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豪门第一萌妻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 22:37:41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豪门第一萌妻

001神偷任务,米虫外派

【据知情人士透露,“天爵集团”总裁裴逸辰与“莫家”千金莫静琪将于周六召开订婚宴,并宣布婚期。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此传言已得到莫家内部人员的证实……本台会第一时间对此事进行后续报导。】

主持人的播报声不绝于耳,按了暂停键,画面就停留在那个俊逸的脸庞上。

此刻坐在沙发上的一大一小面面相觑,接着同时把邪恶的目光转移到电视上那个所谓的天爵集团总裁的身上。

微微眯起眼,安木瑾转头对着旁边只有六岁的小人儿笑的一脸邪恶。

“寒寒,你爹地要结婚了,新娘不是我,你说怎么办呢?”

安子寒眨巴眨巴眼睛,扇巴扇巴睫毛,瞬间变成一小财迷状。

“妈咪,不如我们偷光他的钱哈。男人一有钱就变坏,若没钱的话,就算他想变坏,也没女人愿意哈。豪门第一萌妻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闻言,安木瑾满脸黑线。这早熟的儿子,要不是相处了那么多年,她还真是不适应。

“南无喝呐怛那哆呐夜耶,南无阿俐耶婆卢羯帝……”

“大悲咒”音乐猛的响起,打断了安木瑾想教训安子寒的心。这是她工作的特殊联络方式,只是她正在休假期间,怎么今天就突然响起了?

萌娃以为她没听到,遂起身,将那藏于壁画后面暗格处的遥控拿了出来。

“妈咪,有外线哦。”

安木瑾宠溺的摸摸他的头,顺便将他抱在怀里,这才拿起他手中的遥控,对着正对面的那堵白墙一按。

白墙立刻变黑,不到片刻,便出现了一个水晶般的屏幕,屏幕上有一个带着蝴蝶面具的女人,画面太暗,令人看不清她的脸。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黑暗的房间里此刻就孤零零的站着这么一个妖娆的女子,还真的是很诱人遐想,同时也给人无尽的压迫感。

只不过,这个画面安木瑾和安子寒不知道看过多少遍,根本就没任何感觉,看她这架势,估计又是安排任务来了。

“夜,这次又是什么任务?”安木瑾率先问,她早就有‘入了神偷门,就不再是正常人’的觉悟。

“神祗的阿斯丘比油画。”女人仅仅是单调的公式化口吻,一点感情都不带。

夜——黑道有名的ST集团情报传递专员。

“ST”集团——神偷组织联盟,以偷技闻名于世。豪门第一萌妻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到目前为止,所有的交易活动都是通过网上操作,从中可以看出ST的神秘性。

七年前,安木瑾被安家赶出来的时候便阴错阳差的入了神偷门,从此偷这个词,便是她的工作。

除了第一年养胎生安子寒外,其他时间,她基本都在偷,好不容易混个休假,却不料又来了任务。

只是……阿斯丘比油画?

这可是收藏界人人争相抢要的收藏品,据估算,价值八千万美金,但是却被人暗地里买走了,目前为止,还没有人知道买主是谁。

想到这,安木瑾两眼放光。

“你查到地点了?”

“在裴家。”

“呃?裴家?”安木瑾瞪大了眼,裴家?该不会是她想的那个裴家吧?

“三年前,裴逸辰暗地里买下了那幅画。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据情报系统估测,此时,阿斯丘比油画应该在他的卧室里。”

还真是他!!!

安木瑾傻眼了。

“那不是爹地家么?”

萌娃突然开口,安木瑾顺着小手指的方向看去,发现屏幕上已经转换了画面,是裴逸辰的卧室,而床头墙上正赫赫挂着那副阿斯丘比名画。

安木瑾满脸黑线,有些恼怒的问:“这个任务为什么要丢给我?神偷门又不止我一个神偷手?”

“可神偷门只有你一个人有空。”夜的声音再次传来,冷冰冰的,依旧不带一丝温度。

“……”

对于这个理由她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难不成就她一个人吃闲饭的?

