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漂洋过海来爱你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3 1:24:00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漂洋过海来爱你

第一章 正妻和小三

  “各位,会议室这边请。漂洋过海来爱你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许纤尘一身小西装,成熟干练。

  作为RE婚纱公关部的总监,她可谓非常敬业,陪客,招待,无微不至。

  “好好好,许总监您太客气了……”跟在她身后的一群人,立刻附和道。

  可是,下一秒当下属将会议室推开的时候,一个抚媚的声音,却随之入耳。原本面无表情的许纤尘,手上动作微微一顿,定睛,立刻看到了让众人尴尬的一幕。

  “亲爱的,你轻点儿……“

  两个人衣衫褴楼,纠缠在一起。

  好一幅活春宫,最让许纤尘不知所措的是——

  那个人是她的老公,RE婚纱的总裁,顾轩。网站haohaoyun.com

  “许……许总监?”一直跟在她身后的客户,颤颤巍巍地开了口,就算许纤尘和顾轩结婚时候没大宴宾客,他们也是有所耳闻的,这顾轩是许纤尘的丈夫。

  “抱歉,不如我们换一间会议室?“许纤尘回过脸去赔笑,即使她是他的妻子,也不能在这个时候让人贻笑大方。

  “许纤尘!“在她笑脸盈盈的时候,顾轩打断了她。

  男人已经扣好了衣服上的纽扣,阴鸷的目光落在她白净的小脸上,透着狠厉,“谁让你在这里的?”

  被打扰了好事,男人有些不高兴。

  确切的说,他只是单纯的想要她为难。

  许纤尘从容不迫,给宾客做了一个请的姿势,“你们先带客人过去,我随后就到。”

  她话音,方才落下,几个人就灰溜溜地走了。原文haohaoyun.com

  “顾总真会开玩笑,我接待客人不在会议室在哪?倒是顾总您,当真是有情趣呢,为了寻求刺激都跑到会议室来了?”她笑起来,心却在滴血。

  她二十岁就嫁给他了,五年来,顾轩身边的女人换了又换。

  唯独不是她。

  “呵……”顾轩笑起来,“接待?我倒是不知道,我们RE的利益,还需要你这样一个女人来谋取了?”

  他打量着面前的人,眼底倾泻而出的,却是用言语无法形容的嘲讽。

  许纤尘咽了咽口水,如鲠在喉。

  这五年里,她为公司谋取的利益,又何止这点?

  “既然顾总这么说,不如——”

  她故意拖延了尾音,柔和的目光变得凌厉,笑起来却烟视媚行,“刚才的客人,顾总亲自去?”

  “许纤尘!”

  对面的人一咬牙,恶狠狠地看着她。

  “我最讨厌有人在我面前耍花样,你敢说,刚才那些人不是你故意带来的?”

  听到‘故意’两个字,许纤尘如遭雷劈。漂洋过海来爱你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整个人站在原地,喉咙里干干的。她怎么会知道他在这里?

  “呵……”许纤尘笑起来,她抬起头,明眸皓齿,“顾总未免太低估自己了,我如果知道您在这儿和别人恩爱缠绵,一定找些记者来,说不准还能的一笔不菲的报酬?”

  她笑起来,没心没肺的样子,气的顾轩恨不能现在就冲上去掐死她。

  “钱钱钱……你果然就知道钱……”

  讽刺冰冷的话音,钻进耳朵里。

  许纤尘却只笑。

  心里的酸涩,只有自己知道。嫁给他的时候,他的事业才刚刚起步,她若是真的贪图荣华,大可以嫁给父亲至交的那些个富二代了。

  又何必,受他嘲弄整整五年?

  她正慌神的时间里,刚才躲在男人怀里,柔若无骨,抚媚万千的女人已经整理好了衣服,“亲爱的,你又何必跟这种女人一般见识呢?把她开了岂不更好?敢这么跟boss说话,肯定是活腻了呢。推荐http://www.haohaoyun.com/

  软软糯糯的声音,格外刺耳。

  呵,这世道连小三都敢当面示威了么?

