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逍遥相士在线阅读

2017/11/25 4:43:26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逍遥相士
第一章青田遗书

“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草堂春睡足,窗外日迟迟。网站haohaoyun.com

叶枫从竹席上坐起身,夕阳从窗口中透了进来,洒在他清秀、傲气的脸上。他拾起枕边那本边角微微卷起早已泛黄的古书,小心翼翼的吹了吹上面的灰尘,如痴如醉的读了起来。

这本古书是叶枫爷爷叶麻子留下来的,他老人家是十里八乡有名的师公,打卦、看相、治邪那是样样精通,但凡乡里乡亲谁家丢了鸡鸭,叶麻子只消打上一卦,便能知道方位,乡亲们照着方向找,准是错不了的;又或是谁家小娃娃受冲闹腾了,医药无效,只消麻子银针一扎,准保不哭不闹。

每逢十里八乡谁家娶亲、丧葬、暗梁等白红喜事,那是必须请麻子去打上一卦,求个吉利、平安,驱驱晦气。在神龙峰这一带,叶麻子那就是活神仙,就是镇长大人见了他也得恭恭敬敬的叫一声“叶爷”。

叶枫自幼父母走的早,叶麻子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他拉扯大,带他吃百家饭。不料到了叶枫上初二那年,叶麻子去了趟省城给人办事,回来第二天就突然患上重病,一命呜呼了。阅读haohaoyun.com

叶枫永远忘不了爷爷死不瞑目的模样,叶麻子临死前再三叮嘱孙儿,千万不要像他一样当师公,习天机之术,以免惹祸上身。

叶枫那时候哪里懂什么天机之术,但叶麻子神通广大的高大形象却烙在了他幼小的心灵之上,随着年龄的增长,叶枫总觉的爷爷的死甚是蹊跷,很想弄清楚叶麻子真正的死因。

想来也是天意,这次清明回来祭祖,在翻找爷爷遗物时,发现了一个铁盒,里面用黄布包裹着这本古书。

古书名《青田遗书》,乃是大明朝开国军师刘伯温亲手所编。“前朝诸葛亮,后世刘伯温”,这刘伯温可是有诸葛之才,上通天文,下知地理,精通阴阳风水、奇门遁甲、岐黄医药之法,最终辅助朱元璋打下大明江山。

《青田遗书》记载着刘伯温毕生所学,阴阳、风水、医药、兵法、天文无所不包,只可惜,叶枫手上的这部《遗书》只是上部,里面讲的多是些阴阳、风水、破邪、岐黄偏门之法。

叶麻子那身本事正是自这书中所学,封皮已经破损,但装书的丝线却极是牢固,书中的字迹虽然已经昏黄发暗,却也能够依稀辨认。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所谓阴阳风水之说,在现代科技浪潮之下,被打上了封建迷信的帽子,常人多嗤之以鼻,又或避之不及,被视为旁门左道下三滥之流。但叶枫不这么认为,他幼年可是亲眼见到爷爷卜卦、破邪,无人不敬,所以他相信这应该就是刘伯温的亲传之法。

得到宝书以来,叶枫废寝忘食,反复研读,愈发觉得神妙。

书中很多风水堪舆之术,在旁人看来晦涩难懂,枯燥无味,可是对叶枫来说,却并不复杂。

上大学这几年,每每想到爷爷的死,叶枫都觉的蹊跷,为了揭开真相,叶枫咬牙切齿的通读了《易经》,寝室的哥们都叫他叶疯子,有见过沉迷游戏的,沉迷泡妞的,还没见过一个土木工程系的,整天抱着本易经痴迷啃读,不是疯了还能是啥?

每次在寝室的批斗会上,叶枫都坚持,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中,《易经》是百学之宗,学会《易经》,万事俱通。到了最后,寝室的哥们见他已经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索性放弃了治疗,任他做一个疯子。

《易经》本是卜筮之书,包罗万象,叶枫这几年翻看了数百遍,打下了玄学深厚的底子,加之回想小时候叶麻子讲解的一些阴阳常理,已然将《青田遗书》中的阴阳玄学,通读了七七八八。说明haohaoyun.com

“叶枫,你个懒伢子,这大学堂里的书都让你读到狗肚子里去了,一天到晚的睡懒觉,你看哪家屋头的男伢不在外面出力挣钱,养了你这个倒家煞,真是上辈子欠了你的。”

