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你好,陌生人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3 0:46:1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你好,陌生人

第1章 离婚

  “我们离婚。”

苏音将刚才打印出来的两份离婚协议书放在权安和面前,素净的小脸上未施粉黛,却带着一种清丽逼人的漂亮。

“我不同意。”

权安和眼角淡淡扫过上面的纸张,冷声回到。

“为什么?当初结婚本来你就是被设计的不是么?现在既然可以离婚你应该觉得高兴才是,毕竟你也应该给萧微微一个名分。”

苏音半垂眼眸,忘不掉刚才路过的周刊封面上,斗大的字写着:

“影后萧微微和亚洲首富S·W总裁密会72小时,糟糠之妻苏音何去何从!”

其实她应该能够从三年前权安和带着模特参加他们两人婚礼之时,她就应该料想到了这一天。

可她就是不服输,总是觉得她权安和不过是因为反抗权家安排的这场婚礼而已,其实在内心深处他或许并不讨厌她。版权haohaoyun.com

可三年过去了,她成功的让权安和恨上了她这个人,挺好。

“可我还嫌折磨的你不够,毕竟对于你这样的女人,生不如死才是你最好的结果,想离婚顶着一张清纯的脸再骗取公众同情,你配么?”

权安和说出来的话,句句戳心。

苏音放在膝上的手,紧紧握住裙摆,指关节因为太过用力而变得发白。她知道权安和恨她,但真的不知道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如果是以前她或许还能够承受他的冷漠,但现在她已经有了孩子,她不可能让孩子出生在这样的家庭环境当中。

“你不签,没关系,反正分居两年自动离婚。”

苏音站起身,手几乎是下意识的护在了她的腹部,她会尽力给孩子一个健康的家庭环境。

然,两人之间的空气,却有些凝滞,紧张的仿佛是一粒灰尘,也能导致爆炸。你好,陌生人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远处,一个娇俏的女人走来,灿烂的微笑当中是一张精致的妆容的脸庞。见到权安和的刹那,女人双眼放光。

“安和,你在啊!”

明朗清纯的声音,带着小女人的惊喜。一瞬间,竟然都让苏音都觉得这个女人可爱动人到了一种极致。

难怪,难怪权安和会喜欢上她。

“嗯。”

面对萧微微惊喜,权安和没有想象当中的热情,而只是不咸不淡的答应一声。版权haohaoyun.com

视线落在苏音的身上,“我最后告诉你一遍,想离婚不可能,苏音,在我没折磨够你之前,你不要妄想离开我!”

上好的手工西装,将权安和修长挺拔的身材展现的淋漓尽致,他与苏音擦身而过的瞬间,丢下一句话,声音就像是藏了寒冷的冰块。

苏音冷笑,拿着文件欲走,却不想,萧微微竟一脸担忧道:“权夫人,你的脸色不太好,没事儿吧。”

说罢,又忽然呵斥一笑,露出几分嘲讽,阴阳怪气道:“也是,都要离婚了,脸色自然好不到哪里去,其实,作为一个女人,我真的很同情你。”

“所以我是不是要感谢你的同情?要不是你不断的放出消息给八卦周刊,让全世界都知道你和权安和两人之间的亲密,我还没有离婚的动力呢?不过……”苏音顿了顿,靠近萧微微耳侧,一改往日的温和,脸上一派冷然道:“就算是我离婚了,也是我苏音不要的,用腻了的二手货被小三回收,这倒也是登对!”

苏音声音是一贯的甜糯,在配上她本身就是人畜无害的长相,总是会给人一种可以肆意揉捏的样子。

但此刻,那一派的冷锐,让萧微微以为自己面前的人根本不是苏音。

甚至,在听到苏音的讽刺后,萧微微只觉得心口怒火中烧,直冲向头。

“是,我是小三,那又怎么样?你笑话我,可你又是什么?一个结婚三年,连个孩子都没有的女人,像你这样不会下蛋的母鸡,活该被抛弃。你好,陌生人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哦,不对,我听说安和三年里,从来都没碰过你,你除非是圣母玛利亚,不然你怎么能够怀孕呢?