这话,她可无论如何都不好意思问出口。

“期限三个月!祝你好运。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

公式化的留下时间期限,那画面就瞬间消失了。

看着那堵已经恢复常态的白墙,再看看下面嵌入进墙壁的电视屏幕上暂停的画面,安木瑾眼角眉梢全是邪邪的笑意。

呵呵……三个月?!!!那她就陪他玩玩好了。

“妈咪,你笑的好恶心。”

安子寒不给面子的捂脸。他这笨蛋的妈咪肯定又是想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要不然,怎么笑成那样?喏,脸都扭曲了!

安木瑾也不理会他的揶揄,只是径直将这肥嘟嘟的小娃转过身来对着自己,笑的一脸灿烂。

“宝贝,你想不想去找你爹地?”

“不想。”他有个笨蛋妈咪就够了,再来个白痴爹地,那他的生活岂不是毫无乐趣可言?

他毫不拖泥带水的回答,让安木瑾嘴角抽了抽,但为了笼络儿子,她也只能一直陪笑脸。

“嘿嘿,宝贝,那是你爹地啊,家里好多钱的,你不是喜欢钱么,妈咪带你去找他好不?这样那些钱就都是你的了啊。”

闻言,安子寒还真的拄着下巴开始一本正经的思忖起来,开始打起了他的如意小算盘。

他以前也知道他爹地有钱啊,只是从来没想过那么多钱会是他自己的,若是他的,那他到时候岂不是能买很多很多棒棒糖?

想到这,萌宝两眼瞬间被棒棒糖的幻想给挤满,还忍不住擦了擦口水。

看到儿子心动了,安木瑾又开始循循善诱了。

“只要进了裴家门,帮妈咪拿到那幅画,以后你想买什么,干什么,妈咪都不管,行吗?”

话一出口,那棒棒糖的幻想立刻换成了脱缰的野马。

“那、我能跟凌叔叔一起去酒吧么?”安子寒一脸期待,以前凌叔叔带他去过一回,就被他妈咪给抓回来了,从此就再也没去过了。

一想到若是再能去的话,安子寒的两眼就开始冒红星,闪闪发光啊!

安木瑾嘴角抽的更厉害了,心里暗自将凌霄骂了上千遍,自己不学好,还把她儿子带坏了。

下次见到他,肯定要痛扁他才能消她此刻心中燃起的熊熊怒火。

虽然心里这么想,也很想将她儿子给胖揍一顿,但是日后还要靠儿子帮忙呢,她还是收敛的好。

于是,她笑嘻嘻的捏了捏那肥嘟嘟的脸。

“当然可以了,只要寒寒帮妈咪拿回那幅画。”

002总裁驾到,全体请注意

小孩容易骗,很快安木瑾就得到了安子寒那重重的“嗯”点头声。顺便还有那似乎拼了命的忠诚。

“妈咪,你放心,等我们进了裴家,我一定帮你弄到那幅画。”

“嗯嗯,好。真是乖孩子。”