  许纤尘冷笑一声,随后,冷声问上一句,“这位是顾总新聘请的董事长么?还是……”

  话音,浅淡。

  可却没有畏惧。

  她的心,明明已经在滴血了,却还不得不强作镇定和他们斗智斗勇。

  “你……”孙歆咬咬牙,恶狠狠地看着面前的人,“亲爱的,你看这女人,一点教养都没有……”

  “行了!”

  顾轩打断了她的话,阴鸷的目光顺势落在许纤尘身上。

  “什么时候轮到你在我的地盘上教训人了?”他一句话,仿佛浇灭了许纤尘心上原有的希望。

  在小三和正妻的角逐当中,自己输的体无完肤。网站haohaoyun.com

  “既然,顾总都已经怎么说了,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道理,我自然懂。所以,我可以走了么?”女人乌黑的眼眸,注视着面前的人。在她魅惑的笑容当中,顾轩似乎明白了什么。

  这女人,当真是狡猾至极。

  “走?”他看了看她,似笑非笑。

  “可以,不过……”他冷冷地勾起唇角,“给孙小姐泡一杯咖啡吧,亲自送到我办公室里来!”

  话音低迷,却刻意强调了“亲自”两个字,许纤尘当然知道,他这么做,说到底就是为了羞辱自己。

  她冷笑一声,转身走出了房间。

  可是,双腿却好似灌了铅一般,再也动弹不了,她靠在冰冷的墙壁上,泪水潸然落下。

  五年了,她和顾轩的婚姻长达五年。

  “许总监?”

  长廊尽头,一个声音骤然响起。

  许纤尘立刻就竖起了浑身的刺,她慌乱拭干脸颊上的泪水,不被发现。

  “您哪里不舒服么?”大概是第一次看到许纤尘这样懒散地靠在墙上,助理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

  “我没事。”她理了理衣服,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般,“客人那边都安排好了?”

  “是的,刚才业务部的小李已经过来交接了呢。”

  听了她的话,许纤尘心口的大石头算是落下了。她点点头,“你去安排一下,就说晚上我请客人吃饭,给他们赔不是。”

  她这话一出口,助理有些呆住了。

  小心翼翼地看了她一眼,话音颤抖,“赔不是?许……姐,明明你才是受害者呀。”

  她的话音很浅,却没有得到许纤尘的认可。

  女人蹙了蹙眉,不动声色地命令,“行了,这种话别在公司里说,去准备一下,我还有事。”

  她说完,踩着一双八厘米的高跟鞋,离开了。

  安玥不懂,为什么他们的总裁大人放着许总监这么一个大美人不要,却在外面拈花惹草?

第二章 借钱

  办公室外面,一片嘈杂。

  许纤尘端着咖啡站在门口,面对着众人的指指点点。

  “咚咚咚——”

  礼貌地敲了三声门,她径自地拉开办公室的门。

  沙发上,缠绵拥吻的两个人齐刷刷地向她投来目光,顾轩淡漠如斯,“把门关上!”

  他的办公室,平日里她是不能进的。

  如今却这么大敞着,显然就是‘鸿门宴’,许纤尘不得不关上了房间门。

  “抬头!”

  带有命令的话音,钻进了耳朵里,这次许纤尘有些恼火了,她抬眸定定地看着面前纠缠在一起的人。

  这一次,许纤尘看清楚了,他怀里的人是当红花旦孙歆。

  难怪她能够从那么多人当中脱颖而出,原来背后的人竟然是顾轩。

  “顾总,您的咖啡已经送到,请问还有什么需要么?”她淡淡地问了一句,脸上依旧挂着招牌式的微笑。

  顾轩看了看她,幽深的目光沾染上薄薄的怒火。

  “有!”他咬了咬牙,定定地看着面前的人,带有嘲讽似的,“外面实在是太过嘈杂,不如……”

  顾轩顿了顿随后慢条斯理地说,“考验许总监个人魅力的时候到了。”

  让她去帮他把外面的人都散了?

