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11处特工皇妃在线阅读

2017/11/25 8:20:1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11处特工皇妃

第1章

时间定格在新历一一六年五月十二日的子夜两点,地点为帝国X市外的一处荒郊。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

七辆黑色轿车在荒郊路上极速行驶着,两辆在前,两辆在后,还有两辆各靠一侧,一起护卫着中间的一辆黑色轿车——军用大功率引擎发出流畅的声响,车身完全由高性能合金制造,挡风玻璃上可隐隐看到呈螺旋状的防弹图纹,没有车牌照,没有特殊军用标志……这不禁让人怀疑,这样的车队是怎样从那座守卫森严的城门里走出来的。

一个小时之后,车队驶近城郊一处并不起眼的土黄色建筑。四名身着迷彩服的士兵走上前来,示意车上的人停车接受检查。前方的一辆车车门打开,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年轻人下了车,递过一张深红色的牌子。士兵检查了半晌,沉声说道:“我需要向上级请示。”

男人眉梢一挑,神色隐隐带了一丝怒气,压低声音说道:“这上面有金上将的签字,你还需要向什么人请示?”

士兵面无表情地继续说道:“少校,上级刚刚下达命令,除了元首本人亲至,其他人进入军事禁地一律需要金上将和张参谋长两人的共同署名,否则一律不予放行。”

“你……”

“李阳。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一个低沉的声音突然在身后的车内响起。黑色轿车缓缓开上前来,司机摇下车窗,露出里面一张略显疲倦的苍老面孔。士兵看了一惊,猛地立正站好,敬了一个军礼,说道:“将军!”

金上将淡淡地点了点头:“现在我们可以进去了吧?”

士兵有些迟疑,说道:“报告将军,张参谋长命令说军事禁区内不得行车,一律步行。”

金上将眉头轻轻皱起,拍了拍自己的腿,说道:“我也需要步行?”

士兵面色越发难看起来,眼神透过车窗在金上将的那条伤腿上转了一圈,最后还是用木头一般的声音说道:“对不起,将军,上级指示,任何人不得行车,一律步行!”

李阳面色一变,顿时大怒。

金上将轻轻摆了摆手,转过头来对着李阳说道:“李阳,你自己进去吧,带着我的文件,一定要将〇〇五完好无损地带出来,我们再也不能承受像〇〇三那样的损失了,她们都是帝国的财富。”

李阳顿时动容,面对着面色疲惫、白发苍苍的老者,崇敬地行了一个军礼,坚定地说道:“将军放心,坚决完成任务!”

然而,就在这时,一阵巨大的爆破声轰然传来,刺眼的火光上一朵漆黑的蘑菇云在黑夜里升腾。李阳双眼圆瞪,额头青筋迸现,一言不发地转身向军事禁区狂奔而去。网站haohaoyun.com

这个夜里,X市的市民还在安静地沉睡着,但是在城外的第四军事监狱里,却发生了一件足以震撼世界的巨大爆炸。黑暗中,各国的视线全都暗暗地凝聚在一处,等待着几个小时后的天明。

四个小时之前。

国家第四军事监狱的审判大厅里,端坐着七名穿着军装的高级军官,肩章上将星闪耀,表示这些人都是上将级别。审判席上,是五名军事法官,这五人分别来自各大军区,并不隶属于同一个军事系统。下面是二十多名手持柯尔特MOD733型5.56毫米突击步枪的国家一级特种兵,神情戒备,如临大敌。

整个审判庭内气氛肃穆森严,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被告席上。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身穿军装的审判长清了下嗓子,沉声说道:“姓名?”

“楚乔。”

一个清淡冷静的声音低沉地回应道,音色虽然有些沙哑,但是一听就可以判断出此人的性别。

果然,只见一名下身穿浅绿色军裤,上身白色衬衫,袖口挽起,露出半截白皙小臂的清秀女子坐在被告席上,神色平静,看不出半点紧张的情绪。

审判长继续枯燥的流程:“性别?”