门外传来阿婶那铜锣般的嗓子,每当到了吃饭的时候,她都要到门口嚎这么一通,恨不得让全村的人都知道她家养了个大懒鬼。

叶枫却也不恼,阿婶是典型的农村妇人,口毒心善。叶麻子死的时候,叶枫才读初二,村里平时受麻子恩惠的人不少,但却没几个人愿意收留叶枫。

最后还是老根叔夫妇收留了他,这些年两人省吃省喝,再加上村委会的一些补贴,勒着裤腰带,愣是把叶枫供完了大学。

阿婶原本还指望叶枫上完大学,找份好工作,安安心心当个城里人,将来也接他们去大城市见见世面,在乡亲们面前长长脸,不曾想这孩子一毕业就回了村,整天猫在家里,读那破拾子烂书,不去找工作也就罢了,连一日三餐都得让人喊。

阿婶气在心头,嘴上自然是饶他不得,总觉得这么多年辛劳白拉扯了。推荐haohaoyun.com

“麻子叔,春兰没本事啊,辜负了你老人家的寄托,自家娃儿莫出息在县城跟人混社会,好不容易拉扯个读书的,却是个懒伢子,我上辈子这是造了哪门子的孽埃”

阿婶见叶枫没半点动静,又呼天抢地的在门外“唱”了起来。

老根叔夫妇在收养叶枫之前,自家已有一男一女,男的叫李勇,与叶枫相差不大,李勇在村子里名声不太好,据说在县城给人看场子,当马仔,进局子比自己家还勤快。女娃叫李雪,今年上大一,乖巧伶俐,只是极少在家。

“阿婶,你莫气坏了身子,待我回头挣了钱,给你买大汽车,住那大别墅。给你买金项链,我告诉你,省城里的金项链,有拇指粗呢。”

叶枫拉开门,手中比划着,两眼眯成一条线线,嘴角一扬,露出两排整齐的大白牙,阳光的笑容之中,略带三分俏皮之气。

阿婶一见他这样,也就骂不出来,翻了翻白眼,“这个臭小子,就会耍嘴上功夫,这话你从初中说到现在,不下千百遍了,你婶我至今连块银疙瘩都没见着。好好孕我看迟早被你气死,怕是没那命享受这福气了。”

叶枫上下打量了阿婶一眼,嘿嘿笑道:“婶婶你是菩萨心长,命里注定中年得福,大富大贵,长命百岁,你等着啊,不消三年,我肯定给婶在省城买上大房子,来回宝马接送。”

叶枫这倒不是瞎吹,阿婶嘴上有痣,眉心细长,微胖的圆脸下巴隆起是为地包天,鼻头细长,眉开二八,此为富贵之相,晚年必有余财、富贵。

“还宝马接送,你能给我买头骡子拉拉肥料,我就知足了。”阿婶被他逗的笑了起来,心中却想着这娃儿有这门心思,就已经知足了。

到了灶屋,阿婶给他重新把“河折”热了热,撒了一大把辣子、葱花,顿时油汤中晶莹透亮的粉条,弥漫着清香,让人口水直流,叶枫也顾不上烫,狼吞虎咽,吃了个底朝天。

“慢点吃,锅里还有,这是自家紫薯打的粉条,多的是。”阿婶慈爱的看了他一眼,又给他添了一碗。

“婶,我根叔呢?”叶枫问道。

“去隔壁村王癞子家了,他老母得了玻”阿婶说。

老根叔是村里的赤脚医生,村里离镇上的卫生院有七八十里路,又山路崎岖,十里八乡的看病很不方便,平日便指着老根叔了。

“枫子啊,你说你好不容易念完大学,阿婶倒不指望真能沾上你的光。只是你这大学不能白念,呆在家里也不是回事埃”阿婶担忧的叹了口气道。

叶枫放下碗,低头沉思不语。

“倒不是婶嫌你多双筷子,只是怕屈了你这个人才,怎么着也是个大学生。”

“阿婶,我知道,要没有你和根叔,我早就成了没人要的孩子,路边的饿死鬼。婶,你放心,我总有一天会回到省城,风风光光的接你们去那养老。”叶枫目光微红,隐约闪烁着执拗、坚强的火花。