  许纤尘咬了咬牙,她白净的脸上浮现出了几分愕然,饶是如此,却还强作镇定出门笑了笑,“众所周知,我们顾总财大器粗,大家也不用在这看着了,有想和顾总发生点什么的员工,直接进来就是。”这话一出口,顾轩一张脸都冷了下来。

  他一把将怀里的孙歆推开了。

  “许纤尘!”在外面众人的议论声里,顾轩一把将许纤尘拽进了办公室,他阴鸷的目光落在她白净的脸上,嘲讽从眼底倾泻而下,“怎么?你似乎,不甘于将自己的丈夫拱手让给别人?”

  话音低沉,却带着质问。

  许纤尘抿了抿薄唇,似笑非笑地看向身边的人。

  “顾总,人贵自知的道理您该不会不懂吧?我对你的确没什么兴趣,但总是不能便宜了沐小姐一个人,你看外面那么多女员工等着您……”她还没说完,就被他直接抵在了冰冷的墙壁上,阴森的目光落下来。

  敢这么跟顾轩说话的人,恐怕就剩下许纤尘了。

  顾轩咬了咬牙,冷冷地看向面前的人。

  “我的事,还不需要你来插手!”低沉着话音警告。

  许纤尘则只看了面前的人一眼,话音里多出了几分笑意。

  结婚五年,顾轩一直不喜欢她,更为讨厌她的小聪明。

  许纤尘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依旧很是从容,“既然如此,顾总,我是不是可以走了呢?”

  话说到这里,顾轩更是觉得自己被许纤尘算计了。

  她等的就是这句话。

  迟疑了两秒,顾轩兀自俯身下来,坏心地咬了咬她的唇,“许纤尘,你坏了我的好事这就想走?”,

  他死死地箍着她,修长的手指勾住许纤尘的下巴,目光滚烫。

  “你……”许纤尘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目光落在他英俊的脸颊上,男人穿着白色衬衫阿玛尼的丝绸领带彰显着他独有的贵气和狂妄。

  “亲爱的……”

  大概是看到了这样香艳的一幕,孙歆从喉咙里发出了一声轻唤。

  顾轩手上的动作顿了顿,目光却依旧阴鸷。

  侧脸,看向身后的人,话音里透出了几分薄凉,“许纤尘,你有一分钟整理衣服,然后……“

  他顿了顿,继而慢悠悠地说,“陪我出去吃饭。”

  吃饭?

  许纤尘一怔,本能地就要拒绝,可顾轩却没有给她拒绝的机会。

  ……

  餐厅里音乐悠扬,雅座舒适。

  顾轩慢悠悠地拿着刀叉,动作优雅,“许纤尘,解释一下今天发生的一切!”

  解释什么?

  许纤尘顿了顿,刚打算开口和顾轩好好议论一番,桌上的手机却在这时候发出了嗡鸣,屏幕上闪烁的两个字‘父亲’。

  她浑然一怔,颤抖着手去挂断了电话。

  只是……

  听筒那头的人,似乎并没有打算就这么算了,电话又一次没完没了地响了起来。

  “许纤尘,这就是你的态度?”

  顾轩看了她一眼,低沉着话音冷冷地问。

  “什么……”她顿了顿,抬起头不明所以地看向面前的人。

  哪知,顾轩却咬了咬牙,阴鸷的目光投射下来,“我以为许总监和我虽然婚姻不和,但至少在公司的事情上,你能有分寸!”

  平心静气下来,顾轩又恢复了他一贯的冰冷,“可是,许纤尘!今天你所做的一切,倒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话音才落,电话又一次响了起来。

  这次,顾轩的耐心耗尽了。

  男人直接拿起电话,就给她关了机,“你难道不该给我一个解释么?”

  他和别人亲热,被客户看到,却要她解释?

  许纤尘苦涩地勾起了唇,最后她只能深吸了一口气,靠在椅子上。

  看着他迟疑了许久,才嘶哑着话音说,“顾轩,能……借我一点钱么?”

  电话来自许纤尘的爸爸,许家的公司出现了一些意外,她别无选择,只能向顾轩寻求帮助。

  可是,在听到许纤尘的话之后,顾轩却仿佛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他勾了勾唇,似笑非笑地看着许纤尘,墨色的眼底,一抹嘲讽倾泻而下,“钱,又是钱!”

  他咬了咬牙,重重地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冷哼,带着质问,“许纤尘,除了钱你还知道什么?”