哎,这苏家好歹也是名门,却出了一个像你这样连丈夫都不愿意碰的老处女,老处女也就算了,好歹正常,结果还有个傻子哥哥!你都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嘲笑你的哥哥,听说他上次竟然还因为掀了别的女生的裙子闹出了大丑闻。”

萧微微说着,不由得扬声笑起来,苏音看着面前这个嚣张的女人,终于忍不住嘲讽,猛地一巴掌打在萧微微的脸上。

“啪!”

清脆的巴掌落下,苏音觉得自己的手都在抖。

“萧微微,你可以侮辱我,但我不允许你侮辱我哥!他是傻,但也比你这种人面兽心的女人强得多。起码,他不会像你这样,贱而不自知!”

第2章 生死一瞬

  一个响亮耳光狠狠地打在了萧微微的脸上,瞬间留下鲜红的印痕。

她出道以来就一直顺风顺水,年纪轻轻跻身影后,所有人都喜欢她,也惯坏了她。

又怎么能忍受被打。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

“你竟然敢打我,苏音,你是不是疯了!”

“有本事侮辱人,就别怕被打,别说这次,下次要是再让我听到你侮辱我哥,或者是侮辱我的家人,我依旧照打不误!”

苏音眼底满是决绝,一把拿起放在桌面上的包,转身就走。

萧微微见到她可怕的眼神微微有些退却,但如果今天不彻底毁了苏音,那么下一次不可能再会有这个机会。

权安和绝对不会允许,她一而再再而三的炒作他们两人之间的桃色绯闻。

于是她咬牙上前,伸手猛力的抓住苏音的长发,而苏音这几天因为怀孕加上权安和和萧微微漫天的绯闻,身体一直都很虚弱。

根本就禁不住萧微微的突然袭击,一个没站稳直接摔倒在地,而萧微微见到她摔倒,尖细的高跟鞋毫不留情的踹上她的腰部。

粘稠的红色液体,顺着苏音白皙的双腿流下。

剧烈的疼痛让,苏音眼眶中的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她就算是没有怀过孕,但也知道这血代表的后果是什么。

她稳住心神,以最快的速度拿出手机想要叫救护车。

但在伸手准备拨打电话的瞬间,却被一只凭空出现的手夺去了手机。

“把手机给我!”

苏音急切的呼喊,她不想要失去她的孩子,她和权安和的孩子,她无论如何都要保住。

“求我,我就将手机还给你。”

萧微微坐在一旁,手中把玩着苏音的手机,嘴角上扬着的是残忍的弧度。

“你!”

苏音咬牙,但是肚子上的疼越发剧烈,身下不停的出血,让她感觉一个生命仿佛正在流失。

所以,即便是不情愿,苏音依旧是放下了傲骨,冷声道:

“我求你。”

苏音双目赤红,眼中满是恨意。

萧微微红唇勾起,眼眸带着羞辱她的愉悦。

“声音太小了,我听不清呢。”

苏音深吸一口气,闭上眼,再次开口,嘴唇都在颤抖。

“我、我求你!”

苏音尽量的大声,然萧微微依旧是讽刺的勾唇,“哎呀,在大声点,我听不到呢!”

“萧微微!”

苏音大吼,明知道求下去也不会有结果,苏音不在求她,她不能允许自己被一个小三一而再再而三的羞辱。而她也耗不起那个时间。

她挣扎的撑起身子,想要走出去,但刚站起来一半,就被萧微微抬脚狠狠地踹翻在地。

萧微微走上前,一把揪住苏音的头发,声音尖锐,十分着迷的欣赏此时苏音脸上的无助和痛苦,眼中的狠毒让人觉得心惊。

“你放心苏音,看你的身材这个孩子应该不会有多大,前三个月的孩子,就算是死了也不会有什么的,我会下手尽量的轻一点,让你失去的更加快点。”

说完,萧微微站起身,锋利的高跟鞋尖不断的朝苏音腹部去踢。

但她却低估了苏音对这个孩子的保护程度,她用手紧紧的护住腹部,哪怕她纤细的手臂已经被高跟鞋踢出了一个个的血窟窿,但却还是不松手。

苏音的反抗和对孩子的保护欲,让本来已经杀红眼了的萧微微变得更加的疯狂。

她不能允许这个孩子出生,她不能允许这个孩子成为她成为权夫人的路上一个拦路的绊脚石!

