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婚后眷恋:霸道总裁小娇妻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 23:10:3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婚后眷恋:霸道总裁小娇妻

第1章 辛晨萱,你个混蛋

  星巴克门口,一辆限量版红色法拉利瞬间吸引了行人的眼球。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车门一开,一位穿着身穿朴素的运动装却难掩其姿色的女人从车上下来。

  辛妍翕低着头,关好车门,然后走进了星巴克。她心里清楚这辆车是她那个有钱的老爹怕被人说成虐待已故前妻的女儿而借给她“打肿脸充胖子”的礼物,并不觉得骄傲,反而有一丝心伤。

  她找了个偏僻的地方做好,等着老爸介绍的相亲对象,据说是某集团财阀的儿子。可天有不测风云,遇到了最不想见到的人。

  “姐姐,你也在这呀!”辛晨萱看见辛妍翕,便活蹦乱跳地跑到了她的跟前。

  辛妍翕知道她没安好心,不想理她。婚后眷恋:霸道总裁小娇妻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姐姐,你不想理我,那我就走了”。辛晨萱说完,胳膊一抡,桌角的咖啡撒在了妍翕衣服上。

  辛妍翕起身去了洗手间,回来之后看见晨萱已经不在了,顺手喝了那剩余的半杯咖啡。

  她看了看表,拿起手机想打个电话,不料,头有点晕,一股暖流瞬间涌上了心头。她望向窗口,辛晨萱笑的合不拢嘴,一定是她搞得鬼。

  辛妍翕心里一凉,摔碎了手中的杯子,拿起碎玻璃划过了手背,一股鲜血涌了出来。仗着疼痛换起的清醒,摇摇晃晃地起身离开。好好孕

  “喂……”一个洪厚的男低音刺激了辛妍翕的耳膜。但她已无暇顾及,只想快快离开。

  “行,知道了。这帮狗仔真不让人省心。”韩宸哲挂了电话,戴起墨镜,环顾四周,迅速地确定了逃跑路线,迈着大长腿迅速离开。

  本想趁着出国刚刚归来,无人知晓而好好地休息几天,却不料作为全城风尚帝国的首席执行官他,加之天上地下绝无仅有容貌,韩宸哲无论走在哪里都吸引着大众的目光。

  辛妍翕刚走几步,又觉得晕晕乎乎,燥热难耐,竟然撞上了人。来自haohaoyun.com

  男性的荷尔蒙瞬间刺激了她的神经,她像只树袋熊一样悬挂在了那个人的身上。

  韩宸哲脸一黑,迅速甩开那个女人。刚想走,那个女人又狠狠地扑了过来,不断地往自己身上蹭,任凭韩宸哲怎么甩都丢不掉。

  他最恨麻烦,但眼前这个女人成了他最大的麻烦。可现在,他只能带着那个女人一起逃跑了,否则明天的头版头条,便是他被一个发春的女人无端勾引。

  “喂,苏洛,帮我开间房。”他接通死党的电话,心里暗骂:“女人,你可别怪我。好好孕

  “哟,大白天的,你这要干嘛呢?韩少帅。”苏洛看着韩宸哲就这样扛着一个女人出现在自家酒店门口,心里一惊,不是说少帅不近女色的嘛。

  “少废话,准备好纱布,送到房间。”一副惟我独尊的样子,盛气凌人的样子。

  辛妍翕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被什么人摔在了床上,身体很热,烦躁地撕开自己的衣服。

  韩宸哲拿过苏少爷送来的医药用品,闭门,送客。走到床前,眼前的这个女人,慌乱地撕扯着身上的衣服,胸部随着呼吸此起彼伏,小腿乱蹬,极具诱惑。阅读haohaoyun.com虽说不是前凸后翘,但芊瘦的身躯在药物的作用下肤色略微泛红,白色的基底似雪,全身散发着一份淡淡的自然,深深地吸引着他的眼球。

