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烈爱在线阅读

2017/11/25 4:21:30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烈爱
第1章采天火莲

长夜漫漫。好好孕

晨曦,君清浅睁开眼,看着缓缓升起的旭日,不禁轻轻的深呼吸了一下。一阵风吹来,很凉,打在君清浅身上冰冰凉凉,却也让君清浅感觉到自己的存在。

而一旁的夜君哲早已不见踪影,看着荒无人烟的周围,君清浅的心里油然而生一种荒凉感,而这一感觉让君清浅微微吃惊,什么时候自己也怕上了这种孤独感,自己不是早就已经习惯了吗。

一阵脚步声打乱了君清浅的思绪,回头望,夜君哲的面容便映入眼帘。

对上君清浅的目光,夜君哲‘啪’的一声打开描金扇对着君清浅笑道:“可否一同吃个早饭。”说着,便从自己手指上套着的纳石中取出了一下些食物。

把食物拿出来后,夜君哲轻扇着描金扇,一脸春风的说道:“可否赏脸。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

其实一开始就没有拒绝的余地。

看着花花绿绿的食物,君清浅没有太多的想法。吃对于她来说,不过是为了填饱肚子,维持自己的生命而已。再美味、再精致的食物在她眼里也只不过是一件物品、。无论怎样也引不起她的欲.望。一脸轻笑,君清浅便随手拿起了离自己最近的食物开始进食。气氛很安宁偶尔一阵晨风吹过,使得气氛愈加静谧。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饭后,君清浅迎风而立,望着远处的浮云聚了又散,散了又聚,远远望去君清浅就像世外仙人,不食人间烟火,拒人千里。

“我很好奇,在你冰冷的外表之下,心是否也是一样。”夜君哲在背后看着君清浅的身影缓缓说道。复又说道:“你身上总有一种拒人千里的气息。”

“如果每件事的背后注定是一场伤,那不如从未相遇,相见不如不见,预计不如从未相见。”淡淡的声音在风中凌乱。

夜君哲‘啪’的一声,打开扇子,摇了摇扇,淡笑不语。好好孕转而说道:“你来这做什么。”

“采天火莲。”

说夜君哲走到君清浅的旁边,与她比肩而立,看着远方的景象说:“是为了步言。”

“嗯,君清浅轻轻的回应,又从袖中拿出一个小瓶子,递给夜君哲说道:”把这个让他服下。”

夜君哲拿过瓶子说道:“行。”

这个药应该会对他的伤势有所帮助,君清浅望着远方,静静地想着,毕竟这个药可是花了她一个晚上的时间做出来的。

君清浅看着透着一丝诡异的洞穴,眼神滑过一丝谨慎。烈爱在线阅读小心的走到洞口旁,屏住呼吸,慢慢的向洞内走去,而每一步都挑战者君清浅的神经,洞内一片黑暗,寸步难行。等到眼睛适应了洞内的光线后,君清浅警惕的打量着周围,手靠着墙壁缓缓而行。

洞穴深.处头出一丝淡蓝色的光,君清浅下意识的朝光源走去,慢慢地接近了光源之后,君清浅也看清了发出蓝光的物体,脸上不禁露出一丝微笑,天火莲。

看着天火莲,君清浅从纳石中拿出一个盒子,打开盒子,君清浅便伸手摘下天火莲,放进盒中。

一切做好后,君清浅不动声色的退出洞穴。

退出洞穴时,君清浅不小心踩到一根树枝,轻微的声音却激起了守护天火莲的天灵兽的警觉。

君清浅下意识的朝洞穴飞出去,而被惊醒的天灵兽一脸怒气的看着眼前的君清浅,一声大吼。版权haohaoyun.com

来不及防备的君清浅一下子被震飞到洞外,天灵兽也随之跑到洞外。

天灵兽一脸怒气,咬牙切齿的看着君清浅,杀机四伏。

看着眼前的天灵兽,君清浅伸手擦掉嘴边的血丝,随后从纳石中拿出一把古琴放在膝上,开始弹奏乐曲。

古琴本就是温润之物,所弹奏出来的曲子更是十分的温和,借以古琴来弹奏宁神静息之之类的曲子更是事半功倍。

君清浅把内力与琴音融为一体,使天灵兽能够更快的被催眠。

看着渐渐疲惫的天灵兽,君清浅不禁缓了一口气,突然天灵兽的眼神变得凶恶的起来,朝君清浅眼神大吼,君清浅马上反应过来,一个飞跃躲开天灵兽的攻击,而古琴挡不住天灵兽的攻击,当场破裂。