“其实我真的想要用个比较温和的方式来解决掉这个问题,但你这样的表现真的让我开始难办了起来,我也只能让你受点苦了。”

萧微微看着此时已经狼狈不堪的苏音一眼,二话不说抓住苏音的头发,就像是在拖着一具死尸向楼梯口走去。

但突然,她转身回头望去,苏音满是伤痕的手死死的抓住桌腿。

萧微微皱眉,她十分厌恶此时苏音的表现,她更加厌恶明明她已经将她折磨成了这个样子,她却竟然还妄图的想要保住她腹中的孩子。

她松开抓住她头发的手,满脸冷酷的拿起一个圆凳,眼睛眨也不眨就狠狠地朝苏音抓住桌腿的手砸下去。

“咔擦”

随着圆凳的第一次落下,清脆的骨裂声传来,苏音只觉得她的手掌此时已经痛的就想不是她自己的了,但她不能松手。

她明白,只要她一松开握住桌腿的手,她就会永远的失去腹中的孩子,她不想。

就算是权安和恨她,就算是权安和哪怕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也不会对她多生出一点的喜欢,但她还是想要保住他们的孩子。

她对权安和的爱,早就已经在骨子里面扎了根,她拔不掉!

苏音两只手全部都狠狠地抓住桌腿,下唇早就被她咬的鲜血淋淋,双目也因为长时间的折磨而渐渐的失去了焦距。

第3章 孩子,我的孩子。

  “苏音!”

一声惊呼,一个熟悉的身影跑来,紧张的将她揽入怀中。

“权安和,求求你,救救我们的孩子。”

苏音满手都是血,几乎都没办法握住她眼前黑色的西装,双唇微微张开,在说出这句话之后,才放心的昏了过去。

她相信,就算是权安和再怎么恨她,应该也会尽力的保住自己的骨血。

沈子骞本来是来这里找权安和的,但没有想到一出现就见到这么一幕,苏音小小的身子倒在血泊当中,而萧微微脸上的疯狂让他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

他冲上去,将苏音抱入怀中,却几乎感受不到她的重量。

沈子骞眼角扫到萧微微的身上,一贯温润的面容,布满寒霜。

“给我打!不必留情!”

“是,沈少。”

站在沈子骞身边的六个黑衣保镖,脸上带着肃杀之气,朝萧微微走去。

“你们想要做什么!不要忘记了,我可是和安的人,现在整个亚洲都知道我跟和安究竟是什么…啊!”

保镖没有给萧微微说完话的机会,狠狠一记重拳砸在她的脸上,将她打的晕头转向。

和刚才萧微微对待苏音的打架不同的是,保镖们伸手可是对待那些穷凶极恶的匪徒,所以这一拳下去几乎是要了她的半条命。

但萧微微却不允许自己昏迷,她伸手狠狠一个耳光打到自己的脸上,这一巴掌可比苏音打她的要重的多。

萧微微就靠着这一瞬间的清明,连滚带爬的逃离了保镖的包围圈,但此时她却没有看到身后保镖脸上的狞笑。

其实对于单方面的欺凌,他们更加喜欢捕杀带来的快感,尤其在他们的面前,还是往日里在聚光灯下高傲如孔雀的萧微微。

但玩归玩,可不能真的让这个女人逃了出去,见到萧微微就快要走下楼梯的时候,其中一个保镖直接飞身而起,狠狠地一脚就踹到了萧微微的背上,巨大的冲击力直接让她摔倒在地,两粒白色的门牙直接崩了出来。

