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家斗:医妃难逑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 22:50:1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家斗:医妃难逑

第001章 意外中的意外
    她,楚凡珺。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

    不得不承认,她确实为一代才女,女强人中的楷模,18岁就大学毕业,22岁进入医学研究院,因为父亲就是死于大肠癌,一生致力于研究大肠癌,当她决定从医之后,父亲就是她的动力,她看着父亲的相片告诫自己,一定要努力再努力,再苦再累也要忍。

    从小,母亲就抛弃了她,自小,便都是她一个人,这让她慢慢的变得坚强,直到后来,她渐渐学会怎样去伪装自己,在漆黑的夜里偷偷的流泪,慢慢的,她发现自己已经变得不能承受别人看轻自己,在别人眼里,她是个高傲的女人,而现实总比想象的脆弱……

    去英国参加国际医学研讨会,那不是谁都有的荣誉,从医学院创建以来,只有三个人参加过,一个是医学研究院的创办人,另一位是新晋的医学院副教授,另一个,就是她,那年,她25岁。

    这次的研讨会是所有人都认为的神圣使命,楚凡珺却很是镇定,连好多国际知名的医学教授也称赞她是可塑之才。

    天妒良人。

    不知是偶然还是必然,不知是意外还是宿命,一场车祸把她带离了这个世界……

    只是一阵晕眩,醒来的时候,楚凡珺已经处于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天毒国,那是个陌生的名字,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陌生的一切。

    意识到自己穿越,那已经是楚凡珺来天毒的第二天,因为她在车祸后不幸穿越到了水中,被一个老农救下。虽然醒来后的她看到的是另一番景象,一个完全无法想象的时空,但不久之后的她,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但是她始终不敢相信,她竟然遇上了自己曾经一度嗤之以鼻的‘穿越’,不免让她觉得有那么一丝的可笑。阅读haohaoyun.com

    可是老农家并不富有,住了也有三日了,也不好长期的叨扰,便想着也该离开了。

    “老伯,离家多日,也是该回去了,若不然,家中怕是急了,老伯,这几日辛苦您了,以后若有机会一定常来看你。”

    楚凡珺都如此说了,老农也就不再挽留,但老农执意要送她到村口,她自然也没有拒绝,毕竟这到底也是他的一番心意。

    离开村子,楚凡珺没想太多,当务之急是要活下去,然后回现代去,可是她的那些现代观点和思维在这个男权的国度里根本无施展之地,几经思考,她决定女扮男装,忽然间,让她觉得自己好荒谬,现代,她以自己是女强人而自豪,她骄傲自己比那些男人更能掌控一切,而如今,女人竟是她极力想要掩饰的身份。

    可当务之急,便是她今晚该如何,该不是要露宿街头吧,她意外的穿越,身无分文,究竟如何是好。

    正思索着,一抬眸却看到一大群人往另一边跑,出于好奇心,楚凡珺跟着人群过了去,便看到瑞王府正在贴告示:

    小女病瘼久矣,宫中医而不治,恐命难续,求遇良医救之,吾自当万两白银酬谢。

    楚凡珺看了一眼那朱红的三个大字‘瑞王府’,“我若能救活她,就便能安心了。好好孕

    那日,楚凡珺就用老农给的仅有的一点点银两买了套男装,随后便去瑞王府了。

    天知道,楚凡珺进瑞王府是因为种种的无奈,然而让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她进去了,竟然是自己的一辈子……

    可没想到,这瑞王府的门如此的不好进,竟还设了考核,第一轮就是个难题。

    解毒。

    题目是给给出的毒药配置解药,而检验的方法就是,谁让服了毒的猫活过来。

    在现代,接触较多的还是西医,更何况,这么安定的社会,怎么会有人下毒,虽然学过几年中医,可是却不知能否通过考核。

    “时间是两个时辰,若两个时辰内配出解药的进入下一轮,现在开始。”随着林管家的话,考核开始了……

    楚凡珺心里是万分的踌躇,正想着,却看见一个中年的男人不停的摇着头,林管家看他一直的东张西望,以为他想偷看别人解药的配方,于是喝道:“哎,你,作甚么!来人,把他拉出去!”

    “慢着!林管家,待我把话说完。家斗:医妃难逑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我也不是那般不讲道理的人,既是你有话说,那便说吧。”

    “林管家,他”,楚凡珺转身指了指那个中年男人,“许是中毒了。”

    “那又如何?”

    “那便该救他啊,医者父母心,怎可见死不救!”

    “我们瑞王府没那闲工夫救他,我们家小姐还病着呢!”

    “各位同僚们,既然从医,自然是医病救人,试题固然重要,但人命大于一切。”

    “你也太嚣张了吧,这是瑞王府,你以为是你自家后院啊!”林管家一脸的怒气。

    楚凡珺不顾林管家的怒气,对着应试的大夫说:“各位,你们可愿意与我一道儿救活这位前辈?”

    “好!”

    “好!”

    人群中传来了三三两两的呼应声。

    “你们,确定要这么做?”林管家说道。

    “是!”看到楚凡珺坚定的回答,林管家笑了笑,“各位,医者父母心,从医自然为了救人,你们通过第一关考试了。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

    楚凡珺讶异的看着林管家,又看了看那个中年男子,笑了笑。

    “这关看似考的是解毒,实则考的是一个大夫的医德,这位男子是我们王府里的人。”林管家笑了笑,你是个好大夫。

    就这样,楚凡珺稀里糊涂的进了第二关,一共有七个人进了下一关的考试,他们被带到了王府的后院。可能不能到最后,还是很艰难的。

    第二日的中午,进行了第二次的考试,考题是陪五套感冒的药方。

    对于古代来说,这算是最简单的考核了,而楚凡珺对于中药没有多少研究,但看过很多食补的方法,只能死马当活马医。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抬手便写道:

