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青楼芙蓉魅王妃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3 0:25:0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青楼芙蓉魅王妃

第一章 带着轩辕剑去穿越

七月如火,轻柔的涨风吹着燕荡山,草地上那背靠在榕树荫的男女手牵手,眉目传情,交颈而欢。青楼芙蓉魅王妃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凤凌月眉中饱含款款深情,凝视着眼前的俊美男人,心中充满了幸福感。

“麟泽,做完了这一票,我们就退出组织好不好?从此我们牧业山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过上神仙般的美好生活,好吗?”

阮麟泽星目中泛起向往的光点,凝视着凤凌月那诱人的红唇,然后一口咬了下去,两人唇齿缠绵,连天上的太阳都为之羞赫了。

“阿月,老尊主待我们不薄,就这样离开,会不会太无情了一点?”

凤凌月的目光透过那斑驳杂落的树林,远视到了燕荡山外那飞翔的飞鸟身上,神情微显落寞:“麟泽,我自小在老尊主的膝下长大,这些年来为他做的事已经足免弥补他对我的抚养之恩了,这种生活,我已经厌倦了,况且,他已经答应了我,只要我这次任务完成,那么我就可以带着我的梦想与我最爱的东西离开,我的梦想就是去一个没有人的地方,过上平静的生活,而我最爱的东西,那,就是你咯,咯咯。”

凤凌月笑起来的声音很好听,任谁也想不到,有着这样好听的声音的她,居然会是世界杀手榜上排名NO1的血凤!

阮麟泽仰起头看着天上的朵朵白云,金色的阳光倾斜下来照在他的脸上,这让凤凌月有些看不真切这张爱极了的俊脸。

“可是这一次的任务,可是连老尊主亲自出手都没有把握啊,你,能成功吗?”

一只古仆的卷成圆筒的图鉴出现在了阮麟泽的眼前,图鉴上那股纯净神圣的气息令他眼中精芒一闪。

“轩辕剑鉴,你居然拿到了轩辕剑鉴,阿凤,你不愧是咱们华夏天字第一号杀手血凤啊!”阮麟泽喜极,拿过图鉴无比珍爱的撰在手里,好像生怕它会飞了似的。

“咯咯,麟泽,我说过,只要我想,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是我拿不到的。说明haohaoyun.com”凤凌月一把拥住这个她心爱的男人,脑海中已经勾画出了两人牧野仙踪的神仙画面了。

突然,一股锐劲破胸而来,零距离的攻击,哪怕是号称杀手界NO1的血凤也无法闪避,一击正中心胸。

凤凌月一式凤扫横天打出,那个偷袭她的男人被一击正中,然后吐着血飞回去撞断了那颗十人方能合抱的大榕树。

巨大的榕树冠缓缓倒下,就如凤凌月飞速流失的生命。

“为什么?”凤凌月眼里尽是绝望,她一千个,一万个想不通,为什么这个口口声声说要爱她一万年的男人,居然会出手杀她。

阮麟泽吐着血从树渣里站了起来,撰紧手里的轩辕剑鉴:“凤凌月,你以为老尊主会放过你吗?哼,放着组织组长,华夏暗黑界二号人物的位置不坐,你脑残得居然想隐居,哈,你以为我跟你一样脑残吗?只要有了这轩辕剑鉴,只要能掌握这里面的轩辕剑,这整个世界,都将是我的了,哈哈哈……”

凤凌月笑了,她笑自己白痴,居然会看上了这种男人。

摇了摇头,凤凌月用自己最后的力气站稳了,她是一个哪怕是死,也绝不跪着的人!

“阮麟泽,算我瞎了狗眼,看上了你这种杂碎!不过,你是想要轩辕剑吗?咯咯……”一抹金色的光芒自高空中出现,带着千万均的压力破山捣海而来。青楼芙蓉魅王妃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那是凤凌月最后的力量,千百丈的金色剑芒如同一道划过的流星,轰然斩在燕荡山上,阮麟泽眼色从得意到恐慌,最后变成绝望。

“你,你居然掌握了轩辕剑,啊……”