“女。”

“出生年月日?”

“新历九零年十月八日。”

“籍贯?”

“云图州洛市。”

“从军履历?”

“新历一零九年考入帝都军事学校。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一一一年被抽调入帝都军事指挥所第五情报处学习,同年下半年进入飞鹰组第七部队接受训练。一一二年八月二十七日正式加入第五情报处,被编入第二小组,从事情报分析和调配工作。一一三年十二月被调入Y城情报科,和军情九处配合执行HL计划。转年六月出境潜伏。一一四年一月回国进入十一处指挥所,担任副指挥官,直到现在。”

“在你任职期间,执行过什么行动?”

“十一处共执行大小事务九十七件,经我手的共有二十九件,其中一星级十一件,二星级九件,三星级五件,四星级四件,五星级无。”

“请据实上报你执行过的四星级任务。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

“新历一一四年八月军情七处提供情报,军情九处出面行动,由我和九处李上校共同策划了‘海盐计划’,成功获得了三吨铀矿石。同年十一月,十一处和境外六处合作执行了诱捕方略,擒拿了号称米卡半鼠的叛国将领,炸毁了F国的核反应堆。一一五年四月,计划策反了E国的异能者,夺回中央银行的漏洞密码。同年六月,在X国的帮助下,由十一处策划,异能者协助,九处特工〇〇三为主的西莫行动成型,成功取得HK-47的制作图纸。”

审判长推了推眼镜,一边对照着文件,一边沉声说道:“请详细说一下,你和军情九处的特工〇〇三之间的关系。”

女子闻言微微扬眉,长久不改的面色有些冰冷,她的眼神在七名陪审的军官身上一一扫过,最后沉声说道:“在第七部队受训期间,我与特工〇〇三、特工〇〇七、十一处参谋官黄敏锐少校共同住在一个寝室里。一一五年,与〇〇三合作执行了西莫行动。”

审判长沉声说道:“你们的关系如何?是战友、同事,还是点头的泛泛之交?”

女子面色沉静,微微扬眉,许久,才沉声说道:“我们是朋友。”

陪审团顿时一阵轻微的哗然,女子朝着其中两人看去,眼神锐利地瞥见他们嘴角还没来得及散去的笑容。

“也就是说,你和〇〇三交往密切,是无话不谈的知心朋友,对吗?”一名身穿墨绿军装大约四十岁的女法官沉声问道。

楚乔转过头来,眼神在女法官貌似和气的脸上转了一圈,最后沉声说道:“法官,我和〇〇三都是受过国家专门训练的高素质军人,我们很明白什么话可以说,什么话不可以说,所以,对于你审问词中的无话不谈这四个字,我觉得是对我们专业素质的蔑视和对已壮烈为国家利益牺牲的烈士最大的不敬。”

女法官面色一白,抿紧了嘴唇,不再发言,气氛顿时有些尴尬。

审判长继续说道:“楚乔,现在,请你对M1N1号行动,进行简单的陈述和辩护。”

话到此处,总算是问到了重点和关键,两名五十多岁的陪审长官闻言身子略略探前,神情十分专注。

楚乔低下头,许久才仰起脖子,一字一顿地沉声说道:“我要求见我的上级,或者是接受最高军事法庭的公开审判,在此之前,我不会对M1N1行动做任何陈述。”

审判长闻言眉头一皱,声音里明显带有一丝怒意,缓缓说道:“你这是在质疑由五方军区共同派遣,并且由最高法律专家组建而成的军事法庭的权威吗?”

