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坑爹儿子鬼医娘亲在线阅读

2017/11/25 6:05:52 来源:网络 []

书名:坑爹儿子鬼医娘亲

第一章 贱人,沉塘

  “贱人,滚进去。原文haohaoyun.com

  一道怒喝声在暗黑的夜色中响起,玉清落猛地一个踉跄,便被于家的当家主母直接掼进了柴房内,‘砰’的一声,让人将门给锁上了。

  玉清落险险护住自己的肚子,手指急急忙忙扒着阖上的小门,瞳孔一缩,疾呼道,“娘……”

  “闭嘴,不要叫我娘。你私德败坏,与人私通,还怀了个野种回来,简直丢尽我们于家的脸面。你等着明日老爷回来,沉塘吧。”

  门外的于家大夫人脸色铁青,语调冷酷,毫无一点情分在里面,似乎更加迫不及待的想要将玉清落这个儿媳妇弄死在里面,免得碍了她的眼。

  沉塘?玉清落本就苍白的脸色此刻看起来宛如透明一样,毫无血色。想不到她嫁入于家半载,从来安分守己不争不抢,尽量表现的如同透明人一般,可是却还是挡了别人的路,三番四次被设计陷害,到最后,居然落得个沉塘的下场。坑爹儿子鬼医娘亲在线阅读

  “娘,别和这种不知廉耻的女人一般见识,这事交给儿子来处理就好。时候不早了,你早些去休息。”此时,门外却响起另外一道低沉的男音。

  柴房内的玉清落豁然抬起头来,她自然认得这道声音的主人是谁。这不就是她那个在成亲当日便丢下自己与别的女人私奔的丈夫于作临吗?他回来的可真是时候,在外面半年毫无消息,一回来,便直接抓了个大夫往她面前一丢,生生的检查出她有喜的事实。

  玉清落暗暗的咬了咬牙,这事本身就透着古怪,尤其是于作临将大夫丢到她面前的举动,当时的表情,分明透露出几分恶毒的模样。

  门外窸窸窣窣的声音逐渐远去,玉清落心里一咯噔,便听到于作临的声音再度响起,“玉清落,我早就警告过你,让你不要妄图嫁入于家,是你自己不听,这便是你的下场。好好孕

  他的声音低而缓慢,好似就贴着门缝说的,听在玉清落的耳朵里,却宛如一丝丝的凉气钻进身体里,莫名的打了个冷颤。

  “我本来只想着让大夫检查出你并非完璧之身,想不到结果居然如此出人意料。”

  玉清落陡然瞪大了眼睛,脑子里的念头一闪而过,下一秒,不敢置信的低呼出声,“是你,那天晚上是你设计的,那个男人,是你找来的,你……”

  “好好的享受今晚吧,你有孕是不争的事实,不管什么原因,明日的沉塘,你是逃不掉的。呵,呵呵。”于作临阴沉沉的笑了两声,随即站起身,搂过站在一旁等着他的女人,眸色飞扬的转身离开。

  玉清落瞪直了眸子,双手紧紧的拽着衣服袖子,只觉得一阵阵的天旋地转,猛地跌坐在地上。

  沉塘,沉塘,她最后的下场,居然会是沉塘?

  这是玉清落无论怎么想,也没想过的结局。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

  想不到于作临居然如此心狠手辣,为了将她从于家少夫人的位子上拉下去,不惜败坏她的名节甚至要除掉她的性命。这样的男人,哪里有一点点少年将军的样子,简直和地痞无赖没有什么区别。

  玉清落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想到沉塘,心里便是荒凉一片。

  然而,谁都没料到众人心心念念的沉塘尚未发生,当天夜里,一道惊雷,便直直的打在了玉清落所在的那间破败的柴房屋顶,顷刻间点燃里头堆积在一块的干柴,火势凶猛,瞬间照亮了整个于府上空。

  于作临的屋子离得近,听到下人来报,当场安抚住躺在身边的女子,披着衣服便跑出了房门外。

  柴房周围已经一团混乱,管家指挥着下人开始灭火。只是火势太大,一时半会哪里能灭得了?好在那柴房单独一处,火苗子倒不至于窜到于府其他的屋子上去。好好孕

  见到于作临出来,于家管家抹着汗急忙跑到他身旁,皱着眉道,“少爷,少夫人还在里面,咱们先……”

