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有始有钟在线阅读

2017/11/25 7:04:32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有始有钟
冰山来袭

浴室雾气缭绕,粘在玻璃上凝成水珠,跐溜往下滑。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

在玻璃里面,隐约看见一条赤裸的娇躯,淋浴喷头的水自上向下洒,落在白皙的肩头,化作无数粒透明的珠子弹开。

纤细小手一拨头发,露出那张俏娇的脸蛋来。

她的皮肤白皙若玉,眉形似柳,鼻梁挺直,唇瓣嫣红且菲薄诱人,眼睛若最珍贵的琥珀,眼底清澈不沾欲念,流转间带着灵动的光泽,脸庞没有一丝活泼的悦色,却仍旧漂亮得抢眼。

宋浅用手擦了擦沾满雾气的镜子,看见镜中自己的脸,她唇角一勾。

今天是她十八岁生日,借着这个名头,她偷偷到Z市最著名的皇冠假日酒店的总统套房来享受。

只不过,她没花一分钱,是直接从窗户口爬进来的。

外面天色尚早,这间总统套房要订出去一般也是晚上八点之后的事情,洗过澡,疲了,她拉上遮光窗帘,准备美美地睡上两个小时再离开。好好孕

这时,老天爷送给宋浅的生日礼物缓缓向总统套房走来。

“我累了,出什么事都别来打扰。

”裴奕霖喉结微动,声音冰冷。

他面容英俊,脸上仿佛笼罩着一层千年寒霜,浓黑的剑眉飞扬,眼睛似鹰眸般锐利,刀削一般的嘴唇紧闭着,西装是生人勿近的黑,身型健硕魁梧,周身张扬着让人不敢亲近的阴戾狂霸气势,只需稍稍看一眼,便让人的双腿都软了下去。

总统套房里昏暗,裴奕霖走到床边,看见在床上躺着一个女人,他蓦然顿住脚步。

裴奕霖眸光一暗,屋里太黑,他看不很清楚床上那个女人的脸,白色被褥盖在她的胸口,白皙娇嫩,引人无限遐想。

“哈哈——”宋浅在梦中过得很潇洒,“谢谢你。推荐haohaoyun.com

” 她梦见圣诞老人给她送了一大袋百元人民币,拿在验钞机里验,一张张全是真钞,都已经验到五万多张了,袋子里还满满的。

裴奕霖漆黑的眼眸里迸发出冷漠的寒冰,他将床上的被褥一扯,宋浅的身子完全暴露在他的眼底。

丝丝黑发遮住她的脸,白皙的身躯只被一套小黄人的内衣内裤遮住,腰肢纤细,玉腿修长,该翘和该凸的地方都不是很显眼,却小巧精致,让裴奕霖轻易就起了猎奇的兴趣。

这是酒店特意贡献给他的女人么? 裴奕霖的唇角骄傲一勾,别人送女人给他,都是大胸翘臀,眼前这个,倒像是个尚未发育完全的学生。

就这掀被褥的空当,宋浅忽然睁眼,她越床腾起,还没完美落地,手腕被人一抓,紧接着,按倒在床上。

裴奕霖抓着宋浅的手腕,强劲的身躯压制着她,将她圈在他为她构筑的小小世界里。

“轰隆隆——”外面雷雨作响,天空更加灰暗,房间里几乎没有一丝亮光。有始有钟在线阅读

宋浅吃痛,身上压来的这个男人似一团烈火,但她目光直视那一团漆黑时,又是一层寒冰。

“你是谁?快松开我!”宋浅冷声威胁。

“欲擒故纵?”裴奕霖冰裂的脸庞没有丝毫的松动,他很明确的宣告:“这招对我没用。

” 宋浅的脸都黑了,她迅速反应肯定是自己刚才睡得太嗨,以至于,有人进来都没有察觉。

但以她敏锐的听力与警惕性,应该不至于有人进来都不知道,问题一定出在这个男人身上,他是个妖孽! “你知道我是谁吗?若是惹怒了我,我分分钟扒了你的皮!”宋浅的语气高傲中夹杂冰冷。

她,宋浅,黑道上著名的“杀生丸”,红莲杀手雇佣中心的顶级杀手,只要你出得起价钱,谁的人头她都敢孤身犯险。

只不过,除了红莲杀手队的一把手,谁都没见过杀生丸的正面目,连她是男是女都叫人纷纷难猜,可以说,她在杀手雇佣中心里神秘而伟大的存在着。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小野猫。