    (1)原料:粳米50克,葱白白糖各适量。制法:先煮粳米,待粳米将熟时把切成段的葱白23茎及白糖放入即可。用法:每日1次,热服。

    (2)花生壳20个大葱白(连须)3根,用清水洗净,放锅内,加入适量冷水,浇沸后文火煎15分钟,滤出汤汁,趁热饮下,及时加衣盖被,令头身微微出汗。如果伴有呕吐恶心,可在此方中加生姜4片共煎。倘若兼有咽痛咳嗽,水煎时再加鸭梨数片。

    (3)用葱白100克生姜3片,煎汤或开水冲服。也可用葱白20克生姜5片白糖1匙茶叶一小撮水1碗,煎服。

    (4)梨子1个生姜25克,均切成薄片,加水1碗,煎服,一次喝完,当天有效。

    (5)葡萄酒25毫升,入锅煮,蒸发掉酒精,再打入1个鸡蛋,搅散加1匙白糖。服用时加开水冲淡饮用,然后盖被休息,次日鼻塞流涕喉咙痛等症状可明显减轻或消失,有的饮上一次,感冒即可见效。

    刚看完楚凡珺墨迹未干的药方,所有人都笑了,“哈哈哈……”

    “你这是开药方,还是写菜单啊,这王府要的是大夫,不是厨子。”

    “非也,非也。这是菜单,也是药方,如果可以只要一碗汤就可以把原本要喝好几碗药才能医好的病医好,这不是很好吗?而且王府的小姐应该不喜欢喝药吧。”

    “好!说的好!”

    单瑞打量了一下楚凡珺,用一种不敢置信的眼神看了看她,“你就是楚凡珺?”

    “没错,草民就是楚凡珺,定能不负王爷所托,治好令千金。”

    单瑞有看了一眼她那奇怪的装束,长长的胡子,眼睛微眯着,一副老者的姿态,但是,他总觉得哪里不对……

    楚凡珺也意识到了他的犹豫,“王爷,若老夫救不活令千金,就让老夫给令千金陪葬吧。”

    此话一出,单瑞的眼神柔和了许多,但心中不免还有些许的疑虑,“那好吧,我们以十日为限,十日之内,若允姬还没有好起来,你就自求多福吧。”

    “王爷,十日之内能不能治好令千金的病不是老夫说了算的,若令千金的病势重,时日自然要长些,王爷还是先让老夫探探病情吧。”

    “哼!不会又是一个庸医吧。”单瑞一声冷哼,言语中不乏对楚凡珺的歧视。

    这是楚凡珺最受不了的事,从小到大,她最受不了的是别人的冷眼,“王爷是不相信草民吗?那王爷也可另请高人。”

    “果然是个江湖术士,庸医一个,林管家,送客。”

    这句话刺激到了楚凡珺,“慢着,王爷,你这番话说的是什么意思?是怀疑我的医术,还是怀疑我的人格,听你这番说来,老夫是非留下不可了,为了证明不是庸医。”

    几经波折,终于成为了王府用医。

    第二日晌午,见到王府的千金的时候,楚凡珺下了一跳,她还以为王府小姐是个襁褓中的婴儿,或是很小的孩童,殊不知,那孩子已经12岁了,看那王爷的年纪,也不过二十八    九,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孩子?

    “楚先生?楚先生?”看到楚凡珺许久不回答,林管家又叫了一声。

    那天楚凡珺整日在查看病情,调配药物,顿时,她感觉她的生活又充实了,她又回到了那个时候,在现代做科研的时候。看着这个12岁的孩子,她的心忽然疼了一下,她只是一个孩子,不该受这么多苦的,居然得了天花,又想到自己的童年,不免泪水盈眶,孩子都是小天使,而这个孩子生在富贵家,面容却如此的落寞,小眉永远紧皱着。楚凡珺看着格外触动,伸手想抚平她紧皱的眉。

    “楚先生,看来你很喜欢允姬嘛。”单瑞大步跨进屋,楚凡珺甚至没发现他什么时候进来的。

    “那是自然,小姐这么讨人喜欢,老夫自然喜欢。”

    单瑞看了一眼,似乎对楚凡珺的这个回答很是满意,“允姬得的是什么病?”

    “回王爷的话,小姐得的是天花,老夫正要和王爷禀告,小姐必须马上隔离,不然王府会有很多人会被传染,还有,麻烦王爷派人到王府各处消消毒。”

    “消毒?”楚凡珺突然意识到,可能他们不知道什么叫消毒吧。

    “就是,叫些家丁去王府各处洒洒醋,这样可以杀菌,防止传染和病情扩散。”楚凡珺吃力的解释着。

    这一席话过后,单瑞对楚凡珺的态度似乎缓和了些,似乎也承认了楚凡珺大夫的身份。

    刚过一日,单允姬的烧就已经退了,可是还是很虚弱,意识也没有完全的清醒,但府里的家丁已经都对楚凡珺恭恭敬敬了,都私下讨论说她华佗在世,这也是从来天毒以来楚凡珺第一次感到满足了自己小小的虚荣心。

    刚过午时,楚凡珺熬完药就坐到了王府的河边。

    “楚先生想什么呢?想的如此出神?”

    对于突如其来的声音,楚凡珺有些不知所措。“哦,林管家啊,这几日累了,来这边偷个闲。”楚凡珺故作呵呵的笑了几声。

    “楚先生不是天毒国的人吧。”

    楚凡珺犹豫了下,她确实不属于天毒国,“您又如何得知。”

    “您的说话行事之风,与天毒之人有违,而楚先生身上又有一股佑浓花的味道,想必您该是佑蓝国的人吧。”

    林管家的话让楚凡珺莫名,佑蓝国?这是另一个国家?没办法,楚凡珺治好瞎掰,“非也,老夫生于佑蓝国,家父是佑蓝国的人,从小云游四海学医,也不好说是哪里的。”

    “哦,原来如此。”不知不觉间,楚凡珺竟和林管家聊开了。

    “哎,对了,不知有句话当讲不当讲。”

    “先生请讲。”

    “我来王府已数日,这府上小姐病重,怎么不见她母亲陪在左右照应着?”