  韩宸哲的眼睛划过了她的手臂,眼角闪过一丝落寞,心疼涌上心头。

  他拿起纱布轻轻地坐在了床沿边,抬起女人的手臂,小心翼翼地帮女人包扎。

  韩宸哲也觉得奇怪,他这是怎么了?他甚少有这样的温柔。

  韩宸哲心底突然懵懂地出现一个女孩,那年她的一抹微笑如阳光一样温暖了她的心,那年她的一滴眼泪像针扎一样刺痛了她的心。

  但一面之缘,再无缘相见。

  辛妍翕迷迷糊糊中看到有个男人靠了过来,拽着她的胳膊,想要帮她擦一擦。但渴望冲昏了她的头脑。

  她反过来把男人扑倒,去胡乱地撕开了他的衣裳,眼泪滴在他的胸膛上,嘴里呢喃着,在这暧昧的气氛中增加了几分魅惑。

第2章 她失身了

  炙热被她触碰使得韩宸哲难忍,他暗自骂了一声,迅速地将她压倒在床上,扣紧了她的双手,威严的气势对着她:“女人,希望你不要后悔。”

  接着,暧昧充斥了整个房间。

  他,开始了一场史无前例的疯狂。

  辛妍翕被一阵阵疼痛惊醒,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眼前的这个男人是她见到长得最好看得一张脸,精致的五官完美无缺得组装在他的脸上,古铜色的肤色,宽大的臂膀,还有……

  “啊……”一阵疼痛打断了她的思绪。她下意识地推了一把身上的这个人,却使不上劲儿。

  男人不由分说又吻上了她的唇,那双手在她的身上游走。

  他的温柔与霸道,使得她欲罢不能。

  不知过了多久,只觉得睡了一觉,天亮了……

  清晨的一米阳光透过窗帘照射了进来,床上的两个人相拥在一起,依旧甜甜地酣睡中。

  天渐行渐亮,光照在了辛妍翕的脸上。她下意识地伸了个懒腰,却发现自己的胳膊被什么东西压着似的。

  辛妍翕转过脸,一个男人的宽阔的背部映入眼帘。

  她无暇顾及他是谁,挪了挪身体,下体的疼痛感告诉她,她失身了。

  面前这个素不相识的人夺走了她的第一次。

  辛妍翕细细回想昨天发生的事情,她怎么会出现在这个房间里?

  “辛晨萱,你是个混蛋。”她这个大女儿,在她的家里无到位,无人心疼,她的肩膀微微的颤抖了一下,眼睛里闪过了一点泪花。

  辛妍翕钻出了这个男人的臂膀,强忍着下体传来的疼痛,穿好衣服,洗了一把脸,从钱包里拿出一塔钱扔在了床上。

  她不想让别人知道这件事,作为本省辛氏集团的大女儿,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更不允许已经发生的事情败露。

  但她的眼角划过的泪水表明了她的痛与悲哀。紧接着,她开了开门,踏着高跟鞋扬长而去。

  她恨也无能为力挽回这一切,但她又不能说出这一切。

  辛妍翕走出酒店,看着眼前的车水马龙,心死了,但人还没有死,坚强下去,自己依旧可以活的很精彩。

  她望了望天空,垂下了头。心里默念:“妈妈,我想你。”

  那张留在她记忆里妈妈的脸庞,陌生而又熟悉。

  然后,深呼吸,拦了辆出租车,回家。

  “叮铃铃……叮铃铃……”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断了韩宸哲的美梦,他用手摸索到了放在床头柜的手机,

  “喂,找谁?”

  “儿子,工作再忙也要注意身体,回家吃饭。”一个温婉动听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妈,我知道了,马上回去。”

  “儿子,你爸知道你回来,特意让下人准备了一桌子好饭,迫不及待地想见到你。”

  “知道了,妈妈,代我问爸爸好,我收拾一下,马上回来。”

  挂了电话,闭上眼睛。

  突然,他睁眼,转身,却发现昨天出现的那个女人早已不知去向,在床的边沿一塔钱是什么回事呢?

  韩宸哲穿戴整齐之后,拿起了那沓钱,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突然,一张小小的白纸条从钱里掉在了床上。

  他弯下腰,捡起来,看到一行清秀的小字。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我也不想认识你。就此别过,忘掉我的样子,忘掉昨晚的一切。”

  “真是一个有意思的女人。”韩宸哲站了起来,想起昨晚发生的一切。

  那个女人,他为什么没有排斥反而有一种被她吸引的感觉?

  他看见床上那一小滩鲜红的血,他竟然开始怀念昨晚的温存。

  他似乎更想知道她究竟是谁?

  他就这么不想记得他们彼此的第一次吗?