”裴奕霖轻声,指腹在宋浅的脸庞摩了摩,“被扒皮的,是你。

” 随着他声音的加重,他的指尖慢慢向她的身下滑去。

宋浅整个身子都在颤栗,她从一开始被扑倒就已经意识到自己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他的力量、他的身型、他的冷漠,她都敌不过。

可恨,她英明了十八年,今天竟然要栽在这个男人手里么? “松开。

”宋浅的声音自齿缝里挤出。

裴奕霖眸光一暗,身上的威严冷漠似要将人冻住,身体的热情却丝毫不减退。阅读http://www.haohaoyun.com/

他很努力想要看清楚身下这个女人的容貌,但在黑暗中那张半迷离半模糊的脸,却更有一番新鲜的滋味。

他只能说:这个女人是玩欲擒故纵的高手,让他很有兴致陪她玩玩! 威胁无效,宋浅只能用行动证明她的厉害。

她的手刚挣脱,还未向裴奕霖的脑袋劈去,就事先被一只大掌捉住,她再动脚,膝盖忽然被更硬的膝盖抵住。

“该死的臭男人!”宋浅低冷一声,借着手的力气,整个身子向上一抬,将裴奕霖反压下去。

在向裴奕霖命根子袭去的那一脚即将接触的时候,他的大掌将宋浅的身子紧贴一按,宋浅那一抬膝刚好落在他的大腿上。

从来没有人能袭击到裴奕霖,宋浅是第一个人。

裴奕霖的眼眸里涌上一抹亮光,很快的就熄灭。

宋浅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压迫气势,尤其是身上这个男人的衣服什么时候不见了,她都还没有察觉。

“女人,别反抗。

”裴奕霖的声音低沉饱满。

“我最后警告你一次,啊——”一阵撕裂的疼痛传来,宋浅的眼里涌出些湿润。

她的手脚都被压着,一身武力空有咆哮的愤怒却又敌不过更强大的力量,此时的她就像一只无家可归的小野猫,被人欺凌,无从反抗。

裴奕霖讶异身下这个女人身体的味道竟如此甜美,他心满意足,唯一不满的,是女人一点儿也不配合,依旧企图逃脱。

长达一个多小时的逃逸与压制战让宋浅被吃干抹净,她羞愤,也有丝委屈,何曾想过自己会栽一个这么大跟头! 宋浅的头一直偏着,长发在脸上凌乱,仿佛挡住脸,她不会感觉那么丢脸。

“乖。

”裴奕霖声音诱哄,“以后,你就是我的专属情人。

”口吻很施恩。

宋浅揪紧了拳头,本来就有夜盲症的她甚至还没看清楚这个男人的长相,但眼下不是她逞能的时候,再不逃,只怕男人第二轮攻势很快就袭来了。

“以后,你就是我的头号仇人!”说着,宋浅趁裴奕霖不注意,抽起他的皮带往他身上一挥。

在裴奕霖闪躲的空当,宋浅拿起属于自己的东西,以最快的速度从窗户口跳下,沿着空调机位,一路逃走。

裴奕霖的第一反应就是探头查看,结果长长地路口已经不见人影。

浴袍身上一披,他走出去对手下吩咐道:“监控调出来,找到我房间的那个女人。

” 可恨,屋里太黑,她又一直故意挡脸,他也就任由新鲜感蔓延没开灯,竟然连她长什么模样都没仔细看清楚! 三个时辰过去了。

“主上,那个女人是怎么进来的,摄像头完全没有拍到,她逃跑时也只露出背影,无从……查起。

”最后那两个字,几乎是卡在喉咙里的。

听言,裴奕霖的眉眼涌起诡谲莫测的凶狠寒意,漆黑的眼眸毫无预兆的多出无法错辩的杀意。

萌娃眼中的帅哥

六年后。

宋浅在床上正睡得香甜,这时,一个五岁的小女孩儿一手提着份千层饼,一手握着只棒棒糖,迈着小短腿,小步小步往门里进。

“妈咪,我看见一只好大的帅哥吖!”女孩儿放下早餐,爬上床,用手撑了撑宋浅的眼皮,然后再趴在她软绵绵的胸上,小屁股朝天高高的撅起。

“有多大啊?”宋浅迷糊地问,声音倦懒。

女孩儿眨了眨清澈又明亮的水眸,短短的指头缠绕住肩头披散的碎发,咬字咬得很清晰:“很帅!” 六年前那次意外,让宋浅怀上了钱萌萌这只小娃娃,身为财迷老妈,在不知道女儿爹地姓甚名谁的情况下,就取“钱”姓。

