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穿越之丫鬟独宠记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 21:24:4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穿越之丫鬟独宠记

第1章 没有天理的穿越1

空气中那股熟悉的血腥气味渐渐弥散开来,在鼻端徘徊久久不去。好好孕漓鸳被这气味烦扰得不堪忍受,缓缓的立起身来。原以为自己醒过来了,飘飘然游荡半日,方才发觉,她悬在虚空,而他却依旧屹立下界。不过一梦之间,斯人已成海市蜃楼,与她分隔阴阳两端,这距离看似触手可及,却已远在天边。

彼处漫天莹白浓絮,玉雪染就万里江山,此处却是彤云密布,半天妖艳血红。她泪落纷纷,恍惚间抬起迷梦泪眼去瞧,眼前似下了一场血雨,嫣红的颗粒串成了玛瑙的珠帘。透过这波动妖冶的帘幕间隙只隐隐约约的瞅得见他那模糊飘渺的背影,且越来越是飘渺。她伸手抹了一把,想要将这遮蔽眼帘的珠子抹去,只是这帘幕却如万丈崖壁间的飞流,不断不去不灭。版权haohaoyun.com努力好久仍旧无功,她不禁暗叹一声,看不清也罢,他的容颜早已深深刻入心中,就算这双眼睛再也看不见,再过上个千万年,那影像也绝然不会烟灭。

与他的相遇不过就是梦幻一场,她一直心甘情愿的做着这场梦,从未想过期限,一心希望能够陪他永远走下去。不料这梦却醒在最该繁华之际,亦醒在最为牵肠挂肚之时。低头凝视着夜幕下,晶莹玉雪将那二人青丝生生染作浓霜模样,忽然便想起当初他说的那句话来: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只是此刻,她能够做的也不过是默默祈祷,若有来生,来生再见!既然能腾挪数个春秋,于人海茫茫之中,来到他的身边,来生再见或许亦不为难事。

半空中忽然传来一声轻叹,有人朗声说道:“在你走之前,可以许下一个愿望。”

她惊惶抬头,天色如水墨泼过的残阳,在那浓黑血红搅缠的云层之中忽然绽出一道金光,那金光轻轻下落,渐渐聚拢作一朵莲花,飘至她掌心。

她不甘心,与他的缘分便要终结在这转瞬之间。穿越之丫鬟独宠记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回首再看,他抱着怀中女子漫无目的的走在尘世间,就那样走下去,眼前的道路将至尽头,他却毫无所查。忽然,他身子摇晃了几下,颓然坐倒在雪地上,却还不忘将那女子紧紧搂住,仿似在轻哄婴孩入眠一般,小心翼翼,轻声呢喃。虽然那声音细若蚊蚋,轻若浮云,只是那句话她还是听得清楚。

“鸳儿,我教你唱一首歌,唱完你就要醒来。”

她心中大恸,想要哭却发觉已然无泪,苦苦喘息了半晌,方才勉强支撑住。愤然看向那朵莲花,凄声喊出:“上苍为何要将这样一幅悲凉的场景呈现在我眼前?”

无人应答,空中那人冷然道:“快些许愿,莫要到金莲凋谢之际。”

掌中金莲光华盛极,俄顷边缘处露出斑白枯败,凋谢之态已然呈现。穿越之丫鬟独宠记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她哽咽不止难以成言,忍住锥心的剧痛,颤声道:“我的愿望是,让他从此忘记我。”

话未说完,金莲已化作枯絮一般,飞灰湮灭,半空中闻得一声叹息。她不晓得愿望会实现还是如金莲一般消散,此时此刻已没有多余的心力去想,回头看了最后一眼,转身黯然离去。

至死都不愿意离开的人,最后一刻,她竟然许下这样的愿望。满心的期盼,最后一眼,看见的亦不过他的一个背影。

爱,如此华丽,如此悲凉。

二十六年前。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

落水的前一刻,漓鸳只赶得及仓惶大叫了一声。

“师父,救命!”

湖面上一片寂静,她又叫了一声,只是这一叫什么声音都没发出来,吸了满口水,随后冰凉的湖水便接二连三的灌了进来。她本是会水的,但今日仓促落水,之前没有做任何准备活动,一入水便腿脚抽筋水草缠身,无论如何都使不出力气来。她胸闷的无法承受,两眼如同死鱼眼一般翻了好几个来回,心内哀叹不已。苍天,难道今日竟要葬身于此?

就在这绝望之际,钟离魅的声音自河水上方隐隐约约的传来。

“鸳儿,可是叫我?为师来了!”