“轰隆隆……”剑碎天地,耸天而立的燕荡山,彻底的深沉入了海底,与它同沉的,还有那对曾经爱得很浓,很深的男女。

……

凤凌月只觉得天旋地转了许久,原本已经麻木了的身子再次有了知觉。只是依旧是毫无止境剧痛。

痛,痛彻心扉。

凤凌月咬牙睁开眼,入目的竟然不是为蔚蓝的海底,而是倒着的黑压压一片人,只是每个人的表情都有一丝诡异。

这个场地到处都是披红挂彩,耳边不断传来靡靡之音,空气中也有一股浓重得令人反胃的脂粉气。阅读http://www.haohaoyun.com/

场地的中央,从老到少,都是穿着古装的男人。每个都盯着自己,暧昧的目光,肆无忌惮地迅游在自己的身上。

凤凌月不露声色,黑眸转动,看见周边还有一些雅座,那里坐着的男人就要显得文雅许多。尽管如此,在凤凌月的眼中,还是一样的恶心。

隐约还有啼哭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凤凌月扭头,就看见在身旁十尺开外,有七八个五花大绑的古装女子,正用同情的眼神窃窃地瞅着自己。

在那些女子的周围,还有二十来个赤裸着上身的黑汉子,手拿粗棍一字排开。看起来不过是最普通的打手模样。好好孕

其中离着自己最近的一个,手中还多拿了一条滴血的长鞭。正一脸不屑地斜睨着自己。

一瞬间,凤凌月便明白了,自己是穿越了!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倒霉的是,台下的那些男人,横竖看都不是正经的人。而自己正都被三指粗的麻绳捆着,倒悬在一个高台之上。加之浑身数不胜数的鞭伤,情况不容乐观……

“诶哟,没死……傻子果然都是不怕疼的,凤凌月,你最好是老实一点,不然,不要怪妈妈我对你手下不留情!”仙倾楼的老鸨子恶狠狠的开口威胁。

说话之间,老鸨子对着自己的腰际狠狠掐了一把,又是火辣辣的疼。

该死,这些人知不知道自己得罪了谁?

“嘿嘿……好了,现在人也醒了,拍卖就继续吧!”

老鸨子话毕,眉开眼笑地指着凤凌月道:“这可是帝都十大美人之一的凤凌月!为了凑钱救母,自愿卖身到我仙倾楼,她的初夜,起价十万两!”老鸨子高喊着,牛气哄哄的样子。原文haohaoyun.com

台下的男人们也像打了鸡血似得,眼中精光大盛。

第二章 当众拍卖初夜!

  帝都十大美人之一,才要十万两银子,已经算是十分实惠,童叟无欺的了。于是乎,一个个争先恐后地叫价,拍卖的场面热闹非凡。

  “我出十万两!真是个美人啊,就是傻子也值了,反正关了灯,回去都一样用!哈哈哈……”

  “我出二十万两!王员外,你都七老八十了,还行不行啊?还是让给我吧!”

  “三十万两……”

  叫价的声音此起彼伏,总算让头晕脑胀的凤凌月完全明白了过来。

  合着自己现在是在青楼被人拍卖,而这具身子原本的主人名叫凤凌月,与自己的名字相同。不过可惜的是,这具身子是一个痴傻废材小姐,虽然身为凤家嫡女,过的连下人都不如,才会被人如此羞辱。

  不过,那些都是过去时,既然现在是她凤凌月接手了这具身子,那么所有的仇恨她都一一接手,她的命运要自己主宰!

  什么狼心狗肺的阮麟泽,白痴废柴凤凌月,以后都将不复存在!

  重新归来的她,是二十一世纪绝代强者,杀手界的神话,永恒的NO。1——“血凤”!

  “啪、啪、啪……”几道绳子碎裂崩开的声音突兀传来。

  老鸨子的笑声、叫价之声、丝竹管乐之声都戛然而止,空气中寂静得只有倒抽凉气的声音。众人都瞠目结舌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忘记了反应……

  传说中痴傻呆愣,不适合修炼的废柴凤家大小姐,如今像变戏法一样挣脱了束缚。

  又在顷刻之间,以一招极漂亮的倒挂金钩,让自己单脚勾住了屋顶的绳。稳稳悬挂在半空之中。

  长鞭抽碎的青衫,根本不能蔽体。再加上倒挂的关系,修长的大腿便暴露在了空气之中。

  “终于有点意思了……”