  虽然她可能不会认为。

第3章 那不是我的家

  辛妍翕走进辛家门,就爱看见爸爸辛正霖和所谓的继母赵淑珍,还有那个自己一辈子都不想见到的的妹妹辛晨萱,三个人坐在客厅里眉开眼笑地说着什么。

  不远处的秦妈看到大小姐回来了,笑着说道:“大小姐回来了。”

  听到保姆的声音,客厅里三个人都不约而同地望向了辛妍翕。

  “你个贱人,现在回来干什么?如果不想回来,就永远不要回来,这个家多以一个不多,少你一个更好。”赵淑珍刻薄地说道,不是自己的亲身女儿,自己都懒得搭理。

  辛妍翕对赵淑珍的话并没有在意,自从这个女人走进辛家门,她便一直被赵淑珍视为眼中钉,骂着骂着就习惯了,打着打着就不疼了。

  这个当初为了得到爸爸,不惜一切代价与爸爸发生性关系,在妈妈尸骨未寒地时候就强行住进自己的家了,她的坏,自己时时刻刻都没有忘记。

  辛妍翕看着不远处的辛正霖:“爸,我回来了。”

  “昨天去哪了,好好的相亲就这样那么破坏了,你王伯伯打电话把你爸我数落了一番。”辛正霖一脸不满地望着眼前这个不受待见的女儿。

  “爸爸,我去了,等了好久,不见对方来,我……”辛妍翕望了一眼辛晨萱,见她指着自己,与继母不停地交头接耳。回过头,“学校临时有事,我就回去了。”

  “真是个不知轻重的下贱胚子,没娘的孩子就是没教养。”赵淑珍阴阳怪气的接了辛正霖的话茬。

  “你呀吃我们的、喝我们的、花我们的,还不听我们的话,真是养了个白眼狼。你爸好不容易帮你攀上那门亲事,人家家里家财万贯,你嫁过去是你几辈子修的福呢。更何况,人家给的彩礼……”

  辛晨萱打断了妈妈的话,接着说:“姐姐,你昨天回学校了吗?我去宿舍找你,怎么没有见到你呀。”说完脸上却露出了无知且阴险的笑容,好像一副与她无关的样子。

  “是吗?”辛正霖质问道。纵使这个女儿不受待见,可他也不想女儿做有辱门风的事情。

  “爸爸,我回去得有点晚,就没有再去找妹妹。与老师讨论论文的时间有点长,毕业了,事情多。”辛妍翕知道辛晨萱不安好心,便说自己要上楼了。

  “跟大妈一样,一脸骚气。”辛晨萱见她转身,脱口而出。

  “我警告你,不准你说我妈。”辛妍翕生气了,虽然她知道说不说无济于事,但就是不能容忍别人说她妈。

  “反了你了。”赵淑珍见不到亲身女儿被欺负,便破口大骂,“辛妍翕,你个不孝女,我让你住在这个别墅里已经够看得起你了。我作为辛家的少奶奶,对你这个前任的女儿已经够仁至义尽。怨只怨你的亲生母亲没有这个福分,还是你的母亲她造了什么孽才会丢下你早早的去了呢。”

  “阿姨,你当初怀着我爸的孩子走进我们家门,我外公外婆心肠好,原谅了我爸爸的无心之失,你怎么能恩将仇报呢?作为小三,你有什么脸面来教训我这个原配的小孩。”辛妍翕绝不允许有人污蔑自己的妈妈,绝不允许。

  “你个贱蹄子。”赵淑珍说着抡起了胳膊,刚要走过去,却辛正霖拦了下来。

  “辛正霖,你个没良心的,我辛辛苦苦操持这个家,我容易吗,你这个女儿大逆不道,你竟然还……”赵淑珍哭着喊着,像受了多大的冤屈一样。

  “爸,妈,你们别吵了,还是好好关心关心姐姐的终身大事吧。”辛晨萱说完白了一眼辛妍翕。

  其实,妍翕心里明白她的意思。

  她知道自己失身了,她亲眼看见自己被陌生男人抬走的。

  “就是,明天就去安排相亲,找个有钱的,多要点彩礼钱,不能让我这么多年白养活了她。”赵淑珍和她女儿一样。如果说她的女儿还真随她妈。

  辛正霖看了辛妍翕一眼,没有说话,一副有心无力的样子。

  这个家,一项都是赵淑珍这个女人做主。

  辛妍翕不想理会他们,走向了楼梯。可该死的妹妹伸出脚,将她绊倒。妍翕忍住了自己的眼泪,迅速的跑了上去。

  辛妍翕一直住在妈妈的房间里,她觉得那里有妈妈的味道。

  妍翕抱着妈妈留给她的项链,再也不故作坚强,眼泪止不住地就往下流。

  她所有的东西都被继母与妹妹搜刮完了,只有这串项链以死要挟得以保住。

  也有可能是继母他们认为这是一串不值钱的珠子才不与她抢夺。她的命在她们眼里根本就不值钱。

  辛妍翕望着窗外的小鸟,问自己:“我的家在哪?”

