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穿越之丫鬟独宠记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 21:24:4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穿越之丫鬟独宠记

第1章 没有天理的穿越1

空气中那股熟悉的血腥气味渐渐弥散开来,在鼻端徘徊久久不去。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漓鸳被这气味烦扰得不堪忍受,缓缓的立起身来。原以为自己醒过来了,飘飘然游荡半日,方才发觉,她悬在虚空,而他却依旧屹立下界。不过一梦之间,斯人已成海市蜃楼,与她分隔阴阳两端,这距离看似触手可及,却已远在天边。

彼处漫天莹白浓絮,玉雪染就万里江山,此处却是彤云密布,半天妖艳血红。她泪落纷纷,恍惚间抬起迷梦泪眼去瞧,眼前似下了一场血雨,嫣红的颗粒串成了玛瑙的珠帘。透过这波动妖冶的帘幕间隙只隐隐约约的瞅得见他那模糊飘渺的背影,且越来越是飘渺。她伸手抹了一把,想要将这遮蔽眼帘的珠子抹去,只是这帘幕却如万丈崖壁间的飞流,不断不去不灭。来自haohaoyun.com努力好久仍旧无功,她不禁暗叹一声,看不清也罢,他的容颜早已深深刻入心中,就算这双眼睛再也看不见,再过上个千万年,那影像也绝然不会烟灭。

与他的相遇不过就是梦幻一场,她一直心甘情愿的做着这场梦,从未想过期限,一心希望能够陪他永远走下去。不料这梦却醒在最该繁华之际,亦醒在最为牵肠挂肚之时。低头凝视着夜幕下,晶莹玉雪将那二人青丝生生染作浓霜模样,忽然便想起当初他说的那句话来: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只是此刻,她能够做的也不过是默默祈祷,若有来生,来生再见!既然能腾挪数个春秋,于人海茫茫之中,来到他的身边,来生再见或许亦不为难事。

半空中忽然传来一声轻叹,有人朗声说道:“在你走之前,可以许下一个愿望。”

她惊惶抬头,天色如水墨泼过的残阳,在那浓黑血红搅缠的云层之中忽然绽出一道金光,那金光轻轻下落,渐渐聚拢作一朵莲花,飘至她掌心。

她不甘心,与他的缘分便要终结在这转瞬之间。版权haohaoyun.com回首再看,他抱着怀中女子漫无目的的走在尘世间,就那样走下去,眼前的道路将至尽头,他却毫无所查。忽然,他身子摇晃了几下,颓然坐倒在雪地上,却还不忘将那女子紧紧搂住,仿似在轻哄婴孩入眠一般,小心翼翼,轻声呢喃。虽然那声音细若蚊蚋,轻若浮云,只是那句话她还是听得清楚。

“鸳儿,我教你唱一首歌,唱完你就要醒来。”

她心中大恸,想要哭却发觉已然无泪,苦苦喘息了半晌,方才勉强支撑住。愤然看向那朵莲花,凄声喊出:“上苍为何要将这样一幅悲凉的场景呈现在我眼前?”

无人应答,空中那人冷然道:“快些许愿,莫要到金莲凋谢之际。”

掌中金莲光华盛极,俄顷边缘处露出斑白枯败,凋谢之态已然呈现。穿越之丫鬟独宠记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她哽咽不止难以成言,忍住锥心的剧痛,颤声道:“我的愿望是,让他从此忘记我。”

话未说完,金莲已化作枯絮一般,飞灰湮灭,半空中闻得一声叹息。她不晓得愿望会实现还是如金莲一般消散,此时此刻已没有多余的心力去想,回头看了最后一眼,转身黯然离去。

至死都不愿意离开的人,最后一刻,她竟然许下这样的愿望。满心的期盼,最后一眼,看见的亦不过他的一个背影。

爱,如此华丽,如此悲凉。

二十六年前。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落水的前一刻,漓鸳只赶得及仓惶大叫了一声。

“师父,救命!”

湖面上一片寂静,她又叫了一声,只是这一叫什么声音都没发出来,吸了满口水,随后冰凉的湖水便接二连三的灌了进来。她本是会水的,但今日仓促落水,之前没有做任何准备活动,一入水便腿脚抽筋水草缠身,无论如何都使不出力气来。她胸闷的无法承受,两眼如同死鱼眼一般翻了好几个来回,心内哀叹不已。苍天,难道今日竟要葬身于此?

就在这绝望之际,钟离魅的声音自河水上方隐隐约约的传来。

“鸳儿,可是叫我?为师来了!”