  雅座上的一个黑衣男子,薄唇轻启,脸上露出一丝戏谑的笑意。说话间,依旧悠闲地品着花茶。

  “主上,我们还有要事,不如……”男子身后的侍卫商榷地低语。

  “再看看。”南宫弑炎淡淡开口,不容置疑的语气。

  相比那二人的冷静,眼前香艳的场景,早就将其他人迷惑得晕头转向,口水直流。愈来愈多猥琐的目光投向凤凌月……

  见状,凤凌月黝黑的眸子愈加黯沉。她缓缓抬头,精致的小脸上,一双妖艳若狐仙,傲然如金凰的灿眸,凌厉地巡视过在场的每一个人。

  那冷狠的眸光,即使不发一言,也让在场的人都感觉到背脊窜过一道寒意……

  灵敏的身手,沉着的气质,骇人的气势,与之前那个哭哭啼啼喊着要救母亲的凤凌月判若两人。

  “还愣着干什么!这傻丫头要造反呢,还不快给我抓下来!”老鸨子反应过来,用尖锐的嗓音喊了起来。

  刹那间,二十多个黑汉子都挥舞着自己的长棍朝着凤凌月袭来……

  “砰、砰、砰……”

  随着几声重重的撞击,二十多个大汉,就像脱线的风筝,被狠狠地撞飞了出去。

  “天啊……这个丫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你们还傻愣着干什么?快动真格的啊……”老鸨子一脸惊恐,摇晃着双手去招呼自己的打手们。

  台下也是一片惊愕,纷纷退让开,由着凤凌月在台上打斗。

  “真是奇怪了,这个凤凌月被大炎学院鉴定为废柴,勒令退学了嘛,怎么现在身手这么灵敏?难道是自学的?”

  “哼,灵敏有什么用?还不是不会灵力,你看她用的都是一些普通的古武!”

  凤凌月一边迎敌,一边耳听八方,自然是听见了周边人的议论。

  灵力对于自己来说并不陌生,在穿越之前,自己就已经掌握了轩辕剑的第三重。而操控轩辕剑的法门便是倚靠深厚的灵力。

  眼下自己的身躯还比较孱弱,根本没有办法承受自己前世的灵力。所以使用起灵力来,效果也会大打折扣。

  “臭娘们,不过是一个废柴,看我随便用一招你就该趴下了!”

  手握着长鞭的打手,见十来个兄弟都被打得在地上翻滚哀嚎,一时怒火冲天。说话之间,单手化掌,向凤凌月隔空推出。

  登时就看见一道半透明的蓝色火焰,朝着凤凌月扑面而来。虽然这道冷焰决是一级武灵的招式,但对于伤势未愈的凤凌月来说,也是充满了威胁的……

  “唔……”

  凤凌月急速后退,只是因为脚下一个磕绊,被这道冷焰狠狠击中心脏的位置。

  刹那间心脏的停跳,熟悉的剧痛,令凤凌月短暂的晕眩。咬牙闭眼后,一幕幕不属于自己的记忆,犹如画片在眼前汹涌闪现……

  凤凌月这才知道,眼下自己所在的国家叫做大炎王朝,自己是四大家族之一的凤家嫡系长女,因为痴傻,一直以来都受人欺凌。亲爹不疼,后娘不爱,只有一个久病在床的生母——云轻岚,与自己相依为命。

  心地善良的凤凌月被凤家四小姐拐骗了来仙倾楼,因为绝美的容颜,被仙倾楼的老鸨子逼来拍卖初夜。又因为反抗,被老鸨子命令打手活生生用长鞭抽死。

  正在凤凌月理清头绪的时候,忽地听见仙倾楼的门口有了嘈杂的争执声。

  “放我进去,我要见大小姐!你们不能卖了大小姐,她是被四小姐骗来的,我有银子,我带了赎人的银子!”

  “臭丫鬟,你以为这点银子就够了?哪凉快哪呆着去……”

  竟然是有人想要来救自己?可惜原本的凤凌月已经被打死了,她来迟了一步……

  “啊!你竟然敢咬我……”

  “快拦住她,别让她弄砸了拍卖!”