    语毕,林管家就捂住了楚凡珺的嘴,手抖了抖,眼神微变,“先生,这话可不能乱说,咱们侧王妃可是在小姐出生时就仙逝了。”

    “死了?”

    “是啊,12年了,瑞王府就有过这么一个侧王妃。”

    “看来你们王爷挺钟情的。”

    “那是啊,侧王妃是个寻常人家的姑娘,王爷为了娶她,还让宰相认她做干女儿,还帮她改名换姓的,写入宰相府的家谱。”

    这番话着实让楚凡珺惊讶了下,如此多情的男子,别说古代,就是现代也不多啊,“怪不得王爷很疼小姐。”

    “那是,自从侧王妃死后,王爷就特别疼小姐,还让家丁不要动侧王妃房里的东西,还命人三天两头的去打扫,哎,这人都去了,做这些干什么,还要打扫了没人住的屋。”林管家抱怨着。

    “那是,还不是苦了我们这些做事的人。”楚凡珺又陪了个笑脸。

    林管家与楚凡珺两人聊的正欢,就有家丁来报,说是小姐全身都发起了疹子,还发起烧来。楚凡珺急急忙忙就赶过去了,楚凡珺以前也从未见过天花,只是从医书上偶然看过一次,但心里还是着急的。

    “哐当!”桌上的杯碟碎了一地,单瑞满眼怒火的站在清筑园的正殿里,用手指着楚凡珺,“罔我如此的信任你,你告诉我她的情况渐渐好转,怎的起了满身的疹子?”

    “回王爷的话,这是天花的过程,等疹子发出来,烧退了,疹子结痂,脱落了,这病也就好了,王爷,这病,急不得。”

    听楚凡珺这么一说,单瑞也冷静下来了。楚凡珺偷偷的看了一眼单瑞憔悴的脸,有那么一丝的羡慕,原来爱可以这样不顾一切。

    单瑞刚回寝殿,林管家就偷偷的走了进去,“王爷,奴才有事禀告。”

    “说吧。”

    “王爷,您让我暗地里调查楚凡珺,奴才去楚先生那里探听到了些。”

    “说来听听。”

    “据他说来,他是佑蓝国生人,父亲也是佑蓝国的人,从小自己云游四海学医,居无定所。”

    “就这些?”

    “是,王爷。”

    “没用的东西。”

    “不过……”

    “不过什么?快说!”单瑞一脸的不耐烦。

    文中的内容不属实,请勿与现实比照。
第002章 变故
    林管家的‘不过’让单瑞不耐烦中忽然有了那么一丝丝的期待。

    林管家侧身禀告,一脸的疑惑,“不过,那楚凡珺确实奇怪,这分明是个没胡子的人,却偏要贴个胡子。”

    “你说什么?你说他那胡子是假的?”

    “林管家,你又如何得知?”

    “王爷,今日无意间,摸过他胡子,的确是假的。”

    单瑞一脸的不解,经过一番思考,他决定亲自去问楚凡珺,顺便去看看允姬。

    一盏香过后,单瑞就去清筑园了,刚到清筑园,单允姬喝完药刚睡着,楚凡珺去配药了,只有个丫鬟伺候着。

    “你下去吧。”单瑞支走了丫鬟,想着这段时间忙着宫里的事忽略了宝贝女儿,满脸的抱歉。

    这会儿,林管家走了进来。单瑞没回头,只是问了一句,“来了吗?”林管家走上前回话,“是的,王爷,来了。”

    楚凡珺刚进清筑园就觉得今天的气氛不是很对劲,许久都没有人说话,空气中凝结着浓重的尴尬,不知又过了多久,单瑞才缓缓站起身,向楚凡珺一步一步的靠近,楚凡珺被单瑞莫名其妙的靠近吓了一跳,一步一步的后退,直至靠到了墙壁上,楚凡珺吓得转过了身,这时,单瑞吐出一句话,“不要再躲了,转过来。”说完,单瑞扳过楚凡珺的身体,一点点靠近她的脸,突然间,单瑞推开了她,“果然。”

    楚凡珺被他一系列的动作吓了一跳,‘果然?’他果然什么啊?

    “王爷,您找老夫来有什么事啊?小姐现在好多了,只要每天服药调理,再过半个月就能好了。”

    “你来王府有什么目的?你到底想得到什么?”

    单瑞的话像是一阵冷风,让楚凡珺直打冷颤,直担心他是不是知道了什么,还是自己露了什么破绽。

    “王爷说哪的话,老夫进王府自然是因为要救治小姐的病,这王爷应该知晓啊。”

    “我知道,对,我知晓。”单瑞又逼近楚凡珺,一下撕掉了胡子,“可我知晓的并非只这个。”

    楚凡珺瞪大了眼睛站在那里,眼里满是尴尬,不停的告诉自己‘完了完了,这回死定了,如果单瑞知道我是女人,就一定会被赶走的,赶走是小,若是丧命那就不值了。’

    而此刻,单瑞和林管家愣在了那里,撇开别的不说,楚凡珺确实是个美丽的女子,即使是穿着男装,也掩盖不了一种与众不同的高贵,有时,真的让人移不开眼。

    “好俊的男子。”林管家脱口而出。

    林管家的话让楚凡珺灵机一动,满脸歉意的说道:“王爷,不好意思,在下说谎了,只是在下行医多年,却没个崭露头角的机会,所以才贴个胡子,在下只是求功心切,如果让王爷带来麻烦了,那在下会在小姐的病好了以后自动请辞的。”

    “恩,话说清楚就好了,我最忌讳的就是欺骗。有什么事就说。”说完,单瑞就离开了,单瑞也不知道,为何会这样说,只是既然允姬有所好转,那也算功德一件,旁的,还计较它作甚。