师父救我!她心急如焚,却喊不出来,只能够两脚两手胡乱踢蹬,胡乱招摇。钟离魅走近前来蹲下身,笑盈盈的看着就快窒息而亡的她,慢条斯理的说道:“乖徒儿,为师就是来救你的!来,抓住我的胡子。网站haohaoyun.com”说着便将胡子甩进了水中。

她被水淹的意识朦胧,见有东西落水,奔命一般伸手就去抓。只是,一抓一个空,再抓还是一个空。她毫不气馁,奋力去抓,那物事终于是抓到手了,她紧跟着往上一跃,就这么一使力,那物事便毫无保留的断了。她哀嚎一声,再也没了力气,急剧滑入水底。

她在这人世间最后一刻所见到的风景便是,在漫无边际的莲花之中钟离魅那张笑的奸诈的老脸,他一边理着剩下的胡子,一边无奈的对她说:“乖徒儿,为师已经尽力了。”继而满脸痛色的掬起自己那一把山羊须,叹道:“唉,可惜了,好不容易才长那么长。”

那一刻,她恨极、悔极,咬牙切齿的发誓:若有来生,能够再见到此人,定要一根一根拔光他的胡子!

她在黑暗中昏迷,亦在黑暗中醒来,只是昏迷时很彻底,醒来时却很茫然。因为,眼前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见,她实在不知道这能不能够称之为醒。

她试着动一下,却忽然感觉头晕的厉害,全身的血液直往脑壳上冲。记得刚上邙山那一年,奸诈阴险又小气的钟离魅饿了她三天三夜,而后用一块奶油蛋糕将她引诱到后山,趁她眼冒绿光,口水横流之际,在她脚上下了套子,而后头朝下提到了半空中,在茂密的丛林间荡过来荡过去达数个时辰之久,当时那种感觉大抵如此。由此她认定,自家目前这种境况,必然是钟离魅作的祟。她对此人的仇恨已成习惯,第若干次咬牙切齿的想,杀人诛心者,赵漓鸳也!被杀被诛者,钟离魅也!然而本次她却没有沉浸在仇恨之中很久,因为新的状况接踵而来,幻听出现了。往常周遭皆是寂静无声,此一刻却是很嘈杂,称得上是人声鼎沸。她凝神细听,听到如下若干句话。

第一人兴奋的大喊:“完了完了!水吐完了,彻底吐完了!”

第二人问:“你怎么知道她水已经吐完了?”

先前那人答道:“因为她开始吐泡沫了!哇!好多好多的泡沫,还是白的!”

第三人不屑的哼了一声,道:“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你没见过泡沫吗?你没见过白色的泡沫吗?”

第二人道:“我好奇的当然不是这个,我奇怪的是她是如何将这些泡沫吃到肚子里的!”

第三人沉吟半晌,道:“我也很好奇!”

紧接着陆陆续续响起若干个声音:“我也很好奇!”“我们都很好奇!”

人群里有一个极为深沉的声音道:“我虽然也很好奇,但是我觉得如果就这么让她吐下去怕是有些不妥。”

一阵静默之后。

“我也觉得有些不妥!”

“我们都觉得有些不妥!”

第2章 没有天理的穿越2

然后,漓鸳觉得无数双手摸上了自己的身体,拖的拖,拽的拽,一阵忙活。登时,她的心灵那叫一个颤抖,倒霉催的,不仅幻听还出现幻觉了。然则那一阵拖拉拽消失之后,她的头晕症状慢慢消失,血液也不倒流了,除了眼前一片黑暗而外,基本上与以往一样了。只是,幻听症状仍旧还在。她再次凝神细听。

人甲道:“死了没?”伴随着这句话,她觉得一个细细又硬邦邦的东西有力的戳着自家的左胳膊。

人乙伸手摸到她的胸口,道:“没有心跳了。”

人丙伸手捏着她的手腕,道:“没有脉搏了。”

人丁伸手放置她的鼻翼处,道:“没有气息了。”

人戊伸手摸了摸她的面颊,道:“没有体温了。”

人甲暴跳如雷道:“我是问你们死没死,怎么那么多废话?”伴随着这句话,她觉得一个细细又硬邦邦的东西不停的戳着自家的左胳膊。

人乙丙丁戊齐声道:“我们没死!”

人甲叹了口气,无可奈何道:“各位仁兄,我是问你们,方才被我们从河水之中救上来,现如今躺在地上的这位大妹子死没死。”伴随着这句好长的话,她觉得那个细细又硬邦邦的东西又开始缓缓的戳着自家的左胳膊了。

人乙丙丁戊恍然大悟,齐声道:“死了!”