  老鸨子尖锐的一声怒喝之后,凤凌月就感觉到自己的身子被人紧紧的拥住。全身上下的鞭伤,统统触动了一遍,不清醒都不行。

  “大小姐?你醒了,小媛来迟了,是小媛对不住你!呜呜呜……”一道脆生生的嗓音在耳边响起,猛地唤回了自己的意识。

  凤凌月幽幽睁开眼睛,一双幽深的黑眸,迷蒙的聚焦了一会儿。才看清楚,到自己身边的是自己母亲的陪嫁丫鬟——小媛。

第三章 火烧青楼

  只见小媛她风尘仆仆赶来,扑在自己的身前。双手死死地攫着自己衣衫,不停地摇晃,呼唤。脸上隐忍着痛苦表情,倔强地用她瘦小的身板挡住周边打手的铁拳。死也不肯让自己再受到一丝伤害。

  不一会儿,便有丝丝殷红的血迹,从小媛的嘴角顺流而下……

  “我没事,你让开。”看到小媛的样子,凤凌月心中一软,但是嘴边的冷笑却更深了几分。

  是可忍孰不可忍!

  不论是伤害自己,还是伤害自己身边人,都要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

  否则,她凤凌月三个字,倒过来写!

  凤凌月满腔的愤愤都化作了动力。

  丹田中澎湃的灵力,轻松地循环于周身,最后蓬勃凝聚在掌心。

  不过是一个呼吸间,便爆发了无数道金色的虚幻剑芒,朝着那些丧心病狂的打手们猛地激射而去。

  打手们一眼便看得出,这光芒不过是一级武灵的实力,对于身强体壮的他们来说根本不会致命。于是一个个懈怠闪躲,不屑冷笑。

  下一刻,剑芒却以惊人的力道,像长了眼睛一般,朝着不同的方向,追逐着二十个打手而去。在眨眼之间,就洞穿了他们魁梧的身躯。

  “啊……这,这不可能……”

  血,殷红的血汩汩地从他们的胸口涌出,四面八方喷射出来的血柱,宛如盛开在空气中的血色梅花,血腥妖娆。

  轰然倒地的二十个壮汉,直到死前,还睁着不甘的眼睛。完全不敢相信自己会被一级武灵的招式杀死!

  雅座上南宫弑炎愣神,手中把玩的滚球也顿住。狭长的眸子紧盯着台上依然傲立的凤凌月,眼睛微微眯起,幽深如古潭的眼眸渐渐起了波澜。

  “主上,她用的该不会是……轩辕皇室的绝学——轩辕剑吧?”侍卫不可置信地低问起来。

  南宫弑炎未做回答,只是勾起了唇角,深意一笑。

  这个大陆上的实力都是用灵力的级别来论高低。最初的九级称之为武灵阶段,之后便是武仙以及更高的武圣级别。而灵力又分为金、木、水、火、土五种属性。

  决胜因素便是看武灵的高低,招式的精妙、以及武灵的属性相克。唯一能打破这个规律的,只有失传已久的轩辕剑鉴上的招式。

  据说,轩辕剑招可以变换五种属性,即使是一级武灵的实力,也可以发挥出巨大的威力。更不用提九重之后的轩辕剑招,几乎是可以毁天灭地,令天下更迭。

  因此,整个大陆上的人,都对轩辕剑趋之若鹜,却无人有缘得见。

  台下不识货的男人们,哪里会想到什么轩辕剑。一个个都发了疯似的狂叫,蜂拥着要逃出仙倾楼。

  “杀人了啊……救命啊!”

  “快逃啊……死人了啊……”

  闹哄哄的场面,只留下小媛呆愣地站在凤凌月身后,半晌找不到言语。恍惚犹如做梦……

  “女侠,女侠,行行好,放了我们吧!”在拍卖台角落里的一堆女子,央求着说道。

  “看在你们良心未泯的份上,就放了你们!”

