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你好,陌生人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3 0:46:1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你好,陌生人

第1章 离婚

  “我们离婚。”

苏音将刚才打印出来的两份离婚协议书放在权安和面前,素净的小脸上未施粉黛,却带着一种清丽逼人的漂亮。

“我不同意。”

权安和眼角淡淡扫过上面的纸张,冷声回到。

“为什么?当初结婚本来你就是被设计的不是么?现在既然可以离婚你应该觉得高兴才是,毕竟你也应该给萧微微一个名分。”

苏音半垂眼眸,忘不掉刚才路过的周刊封面上,斗大的字写着:

“影后萧微微和亚洲首富S·W总裁密会72小时,糟糠之妻苏音何去何从!”

其实她应该能够从三年前权安和带着模特参加他们两人婚礼之时,她就应该料想到了这一天。

可她就是不服输,总是觉得她权安和不过是因为反抗权家安排的这场婚礼而已,其实在内心深处他或许并不讨厌她。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

可三年过去了,她成功的让权安和恨上了她这个人,挺好。

“可我还嫌折磨的你不够,毕竟对于你这样的女人,生不如死才是你最好的结果,想离婚顶着一张清纯的脸再骗取公众同情,你配么?”

权安和说出来的话,句句戳心。

苏音放在膝上的手,紧紧握住裙摆,指关节因为太过用力而变得发白。她知道权安和恨她,但真的不知道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如果是以前她或许还能够承受他的冷漠,但现在她已经有了孩子,她不可能让孩子出生在这样的家庭环境当中。

“你不签,没关系,反正分居两年自动离婚。”

苏音站起身,手几乎是下意识的护在了她的腹部,她会尽力给孩子一个健康的家庭环境。

然,两人之间的空气,却有些凝滞,紧张的仿佛是一粒灰尘,也能导致爆炸。推荐http://www.haohaoyun.com/

远处,一个娇俏的女人走来,灿烂的微笑当中是一张精致的妆容的脸庞。见到权安和的刹那,女人双眼放光。

“安和,你在啊!”

明朗清纯的声音,带着小女人的惊喜。一瞬间,竟然都让苏音都觉得这个女人可爱动人到了一种极致。

难怪,难怪权安和会喜欢上她。

“嗯。”

面对萧微微惊喜,权安和没有想象当中的热情,而只是不咸不淡的答应一声。来自haohaoyun.com

视线落在苏音的身上,“我最后告诉你一遍,想离婚不可能,苏音,在我没折磨够你之前,你不要妄想离开我!”

上好的手工西装,将权安和修长挺拔的身材展现的淋漓尽致,他与苏音擦身而过的瞬间,丢下一句话,声音就像是藏了寒冷的冰块。

苏音冷笑,拿着文件欲走,却不想,萧微微竟一脸担忧道:“权夫人,你的脸色不太好,没事儿吧。”

说罢,又忽然呵斥一笑,露出几分嘲讽,阴阳怪气道:“也是,都要离婚了,脸色自然好不到哪里去,其实,作为一个女人,我真的很同情你。”

“所以我是不是要感谢你的同情?要不是你不断的放出消息给八卦周刊,让全世界都知道你和权安和两人之间的亲密,我还没有离婚的动力呢?不过……”苏音顿了顿,靠近萧微微耳侧,一改往日的温和,脸上一派冷然道:“就算是我离婚了,也是我苏音不要的,用腻了的二手货被小三回收,这倒也是登对!”

苏音声音是一贯的甜糯,在配上她本身就是人畜无害的长相,总是会给人一种可以肆意揉捏的样子。

但此刻,那一派的冷锐,让萧微微以为自己面前的人根本不是苏音。

甚至,在听到苏音的讽刺后,萧微微只觉得心口怒火中烧,直冲向头。

“是,我是小三,那又怎么样?你笑话我,可你又是什么?一个结婚三年,连个孩子都没有的女人,像你这样不会下蛋的母鸡,活该被抛弃。好好孕

“哦,不对,我听说安和三年里,从来都没碰过你,你除非是圣母玛利亚,不然你怎么能够怀孕呢?

