自母亲。即使在最困难的时候,我也没有失去过信心,我从来没有放弃过追求。我最喜欢的一句话就是:“没有失败,只有放弃。”这是除了生命之外,她送给我最好的礼物。我很小的时候,就被丢到一个巨大的麦田里割麦子,毒太阳晒着我,过一阵我就会流鼻血,变身流汗,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死去。我那时候就想,我不能这样活着。我的爷爷这样活着,我的父母这样活着,我的弟弟这样活着,

  • 一群人围着这口井,到底发生了什么?

    吃过晚饭,灵官猛子到了井上。井上灯火通明。村里人都挤到井上,黑压压的,悼念这个葬埋了全村人血汗钱和欢乐梦的黑窟窿。孙大头蹲在井台上,垂着头,一副任人宰割的沮丧相。孟八爷则轰着娃儿们:“滚!滚!这有啥好看的?掉下去,连钻头一起成个泥鬼。”因为井已塌了,就取消了禁忌。女人们都到了井上,围成一团叽咕,时不时指戳一下垂头丧气的孙大头,用眼色和低语发泄自己的不满和愤怒。一提起明年或后年又要出很多钱打井,便引出一阵长吁短叹。男人们大多沉默,形态各异,蹲的蹲,站的站。时不时,走到井架旁望一眼,唉一声。瘸五爷的

  • 念佛法门非常殊胜 不要再持怀疑!

    念佛法门是非常的殊胜,因为我们这些众生对参禅、学密、学教都不能行持,都不能去做,释迦牟尼佛在两千多年前就告诉我们这么一个殊胜的法门,阿弥陀佛在十劫以前已经成就,在无量劫以前发的愿已经实现,已经往生到那里去的众生无量无边。如果你对这个法门再持怀疑,那你就是没有救了。念佛一天要念多少呢?没有一个定数,阿弥陀佛那里不是贸易公司,不做交易的,往生的条件,阿弥陀佛说乃至十念都可以往生,《观无量寿佛经》里面说乃至一念都可以往生,只要至心信乐,发愿往生,具足信愿,只要一念都可以往生。这一念就是哪怕天塌下来也要

  • 你的现状,代表不了你的未来

    点上方绿标收听温馨朗读我们最容易犯的两个错误是,觉得自己没什么出息,料定别人不会有所作为。人一辈子有时会犯两个错误:第一个错误就是断定自己没什么出息。你会说我家庭出身不好,父母都是农民,或者上的大学不好,不如北京大学、哈佛大学,或者长得太难看了,根本就没人看得上我等等。由此来断定自己这辈子基本上没有什么出息。第二个错误是我们常常会判断别人失误。比如说某个人好像显得挺木讷,成绩不怎么样,也没人喜欢,我们就会断定这个家伙这辈子没什么出息。所以,我们最容易犯的两个错误,一是觉得自己这辈子可能不会有大的

  • 张学勇:教师要学会“弱其志”

    教师要学会“弱其志”2018年1月18日谈到“志”,许多成语或俗语会浮现在我们的眼前,什么“壮志凌云”啦,“志当存高远”啦,“鸿鹄之志”,不胜枚举。就是教我们要立大志,做大事。树无根不活,人无志不立。从小帮助学生立志,是教育工作者的一大任务。不过,我们在和孩子们交流时,往往给予那些志向“远大”的孩子更多的鼓励。至于,他的志向合不合适,能不能实现,就已经不在我们的“服务区”了。今天上午大课间,教导处有三个女孩来帮助老师撕试卷,无意中聊起了关于理想的话题。“你们说说,你们的理想是什么?”我停下手中的

  • 钱穆先生:学而篇第一(10)

    十子曰:“父在,观其志;父没,观其行;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观其志:其,指子言。父在,子不主事,故推当观其志。观其行:父没,子可亲事,则当观其行。三年无改于父之道:道,犹事也,言道,尊父之辞。本章就父子言则其道其事,皆家事也。如冠、婚、丧、祭之经费,婚姻戚故之馈问,饮食衣服之丰俭。岁时伏腊之常式,子学不忍遽改其父生时之素风。或说:古制。父死,子不遽亲政,授政于冢宰,三年不言政事,此所谓三年之丧。新君在丧礼中,悲戚方殷,无心问政,又因骤承大位,未有经验,故默尔不言,自不轻改父道、此亦一说。

  • 南怀瑾老师:老鼠生儿的孝道

    老鼠生儿的孝道子曰:父在观其志,父没观其行,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讲到这里,我们要向前的某些儒者、理学家、读书人告个罪了,他们的解释,又是错误的。他们说看一个人,他父母孩子的时候看他的志向,父母死了的时候看他的行为,三年当中,没有改变他父母所走的路线,这个人就叫做孝子了。问题来了,假使父母行为不端,以窃盗为生,儿子不想当小偷,有反感,可是为了孝道,就不能不当三年小偷去。这样,问题不就来了?如果遇到坏人的话,明明知道错,可推说:“孔子说的呀!圣人说的呀!为了作孝子,也只好做错三年呀!”这叫圣

  • 最好的友情:各自忙乱,互相牵挂

    有一种朋友不在生活圈,却在生命里;有一种陪伴不在身边,却在心间。有一种情,不必朝暮相见,只想在灵魂深处相偎,能多久,就多久,相视无言。友情,能够随时说话找一个能随时随地和你聊天的人真的很难。当你某一刻想倾诉时,翻遍所有通讯录,也没那么简单,就能找到聊得来的那个人。或许你人缘不错,与你认识的人很多,和你关系不错的人也很多,但即使是你朝夕相处的家人,甚或是亲密无间的爱人,你也未必见得想什么时候说就能和他说,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什么时候都不必担心失礼,不必自责,不必畏惧被冷淡和被斥责。电视剧《康熙王朝》

  • 养好你的大气,今后必有福气!

    养成一个大气的人不要在意别人在背后怎么看你说你,因为这些言语改变不了事实,却可能搅乱你的心。心如果乱了,一切就都乱了。理解你的人,不需要解释;不理解你的人,不配你解释。因为日久不一定生情,但一定见人心。人贵在大气,要学会对自己说。并请相信,真正懂你的人,绝不会因为那些有的、没有的而否定你。养好你的大气,大气不是性格,是一种人格魅力,相信你,没问题。大气是一个人的气质或气度,是一个人内心世界的一种外观表现,是一个人综合素质对外散发的一种无形的力量。大气不是从小生来的,而是经历生活慢慢培养出来的浩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