“我不是。”楚乔仰着头,重复道,“我只是要求见我的上级,在金上将没有亲笔签署解密文件之前,请恕我不能透露M1N1行动的资料和内容。”

审判长眉头紧锁,继续说道:“那么,请你对下令爆破总务大楼,致使诸国二十三名人质遇难事件,做出你自己的辩护和阐述。”

“他们并不是人质。”楚乔抬起头来,沉声说道,“我所下的命令都绝对符合军部的各项条令,没有枉杀一个人,只要见到我的上级和金上将的签署文件,我自会向军事法庭做出最完整的陈述。在这之前,我将不会接受任何审判。”

审判到此进入僵局。将楚乔带下去之后,所有的法官和将领鱼贯退出大厅,严密的监控装置拍下了他们的全部影像。但是,在刚刚坐着军部高级将领的一角长凳下,一个闪烁着红光的细小装置,屏幕上的数字在静静地跳跃着。

时间,已经所剩无几。

楚乔坐在铁床上,低着头,静坐不语。她所在的监舍四面都是特制的钢化玻璃,外面可以完全看到里面的情况,里面的人却丝毫看不到外面的半点动静,毫无隐私可言。而这些玻璃的坚硬程度,即便是拿着大口径冲锋枪持续不断地射击一天,也只能开一个小小的弹口,想要打破玻璃逃生,可能需要原子弹的帮忙。

即便看不到听不到,但是作为国家最为机密的情报处的高级指挥官,她清楚地知道外面的全部布置。手摸着脉搏,默默地计算着时间,她知道,吃饭的时间,就要到了。

果然,咔嚓一声脆响,玻璃下方开了一个角门,一只手端着一个托盘,缓缓地放了进来。

楚乔坐在床上,低着头,看起来一动没动,可是一块细小的石子却突然飞出去,精准且无声地打在送饭士兵手腕的表扣上,只听呼啦一声响,手表掉在了监舍之中。

门外的士兵一惊,伸出手臂在里面摸了两下,竟没有够到。楚乔听到声响,貌似无意地转过头去,疑惑地皱起眉头。她知道,除了这个人,外面还站着一个人,正在严密地监视着她。

按照常理,送饭期间犯人是不可以接近牢门的,但是此时此刻,楚乔却伸出手来对着自己比画了一下。门外的士兵看得清清楚楚,又伸了两下手,仍旧没有够到手表,就伸出拳头在地上捶了两下,表示同意。

楚乔跳下铁床,捡起地上的手表,交到士兵手中,对着看不到外面的钢化玻璃轻轻一笑,就端起饭菜,回到床上。

外面,很快就安静下来。

一切,都是那样自然,没有一丝异样。

楚乔吃完饭之后,走到简易的卫生间旁边,拉开了门。

政府还算人道,卫生间设置还算私密,除了肩膀以上,下面全部用不透明的塑料制成。楚乔坐在坐便器上,头微微低下来,她知道,外面有人看着她,而她上厕所的时间,绝不能超过二十分钟。

在别人无法看到的卫生间里,楚乔轻轻地伸出白皙的手掌,在刚刚触碰过那名士兵的手指的指尖处,有一个透明的薄膜,上面有对方不慎被她提取的指纹。楚乔知道,时间不多,她该行动了。

第2章

午夜一点二十分,楚乔关上了卫生间的门,走到洗脸池旁,开始洗手。

监舍内一片死寂,没有半点声音,这个时候,是人一天之中最为疲惫的时候,即便是受过严格训练的特种兵,警觉性和体力都会较平时有所下降。楚乔面色沉静,洗好手之后,拿起架子上的毛巾,仔细地擦干手,抽水马桶的声音哗哗地响着,她的手指搭在脉搏上,默算着时间。