天灵说眼睛爆红,君清浅知道这个天灵兽是要以命相博,便立即从纳石中拿出一把青锋剑,想当初这把剑还是她从娘亲的遗物中无意中看到的。天灵兽看见君清浅拿出一把剑,便朝其怒吼,君清浅一个侧身躲开攻击,向上一跃,朝天灵兽刺去。

看着飞跃而来剑,天灵兽猛的从口中吐出一团火,君清浅马上一个燕子回旋,躲开烈火。

战斗难分难解。

看着完全疯.狂的天灵兽,君清浅脸上出现一丝凝重,这场战不是她死就是它死。想着君清浅不禁把手中的剑握的更紧。

突然,天灵兽猛的向君清浅冲了过来,君清浅马上一个起身,飞离地面,飞到天灵兽的身后,往背上一刺。

天灵兽仰天长嚎,用力的把君清浅摔开,君清浅被其用力一摔,直接撞到树干,后背的疼痛,君清浅眉都没皱一下,只是再次把嘴角边的血丝擦掉。

而天灵兽也没让君清浅有喘气的机会,便又从口中吐出一团火,击向君清浅。

望着飞过来的火,君清浅马上向一旁跳去,树被火击断,火的威力也波及到君清浅。

望着不远处的天灵兽,君清浅静息凝神说道:“召唤之术。”

与此同时,天灵兽的四周出现了许多的藤蔓,那些藤蔓纷纷缠住天灵兽,被缠着的天灵兽拼命挣扎,想要挣断缠住它的藤蔓,却没想到越挣扎藤蔓缠得越紧。

看着被藤蔓缠得紧紧的天灵兽,君清浅开口说道:“吸。”

此时,藤蔓就像有了灵性般,开始吸收天灵兽的灵气。

看着自己的灵气被藤蔓吸走,天灵兽变得更加暴躁,不停的扭动着身子,拼命挣扎。

月色朦胧。

看着死了的天灵兽,君清浅松了一口气,月色下,一袭血衣,倚剑而立。

闻着空气中的血腥气息,君清浅不禁感到一阵反感,她讨厌这种气息,看着身上的血衣,君清浅面无表情,缓缓的离开这个战场。

月色迷蒙。

走到水边,君清浅便快速的脱下身上的血衣,扔在一旁,踏进水中。

夏夜的水总是很冰冷,但君清浅却仿佛一点感觉也没有,直直地走到水中央。君清浅直直地走到水的中央,水没到了君清浅的脖子。

抬头望了望空中的明月,月明星稀。心随着平静的水面也渐渐的平静了下来。身上每个细胞的活跃因子也静了下来,君清浅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沉入水中。

片刻后,君清浅缓缓的浮出水面,月光撒在君清浅的脸上,宛如仙子般。

君清浅捧起清水,向空中一抛,月光下,每颗水珠都反射出淡淡的光芒,望着水珠,君清浅笑了。

而刚好出现的夜君哲正好看到了这一幕,轻摇着描金扇,淡淡的看着眼前的美景。

感到身后的目光,君清浅马上释放内力,水四处飞散,形成一道水帘。

水落,君清浅也穿好衣服,运用内力,向岸上的夜君哲飞去。

落地,君清浅望向夜君哲,夜君哲一脸可惜。轻摇着描金说道:“可惜啊,好一幅月下美人图啊可惜,可惜。”

望着夜君哲,君清浅一脸狡猾,也学着夜君哲的客气说道:“美人窟,英雄坟啊,公子可要小心啊。”

夜君哲一脸壮志云天,看着君清浅坚强的说道:“那又何妨。”说着还不忘轻扇扇子表示感慨。

而君清浅望着夜君哲,一脸可惜的说道:“原来志气这般高啊。”