他放下碗,回到了自己的小屋,趁着还没天黑,再次翻开了那本破旧的《青田遗书》。

省城对他来说,是一个充满希望,同时又是一座悲伤、屈辱的城市。

他永远忘不了,与雅沁痛苦的分离场景。白雅沁是省城有钱有势的白家大小姐,而自己却只是一个山村来的穷小子。

他闭上眼睛,脑海中与雅沁相处的每一个瞬间如同电影一般,一幕幕的回放。

她依偎在自己的怀里,两人对着星空许下浪漫而又纯真的心愿。

“我希望叶枫能够永远都在我的身边,做我一辈子的跟屁虫,我走到哪他就得跟到哪。”

“雅沁,会的,不管你在哪里,我都会牵牢你的手,直到沧海桑田。”

……

在学校时,大家都说叶枫是癞蛤蟆走狗屎运,吃上了天鹅肉,白雅沁无视旁人的眼光,陪伴叶枫整整四年。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大学一毕业,白雅沁就被家人强迫出国留学。

第二章妙手初成

最后一个晚上,叶枫还没来得及到机场见她最后一面,白雅沁的哥哥白朝歌便在机场外堵住了他,一群人把他打了个半死。

叶枫永远也不会忘记,白朝歌指着满脸是血的他叫嚣道:“你就是一个乡下跳出来的癞蛤蟆,有什么资格跟我妹妹交往?雅沁是天上的明星,而你呢,一滩星星影儿都显不了的臭水而已,至少我白朝歌绝对不允许我的妹妹嫁给你这么一个穷逼乡巴佬的。”

叶枫当时并没有反抗,他知道白朝歌说的是有道理的,白雅沁是白家人的掌上明珠,在学校她可以天天陪他吃食堂,可是到了社会上,自己忍心让她跟着受苦吗?自己拿什么来承担这份沉甸甸的爱。

“十年河东十年河西,蛟龙总有升天时,白朝歌,终有一日我会让你心甘情愿的把雅沁送到我的身边来。”叶枫咬着牙,说出了自己决心。

“十年,你做梦去吧,三年之间,你若敢在省城出现,我见一次打一次。三年后,你真长了本事,我白朝歌在白公馆亲自恭候你大驾。”

叶枫并不知道,那天雅沁在机场等了他整整一个晚上,她面对家里的逼婚,留学三年已是最后的法子,三年,这是她给自己和叶枫最后的选择,也是唯一的赌注。

“雅沁你等着我,三年内,我必将成为飞龙冲天,名动省城,从白家风风光光的迎娶你!”叶枫回过神来,已经是泪流满面,擦掉眼泪,咬了咬牙,他又开始背诵起《青田遗书》中的望气法诀。

叶枫很清楚,自己得到了一本旷世奇书,《青田遗书》就是他龙飞九天的恩赐之物,他相信只要学会了里面的阴阳风水之术,定然能像爷爷一样,成为人人敬仰的“活神仙”,到时候白朝歌必定会亲自将雅沁交到他的手中。

天暗了下来,阿婶知道他爱读书,特意给他在床头装了一盏台灯,叶枫不知疲倦的翻读着书本,院子响彻着阿婶赶鸡鸭发出的咯咯声。

咚咚!

院子门上响起了急促的砸门声。

阿婶打开门,只见村里的李大牛、梅子两口子抱着孩子焦急的站在院门外,怀里的孩子面色青紫,煞白的小嘴往外溢着白沫子,裹在被子里的小身子不断的抽搐着。

“哎哟,这娃儿是咋了,快,快到屋里来。”

春寒料峭,两口子抱着孩子,天一黑,已是三月多了,山里的风还是跟刀子似的,夫妻俩这时候也是冻得直打哆嗦。

“大牛,孩子这是咋了?”阿婶把夫妻俩让到灶屋的火塘边,让两人就着火气暖暖身子,同时切着姜片,洒了点红糖泡了姜糖水,端给二人。

“春兰婶子,这娃儿早上还好好地,今儿个祭祖回来,打晌午起就米粒未进,口吐白沫,直打摆子。家里的土法子都使遍了还是不见好,只能来求老根叔讨副药吃。”李大牛也顾不上烫,大嘴咕噜咕噜将姜糖水一口气给灌了下去,舒了口寒气,急忙道来。

“哎哟,这可麻烦了,老东西去隔壁村了,一时半会儿怕是回不来呀!”阿婶看着那可怜的孩子,满心焦急道。

“咳咳!”就在这时候,怀里的娃儿又哇哇大哭了起来,发出一阵干呕。

大牛的媳妇心疼孩子,啪的一声就跪下了,嚎啕大哭道:“婶子,我们家就阿宝这一根独苗,求求你救救他,他要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想活了,呜呜,我可怜的孩子……”

阿婶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可是她又不懂医药,看着孩子受苦,也是急的掉眼泪。

叶枫听到院子里的哭闹声,书也看不下去了,索性走了过来,跟大牛俩口子打了个招呼,“大牛哥,能让我看下孩子吗?”