人甲不可置信的说道:“怎么可能?没有差错呀,上个月我家的那头小猪仔不幸落水,阿娘就是将猪仔倒挂在树上,后来小猪仔将腹中的水吐出来也就活了。”伴随着这句好长的话,她觉得那个细细又硬邦邦的东西又开始有力且不停的戳着自家的左胳膊了。她暗中叹了口气,兄台,拜托,就算是幻觉,能不能换一只戳戳。

人乙道:“没错,上上个月我家的那只小花猫落水后也是用的此法。”说到此,人乙忽然想到了什么,推了人丙一把,道:“嗨,你家上上上个月有一条狗不是也这么救回来的么。”

人丙稍稍犹豫了一下,道:“其实,我家那条狗的救治之法不光如此,还多了一条人工呼吸。”

众人惊诧齐声问:“何为人工呼吸?”

人丙道:“就是将一只强壮的狗的狗嘴掰开对着落水狗没命的吹气,吹着吹着,就吹出气来了。”

人戊拍手喜道:“太好了!我家的阿黄很是强壮,我现在就去牵过来!”

众人皆催促他:“快去,快去!”

俄顷,传来几声狗叫,人戊欢快的道:“我回来啦!阿黄,乖,张嘴!”

人甲忽然道:“稍安勿躁!你们看,大妹子的嘴还未张开,怕是很不妥。”一边听着这句话,她一边在心中默默祈祷,换一只,换一只,请千万要换一只。结果这一回,那个细细又硬邦邦的东西转性了,哪一只都没戳。她顿时松了口气,我佛慈悲,幻觉终于消失了。既然幻觉消失,幻听估计也快了,不久之后,便可以重见光明了,她耐心的等待着。只是,那幻听之感忒顽强,仍在不屈不挠的保持着。没办法,她只好凝神细听。其实,已经用不着凝神了,随便听听就能听见。

众人附和道:“确实很是不妥,要想个办法让大妹子开口。”

“嘿嘿嘿,我这里有剪子。”

“嘻嘻嘻,我这里有铲子!”

“哈哈哈,我这里有菜刀!”

“咯咯咯,我这里有……”

听到这里,漓鸳再也无法不做出反应了,在夹杂着阵阵让人毛骨悚然的怪笑声中,忽然便有无数个冷冰冰的物什触上了她的面颊,她骇出一身冷汗,猛的睁开眼来。但见黝黑昏暗的光影之下,潮涌过数张狰狞的面孔。登时她的那颗小心肝颤的那个疯狂,下意识的抱头大吼道:“妈咪妈咪哄!恶灵退散!”

随着这一声吼,世界立时清净了,偶尔拂过耳畔的唯有风声水声鸟鸣声。她暗暗松了口气,缓缓睁开眼来。这一睁眼,她又是一声惊叫,颤巍巍的指着近在咫尺的那些个手持各种器械的一群小屁孩,道:“你,你,你们要干什么?”她警惕万分的瞅着对面,恶灵哪里是这么好退散的,如今得要擦亮眼睛,千万不可受其外表迷惑,将其当做人类。试想,眼前这一群如果不是恶灵化形的,做什么都穿着奇装异服呢?只是一下子面对这么多恶灵,让她这从未见过恶灵的人情何以堪。

恶灵们被她这一问,问的都呆怔了,半晌无语,只是眼冒绿光的死死盯着她。只有在人群之中局促不安穿过来穿过去的一条大黄狗冲着她分外落寞的嗷了两声,似是受了无限委屈一般。

不知道是谁哎呦了一声,恶灵们逐渐逐渐的回过神来,纷纷放下手中器械,欢声雷动:“活了!活了!赵政,你真是了不起!”众人乱哄哄的簇拥着一个小男孩来到面前,饶是她这般在钟离魅手下经受过惊涛骇浪的人物也给吓坏了,颤巍巍的指着那群人,忙不迭的道:“妈咪妈咪哄!恶灵退散!退散!退散!退散!散!散!散!”

可惜,这群人却是再也不退散了,神气活现的在她面前杵着。其中一个脸上沾了块泥巴的小男孩回头对那众星捧月的小男孩说道:“赵政,这人怕是有精神病!你有没有听明白她在说什么?”

赵政挥了挥手,示意众人安静下来,侧耳倾听了一会儿,很是笃定的说道:“她说的是妈咪妈咪哄!恶灵退散!退散!退散!退散!散!散!散!”

赵政旁边的一个光屁股小男孩死死盯着她,一双大大的黑眼睛里满是恐怖,结结巴巴的道:“我看不像是神经病,十有八九,十有八九,是,是。”是了一长窜之后,终于鼓足了勇气,吐出来一句话:“十有八九是诈尸!”见同伙们有些半信半疑,瞪圆了两眼,阴阳怪气的补充了一句:“试问,你们见过吐出那么多泡沫的人类吗?”

众人登时发出一阵倒吸气声,他们瞅着漓鸳那张发青的脸庞,不住在空中乱挥的两只手,越瞧越是恐怖,也不知道是谁起的头,只听见纷乱的一阵“救命呀!”的喊声响起,众人四散逃命去了。漓鸳以为是自家的咒语起作用了,这群恶灵害怕了,登时得意非凡,跟在人家屁股后面就追,一边跑一边大喊:“站住,纳命来!”