痛的她是生不如死,但这个却恰恰只是一个开始,保镖将她围在中间,下手拳拳见血。

萧微微凄凉的惨叫声,不断地回响在这间高级会所的二楼,无人敢拦。

而另外一方面,沈子骞看着医护人员紧急的将生死未卜的苏音推进去急诊病房,心如刀绞。

他低头回想着方才苏音在他怀中苍白的脸色,和他深色西装上的暗红痕迹。

沈子骞不懂,明明苏音是他恨不得捧在手心当中疼爱的人,怎么到了权安和这里就成了一文不值的存在。

他坐在手术室外面的凳子上,看着那亮起“手术中”的灯,掏出手机找出权安和的手机号码,思索了一会却最终没有按下去。

因为权安和根本不配来这里见苏音,一个带给她只是满身伤痕的男人,没有资格见来这里见她一面。

“你是36床苏音的家属么?现在她的情况很严重,我们需要进行紧急手术,需要你签字,另外我们希望你做好心理准备,孩子可能保不住。”

一个穿着深绿色的手术衣走出来的护士,拿着一份文件对着沈子骞说道。

“我是他的丈夫,医生,请一定要保住她腹中的孩子。”

沈子骞快速的签下名字,现在时间紧急他根本来不及通知苏家人,再说按照苏音的性格也绝对是不想要让她的家人看到她这副样子。

“你这样说,我就要批评你了,孩子不过才几个月,你现在要关心的是你孕妇的身体才对!”

小护士显然很讨厌沈子骞的说法,尤其她在手术室待过三年时间,跟过的手术也起码有大大小小的几百台了,可真的没有见到一个孕妇竟然会伤的是那么的重。

浑身身下的伤口起码大大小小有三十多处,甚至她手臂骨折的严重程度,也让人觉得难以想象。

一个才三个月的孕妇,要是她丈夫真的关心,不可能会让她变成这个样子,甚至到了现在这个情况,他竟然还要他们尽力的保住孩子!要是他真的在乎孩子,为什么不在她怀孕的时候就好好的照顾孕妇。

见到护士气冲冲的离开,沈子骞苦笑一声,如果他真是孩子的父亲,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女人和孩子,受到这种凌虐。

苏音再次的睁开眼,入目皆是白茫茫的一片,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提醒着她现在在的位置。

“你醒了?放心,母子平安。”

“你的丈夫为你去补办入院手续了,不过他也太不小心了,才怀孕怎么能够让你伤的这么重,放心,为你主治的医生早就狠狠地骂了你丈夫了。”

见到她醒过来,为她换水的护士笑着对她说道。

第4章 割腕自杀

  苏音扯动嘴角,想要还以一个微笑,但却疼的倒吸一口冷气。

“谢谢。”

“没事,你好好休息,有事按铃。”

护士好脾气的说道。

苏音手抚上腹部,她的孩子还在就好,真的没有想到,权安和竟然会去为她办住院手续,她还以为他压根不会管她呢,看来他心中也是爱这个孩子的吧。

想到这里,苏音忍不住偷偷笑了,而在病房外一阵脚步声响起,门被推开,她惊喜的盯着病房门的眸子,一瞬间变得黯淡。

“子谦,是你送我来医院的么?”

苏音心中带着丝丝幻想的开口问道。

“不是我还能是谁,放心我已经让人将萧微微控制起来了,她敢那么伤你,绝对不能轻易的放过她。”

“另外这件事,我没有告诉权安和。”

沈子骞忍不住补了一句。

苏音心底的幻想彻底的消失了,果然当时是她的幻觉,权安和怎么可能会在她最需要的出现,又怎么可能会那么温柔的抱住她。

“让萧微微暂时消失一段时间,等我身体好了之后,我想要亲自处理她。”

苏音勾起唇,笑的人畜无害。

“好……”沈子骞顿了顿,“苏音,你还不死心吗?”