师父救我!她心急如焚,却喊不出来,只能够两脚两手胡乱踢蹬,胡乱招摇。钟离魅走近前来蹲下身,笑盈盈的看着就快窒息而亡的她,慢条斯理的说道:“乖徒儿,为师就是来救你的!来,抓住我的胡子。穿越之丫鬟独宠记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说着便将胡子甩进了水中。

她被水淹的意识朦胧,见有东西落水,奔命一般伸手就去抓。只是,一抓一个空,再抓还是一个空。她毫不气馁,奋力去抓,那物事终于是抓到手了,她紧跟着往上一跃,就这么一使力,那物事便毫无保留的断了。她哀嚎一声,再也没了力气,急剧滑入水底。

她在这人世间最后一刻所见到的风景便是,在漫无边际的莲花之中钟离魅那张笑的奸诈的老脸,他一边理着剩下的胡子,一边无奈的对她说:“乖徒儿,为师已经尽力了。”继而满脸痛色的掬起自己那一把山羊须,叹道:“唉,可惜了,好不容易才长那么长。”

那一刻,她恨极、悔极,咬牙切齿的发誓:若有来生,能够再见到此人,定要一根一根拔光他的胡子!

她在黑暗中昏迷,亦在黑暗中醒来,只是昏迷时很彻底,醒来时却很茫然。因为,眼前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见,她实在不知道这能不能够称之为醒。

她试着动一下,却忽然感觉头晕的厉害,全身的血液直往脑壳上冲。记得刚上邙山那一年,奸诈阴险又小气的钟离魅饿了她三天三夜,而后用一块奶油蛋糕将她引诱到后山,趁她眼冒绿光,口水横流之际,在她脚上下了套子,而后头朝下提到了半空中,在茂密的丛林间荡过来荡过去达数个时辰之久,当时那种感觉大抵如此。由此她认定,自家目前这种境况,必然是钟离魅作的祟。她对此人的仇恨已成习惯,第若干次咬牙切齿的想,杀人诛心者,赵漓鸳也!被杀被诛者,钟离魅也!然而本次她却没有沉浸在仇恨之中很久,因为新的状况接踵而来,幻听出现了。往常周遭皆是寂静无声,此一刻却是很嘈杂,称得上是人声鼎沸。她凝神细听,听到如下若干句话。

第一人兴奋的大喊:“完了完了!水吐完了,彻底吐完了!”

第二人问:“你怎么知道她水已经吐完了?”

先前那人答道:“因为她开始吐泡沫了!哇!好多好多的泡沫,还是白的!”

第三人不屑的哼了一声,道:“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你没见过泡沫吗?你没见过白色的泡沫吗?”

第二人道:“我好奇的当然不是这个,我奇怪的是她是如何将这些泡沫吃到肚子里的!”

第三人沉吟半晌,道:“我也很好奇!”

紧接着陆陆续续响起若干个声音:“我也很好奇!”“我们都很好奇!”

人群里有一个极为深沉的声音道:“我虽然也很好奇,但是我觉得如果就这么让她吐下去怕是有些不妥。”

一阵静默之后。

“我也觉得有些不妥!”

“我们都觉得有些不妥!”

第2章 没有天理的穿越2

然后,漓鸳觉得无数双手摸上了自己的身体,拖的拖,拽的拽,一阵忙活。登时,她的心灵那叫一个颤抖,倒霉催的,不仅幻听还出现幻觉了。然则那一阵拖拉拽消失之后,她的头晕症状慢慢消失,血液也不倒流了,除了眼前一片黑暗而外,基本上与以往一样了。只是,幻听症状仍旧还在。她再次凝神细听。

人甲道:“死了没?”伴随着这句话,她觉得一个细细又硬邦邦的东西有力的戳着自家的左胳膊。

人乙伸手摸到她的胸口,道:“没有心跳了。”

人丙伸手捏着她的手腕,道:“没有脉搏了。”

人丁伸手放置她的鼻翼处,道:“没有气息了。”

人戊伸手摸了摸她的面颊,道:“没有体温了。”

人甲暴跳如雷道:“我是问你们死没死,怎么那么多废话?”伴随着这句话,她觉得一个细细又硬邦邦的东西不停的戳着自家的左胳膊。

人乙丙丁戊齐声道:“我们没死!”

人甲叹了口气,无可奈何道:“各位仁兄,我是问你们,方才被我们从河水之中救上来,现如今躺在地上的这位大妹子死没死。”伴随着这句好长的话,她觉得那个细细又硬邦邦的东西又开始缓缓的戳着自家的左胳膊了。

人乙丙丁戊恍然大悟,齐声道:“死了!”

人甲不可置信的说道:“怎么可能?没有差错呀,上个月我家的那头小猪仔不幸落水,阿娘就是将猪仔倒挂在树上,后来小猪仔将腹中的水吐出来也就活了。”伴随着这句好长的话,她觉得那个细细又硬邦邦的东西又开始有力且不停的戳着自家的左胳膊了。她暗中叹了口气,兄台,拜托,就算是幻觉,能不能换一只戳戳。

人乙道:“没错,上上个月我家的那只小花猫落水后也是用的此法。”说到此,人乙忽然想到了什么,推了人丙一把,道:“嗨,你家上上上个月有一条狗不是也这么救回来的么。”

人丙稍稍犹豫了一下,道:“其实,我家那条狗的救治之法不光如此,还多了一条人工呼吸。”

众人惊诧齐声问:“何为人工呼吸?”