那些小屁孩见传说中的僵尸追过来了,唬的魂飞魄散,哭爹喊娘,逃的更快。就在这个当口,她忽然觉出浑身上下的寒意一阵一阵的侵袭而来,脚步一顿,响亮的打了个喷嚏。就因为这一个喷嚏使得她暂时性失去了判断方向的能力,一头撞到了一个人的身上。

“哎呦!”她被那人撞的一屁股跌在了地上,因着这一撞,她发现了一个超级恐怖的事实。竟然武功全失,而且体力不支,精神也不济了。想当年,也曾路见不平过,追着一个小毛贼跑遍了大街小巷,那样的风采再也无法依旧了么?她不相信!她怎能相信!于是,坐在地上凝神提气,再凝神提气,再再凝神提气。结果,还是武功全失,体力不支,精神不济,再无往日风采。她愤怒的挥舞着小胳膊,使足力气踢蹬着小腿。

第3章 没有天理的穿越3

小胳膊!小腿!她呼吸猛的一滞,胆战心惊的看向自己的四肢与躯干。神嗳,这一看,差点就要崩溃。自家到底是何时,又是如何缩的水,先前那个苗条性感迷人妖娆妩媚风情万种的娇躯到哪里去了?她愤恨的举起小拳头,狠狠的捶着地面。殊不知,她这举动将面前的小男孩,也就是方才她撞到的那个人给吓了一跳。在漓鸳手抬起来的同时,他快速的向后退出了好几步,一直拿于手中的一根小树枝脱手而出,他慌忙蹲下捡起来紧紧攥住,既警惕又兴奋的盯着她在那里捶地。

漓鸳听到动静,方才想起来自家是被人撞倒的,登时眼露凶光,恶狠狠的抬起头来看向撞倒自家的那个祸首。那是怎样的一个人呐?

距离她五步之遥,蹲着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衣衫不整,披头散发,满头大汗,就连头发稍上都滴着水,一张小脸上左一块泥污,右一块污泥,实在看不出庐山正面目,唯一有特色的便是那一双炯炯有神的葡萄眼,此刻正灼灼的直视着自家。不过虽说是直视,可那目光里却又好似带了些惧怕,从中所透露出来的意思便是想要接近又不敢太接近。

她心中有一丝疑惑,眼前这个小屁孩虽然头发长了些,衣服怪了些,但是,怎么看都不失为一个人类。最起码比起当年的闹钟兄来说,要生动活泼的多。试想,男孩子怎么能够像闹钟兄那样油头粉面,发质光滑的能叫苍蝇闪了腰呢?她觉得对面这个孩子很对她的胃口,不由得便生出几分亲切感来。然则,恶灵不可貌相,绝对不能够因为对面这一个像人就将其真的当做人。她深刻的明白,在这个恶灵遍地走的恶劣环境中,作为一个人类当要具有一颗十二万分警惕感的警惕之心。

忽然,她眸子闪了闪,只见那个男孩子站了起来,两手死死攥着一根小木棍子,蹑手蹑脚的朝她走过来。他这是要做什么?她迅速的勘察了一下地形,前方是茂密葱郁的树林,后方则是一个碧波荡漾的湖泊,若他是人类便罢,若是恶灵。她又两边来回望了望,最终叹了口气,逃生无望,唯有退散。

说时迟,那时快,小男孩已经走至她面前,伸出小木棍捅了捅她的左胳膊,她想都没想,脱口而出:“拜托,你难道就不能换只胳膊吗?”

“好的!”小男孩迅速转到她右边去,一棍子就戳了过来。

她登时一头黑线,狮子吼道:“叫你换你就换,能不能不要这么听话?”

小男孩被她吓的大叫一声,当场丢了树枝飞快钻进了树林中,瞬间消失。她抚着心口,松了口气,终于走了。然而,片刻之后那小男孩去而复返,背后绑了数根木棍子,手中还挥舞着一根比方才更为粗实的,在她面前呼呼哈的耍弄了一番过后,雄赳赳气昂昂的立在她面前,直视了她好一会儿,气势忽然矮下去好多,拄着棍子小心翼翼的问:“喂,那个,你真是僵尸吗?”

她甚是无语,没好气的道:“那个,你是恶灵吗?”

他摇了摇头,很是诚挚的说道:“我不叫恶灵,我叫赵政!你是谁?我从来都没见过你。”

她看了看自家的小小身体,很有些犹豫,期期艾艾道:“我,大概,大概叫做,反正我不叫僵尸!”