提起那个臭男人,宋浅现在还一肚子火。

事发过后,她又回皇冠假日酒店找过摄像头,但已经被一个神秘人物全部取走,到现在她还不知道那个睡了她的男人究竟是谁。

宋浅微微睁开眼睛,嘀咕着:“萌萌呀,帅哥不能当饭吃,你这花痴的毛病什么时候才能改改?” “这次的不一样!”钱萌萌的语气里带有认真,还有宋浅迷糊间没来得及斟酌的深意。

“能有什么不一样?”宋浅问,“照样是一张脸,又不能当饭吃。

” 钱萌萌“啊哈哈”的大笑,财迷兼吃货妈咪,就是这样无与伦比的可爱! “妈咪,你想找到爹地吗?”钱萌萌问,小脸蛋充满了期待。

宋浅的睡眼忽然一亮,很清晰的闪过浓浓的怒意,咬牙切齿,“想!” 钱萌萌背后传来点点凉意,小心翼翼地继续问:“找到之后想干嘛呢?” “杀了。

”宋浅半玩笑半认真的说。

钱萌萌愣了片刻,见妈咪继续贪睡,她的眼珠灵动一转,一个计策涌上心头,然后无声的笑了。

钱萌萌在宋浅的脸上小亲一口,“妈咪我爱你,早餐在桌上。

”然后钱萌萌下床,在镜子面前为自己扎上两根WiFi辫,才出门。

宋浅一直睡到中午才醒,享用了钱萌萌买的早餐后,才去她常玩的游乐场找人。

虽然钱萌萌刚五岁,但自理能力与智慧远远赶超同龄人。

也许是她从小没有父亲的缘故,所以看见帅哥就走不动路,整天扬言如果妈咪不给她找爹地,她就给妈咪找女婿。

“什么?萌萌今天没来?”宋浅的心头涌上一股不好的预感。

“她早早地就走了,说是去找什么帅哥哥。

”游乐场管理员回忆道。

宋浅的额上冒出三根黑线,钱萌萌一向爱帅哥,但也有分寸,不会舍得离她这个妈咪太远。

今天钱萌萌到底是看见什么顶级帅哥,竟然连家都不回了? 宋浅二话没说,赶紧打电话给红莲杀手雇佣中心的一把手萧红莲。

“我女儿不见了。

”宋浅的声音很冷静。

萧红莲在黑白两道都吃得香,外表看起来不过就是个五十多岁的糟老头,但他能坐上顶级杀手雇佣中心一把手的位子,实力可谓不容小觑。

“哦?”萧红莲扬起音调,“钱萌萌不过一个贱男的女儿罢了,丢了也没损失。

” “萧老。

”宋浅淡淡出声,“我最近有点儿忙,把我的名字从雇佣榜上暂时撤去吧?” “两分钟后给你回电话。

”萧红莲说着,挂断电话。

宋浅随便找了个阶梯坐下,抬头望着蓝天白云,很惬意地舒展筋骨。

“你家那个鬼精灵,这次要闯大祸了!”萧红莲的电话一回过来,开口就是严肃。

“她怎么了?”宋浅问,灵秀的眉头轻轻锁住。

“这次她看上的,是动一动手指头就能引起世界金融危机的‘慕华集团’总裁,裴奕霖。

”萧红莲的声音很轻。

慕华集团,全亚洲最大最强的上市公司,在国际上都享誉盛名,其总裁裴奕霖,据说是在世撒旦,手腕铁血强硬,霸道冷酷。

最让人闻风丧胆的是,裴奕霖与世界顶级黑道组织“暗夜帝国”的神秘老大关系匪浅,更加无人敢惹。

“萌萌她人没事吧?”宋浅最关心的是这个问题。

依照传言中裴奕霖的性格,宋浅怀疑她女儿的性命是不是早就在她贪睡间就一命呜呼了。

“暂时还没有。

”萧红莲说。

宋浅紧张的神情这才微微松动,随即,她起身,“我知道了。

”收线。

拦下出租车,宋浅赶到裴奕霖的私人豪宅,只在宅子外面一层就站满了保镖。

宋浅四下看了看,在豪宅的门口排有两队人,一队男人,一队女人。

这是在干什么? 宋浅不能冒然暴露,悄悄躲到一旁去,再拨电话给萧红莲。

“萧老,帮我查查,裴奕霖门前那些男人女人是干嘛的?”宋浅问。

“正想告诉你。

”萧红莲不急不缓的,“裴奕霖家最近在招保镖与女佣。

” “好。

”宋浅答应了声,脑子里迅速有了办法,“等萌萌救出来后,我请你吃大餐。

”再次收线。

宋浅理了理后梳的马尾,也准备向招女佣那队走去。

这时,走出来两名年轻漂亮的时尚女孩,脸上都是颓然的沮丧。

“我本来还想趁着这个机会进入裴家,然后勾引裴奕霖,成为裴家的女主人呢!”其中一名女孩说。