人丙道:“就是将一只强壮的狗的狗嘴掰开对着落水狗没命的吹气,吹着吹着,就吹出气来了。”

人戊拍手喜道:“太好了!我家的阿黄很是强壮,我现在就去牵过来!”

众人皆催促他:“快去,快去!”

俄顷,传来几声狗叫,人戊欢快的道:“我回来啦!阿黄,乖,张嘴!”

人甲忽然道:“稍安勿躁!你们看,大妹子的嘴还未张开,怕是很不妥。”一边听着这句话,她一边在心中默默祈祷,换一只,换一只,请千万要换一只。结果这一回,那个细细又硬邦邦的东西转性了,哪一只都没戳。她顿时松了口气,我佛慈悲,幻觉终于消失了。既然幻觉消失,幻听估计也快了,不久之后,便可以重见光明了,她耐心的等待着。只是,那幻听之感忒顽强,仍在不屈不挠的保持着。没办法,她只好凝神细听。其实,已经用不着凝神了,随便听听就能听见。

众人附和道:“确实很是不妥,要想个办法让大妹子开口。”

“嘿嘿嘿,我这里有剪子。”

“嘻嘻嘻,我这里有铲子!”

“哈哈哈,我这里有菜刀!”

“咯咯咯,我这里有……”

听到这里,漓鸳再也无法不做出反应了,在夹杂着阵阵让人毛骨悚然的怪笑声中,忽然便有无数个冷冰冰的物什触上了她的面颊,她骇出一身冷汗,猛的睁开眼来。但见黝黑昏暗的光影之下,潮涌过数张狰狞的面孔。登时她的那颗小心肝颤的那个疯狂,下意识的抱头大吼道:“妈咪妈咪哄!恶灵退散!”

随着这一声吼,世界立时清净了,偶尔拂过耳畔的唯有风声水声鸟鸣声。她暗暗松了口气,缓缓睁开眼来。这一睁眼,她又是一声惊叫,颤巍巍的指着近在咫尺的那些个手持各种器械的一群小屁孩,道:“你,你,你们要干什么?”她警惕万分的瞅着对面,恶灵哪里是这么好退散的,如今得要擦亮眼睛,千万不可受其外表迷惑,将其当做人类。试想,眼前这一群如果不是恶灵化形的,做什么都穿着奇装异服呢?只是一下子面对这么多恶灵,让她这从未见过恶灵的人情何以堪。

恶灵们被她这一问,问的都呆怔了,半晌无语,只是眼冒绿光的死死盯着她。只有在人群之中局促不安穿过来穿过去的一条大黄狗冲着她分外落寞的嗷了两声,似是受了无限委屈一般。

不知道是谁哎呦了一声,恶灵们逐渐逐渐的回过神来,纷纷放下手中器械,欢声雷动:“活了!活了!赵政,你真是了不起!”众人乱哄哄的簇拥着一个小男孩来到面前,饶是她这般在钟离魅手下经受过惊涛骇浪的人物也给吓坏了,颤巍巍的指着那群人,忙不迭的道:“妈咪妈咪哄!恶灵退散!退散!退散!退散!散!散!散!”

可惜,这群人却是再也不退散了,神气活现的在她面前杵着。其中一个脸上沾了块泥巴的小男孩回头对那众星捧月的小男孩说道:“赵政,这人怕是有精神病!你有没有听明白她在说什么?”

赵政挥了挥手,示意众人安静下来,侧耳倾听了一会儿,很是笃定的说道:“她说的是妈咪妈咪哄!恶灵退散!退散!退散!退散!散!散!散!”

赵政旁边的一个光屁股小男孩死死盯着她,一双大大的黑眼睛里满是恐怖,结结巴巴的道:“我看不像是神经病,十有八九,十有八九,是,是。”是了一长窜之后,终于鼓足了勇气,吐出来一句话:“十有八九是诈尸!”见同伙们有些半信半疑,瞪圆了两眼,阴阳怪气的补充了一句:“试问,你们见过吐出那么多泡沫的人类吗?”

众人登时发出一阵倒吸气声,他们瞅着漓鸳那张发青的脸庞,不住在空中乱挥的两只手,越瞧越是恐怖,也不知道是谁起的头,只听见纷乱的一阵“救命呀!”的喊声响起,众人四散逃命去了。漓鸳以为是自家的咒语起作用了,这群恶灵害怕了,登时得意非凡,跟在人家屁股后面就追,一边跑一边大喊:“站住,纳命来!”