哎,这苏家好歹也是名门,却出了一个像你这样连丈夫都不愿意碰的老处女,老处女也就算了,好歹正常,结果还有个傻子哥哥!你都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嘲笑你的哥哥,听说他上次竟然还因为掀了别的女生的裙子闹出了大丑闻。”

萧微微说着,不由得扬声笑起来,苏音看着面前这个嚣张的女人,终于忍不住嘲讽,猛地一巴掌打在萧微微的脸上。

“啪!”

清脆的巴掌落下,苏音觉得自己的手都在抖。

“萧微微,你可以侮辱我,但我不允许你侮辱我哥!他是傻,但也比你这种人面兽心的女人强得多。起码,他不会像你这样,贱而不自知!”

第2章 生死一瞬

  一个响亮耳光狠狠地打在了萧微微的脸上,瞬间留下鲜红的印痕。

她出道以来就一直顺风顺水,年纪轻轻跻身影后,所有人都喜欢她,也惯坏了她。

又怎么能忍受被打。网站haohaoyun.com

“你竟然敢打我,苏音,你是不是疯了!”

“有本事侮辱人,就别怕被打,别说这次,下次要是再让我听到你侮辱我哥,或者是侮辱我的家人,我依旧照打不误!”

苏音眼底满是决绝,一把拿起放在桌面上的包,转身就走。

萧微微见到她可怕的眼神微微有些退却,但如果今天不彻底毁了苏音,那么下一次不可能再会有这个机会。

权安和绝对不会允许,她一而再再而三的炒作他们两人之间的桃色绯闻。

于是她咬牙上前,伸手猛力的抓住苏音的长发,而苏音这几天因为怀孕加上权安和和萧微微漫天的绯闻,身体一直都很虚弱。

根本就禁不住萧微微的突然袭击,一个没站稳直接摔倒在地,而萧微微见到她摔倒,尖细的高跟鞋毫不留情的踹上她的腰部。

粘稠的红色液体,顺着苏音白皙的双腿流下。

剧烈的疼痛让,苏音眼眶中的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她就算是没有怀过孕,但也知道这血代表的后果是什么。

她稳住心神,以最快的速度拿出手机想要叫救护车。

但在伸手准备拨打电话的瞬间,却被一只凭空出现的手夺去了手机。

“把手机给我!”

苏音急切的呼喊,她不想要失去她的孩子,她和权安和的孩子,她无论如何都要保住。

“求我,我就将手机还给你。”

萧微微坐在一旁,手中把玩着苏音的手机,嘴角上扬着的是残忍的弧度。

“你!”

苏音咬牙,但是肚子上的疼越发剧烈,身下不停的出血,让她感觉一个生命仿佛正在流失。

所以,即便是不情愿,苏音依旧是放下了傲骨,冷声道:

“我求你。”

苏音双目赤红,眼中满是恨意。

萧微微红唇勾起,眼眸带着羞辱她的愉悦。

“声音太小了,我听不清呢。”

苏音深吸一口气,闭上眼,再次开口,嘴唇都在颤抖。

“我、我求你!”

苏音尽量的大声,然萧微微依旧是讽刺的勾唇,“哎呀,在大声点,我听不到呢!”

“萧微微!”