“有多少女孩是抱着这个目的来的呢?”又一名女孩口吻抱怨,“只不过,他选女佣的要求简直比选星姐还高!” “美女是必要条件,身上不能有一颗痣,还必须是处女,腿长要达到110厘米以上,胸围最少要C罩杯,头发还得是从没染过的直发,等等等等,我都记不住。

” 两个女孩边抱怨边惋惜,一路走远。

宋浅待在原地,她从没见过裴奕霖长什么样,由于他性格冷戾,更没有任何一家媒体、杂志对他有过专访。

宋浅看看自己的胸,再看看自己的腿,除了她的头发达裴家女佣标准,其余的,都是叉。

有始有钟》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西柚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西柚文学)或者(xiy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有始有钟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

  • 我曾眼瞎错爱你8章

    原标题:我曾眼瞎错爱你8章小说名字:我曾眼瞎错爱你第8章我怎么会不爱你封北宸僵着身体,没有回应,也没有拒绝。童慕菲不断亲吻着他的下巴和薄唇,但封北宸就像是石头,一点反应也没有。“北宸……”童慕菲没有神采的眼睛里含上了泪水,“你不想要我吗?”“不是。”封北宸总算是动了身体,他扶着童慕菲的肩膀,将她推开,“现在还不是时候,等……你的眼睛好了,再说吧。”童慕菲贴进她的怀里,抱住封北宸的腰。“北宸,两年了,你还爱我吗?”她颤抖着声音,带着不确定的恐惧和害怕。封北宸一时没有回答。爱?他真的,爱童慕菲吗?火

  • 山村鬼医8章

    原标题:山村鬼医8章小说:山村鬼医第八章控狗巫师那天早上,吴仙医如往常一般出门去了。我吃完了饭之后,锁上了门,离开了屋子。这阵子我跟二狗他们玩到一起,一个人在屋里已经待不住。才出门,就碰巧遇着了二狗和牛蛋,两人朝我这边走来,像是特意来找我。我高兴的迎了上去,发现两人均带着狗,手里边还拿着弓箭。农村人,打猎是很正常的事。特别是我所在的这个小山村,封闭、落后,甭管外面的世界怎么禁猎,也禁不到这来。况且,山里面的人靠山吃山,很多人家还等着打到猎物开开荤呢。我看到两人身上的装束,当然明白他们要干什么,急

  • 一品婚爱:独溺娇妻8章

    原标题:一品婚爱:独溺娇妻8章小说:一品婚爱:独溺娇妻第八章人家我不是故意的欧阳钟硕顺利的避开了叶子琪的腿。看着叶子琪离开房间的背影,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快速的从欧阳钟硕薄唇划过。入夜,欧阳钟硕却没有半点的睡意,站在窗边的他,静静的遥望着窗外的风景,从佣人的口中得知,叶子琪已经住进了客房,这一次欧阳钟硕没有强迫她回到自己的房间,反而叮嘱佣人,一定要好好的照顾她。“铃……”怀里的铃声再一次响起,看着上面的电话号码,欧阳钟硕有片刻的犹豫,不过最后他还是接起了电话。“硕,我……我肚子好痛。”轻柔的带着

  • 你是我躲不过的情深8章

    原标题:你是我躲不过的情深8章小说:你是我躲不过的情深第八章这个女人很可心同旭站在院门口,默默望着大槐树下那堆早已经面目全非的雪块。他一直弄不明白一个问题:天为什么要下雪?既然从那么高的宇宙落下来,为什么那么快就消融?来时白净的身体,走时却污垢难看,这到底是为什么呢?一个人为什么要来到这个世界,既然来了又为什么要走?来时一丝不挂,去时却要化骨成灰。最可恨的是一个人的人生为什么要遭受那么多的挫折?遭受那么多的不如意?有些人,生下来就可以养尊处优;有些人,生下来就要拼搏奋斗。他原本也应该有一个和谐的