安木瑾将他抱在怀里,轻抚着他那柔软的发丝,那表情祥和的就仿佛圣母玛利亚,只是,稍微注意点会发现,那眼角眉梢的笑意早已僵硬……

接着安木瑾在家里花了几天时间跟萌宝讨论偷油画的计划,有萌宝的相助,安木瑾相信,很快她就可以偷到油画完成任务。

只是,当她按照计划带着萌宝来到裴逸辰订婚的地点——天爵酒店时,那门外人山人海的阵势,还是着实把这一大一小给吓到了。

……

天爵酒店是“天爵集团”旗下最大的酒店。而“天爵集团”在裴逸辰接任总裁之位后一路成为了众多公司的领头羊,旗下的酒店餐饮、房地产皆为业界第一。

不可否认,天爵集团是裴逸辰打造出来的商业神话,人们只能瞻仰,不能亵渎。

也正因为天爵集团强大的影响力,订婚宴这天,记者们都一窝蜂的堵在酒店大门口。看那阵势,是不拿头条誓不罢休。

由于参加的宾客中非富即贵,不是社会名流,就是政府权贵,为防止意外发生,酒店工作人员早就叫保安将那些记者苍蝇抵制在警戒线外,所有的服务人员也都处于高度禁戒状态。

才早上八点,天爵酒店门外人满为患,唯有一条红红的地毯蔓延到几百米处,保安列队分置于红毯两旁。经过黑衣保镖的护送,来参加订婚宴的宾客这才顺利的走进酒店。

只是宾客们都到了,可却迟迟不见新郎的踪影。

看着打扮的光鲜亮丽的莫静琪此刻已经黑了脸站在台上,被人一个劲的安抚,可想而知,对于裴逸辰的迟到,她可是相当的不满。

不过,男主角不到,订婚宴怎么进行?众人心里开始不断的揣测起来。

酒店内的人都开始揣测了,那酒店大门口已经被磨光了耐心的一大群记者早就开始躁动了。

“裴总裁不会不来了吧?”有人吼了出来。

“莫小姐都到了,裴总裁这是打算悔婚吗?”

“是不是裴总裁根本就没打算跟莫小姐订婚?”

“这该不会是天爵集团的宣传手段吧?”

……

“吱……”

一阵急速刹车声,让躁动的记者们瞬间安静下来。

只见一辆奢华到极致的全球限量版兰博基尼跑车一个漂亮的漂移,就瞬间停在那里,而且不到一秒,又是一阵刹车声,随行而来的四辆高级轿车也停了下来。

后面四辆轿车几乎同时开启,走出来十几个身材魁梧的黑衣保镖,瞬间将兰博基尼跑车给隔绝在人群之外。

保镖恭敬的打开车门,坐于车内的人这才迈开长腿踏了出来。颀长的身材在阿玛尼黑色西装的衬托之下更加提拔,如刀刻般的脸庞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墨镜下鹰眸犀利无比,冷眼不带一丝感情的扫视了一下周围的人群,薄唇紧抿着,似在吐露着此刻主人的不快。

身上所散发的寒气如冰霜一样冻结了在场所有记者的喉咙,天生的王者气质更是让那些记者如芒在背。

也许是墨镜底下的鹰眸太过犀利,记者们都瑟缩了一下,不自觉的低下了头,仿佛他就是一个王,只能用此种方式才能表达出他们的瞻仰。

大门不远处一大一小的身影就这么看着裴逸辰如王一样,阔步走进了酒店。

“妈咪,你……你确定你要装纯情?”安子寒小眼眨巴眨巴的瞅着旁边的人,看他爹地那个架势,明显是个猛兽之王啊,要是他亲亲妈咪还装纯情,岂不是会被吃?

“纯情容易使人放松警惕。”安木瑾虽然这么说,但是眉毛却是紧拧着,眼睛也一直盯着那个在众人簇拥之下走进酒店的高大背影,这个男人,危险性太高!

“你确定你不是让爹地对你多点兴趣?我记得电视上说,女生扮可怜清纯博取同情,很容易激起男性的保护欲。”安子寒人小鬼大,一个劲的猛吐槽。

擦……

这个早熟的小鬼!

安木瑾一脸黑线。

“那种事,呃,以后再谈……今天我们可是来搞破坏的,记得等一下表现的好一点。”

“妈咪,你放心了。苏苏我都能搞定,这个,小意思了。”

苏苏就是ST集团的总裁苏亦瑶,什么都不怕,就是怕小孩子。在她眼里,小孩子就是一肉团,好恐怖的说。

安子寒拍着手,咯咯咯的笑起来,那小脸俊的,一看就很萌萌哒。

看着这样的萌宝,作为妈咪的安木瑾当然也跟着笑了起来。不过那笑容,怎么看都觉得有点复杂。

等了半个小时,安木瑾趁着那些记者不注意,便带着萌宝用ST弄到手的门卡从侧门混了进去。看着来参加订婚宴的男男女女都盛装出席,相反她一身朴素的装扮,好几次让人误以为是保洁小妹。当然,这里是天爵酒店耶,A市最著名的酒店的保洁小妹怎么可能像她这么穿?很显然,她比酒店保洁小妹穿的还要寒酸。

找了个不显眼的角落位置坐了下来,安木瑾这才全身心的盯着台上站着的那对俊男美女。

一想到如此隆重的订婚仪式会被自己破坏,安木瑾就兴奋的摩拳擦掌,那跃跃欲试的表情让旁边的小萌宝一脸黑线。

笨蛋妈咪,白痴妈咪,又要开始捉弄人了。

“尊敬的各位来宾,欢迎各位来参加此次订婚宴……”主持人磁性的嗓音响起。

“我反对!”