  凤凌月伸出两指,利用武灵之力化作刀刃,将所有女子的绳索砍断。不耐去看她们感激涕零地样子,便挥手将她们统统赶走。

  自从恢复了这具身子原本的记忆,灵魂与这具身子的契合度也大大的增加。现在运用起灵力来,也变得得心应手了起来。

  一时刹不住,凤凌月欢快地在仙倾楼里横冲直撞,见到青楼打手就杀,见到青楼女子就放。

  “女侠,女侠,留我在这里吧,我已经没有地方可去了呀……”有的青楼女子并不买账,泪眼连连地求着凤凌月不要赶自己出仙倾楼。

  毕竟这里是京师四大青楼之一,待遇福利都算不错,确实有那好吃懒做的姑娘舍不得离开的。

  “要么走,要么死!你们自己选。”凤凌月充满霸道气息的威胁道。

  在她的身后两步,还有才死去的仙倾楼打手。到现在为止,都已经杀了三十多个,眼都没眨一下。

  “走,我走,我这就走!”

  妓女、嫖客被凤凌月放得干干净净,整个仙倾楼从之前的门庭若市,眨眼变成门可罗雀。只剩下一堆看客,远远地站在仙倾楼门口向里张望。

  曾经的消金窟,温柔乡。现如今一片狼藉,人去楼空。全是败凤凌月所赐……

  “主上,这凤凌月不是痴傻,根本是疯癫!我们也速速离去吧?”侍卫与南宫弑炎一起站在仙倾楼的门口,艰难地守卫着南宫弑炎的安全。

  “好戏还没有落幕,再看看。”

  南宫弑炎少有的露出一丝笑意,仿佛严冬里的暖阳,明艳了整个大地。

  不少女子都被吸引来,痴迷地看起了这个绝美的男子。却又迫于他的气势,无人敢靠近。

  “乒乒乓乓……”

  打砸得差不多,该拆的也拆了,能抢的也抢了。凤凌月拍了拍衣襟,那里鼓鼓地装满了银票,这才吐出一口恶气,满意地点头。

  瑟缩在墙角的老鸨子,眼见着自己的摇钱树被凤凌月放得一干二净,整个仙倾楼都被洗劫一空。当下也豁出去,不管死活地就地一坐,挥舞起自己的手帕,哭天抢地嚎起来。

  “哎呀……你这个杀千刀的啊,把我的人都放跑了,我这仙倾楼以后还怎么做生意啊!”

  “啊啊啊啊……我的银子我的银子!”

  “反正也做不成生意了,我就帮你做得彻底一点,呵呵……”凤凌月如黄莺出谷般的轻笑,那笑意中的冷漠,却异样的讽刺。

  笑声明明清丽,却带着隐身恐怖的感觉,听得人耳根发麻。

  只见凤凌月又是几个抬手,轻轻松松的将仙倾楼四周挂着的灯笼一一打落。

  烛火瞬间烧破了灯笼,燃起了窗帘,点着了房梁。加上凤凌月用灵力相助,火势迅速蔓延,一发不可收拾。

  老鸨子被眼前的一幕刺激到,半疯地抓起一条披风就冲进火海。

  结果自然引火烧身,很快在火焰中变成了一具焦尸……

  据说那被烧死的老鸨的惨叫声,仿佛在地狱受了十八层酷刑一般,叫的那是一个惨绝人寰。

第四章 想要她钻狗洞,做梦!

  对于老鸨的举动,凤凌月自然不会去拦着,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她自己作死,有什么办法!

  更何况,想卖她凤凌月,死了算便宜她了!

  而一旁观戏的南宫弑炎也是惊呆了。

  凤凌月从打架到火烧青楼,不过是半个时辰的时间,这熟练程度,这傲视冷漠,这狂傲的身姿,这彪悍的破坏力,让南宫弑炎微微咋舌。

  最让南宫弑炎无语的是,凤凌月出于职业习惯,做事向来干脆利索。放火之后,她根本没有停留,径直拉着已经呆若木鸡的小媛,从仙倾楼门口扬长而去。

  只留下身后一片**火海,劈啪作响。

  滔天的火焰,泼水也来不及,只能眼睁睁看着火龙吞噬着整个仙倾楼。

  就在她们的走后片刻,三层楼高仙倾楼轰然倒塌。

  曾经的繁华奢靡都一去不返……

  “让开,让开,这里发生什么事了?天啊,谁人敢放火!”