    楚凡珺怎么都没想到,她今天的一番话,竟得到了单瑞的赏识,说他是个有志的青年,决定扶持他一把,从此之后,楚凡珺便一直跟着单瑞,随着在王府和各位王爷的府邸进进出出,俨然成了单瑞的左右手。

    那日,单瑞和往日一样,一早便去上朝,前些日子也为西俏国的战事忙的焦头烂额,天天往宫里跑,而现在战事平定了,这般去上朝,果然是如释重负。

    谁知,朝堂之上,皇帝公然扔了一个很棘手的问题。

    西俏国战败,前来天毒国见礼,并让西俏国的婉儿公主前来和亲,以表诚意。并进贡良驹百匹,丝绸三千,并愿意俯首称臣,岁岁纳贡。

    “皇上,这是我们西俏的婉儿公主,特地献给天毒,以表我西俏和亲的诚意。”

    皇帝装出一脸的高兴,“哈哈!好标致的美人,西俏国真是美女如云啊。”

    “皇上哪的话,谁人不知,这天毒国的女子是出奇的美,我们西俏哪能比之一二。”

    “好!瑞王爷,您的侧王妃也走了那么久了,是该立个王妃了,朕把这婉儿公主赐给你了。”

    话语刚落,婉儿公主和西俏国的使者顿时脸黑下来了。单瑞的脸也黑了下来。

    单瑞刚想拒绝,西俏使者就开口了。

    “皇上,我西俏那么有诚意与你们天毒和亲,为何你们如此戏弄我们,虽说我们西俏的女子不如天毒的女子那般美,但公主在我们西俏也算是个美人,你这般的侮辱,我们西俏怎可受得。”

    谁都知道,这皇帝单俊也是个情种,为了如妃,她从不再纳妃,最后力排众议立她为后。

    “啊,我,我天朝大国,怎会戏弄你们呢?这瑞王爷一表人才,乃皇亲国戚,朝廷重臣,既然是和亲,我定然该给公主找个好归宿啊。”

    这话说完,让西俏的使者也无言以对。

    这事就这么不了了之了,可现在的单瑞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不知该如何是好。他也去找过皇帝,说他不要娶那个西俏公主,而皇帝没有答应,因为他知道如果单瑞不娶,那这门亲事就非他不可了。

    可是这事不过一天的时间,就传遍了整个都城,这让单瑞越加的心烦意乱。

    刚回王府,楚凡珺就迎了出来,看见单瑞,就连忙问道:“皇上赐婚,此事可是真的吗?”

    “走开,不知,什么都不知,你不要再添乱了。”说完,单瑞就跌跌撞撞的进去了,依稀间,楚凡珺闻到了酒味。

    他喝酒了。

    那天,楚凡珺拿着腰牌去见七王爷了,七王爷单皓和单瑞素来甚好,她做这个决定也是经过几番考虑的,一来,她有他的把柄,二来,她知道七王爷想要什么。

    这次她自作主张的去找七王爷也不过是看见单瑞满脸的踌躇,不免有些许的担心。其实,她这趟去七王爷府上,也不知这事能否解决。

    刚到七王府,就被守门的家丁给拦下了,亮了下瑞王府的腰牌,家丁便立即去通报了。

    “在下参见七王爷。”

    “哦?楚凡珺?九弟的得力助手啊。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单皓一脸的懒洋洋。

    “七王爷,在下想来和您做个交易。”

    单皓一脸玩味的看着她,“哦?交易?什么样的交易,我非得和你啊?只要我一句话,想和我做交易的多了去了,你又以什么优厚的条件吸引我呢?”

    “王爷,我知道,您在先皇在世时就不受器重,现如今,你五哥当了皇帝,你还是不得志,可我看的出来,王爷有着一腔热血和抱负,我们就拿这个来做筹码,王爷认为怎么样?”楚凡珺经常听到七王爷和瑞王爷的谈话,话语间,她也听出了些什么。

    “哦?那你先说说本王该怎么做啊?”

    “王爷,您知道前段时日天毒和西俏的战事吗?”

    “知道啊!这与那事有什么关系。”

    “王爷,您有没有听说那婉儿公主来和亲的事啊?”

    “不是指给瑞王爷了吗?”

    “不,那是因为皇上找不到合适的人,但你想,你若娶了这西俏的公主,你就是西俏国的驸马,又是天毒的王爷,而且这婉儿公主又是和亲的,那皇上不得渐渐的重视你啊。”

    “你说的是有几分道理,但总得知道你为什么帮我啊?”单皓不解的看着楚凡珺。

    “我要帮的其实不是你,是瑞王爷,他并不属意娶公主,所以,顺便,我帮了你,这就是交易,各取所需。”楚凡珺的话说的自信而且不乏气势。

    “好!本王就应了你的要求。”

    不知不觉间,楚凡珺竟成功的说服了七王爷。

    第二日的上午,七王爷就进宫去见皇上,这番说来,皇上也一口答应了,因为他也知道瑞王爷本不想娶她,既然七王爷说了,那就顺了他的意吧。

    但是楚凡珺做的这些单瑞并不感激,还加以责怪:“你以为你是谁,竟拿着我王府的腰牌做这种事?”