赵政丢了棍子,很是不甘的道:“太失望了,太失望了,原来你不是僵尸。”一边说着,一边很是不情不愿的卸下了一身的棍子,走到湖边捧起水来,洗脸去了。

她再次无语。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大脑到此彻底的清醒了,她终究意识到赵政一伙不是恶灵了。

赵政洗完脸后,走到她旁边,说:“天不早了,我要家去了,你也快些家去吧。”说完,抬脚便走。

“喂!你等等!”她猛的一跃,本想将赵政拽到面前来,可是今时不同往日,只揪住了人家的衣角。

赵政回头,不解的问:“做什么?”一抬眼却被她两眸子油油绿光吓了一跳,下意识的退后一步,颤声道:“你要做什么?”

她三两步跨到他面前,不由分说一把抓住他的前襟,笑嘻嘻地道:“不要挣扎,让姐看看。”

赵政死命往回拽自己的前襟,边拽边惊恐的说道:“看什么看,你这小屁孩,是哪个的姐?我凭什么不挣扎?”

她强势的答道:“挣扎我也要看,还不如不挣扎!”说着,两眼灼灼,死死盯着人家猛看。惊艳呀,委实惊艳,她看的是心花怒放。

那一年,初遇他,顿觉遍野花开。

他虽然一身粗衣布服,却是掩不住那绝世的容颜。真是没想到,荒山野岭之中还能够开出这么一朵娇花。只是这朵花细细看来,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却是有些冷漠的气质在里头。

赵政被她看的浑身发毛,终于忍受不住,伸手点上她的额头,面无表情的道:“花痴,醒醒吧!”见她仍旧两眼发直的盯着自己,不禁皱了皱眉头,抚额叹道:“阿娘说的一点都没错,你们赵国果真盛产花痴。”

她虽然在花痴着,但是由于花痴对象级别乃是纯欣赏的层次,是以大脑还是清醒着的,敏锐的捕捉到了发言人话语之中的关键词,当下诧异的问道:“啥,赵国?”见赵政理都不理她,抬脚便走,慌忙拦住他,急切的问道:“什么赵国?”突然觉得这个问题太愚蠢,连忙换了一个:“当今世上,除去赵国还有什么国?请恕小女子孤陋寡闻,恳请赵先生告知一二。”

夕阳下,赵政面朝半天华彩肃然而立,目光幽深直视远山,俨然一副道貌岸然的夫子相,老气横秋的道:“我娘说了,还有秦国、楚国、韩国、燕国、魏国、齐国。加上你们赵国,一共七个。”

闻言,她虽然心灵颤抖个不止,但是敏锐度不减方才,再次捕捉到了发言人话语之中的关键词,即刻问道:“什么叫做你们赵国,难道赵先生您不是我国人么?”

“我。”赵政回头冲着西北方一指,傲然道:“我的国家在那边,很远。”

西北的方向?难道是秦国?这也没什么奇怪的,七国之间互通婚姻实属正常,他一个秦国人来咱们赵国串串门子,走走亲戚,人之常情。不过,一般人谈到自己的祖国不是都应该义气风发,豪情满怀吗?怎么这赵政要说的如此隐晦曲折呢?管他去了,别人的国事她管不了,也不想管,当务之急是要确定自家身处何时何地。他既然疑似秦国人,那就问一些与秦国相关的事情吧。她略略思索了一番,斟酌了一下词句,道:“请问赵先生,秦国的都城是不是咸阳?”

赵政点了点头。

“那,那秦国是不是有过商鞅变法?”

赵政又点了点头,面上露出得意之色,看着她说道:“这个我听我娘说过,不过那已经是好多年前的事情了,现在的秦国……”

现在的秦国怎么样?她眼巴巴的等着。可是,赵政却不说了,紧紧抿着嘴唇,憧憬敬仰之情没有大变,只是面上慢慢的现出一丝悲愤来。

第4章 免费做了小白鼠

她实在搞不懂赵政为何要悲愤,最应该悲愤的人是她。她陡然记起,传说邙山派有一门秘技可以实现穿越时空。只是传说也只是传说,邙山派研究穿越之法的前辈高人们前仆后继,然而却没有成功的案例。钟离魅曾于她面前豪言壮语若干次,此生定然要将传说变为现实,当初她听了只当是笑话。在她看来,若是钟离魅那种智商的能够将此法给研究出来,除非铁树开花水倒流,没想到那厮还真有能耐,而今她终于穿了。

终于明白,方才那厮竟是在拿她做实验,天真纯洁善良如她竟然免费做了小白鼠,不禁悲从中来,然则想要嚎啕却哭不出来,只因她的内心深处正在火山爆发,能喷出来的只有火。自家竟然成全了那厮,为其一生的传奇性添砖加瓦。这一点,实在不能容忍。然而,最最不能够容忍的是,放着历史上那么多繁华和平的年代不穿,怎么就穿到这个战乱四起的战国时代来。其实,穿越到战乱年代也未尝不可,可是为什么不让她穿越到北齐去呢?一直都深深憧憬向往着洛阳假面之舞,曾于无数个月黑风高之夜幻想与高君相会的场面,也在梦中梦过几次。若说缘分,他们两个难道还不算吗?可是,以下,她悲愤的省略了十万字。