  带有讽刺的话音,瞬间让许纤尘怔住了。

  随后,她醍醐灌顶一般清醒过来。

  可笑,自己怎么会找他借钱?许纤尘冷笑了一声,靠在椅背上,“我眼里只有钱,顾总您也不是第一天知道,出卖您自然也是为了钱!”

  她咬着牙,尽管一颗心都在颤抖,但还是说出了这句话。

  在顾轩看不到的地方,许纤尘的指甲镶嵌进了肉里,除却他,她不知道还有谁会帮助自己。

  只是……

  多年前那件事,让顾轩对她失望透顶,甚至恨不能将她推向万丈深渊。

  “许纤尘!”顾轩近乎暴怒的发出一声低吼,双目赤红,脖子上爆出青筋。

  许纤尘笑了笑,起身就走。

第三章 黄鼠狼给鸡拜年

  她优雅的背影,莫名地让顾轩看出了几分悲怆。

  出了餐厅,许纤尘就急匆匆拦下出租,“到皇家会所。”

  她丢出一句话,就依靠在后座上,眼眶微微红了红,自己一定是瞎了眼,才会去找顾轩帮忙。

  许纤尘深吸了一口气,她的眼眶红红的,心头更像是被堵了一块大石头,让她呼吸都变得很是费力。

  到了地方,许纤尘付了钱,下了车,看着眼前这金碧辉煌的地方。

  “许总监,这边请。”一个秘书模样的人走过来,笑眯眯地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许纤尘微微吟首,跟着走了进去。

  到了包间,秘书敲了敲门才推开:“李总,许总监来了。”

  许纤尘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展开一个笑容来:“李总,好久不见。”

  包间里,主位上坐着一个富态的中年男人,地中海,肥头大耳,满脸油光,抬起头来对许纤尘笑的时候,露出了一口的黄牙。

  “许总监,快请坐。”

  这个李总是许纤尘以前的一个客户,财大气粗,她约了他出来,是为了借钱的事情。

  “李总,这么久没有见,您看上去精神比以前更好了。”许纤尘一边落座,一边跟李总寒道。

  这个李总从她进来,那色眯眯的目光就一直落在她身上没有移开,完全不在乎旁边还站着自己的秘书。

  “许总监真会说话,不瞒你说,我最近啊,吃了不少补药,起色当然不错。”李总张嘴笑起来,黄牙更加明显,让人作呕。

  许纤尘今天是有求而来,只能当做没有看到他说“补药”时猥琐的样子,只是干干地笑了一声:“李总今天想吃什么,我请客。”

  “我吃什么都无所谓了,主要是许总监你,喜欢吃什么,尽管点,不要客气,我来请客。”李总挥了一下胖胖的手,十分豪迈的样子。

  许纤尘轻笑一声,玩笑道:“李总这么豪气,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不要客气,客气就是看不起我,我李某别的没有,就是钱多,许总监,就算是你今天把菜单都点一遍,也都依你。”李总一边说这个话,一边将手中的菜单递了过来。

  随着他的动作,他脖子上那根粗大的金链子也跟着一起晃动了起来,不知道的,还会以为是狗链子。

  许纤尘淡笑一声,接过菜单的时候,巧妙地避开了对方有些不怀好意的手。

  等到菜都上来,几个人吃了几筷子,李总突然对许纤尘说道:“许总监,我敬你一杯。吃饭不喝酒,人生还有什么意义嘛?”

  但许纤尘不想喝。

  一来是她今天是来办正事的,喝酒误事。

  二来,她自己的酒量自己也知道。

  可是有求于人,又不好得罪对方,她只好端起面前的酒,跟李总碰了一下,然后一饮而尽。

  有点辣喉,一杯下去,她的眼泪都要被辣出来了,可是李却高兴起来:“快快快,吃菜吃菜。”