主持人订婚致辞才刚开始说,猛然就听见台下有人反对,顿时愣了,尴尬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台下此刻也是鸦雀无声,根本没人会想到还有人敢来这里砸场子的。

唯有几个暗恋男主角的女人在那里幸灾乐祸的笑了,呵呵……莫静琪,你也有今天!

众人顺着声音的来源处看去,只见一穿着白色T恤,蓝色牛仔裤,长发披肩的女人朝他们笔直的走了过来。

那女人长相普通,但是却干干净净,看的人们都舒服的直叹气,这样的场地,也只有她,敢如此大胆的不施粉黛吧。

003萌宝来袭,总裁请接招

裴逸辰就这么冷冷的站在台上,也不管旁边的莫静琪怎么拉扯他的衣服,眼睛一直紧盯着那个朝他走过来的女人。

这个女人,他没见过,但是若她能帮他毁了这个婚约,他倒是求之不得。

他本来就不喜欢莫静琪,要不是他妈以死相逼,他今天也不会站在这里,但是,若是别人毁了这个订婚宴的话,他就不用被他妈整天说成活了快27年还不结婚的不孝子了。

眼里闪过一丝玩味,他就这样挑着眉等待着那个干净素颜的女人来结束这一切。

“妈咪,等等我!”

一个小小的肉球从后面人群中钻了出来,一直冲到女人面前。

安木瑾有瞬间错愕,忙不好意思的蹲下身在小肉球额头上落下一吻,嘻嘻,刚才只顾兴奋,她差点把他这个重磅炸弹忘了。

安子寒满脸黑线的看着这个白痴妈咪,刚才他吃东西吃的好好的,可没想到她妈咪这么没耐心,人家司仪的话才刚开始呢,就冲了出来。

叹了一口气,但还是在安木瑾脸上落下一吻。

不是,是非常报复性的一吻,因为她脸上全是口水,一见她快黑了脸,忙又抬起小手帮她擦去。见擦干净了,这才小手拉着安木瑾的手来回摇晃。

“妈咪,寒寒不是有意的。”

撒娇是必胜的法宝,这个,安子寒百试不爽。

众人早在看见安子寒的那一刹那就愣住了,这个孩子,怎么那么像……

大家都很一致的看向台上的裴逸辰,再看看台下的萌娃,视线来回数次,才确定他们看到的事实。

裴逸辰一开始就在纳闷,那个小娃娃的脸怎么看就那么熟悉呢?后来见众人眼神来回在他身上打转,这才发现,那小娃娃完全就是他的缩小版……

瞬间玩味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面瘫的冷脸了!

“那是裴总裁的私生子么?”

人群中不知道谁不知道死活的说出来这么一句。

人言可畏,有一就有二!

“长得好像啊,看那个年纪,应该有六七岁了吧。”

“六七岁?那岂不是在大学期间就有了孩子?”有人惊呼出声。

“既然有儿子了,那为什么还要订婚啊?”

……

闪光灯一直打在安木瑾和安子寒身上,这让安木瑾有些不悦的皱起眉,但是想到她现在是来闹订婚宴的,而不是来辱骂记者的,遂放弃了。但又怕这么多人吓到了她的宝贝儿子,于是,猛将儿子抱在怀里。

在酒店里面的记者都是有受邀的,所以还算规矩,没有上前逼问男主角,只是一直在旁边揣测。

人们的讨论声已经越来越大,这可是天爵集团的丑闻啊,作为裴逸辰的母亲——叶明美怎么受的了这些攻击。

在上流社会这个圈子混久了,面子还是要的,她怒视着一旁早已冷脸的儿子。

“逸辰。你说,这是怎么回事?还有那孩子?”

裴逸辰冷着脸,紧抿着唇,不说话。

这个女人,莫名其妙来捣乱就算了,还带着个孩子?带个孩子也就算了,还跟他长得一样?

裴逸辰还没有从震惊中缓过神来,就见旁边的准未婚妻莫静琪拉着他的胳膊,满眼是泪。

“呜呜……逸辰,你都有孩子了,为什么还要跟我订婚?”