“我不在乎。”夜君哲一脸风轻云淡的说道。

打量着夜君哲,君清浅缓缓说道:“嗯哼,原来是这样啊。”

语落,鸦声一片。

望着君清浅,夜君哲缓缓说道:“彼此彼此,不愧是同类,知己啊。”

君清浅轻笑道:“怕是君哲公子想错了。我可没那爱好。”

“哦,我可没说是哪一类,你干嘛急着往下跳。”夜君哲一脸狡猾,复又说道:“难道你也是。”

君清浅淡笑不语,只是一脸暧昧的看着夜君哲。

夜君哲毫不脸红,睁大了眼睛让君清浅看,幽幽的说道:“莫非,浅儿看上我了。”一脸兴奋。

君清浅一脸猫样,幽幽说道:“小心哦。平生不会相思,便会相思,才害相思。身似浮云,心若飞絮,气若游丝。空一缕余香在此,盼千金游子何之。症候来时,正是何时;灯半昏时,月半明时。”

夜君哲一声轻笑说道:“莫非浅儿相思了。”转而又说道:“莫不是我吧。”说着一脸惊喜交加。

君清浅一脸严肃的看着夜君哲说道:“我很正常。”

夜君哲也一脸严肃的说道:“嗯,我也很正常。”

君清浅缓缓的摇了摇头,一脸凝重的说道:“你,男女通吃。”

一失足成千古恨啊!!!夜君哲心中暗自想着,但表面上却一副纨绔子弟,轻佻的说着:“那你可要一试。”

君清浅原以为夜君哲是在开玩笑,便也轻浮的说道:“你要什么。”

“我要你。”夜君哲毫不犹豫的说道。

“那,你便来吧。”君清浅轻轻说道。

语落,夜君哲便低头吻上君清浅的红唇。片刻后,夜君哲放开了君清浅。

获得自由的君清浅一脸潮红,努力的用内力调整自己紊乱的气息。

而一旁的夜君哲一脸淡笑。

长夜漫漫。

心乱。

清晨,君清浅便回到学院,脚刚一踏进院内,远远的看见了君清浅的轻舞便马上跑向君清浅,一脸高兴的看着君清浅说道:“小姐你回来,可想死轻舞,轻舞每天都在想你什么时候回来,现在好了,你终于回来了。我们回房。”

第2章黄蜂尾后针

望着轻舞,君清浅把心乱的情绪收了起来,轻轻的笑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

回去的路上,轻舞望着君清浅说道:“我在想小姐回来的时候一定很累,所以我已经帮小姐准备好热水了,小姐等下回去,就可以泡热水澡了,然后休息一下,恢复体力。”

看着轻舞,君清浅轻轻说道:“我说过你不用叫我小姐,叫我清浅便好;还有轻舞,谢谢你。”

“哦,不用,清浅这是我应该做的。”听着君清浅的话,轻舞小心的说道。

“没有什么应该不应该,你帮我做了这么多,怎么说,我都应该谢谢你。”

“不、不用,这是我自愿为清浅做的。”轻舞轻轻说道。

君清浅不再说什么,只是安静的走着,为何自己与夜君哲在一起是完全像变了一个人。为何昨夜自己不生气,为何自己对他一点防备都没有。难道自己已经不防备别人了。

突然,君清浅猛的推开轻舞,掌心凝气,向自己前方出掌,周围的人纷纷被惊住停住脚步。

空中凝了一块冰,坠下。

轻舞马上跑过来说道:“清浅怎么了。”

“有人放‘冷箭’。”君清浅缓缓的说着,而君清浅的一番话就像一块大石头冲.击着周围的人的心底。君清浅缓缓的走到冰块旁。

看着冰中的银丝,君清浅的眼里滑过一丝阴郁,随后跟上的轻舞往冰中一看,不禁大声出声道:“黄蜂尾后针。”

君清浅的脸上滑过一丝诧异。

而周围的人听道后,脸上滑过一丝不自然,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走吧,我们回房吧。”君清浅淡淡地说着,波澜不惊。