    “王爷如果不乐意,想要娶那个公主,在下可以去和七王爷说,让七王爷割爱。”楚凡珺仍是一如往常的傲人姿态。

    “你别一副和七哥好像很熟的样子,别忘了,他是王爷,你是奴才!你永远都不要忘了你的身份,不管你在瑞王府还是七哥那,你都是奴才!不要恬不知耻,你有什么资格把姿态摆这么高。”单瑞的这一席话让本来就高傲的楚凡珺无法忍受,她放下自己的尊严,跟在他后面这么久,起初,是因为想要活下去,而后,又有一点感激,也借着王府的人力打探回现代的路。

    而经此事之后,楚凡珺真的无法忍受便请辞离开了。
第003章 再回首
    其实,单瑞并不是想让楚凡珺离开的,只是,他觉得他是一个王爷,应该受到的是下人的仰慕,而楚凡珺的做法让他觉得自己没有存在感。但是,确确实实,他是真的帮他解决了个麻烦,他也从心里偷偷的感激他。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既然话已经说了,那楚凡珺就必须得走,更何况是她自己请辞的。

    所以,当日,楚凡珺就离开了瑞王府,而这一切在她看来,单瑞当日那些撕碎了她尊严的话,就是她听到他最后的话语。

    楚凡珺离开了瑞王府,顿时她变成了一个无家可归的人。而离开时,单瑞给了她20万两白银,他说,那是你的,你救活了允姬。这些话,是林管家转达的,他始终没有露面。楚凡珺用十万两买了座小宅,是个小四合院,依山傍水,也算幽静。

    当日,楚凡珺换下了穿了好久的男装,去拜访了下那位当日救下她的老伯。楚凡珺想把单瑞给她的另外十万两银子给那老伯,可老伯就是怎么也不收。后来,楚凡珺说,让老伯随她进县城的小宅,老伯说什么也不愿意,在楚凡珺的强烈要求下,老伯终于同意了。

    当日的上午,老伯就随楚凡珺进县城了。一路上两人一边聊天,一边说笑。

    “对了,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楚凡珺,老伯就叫我凡珺吧。”

    “哎,凡珺,哎……”老伯高兴的叫了一声,又轻轻叹了口气。

    “老伯,你怎么了吗?”

    “哎,我儿子没死的话,恐怕这会儿比你还大了吧。”

    楚凡珺一脸惊讶的看着他,原来他的儿子死了,真是个可怜的孤寡老头。

    “老伯,你不要伤心,你儿子在天上一定会保佑你的。”楚凡珺看着老伯心里也酸酸的。“老伯,您不嫌弃的话,凡珺就是你的女儿,以后凡珺一定好好孝顺你。”

    老伯一脸感动的看着她,抱住了她,“乖女儿。”

    “爹。”

    “凡珺,那……我跟你去县城,你爹娘不会反对吧。”

    “老伯,不,爹,您放心,我爹娘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那日我跟您说我怕爹娘担心,其实是假的,我只是不想拖累您,如今一道儿了,也无所谓了。”

    老伯感动的看着她,泪流满面。

    后来,她才知道,老伯也姓楚,叫楚勤,原来老伯的老伴很早就去世了,自己一个人把儿子拉拔大,没想到官府征兵,死在了西俏的战场上。

    楚凡珺把那个小宅改成了楚宅,平日里。楚勤打理小宅内的事务,而楚凡珺出去想办法赚钱,毕竟这日子还是要过的,虽然还有十万两银子,但小宅里购置了些东西,又买了些日用品也就所剩不多了。

    楚凡珺也静静的思考了下,她恐怕也只能从医吧,可以前学的是西医,有先进的医疗设备,虽然自己对中医也颇有研究,但也有些疾病尚不能对付。所以她把剩下的钱中,剩了两个月的生活费,剩下的都买了医书。

    那日,在街上,她遇见了一个人,她在天毒遇到的另一个转折,一个满腹经纶的男子。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姑娘,你没事吧。”

    楚凡珺看了一眼撞到她的人,是个面目清秀的男子,穿着墨绿色外袍,手执折扇,一看便知是富贵人家的公子,待人也彬彬有礼,谈吐不凡。

    “没事,没事。”

    说完,楚凡珺便转身想要离开。

    那人却拉住了她的手臂,“姑娘,不知……不知姑娘芳名?”

    “我叫楚凡珺,告诉我你叫什么。”

    楚凡珺    直白让男子先是一愣,后来便笑了,“鄙人子善。”

    回到宅子,楚凡珺也没多想,整整一个月,都呆在家里研究医书,而后的一个月,又穿起了男装,渐渐的接了些看诊的人,因为医术高明,顿时,名声大噪,在都城也算是个小有名气的大夫了。

    那一日,楚凡珺到去抓药,正巧在街上遇到林管家,便与他絮叨了几句。

    “楚先生,不知竟在这儿遇到了你,现在您也算这县城里的神医了,真不知您真是一代名医,我真是惭愧啊,当初我家王爷还让我私下调查你,哎,说来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你说,你家王爷调查我?”

    “楚先生对不住了,王爷也不是故意,因为之前来王府的那些大夫都是些庸医,王爷自然警惕些,楚先生莫生气啊。”

    “不会不会,您多心了。”

    说完,楚凡珺便想要离开,不料,刚转身,林管家便抓住了她的手臂,转身一看,才发现,林管家已经跪在地上了。

    “林管家,你这样是作甚么?”

    “楚先生,你回王府吧,你救救王爷吧。”

    “你家王爷,他……怎么了?”

    “楚先生,王爷中毒了,那日朝堂上,皇上说把西俏的公主指给七王爷,而那公主还说什么非王爷不嫁,王爷也是性子拗,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当朝拒绝了公主,这西俏的使者怎么说都会维护他们的主子的,王爷是被那西俏的使者给下毒了,那人说,这毒不致命,但会生不如死。楚先生,你是这带的神医,只有你能救得了王爷了。”

    “那你代我回楚宅一趟,与我爹说声,我这就赶去王府。”

    “哎,我这就去。”

    楚凡珺怎么都没想到,离开是因为那西俏的公主,回来这里又是因为那西俏的公主,急匆匆的她赶去了单瑞的寝房,把了把脉,便在屋里翻起了医书,单瑞看了一眼楚凡珺,“当日你走,本王不曾想过你还会回来,那日本王对你那般说话,你不怨我吗?”