十里八乡都知道叶枫是大学生,又是叶麻子的孙子,当即像见了救星一般,连忙小心将阿宝托了过来。

阿宝今年三岁,平素乖巧活泼,一顿能吃两个大馒头,身体皮实的紧,怎么会突发这种急病呢?再一看这孩子人中细长深凹,耳有垂珠,不似夭折、薄命之相埃

“大牛哥,宝儿是不是吃了什么有毒的东西?”叶枫皱眉问道。

“没啊,早上就喝了碗玉米稀饭,一个煮鸡蛋,从中午到现在,水米未沾。”大牛急的眼泪都快要流下来了,“这要是耗到老根叔回来,估计命都没得了。”

叶枫扒开阿宝的眼皮一看,眼珠子昏弱无神,眼白上爬满了如同芝麻粒的小乌点,再见他浑身抽搐,口吐白沫,倒有几分像是遗书上说的回头煞。

《青田遗书》风水破煞篇有云:斯东桑入府不足七,府朝七寸东南方,煞气难消,月妇与幼易冲,逢冲煞含咽难平,有白涎,眼有黑斑之相。

东桑,亦是东丧,指新死的人,还没过头七下葬,若是坟墓偏东南七寸,坟地会产生一种极强的邪煞之气,如果正在经期的妇女与幼儿撞到了这种坟头,容易被煞气冲身。中了煞的症状正是,咽喉有气难舒,口吐白沫,眼珠有黑斑之状。

时值三月清明,李大牛夫妻俩带着孩子去山上祭拜先人,以求祖宗保佑后人发达,不料竟撞了这邪煞,惹了祸事。

叶枫意识到,这是自己大显身手的时候到了,《青田遗书》到底是一部奇书,还是玩笑杂谈,正是验证之时。

想到这,他的心中就像是燃起了一团火,紧张的快要胸口跳出来。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努力回想书中的破解之法。

刘伯温:风水有破煞、增福、改运、逆龙、顺天五大类,最简单的便是化解煞气、增福,这是家宅常用之法,而改运则是根据风水利弊,可增减人的运势、福气,若能引龙脉宝穴,能让乞丐变王侯。最后一种顺天,则是专用于朝堂,保一国之平安,帝王江山,若非朱家帝王对刘伯温动了杀心,以他的堪舆之法,或可引顺天之法,保朱家永世不衰。

破煞,是风水入门之术,风水养人,也杀人,但凡风水先生若不通这破煞之法,自身亦是难保。

破解回头煞的法子倒也不难,回头煞在农村是一种很常见的煞,一般村里的老人也多知晓回避,可李大牛夫妻毕竟是年轻,不懂里面的门道,这才撞了这门子邪煞。

“破东桑之法,须以黑药裹肚脐,艾蒿熏身半个时辰,辅以无根水、坟龙煎服水半碗,亦可解!”

黑药是灶灰,阴阳玄学中,灶王爷是人间生气之主神,主火主生,艾蒿可入脾、肺、肾三经,有理气血,温经逐寒、治吐衄之效。这两者皆可祛风避邪。而无根水则是天上落下之水,不沾地为无根,此水纯净,不受凡间浊气所污,多以青竹之中为最佳。坟龙是蚯蚓,又称地龙,蚯蚓喜居煞寒、阴邪之气,可通达黄泉,常 被用为中药。

黑药眼下这锅底就有,无根水前些日子山里下了雨,后山竹林肯定不少,艾蒿老根叔常用于针灸,家中常 备,唯独这坟龙要费些功夫。

就在叶枫思考之间,阿宝突然一口气喘不上来,险些岔过气,眼珠子都翻白了,吓的小两口手足无措,只是一味的抹泪。

“大牛哥,我有个法子能治阿宝,就不知道管不管用。”叶枫摸了摸鼻梁,有些心虚道。

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情,要是《青田遗书》真是无稽之书,他可是要担风险的。但眼瞅着小娃儿受苦,他又不能见死不救。