  凤凌月前脚刚走,官衙的人后面便赶来。推开围观的人群,看见的只有满地变成焦炭的尸体和烧成了灰烬的仙倾楼……

  “是什么人,竟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把四大青楼的仙倾楼烧光了?”衙门的人一脸愕然。手中的手铐脚链,讽刺地来回晃荡。

  人群之中没有人回应,只因为,他们说出来自己也不会相信。

  一个没有灵力的废柴凤家大小姐,能够徒手杀了仙倾楼五十八名打手,放跑了所有的妓女,还火烧青楼。

  在南宫弑炎示意下,他的侍卫面无表情地开口道:“想也想得到,必然是仙倾楼的同行眼红,派人来捣乱的……”

  话音才落,几个官衙的人便急匆匆地调头去了其他几坐青楼拿人审问。

  而真正放火的凤凌月还拉着小媛,从小道往凤府赶。

  小媛被拽着走了百米,踉踉跄跄。半晌才回过神来。结结巴巴地小声问道:“你,你真是大小姐吗?”

  凤凌月闻言回头,挑眉反问:“我不是凤凌月,还有谁能是凤凌月?何况,这样的大小姐,难道不好吗?”

  “……”

  小媛被问得哑然,呆愣了一会儿。忽地扯开嘴角,欣喜地笑了起来:“太好了,以后有了大小姐,我们就不会受苦了!”

  “放心,接下来的帐,我要一笔笔算!”凤凌月勾唇冷笑道。

  残阳如血,落日的余晖照在凤凌月娇媚的小脸上,有动人心魄美。

  小媛一时间又看得走神,冥冥之中,眼前的大小姐已经与之前唯唯诺诺的大小姐不同了……

  “主上……我们还要跟踪她到什么时候?”侍卫微有怨言地问道。

  “嗯?”南宫弑炎冷声一哼,眯起眼眸道:“是不是想去苍海窟里思过了?”

  “啊,不敢,不敢……”侍卫闻言,浑身一颤,连忙低下头去。噤若寒蝉的样子。

  二人所在的位置离着凤凌月还有百十来米,一心急着回府的凤凌月也没有发现自己被人跟踪。随着记忆里的家越来越近,凤凌月的脸色也愈发阴沉下去……

  小媛跟在凤凌月的身后,脸上也满是忐忑的神色,絮絮叨叨地说道:“大小姐,我们一定不能放过四小姐,她竟然用给大夫人灵药的名义把小姐你骗去仙倾楼卖了,实在是罪无可恕。”

  “恩。”凤凌月点头心不在焉地答应。

  面前就是四大家族之一的凤府,看上去华丽恢宏,占地百亩的凤府。围墙都绵延得没有尽头。两道朱漆大门有丈高。门上挂着金筑的大锁。雕梁画栋的屋檐,檐角坐落着金色的彩凤,华贵非常。

  如此大的府邸,相信不会缺几个卖身钱。看起来,自己这个大小姐当的还真是窝囊……

  凤凌月负手立于凤府的大门口,身上破败的青衣长衫随风摆动。鞭伤遇风,疼得像小针扎进骨髓。痛得人冷汗直流……

  门口的丫鬟瞅了一眼站在凤府大门口的凤凌月,先是翻了个白眼,这才一步三摇地扭到凤凌月的跟前。

  讥讽着说道:“哟,这是哪里来的乞丐?去去去,再不滚开,就叫人打开了。”

  小媛哪里肯受这个窝囊气,当即站到了凤凌月的跟前,指着门口的丫鬟怒声说道:“曼青,睁开你的狗眼看看清楚,这是大小姐,还不快迎进去?”

  曼青被小媛怒喝,不仅没有承认错误,气焰反倒更加嚣张地说道:“哈哈哈……笑死人了!这个是大小姐?衣不蔽体,比街上的乞丐还不如,不知羞耻,哼……”