防备终还是在啊。

众人不禁纷纷望向女子,而能看见的便只是女子的身影。青丝飞,衣抉坠。

风,吹落一地芳华。

灿烂繁星点点。

风吹乱了竹林。也吹乱了一地竹影。

君清浅举着手中的酒杯,眼睛望着不远处,但却不知她眼里容下了什么。

“浅儿好兴致啊,你怎可独自品尝美酒,这不会太过乏味了吗。”一个莞尔的声音出现在君清浅的身后。

她知道,是他。她没说什么,望着杯中的酒,她缓缓饮下。

酒尽,置杯。

望着面前的夜君哲,君清浅缓缓说道:“想偷酒喝,却被抓个正着,还是被你发现了。”

“让我来看看你喝的是什么好酒。”夜君哲说着,便拿起君清浅喝过的酒杯倒酒。

不看夜君哲,君清浅轻拂身上的灰尘说道:“本就不是什么好酒。”

她不爱喝酒,却也不讨厌喝酒,充其量不过是她对任何酒都有一点兴趣。

放下酒杯,夜君哲说道:“确实不是什么好酒。”

没有接下地君哲的话,君清浅转而说道:“你怎么会有兴趣来这。”

“想看你啊。”啧啧,瞧瞧,这口气,多直接啊,咱们的夜君哲大公子多么的理直气壮。

“你我可要多谢公子厚爱了。”君清浅莞尔的说道。

“我觉你身上的味道很好闻,很舒.服。”

“你当我是一道菜啊。”

“那也不错啊,色香味俱全呢。”

君清浅淡笑,不再言语,夜君哲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有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

“那个,说真的。”

“什么。”

“这酒真的不怎么样。”

“它叫梨花白,有点甜。”君清浅解释道。

“下次我给你带一壶好酒来,我们一同畅饮。”

“嗯。”

清晨,君清浅站在院内,风轻轻扬扬的吹着,把暑意也吹散了一些。感受着轻轻凉凉的风,君清浅不禁张开双臂,感受着四面八方的风。晨光落在君清浅的四周,形成了一个个的小光圈,宛如仙人。

身后传来一些微响。

君清浅放下双臂,转过去看着三人说道:“睡饱了。”

“那能啊,但要是去晚了,又得挨一顿骂,还不如早去早回。”寒凌不满的说道。

“注意啊,寒凌,形象啊。”君清浅看着寒凌夸张的说道。

“别,在你面前我的形象有用吗,它值几个子啊。”寒凌不以为然的说道。

“确实,你的形象在我这里一点用也没有。”君清浅十分诚恳的说道。

“好了,你们别贫嘴了。快点走吧。”君诺在一旁无语的说道。

“遵命,我的君诺大公子。”

“是,哥哥。”

“院长,这是你要我们采的地火莲。”冷枫说着额,便把地火莲递给了清云。

清云看了看地火莲,点了点头,眼睛离开地火莲的那一瞬间,忽而又停住了目光。看着其中的一朵地火莲,伸手便把它拿了起来,把弄着地火莲,清云状似不经意的问:“这是谁采的。”

“我。”君清浅毫不犹豫的说道。

看着君清浅,清云缓缓说道:“这是你以前采的吧。”

“是。”

语落,惊起一池涟漪。

三人望着君清浅,没说什么,但他们彼此都知道彼此在想什么。

“师兄,人来了。”清华的声音突然插入,打破了僵局。

“嗯,进来吧。”

光被挡住。四个人影映在墙上。君清浅四人下意识的望了过去。青衫男子,白衫男子,红衣女子三人映入眼帘。

清华与三个从未见过的两男一女走了过来。

“师兄,这就是来进行交流的弟子。”

“嗯。”看着三人,清云应道。转而向君清浅他们说道:“这是松北学院派来的交流生。”

语落。君清浅四人抱拳示意。

“寒凌。”

“冷枫。”

“君诺。”

“君清浅。”

君清浅四人说完,清云转向三人说道:“这是我收的四个徒弟。”

看着君清浅四人,三人也抱拳示意回道。

“隐青。”

“白冽。”

“红媚。”

语落君清浅四人不禁想到,真明了。

“你们三人旅途劳累了,清华带他们去歇息吧。”清云看着清华缓缓说道。

身影渐行渐远。

看着消失不见的身影,清云转向君清浅四人说道:“他们是来进行武术交流的。而且他们还提出只和皇室成员比武。”