“你个没皮没脸的臭小子,连草药都不识得,哪里会看病,莫要瞎说。”事关人命,阿婶连忙喝止叶枫。

“不,让他试试,我怕这宝儿等不到老根叔回来,就没命了。”叶枫在你们家这么多年,又是叶麻子的孙子,总归是有点法子的。”大牛媳妇像是见到了救星一般,扯着叶枫的衣服就不撒手了。

阿婶见叶枫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心想试试总是好的,总不能看着这娃儿没命了。

“叶枫老弟,我,我全家给你磕头了。”大牛见叶枫仿佛有个几成把握,便把全部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

叶枫连忙拉起大牛,“大牛哥,你把宝儿抱床上去,把衣服解了!”

大牛赶紧将孩子抱到床上,解开衣服,露出了肚脐眼。叶枫用铲子从锅子底刮了些灶灰,小心翼翼的糊在宝儿的肚脐眼上,又让阿婶拿了把艾蒿,在房间里点了。

阿婶想着灶灰与艾蒿也不至于害死人,也就由得他了。

灶灰有驱邪、散寒之效,随着艾蒿熏身,三经一通,邪寒逼退,宝儿的额头渗出一层浓密的汗珠,原本冰凉的身躯也有了热乎气儿,口中也不吐白沫了,只是两眼无神,像是丢了魂一般,睁着眼却叫不出声。

静待了一盏茶的功夫,宝儿渐渐退了寒气,李大牛夫妇与阿婶看在眼里,惊喜不已。最高兴的自然还是叶枫,整个过程他一直提心吊胆,艾蒿自然是熏不死人的,他担心的是自己苦心研读的《青田遗书》不起半点作用是假的。