  不等他说完,于作临已经一个冷眸瞪了过去,“谁是少夫人?那是贱妇。”

  “是,是,贱妇,那贱妇还在里面,咱们是不是先开锁让她……”

  “开什么锁?”于作临冷哼一声,随即抬头看了看天,发现整个夜空虽然惊雷不断,却一丁点雨都未落下,当下眸子深深的眯了起来,嘴角渐渐的泛起一抹笑意,“这是老天都容不下她继续活着丢人现眼,所以才会一道雷劈到她所在的屋子上方,既然如此,我们自然要顺应天命,免得于府其他人也跟着遭殃。”

  说着,他的视线默默的挪向那间柴房。此刻却见那扇被锁上的门被里面的玉清落用力的拉着,力道过大,居然使得那扇门有着摇摇欲坠之势,好似再过一会儿便能让玉清落破门而出一般。

  于作临的眉头当下皱的死紧,微微抬了抬手,对着管家说道,“你让救火的人都小心一些,别让火势蔓延到其他地方,至于柴房,已经救不了,就算了。”

  管家头一低,应了一声,“是。”

  只是他刚打算走,又被于作临叫了回来,“你去找两个可靠的人将柴房的门给我封死了。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管家一愣,却还是没有任何异议,转身走了。

  于作临这才低沉沉的哼笑了两声,那暗沉的脸色在不远处的火光影射下,显得异常的阴森冷酷。仿佛那个在柴房内垂死挣扎的人,就如同蝼蚁一样,命贱如纸。

  然而此刻柴房内的玉清落,却依旧抱着一线希望,见火势还没蔓延到门口这边,便用了全身的力气去拉扯柴房的门。

  眼看着门有那么一丝丝松动,脸上刚泛起一丝笑意,就听到外面传来‘叮叮叮’的声音。

  玉清落的脸色顷刻间一白,瞬间便明白了过来,当下全身无力,那扇门再也拉不动一丝一毫了。

  柴房内的火势越来越大,浓烟滚滚很快呛得玉清落视线模糊脑袋晕眩。没多久,意识也渐渐变得模糊了起来,那张本就蜡黄消瘦的脸蛋再添了一层乌黑。

  外面封门的声音还在继续,她却被浓烟呛得逐渐失去意识,白眼翻起,再也支撑不住的晕死过去。

  柴房内被火势吓得到处乱窜的老鼠蟑螂纷纷跳起,直接从她身上窜过去,吱吱吱的消失无踪。

  玉清落想,沉塘和火刑,其实都是一样的。怨只怨她遇人不淑,居然碰到那样狼子野心的人……

第二章 六年后

  六年后。

  “娘亲,你说我要不要帮他呢?”

  房梁上横着一大一小两个人,左边那个小小的男孩子此刻却是一脸苦恼的样子,滴溜溜的眸子盯着房梁下正在交手的两个男人,整个脸蛋几乎皱成了一个包子。

  “我觉得吧,咱们出门在外,路见不平当然是要拔刀相助的对吧。虽然我今年才五岁,但是还是有一腔的热血沸腾的,恩,应该帮。”小男孩开始拖着下巴继续看着打斗中的两人,自言自语的说了一通。

  “可是吧,我又担心另外那个好像也很厉害的样子,要是我帮了,人家会不会连我都要对付?恩,这是个很严肃的问题,恩,非常严肃。”

  说着,他又换了一只手拖着下巴,看着下面打的热热闹闹的两人,眨了眨眼睛。那双眼睛上的睫毛修长黑亮,眨动之间仿佛带有生命一般活灵活现的。

  蓦然,小男孩全身僵了僵,猛地扭过头去看一直一言不发的娘亲,脸色当场就黑了下来,“娘亲,你又不好好的听我说话了。你这样很不尊重我的你知道吗?你这样……娘亲,你可爱的善良的美丽的儿子在你左边,你往右边看什么?”

  小男孩略略提高的声音,终于将他右边心不在焉的女子的视线给拉了回来。

  玉清落一愣,这才诧异的挑了挑眉,看向身边的儿子,疑惑的问,“南南,你刚才说什么?”