    “那日,我也未曾想过还会进这扇门,我以为我再也不会看见你了,说实话,我很怨恨你,当日,我想的是,等哪日,我一定要让你为今日这般对我而付出代价,我要让你后悔。而我看到林管家跪在我面前的时候,我想到了我爹,他这般对你,你却如待下人,待狗一般对他,你对得住他吗?”

    “我愿意救你,并不是我的本意,而且,我也不确定我能不能救的了你。”

    “没关系,这是本王的报应。我若还能活着,你回来吧,我若不能活着,带着林管家一起离开王府,替我好好照顾他。”

    这一席话在楚凡珺看来,他是在作秀,心里难免有点瞧不起他。

    “这自然不用王爷担心,奴才自问是个重情义之人,自当尽心竭力照顾好林管家。”谁都听的出来楚凡珺这话是在谴责单瑞,这也是楚凡珺第一次用‘奴才’二字称呼自己。

    单瑞刚想说话,便被打断了,“奴才承蒙王爷抬爱,但奴才心意已决,余生之年孝敬父亲。”

    “凡珺兄弟,如果我恳求你留下呢,本王知道,那日,我的话说的很过分,但是,你在王府的日子,我的心真的感觉很安定,你留下吧,本王一定视你如亲兄弟般。”

    看着瑞王爷这般的恳求,楚凡珺似乎有些……或许不能称之为动摇,只是觉得不可思议,“你先活着,这事待你以后有命时再说吧。”

    天毒国,名如其实,天毒的每个子民都擅用毒暗器,所以没有国家敢扰天毒的边境。所以天毒也算个安定的国家。除此之外,天毒的女子还出奇的美,可天毒的女子最是心狠手辣。

    如天毒这般擅用毒的国家,宫里最好的御医都治不好单瑞的病,楚凡珺也心里一冷,因为她实在是没有把握。

    在王府的药房看了两天的天毒国用毒的书,根据症状应该是‘古风’,这是天毒的开国皇帝研制的毒药,是用来惩罚背叛他的臣子和妃子。单瑞目前面目青涩,脉象似乎很紊乱,又时不时的会有一阵剧痛。此毒中毒两日之内就会发作,不会伤到性命,但痛不欲生。

    楚凡珺正思考着,林管家冲进来,“楚先生,王爷又痛了,这可怎么办?这都四日了,我记得那人说不能过一周,不然这毒就永远解不了了。”

    “你说什么?四日了?”楚凡珺惊讶的看着林管家,这么说来,不是古风,那为何症状这么相似?“看来解药得重新配置了。”

    “对啊,王爷中毒已经四日了,今日凌晨时分,王爷就剧痛不停,我传了宫里的御医,一个个都摇摇头回宫了,楚先生,王爷真的无药可解了吗?”

    “林管家,您别急,我会在三日之内调配出解药的,给我点时间。”

    楚凡珺不解的翻着书,“不是古风,又与古风症状相似,可为何是四日?”

    最后,楚凡珺看着三日之时就要到了,无可奈何,就根据古风的解药调配了一副解药。她不知道能不能成功,但几率有百分之七十,只是无意间她看到一个西域的毒药,症状是四日发作的,但脸部是没有任何变化的,是种不知不觉中死亡的毒药,她便迎合这两种毒药的解药配置解药,她不敢说毒全能解,但绝对能减轻他的痛苦。

    和楚凡珺预想的一样,她的药确实减轻了他的痛苦,但是,七日之期已到,这痛,必定伴随他一生。从此以后,每月的月圆之日,就是他毒发的时候。
第004章 陵城杀人案
    在林管家的强烈要求下,楚凡珺再次进入王府,跟随单瑞的左右。

    是林管家的一番话改变了她的决定,他说,他是王爷,集所有的荣耀和骄傲与一身,但是从小单瑞就不在母亲身边,父亲在他二十岁时就死在了战场上,最后一面都没见着。而林管家,原本是先皇手下的副将,先皇就是因为救他,才死在了敌国。从此以后的日子里,林管家带着愧疚和疼惜,心甘情愿的为单瑞做牛做马,操劳这操劳那。

    而单瑞却一直以为是林管家害死了父亲,从来都没有好好珍惜过他的照顾和关心。一直的以为那是他该做的。

    也许,单瑞的性格也和这件事有关吧,年幼时就离开了母亲,之后又失了父亲,这也那他的性格变得如此的暴扈。

    而对于这一切,这楚凡珺看来,是单瑞活该,人活在这个世上,没有谁欠谁的,也没有谁应该为谁做什么,既然先皇愿意救林管家,就说明先皇是心甘情愿的,所以,单瑞所有的行为造成的后果都是他自己活该。

    她愿意留下来,不是因为被单瑞的故事感动了,是林管家的执着感化了她。不经意间,楚凡珺发现,来到天毒国以后,她似乎变得如此多愁善感,以前,自己是没有感情的。她要的只是扬名立万,她要的是成功,可何时又如此的儿女情长。

    她是个21世纪的人,是个医学界鼎鼎有名的大人物,有着诸多的医学研究成果,年轻有为,她不能败在天毒,她要做回自己。

    第二日,楚凡珺在家和爹交代了下,就去王府了。

    楚凡珺和林管家说过,同意再回王府,但是她每日都要回楚宅。林管家答应了。

    呆在王府几日,都没什么事,单瑞见他闷得慌,真巧皇上命自己去陵城去查杀人案,便邀请楚凡珺一起去,楚凡珺同意了。

    之后去陵城的一路上,楚凡珺对于谁都是很冷漠。单瑞也时常端起王爷的架子,两个人谁也不搭理谁。

    好不容易到了陵城,刚到城门,就被守城的士兵拦住了。

    “太守大人有令,进城必须交过城费十两银子。”

    “小兄弟,这进城要交钱,我怎的就没听说呢?这战事刚平定,处处是穷苦百姓,这可不是人人交得起这过城费的。”单瑞一脸的不悦。

    “太守大人说了,与西俏国的战事刚刚平定,国库财力不足,这些都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更何况,看公子的样子,也不像交不出十两银子的人,你又何必为难小的呢?”