十、九、八、七、六、五、四……

时间到,楚乔冷静地转过身来,向床走去。

轰的一声闷响突然响起,巨大的水花猛地爆裂开来,细微的火光从下水管的管道里喷射而出。楚乔的身体不远不近,被水花生生击中,整个人弹身而起,软软地趴在了地上。

门外的狱警顿时一惊,只见监舍内水管突然爆裂,犯人被爆炸击中,生死不知,顿时慌了手脚,两名狱警迅速按下开关密码,一手持冲锋枪一手持对讲器就冲了进去。然而,短暂的管道爆破破坏了信息的传送,五秒钟之内,总台的方向,只能听到沙沙的不明信号。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就在两名狱警跑到卫生间查看爆破原因的时候,原本昏厥过去的女子顿时睁开雪亮的双眸,身躯霎时间好似狸猫一般,猛地蹿出监舍的大门。两名狱警大惊,然而,还没等他们喊出声来,监舍的大门轰的一声就被关得严严实实。

楚乔看也没看里面暴怒的两人,疾步走进监控室。她将一个小时前的录像迅速提取传送到小型DV之中,做了简短的剪切和删除后,就拖着椅子爬到了位于监舍外的摄像头之前,将DV中画面倒转,正对着摄像头开启了播放影像,然后回到监控室切断了对讲机的信号传播。

时间刚刚好,五秒钟刚过,一直藏在她头发里的微型爆破器开始了爆破之后的自我修复,水管的漏水处被液化物迅速地黏合。全封闭的监舍里,两名狱警的怒吼声蚊蝇一般,根本穿不透这座密封的牢笼。监控器恢复正常,总台的画面里呈现出一小时前的图像,女人犯正在床上静静地坐着,两名狱警在外面来回巡逻。一切,都是这样安静和正常。

楚乔眼神锐利,四下查看一番。安全。

回到监控室,她打开狱警的储备箱,换下身上湿漉漉的衣服,穿上了第四监狱狱警的服装,戴好帽子之后,挑了一把AK74U,装上消音器,别在了腰间,转身走了出去。

两名狱警敢于打开监舍大门,并不是毫无顾忌的莽撞。

第四监狱比邻首都,地理位置偏僻隐秘,所关押的都是将要被国家高级军事法庭开庭审理的重犯,重要程度不言自明。每一座监舍的防御都已经到了无懈可击的地步。监舍独立,武器配备高端,监控力度强大,人员调配完善。每座监舍都有三名国家特种军人看守,分里外两座大门,像楚乔之前的监舍,只要有开启密码,就可以打开,可是外面的监狱大门,需要最近一次锁门人的指纹才可以开启。

三人的监守,是轮换制,如今监舍内已经有两个人,楚乔拿着事先准备好的指纹薄膜,对着扫描仪对接了上去,很快,就传来咔嚓一声脆响。楚乔穿着一身标准的军装,在两名国家军人的怒视下,堂而皇之地走出了监狱的大门。

出门之后,是一条长长的走廊,她此时处于地下监狱第四层,要想完成目标,还有相当长的一段路要走。监控录像只有一个小时,她必须抓紧时间。

四层所关押的,全都是等待军事法庭裁决的国家高级军官和秘密特工,三层则是重大要犯,一层是第四监狱官员办公的所在,而二层,则是第四监狱接待外来宾客的会客之所。楚乔此行的目的地,就是那里。

走了大约两分钟,离开了监舍群。外围的走廊尽头,是四名手持冲锋枪,全副武装的高级战士。第四监狱里,没有空调管道,没有空无的下水管道,除了这一条走廊,只能挖开混凝土打洞逃窜,想要安然无恙地逃出生天,概率几乎为零。

守卫的士兵们看到楚乔这个生面孔,顿时紧张起来,为首的一名战士举起黑洞洞的枪口,喝道:“站住!什么人?口令!”