苏音大吼,明知道求下去也不会有结果,苏音不在求她,她不能允许自己被一个小三一而再再而三的羞辱。而她也耗不起那个时间。

她挣扎的撑起身子,想要走出去,但刚站起来一半,就被萧微微抬脚狠狠地踹翻在地。

萧微微走上前,一把揪住苏音的头发,声音尖锐,十分着迷的欣赏此时苏音脸上的无助和痛苦,眼中的狠毒让人觉得心惊。

“你放心苏音,看你的身材这个孩子应该不会有多大,前三个月的孩子,就算是死了也不会有什么的,我会下手尽量的轻一点,让你失去的更加快点。”

说完,萧微微站起身,锋利的高跟鞋尖不断的朝苏音腹部去踢。

但她却低估了苏音对这个孩子的保护程度,她用手紧紧的护住腹部,哪怕她纤细的手臂已经被高跟鞋踢出了一个个的血窟窿,但却还是不松手。

苏音的反抗和对孩子的保护欲,让本来已经杀红眼了的萧微微变得更加的疯狂。

她不能允许这个孩子出生,她不能允许这个孩子成为她成为权夫人的路上一个拦路的绊脚石!

“其实我真的想要用个比较温和的方式来解决掉这个问题,但你这样的表现真的让我开始难办了起来,我也只能让你受点苦了。”

萧微微看着此时已经狼狈不堪的苏音一眼,二话不说抓住苏音的头发,就像是在拖着一具死尸向楼梯口走去。

但突然,她转身回头望去,苏音满是伤痕的手死死的抓住桌腿。

萧微微皱眉,她十分厌恶此时苏音的表现,她更加厌恶明明她已经将她折磨成了这个样子,她却竟然还妄图的想要保住她腹中的孩子。

她松开抓住她头发的手,满脸冷酷的拿起一个圆凳,眼睛眨也不眨就狠狠地朝苏音抓住桌腿的手砸下去。

“咔擦”

随着圆凳的第一次落下,清脆的骨裂声传来,苏音只觉得她的手掌此时已经痛的就想不是她自己的了,但她不能松手。

她明白,只要她一松开握住桌腿的手,她就会永远的失去腹中的孩子,她不想。

就算是权安和恨她,就算是权安和哪怕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也不会对她多生出一点的喜欢,但她还是想要保住他们的孩子。

她对权安和的爱,早就已经在骨子里面扎了根,她拔不掉!

苏音两只手全部都狠狠地抓住桌腿,下唇早就被她咬的鲜血淋淋,双目也因为长时间的折磨而渐渐的失去了焦距。

第3章 孩子,我的孩子。

  “苏音!”

一声惊呼,一个熟悉的身影跑来,紧张的将她揽入怀中。

“权安和,求求你,救救我们的孩子。”

苏音满手都是血,几乎都没办法握住她眼前黑色的西装,双唇微微张开,在说出这句话之后,才放心的昏了过去。

她相信,就算是权安和再怎么恨她,应该也会尽力的保住自己的骨血。

沈子骞本来是来这里找权安和的,但没有想到一出现就见到这么一幕,苏音小小的身子倒在血泊当中,而萧微微脸上的疯狂让他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

他冲上去,将苏音抱入怀中,却几乎感受不到她的重量。

沈子骞眼角扫到萧微微的身上,一贯温润的面容,布满寒霜。

“给我打!不必留情!”

“是,沈少。”

站在沈子骞身边的六个黑衣保镖,脸上带着肃杀之气,朝萧微微走去。

“你们想要做什么!不要忘记了,我可是和安的人,现在整个亚洲都知道我跟和安究竟是什么…啊!”

保镖没有给萧微微说完话的机会,狠狠一记重拳砸在她的脸上,将她打的晕头转向。

和刚才萧微微对待苏音的打架不同的是,保镖们伸手可是对待那些穷凶极恶的匪徒,所以这一拳下去几乎是要了她的半条命。

但萧微微却不允许自己昏迷,她伸手狠狠一个耳光打到自己的脸上,这一巴掌可比苏音打她的要重的多。

萧微微就靠着这一瞬间的清明,连滚带爬的逃离了保镖的包围圈,但此时她却没有看到身后保镖脸上的狞笑。

其实对于单方面的欺凌,他们更加喜欢捕杀带来的快感,尤其在他们的面前,还是往日里在聚光灯下高傲如孔雀的萧微微。

但玩归玩,可不能真的让这个女人逃了出去,见到萧微微就快要走下楼梯的时候,其中一个保镖直接飞身而起,狠狠地一脚就踹到了萧微微的背上,巨大的冲击力直接让她摔倒在地,两粒白色的门牙直接崩了出来。