  酒过三巡,许纤尘虽然推辞了很多次,但是还是被灌得喝下了不少。

  她喝酒上脸,一张原本有点苍白的小脸变得绯红起来,倒是比之前多了不少精气神。

  “李总,其实今天我过来,是有事情李总帮忙。”许纤尘觉得自己的眼神有点迷离起来,但是今天来这里的目的,她可没有忘记。

  李总眯起眼睛,对着身边的秘书使了个眼色,秘书便起身先出去了。

  “什么事,许总监尽管说,只要我能帮上忙的,我一定帮忙。”他一边说着这个话,一边就想要伸手来触碰许纤尘。

  许纤尘虽然微微有点醉了,但好在神志还算是清醒,不着痕迹地再次避开,道:“我家里生意出了点意外,需要些资金周转,我实在是没辙了,才求到李总这里来。”

  她看着对方,却又不敢直视对方色眯眯的眼睛。

  “哦?原来是许总监遇到了难处,没关系,不就是钱吗?我李某有的是这东西。”李总还是眯着眼睛笑着。

  他五官生得本就难看,这么眯着眼睛笑的样子,就越发让人觉得贼眉鼠眼。

  许纤尘却没有在意这些,因为她听到对方竟然肯帮忙,一颗心都变得雀跃了起来。

  “真的是太谢谢你了,李总,我会打欠条,按照银行利息给你的。”她有点急切地说道。

  这几天,因为这笔钱,她有点食不下咽,夜不能寐,跟顾轩开口,还只被羞辱了一番。

  没想到,到了这里,竟然这么快就得到了解决,这让她甚至觉得有点不真实。

  可是没想到的是,她还没轻轻松一口气,便听到李总又说道:“我刚才不是说了嘛,我也有条件的,就是你得陪陪我。”

  李总这么说的时候,贪婪的目光上下打量了一番许纤尘,透着无比的猥琐。

  许纤尘立刻站了起来:“李总,我看你是喝多了。如果不愿意借钱,为什么不直说,这么侮辱人,不是男人所为。”

  她说完这句话就要往外走。

  她算是看出来了,这个男人根本就没有打算借钱,之前表现得那么大方热情,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呢。

  “想走?你是真傻还是天真,大家都是成年人,也明人不说暗话了,你当我是闲的,陪你来吃这顿饭?”李总脸上的笑意不再,变得面目狰狞了起来。

  许纤尘一边往后退,一边寻找出去的机会。

  但今天晚上她喝了不少酒,现在酒精上头,竟然都有点站立不稳。

  “你还装什么装,谁不知道,你许家欠了这么多钱,除了我,谁敢借钱给你,你别给脸不要脸,还在这里矜持起来了。”李总冷冷一笑。

  下一秒,他终于耐心不再,对着她扑了过来。

  许纤尘尖叫一声,往旁边堪堪避开,对方却又再次扑过来。两人本就离得近,许纤尘一时躲避不及,胸前的衣襟被拽住,只听到线头被扯断的声音,紧接着,衬衣的扣子不知道蹦到哪里去了,露出里面白色的bra,美好的事业线,暴露无遗。

第四章 误会

  她恨,恨自己竟然没有早点看穿这个衣冠禽兽的真实面孔。

  “你别过来,你这是在犯罪,我会报警的。”许纤尘终究还是慌了,她慌乱的抓着自己的衣服遮挡着,一面继续往后退。

  “哈哈,你倒是报警啊。”

  “到时候我就把记者都喊来,说你是卖身不成,反咬一口,你觉得大家会相信谁?”李总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许纤尘这样的女人他可是见多了,唯一不同的就是——她比那些人长的好看些。

  许纤尘脸色难看,偏偏这时候,脚下一滑,她立刻往旁边一倒,脚踝处传来了一阵火辣辣的刺痛。

  看到她跌倒在地,李总冷笑连连,一下子就扑了过来,可是下一秒却又抱着裆部发出了一声惨痛的叫喊。

  许纤尘一踢得手,也不敢耽误,将他推到一边,立刻往门那边跑去。

  她虽然生得柔弱,可也学过些防狼招式,没想到今天竟然就派上用场了。

  拉开包间的大门,她也顾不得形象,光着脚就往外跑去。

  身后,秘书已经追赶了上来:“许总监。”

  周围一个人都没有,许纤尘已经扭了脚,每跑一步,脚步都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速度终究还是慢了下来。

  就在身后的人要追上来的时候,长廊上突然走出来一道人影,许纤尘顾不得许多,上去一把就拉住对方,低声道:“救我。”

  被她拉住的人身体有一瞬间的僵硬,好在很快就恢复了过来,冷冷地说道:“你又在搞什么鬼,许纤尘?”