  南南很生气的瞪了她一眼,腮帮子鼓得紧紧的,这会儿,倒是一副不愿意搭理她的模样。

  玉清落也没在意,视线却再一次的瞥向了酒楼角落里那道修长的身影上面,眸子微微的眯了起来。

  那件事情过去六年了,她也有六年没见到于家的人了,想不到今日,居然会在这间小小的酒楼内,再次见到于作临。

  玉清落的嘴角泛起一丝冷笑,看到他,她便会想起六年前于家是如何对待她的。

  不,不对,不该说是她,而是真正的玉清落。那个向来与世无争却被于家百般欺凌,最后在破庙生产却依旧遭受到于作临安排的杀手围堵的女人。

  若不是当初玉清落的乳娘葛嬷嬷将她从于家柴房里偷偷救出,并一直东躲西藏的帮着她照顾她,怕是连南南都生不下来了。

  只可惜,孩子虽然平安生下来了,她却因难产而死。

  最终,却让她这个现代被称为医学鬼才并且性格孤僻乖张的人附身在她身上,拼着最后一丝力气,将南南给生了下来。

  这一穿越就落得个生孩子的下场,也是挺苦逼的。

  “娘亲,那你说,我到底是帮,还是不帮呢?”南南最终还是没能忍住,见自家娘亲也不出声了,又开始絮絮叨叨的问了起来。

  玉清落暗暗的压下胸口那恨不得将于作临这样的卑鄙小人给剁碎的冲动,随着南南的视线往下看去。

  这才看清楚酒楼的中心已经清出好大一块场地,一清瘦一健壮的两个男人正打的如火如荼的,围观的群众又是兴奋又是害怕的躲在一旁观看,却没半个人胆敢上前去拉开两人。

  默默的看了两眼,她这才扭过头去看一脸兴致勃勃的儿子,笑问,“你要帮哪个?”

  “白衣服的那个。”南南眸子亮亮的,立刻指着那个清瘦的稍显得俊逸一点的男子,搓了搓手。

  玉清落挑了挑眉,轻哼一声,“白衣服的那个武功高强,用不着你多此一举。”

  “诶?他厉害一点吗?”南南犯愁了,小小的眉心猛地一蹙,有些不高兴了起来。只是下一秒,他的表情又激动起来,“那不然,我先给那个白衣服的下点毒,然后再以救命恩人的姿态出现救了他,你说他是不是会感激我?”

  玉清落嘴角狠狠的抽搐了两下,用一种非常诡异的眼神去看着他,半晌后摸了摸他的额头,叹息一声,“南南,这种卑鄙无耻的行为,谁教你的?”

  “当然是娘亲你了。”南南理直气壮的回。

  玉清落眼睛一眯,危危险险的看着他,“你说谁?”

  “……那个,那个养不教,父子过……”南南一看她的表情,气势就弱了下去。每次都这样,每次都这样,娘亲一说不过他,就用这种你中饭晚饭夜宵都不用吃了的表情看着自己,他好怕。

  “我是母,不是父。”玉清落伸手,掐着他粉粉嫩嫩跟包子一样柔软的小脸蛋,啧啧有声。

  南南脑袋缩了缩,小身子扭了扭,随即小心翼翼的转过身手脚并用的抱着柱子开始无声的哭。娘亲明明整天都要跟他说一遍,是她又当爹又当妈一把屎一把尿好不容易才把他拉扯长大的,怎么现在又不承认了。

  玉清落无力的抚额,她一开始的打算真的是要把儿子教育成一个正直的,善良的,勇敢的五好青年的,怎么到最后,好像偏了不是一点点啊。

  默默的叹了一口气,扭头看南南还背对着自己,肩膀装模作样的一耸一耸的,当场有把他踹下去的冲动。

  然而她眼角刚一瞥,就见角落那边的于作临已经放下一小锭银子,起身往外走了。

  玉清落的眉心猛地一拧,来不及多说什么,只是伸手拍了一下南南的肩膀,低声交代了一句,“你乖乖的呆在这里等我回来,娘亲有点事出去一下。”

  她说着,还不等南南回应,人已经敏捷的攀上了屋檐,没多久,便沿着角落里无人的地方下了地,追着于作临的身影离开了酒楼。

  南南傻眼了,眨了眨眼圆溜溜的眸子,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娘亲的背影逐渐的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然后,他又开始托着下巴愁眉苦脸了起来,“娘亲走了就走了,可是还没给我一个正面的答案呢?那我到底是帮,还是不帮呢?哎,娘亲就是这么的不靠谱,要是葛奶奶还在就好了。”