痛的她是生不如死,但这个却恰恰只是一个开始,保镖将她围在中间,下手拳拳见血。

萧微微凄凉的惨叫声,不断地回响在这间高级会所的二楼,无人敢拦。

而另外一方面,沈子骞看着医护人员紧急的将生死未卜的苏音推进去急诊病房,心如刀绞。

他低头回想着方才苏音在他怀中苍白的脸色,和他深色西装上的暗红痕迹。

沈子骞不懂,明明苏音是他恨不得捧在手心当中疼爱的人,怎么到了权安和这里就成了一文不值的存在。

他坐在手术室外面的凳子上,看着那亮起“手术中”的灯,掏出手机找出权安和的手机号码,思索了一会却最终没有按下去。

因为权安和根本不配来这里见苏音,一个带给她只是满身伤痕的男人,没有资格见来这里见她一面。

“你是36床苏音的家属么?现在她的情况很严重,我们需要进行紧急手术,需要你签字,另外我们希望你做好心理准备,孩子可能保不住。”

一个穿着深绿色的手术衣走出来的护士,拿着一份文件对着沈子骞说道。

“我是他的丈夫,医生,请一定要保住她腹中的孩子。”

沈子骞快速的签下名字,现在时间紧急他根本来不及通知苏家人,再说按照苏音的性格也绝对是不想要让她的家人看到她这副样子。

“你这样说,我就要批评你了,孩子不过才几个月,你现在要关心的是你孕妇的身体才对!”

小护士显然很讨厌沈子骞的说法,尤其她在手术室待过三年时间,跟过的手术也起码有大大小小的几百台了,可真的没有见到一个孕妇竟然会伤的是那么的重。

浑身身下的伤口起码大大小小有三十多处,甚至她手臂骨折的严重程度,也让人觉得难以想象。

一个才三个月的孕妇,要是她丈夫真的关心,不可能会让她变成这个样子,甚至到了现在这个情况,他竟然还要他们尽力的保住孩子!要是他真的在乎孩子,为什么不在她怀孕的时候就好好的照顾孕妇。

见到护士气冲冲的离开,沈子骞苦笑一声,如果他真是孩子的父亲,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女人和孩子,受到这种凌虐。

苏音再次的睁开眼,入目皆是白茫茫的一片,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提醒着她现在在的位置。

“你醒了?放心,母子平安。”

“你的丈夫为你去补办入院手续了,不过他也太不小心了,才怀孕怎么能够让你伤的这么重,放心,为你主治的医生早就狠狠地骂了你丈夫了。”

见到她醒过来,为她换水的护士笑着对她说道。

第4章 割腕自杀

  苏音扯动嘴角,想要还以一个微笑,但却疼的倒吸一口冷气。

“谢谢。”

“没事,你好好休息,有事按铃。”

护士好脾气的说道。

苏音手抚上腹部,她的孩子还在就好,真的没有想到,权安和竟然会去为她办住院手续,她还以为他压根不会管她呢,看来他心中也是爱这个孩子的吧。

想到这里,苏音忍不住偷偷笑了,而在病房外一阵脚步声响起,门被推开,她惊喜的盯着病房门的眸子,一瞬间变得黯淡。

“子谦,是你送我来医院的么?”

苏音心中带着丝丝幻想的开口问道。

“不是我还能是谁,放心我已经让人将萧微微控制起来了,她敢那么伤你,绝对不能轻易的放过她。”

“另外这件事,我没有告诉权安和。”

沈子骞忍不住补了一句。

苏音心底的幻想彻底的消失了,果然当时是她的幻觉,权安和怎么可能会在她最需要的出现,又怎么可能会那么温柔的抱住她。

“让萧微微暂时消失一段时间,等我身体好了之后,我想要亲自处理她。”

苏音勾起唇,笑的人畜无害。

“好……”沈子骞顿了顿,“苏音,你还不死心吗?”