  “你,你……”小媛气得抖手,又碍着曼青是二夫人跟前当红的丫鬟,也不敢得罪。硬生生把一张憔悴的脸涨得通红。

  “我什么我?你们要进来也可以,什么身份走什么样的门,你们啊,最多就只是钻狗洞的命!”曼青火上浇油地说道。

  凤凌月顺着曼青的手指方向看去,她指着的是凤府大门旁一个不到小腿高的小洞,是留作平时魔兽进出凤府的小洞。

  让自己从那里过,根本就是目中无人,丝毫想要作践她凤凌月的意思。

  呵呵,凤凌月环抱双手,似笑非笑的看着曼青。

  “看什么看,笑什么笑?你现在的样子的,最适合钻狗洞,快去钻啊!哈哈哈……”曼青得意洋洋的仰头大笑,丝毫没有把凤凌月看在眼里的意思。

  曼青身后的一帮家丁看守,纷纷为曼青喝彩。似乎是往日就这样欺负惯了凤凌月,所有人脸上都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好,好!钻狗洞,钻狗洞,哈哈哈……”

  “快钻,快钻!”

  起哄声连成一片,根本没有人出面帮凤凌月说一句话。连一丝同情的目光都没有。

  凤凌月见状,眼底倏然闪过一抹深邃的幽寒,虽然身子还未动作,双拳却在身侧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一股骇人的气势,徐徐从凤凌月的周身散发出来。

  曼青身后的家丁已经被这凌人的气势震慑住,一个个不自觉的噤声。只余下曼青依旧不知死活地叉腰大笑。

  小媛气不过,刚要豁出去,准备和曼青拼命。

  凤凌月先小媛一步,以诡异的身手上前一步。

  想侮辱她凤凌月,开玩笑,敢欺负她的人还没出生!

青楼芙蓉魅王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青楼芙蓉魅王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

  • 索要彩礼不一定是买卖婚姻,彩礼也并非一定就是高彩礼,请勿一棒子打死

    把彩礼和买卖婚姻等同起来太过草率了根据网上的资料显示,关于农村彩礼,有人总结说:“中国的高彩礼在甘肃,甘肃的高彩礼在平凉,平凉的高彩礼在泾川”。当然这样的说法是缺乏统计学依据,多半是出于当地人的互相调侃。但即使是如此,泾川县平均20万左右的彩礼也的确让很多人“谈妻色变”,高彩礼既让部分人恐婚,也让部分咬牙结婚的家庭陷入了沉重的债务负担之中。农村婚嫁彩礼节节攀高这是一个复杂的经济和社会问题,并不是一说就行、一管就灵的。总体分析,导致农村彩礼节节攀高主要原因有以下几个方面:物价不断上涨,人们的生活成

  • 犬舍接待完这些客户,半条命没了

    看惯了宠物交易市场的无良商家,反过来说,买家一点问题都没有吗?客户的奇葩想法经常让人哭笑不得。有人砍价时会说,“便宜点呗,实在不行你就当这窝少生了一只呗~~(拉长音)”有的说,“这次你给我便宜点,等我的狗生了小狗送你一只!”真是想象力天马行空了。我们收集了犬舍最见惯不惯的奇葩提问,看看是不是似曾相识?1.一开口价格砍掉一半“为什么你家比别人家贵这么多?”是最常见的。一分价钱一分货,这个道理大家都懂的,就不再强调了。看到网上一个例子是买主最终买了便宜的,结果嫌弃狗狗不好看,折回去买那家贵的。繁殖者

  • 【华山论剑】八月预告:信息时代新思维!

    一、主题——信息时代新思维!1、信息时代之互联九剑2、信息时代之数据驱动3、信息时代之智慧运营4、信息时代之示范推广5、信息时代之全景生态二、参与QQ群:华山论剑399302424主题学习交流时间:08月19日下午4:00——5:00三、奖励1、最佳评论奖5名——精美邮票1册2、优秀创意奖、参与奖10名——精美首日封1册

  • 宋代大书法家黄庭坚的香癖

    宋代大书法家黄庭坚,号山谷道人,江西修水人,进士出身,官至国史编修。晚年不幸,于崇宁二年十一月被流放宜州。又如俗话所说虎落平阳被犬欺,当地管教者再次对他施加迫害,半年后,以罪犯不能在城内居住为名,在一个寒冷冬天将其赶到偏僻城南的一间漏雨透风的破房内,相邻的还是一家屠户,环境可谓异常恶劣。但黄庭坚坦然处之,他说:我本是农家子弟,如果不当这个进士,家里也如此贫苦。于是自己找个破床安顿下来,依旧燃起香来。两年后黄庭坚不幸病逝,黄山谷对于香文化有很深的了解,常与苏东坡以沉香为题唱和,自号香癖,有隐几香一

  • 文房清供,文人的案头之乐!