她的人生呀!顿时觉得周身腾腾升起一大片黑气,日月黯淡,山川失色,唯有在那黑雾缭绕之中静静摆放着的一排溜茶几,异常清晰。

等她回神之后发觉赵政已经在十步开外,只留给她一个冷酷的背影。看着那个逐渐远去,马上就要隐入丛林的背影,她不禁心惊胆寒。这个破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倘若赵政就此走了,那就只剩下她一个了。回望西天,似血残阳逐渐淡去,一林幽暗,草木惊风,时不时的还夹杂有不明生物的怪叫。眼前那绵延不尽,看不到头的密林之中,不知道有熊没有,有蛇没有,有狼虫虎豹没有,真是越想越害怕。说时迟,那时快,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她以自家看不清的速度嗖的一下便窜到赵政身边,死死抱住他的大腿,干嚎道:“赵大哥,政政哥,阿政哥,你可千万不要抛下我呀。”

赵政想不到她会来这遭,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是本能的想要摆脱束缚。可是,缠他之人太过顽强,岂是他想要摆脱便能摆脱的。登时一张小脸憋的通红,又气又恼,正在窘困之时,忽然听得一阵马蹄声,一个温和的声音跟着便传了过来:“鸳儿,你在干什么?”

与此同时,一个略带责备的声音也传了过来:“三妹,光天化日之下,你怎么与一个陌生男子拉拉扯扯!”

赵政看着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两个人,心底涌起一阵浓郁的悲哀,痛心疾首的说道:“糟糕了,糟糕了!让人看见我与一个陌生女子拉拉扯扯了!快些放手,快些放手!”尾音带上了一丝哭腔。

漓鸳被震撼到了,脖子僵硬的转过去,当然赵政的大腿还在手中,虽然她也知道随随便便抱一个陌生男孩子的大腿是不对的,但是既然抱了,那就一不做二不休继续抱着,随随便便就放开,岂非始乱终弃。

只是,一回头,不过转瞬之间便忘记始乱终弃为何物了,不自觉的就将手松开了,呆愣愣的瞅着突然凑到面前的那张清雅俊秀的面孔。此人称得上是眉目如画,唇若涂丹,可是美则美矣,这张面孔怎么看起来有几分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一般呢。那张脸的主人毫不理会她的痴呆样,笑的极为和善,柔声道:“鸳儿,你到底在做什么?”说着伸手将她额前的乱发轻轻掠到耳后,又摸了摸她身上的衣服,越发笑的甜美,声音也越发的柔和了:“呦,还下水了。”

她战战兢兢的说道:“你,你,你,大哥,你认错人了!”眼前这少年明明温情无限,纯洁无害,可是她怎么看见一股黑紫色的烈焰正从他头顶升起呢?她下意识的退后几步,赶紧回身找大腿抱,却抱了个空。赵政好不容易才获得自由,哪能够再让她得逞,慌忙伸手将她的身子转过去,肯定的说道“怎么会认错,你看,你们两个长的那么像。”

这句话倒是提醒了她,再次看向那个少年,发现他果真与自己长的有些像,怪不得觉得他面熟。只不过,这人要比自家更为眉目如画些,更为唇若涂丹些,更为清雅俊秀些。忽然,她一个激灵,刚才拿来作比较的是穿越前的相貌,而不是现在的相貌,如此说来,莫非自家现今的相貌与以前一样?还有,这少年唤自己鸳儿,难道竟连名字也一样?

俊秀少年长长叹了口气,面上忽然现出一丝沉痛的神色来,仰天长叹道:“确实认错了。”

漓鸳大大松了口气,一口气还没松完,少年指着另外一个年长些的少年,道:“我是二哥,他才是大哥。”

她登时无语狂汗,回头看了看一直被忽视的另一位少年。这兄弟俩长的有些像,不过哥哥不如弟弟这般美貌,眉宇之间多了一丝英气。

事到如今,她大体上理清了,眼前这两个从天而降的少年是自家穿越后的家人,甚好,甚好!这比原本以为的流浪儿身份要好上千倍万倍。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二哥似乎对大哥有成见,一直都不怎样爱搭理大哥。兄弟俩八成是在闹矛盾,或许他刚才那番浓烈烈的怒火本就是冲着大哥发的,与她无关。既然与她无关就好,甚好,甚好。

二哥面上又恢复了和善,看着赵政道:“今日谢谢你了,谢谢你一直陪着我妹妹。”

漓鸳心直口快,道:“他似乎不是在陪我,而是救了我。”

“救?”二哥面色惊疑不定,问:“如何救?”