再次问出了这句话,沈子骞深吸了一口气。

记得当初在苏音和权安和婚礼的那天,权安和带着一名模特出现在婚礼当场的事被媒体宣扬,苏音一瞬间成为了所有人的笑柄的时候。

沈子骞也问了她类似的一句话,当时她是怎么回答的?

当时的她告诉沈子骞,她不后悔。

她会用时间来告诉权安和,她苏音是值得他喜欢的。

“现在这个问题没有任何的意义,因为我已经打算和权安和离婚。”

苏音微微一笑,看着无名指上面精致的婚戒回答道。

“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都会站在你身边。”

沈子骞看着她,面容清隽,眼中满是温情。

“谢谢。”

事到如今,唯有这简单的两个字能够表达苏音的感激。

“苏小姐,萧微微刚才割脉自杀了,她说如果你不来见她,她下次刀划上的就是颈动脉!”

沈子骞助理乔治,看着医护人员都围在萧微微身边,有些担心。

“派车来接我,我去见她。”

苏音将手机挂断,脸上满是漠然。

一个小时后,苏音踏进昏暗的库房当中,地上能够看出因为她来还特意清扫过的痕迹,但却还是遮不住这里的破败与荒凉。

“你终于来了,苏音!”

咬牙切齿的声音传来,萧微微手腕上包满了纱布,她见到苏音走进来,立马激动的冲到她的面前,涂着猩红指甲的手,就想要朝苏音脸上抓去,而苏音身边的保镖见状狠狠一脚,踹上她的腹部,让她重重的摔倒地上。

萧微微脸色苍白,但眼神当中却是藏不住的怨毒。

“你现在很得意是不是?我抢了你的老公,还差点让你流了孩子,所以你就要用这样的方法伤害我!”

“但苏音,你敢杀我么?你要是杀了我,权安和真的会放过你么?”

“哈哈哈,你的丈夫竟然会是别的女人的护身符,苏音,我真同情你!”

萧微微口中还留着血,她费尽心机,不断的用语言化作利刃想要逼得这位大方得体的苏小姐和她一样疯狂。

她不想要看着哪怕在这个时候,她依然是那么端庄得体的站在那里,高高在上的样子让人觉得恶心!

“权安和或者是你的护身符但这又如何?曾经我也觉得权安和是喜欢你的,但最近我也知道我错了,因为权安和这个男人没有心,所以你对于他而言不过只是一个玩物。”

“还有你现在看看你自己的样子,像不像是一只在深渊当中等待救赎的蝼蚁。”

苏音脸上一派平静,缓缓的蹲下身,用手中的镜子照出此时萧微微的脸上的狰狞。

萧微微看着镜子当中的自己,瞳孔猛然的放大,她一把夺过苏音手中的镜子,摔在地上,破碎四散的镜片,插入萧微微的小腿间,小股的血流顺着伤口流下,染红了地面。

“你胡说!权安和是喜欢我的,否则他不会任我胡闹,倒是你,才是个可怜虫!”

萧微微伸手就想要抓花眼前苏音绝美镇定的脸庞,她要撕碎她的镇定,撕碎她的底气,她要让这位苏家千金和她一样,心中终日有的只是仇恨!

苏音这次没有躲开,伸手牢牢的握住她抓向自己的手掌,修剪干净的手指,用力的朝萧微微包裹着纱布的伤口上按去,语气毫无波澜,眼底满是冷冽:“我已经拿到了你意图派人摧毁的BO会所二楼的录像,你打我的视频很快会在网络上传播,同时你还记得上个月二号你和那些导演们在公海上面的那点事?你说,我要是都放网上去,会造成什么反响?”