楚乔目不斜视地走过去,脊背挺得笔直,手里抱着一沓厚厚的文件,一边走一边沉声说道:“我是军法处的刘思维上校,奉一二六八五号文件调查一宗军火走私案,请立即给我接线谭宗明中校,我有重要文件要向他传达。”

士兵一愣,随即疑惑地皱起眉头,说道:“报告长官,谭宗明中校今夜不当职,他的线路属于私人保密线路,请您出示一下您的证件。”

“军法处在第四监狱从不需要出示证件,我是应第四监狱李狱长的邀请前来协助办案,三天前由吕方浩上校亲自送进监舍审理馆的,你难道不知道?”楚乔皱起眉头,斜着眼睛上下打量着守卫的士兵,沉声说道,“你是哪个部队的?有没有熟读军事守则?把你的编号、部队编码告诉我。”

士兵闻言一惊,军中级别鲜明,此人谈吐不凡,言谈间和谭中校、李狱长都这般熟络,不由得对她生出一丝敬畏感。他沉声答道:“报告长官,我的编号是〇四七五,隶属于南方第八军三〇九军团五七一旅特遣组,不在正规军的编制之下,我们是两天前刚刚调驻过来的,所以不知道您是由吕方浩上校亲自送进监舍的。”

楚乔闻言眉头轻轻舒展,点了点头,说道:“你是南方第八军的?你们刘副军长还好吗?你们是由他带进来的吧,这次进京公干,应该会多住些时日吧?”

小兵听了顿时肃然起敬,暗道军法处果然不同凡响,回答道:“报告长官,刘军长一切安好,我们小组是随阎参谋来的,不会随军长回南方。”

“哦,”楚乔点头道,“我也是第八军出身,曾经在第八军情报侦察旅任职,说起来我们还是战友。见到你们军长,代我问一声好。好了,我还有要事在身,你去传送站将这份文件传真出去,一式两份,通知张参谋长和华司令的秘书室,就说明早六点,军法处刘思维上校有事来访。”说罢,她转身就向着前方走去。

士兵愣在原地,捧着一大堆上面标注绝密的文件档案手都有些发软。

张参谋长……华司令……

走出第四层监舍的时候,楚乔脊背上的衣服都已经湿透,她靠在墙壁上,缓慢地喘着气,然后抬起手腕看了下表,十分钟已经过去,她深深地吸了口气,站直身体,继续前进。

经过层层搜索和监控,她终于来到了第二层外宾室。看着挂着军法处牌子的房间,楚乔的嘴角轻轻地牵起。

很好,冤有头,债有主,她终于找到正主了。

轻松破解了密码锁,楚乔轻轻转动门把,侧身走了进去。虽然已是深夜,但是走廊里灯火通明,仍旧有很多人在来回走动。楚乔面色自如,昂首走在外宾部的走廊里,对着来往的每一个第四监狱办公人员点头打着招呼。

工作人员虽然不认识她,但是见她神色平静,身着军装,还真把她当成了第四监狱的内部人员,丝毫没有任何怀疑。

五分钟之后,她离开了办公主廊,军法处的员工休息室就映入眼帘,闻着空气里飘散着的清酒味道,楚乔知道她没走错地方。

一旁的卧室突然有了动静,楚乔反应迅速,机敏地蹿身紧贴在客房的门边,修长的手掌迅速地摸上腰间的AK。

一名一身黑色西装的矮个男人探出头来,他很是机警,似乎也察觉到走廊里的动静,但是他的反应是愚蠢地转身向楚乔的方向看了过来。迎接他的是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在消音器的处理下,子弹迅速冲出枪口,在他的胸膛上炸开一个大大的血洞。男人的瞳孔顿时睁大,楚乔手疾眼快地扶住他的身体并捂上他的嘴,直到他的脉搏停止跳动,才扶着他走了进去。

人多胆量大,在这间不足一百平方米的两进房间里,竟然住了十六个人,除了之前死去的那一个,其余的全都陷入了沉睡之中。有内部人、线人的照顾,有伪造的合法身份,有高级的、装备精良的武器,还有这么多的同伴,这些人可能做梦也想不到有人会够胆闯入他们的卧房。