那些小屁孩见传说中的僵尸追过来了,唬的魂飞魄散,哭爹喊娘,逃的更快。就在这个当口,她忽然觉出浑身上下的寒意一阵一阵的侵袭而来,脚步一顿,响亮的打了个喷嚏。就因为这一个喷嚏使得她暂时性失去了判断方向的能力,一头撞到了一个人的身上。

“哎呦!”她被那人撞的一屁股跌在了地上,因着这一撞,她发现了一个超级恐怖的事实。竟然武功全失,而且体力不支,精神也不济了。想当年,也曾路见不平过,追着一个小毛贼跑遍了大街小巷,那样的风采再也无法依旧了么?她不相信!她怎能相信!于是,坐在地上凝神提气,再凝神提气,再再凝神提气。结果,还是武功全失,体力不支,精神不济,再无往日风采。她愤怒的挥舞着小胳膊,使足力气踢蹬着小腿。

第3章 没有天理的穿越3

小胳膊!小腿!她呼吸猛的一滞,胆战心惊的看向自己的四肢与躯干。神嗳,这一看,差点就要崩溃。自家到底是何时,又是如何缩的水,先前那个苗条性感迷人妖娆妩媚风情万种的娇躯到哪里去了?她愤恨的举起小拳头,狠狠的捶着地面。殊不知,她这举动将面前的小男孩,也就是方才她撞到的那个人给吓了一跳。在漓鸳手抬起来的同时,他快速的向后退出了好几步,一直拿于手中的一根小树枝脱手而出,他慌忙蹲下捡起来紧紧攥住,既警惕又兴奋的盯着她在那里捶地。

漓鸳听到动静,方才想起来自家是被人撞倒的,登时眼露凶光,恶狠狠的抬起头来看向撞倒自家的那个祸首。那是怎样的一个人呐?

距离她五步之遥,蹲着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衣衫不整,披头散发,满头大汗,就连头发稍上都滴着水,一张小脸上左一块泥污,右一块污泥,实在看不出庐山正面目,唯一有特色的便是那一双炯炯有神的葡萄眼,此刻正灼灼的直视着自家。不过虽说是直视,可那目光里却又好似带了些惧怕,从中所透露出来的意思便是想要接近又不敢太接近。

她心中有一丝疑惑,眼前这个小屁孩虽然头发长了些,衣服怪了些,但是,怎么看都不失为一个人类。最起码比起当年的闹钟兄来说,要生动活泼的多。试想,男孩子怎么能够像闹钟兄那样油头粉面,发质光滑的能叫苍蝇闪了腰呢?她觉得对面这个孩子很对她的胃口,不由得便生出几分亲切感来。然则,恶灵不可貌相,绝对不能够因为对面这一个像人就将其真的当做人。她深刻的明白,在这个恶灵遍地走的恶劣环境中,作为一个人类当要具有一颗十二万分警惕感的警惕之心。

忽然,她眸子闪了闪,只见那个男孩子站了起来,两手死死攥着一根小木棍子,蹑手蹑脚的朝她走过来。他这是要做什么?她迅速的勘察了一下地形,前方是茂密葱郁的树林,后方则是一个碧波荡漾的湖泊,若他是人类便罢,若是恶灵。她又两边来回望了望,最终叹了口气,逃生无望,唯有退散。

说时迟,那时快,小男孩已经走至她面前,伸出小木棍捅了捅她的左胳膊,她想都没想,脱口而出:“拜托,你难道就不能换只胳膊吗?”

“好的!”小男孩迅速转到她右边去,一棍子就戳了过来。

她登时一头黑线,狮子吼道:“叫你换你就换,能不能不要这么听话?”

小男孩被她吓的大叫一声,当场丢了树枝飞快钻进了树林中,瞬间消失。她抚着心口,松了口气,终于走了。然而,片刻之后那小男孩去而复返,背后绑了数根木棍子,手中还挥舞着一根比方才更为粗实的,在她面前呼呼哈的耍弄了一番过后,雄赳赳气昂昂的立在她面前,直视了她好一会儿,气势忽然矮下去好多,拄着棍子小心翼翼的问:“喂,那个,你真是僵尸吗?”

她甚是无语,没好气的道:“那个,你是恶灵吗?”

他摇了摇头,很是诚挚的说道:“我不叫恶灵,我叫赵政!你是谁?我从来都没见过你。”

她看了看自家的小小身体,很有些犹豫,期期艾艾道:“我,大概,大概叫做,反正我不叫僵尸!”