裴逸辰这下脸更冷了,他最讨厌女人哭了,而且还是浓妆艳抹的女人。本打算甩开她的手下去问问那个女人到底怎么回事,却突然听见有人喊道。

“那不是安家七年前莫名消失的二小姐么?怎么带着裴总裁的孩子来这里了?”

“还真的是耶!”

“难不成是因为怀孕了,才躲起来了?”

……

头条新闻啊,记者这才争相往前冲。

“咔嚓咔嚓!”

闪光灯一直在身上打转,安木瑾也不当一回事。既然那些记者想拍,想写,那就由他们吧,反正经过她这么一闹,裴逸辰肯定是订婚不成了。

不知何时,这个场面已经换成直播了,当电视前的安家大家长看着自己的小女儿抱着一个胖娃娃出现在屏幕上的时候,他愤怒的握紧双手,随即又笑着松开手。

比起安木瑾未婚先孕带给安家的羞辱,此刻她怀里那孩子才是最重要的。借此,他们安家就可以顺理成章的攀上裴家那颗大树了。如果当初他知道她怀的是裴逸辰的孩子,他是绝对不会撵她出去的,相反还会当她是娘娘一样供着。

而安木瑾则不那么想,反正她都已经跟安家断绝关系了,日后她的一切都与安家没有半点瓜葛。

“安家?”

裴逸辰嘴里低语着,怎么那么巧,又是安家?

不知何时,安木瑾已经借着人群让出来的道,上了台,将安子寒放下来,笑的牲畜无害。

“寒寒,快叫爹地。”

话音刚落,就听见旁边有发疯的吼声,细一看,才发现是莫静琪。

“你个贱女人,不要脸……敢抢我未婚夫……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裴逸辰冷眼看着这个发疯的女人,没有任何动作,杀就杀了吧,省的他动手。

倒是一旁的司仪赶紧上前架住莫静琪的两个胳膊,劝道。

“莫小姐,千万别冲动啊,杀人是犯法的。”

“我杀了你!你个不要脸的贱女人!”

莫静琪根本不听,只是朝安木瑾所在的方向拳打脚踢,可惜离的太远,根本就踢打不到。

叶明美一见这肥嘟嘟的孙子,刚才远处看不觉得什么,但是近处一看,顿时觉得喜欢的紧,忙将安子寒搂进怀里,一直叫着“心肝宝贝”。

她希望裴逸辰早点结婚就是为了让她早日抱上孙子,如今孙子近在眼前,她岂有不疼之理。

“妈,我们还没确定他就是我儿子。”

裴逸辰黑着脸,冷冷的提醒。话虽然这么说,但是若不是他的基因的话,哪有孩子长得那么像他?

台下面也已经乱成一团了,记者不是在现场直播就是咔咔咔的不停,这让他更加烦躁起来。

眼睛又瞥见莫静琪没有个人样在那里发疯似的群魔乱舞,他的脸更冷了,做了总裁那么多年,经历了那么多事,根本没有今日那么乱过。

这得多亏了眼前这个女人!

裴逸辰咬牙切齿的想。

004贵妇被打,婚宴告吹

察觉到他那愤怒的视线,安木瑾只是装纯良的低下头,手指不停的摆弄着衣服的下摆。

这可怜的媳妇模样,活活像受了八辈子的委屈。

而见儿子如此反应的叶明美总觉的该做些什么,于是放开她喜欢的孙子,走到安木瑾面前,扳过她的身子,准备认真的开始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谁知,安木瑾没想到有人会碰她,吃了一惊,有些踉跄的歪了身子。

谁知,就那么巧,莫静琪已经挣脱了司仪的手,朝这里攻了过来。

谁知,原本料想会落在安木瑾脸上的巴掌,就这么硬生生的落在了贵妇阔太的叶明美脸上。

看着叶明美那脸上明显的五根手指印,可见莫静琪下手的狠辣程度。

众人皆惊呆的看着这一幕,事情发展的根本超乎他们的想象,裴家女家长被动了,那以“快狠准”闻名于商业圈的裴逸辰会是什么反应呢?

众人都不敢想象莫静琪的下场……

众人还没来得及为莫静琪默哀,就见裴逸辰一个漂亮的回旋踢,将莫静琪踢的飞了出去。

“砰!”