可是就在此刻,死神已经大摇大摆地站在了他们面前,并且没有任何偷偷摸摸的觉悟。

对待敌人,楚乔向来缺乏同情心,她这些年虽然一直从事幕后策划工作,但是这并不代表她没有开枪的勇气。楚乔稳稳地端起手枪,眼睛微眯,现出一丝冷血的色彩。枪口瞄准了床上的一名中年男子,噗的一声闷响,熟睡中的男子身躯陡然一震,就这样无知无觉的死去,额头血洞洞开,白红迸溅。

11处特工皇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11处特工皇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小说被风吹散的思念 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被风吹散的思念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被风吹散的思念第五章羞辱可再看看她已经布满风尘的眼睛,他深黑色的眸子逐渐变得冰冷,真是让他恶心!他将酒杯递给丁蔓:“喝!”她今天已经喝得够多了,再加上没有吃东西,胃痛才刚刚缓解,她看着那杯酒有些犹豫。“怎么?小姐还要挑客?“一句话,讽刺了丁蔓的神经。她接过酒杯,利索的一饮而尽。陆盛霆拍手叫好,随即又给她倒了一杯。她照样昂头一饮而尽。一瓶酒,在陆盛霆不停的灌溉中全都咽下了她苦涩的喉咙里。她虚弱的靠在沙发边,胃痛的直冒冷汗。陆盛霆将她压在身下,眸

  • 小说我用情深,许你余生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我用情深,许你余生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我用情深,许你余生第五章比狗还狼狈顾西庭不急不缓地浅啜一口咖啡,俊美的脸上依旧是那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冷,“苏小姐真是健忘,昨晚你缠着要我帮你修理那些人渣,作为报答,你自己心甘情愿跟我缠绵。如果不相信,大可去看走廊的视频。”苏影整个人僵在原地,昨晚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大意确实如顾西庭说的差不多,可自己的身体就这样又被糟蹋了,她握着杯子的手微微颤抖,眼眶隐忍之下还是蒙上了一层水雾,“你为什么不推开我?”“一个女人硬往男人身上贴,我要是把你推开了

  • 小说凤还朝:皇上,靠边站!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凤还朝:皇上,靠边站!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凤还朝:皇上,靠边站!第五章:痴心错付,相伴枉然福晋的房里檀香的气味略显得浓郁,李怀萍只觉得吸入了肺,呛得窒闷。“福晋,不是妾身想着来搬弄是非,只是接连的几件事情,都是冲着年侧福晋去的,未免太惹人注意。再往深里说,年羹尧如今乃是咱们王爷的家奴,来日……”有些话,轻易宣之于口并不妥当。李怀萍拿捏了分寸,只说恰到好处的话。“你是个明白的。”静徽自然知道她的来意。府中每一个人不都是这样的心思么?希望自己成为王爷最心疼的,希望面前没有绊脚石。“耿

  • 小说庭院深深深几许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庭院深深深几许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庭院深深深几许第五章:何景同就是她的软肋程梓珊别过头,口吻生硬,“别碰我。”何景同停下手里的动作,深深地盯着她。“脏。”一想到男人曾和别的女人上床程梓珊就觉得难受。这种情绪不断的累积,忽然间就爆发了。何景同似一只敏捷的豹子,将人压在身下,声音滚烫焦灼着心,“你没有资格!”因为没有前戏,程梓珊疼的浑身发抖,咬牙切齿,眼眶泛红,“可别把什么病传染给我。”“既然没了孩子,那就做到怀上为止。”“你做梦!”程梓珊挣扎起来,可刚刚爬出去一步就被狠狠地拽回来,

  • 小说宠妃天成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宠妃天成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宠妃天成005背后主使者“我也正想知道,她身后那人到底是谁呢,竟这样大手笔。”林清轻笑着问道。秋姑姑诧异的看了她一眼,似乎对她这般轻描淡写的姿态有些莫名,却还是道,“我也是听人说的,含香的娘,当年是伺候裕嫔的,也就是如今的裕太妃娘娘。后来求了恩典,出宫嫁人,只得这一个闺女,自然要求旧主照拂的。”难怪,若是裕太妃开口,秋姑姑也不能不给这个面子。虽然说新帝登基,先帝嫔妃除了太后之外都要夹着尾巴做人。但到底如今才是永宁元年,宫里的人,也都是先帝时的老人。