赵政丢了棍子,很是不甘的道:“太失望了,太失望了,原来你不是僵尸。”一边说着,一边很是不情不愿的卸下了一身的棍子,走到湖边捧起水来,洗脸去了。

她再次无语。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大脑到此彻底的清醒了,她终究意识到赵政一伙不是恶灵了。

赵政洗完脸后,走到她旁边,说:“天不早了,我要家去了,你也快些家去吧。”说完,抬脚便走。

“喂!你等等!”她猛的一跃,本想将赵政拽到面前来,可是今时不同往日,只揪住了人家的衣角。

赵政回头,不解的问:“做什么?”一抬眼却被她两眸子油油绿光吓了一跳,下意识的退后一步,颤声道:“你要做什么?”

她三两步跨到他面前,不由分说一把抓住他的前襟,笑嘻嘻地道:“不要挣扎,让姐看看。”

赵政死命往回拽自己的前襟,边拽边惊恐的说道:“看什么看,你这小屁孩,是哪个的姐?我凭什么不挣扎?”

她强势的答道:“挣扎我也要看,还不如不挣扎!”说着,两眼灼灼,死死盯着人家猛看。惊艳呀,委实惊艳,她看的是心花怒放。

那一年,初遇他,顿觉遍野花开。

他虽然一身粗衣布服,却是掩不住那绝世的容颜。真是没想到,荒山野岭之中还能够开出这么一朵娇花。只是这朵花细细看来,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却是有些冷漠的气质在里头。

赵政被她看的浑身发毛,终于忍受不住,伸手点上她的额头,面无表情的道:“花痴,醒醒吧!”见她仍旧两眼发直的盯着自己,不禁皱了皱眉头,抚额叹道:“阿娘说的一点都没错,你们赵国果真盛产花痴。”

她虽然在花痴着,但是由于花痴对象级别乃是纯欣赏的层次,是以大脑还是清醒着的,敏锐的捕捉到了发言人话语之中的关键词,当下诧异的问道:“啥,赵国?”见赵政理都不理她,抬脚便走,慌忙拦住他,急切的问道:“什么赵国?”突然觉得这个问题太愚蠢,连忙换了一个:“当今世上,除去赵国还有什么国?请恕小女子孤陋寡闻,恳请赵先生告知一二。”

夕阳下,赵政面朝半天华彩肃然而立,目光幽深直视远山,俨然一副道貌岸然的夫子相,老气横秋的道:“我娘说了,还有秦国、楚国、韩国、燕国、魏国、齐国。加上你们赵国,一共七个。”

闻言,她虽然心灵颤抖个不止,但是敏锐度不减方才,再次捕捉到了发言人话语之中的关键词,即刻问道:“什么叫做你们赵国,难道赵先生您不是我国人么?”

“我。”赵政回头冲着西北方一指,傲然道:“我的国家在那边,很远。”

西北的方向?难道是秦国?这也没什么奇怪的,七国之间互通婚姻实属正常,他一个秦国人来咱们赵国串串门子,走走亲戚,人之常情。不过,一般人谈到自己的祖国不是都应该义气风发,豪情满怀吗?怎么这赵政要说的如此隐晦曲折呢?管他去了,别人的国事她管不了,也不想管,当务之急是要确定自家身处何时何地。他既然疑似秦国人,那就问一些与秦国相关的事情吧。她略略思索了一番,斟酌了一下词句,道:“请问赵先生,秦国的都城是不是咸阳?”

赵政点了点头。

“那,那秦国是不是有过商鞅变法?”

赵政又点了点头,面上露出得意之色,看着她说道:“这个我听我娘说过,不过那已经是好多年前的事情了,现在的秦国……”

现在的秦国怎么样?她眼巴巴的等着。可是,赵政却不说了,紧紧抿着嘴唇,憧憬敬仰之情没有大变,只是面上慢慢的现出一丝悲愤来。

第4章 免费做了小白鼠

她实在搞不懂赵政为何要悲愤,最应该悲愤的人是她。她陡然记起,传说邙山派有一门秘技可以实现穿越时空。只是传说也只是传说,邙山派研究穿越之法的前辈高人们前仆后继,然而却没有成功的案例。钟离魅曾于她面前豪言壮语若干次,此生定然要将传说变为现实,当初她听了只当是笑话。在她看来,若是钟离魅那种智商的能够将此法给研究出来,除非铁树开花水倒流,没想到那厮还真有能耐,而今她终于穿了。

终于明白,方才那厮竟是在拿她做实验,天真纯洁善良如她竟然免费做了小白鼠,不禁悲从中来,然则想要嚎啕却哭不出来,只因她的内心深处正在火山爆发,能喷出来的只有火。自家竟然成全了那厮,为其一生的传奇性添砖加瓦。这一点,实在不能容忍。然而,最最不能够容忍的是,放着历史上那么多繁华和平的年代不穿,怎么就穿到这个战乱四起的战国时代来。其实,穿越到战乱年代也未尝不可,可是为什么不让她穿越到北齐去呢?一直都深深憧憬向往着洛阳假面之舞,曾于无数个月黑风高之夜幻想与高君相会的场面,也在梦中梦过几次。若说缘分,他们两个难道还不算吗?可是,以下,她悲愤的省略了十万字。