  说完,他的视线再次瞥向房梁下面,下面的两人依旧打的难舍难分,不过情况确实如同玉清落观察的那般,形式对于白衣男子来说,一片大好。

  南南又看了好一会儿,点了点头,终于下了一个重大的决定。

坑爹儿子鬼医娘亲》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坑爹儿子鬼医娘亲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谢谢你,不娶我4章

    原标题:谢谢你,不娶我4章小说名称:谢谢你,不娶我第4章见一次,打一次我抬起头,果然是陆箫仪。“在里面待了三年,你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陆箫仪一把将我甩开,眉目嫌恶,“叫人恶心!”他的力气很大,我重重的撞在柱子上,脑子一片空白,过了好一会才缓过来。陆箫仪低头轻抚苏可儿的脸颊,柔声问她疼不疼,他脸上的心疼刺在我的心上,刀剜一般。我垂眸轻笑,三年了,我以为自己对这个男人只剩下恨,可此刻剜心般的痛楚却提醒我,所谓的恨,还建立在爱的基础上。爱越深,恨才越深。怎么就这么贱呢。有那么一瞬间,连我都瞧不起我自

  • 绝地求生之今晚吃鸡4章

    原标题:绝地求生之今晚吃鸡4章小说书名:绝地求生之今晚吃鸡第四章:隔壁霸道女居然是主播第四章:隔壁霸道女居然是主播!!刚才在仓库里的人,等了好久,看到直播间里的看客们一直在评论让主播出去“刚”,主播心想“刚才那个狙我的是走了还是继续在蹲我呢,也可能是菜鸟,运气好罢了,刚才还有一个人在我周围,我不能把自己限制在被包夹的位置,只要能解决掉一开始和我对枪的人,刚才狙我的菜鸟就肯定跑不了。”她在也忍不住了,刚要冲,正好有一个脚步声过来了,她在直播间说道“果然是个菜鸟,忍不住过来送了,各位,请别眨眼睛,认

  • 绝地求生之全服苟王4章

    原标题:绝地求生之全服苟王4章小说名:绝地求生之全服苟王第四章平底锅惨案绝望!葛涛眼中闪过一丝绝望,嘴上喊道:“兄弟,别!”屏幕下方闪过一行小字。“TongHao666使用平底锅击杀了weiguo12,-13left!”见对方杀了自己,还穿上了自己的紫色小马褂,葛涛心里那个气啊,直接摘下耳机狠狠的丢在了键盘上,嘴上骂道:“妈蛋,差点就吃鸡了。”他旁边的一个短发妹子嗤笑道:“还剩13个人,你还差点就吃鸡,麻烦吹牛前先把数学学好行不行?”葛涛正准备跟短发妹子贫几句,突然听到了后面传来一阵熟悉的笑声。

  • 都市仙医4章

    原标题:都市仙医4章小说名字:都市仙医第4章练体“好嘞,一会儿就好!”秦晓月竖起了一根白嫩的手指,俏皮地说道。萧南离看着秦晓月的背影,笑了笑,就冲着这小姑娘的热心劲儿,自己的选择就不会错,更何况,这里有自己练体期所需要的绝大多数草药,用起来方便。拿着行李,萧南离来到了小北间,一共只有七八个平方的面积,阴冷潮湿。不过,萧南离前世还经常在洞府中修行呢,对于居住环境,并不做太多要求,关键是灵气,只是,人界的灵气普遍稀薄,看来,整个练体期,只有靠草药来提升境界了。刚刚整理好了行李,门就被敲响了。“晓月吗

  • 都市俏房东4章

    原标题:都市俏房东4章书名:都市俏房东第一卷暧昧从这里开始第4章比试李大少闻言冷笑一二,显然也没想上来就揍残对手,那样的话貌似就便宜了眼前的家伙,于是摆摆手混混里面为首的一位膀大腰圆,黑脸如锅底的大汉,大马金刀走了过来。这人光着的上身,全是刺青,看着都悚人。也不客气,抓起桌上一块羊排,大咧咧蘸着酱就彷若无人的吃起来。“别生气,俺是怕一会打架落地上浪费。”“没事,一块吃。”黑脸大汉一笑,整个脸就如黑纸上漏了三个洞,让曹小雷很是多看了几眼,算是长了见识,如果不是嘴里肉多忙着下咽,他还想问一句对方是不