  • 小说时光不负:余生请多关照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时光不负:余生请多关照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时光不负:余生请多关照005全是阴谋算计“心儿,不许你这样说你阿姨和哥哥妹妹。”温志东出生呵斥温心缇一句。温心缇嗤笑一声:“哥哥妹妹?爸爸,您大概忘了吧,我妈只生了我一个孩子,我可没有什么所谓的哥哥和妹妹。他们在我眼里,不过是小三从外面带进来的野种,他们甚至都不姓温。也就你当作宝一样的供着,对自己亲生女儿弃之如敝。你当着我妈的牌位,难道就一点都不心虚吗?你就不怕晚上睡觉做梦,梦见我妈找你算账吗?你们难道就不怕下地狱吗?”越说,温心缇的

  • 小说前生今世:我的霸道鬼夫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前生今世:我的霸道鬼夫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前生今世:我的霸道鬼夫第5章鬼牙“快接,吵。”我捧着手机盯着云骞的侧脸看了半天,身为一个鬼,为什么帅得这么没天理,直到他回头瞪了我一眼,我才反应过来,电话的声音吵到他了。还夫君呢,说好的温柔体贴都是在放屁吗?!“喂!谁啊!”被鬼吓又被云骞瞪,所以我的心情非常的不美丽,接电话的语气当然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可是电话那头的人一句话,却让我瞬间安静了下来。“想要鬼牙吗?我在老地方等你。”“嘟嘟嘟嘟……”对方根本没等我多说一句话就把电话挂了,但是

  • 小说神医弃妃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神医弃妃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神医弃妃第五章痛苦的滋味“是要喝水吗?”两个丫头的脸上都露着担忧的神色,东篱的眼中竟然还有未干的眼泪。两个丫鬟都是真心实意对原主的,原主竟然不知道。“东篱……咳咳……”林染想说一句完整的话,但是胸口太疼了。采菊连忙倒来热水递到她唇边说:“王妃喝口水。”林染不想喝,喝水更疼。她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不喝水,强提起力气说:“你们……刚才说的话,我都听见了。”这两个傻丫头,以为亲人就可以解决夫妻间吵架的事情?可能暂时会缓解,不过那也只是片刻的时间,但是等他们

  • 小说旧爱晚成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旧爱晚成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旧爱晚成第五章像是被全世界抛弃了安然收拾好自己的衣物,拖鞋行李箱离开别墅。如行尸走肉一般走在马路上,安然感觉自己就像是被全世界抛弃了一般。轰隆隆,天空开始打起了响雷,顷刻间的功夫便下起了瓢泼大雨,雨水打在身上,传来刺骨的冰冷。安然停住脚步,抬起头来,雨水跟泪水混在一起,掩饰了她本身的脆弱,她想大哭,想大喊,但是所有的情绪却发泄不出来。没有了薄靳宇,她感觉自己就像失去了全部。眼神呆滞的一步步往前走,在安然要穿过马路的时候,不远处一辆车冲了过来,等到安

  • 小说妻不可少:恶少求放过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妻不可少:恶少求放过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妻不可少:恶少求放过第五章盛宴开始向敏脸上的笑意渐渐放大,眼中闪过一丝神秘的促黠,艳红的唇瓣一张一合,却带领着现场再一次‘嗨’了起来。激情盛宴?这般赤裸裸的暗示,富人之间的游戏,在圈子里早已是某种放纵的暗语了。肖梓童明显感觉到贴着她站的何媛媛打了个冷颤,在这高热的大厅里显得那般的突兀,却又那般的不协调。“梓童,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说生日PARTY吗?我……我怕!”何媛媛毕竟是中规中矩的家庭里教育出来的孩子,见着这般景象,早已经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