她的人生呀!顿时觉得周身腾腾升起一大片黑气,日月黯淡,山川失色,唯有在那黑雾缭绕之中静静摆放着的一排溜茶几,异常清晰。

等她回神之后发觉赵政已经在十步开外,只留给她一个冷酷的背影。看着那个逐渐远去,马上就要隐入丛林的背影,她不禁心惊胆寒。这个破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倘若赵政就此走了,那就只剩下她一个了。回望西天,似血残阳逐渐淡去,一林幽暗,草木惊风,时不时的还夹杂有不明生物的怪叫。眼前那绵延不尽,看不到头的密林之中,不知道有熊没有,有蛇没有,有狼虫虎豹没有,真是越想越害怕。说时迟,那时快,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她以自家看不清的速度嗖的一下便窜到赵政身边,死死抱住他的大腿,干嚎道:“赵大哥,政政哥,阿政哥,你可千万不要抛下我呀。”

赵政想不到她会来这遭,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是本能的想要摆脱束缚。可是,缠他之人太过顽强,岂是他想要摆脱便能摆脱的。登时一张小脸憋的通红,又气又恼,正在窘困之时,忽然听得一阵马蹄声,一个温和的声音跟着便传了过来:“鸳儿,你在干什么?”

与此同时,一个略带责备的声音也传了过来:“三妹,光天化日之下,你怎么与一个陌生男子拉拉扯扯!”

赵政看着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两个人,心底涌起一阵浓郁的悲哀,痛心疾首的说道:“糟糕了,糟糕了!让人看见我与一个陌生女子拉拉扯扯了!快些放手,快些放手!”尾音带上了一丝哭腔。

漓鸳被震撼到了,脖子僵硬的转过去,当然赵政的大腿还在手中,虽然她也知道随随便便抱一个陌生男孩子的大腿是不对的,但是既然抱了,那就一不做二不休继续抱着,随随便便就放开,岂非始乱终弃。

只是,一回头,不过转瞬之间便忘记始乱终弃为何物了,不自觉的就将手松开了,呆愣愣的瞅着突然凑到面前的那张清雅俊秀的面孔。此人称得上是眉目如画,唇若涂丹,可是美则美矣,这张面孔怎么看起来有几分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一般呢。那张脸的主人毫不理会她的痴呆样,笑的极为和善,柔声道:“鸳儿,你到底在做什么?”说着伸手将她额前的乱发轻轻掠到耳后,又摸了摸她身上的衣服,越发笑的甜美,声音也越发的柔和了:“呦,还下水了。”

她战战兢兢的说道:“你,你,你,大哥,你认错人了!”眼前这少年明明温情无限,纯洁无害,可是她怎么看见一股黑紫色的烈焰正从他头顶升起呢?她下意识的退后几步,赶紧回身找大腿抱,却抱了个空。赵政好不容易才获得自由,哪能够再让她得逞,慌忙伸手将她的身子转过去,肯定的说道“怎么会认错,你看,你们两个长的那么像。”

这句话倒是提醒了她,再次看向那个少年,发现他果真与自己长的有些像,怪不得觉得他面熟。只不过,这人要比自家更为眉目如画些,更为唇若涂丹些,更为清雅俊秀些。忽然,她一个激灵,刚才拿来作比较的是穿越前的相貌,而不是现在的相貌,如此说来,莫非自家现今的相貌与以前一样?还有,这少年唤自己鸳儿,难道竟连名字也一样?

俊秀少年长长叹了口气,面上忽然现出一丝沉痛的神色来,仰天长叹道:“确实认错了。”

漓鸳大大松了口气,一口气还没松完,少年指着另外一个年长些的少年,道:“我是二哥,他才是大哥。”

她登时无语狂汗,回头看了看一直被忽视的另一位少年。这兄弟俩长的有些像,不过哥哥不如弟弟这般美貌,眉宇之间多了一丝英气。

事到如今,她大体上理清了,眼前这两个从天而降的少年是自家穿越后的家人,甚好,甚好!这比原本以为的流浪儿身份要好上千倍万倍。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二哥似乎对大哥有成见,一直都不怎样爱搭理大哥。兄弟俩八成是在闹矛盾,或许他刚才那番浓烈烈的怒火本就是冲着大哥发的,与她无关。既然与她无关就好,甚好,甚好。

二哥面上又恢复了和善,看着赵政道:“今日谢谢你了,谢谢你一直陪着我妹妹。”

漓鸳心直口快,道:“他似乎不是在陪我,而是救了我。”

“救?”二哥面色惊疑不定,问:“如何救?”