  这一道冷漠又厌恶的声音,是许纤尘再熟悉不过的。

  以前她会对这语气厌恶至极,现在却觉得像是天籁一般。

  “顾轩,救我。”她又轻声重复了一遍。

  顾轩看了一眼她绯红的双颊,不整的衣衫,以及,光着的脚。

  而身后追赶着而来的男人,也有点眼熟。

  “顾总。”秘书没想到半路会杀出来一个程咬金,许纤尘也已经躲到了对方的后面,只得停下来,表情有点尴尬地打了招呼。

  听到他开口,顾轩终于想起来他是谁了,一张俊脸,更是冷了三分:“李总今天也在这里吃饭。”

  “是,真巧。”秘书看着顾轩,也有点不敢直面他的眼睛。

  外界传言,这个许纤尘是顾轩的正牌妻子,不过这两个人基本上从来都没有同框过,所以也不知道传言是真是假。

  “不知道我夫人做了什么,需要你这么追她,是欠你钱了吗?”顾轩已经变了脸色,语气里面,是掩饰不住的暴戾之气。秘书心里一惊,传言竟然是真的,讪讪笑了一声:“误会,都是误会。”

  顾轩轻哼了一声,也不说话,只是冷冷地看着他。

  秘书额头直冒冷汗,不敢跟对方对视一眼,又硬着头皮打了声招呼:“那个,顾总,我先走了,顾夫人,都是误会,回见。”

  说完这句话,他便逃也似地先走了。

  看到对方终于离开,许纤尘终于轻轻松了一口气。

  倚靠在墙上,她还没有来得及整理一下自己不整的衣衫,便听到身边的男人出言讽刺道:“许纤尘,你还真是叫我刮目相看。”

  许纤尘听他的声音里面,像是夹杂着狂风暴雨,心里一疼。

  她这么狼狈,到底是谁所致?

  “顾总也不是第一天两天对我刮目相看了,现在又何必再次强调?”她的声音因为酒精的缘故已经微微变了声调,听上去却有种说不出的性感沙哑。

  顾轩看着她低着头,头顶昏暗的灯光落下来,在她的精致小巧的锁骨下,打下一片淡淡的阴影。

  他下意识地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然而再开口,却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那是不是应该换一个词,叫大开眼界?”

  许纤尘没有说话。

  她的脚踝很疼,让她突然失去了一切说话的欲望。

  顾轩却只当她是心虚,不由冷笑了一声,继续说道:“我真是没有想到,你为了钱,竟然会跟李色鬼那种人搞到一起去。”

  这个李总花名在外,商场里面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可她却偏要以身犯险?

  许纤尘听到他讽刺的话,心里像是被针扎了一般疼。

  她当然知道李总不是个好东西,但是她又有什么办法。

  “顾总,你既然已经决定让我自生自灭,又以什么身份指责我?”她终于开口,却一眼都不看对方。

  因为她害怕自己看到对方的的脸,就会忍不住陷落进去,到头来,只会更加难过。

  “想自寻活路?呵呵,没想到我家夫人这么厉害,怎么,我刚才还是坏了你的好事吗?”顾轩看到她连看都不想看自己一样,心头顿时冒出了一丝火花,语气也更加讽刺。

  许纤尘不想理他,转身就准备走。

  她刚才跑出来的时候,连鞋子都没拿,现在可谓是狼狈至极,站在顾轩旁边,她心里跟被人凌迟一般。

  “说不清楚走什么?”顾轩看到她转身就走,越发恼怒,一把就将她拉了回来。

漂洋过海来爱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漂洋过海来爱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如何保养一把紫砂壶