再次问出了这句话,沈子骞深吸了一口气。

记得当初在苏音和权安和婚礼的那天,权安和带着一名模特出现在婚礼当场的事被媒体宣扬,苏音一瞬间成为了所有人的笑柄的时候。

沈子骞也问了她类似的一句话,当时她是怎么回答的?

当时的她告诉沈子骞,她不后悔。

她会用时间来告诉权安和,她苏音是值得他喜欢的。

“现在这个问题没有任何的意义,因为我已经打算和权安和离婚。”

苏音微微一笑,看着无名指上面精致的婚戒回答道。

“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都会站在你身边。”

沈子骞看着她,面容清隽,眼中满是温情。

“谢谢。”

事到如今,唯有这简单的两个字能够表达苏音的感激。

“苏小姐,萧微微刚才割脉自杀了,她说如果你不来见她,她下次刀划上的就是颈动脉!”

沈子骞助理乔治,看着医护人员都围在萧微微身边,有些担心。

“派车来接我,我去见她。”

苏音将手机挂断,脸上满是漠然。

一个小时后,苏音踏进昏暗的库房当中,地上能够看出因为她来还特意清扫过的痕迹,但却还是遮不住这里的破败与荒凉。

“你终于来了,苏音!”

咬牙切齿的声音传来,萧微微手腕上包满了纱布,她见到苏音走进来,立马激动的冲到她的面前,涂着猩红指甲的手,就想要朝苏音脸上抓去,而苏音身边的保镖见状狠狠一脚,踹上她的腹部,让她重重的摔倒地上。

萧微微脸色苍白,但眼神当中却是藏不住的怨毒。

“你现在很得意是不是?我抢了你的老公,还差点让你流了孩子,所以你就要用这样的方法伤害我!”

“但苏音,你敢杀我么?你要是杀了我,权安和真的会放过你么?”

“哈哈哈,你的丈夫竟然会是别的女人的护身符,苏音,我真同情你!”

萧微微口中还留着血,她费尽心机,不断的用语言化作利刃想要逼得这位大方得体的苏小姐和她一样疯狂。

她不想要看着哪怕在这个时候,她依然是那么端庄得体的站在那里,高高在上的样子让人觉得恶心!

“权安和或者是你的护身符但这又如何?曾经我也觉得权安和是喜欢你的,但最近我也知道我错了,因为权安和这个男人没有心,所以你对于他而言不过只是一个玩物。”

“还有你现在看看你自己的样子,像不像是一只在深渊当中等待救赎的蝼蚁。”

苏音脸上一派平静,缓缓的蹲下身,用手中的镜子照出此时萧微微的脸上的狰狞。

萧微微看着镜子当中的自己,瞳孔猛然的放大,她一把夺过苏音手中的镜子,摔在地上,破碎四散的镜片,插入萧微微的小腿间,小股的血流顺着伤口流下,染红了地面。

“你胡说!权安和是喜欢我的,否则他不会任我胡闹,倒是你,才是个可怜虫!”

萧微微伸手就想要抓花眼前苏音绝美镇定的脸庞,她要撕碎她的镇定,撕碎她的底气,她要让这位苏家千金和她一样,心中终日有的只是仇恨!

苏音这次没有躲开,伸手牢牢的握住她抓向自己的手掌,修剪干净的手指,用力的朝萧微微包裹着纱布的伤口上按去,语气毫无波澜,眼底满是冷冽:“我已经拿到了你意图派人摧毁的BO会所二楼的录像,你打我的视频很快会在网络上传播,同时你还记得上个月二号你和那些导演们在公海上面的那点事?你说,我要是都放网上去,会造成什么反响?”