莫静琪落地,捂着肚子,痛成一团,嘴角还有丝丝血迹,脸色已经彻底苍白。

一收拾了莫静琪,裴逸辰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只是扶住他那个已经呆立在那里的母亲。

“妈,你没事吧?”

叶明美没嫁人之前,是豪门小姐,嫁人之后,是豪门贵妇,什么东西没吃过?但是却从来没有吃过苦,没有挨过打!如今莫静琪一巴掌,着实把她给打蒙了,整个人根本反应不过来。

“奶奶,寒寒呼呼,就不疼了。”

安子寒拉扯着叶明美的衣袖,有些稚气的开口。

叶明美木讷的低头看那肥嘟嘟的脸,那僵掉的神情瞬间崩塌了,“哇!”的一声抱着安子寒就大哭了起来,吓坏了台上跟台下的人。

所有的记者此刻根本不敢动,就连直播也被叫停了。因为裴逸辰此刻脸上的狠佞让他们害怕的根本不敢在老虎身上拔毛。

裴逸辰那身上的寒冷气息一直笼罩在他们周围,令他们不寒而栗,那气息似乎在警告他们,只要他们敢动,那下场就是等着被封杀顺便丢到海里喂鱼。

当然,他们也都清楚,莫静琪的这一巴掌,也彻底让她与裴逸辰的关系在这里终结了。

不知道是谁叫来了救护车,在担架上的莫静琪还不忘恶狠狠的留下警告。

“臭女人,你等着,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我一定会杀了你的……一定会。”

……

订婚宴算是彻底被破坏了,记者们也满载而归,虽然怕事后承受不住裴逸辰的怒气导致写不了裴家女主人的新闻,但是天爵集团总裁有私生子这件事情就可以上好几次头条了,算了算,他们也没有任何损失反而捡了个大便宜、

安子寒被叶明美抱在怀里不肯放,看到这一幕的裴逸辰嘴角抽了抽。突然冒出了一个这么大的儿子,他还真有些不适应。

反正现在人都散了,这个孩子的问题也该解决了。

冷眼瞅了一小号的自己一眼,裴逸辰这才沉声道:“妈,我已经派人将头发送去做亲子鉴定了,五天后就会知道结果。”

刚才在闹腾中,他便叫人取了安子寒的头发,现在他们两的头发已经在送往医学检验中心的路上了。

若真的证明是他的儿子,那他一定会要回来;若不是,那这个女人就等着承受他的怒气吧。

“亲子鉴定?”安木瑾有些错愕。

十根白皙的手指搅在一起,她显然没有想到他会来这一招,嘴唇都被咬的惨白。

她儿子是百分之百的裴家出品,为什么还要做那个鉴定?若不是为了任务,她早就甩了眼前人一巴掌扭头就走。

伤害她可以,但是不能侮辱她儿子!

裴逸辰眼神冰冷,直视着她,“怎么?怕了?”

“怕?爹地,寒寒就是爹地的孩子,为什么妈咪要害怕?”安子寒一脸天真的拉着裴逸辰的裤腿,萌萌的问。

裴逸辰冷着脸打掉安子寒的小手,随即对上安木瑾的眼,厉声道:“你最好祈祷这个孩子是我的。”

叶明美本打算让她儿子别那么凶,会吓坏她孙子,但是想想也觉得她儿子说的很对,若这孩子不是她孙子,岂不是空欢喜一场?

思忖了片刻,这才没有开口,只是轻点了点头,表示对于裴逸辰做亲子鉴定的事情没意见。

安木瑾虽然不情愿,但是看裴逸辰那冷酷的样子,也妥协了,这个男人,没有真凭实据摆在面前,估计阎王来了,他也不会信吧。

将眼神停留在她宝贝儿子身上,她发现他正开心的对她眨眼,她这才安心下来。

心里叹了口气:早熟的儿子,其实什么都懂!