“以前不是不用吗。”冷枫疑惑的说道。

“是啊,可不知为什么他们今年竟提出这个要求。所以今年的比武我决定派你和寒凌、灵雪去应战。”

这不说曹操曹操到。

“院长你找灵雪有什么事吗。”一个甜腻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嗯,进.来吧。”

“是。”

望着灵雪,清云缓缓说道:“灵雪一个月后的比武我想派你去。你意下如何。”

脸上一抹欣喜,灵雪飞快应答:“灵雪义不容辞。”眼神滑过君清浅,一眼挑衅。

“嗯,那就这样,你们下去吧。”清云心里满是担忧,但表面上却不动声色,与往常一样的说着。

看着清云,君清浅没说什么,随着众人一同下去。

灵雪知道这次的比武很重要,历年来,能够去参加比武的人都是拔尖的人,而自己这次能够参加则是一件无比光荣的事,想着脸上的得意之色不禁更深,人也变得骄傲起来。

看着君清浅,灵雪不禁更加得意,转而向冷枫、寒凌说道:“我们现在去讨论一下一个月后的比武应该怎么做。”

直接忽略灵雪,君清浅淡淡说道:“我们回房吧。”

没说什么,三人默契的配合着君清浅的脚步,回房。

身后,灵雪气的脸色青紫,望着君清浅脸上滑过一丝阴狠。

院内石椅。

“你们这次要小心。这三人不简单。”君清浅看着翠绿翠绿的树叶缓缓说着。

有黄叶了。

“而且我觉得他们来势汹汹,虽然刚才在院长那他们没有什么怪异,但我觉得他们与往常的那些挑战者不一样。”一脸凝重的冷枫若有所思的说着。

“他们有点怪。”君清浅一直望着那片黄叶,好似发现新大陆般,一直看着。

“怎么说。”寒凌反问道。

“我也不知道,有种感觉说不上来是什么。但就是很怪。”死死的看着那片黄叶。

“不过,那个红媚倒是挺媚的,合不合寒凌大少爷的口味啊。”君清浅调侃道。

“别,无福消受。”寒凌马上应道。

笑声四起。

“清浅,我给你们泡了一壶茶解渴。”轻舞望着君清浅轻轻说道,眼睛滑过冷枫一眼,眼里滑过一丝波澜。

而冷枫没有察觉,他的眼里倒映出来的是一个望着黄叶的人。

君清浅听到轻舞的声音,便回头,而她眼里的波澜正好被君清浅抓住,没说什么,只是对着轻舞一笑。

拿起杯子,君清浅缓缓的饮着杯子中的茶,眼睛轻轻的扫了冷枫一眼。

风轻云淡。

红烛照佳人,相映无双。

门轻轻的被推开,君清浅下意识的回头望,一个落魄的身影映入眼帘。

莞尔一笑。

“你莫不是翻墙来的吧。”

“是啊。”夜君哲自行走到桌旁坐下,清理身上的灰尘应道。一脸坦然。

玩笑消失,君清浅望着夜君哲久久说道:“你这又是何必呢,以你的能力,轻轻松松就可以长驱而入到我这,这里怕是没有谁有这能力可以拦住你。”他的能力,她知道,虽然他从未表现过,她也从未见过。

“长驱而入就没有了那份意思,那份情趣。”

此时他的眼里有她。

看着夜君哲,君清浅的眼里出现了一丝波澜,望着他,没说什么,只是把刚才看得书收了起来。

而夜君哲也默契的没说什么,慢慢的从纳石中取出酒和酒杯。

“我说过,要给你带一壶好酒。你也答应过我,要与畅饮。”倒着酒的夜君哲连哄带骗的想让君清浅与他一同饮酒。

一脸淡笑。

君清浅没说什么,拿起了桌上的酒,轻轻的闻了一下,然后缓缓饮下。

夜君哲也拿起酒杯,轻饮。

这酒的酒香很淡,也很雅,就好像花香般,这酒也不会呛喉,喝下去之后,清清凉凉,好似春天的水般温润,风般轻柔。真独特。这样想着,君清浅不禁把杯子中的酒饮尽。

放下手中的杯子,君清浅抬头望向夜君哲说道:“这酒很温和,这是什么酒。”