逍遥相士》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逍遥相士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佳人有约》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佳人有约》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佳人有约第007章出去约会等晚上回了家之后,江柔见我又买了两套名牌西装,就有些不高兴地对我说:“你又花我钱去买衣服了?”看她那副表情,就像是在说我败家一样。我也挺起了胸膛,对她说:“没用你的钱,这是澜姐买给我的。”说这话的时候,我还在偷偷打量江柔的表情,希望从她脸上看出一丝嫉妒来。但让我失望的是,江柔非但没有嫉妒,反而还觉得挺高兴。“呦,看来你们关系不错啊,都叫上澜姐了,这两套衣服也值不少钱呢。”她朝我走了过来,就对我笑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人间至味是清欢》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人间至味是清欢》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人间至味是清欢第7章你身上哪里我没有碰过“没有!”夏一念几乎是毫不犹豫的脱口而出,但是又怕他起疑,连忙道,“我是怕,我们这段时间,一直没有做安全措施,会不小心怀上……所以,如果一旦我怀孕了,你是不是会让我……”“是。”还没有等夏一念说完,傅景琰就截断了她的话,“我吃好了,不要再谈这些无意义的话了。”话落,男人起身,抬步直接上楼了。看到男人的背影,夏一念的眼眶倏地就红了,在他心里,她怀孕这样的事情,是无意义的。甚至,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你是我的情劫》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你是我的情劫》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你是我的情劫第7章就是要羞辱她白冷擎一说完,立即拽着霍轻轻往人最多的酒吧舞池里走。霍轻轻后背发凉,她知道白冷擎对她狠起来的时候有多么的狠辣不留情,所以也完全不怀疑,这个男人,是真的会当着无数的人面,对她做出那种事情的!“不要!白冷擎,你放开我!”霍轻轻拼命挣扎,“放开我,你这个混蛋!”她一边挣扎,一边死死抠住了路过的拐角,奋力抵抗。白冷擎一时竟然奈何不过她,干脆回身,顺势一把将霍轻轻压在了墙壁上。“怎么,刚刚跳舞的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时间很重,爱情很长》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时间很重,爱情很长》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时间很重,爱情很长第7章震惊了苏小柒以为顾嫣然做过的那些事情,泼在她身上的脏水会担心被拆穿,却没想到她在陆亦卓的跟前还敢如此放肆。难道她不怕陆亦卓怀疑吗?苏小柒震惊了!“嫣然,不要这么激动!”陆亦卓一把拉住失控的顾嫣然。顾嫣然却痛哭不已:“卓哥哥,我的心好痛!”顾嫣然紧紧地揪着陆亦卓的衣袖,哭着喊着:“卓哥哥,三年前这个狠心的女人想方设法害死了姐姐,偷走了姐姐的心脏,现在,她又害死了我的孩子,害得我没了子宫。卓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老公我爱你》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老公我爱你》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老公我爱你第七章隐忍男人略带妩媚的眉宇,篆刻着一种极致的隐忍,他安静的坐在那睡着了的女人身边,指尖轻轻的拿掉了女人还夹在指尖的烟头。丰腴的风尘女子,带着一身的水珠,她从浴室里走了出来,想说什么的时候,却迎来了男人最凌厉的眼神。“滚!”男人冷沉的声线,全然与刚刚的性感沙哑不同,那风尘女人一惊,抱着衣服便落荒而逃。香奈儿五号的浓烈气息在屋里与香烟的味道混合了,带出了一股奇特的味道。阳光逐渐消失而去,总统套房内的光敏灯自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顾少的独家挚爱》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顾少的独家挚爱》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顾少的独家挚爱第7章我可以的“再多喝一点。”刘爽怂恿着,就怕白雅喝少了,药性没有发挥。白雅以为是醒酒的,她头重的厉害,咕噜咕噜又喝了两口。肚子里太撑了。胃里翻腾的厉害。她跑去洗手间,哇的一下,全部吐了。吐完,头更晕了。刘爽扶住白雅,担心药性被她吐光了,她就白忙活了。她把水杯顶住白雅嘴唇,“再喝两口,一会就好了。”白雅不疑有他,全部喝光了。不一会,热量从脊椎出发,到处乱窜,视线开始模糊了起来,身体软绵绵的。她靠在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盛世甜妻:总裁来招惹》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盛世甜妻:总裁来招惹》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盛世甜妻:总裁来招惹第7章你关心我?不要脸三个字,分明就是在骂年诗雅。“你……”年诗雅气得面色扭曲,隐忍的优雅矜持在这一刻终于消失殆尽,抬手就是狠辣的一巴掌朝着楚锦然的面上扇去。楚锦然猝不及防,尽管已经往旁边闪躲了一截,还是被年诗雅的指甲刮到了侧脸,拉出两条鲜红的指甲印子。“楚锦然,你算个什么东西!”年诗雅指着她破口大骂,“总有一天,我会抢回陆琛年,到时候,你就充其量就是个没人要的下堂妇!”楚锦然抬手摸了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我的婚姻不如意》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我的婚姻不如意》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我的婚姻不如意第七章你以为我想干什么尖叫声在半途戛然而止。江暖阳不敢置信的看着顾席城,而后无地自容。天啊!她怎么会发出那么暧昧且缠绵的叫声?明明只是被打了PP,真是丢脸丢到家了!江暖阳愣神之际,顾席城也停下定住身形,眸子轻轻的转向门口。几秒后,他快速的从她身上弹开,长身玉立的站在床边,面不改色的看着江暖阳。江暖阳拉拉被子,将自己裹成一团,“顾总,你……”“爷爷在外面。”顾席城长话短说,她一瞬间就明白过来了,于是愤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爱上冷情首席》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爱上冷情首席》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爱上冷情首席第七章你们可以更无耻点“你还真敢讲!”潘觅蔓腾地站起,漂亮的丹凤眼冒着火,指着杭南宇就骂,“杭南宇,你要不要脸?这种话你也敢讲!你把我们芷安当什么?小三扶正的戏码你们不要脸的唱了也就罢了,现在竟然还要过来让正室给小三服务,做乐千薇的化妆师?好啊,我直接拿桶硫酸泼了她的脸!”“蔓蔓姐——”乐千薇身子一抖,脸色惨白,紧紧地咬着唇,眼泪吧嗒吧嗒往下落。她们也是从小就认识,但不知为什么,潘觅蔓只喜欢梁芷安,每次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再宠豪门弃妻》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再宠豪门弃妻》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再宠豪门弃妻第七章:迁怒裴寒临的警告就像一记警钟,在温璟心的脑海里一直回响,她不知道怎样和顾淮珂相处才叫不失本分。“温总监,这是您的信件。”温璟心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冲送信的人淡淡一笑:“好的,谢谢。”打开信封,里面是两封邀请函,温璟心仔细地看了一遍,原来是本市几个企业巨头联手发起的慈善晚会邀请函,有一封邀请函是给裴寒临的,可是也一起寄给了温璟心。温璟心将自己的那一封收好,捏了捏眉心,起身拿着那邀请函往裴寒临的办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