具体情况是怎样的,她也不甚清楚,只能够发挥想象,道:“我好像是落水了,然后……”

赵政打断她的话,道:“你不是好像落水,而是真的落水了。我们在湖边玩的时候,看见你站在湖水里,不知道怎么的就倒下去了。幸亏水不深,很容易就救到你了。”

赵政说的风轻云淡,听的人却是胆战心惊,二哥眉头皱的死紧,回头狠狠瞪了大哥一眼,大哥则骇然色变,汗如雨下。她瞅着这气氛不对,正想着插科打诨缓和缓和,忽觉得鼻子一酸,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二哥倏忽色变,慌忙脱下外衣披在她身上,而后对着赵政深深做了一揖,正色道:“请问先生尊姓大名,家住何处,赵凌赋日后定当登门致谢。”

赵政头一昂,豪迈的说道:“不用了!区区小事何足挂齿!既然你们兄妹相遇,我就该家去了!”说着,回身便走。走了几步忽然回过头来,警惕的瞅了一眼漓鸳,陡然加速,飞一般的去了。

赵凌赋见对方不肯接受恩惠,也不勉强,蹲下身抱起漓鸳,跃上马背,快马加鞭疾驰而去。

大哥在后面一边追,一边喊道:“二弟,不管你信与不信,今日我真是不知道怎么就丢下三妹一个人在湖边了!”

穿越之丫鬟独宠记 》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穿越之丫鬟独宠记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少爷,别闹! 少爷,别闹! 全文免费

    原标题:少爷,别闹!少爷,别闹!全文免费小说名:少爷,别闹!目录预览:第一章公主梦第二章奇怪的男子第三章江湖高僧第四章杀掉第一章公主梦司徒顾君是一个二十一世纪拥有着美好公主梦的女生,她每天做梦都想嫁给自己的白马王子,可是现实往往都是相反的,她喜欢的人好像并不喜欢她,而且司徒顾君还有一个更加强劲的对手。“咦?真是见鬼了!”司徒顾君本来应该是在学校里面休息的,可是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她就已经跑到外面来了,还是四周空旷旷的什么东西都没有,司徒顾君有些胆小,害怕在这个时候如果是冒出来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可就不

  • 女王养成记 女王养成记 全文免费

    原标题:女王养成记女王养成记全文免费小说书名:女王养成记目录预览:第一章莫大的荣宠第二章围猎第三章九星连珠第四章它的故事第一章莫大的荣宠日出前七刻。斋宫鸣太和钟,洛翔起驾至太峰坛,钟声便停止了,此刻鼓乐响起,大典正式开始。穿着朱红色龙袍的皇帝洛翔和白昭仪白露薇,便进入了太峰坛,走至最上层的皇天牌位前,上香,叩拜,而后对诸神行三跪九拜的礼仪。随行众臣看着露薇始终跟在洛翔一侧,随行祭天大礼,都惊愕的的合不拢嘴巴!这是什么情况?这是怎么回事?这个白昭仪,她不只是随王伴驾?她竟然和皇上一起行祭天大典?!

  • 位面供应商 位面供应商 全文免费

    原标题:位面供应商位面供应商全文免费小说名:位面供应商目录预览:第1章一夜变成穷光蛋第2章穿越了第3章异界美玉第4章价值连城第1章一夜变成穷光蛋石市,2016年10月24日。楚非刚刚从睡梦中醒来。此刻他正躺在那张足以容纳六个人的超级大床上发呆。在楚非的身边,正有两个身材妖娆的性感美女安静的睡着。这两个女孩年纪都很小,是楚非朋友所开娱乐公司刚刚签来的新人,是当做未来的偶像女性培养的。不过,就在昨天,楚非开着自己的跑车无聊兜风的时候,他遇到了那位朋友以及朋友身边跟着的这两个女孩。第一眼看去,楚非便被

  • 穿越之小主闯江湖 穿越之小主闯江湖 全文免费

    原标题:穿越之小主闯江湖穿越之小主闯江湖全文免费小说名称:穿越之小主闯江湖目录预览:第一章逃走计划第二章针锋相对第三章并非有意第四章早已经安排好第一章逃走计划春秋战国时期,七国并立,以秦国、齐国、楚国、赵国、魏国、韩国、燕国等七个国家主宰整个天下。如今,在秦国皇宫,一名身穿玉衣粉服,头带丝巾的宫女正小心翼翼地端着玉盘为秦王送食。今日阳光明媚,皇宫内青砖石雕如同铺上一层白色纱衣,温暖动人,宫女精致的面容在阳光照耀下分外迷人,她有一双灵动的眼眸,身材玲珑曼妙,肤若凝脂,眉目如画,若是其他人看见她必定