第4章 少帅的终身大事

  傍晚时分,一辆加长版的林肯停在了韩家大院的门口。这是一座偏古典的古宅,静静地坐落在江林河畔。在暮色的降临下,显得庄严而又肃穆。

  “二少爷,二少爷回来了。”老管家激动地喊了起来。

  韩宸哲下了车,门口的保安将车接过开向了地下停车场。一入客厅,连韩老爷子都坐不住了,起身迎接自己这个视如瑰宝的小儿子。

  “爸,妈,大哥,姐姐,姐夫还有西西,我回来了。”韩宸哲不喜欢寒暄,便干脆利落的打好招呼,扶着爸爸走向了餐厅。韩家老小,就随着他们的步伐入了席。

  韩振康坐在宴席的正中央,右边旁边是太太沈雅娴以及二女儿韩梦辰与丈夫穆雨泽;大儿子韩宸毅顺势坐在了爸爸的左边,不料老爷子却说:“宸哲,坐这里。”

  韩宸毅一听,心里特别不痛快。但还是满脸堆笑,识趣地回老爷子:“是,二弟好长时间不回来了,是该坐在爸爸附近叙叙旧。”

  韩宸哲本想坐在大哥的旁边,却不料被弄得如此尴尬境地。他不想与大哥为敌,他和妈妈一直视大哥为亲人,但大哥总是有意无意地排斥着他们。

  “来,宸哲,你坐妈妈这边,我和姐姐往后移。”沈雅娴这样识大体的女人,总是能化解兄弟两的矛盾。但韩宸毅却不这样认为,他从未叫过继母妈妈,从小他就知道,自己必须更努力才会不被这个高高在上的父亲遗弃。

  “宸哲,公司近况怎么样呢?”

  “爸。公司……”

  “振康,儿子刚回来,先吃饭,先吃饭。”沈雅娴可不允许自己的儿子饿着肚子谈生意,她对这个儿子可是惜如珍宝。

  “是呀,爸爸,工作上的事情我都已经向你报告过来,你先让弟弟吃饭,说点轻松一点儿的话题。”韩宸毅心里不痛快。可表面上还要附和。他嫉妒二弟,作为老爷子的私生子,自己在公司都不能叫老爷子爸爸。

  饭后,老爷子对韩宸哲说:“最近公司的事情先交给你大哥处理,我和你妈给你安排了几个相亲,都是省里名门之后和咱们家门当户对,并且配得上你的千金。你也不小了,早点让我抱孙子。”

  “爸,我自己的事情自己会处理,不用你们操心。”韩宸哲一副扑克脸,眼神里闪过一丝愁绪。

  “韩宸哲,这件事情,你必须给我放到日程上来。从明天开始,放下工作,挨个给我相亲去。”韩振康一脸威严,令人不寒而栗。

  这段话并没有吓倒韩宸哲,但不知为什么他的脑海里突然闪现出了一个人,他有点儿想念那个昨晚与他一起的女人,想念昨晚的销魂与暧昧。

  “是呀,老弟。你也老大不小了,我和你姐夫也只有西西一个孩子,还是个女儿。你还不抓抓紧,让老爸老妈高兴高兴。”韩梦辰也许久不见宸哲了,从小就亲,像弟弟那么优秀的男人要找一个怎么样的女人才配的上呢?

  韩宸哲望向姐姐,又转身看了看与西西玩耍的穆雨泽,便问道:“姐夫,你在学校最近还好吗?临近毕业,一定有许多学生找你吧。常回家看看,别老住在学生宿舍。”

  穆雨泽笑了笑,接着说:“还是操心一下你的终身大事吧,全家人都盼不得你早日娶媳妇”。他欣赏韩宸哲,欣赏这个男人的不拘小节与敢作敢当,也欣赏这个男人的处事能力与办事效率,更欣赏这个男的洒脱与睿智。