具体情况是怎样的,她也不甚清楚,只能够发挥想象,道:“我好像是落水了,然后……”

赵政打断她的话,道:“你不是好像落水,而是真的落水了。我们在湖边玩的时候,看见你站在湖水里,不知道怎么的就倒下去了。幸亏水不深,很容易就救到你了。”

赵政说的风轻云淡,听的人却是胆战心惊,二哥眉头皱的死紧,回头狠狠瞪了大哥一眼,大哥则骇然色变,汗如雨下。她瞅着这气氛不对,正想着插科打诨缓和缓和,忽觉得鼻子一酸,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二哥倏忽色变,慌忙脱下外衣披在她身上,而后对着赵政深深做了一揖,正色道:“请问先生尊姓大名,家住何处,赵凌赋日后定当登门致谢。”

赵政头一昂,豪迈的说道:“不用了!区区小事何足挂齿!既然你们兄妹相遇,我就该家去了!”说着,回身便走。走了几步忽然回过头来,警惕的瞅了一眼漓鸳,陡然加速,飞一般的去了。

赵凌赋见对方不肯接受恩惠,也不勉强,蹲下身抱起漓鸳,跃上马背,快马加鞭疾驰而去。

大哥在后面一边追,一边喊道:“二弟,不管你信与不信,今日我真是不知道怎么就丢下三妹一个人在湖边了!”

穿越之丫鬟独宠记 》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穿越之丫鬟独宠记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蛇宝宝之妈咪闪闪惹人爱16章

    原标题:蛇宝宝之妈咪闪闪惹人爱16章小说名称:蛇宝宝之妈咪闪闪惹人爱第16章成功扳倒慕景铄“父皇,母后,儿臣有要事要与父皇母后相商。”慕景安一把推开了拦着他的前门守卫,直接闯入了大殿。蛇王的眉头皱地紧紧的,似是很不满慕景安的这种行为。“景安,你父皇和丞相大人有要事相商,不许任何人进来,你作为妖界的二皇子怎可这般无礼!”洛文桦冷着脸训着慕景安道。一旁站着的老丞相也明显的不满意慕景安的这种行为,那老脸板地紧紧的,连个安也没有向慕景安请。不过,慕景安的心情似乎很不错,并不与老丞相计较这些。“景安,你擅

  • 透视小神棍16章

    原标题:透视小神棍16章书名:透视小神棍第16章姜家的实力“小洁,你怎么不走?”闺密于雪萌发现了王洁的异常表现。“你不会以为那个小子还能真像他说的一会回来?别傻了,小洁,刚才的情况你又不是没看到。咱们快离开这吧,出去以后再让我家李超帮着想办法。”于雪萌嘴上这么说,只是想劝闺蜜快点离开这里,她已经一分钟都不想在这待下去了。王洁犹豫了片刻,还是决定先离开这里再做打算。结果几个人刚出包间门口就看到丁阳好端端的现在他们面前。“丁阳你没事吧?虎哥没把你怎么样吧?”王洁不可思议的看着丁阳,难道真的奇迹发生了

  • 重生之超级美女帝国16章

    原标题:重生之超级美女帝国16章小说名:重生之超级美女帝国第16章猥琐乘客谣言对于肖飞来说,没什么影响。反而给他增添了神秘光环。校花唉,那可不是说泡就能泡上的。校草木子凯愣是追了江菲儿一年多,连手都没牵过。肖飞得意了,只是王瑶好像受到了伤害。前面,王瑶孤零零的身影显得有些萧瑟。就像此刻的天色,阴沉沉的,让人感到压抑。“好像要下雨了……你先回吧。”肖飞抬头看了看天,对胖子说道。胖子看了一眼前面王瑶的身影,标志性的奸笑在肖飞耳边响起,“嘿嘿,你小子悠着点,一天两场战斗,小心身体……”“滚蛋!”肖飞一

  • 绝世小神医16章

    原标题:绝世小神医16章小说名称:绝世小神医第16章笑里藏刀李忠奎突然神色一变,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挺身而起,指着刘黎明吼道:“敬酒不吃吃罚酒你,刘黎明,你给我听好,今天三万块钱西药,你要也得要,不要还得要,秦少马上就到!”既然撕破脸,刘黎明也不客气,冷冷的喝道:“今天就是天王老子来,我刘黎明也不要!”“滴,滴……”几声喇叭过后,一辆货车缓缓的停到了卫生所正门口。“你他娘的给我嘚瑟,天王老子来了!”骂完,李忠奎斜视了一眼刘黎明,看看外面的货车,慌忙出去迎接。刘黎明头也不回,不用看,一定是秦少天来送