你好,陌生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你好 或 陌生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大年初三为啥不拜年?原来是怕这个

    今天是农历大年初三,在传统年俗中,是人们回娘家,烧门神纸,谷日忌食米饭的日子。大年初三通常不会外出拜年,因赤口,所以希望避免容易与人发生口角争执,一些农村和城市,有大年初一至初三不动刀或剪刀的习俗。小年朝小年朝即天庆节。宋代宫廷节日,宋真宗大中祥符元年,因传有天书下降人间,真宗下诏书,定正月初三日为天庆节,官员等休假五日。后来称小年朝,不扫地、不乞火,不汲水,与岁朝相同。烧门神纸旧时初三日夜把年节时的松柏枝及节期所挂门神门笺等一并焚化,以示年已过完,又要开始营生。俗谚有“烧了门神纸,个人寻生理”

  • 【送万福 进万家】安庆书法家书春送福系列:周珍义

    【送万福,进万家】安庆书法家书春送福,是丁酉年腊月里由书法名家联手安庆名企而开展的为迎接戊戌新年而举行的义务为市民写春联大型活动。这一集为朋友们介绍的是周珍义先生。周珍义,别署熙湖散人,安徽太湖人。现为安徽省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石化集团公司书法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协会会员,安庆市作家协会会员。学书四十余年,师从冯仲华先生,并曾在胡寄樵先生门下学书求艺。早年习楷,尤对《颜勤礼碑》情有独钟,勤于临习研学,后主攻隶书和行草,隶书致力于《礼器》丶《张迁》,行草喜二王俊朗风骨,一直研习不断。先后三十多次参加

  • 上海博物馆藏丨文徵明的长子文彭写给钱榖的信,交流古玩字画信息

    「品味生活私享艺术」书画丨文房丨拍卖丨展览丨藏家丨空间丨器物明代吴门书画家书札《文彭致钱榖札》,上海博物馆藏。作为文徵明的长子,文彭能画,工书,善于治印,精通鉴赏,堪称全才。这一通写给好友钱榖的信札里,前面略说了朋友之间的近况琐事,其后都是与钱榖讨论新近见闻的书画、印章、古玩,因为钱榖喜欢收藏书籍,也告知他一些稀有的图书的讯息。---END---私享出品转载请注明主编:王成业收藏投稿、合作请加主编——热文推荐——罗中立丨潘玉良丨张伯驹丨傅抱石丨梁楷丨齐白石丨郑板桥丨黄永玉丨吴湖帆丨张大千丨何海霞

  • 新春特辑|如何获得新时代的幸福?

    Lessismore.(“少即是多”)在过去物质匮乏的年代,不断做物质加法——为家里添置冰箱,买回电视机,配齐洗衣机,再买辆车……从一无所有的状态到“全副武装”的过程,确实能给人幸福的感觉。但现在,物质空前丰富。在一个万物俱备、什么都不缺的年代,占有物质很难再刺激我们的感官,让我们获得长久的满足。在新的时代,比起金钱和物质,更重要的是精神层面的充实感。从实物中获得的满足感只能持续很短的时间,但是我们宝贵的经历以及从中获得的知识,将永久地入驻我们的生命。如果一个人清楚了对自己来说什么是最为重要的,

  • 高树伟︱楝亭旧事:张伯驹、启功、周汝昌与《楝亭图》

    《楝亭图》文︱高树伟上次来恭王府,已是两年前的事了。这次忙里偷闲,又匆匆赶来,为了看“启功旧藏影本题跋暨碑帖展”。回想两年前,恭王府举办周汝昌文献展时,曾展出不少周汝昌收藏的碑帖、信札,也有《红楼梦新证》(下称《新证》)的手稿,琳琅满目。而今年,又恰逢周汝昌先生诞辰一百周年。冥冥中,某些说不清的东西似乎在时空交错中互相牵引、映照,不时就会邂逅。是书法,还是《红楼梦》,或兼而有之,我自己也不清楚,更说不明白。但我知道,的确有一件实在的东西,曾把周汝昌与启功联系起来,那就是现藏中国国家图书馆(下称国