  “行,我答应你们。去相亲。”韩宸哲无奈的说。

  韩宸毅望着这一大家子人有说有笑的样子,心中的怒火就不打一处来。作为长子,韩振康从未想过他,询问他的感受。从小到大,他一直是这个家里的局外人。他一直在努力,却一直在韩宸哲的光芒万丈下苟延残喘。他恨命运的不公平,他恨韩宸哲夺走他的一切,他更恨自己私生子的身份。

婚后眷恋:霸道总裁小娇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婚后眷恋 或 霸道总裁小娇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夺情游戏9章(第一卷 阴差阳错第9章 梦幻的地方)

    原标题:夺情游戏9章(第一卷阴差阳错第9章梦幻的地方)小说书名:夺情游戏第一卷阴差阳错第9章梦幻的地方这是这家酒店最高最好最贵的套房,不,确切的说应该是一整屋楼,整个楼屋都已被打通,精致奢华的装修完全可以去参加世界凭选,里面凭何一样摆设都足以压跨一个穷人!如果不是亲眼看着司徒寒越熟门熟路的坐上贵宾电梯直达顶楼,程安安绝对不会认为自已真的可以在这样梦幻的地方过上一夜。服务生开了门,司徒寒越进入房间的后,习惯性的走去酒柜倒了一杯酒,举起酒杯的时候正好撞上程安安不安的一对眼睛,她站在豪华的屋子外面,手

  • 娇蛮女斗冷酷男9章(第一卷 开始卷第9章 吃猫食)

    原标题:娇蛮女斗冷酷男9章(第一卷开始卷第9章吃猫食)小说名字:娇蛮女斗冷酷男第一卷开始卷第9章吃猫食“不是啊。”徐佳欣笑着胡说八道。她父母虽然都在北滨市,却是住在省委大院里,每天从那里上学的话,很不方便,所以,徐佳欣就选择住校了,她的资料虽然没有保密,却也不是一般人能接触的到的。加上徐佳欣知道自己以后的安排会是怎样的,对这些毕业就会分手的男生没有什么兴趣,徐佳欣可是想做出一番事业的女孩,怎么可能看上这些未来一片渺茫的对自己没有助力的男孩!按照徐佳欣的话说,她不想做保姆。“哦?你家是哪的?”马宝

  • 孽缘情深:若爱已不在9章(第一卷 脱胎换骨第9章 我想好好的活下去)

    原标题:孽缘情深:若爱已不在9章(第一卷脱胎换骨第9章我想好好的活下去)小说名:孽缘情深:若爱已不在第一卷脱胎换骨第9章我想好好的活下去如果星星没有了,还可以拥有月亮。这句话如果写进某些情节中一定很煽情,可是现在却是说给沧灵澜听的,她无意识的看向一旁的凌泽熙。他的世界她一无所知,可是她却在自己需要的时候,愿意张开坚实的怀抱去保护她,她是不是应感动的痛哭流涕,然后扯着他的衣角对他深情款款的说:让我以身相许吧。如果是以前的她,或许会这样的神经大条,现在的她什么都没有,他却还是愿意帮助自己,她不知道他

  • 娇妻如云9章(第一卷第9章 矛盾激化)

    原标题:娇妻如云9章(第一卷第9章矛盾激化)小说书名:娇妻如云第一卷第9章矛盾激化片刻之后秦俑知道了原因,也晓得肯定是有人觉得自己看书的古怪情境被除数人误会了。心里面也知道,自己的这种行径,放在任何人身上都会被除数人误会,谁让自己这样看书呢!秦俑向图书管理员微笑着点点头,很真诚的道:“老师,我没有翻书玩,我确实是在检索资料,想别是误会了,请你不要见怪!”管理员听后,微微一笑,知道是误会了,也不多呆,返身而去。那二名男男青年大吃一惊,未想到秦俑既不是聋子也不是哑巴,是一名正常的人,那刚才为啥不肯声

  • 校园高手9章(第一卷 青春校园第9章 换个创意)

    原标题:校园高手9章(第一卷青春校园第9章换个创意)书名:校园高手第一卷青春校园第9章换个创意梁丽对于两人的情况,和于波的看法一样,听了江琬婷的话,很干脆的笑笑,然后起身就走,还不忘了调笑江琬婷道:“没看出来,我们校花大人居然还有训夫的潜质,不错,整个场面一下就被你震住了。”江琬婷被她说得俏脸发红,却不忘了瞪她一眼,然后扭头对萧逸风道:“坐我旁边来,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昨天没写作业。”两个女孩虽然说话声音很小,但是萧逸风却听得很清楚,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的听力也变得这么好了,只不过心中还没有