  • 惊世嫡女 惊世嫡女 全文免费

    原标题:惊世嫡女惊世嫡女全文免费小说:惊世嫡女目录预览:第一章至死不瞑目第二章善恶两面人第三章七皇子荆王第四章只有我能解第一章至死不瞑目董可菡跪在斩首台上,抬眼望天,已习惯黑暗的眼睛一碰触到刺眼的光芒,忍不住闭了闭眼。再睁开眼时,发现这一片蓝天,晴日当空,万里无云。“董可菡,你身为皇后本应母仪天下,却因嫉妒之心谋害亲妹、残害皇家子嗣,更丧心病狂到将知晓你真面目的皇太后推下荷塘,此后还勾结前朝余孽刺杀皇上!如此不仁不义不忠不孝之罪,你可认?”董振冷面相对,厉目中带着怒火滔天的杀意。不知道的还以为董

  • 尊王宠妻无度 尊王宠妻无度 全文免费

    原标题:尊王宠妻无度尊王宠妻无度全文免费小说:尊王宠妻无度目录预览:第一章暴打皇子第二章嫁入王府第三章踹出洞房第四章恶搞皇后第一章暴打皇子猛然睁眼,极目过处,雪白幔帐低垂逶迤,床前一道古旧兰石画屏堪堪阻隔了看向外间的视线。赵离心下茫然,这是怎么回事?正在她百思不得其解之际,房门推开,一个模样十三四岁的小丫头跑了进来。来人一身复古装扮,头梳双髻,一见她便扑身上来,喜极而泣:“小姐,你总算醒了,奴婢以为你不要奴婢了呢?”盘问一番之后,赵离才知道原来自己竟然穿越成流云国丞相府嫡出大小姐沈天歌了。“靠,

  • 刁悍妃子御强夫 刁悍妃子御强夫 全文免费

    原标题:刁悍妃子御强夫刁悍妃子御强夫全文免费小说名:刁悍妃子御强夫目录预览:第一章舍己为人?还得自救!第二章招来横祸第三章奇怪的皇上第四章回门风波第一章舍己为人?还得自救!“小心!”颜凝霜看着那个如同瓷娃娃一般的孩子走在大路上,然后一辆大车横冲而来时,她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脑袋甚至还没来得及反应五讲四美,爱国爱家爱人民,让就冲过去推开了那孩子。然后……恐怕是要注定香消玉殒了吧!颜凝霜闭眼前,等待预期疼痛死,只有这么一个想法。不过,下一刻,她的眼睛却瞪得跟牛眼睛一样,不过,不是被疼痛刺激的,

  • 魔君的宠妻法则 魔君的宠妻法则 全文免费

    原标题:魔君的宠妻法则魔君的宠妻法则全文免费小说名字:魔君的宠妻法则目录预览:第一章重生遇险第二章奇葩亲人第三章谁更有能耐第四章偏心渣爹第一章重生遇险疼痛,酸软,如同溺水时奔涌的洪水一样,漫天袭来。隅冰颜只觉得浑身像是被车辙撵过了一样,她那如同蝉翼的睫毛缓缓睁开,一双精明而清冷的双眸扫向周围。这里是哪里?她记得,自己不是已经在那群企图在她手里得到古方的人手里死了吗?“额!”揉了揉自己额头,缓缓站起身。“嘶!”她竟然赤裸着,这是怎么回事?衣服呢?隅冰颜四周搜寻一变,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如同云雾袭来,

  • 错恋:一恨成爱 错恋:一恨成爱 全文免费

    原标题:错恋:一恨成爱错恋:一恨成爱全文免费小说:错恋:一恨成爱目录预览:第一章女孩的厄运第二章可怕的总裁第三章求证实是第四章声名显赫第一章女孩的厄运时间悄悄地进入了八月底,但是酷热的天气却似乎依然没有远去,还恋恋不舍地在人间流连。因此白日里依然艳阳高照,唯有到了晚上,沐浴在清凉月光里的人们才能感到一丝久违的凉爽。夜,月华如水。夜色下的水墨雨溪果然很有几分秀颖幽静的韵味,让人心灵宁静。可身在慕家别墅的蓝雨霏,心情很糟糕,就在三天前,慕氏集团总裁慕昕阳找到她,说她的哥哥害死了慕昕欣,慕昕欣也就是慕

  • 先生你哪位 先生你哪位 全文免费

    原标题:先生你哪位先生你哪位全文免费小说名:先生你哪位目录预览:第一章灰姑娘的苦难第二章苦难的延续第三章初步步入社会第四章因生日宴而结缘第一章灰姑娘的苦难小时候,我们都听妈妈讲过灰姑娘的故事,一个美丽漂亮的灰姑娘在历经磨难后,终于遇上了她的白马王子,从此他们过上了幸福的生活。我们总以为那只是一个发生在童话里的故事,对于生活在贫穷家庭的小女孩也只是一个幻想罢了,在现实生活中是不可能出现的。但任何事物都不是绝对的。上帝永远眷恋那些善良的人们,他总会给这些善良的人们带来福音。向晴就是上帝所眷恋的那个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