烈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烈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黄河鬼妻19章(第十九章:喝下王八汤)

    原标题:黄河鬼妻19章(第十九章:喝下王八汤)小说名:黄河鬼妻第十九章:喝下王八汤趁着年轻人说话,我看了他两眼,他虽然面容俊朗,但是眉宇之间却透着一股子邪气,这跟老疯子眉宇之间的那股正义之气完全不同,让我觉得很是奇怪,他怎么可能是老疯子的徒弟呢?陈大伯眼前一亮,说道:“我当然想知道,你快说是什么妙计?”我插嘴说道:“你真是老疯子的徒弟吗?”算命的年轻人冲我一笑,说道:“当然,你叫李铁柱是吧,师父对我提起过你,这次救陈文良的老婆,可还要靠你呢。”虽然他说话的时候一直在冲我笑,但是我却觉得他这笑容里

  • 王者荣耀之绝世无双19章(第十九章 操贱贱的召唤)

    原标题:王者荣耀之绝世无双19章(第十九章操贱贱的召唤)小说名称:王者荣耀之绝世无双第十九章操贱贱的召唤第十九章看着赵云那白色的身影萧何,正想要对她发难呢,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电话突然打了进来。。我日!萧何不禁骂了一声,但还是选择了接听,因为打过来的这个人他认识。“贱,有啥事?”“萧兄弟,有时间么,陪我出来喝两杯啊?”“我是直男。”“我擦勒,我也是直男啊,你以为我找你出去约炮啊!”萧何哼了一声,“就算要约炮,我也要找一个漂亮的妹子啊,怎么也不会轮到你。”“萧兄弟,我说真的,出来陪我喝一杯吧。

  • 温柔的背叛19章(019 幻想对象)

    原标题:温柔的背叛19章(019幻想对象)小说名称:温柔的背叛019幻想对象我知道孟馨是有点害怕了,一直我都知道孟馨是一个特别传统保守的姑娘,这次差点因为喝醉被周哲那个人渣换给了别的男人,孟馨心里肯定是会害怕。我看着这么性感的孟馨有点艰难的咽了下口水,然后我就弯腰拿过了床里面的被子,遮挡在了孟馨的性感暴露的身体上,我坐在床边看着孟馨说道:“好了,我今天不走,我就睡外面沙发上,不会有事的,你安心睡吧!”孟馨看着我真诚的眼神,微微的点了点头,我笑了一下才起身走出了孟馨的卧室,孟馨说害怕不让我把门关严

  • 谢谢你,不娶我19章(第19章 再有下次,你们就卷铺盖走人)

    原标题:谢谢你,不娶我19章(第19章再有下次,你们就卷铺盖走人)书名:谢谢你,不娶我第19章再有下次,你们就卷铺盖走人我握了握双手。“别的同事也住那里吗?”我问。经理摇摇头,笑着说,“既然是奖励,当然不可能人人都有。咱们酒店就你一个。”我顿时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经理,谢谢你,”我将经理的手推回去,轻声说,“但我现在住的宿舍已经很好了,我不想换。”“你这…”经理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我,“那可是市中心的豪华公寓,多少人连房租都交不起,酒店免费给你住,你怎么还不住呢!你这孩子啊,真傻!”我笑了笑,“如

  • 绝地求生之今晚吃鸡19章(第十九章:经理的报复!)

    原标题:绝地求生之今晚吃鸡19章(第十九章:经理的报复!)小说名:绝地求生之今晚吃鸡第十九章:经理的报复!“恩……”我也不敢多说什么。唐茹使劲的揉乱了自己的头发。“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她喃喃的说,可周围的场景,都证明了刚才的一切,是真的。很快,她又想到了什么。她说:“夏天。”“恩?”“刚才你采取安全措施了没?”“呃.没来的急……”“啊,啊,我要杀了你”韩小雨起身就向夏天扑来,看样子是要拼命一般……韩小雨说着就要向夏天那里扑去,可刚起身感觉到下半身还有一点胀痛,想起刚才的运动,更是想起了自