之后,由于叶明美对裴家长孙不能就这么流落在外的坚持,裴逸辰也不得不妥协,同意在结果没出来的之前,让安子寒住在裴家。但是,却不同意安木瑾住在裴家。也正因为此,从来没有离开过妈咪的安子寒闹了好久,经过安木瑾的安抚,他这才收起啜泣的小脸,答应在裴家住下来。

半个小时后,安木瑾率先走出酒店,只是看到因为没有邀请函而在酒店门口等着的安家大家长安默天和安家大小姐安木情的时候,本来洋溢在嘴边得逞的笑容不由的僵了僵。

这些人来的可真够快的啊,她连酒店都没出,他们就得到消息来堵她了。

“小瑾,爸爸来接你回家。”

安默天笑着对站在台阶上的人开口。那谄媚的样子,看的安木瑾直犯恶心。

当初是他把自己赶出去的,现在却又说要她回家?要不是她孩子是裴逸辰的,她这个所谓的父亲会来亲自接她?不派人将她踢的远远的已经算是对的起她了。

打算来个眼不见为净,直接绕过去就走。只是却在经过安木情的旁边的时候,被她一手抓住了。

“喂,安木瑾,你这是什么态度,爸爸叫你跟我们回家,你没听见吗?还是说,你在外面野了那么久,连家都不知道在哪里了?该不会你连孩子的爹都认错了吧?”安木情冷嘲热讽,仔细一听,那话里有很明显的醋意。

豪门第一萌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豪门第一萌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

  • 小说天价萌宝:帝少独宠小娇妻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天价萌宝:帝少独宠小娇妻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天价萌宝:帝少独宠小娇妻第20章:你是喜欢我的“禽兽!”白夜锦狠狠地咒骂了一句。便抓住徐志德面前的衣服,然后狠狠地将他给揍了一顿。啪啪啪啪的拳头声音不断地传来。秦杉杉看见,徐志德的脸,已经肿成了一个猪头。“白经理,我错了……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呜呜呜……”徐志德这个怂包,竟然抱住了白夜锦的脚,然后一个劲儿地哭着。白夜锦一脚将他给踹开了。随后他打了一个电话。保安们很快就过来了。“将他给我抓起来!”白夜锦对保安说道。徐志德被带下去以

  • 小说妃谋天下:腹黑王爷来接驾!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妃谋天下:腹黑王爷来接驾!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妃谋天下:腹黑王爷来接驾!第二十章相见恨晚白离拍案而起,手里拿着酒器,步履蹒跚的来到了夜景风跟前,走近了才觉得眼前的人有些眼熟。“你……”她现在思绪混乱,忍不住挠了挠头。“是你!”倒是夜景风先认出了她。当初在醉花阴,她虽然女扮男装,但他识人无数,自然认得她是个姑娘。最后放她一马,让她抱得美人归。后来,她居然没有带足银两,被妓院的人追杀,他本想出手相救,可是没有想到居然看到了三哥夜让瑾,也只好作罢。说来这天下真小,偷溜出来玩,居然

  • 小说痴傻大小姐,邪皇靠边站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痴傻大小姐,邪皇靠边站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痴傻大小姐,邪皇靠边站第二十章是何目的?“与你无关,我的身子有太医照料。”锦酌皱了皱眉,不满苏之语的多管闲事,可却还是回答了一句道。“朝中是有许多太医在,他们医术或许比我高超,可王爷,若您能找太医也不会到现在都不传召吧,这伤很显然不能被人知道。”苏之语一时之间没收住,盯着锦酌一字一顿说着,语气坚定且又自信,她看的出来锦酌有事不愿说出来,她也不想知道,她只是实在担心锦酌身上的伤。“本王的事,不是你能过问的,说起来本王倒是要问你,苏之语

  • 小说邪妃太嚣张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邪妃太嚣张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邪妃太嚣张第20章好大胆子心中只觉得一暖。“日后,我若再发病,你便离我远一点,当心我伤了你。”卫陌寒别过头去,虽喜欢被人关心,可他怕自己发起疯来控制不住,会让司宁死在他手里,前两任……便是这么死的,只是外面谁又知道呢?“卫陌寒,你别这样,我知道你为什么会发狂了,我找到根本原因了,你相信我,我可以给你解毒,就一样可以治你发狂的毛病,你相信我,好不好?”司宁知道他对自己的病绝望了,心底里跟着急了起来,拉着卫陌寒的手臂急切的说道,保证的语气生怕卫陌寒