你好,陌生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你好 或 陌生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月》《月》

    原标题:《月》《月》小说:月第一章意外第一章:意外回首大学四年,肖静玥难免失笑。记得初来,还都是青涩少年,初来的懵懂,轰轰烈烈地爱过一场,只是时间早来,主角上错场,之后她便不再具备爱的能力,浑浑噩噩地度过两年。但上天还是眷顾她的,两年,他人花前月下,你依我侬,肖静玥却静了下来,淡然而活,成绩也突飞猛进。也是该感谢那两年才有了她刚毕业便顺利签下很好的公司,有了很不错的收入。可能是活泼开朗的女孩见多了,成熟妩媚的也没了新意,肖静玥蜕变的淡定从容倒成了极大的魅力,吸引了当时最受学校女生欣赏、憧憬的男生

  • 《女人与猫》《女人与猫》

    原标题:《女人与猫》《女人与猫》小说:女人与猫1他和她和它清冷的月光洒在我的小阳台上,咕噜噜慵懒的趴在窗台眯着眼,看不出它是否睡着了,它烟灰色的毛发在月光下隐约发亮。我捻手捻脚的走过去,却还是被它察觉到了,它猛然睁开绿的发光的眼睛瞪着我。我也不动不做声,静静的瞪着它。对待人和动物一样,起码要在气势上压制住对方。很显然,我的气场还是足以镇住它的。于是咕噜噜微眯起眼,喵了一声,站起来往我身上蹭,那声音听起来就像是缠绵中的情人。硬的不行就来软的吗?我失笑,把它抱在了怀里轻轻抚摸着它的毛发。它调整了一个

  • 《拽个美男当相公》《拽个美男当相公》

    原标题:《拽个美男当相公》《拽个美男当相公》小说:拽个美男当相公第1章如此穿越非本意一阴冷昏暗的仓库中,穿梭着几道身影,不是还传来有人绊倒在地的声音。“冷薰凌,有种你别跑!”前方奔跑的女子闻声停下了脚步,一点儿也没有被人追赶的狼狈。她捋了捋被风吹乱的长发,勾唇一笑,笑得云淡风轻:“哪,我现在停下了——你们有何贵干呀?”“你……”领头的男子不可置信地顿住脚步,半晌才敛了心神,道,“冷薰凌,你可别想耍花样!”“唔?难道我这样还不够诚意?”女子摊了摊双手,手中空无一物,“还是说,你要搜身?”冷薰凌淡笑

  • 《五常传》《五常传》

    原标题:《五常传》《五常传》小说名字:五常传第1章深山名教位于雁荡山半山腰上,矗立着一座兴起的道观,名曰“降龙观”,观门朝东南方向,门上牌匾明晃晃刻着三个字:降龙观.门左右联上题字:与天同寿,与地同根!观内东西厢房各十几间,长长的直连一座大殿,大殿装饰金碧辉煌,屋顶上琉璃瓦更是耀眼夺目,中间两条石龙朝天吼月,若不看殿内,人们只道这殿必是皇宫金銮殿.却说殿里面,供奉的却是降龙罗汉,脚踏一伸爪张口似挣扎的青龙.殿外诺大的院子,已足可让五千士卒做训练场,但现在,却只有约莫二百余人,这些人身在观内,却非

  • 《总裁缠爱:你的毒不想戒》《总裁缠爱:你的毒不想戒》

    原标题:《总裁缠爱:你的毒不想戒》《总裁缠爱:你的毒不想戒》小说名:总裁缠爱:你的毒不想戒第一章倒霉“你好,我叫苏蓝颜,26岁,本科文科类毕业,之前从事过文秘,前台工作,无不良爱好。”说完开场白,我立马挑起八颗牙齿温暖微笑,不过对面这位可以算得上妖娆的女主管脸上流露的表情很不卖我面子,我心里扑通扑通,这次估计也没什么指望了。果然,她扫视了一下我随后递过去的详细工作细节描述后,轻轻撇了撇嘴角,呀的,又黄了,我心里暗骂一句。“苏小姐,你的工作表现目前还暂时达不到我们的要求,不好意思。”对方表明态度,