    《闲情偶寄》中曰:“是无情之物变为有情”。器存韵,人出神,我们仿佛可见古代文人于书房中赏玩清供之景,古今对话,共赏清趣。清供是放置在案头供观赏的物品摆设,主要包括各种盆景、插花、时令水果、奇石、工艺品、古玩、精美文具等等。旧时文人,喜欢在书斋摆点盆景,称之为“案头清供”。“残红尚有三千树,不及初开一朵鲜。”这清供不在乎是否名贵,一般是就地取材,有文房四宝,有花果、奇石、古玩摆件等。有道是,“案头清供是君子之心”。因为无须刻意,无须破费,心有所属,寄托于物,自有一种生活态度或情趣在其中。须知,有清

  • 十件你绝对没见过的珍藏版翡翠,极品中的极品!

    翡翠之美,美在色彩、造型、材质、雕工,它的文化内涵和艺术魅力更是令人欣赏不已,翡翠艺术品是整个中华文明历史长河中重要的组成部分。有人说,清代是中国翡翠文化发展的重要时期,那么,清代翡翠的发展经历了一个怎么样的过程,它们有什么特征呢?一起透过这十件故宫珍藏版极品翡翠来一探究竟吧!清代翡翠竹叶盆景清代翡翠盛行的开始应从乾隆皇帝说起,在那之前,人们并不了解翡翠为何物,那时的翡翠很少有人佩戴,而且加工粗糙,造型单一,所以那时的翡翠充其量是民间工艺品。清代鎏金铜嵌翡翠八方盒那时,乾隆喜欢收藏,对玉石情有独

  • 大暑来了,你知道吗?

    大暑,六月中,在伏天,天热之极。东汉刘熙在《释名》里这样解释:暑是煮,火气在下,骄阳在上,熏蒸其中为湿热,人如在蒸笼之中,气极脏,也称“龌龊热”。大暑分三候:腐草为萤,土润溽暑,大雨时行。《格物论》说:“萤是从腐草和烂竹根而化生。”亦有鬼火之称。萤火虫多在夏季水边的草根上产卵,幼虫入土化蛹,次年春天变成虫。在科学并不发达的古代,古人误以为萤火虫是由腐草本身变化而成。《礼记·月令》中言“土润溽暑”,即土壤浸润,空气湿热。“龌龊热”则令人夏不坐木,这中间的一热一湿,仿佛两头张牙舞爪的猛兽,无情地侵蚀

  • 暑期荐书 | 让孩子更加了解自己

    说出自己的感受和替孩子说出他的感受,不贴标签,往往是一次成功对话的开始。其实不只是孩子,任何沟通都是如此。♫.♪~♬..♩暑期荐书如何让孩子了解自己的感受?当孩子有情绪的时候,别着急讲道理或否定他的感受,试着感受他的情绪。比如,在超市,孩子想要一个玩具,你拒绝了。孩子大哭,而你很生气。在发脾气之前,先感受一下,他很想要玩具,但最终没办法得到的那种遗憾、失望、委屈。看到它,体会它。然后反馈给孩子:“你很想要这个玩具,妈妈不给你买,你觉得很失望,有点生气了。”由此,孩子得以分辨这种让人难受的感觉叫失

  • 玩玉人最容易患的几种“病” 看看你有吗?

    任何行业都有职业病,玉石这一行也不例外,今天就给大家总结了以下几条,来看看你中枪了吗?1、喜欢拖人入坑自己喜欢玉也就罢了,平时生活中忍不住喜欢给周边的朋友推荐和显摆,最终把朋友拉进玩玉的行列。时间久了把周边一群朋友都拖下水了。2、疑神疑鬼玉器玩久了积累经验多了,对于价格太高或者太低的都表示怀疑,价格高的怀疑商家坑人,价格便宜的怀疑东西是假的,好东西不敢买便宜东西总认为是假的。3、管不住自己的手管不住自己的手,看到好玉就想买,一买就停不下来。看到好东西总想拿起来把玩下。4、喜欢搭讪不管什么场合看到

  • 【四季小品】处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