  • 舌尖上的春节:“年味”没有变,真情亦不变

    01现在很多人,好像越来越不喜欢过年了:不喜欢过年老套的“仪式感”不喜欢家长亲戚对自己的私事问这问那不喜欢各路熊孩子调皮捣蛋……以致对过年的花式吐槽屡见不鲜,甚至好多热心群众还不忘支招出攻略,教人如何对付过年的“烦心事”。但唯有一点例外,那就是吃!尤其对在外打拼的游子来说,想重温自己熟悉的口味,过年是再好不过的机会了。哪怕高举着“过年莫要胖三斤”旗帜大喊“我要减肥”,在各色家乡美食面前,他们还是败下阵来,忍不住多赚一口。毕竟舌头和胃,是最诚实的。02相传在清末扬州城,有一户富人家,特别喜欢吃甜食

  • 古诗词里的美酒,醉了俗身,醒了初心!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唐寅《桃花庵歌》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苏轼《望江南》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刘过《唐多令》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欧阳修《浪淘沙》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黄庭坚《寄黄几复》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晏殊《浣溪沙》几时归去,作个闲人。对一张琴,一壶酒,一溪云。——苏轼《行香子》人生有酒须当醉,一滴何曾到九泉。——高翥《清明日对酒》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陆游《钗头凤》新酒又添残酒困,今春不减前春恨。——赵

  • 十二生肖,入诗成画,妙不可言!

    作为一年当中最为重要的传统节日,春节——农历戊戌年,是狗年。在这辞旧迎新之日,欣赏十二生肖诗词,入诗成画,妙不可言!狗1、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刘长卿2、渔家开户相迎接,稚子争窥犬吠声。——李中3、门前何所有,偶睹犬与鸢。鸢饱凌风飞,犬暖向日眠。——白居易猪1、小弟闻姊来,磨刀霍霍向猪羊。——木兰诗2、莫笑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陆游鼠1、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女,莫我肯顾。——诗经2、绕床饥鼠,蝙蝠翻灯舞。屋上松风吹急雨,破纸窗间自语。——辛弃疾牛1、童子柳阴眠正着,一牛吃过

  • 一首孤独了300年的小诗,一夜之间,亿万中国人记住了它

    苔清·袁枚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这首20字小诗《苔》被乡村老师梁俊和山里孩子小梁在《经典咏流传》舞台重新唤醒孩子们最朴质无华的天籁之声唱哭了庾澄庆和曾宝仪也让亿万中国人都在这一刻被感动“我觉得这群山里面的孩子身边所拥有的资源是很有限的可是他们却有着最纯真的爱。”梁俊老师就是想通过这首诗告诉这群山里的孩子们“我们即使拥有的不是最多但依然可以像牡丹花一样绽放我们不要小看了自己”梁俊老师给了孩子们希望的种子于是,种子种在每一个孩子心里在他们的生命中开了花说是乡村教师梁俊选择了

  • 春晚最佳金句出炉!

    虽然嘴上说着春晚越来越没看点了但是大多数人还是会准时守在电视机前观看一年一度的春晚属于我们的春晚狗年央视春晚落幕,这些金句、画面刷屏了!春晚金句出炉!01爱情保鲜靠表白爱TA就要说出来!02妻子蔡明:每次见他(丈夫潘长江)我心里砰砰砰怎么看怎么像李易峰!教练:这不是爱呀,这是瞎呀!03男人的情商是12分都扣光了吗?04狂躁,太狂躁!05老板:累不累啊?员工:......(无论说啥)老板:开了他!06炊事班的,都几点了,还出不出菜了?菜是出不来了,我们炊事员在后厨集体出书呢...07如果我们大家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