  • 《皇后你别逃》《皇后你别逃》

    原标题:《皇后你别逃》《皇后你别逃》小说书名:皇后你别逃第1章高氏梳妆台上,刻着鲤鱼跃龙门秀纹的青铜镜内映出一张秀丽的脸。芙蓉如面柳如眉,眼如秋波,鼻如白玉,唇如红缨,五官精致的仿佛从画中走出来的仙子。这容貌本来是极好的,然而镜中人肤色发黄,粗糙而暗淡无光,一副营养不良的憔悴样,再配上她扬州瘦马似柔柔弱弱,怎么看怎么不搭,生生将十分的姿色磨去了六七分。依依望着镜子里的自己,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任谁一醒来发现自己突然借用了别人的身体,多出了一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都是无法以平常心待之的。前一刻,依依刚

  • 《承欢膝下》《承欢膝下》

    原标题:《承欢膝下》《承欢膝下》小说名字:承欢膝下第一章唯有承欢,但且膝下(1)她曾经以为自己的生命后半部分,定当是美满光明璀璨的耀眼,但是此时她却心里很清楚,自己只不过是一个烂花烂草而已,被人踩在脚下也不过如此。一双满是伤疤的大手粗鲁的扯着她的头发,眼前嘴角满是污秽的男人把脸凑到她的面前,宿醉的酒气让人忍不得那股子味道,一口黄牙看起来也是那么的恶心,她的头发被扯得生疼,只能仰着头看着他越发凑近的色迷迷的小眼睛。“哎呀,她还是个嫩草,你又何必非要了她呢。”一旁打扮的花枝妖艳,浓妆艳抹仍然遮挡不住

  • 《一泪成劫》《一泪成劫》

    原标题:《一泪成劫》《一泪成劫》小说名称:一泪成劫第一章瑟瑟绿意“咦,这是哪里冒出来的丑丫头?”黑辛指着角落里的绿意说,身后的众位花灵都随着他的目光看向绿意,霎时,鄙夷不屑的言辞纷至沓来,原本庄严肃穆的玫瑰园变得热闹了,风婆婆微微打开她的法袋,温润甜美的玫瑰香馥郁幽幽散落在空气中,放眼望去,雾气袅袅中玫瑰仙灵们美丽优雅,如斯美景,绿意却感觉到瑟瑟寒风冷刺骨!“你们在做什么?”温婉熟悉的声音传来,是姐姐!蜷缩在角落里,不再害怕,眼睛直直盯着姐姐的方向,只要有姐姐在,绿意就不怕!“绿意,你没事吧?”

  • 《人点烛鬼吹灯之荒冢迷踪》《人点烛鬼吹灯之荒冢迷踪》

    原标题:《人点烛鬼吹灯之荒冢迷踪》《人点烛鬼吹灯之荒冢迷踪》小说名:人点烛鬼吹灯之荒冢迷踪第一章意外哥们儿我是一个地道的东北汉子,儿时家住吉林省四平市叶赫镇,后来老爹做生意发达了就把家搬到了首都北京。现在已经大学毕业两年多了,却一直闲置在家,原因很简单,就是不想受那些不是资本家却胜似资本家的家伙们压榨。现在想想、、、我这也算是80后的另类吧。父母做生意很忙,一年也回不了几次家,所以一套大房子就我一个人住。空荡、寂寞、无聊、的生活环境差点让我背过气去。无奈只好上网写几本小说骗点银子,一来可以打发时

  • 《苍然凤天》《苍然凤天》

    原标题:《苍然凤天》《苍然凤天》小说书名:苍然凤天萱雪初遇而随同1人间大陆,一座四面环海、不曾被人发现、整日弥漫着雾气,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徐徐星光,煞是美丽的孤岛。四周布满着结界,邪灵异兽绝不敢靠近半步。此岛名为“悠鸣岛”,是因此岛里的动物们的啼鸣而被女主人赐予了这个名。悠鸣岛中山石林立,鸟语花香,一身淡紫色蝶戏水仙裙衫的,蒙着淡紫色纱巾的俏丽女子静静地坐在紫莲前。自从她懂事时,她就在这个山谷中,整日与动物花草为伴,只食天露解饥渴,师父也只是每月来个两次,只让她静心修炼。如今,她已拥有着愈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