  • 爱她比你更深情8章

    原标题:爱她比你更深情8章小说书名:爱她比你更深情第8章离开他书房。祁夜白坐在大班椅上,看着桌子上摆着的那份离婚协议书发呆。他也说不清自己的心里到底是什么感觉。看着协议尾页那个红红的指纹,他的心竟然狠狠的烦躁了起来,脑子里全都是顾卿卿晕倒的那一幕。祁夜白脑子乱乱的,今天一整天,他总是会不经意间想到那个女人。他是疯了吧,那个女人明明是破坏他和一薇感情的贱人,她那么心狠,平日里经常欺负一薇,他为什么会老是想到她?祁夜白叹了口气,心里一阵烦躁,将桌子上的离婚协议书放进抽屉,上了锁以后离开书房。……顾卿

  • 良妻天成8章

    原标题:良妻天成8章小说:良妻天成第8章萧先生是老手了“那个……”我敲了敲门,看到萧清墨正站在书架前面低头看着什么,隐约瞧着是一本相册模样。他瞧见我之后,不动声色的将手里的东西放回了架子里,“嗯?”“请问有客房吗?”我客客气气的问道。眼前的人可是我的大债主,我得小心伺候着。他估计喜好清静,我连说话都是捏着嗓子的。“没有。”萧清墨冷冷淡淡的说道:“睡地板或者睡沙发,自选。”我一脸无语,这么大的房子居然没有客房。这个男人估计一向独来独往,没有私交甚笃的朋友,所以都没有准备客房的必要性。我又不傻,自然

  • 爱你此生无悔8章

    原标题:爱你此生无悔8章小说名称:爱你此生无悔第8章不喜欢乔学长吗“哎,月月,你慢点儿,你怎么了,不喜欢乔学长吗?不是你拉着我过来的吗?”顾韵如被苏九月拉着往前走,姿势有点别扭。顾韵如还没搞清楚苏九月到底是为什么突然就走了,她觉得乔学长人挺好的,不止人长的帅,为人又温和有礼,真不愧学校里那些学姐学妹夸他的那句——“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走着走着,顾韵如突然就走神了,“月月,你经常挂在嘴边的亦钧哥哥是不是也是像乔学长一样的翩翩佳公子呢?”苏九月在赌气的前面走着,突然感觉身后的顾韵如没有了动静,

  • 情深不知他爱你8章

    原标题:情深不知他爱你8章小说名:情深不知他爱你第8章他出现了傅念琛眸色猛然一沉:“顾盛夏,你威胁我?”他放开了白若溪,朝着顾盛夏走了过去。浑身悍然气势,尽数释放,压得整个婚纱店,都有些死寂。顾盛夏咬紧牙齿,竭力让自己镇定。“我只想跟你说件事情,只要十分钟……”“顾盛夏!你没资格对我提任何要求!”傅念琛毫不犹豫的直接打断她,眼神阴沉,他伏低身体,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嗓音,低声说,“还是说,你想要让我,现在就把你那些不堪的照片,全部发出去?在你胡言乱语之前,先让大家见识一下,你的下贱!”顾盛夏一下

  • 心底的山盟海誓8章

    原标题:心底的山盟海誓8章小说书名:心底的山盟海誓第8章见程爷正当彭梓彤迷惑之际,一星期后的清晨,便有人来领她说是大当家要见她。紧张了数日,反倒在此刻彭梓彤的心境安静下来。跟随着来人,彭梓彤被带到了山匪的议事堂。大堂内静的很除上首位的男人再无其他人,随着关门的声音吱呀响起,彭梓彤理智逐渐回笼,才清楚的意识到现下是什么情况。心跳抑制不住的加快,静寂中彭梓彤都能清楚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声。许久过后,上首的男人终于发话了,不同于宋凌的邪魅,季雲璃的温润,那是一种雄浑有力量的声音,“彭小姐,程某一粗人,最不

  • 对不起,许不了你一生8章

    原标题:对不起,许不了你一生8章小说名:对不起,许不了你一生第8章满嘴鲜血叶安安刚想要吐出来,就被沈沐雪捏住下巴,不停继续往里灌。“你不是不说话吗?那你这嗓子也别要了,给我喝下去!”叶安安本能的挣扎起来,手肘将沈沐雪顶开,拼命呕吐。那里面混合的细碎的小玻璃,尖锐细小的玻璃渣,已经有不少都流入了叶安安的喉咙里,刺得不停咳嗽,整个食道都火辣辣的发疼,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沈沐雪却是无比得意:“叶安安,我这可是在帮你!从今以后,你就不用装哑巴了!”叶安安愤怒的盯着沈沐雪。她很想跟她拼了,大不了你死我活,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