  • 小说我曾爱你入骨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我曾爱你入骨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我曾爱你入骨第20章沈梓川,放开我沈梓川赶到医院的时候,方嫣容刚被送进了急诊室。男人皱着眉头被主治医生迎了进去,“沈先生,嫣容小姐在地下停车场遭遇到几个混混的袭击,不仅脑部受了伤,很有可能变成植物人,而且还……”沈梓川冷冷地问,“还怎么了?”主治医生支支吾吾了半晌,咬着牙说道,“嫣容小姐还被那几个混混奸污了,下体严重撕裂,体内大出血,恐怕凶多吉少。”听到凶多吉少四个字,男人伟岸的躯体震了震,伫立在手术台边,锋锐的视线落在躺在手术台上面一动不动

  • 小说娇妻如蜜:战少,别过来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娇妻如蜜:战少,别过来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娇妻如蜜:战少,别过来第020章看清楚我是谁事情紧急,战云天直接让人在同一层楼开了个房间。抱着宋依依进去,小心翼翼的放在床上。很快他的私人医生钟司晨就拎着药箱赶了过来,把透明的针剂推入宋依依手臂的静脉。之后又对宋依依的身体进行了一番常规检查。“怎么样?”战云天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一双大长腿优雅的交叠在一起。见钟司晨停下检查,他半眯着眼沉声问。“体内的药物有些混杂,除了催情的还有其他一些成分。对人体不会造成太大的危害,但是她这两天需要

  • 小说强势霸宠,前妻高高在上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强势霸宠,前妻高高在上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强势霸宠,前妻高高在上第二十章:你办个假离婚是想骗谁检查结果很快出来!时准说:“颅脑CT扫描颅骨及颅内无明显异常改变。脑电图正常。颅内压正常。脑血流量略有减少。受伤后她出现了短暂性的昏迷、失忆、头痛、头晕、恶心、呕吐、和注意力不集中等症状,但血压、呼吸与脉搏基本正常。根据这些反应,诊断为脑震荡。”全场倒吸一口气,万万没想到江哲下手会那么重!柳凡羞愧又心系着她的安全,连倒吸气的功夫都没有,紧接着时准的话追着问:“严重吗?脑震落不也分等级吗

  • 小说捡个娘子来种田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捡个娘子来种田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捡个娘子来种田第20章读书识字笑闹之后,陆曼想起天冷了,他们都没有一个暖和的被子。对此,陈子安完全尊重陆曼的意见。于是陆曼便去买了一床棉絮,花去了一百八十文。来还想买成衣的,但是想到陈李氏,李曼觉得还是算了。在分家之前,她还是不要买太多东西,必要的买了就可以了。经过一家粮肆的时候,陆曼看见了黄豆,她伸头看了一眼。黄豆三文钱一斤?倒是比大米要贵一点。不过,也差不多了。毕竟,这个时代,黄豆的作用不是很多,种植的人也不多。陆曼想着,将来要是分家了

  • 小说亿万蜜宠:首席老公,好给力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亿万蜜宠:首席老公,好给力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亿万蜜宠:首席老公,好给力第20章新婚快乐莫忆城这个男人,该不会有读心术吧?不然的话,真的解释不了为什么每次她心里想什么都没说出来,他就能准确无误的给予她回应。莫忆城说完好一阵不见羽潇潇作出回应,俊眉微拧:“你不信?”信吗?羽潇潇当然不信。毕竟关于莫忆城的传说,可谓是太多太多了。她不认为那么多的女人想要爬莫忆城的床,他真的没有碰过谁。“我信不信,不重要吧。”说着,羽潇潇抬起手抚了抚耳畔的发丝:“莫先生,我需要的是一个理由,而不是…

  • 小说爱妃是将军:本王很头疼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爱妃是将军:本王很头疼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爱妃是将军:本王很头疼第二十章太子这分明是蒋安啊……蒋…安?清梦喃喃说,身子不自觉的上前,却感觉被人拉了一把。长姐,这是太子殿下,切莫少了礼数。清河提醒道。清梦这才回过神,连忙福身跪拜,臣女顾清梦,参见太子殿下。原来你就是顾清梦。太子燕伯安饶有兴趣的看了几眼清梦,又看向一旁紧张兮兮的季梨,心下已然分明。快起身吧,不必拘礼。清梦虽与太子有婚约,但二人之前并未有过任何交集,自然是没有感情基础。可如今,清梦无法忽视那张与蒋安一样的面孔,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