  • 绝地求生之全服苟王19章(第十九章 上架感言)

    原标题:绝地求生之全服苟王19章(第十九章上架感言)小说名称:绝地求生之全服苟王第十九章上架感言寒风凛冽,大雪飘飘。在这个好日子里告诉各位读者大大一个好消息:本书要上架了。没错,上架了。上架就代表你们要掏腰包支持我了,你们肯定会的。祝看正版天天吃鸡。祝看盗版千年老二。祝看正版落地98K。祝看盗版落地成盒。看正版可以加我steam账号,还可以凭粉丝值进我的大后宫读者群,是不是感觉很棒棒?好了,废话不多说。影子这是第一次写电竞游戏文,带着一种电竞精神在写。如今吃鸡大火,很快腾讯爸爸就要出国服了,到时

  • 都市仙医19章(第19章 破格持证)

    原标题:都市仙医19章(第19章破格持证)小说书名:都市仙医第19章破格持证“啊呦……”男人被抽的一声痛叫,大怒,“他妈的怎么回事儿?无法无天了?”老秦气喘吁吁地放下了扫把,自然是认识来人的,卫生局的沈向前,沈科长。不过,事已至此,老秦上来了倔脾气,对这平日里奉若上宾的沈科长,也是怒目而视。“沈科长,你不要紧吧,就是这济世堂,可是嚣张得很啊!”楚柏淮阴阳怪气地说道。沈向前一见楚柏淮,赶紧躬身点了点头,几分讨好地说道:“楚医生,一接到你的电话,我这不马上赶过来了,你放心,无证行医,这是大事儿,我们

  • 都市俏房东19章(第一卷 暧昧从这里开始第19章 尘封的狂五)

    原标题:都市俏房东19章(第一卷暧昧从这里开始第19章尘封的狂五)小说:都市俏房东第一卷暧昧从这里开始第19章尘封的狂五“算你有良心,呵呵。”刘薇薇开心道,看来女人都对化妆品有天生的渴望。接下来,曹小雷看着眼前的画面,满脑子嗡的一声空白了……曾经,他一直想拥有一个大大的房子,里面住一群的大美女,然后就他一个男人。那该是多么的幸福!然而此刻,看到屋子里面三个女人丝毫不害羞不遮挡,不考虑他的感受,公开露着修长白皙的美腿涂抹美体霜,从脚底到腿,从脖颈到香肩锁骨。曹小雷真不知道,这是幸福,还是灾难……他

  • 傲天佛尊19章(第19章 被砍)

    原标题:傲天佛尊19章(第19章被砍)小说书名:傲天佛尊第19章被砍“没问题,大小姐。”林枫笑着道:“要不要来份凉拌黄瓜。”“你看着办吧,反正你知道我不喜欢吃什么。”贝雪茵叮嘱道:“路上小心点。”“知道了。”林枫微微点头,当即挂断了电话。林枫直接拦了一辆出租车奔向了中州大酒店,十几分钟之后出租车来到了中州大酒店的门口。而后林枫望了下大酒店东边,果然东边有一条昏暗的巷子,一处带着微弱LD灯光的牌匾挂在那里。“馄饨王!”“果然有家馄饨王。”林枫望着牌匾,当即走入了昏暗的巷子之中。只是当林枫的身影刚迈

  • 无敌护卫19章(第19章 危险来临)

    原标题:无敌护卫19章(第19章危险来临)小说书名:无敌护卫第19章危险来临白婉晴听到张阳说三百车速不算快时,恨不得立刻给张阳来上一脚,把他踹进大海才好,三百车速还不算快,那什么才算快。杜静柔蹲在地上吐了好一会儿,才重新站起来,她的脸色依旧惨白,刚刚在断头崖被张阳吓得不轻,她以为自己两百的车速已经够厉害,但张阳这个禽兽竟然到了三百。“婉晴,我收拾不了这个禽兽。”杜静柔算是投降了,谁遇到这种的禽兽都是无可奈何。“哼,看我好好的收拾他。”白婉晴偷眼瞅了眼站在一旁的张阳,还是不肯罢休。“婉晴,你听说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