    “小兄弟,这话……”

    单瑞刚想说什么,便被楚凡珺打断了,“小兄弟,钱给你。”说完便走了。

    “喂!你怎么能把钱给他啊?这是背着朝廷在给百姓增加赋税,怎能不管。”

    “我说不管了吗?他只是个办事的,你又何必为难他呢?擒贼先擒王!”

    他们并没有马上去拜见太守大人,而是去城中找了家客栈。

    确实,放在古代,单瑞确实是个聪明的人,但是他就是太冲动,其实,古代有权的人都是用权利来解决问题的吧,自然也就很冲动,但那是治标不治本的。

    “为什么我们不去太守大人的府邸,要住客栈啊,我怎么说都是奉旨查案的钦差。”

    “那是你,不是我,若是王爷放不下身段住这小客栈,你也可以去找太守大人。”楚凡珺冷冷的看了一眼单瑞。

    听楚凡珺这般说话,单瑞也不说什么了,他总觉得,那事以后,楚凡珺变得好冷漠,依稀间觉得楚凡珺可能是没有消气。

    第二天,楚凡珺和单瑞去陵城外郊查看,到了事发地点的那座破庙,隐隐约约看到那边有好多人,破庙的门被官府拦了起来。单瑞要上前查看,被楚凡珺拦住了。

    “为什么拦着我,我们不是来查案的吗?”

    “不要冒然行动,小心暴露身份,王爷,暗访比明察更容易知道真相。”

    楚凡珺一脸的淡定,向不远处的茶馆走去,缓缓的品着茶。

    单瑞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紧蹙着眉。

    忽然,茶馆里走来几个人,一边喝茶一边聊。

    “这莫宁也真是个可怜的人儿,长的一副好皮囊,小小年纪死了爹娘不算,还嫁了个无所事事的夫君,嗜赌成性,如今又不明不白的死了,哎……”

    “就是,平日里就见她家钱坤有事没事的打她,怕是受不了她丈夫的毒打,到破庙投井自尽了。”

    两个妇人装扮的女人在那边说着,满脸的痛心。

    “现在这莫宁尸骨未寒,钱坤又娶了一房小妾。哎……这种男人啊,谁愿意把自家女儿嫁给他啊?”

    “反正我是不敢,我看啊,莫非就是这钱坤杀了莫宁。”

    “林大婶啊,这话可不好说,官府正查着呢,听说还从都城派了钦差过来,看来这事也闹得蛮大的。”

    “是啊是啊,哎呦,都这时辰了,我该回去了。”

    听罢,楚凡珺看了一眼单瑞,“不是勘察现场就能得到线索的,人家口中不经意流露出的才是真话。”

    单瑞一脸受教了的表情,但他毕竟是王爷,始终是放不下身份的,可楚凡珺的这番话又让他颜面尽失。

    “小二!”楚凡珺叫来了小二。

    “客官什么事啊?”

    “这位小哥,问一下这前面人这么多,是什么事啊?”

    “客官是外乡人吧,你有所不知啊,前头破庙的井里死了人了,官府的人在查呢。”

    “怎么回事啊?”楚凡珺随即问道,只有这样才能了解情况。

    小二看了一眼楚凡珺,心想一个外乡人怎的问这么多,楚凡珺见状,忙说,“小哥不要误会,我只是随便问问,小哥若是不方便说,那便算了。”

    “公子哪的话,这死的是钱捕快的夫人,这钱捕快啊,嗜赌成性,误了公事,太守大人开恩,让他回家了,可知,这没过半个月,这钱夫人就死了,我听说啊,这钱夫人死之前还有个贵人给了她一笔银子,可不知怎的,现在就不见了,我看啊,多半是谋财害命。”

    “贵人?”单瑞不解的问。

    “是啊,听说钱夫人莫宁之前是达官贵人家的小姐,后来落魄了,才至如此的。”

家斗:医妃难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家斗 或 医妃难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

  • 最强少爷,我的宠物老婆8章

    原标题:最强少爷,我的宠物老婆8章小说:最强少爷,我的宠物老婆第8章他是个恶魔“那本少就等着后悔!”他说着就开始自己最喜欢的律动。慕思哲说着话的时候,完全想不到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更想不到后来发生的事脱离了自己的掌控,等到他真正后悔的时候,就有了悔不当初的感觉。在盛乐大酒店的另一层套房内,励阳赤裸着上身半躺在床上,曹泽安在他的怀里,一条毯子遮住两人隐私的部位。“阿阳,我刚刚跟你说的,你想好了没?”曹泽安的手在他的胸前滑来滑去的。“我要好好想想。”励阳微微蹙眉,试管婴儿,亏那个女人能想得出来。“这

  • 春光灿烂时8章

    原标题:春光灿烂时8章小说书名:春光灿烂时第八章窥视村长的包养计划下两人一前一后来到旁边的西山村卫生院之中。卫生院很简单,分前后两院,前院看病的地方,处理一些简单的疾病,后院正是住宿的地方,这里有卫生院的工作人员,同时划出三间单间给村官居住的。从苗丽娜这里得知,今年这里有三明村官,除了苗丽娜和萧铁柱之外,还有一名女生村官,是村支书的秘书,苗丽娜是村长刘大头的秘书。“哎呀,小苗这是谁啊?”苗丽娜和萧铁柱刚踏入卫生院,卫生院之中就传来一声娇嫩的声音。一名衣着时尚的少妇走了出来,少妇穿着一件淡紫色的连