  • 饿狼老公宠太深16章

    原标题:饿狼老公宠太深16章小说:饿狼老公宠太深第16章被下药了被张总抓住的手腕让苏以颜觉得好像有蛇滑过一般的恶心,她抗拒的说道:“谢谢张总,不用了……”说着,就要抽回手,结果这时候,包厢的门被打开了。苏以颜下意识的看了过去,看清楚了门口站着的两个人之后,她瞳孔猛地一缩。温子泽和苏云裳。这两个人怎么会在这里。显然,他们看到苏以颜也很惊讶。“姐姐怎么会在这里?”苏云裳惊讶的睁大了眼睛。温子泽紧紧的抿着唇,此时苏以颜脸色酡红,和四年前相比,她的五官长开了,变得越发的精致,眉间含着一点风情。温子泽一时

  • 大婚晚成:你擒我不愿16章

    原标题:大婚晚成:你擒我不愿16章书名:大婚晚成:你擒我不愿第16章他的残忍比情深她将唐煜谦正在给自己按摩的那只腿往回一收,在对方略显有几分错愕的眼神中,秦思虞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满带讽刺的说:“这点小事怎么能够劳烦你唐总来动手,你应该关心的是怎么让我丢脸,让我抬不起头来才是!”唐煜谦听到这话,感觉自己一肚子的好心好像全部都被人给辜负了,布满红血色的眼睛瞪着她。一夜未睡,早上从包厢里出来,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根神经错乱了,眼巴巴的就开车回来了。上楼推开卧室的门,看到她在睡觉,一双腿都放在床沿外面

  • 无敌小医仙16章

    原标题:无敌小医仙16章书名:无敌小医仙第16章傻眼的田老板田国华的生意在整个农贸市场都是属一属二,店铺的流水资金不少,二百万咬咬牙还是拿得出来。此时一心全钻进了钱眼里的田国华,这是吃定了谭宝儿必须买金钱龟替爷爷治病,又自以为揪住了王大耀的话头,用话挤兑着王大耀就范。三言两语间,直接透过手机,当面就给王大耀转账了二百万。“哈!二百万到账,金钱龟现在是我的啦!”“恭喜你了,田老板!”“哈,同喜同喜,老乡你这趟也赚了不少,你这人够爷们,不贪心,知道见好就收,你这个朋友我交定啦!以后山上还有什么好货,

  • 残王傻妃:代嫁神医七小姐16章

    原标题:残王傻妃:代嫁神医七小姐16章小说书名:残王傻妃:代嫁神医七小姐第16章病毒和白细胞当然,趁着喂药占便宜的事,叶琉璃是不敢说的,这种荤笑话在现代开开还行,放在古代,搞不好被浸猪笼。床上的男子渐渐平静,也不知是药物的原因,还是得到了安抚,刚刚还苍白的面颊渐渐有了红晕。叶琉璃上前,伸手摸了下男人滚烫的额头,皱了皱眉。“你们都出去,房间内需要新鲜空气,何况人多房间热,都别挤着,出去。”一伸手,对着房内一众下人道。这种话,从前叶琉璃经常说,因为病房里经常挤满病患家属,家属多不仅会造成室内空气不流

  • 深宠禁区:亿万总裁强势爱16章

    原标题:深宠禁区:亿万总裁强势爱16章书名:深宠禁区:亿万总裁强势爱第16章从今天起,你是我的舒喻,似乎还怀了孕。一个不可思议,大胆,又有些荒诞的想法涌上心头。这个想法涌上脑海的时候,萧释那冰冷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松动。他拿出手机,拨通了叶容源的电话。叶容源那边哆哆嗦嗦地接通。“那个……萧释你听我解释,我就是为了记录数据……”“叶容源,你说过,舒喻肚子里有个三个月大的孩子。你能不能找到那孩子的DNA?”萧释冷冷地打断叶容源的话。电话那头微微一愣。“能。不过,你要这干什么?”“将那孩子的DNA,跟我

  • 我的绝美女房东16章

    原标题:我的绝美女房东16章小说书名:我的绝美女房东第16章中药店风波晚上,木青玄躺在床上,用一缕神魂来练习着运转丹田内的真气,他修炼的事情,没有告诉傅三娘,第一怕被骂神经病。第二,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坐在吧台里的傅三娘,手里握着银行卡,心中有一点小小的兴奋,刚才他用手机查了一下,里面真的有一百万,只是她想把卡还给木青玄时,被拒绝了。这点钱,在木青玄的眼中,和没有一样,他有挣钱的办法,而且还是挣快钱。“这个钱,姐姐帮你保管一下!以后你的一日三餐就从里面扣”傅三娘兴奋的说道。“嗯!”躺在钢丝床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