  • 斩天成圣9章(第一卷 潜龙蛰伏第9章 萧战天)

    原标题:斩天成圣9章(第一卷潜龙蛰伏第9章萧战天)小说:斩天成圣第一卷潜龙蛰伏第9章萧战天翌日,清晨。雅琪欢快的声音在外面响起,叶凡才冲朦胧中醒来,揉了揉双眼,一阵神清气爽的感觉,叶凡忍不住长啸一声。“怎么回事?”叶凡看着全身发生的变化,刚才长啸一声,似乎引动了体内的真气,嘴巴里面喷出一道真气。“真气外方?”叶凡愣愣的站在原地,这是脱凡的晋升标志。叶凡沉浸心神,感应到丹田出所储存的真气,整个人瞬间惊呆,睡了一个晚上,就这样晋升武师?叶凡都发觉自己是不是在做梦,用手狠狠的打了自己一巴掌,一声清脆的

  • 回到三国做强者9章(第一卷第9章 适应环境)

    原标题:回到三国做强者9章(第一卷第9章适应环境)小说书名:回到三国做强者第一卷第9章适应环境张老汉听了吕宁的话后才将李由扶起来,拍拍他身上的泥土,这肯定是表示认可了,李由马上叫了声爹爹。随后李由又到吕宁身边向吕宁跪下,吕宁赶紧把他扶起来,但他死活都不起来,说是从今往后,他就带着他的手下在吕宁鞍前马后,终生视死相随。吕宁没有办法,只好暂时先答应他们吧,李由带着他的手下对吕宁下跪并道:“视死追随主公,有违此言天诛地灭。”吕宁将他们扶起来后,并对他们道:“既然你们选择了要跟随我,那我现在就对你们讲,

  • 美人计:妖后十七岁9章(第一卷第9章 他立了别人为妃)

    原标题:美人计:妖后十七岁9章(第一卷第9章他立了别人为妃)小说名称:美人计:妖后十七岁第一卷第9章他立了别人为妃残月住在的院子有两颗梨花树。早春二月天气尚寒,高筑的院墙圈住一方温暖。枝桠上结满泛着浅黄色的雪白花苞。有些已悄悄绽开雪白的花瓣,散出淡淡的清香。碧芙搀着残月站在梨花树下,看着满树似开未开的梨花,多日以来,难得残月憔悴的容颜漾开恬静的浅浅笑意。还记得小时候,她还是长乐国的公主时,住的院子里就有梨花树。姨娘经常抱着她坐在梨树下,摘下几朵雪白的梨花戴在她头上,夸她是世上最美丽的公主。她则搂

  • 龙临异世9章(第一卷第9章 证明自己)

    原标题:龙临异世9章(第一卷第9章证明自己)小说名:龙临异世第一卷第9章证明自己“大伯。我不是三岁小孩。别玩我了行不行?”龙天羽有些无语。“什么小孩不小孩啊!该告诉你的我都告诉你了。现在你倒是该告诉我你是什么人吧!”老者瞪了龙天羽一眼说道。“晕。我该告诉你的都告诉你了。我叫龙天羽。至于家族,算是龙氏吧!”龙天羽有些无语的看着老头。要不是看不透眼前这个老头。鬼才愿意和他在这里耗着。老者仔细观察了下龙天羽的神色,也不像骗人的。可是他怎么知道那古老的国度呢?而且这个龙氏?先前听他说龙家虽然没有想起什么

  • 逆天仙尊9章(第9章 一个不留)

    原标题:逆天仙尊9章(第9章一个不留)小说名:逆天仙尊第9章一个不留骨骼,是支撑人体的脊梁,即坚硬又脆弱。试想要用血液去填满并膨胀骨骼,就像一只蚂蚁如若吃下一头大象……那滋味……密林深处,乱石岗。此地很隐秘,不是参天巨树就是陡峭岩石,一个不小心就可能粉身碎骨。吱吱!骨头破裂、磨合之音在石岗回荡着。一块岩石上,叶匀盘膝而坐,一身皮肤又布满无数血丝,粗大血脉滚躺着鲜血,而身体时大时小,煞是诡异。身体每变化一次,叶匀就痛苦万分,可以说是生不如死,一次次坚忍,一次次冲击骨骼肉身。从清晨到夜晚,直到另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