  • 隔壁住了小妖精8章

    原标题:隔壁住了小妖精8章小说:隔壁住了小妖精第8章:洞房风月“我哥也有这么一件。”啥?我脑袋发蒙。她把我叫住就为了说这么句话?但我也没多问,言多必失不是?我逃也似的离开表姐,今天是表哥人生大喜的日子,来往的亲戚朋友都很尽兴。我有幸目睹了表哥给表嫂塞红包,穿鞋袜,戴手套等一系列流程,两个人又喝起了交杯酒。我羡慕得眼珠子都要蹦出来了,我在想着,哪天我也给自己讨个漂亮媳妇儿,像表姐那样的。表姐?一想到她,我心里怪痒痒的。我想去看看她,跟她说说话,但我怕多事儿,还是忍住了。新房里都是女人,还是表嫂的闺

  • 名欲随行8章

    原标题:名欲随行8章小说书名:名欲随行第八章真好看!只穿了一条薄薄的运动裤,钱慧兰这么弯下身子,徐东的手指在钱慧兰的后背上游走的同时,只一低头,就看到了钱慧兰那条棉质黑色短裙的裤腰,还有,裤腰里面……青涩的小伙子,就算是看到一条款式奇特的内衣都可能引起反应,何况是这样子的一幕,徐东感觉全身的血液霎时奔腾起来,朝着那一部位奔涌而去好像一把钢枪般,死死的顶在了钱慧兰那臀中间,隔着衣物,钱慧兰都能感觉到传递过来的温度……“哎呀……徐东,你什么东西顶到嫂子了!”钱慧兰就这么弯着身子,长发顺着一侧肩头滑下

  • 小河村的秘密8章

    原标题:小河村的秘密8章小说名称:小河村的秘密第八章“轰”地一声,李东当时是想都不想便将李慧茹房间的门给推开了,他心里只有一个信念,不管如何,一定不能够让嫂子被那些家伙给欺负了!可是当他推开房间之后,他整个人都愣住了,因为明晃晃的灯光下,压根就没有见到黑鹰和老九的身影,不过相较于此刻他见到的场景,他倒是宁愿见到的是黑鹰他们的身影!此刻的李慧茹整个人都躺在凉席之上,身上啥也没有,在灯光的印射下,她白皙的肌肤下的红晕都尽皆被表现了出来。李东进入房间的那一刹那还听到一声痛苦且带着一丝丝快意的声响从李慧

  • 恋上嫂子的床8章

    原标题:恋上嫂子的床8章书名:恋上嫂子的床第八章第二天,我就早早起床出去了。先是到了一个电器城,买了一些设备。然后才来到了公司。来到公司之后,我偷偷潜入了高总的办公室。然后便将已经买好的春药放入了高色魔的饮水机里。然后又在墙壁上,将买下来的一个针孔摄像机安装在了上面。这一切都极其小心翼翼,不让别人发现,然后我才从办公室出来,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看了看时间,才不过七点半。很快陆陆续续便有人来公司上班了。我这一个计划极其完美,先是在高色魔的饮水机里头下了春药,到时候,高色魔喝了水之后,自然是身体燥热,

  • 我在岁月深处等你8章

    原标题:我在岁月深处等你8章小说名:我在岁月深处等你第八章清晨的运动清晨,莫小默被剧烈的晃动所惊醒,一睁眼就看到慕容凌风在她身上辛勤的耕耘着。莫小默挣扎着想要逃脱他的魔爪。身下的挣扎让慕容凌风更加兴奋,“别忘了,你已经是我的仆人了”,一边说一边加重力道,惹得身下一阵娇喘。“你这个变态!啊……流氓!”莫小默感觉浑身已经散架了,鬼知道这头种马怎么这么精力旺盛!“我变态?我流氓?一会本少爷让你体验一下什么才是流氓!”慕容凌风第一次被骂成流氓变态,不禁感到很荒唐。“你!到这来!”慕容凌风决定好好教训下莫

  • 乡野诱惑8章

    原标题:乡野诱惑8章小说名字:乡野诱惑第8章带俺走剩下的两个人,也赶紧冲到游艇上拿了棍子,直接冲了过来。所以在踢这两个人下湖的时候,苏羽已经暗中将两人的胳膊给震了回去,方才的脱臼,其实已经接上了。不过估计那胳膊想要动,估计至少也得半个月后了!说起来,那黄毛,估计是最可怜的了。刚才从水里冒了个头,嚣张的喊了一句,转眼就见胖子嗖的一声飞了过来,不偏不倚的直接砸在这货头上,又把他给砸水里去了!好一阵子,这几个倒霉蛋才从水里爬了上来,快速的推着那个被叫做刘少的上了游艇,生怕再挨打,赶紧开着游艇往北湖中心

  • 阴棺冥妻8章

    原标题:阴棺冥妻8章小说名:阴棺冥妻第八章我的执念是你:杜明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而我就是这东风了。我虽然不知道这法阵究竟有什么用,可我隐隐觉得,姐姐如果真的来了,她也许真的会魂飞魄散。我不忍心,可我不敢违逆父母在旁边一句接着一句的催促,只好走两步停一步地离开了家。我走了很久,终于到了村东的后山,可我并没有急着去姐姐家,而是在一座坟前停了下来。农村里,小孩子夭折后是不能办丧事的,死后也没有所谓的风光大葬,而我面前的这座坟,其实只是一个荒弃的小坟包,坟包的前面立着块简陋的墓碑,墓碑经过十三年的风雨洗礼

  • 混在日本当神仙8章

    原标题:混在日本当神仙8章小说:混在日本当神仙第8章照国神社的神主今天很郁闷,很多人都拿着神符来找他算账,说根本辟不了邪,半夜符就被烧了,害他们女儿被恶鬼缠身,考不出好成绩。“怎么回事,这个也太奇怪了,我们的神符一向很灵啊,周边的小鬼看到我们神社的招牌,就算是鬼王也要避让三分,是哪个不长眼的鬼坏他们的事情?”其实照国神社卖的神符神力不大,真正卖的是招牌!王乐水能想到用小贞子去勾引信徒,自然别人也能想得出来。只是他们的方法要更简单粗暴一点,那就是把周围大大小小的鬼头都召过来,和他们好好谈谈。只要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