  • 傲天佛尊4章

    原标题:傲天佛尊4章小说:傲天佛尊第4章找茬贝雪茵驾驶着车子奔向中州市的城北区域,而后停靠在了一家名为中州大酒店的大院之中。俩人上楼,贝雪茵直接要了一间总统套房。“你准备在中州市玩几天?”贝雪茵躺在沙发上,拿起了一杯茶轻轻的喝下去,而后看了下坐在对面的林枫。“这几天吧,同学聚会结束就回去。”林枫拿起一杯易拉罐啤酒喝了一口道:“对了,你来这里干嘛?”一路上俩人聊了不少,也算是熟识了。“我家就在中州市,这次前往南岭市参与一场私人拍卖,结果龙木俩人发现了欢喜佛的舍利,就杀人灭口夺取了这宗重宝。”贝雪茵

  • 广东男子不惜花高价买翡翠原石,一刀切出万分罕见的极品紫罗兰

    老李是广东人,来到云南瑞丽做赌石生意将近一年,因为一块翡翠原石交易小编有缘与老李结识。前端时间在珠宝市场因为看重同一块料子,经过协商、因为价格原因小编选择放弃,老李却特别中意这块料子,愿意出高价将其买下,最后是尾款不够,老李甚至不惜把车子拿去抵押把钱凑齐。好了现在直接步入主题,到底是块什么样的原石让老李要执意买下呢?接下来先考验考验大家眼力,猜猜下图这块原石出自于哪里?这块石头重大6.7公斤,老李已经叫师傅直接一刀切开。切开之后,小编也跟着激动了,开始陷入后悔当中...看来老李运气不错!稳稳得大

  • 阎河冰奇门遁甲教程第1课:零基础学奇门遁甲!奇门遁甲是什么?

    在这里,没有华丽的广告语言包装、没有杜撰子虚乌有的案例、更没有所谓的易学招生培训,只有实实在在的学术研究!零基础的有缘求学者持续阅读也可熟练掌握先天奇门遁甲。我将完全公开先天奇门遁甲的所有知识,本教程将制作文字版及音频版资料。学会可知天地人三才命运轨迹的客观发展、掌握后天风水调整趋吉避害。这些内容仅仅是我目前奇门遁甲的研究成果,而知识的进步更需要后人不断的探索研究。天地有道,厚德载物,一切随缘。1、奇门遁甲是什么?奇门遁甲是依据干支计时法及参照二十四节气的时间进行的一个九宫格排盘的表格数据,在九

  • 烟火

    作者:红娘子挑战30分学员/止昔孩子出生的那晚,北方天寒,整个小城都被白雪覆盖。实习医生没有经验,导致孩子一出生,就没有哭声。因为那个通向外界的门,迟迟打不开。尽管我拼尽全力,却依然只能在一片焦灼的抢救声中看着浑身发紫的孩子,无能为力。新生儿肺炎,缺血缺氧性脑病等六大项新生儿危机病症并发,病危通知书下了一张又一张。大雪封了高速公路,四驱越野绕行在山路,与死神赛跑,争分夺秒。却还是晚了,ct显示,脑细胞基本死完,医生摇着头说:放弃吧,就算抢救过来,不是个脑瘫就是个行动障碍……血浓于水,怎能说放弃就

  • 河东一梅——柳水平!

    中国当代著名国画家柳水平简介:柳水平,生于1960年,字,墨云,山西运城人,现定居北京。自幼酷爱书画事业,师从齐派画鸟风格,追摹吴昌硕先生之大气古朴之雅韵,以水墨写意为主,喜牡丹,荷花,梅花和墨竹为主,博学历代花鸟名家之笔法,形成了彩墨韵染的大格调气韵。大幅巨作(松梅竹)三友图2012年参加国家美术展览并获金奖,2015年10月大作写意牡丹(国色献瑞图)在人民大会堂展出受到国家领导人的高度评价。作品多次入选中国当代名家书画荟萃,中国名家大辞典等十十精典。2016年4月出席钓鱼台国宾馆名家书画国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