    紫砂壶泡茶既不夺茶真香,又无熟汤气,能较长时间保持茶叶的色、香、味。紫砂茶具还因其造型古朴别致、气质特佳,经茶水泡、手摩挲,会变为古玉色而倍受人们青睐。紫砂壶是用于泡茶煮茶的。对于紫砂壶性能“色香味皆蕴”过去早有定论。从很早时候紫砂壶就成了喝茶时候钟爱的茶具,日常养护很重要,紫砂壶才会变得更加好看,学会了正确的养壶方法,才可以让您的紫砂壶表现出真正的个性。泡壶是好的养壶方法。以前只是随便地拿来一把紫砂壶泡茶,并没有特别留意养护,这里收集了许多养壶经验介绍,除了说的新壶如何处理以外,还要提醒的是,

  • 好心车夫无意中救下一位路人,居然是一位富商,一夜后成全村首富

    文/南极企鹅导读:好心车夫无意中救下一位路人,居然是一位富商,一夜后成全村首富俺们村里有一位忠厚老实的车夫,乡亲们都称呼他老憨,他平日见人都是笑哈哈的,话语不多,但无论乡亲们有什么要他帮忙的地方,他从来都会爽快的答应下来,帮别人办完事后连饭都不吃,人们也都知道他的脾气,所以都会在他临行时,在马车里放上一坛粮食酒,他就好这一口,酒量也好的惊人,所以也不会拒绝乡亲们的一番美意。更让人羡慕的是老憨家里有一位美娇妻,人长的那叫一个水灵,30出头的年纪那叫一个俊,乡亲们都说老憨这是修了几辈子的福气,能够娶

  • 带着信回到1958年,亲眼见证一段大家闺秀与放牛郎的爱情故事

    文/南极企鹅导读:大家闺秀与放牛郎的爱情故事,却因一封来自22世纪的信笺公之于众清晨阳光照射在脸上,暖洋洋的舒服极了,我睡眼朦胧的坐了起来,随后关掉了桌子上的闹钟,突然一条大腿压在了我的身上,仔细一看腿毛比我的都长,吓得我一哆嗦,这才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缓缓转过头看着旁边一脸滚刀肉的胖子,差点吐出来,我的天啊,昨晚喝断片了,孙胖子怎么跟我睡在了一个床上啊,我赶忙看了一下自己的下身,还好没有异样,但昨晚确实喝的太多了,以至于怎么回家的都忘记了。孙胖子是我的死党,外号肥猪,人如其名,一米八十多的身高

  • 世界读书日:读书人的气质,是学不来的!

    莎士比亚曾经说过:“生活里没有书籍,就好像没有阳光;智慧里没有书籍,就好像鸟儿没有翅膀。”第一次感受读书人的气质是中学时候。一位语文老师,每次上课前,都会双手将课本端在胸前,深深地鞠一躬。上课讲到精彩的部分,会欣喜地沉醉,喜欢的句子,会一遍一遍地读给学生听。当所有人读书的目的只是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时,他身上那种对知识的尊重,对文学深深的热爱触动着我。那种触动一直指引着我,在人生的每一次选择中,我都没有放弃过与文字打交道,以至于它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读书,是成本最低的投资,却是一生的财富。它能够陪

  • 世界读书日 一个人为什么要读书?这是我见过最好的答案

    4月18日,由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组织实施的全国国民阅读调查结果发布。2017年我国成年国民人均纸质图书阅读量为4.66本,全年读书10本以上的国民不超过一成,七成以上每天读书不超过半个小时,而人均每天用手机高达80.43分钟。随着科技的日益发展,现代人生活节奏的加快和大量信息爆炸式的出现使得人们的阅读习惯发生了较大的改变,读书对于现代人来说变得越来越没有吸引力。同时社会的发展形成一种不读书依靠其他方式也能成功的模式,让越来越多的人认为读书无用。有趣的是中国的家长自己每年读不了几本书,却都希望子女

  • 【亿亿理财】世界读书日:中亿云正青春飞扬,知识竞赛锦绣文章

    为响应全民阅读热潮和4.23世界读书日活动,中亿云投资有限公司第一届知识竞赛在公司总部海洋石油大厦28楼会议室如期举办。本次知识竞赛活动由人事行政部策划、主办,技术部孙东青和名庄荟聂曼主持、人事行政部王海韵计分,公司旗下亿亿理财与名庄荟各部门员工均参与了这一活动。赛前,支持人宣读了比赛规则与分组方式。首先进行分组,此次知识竞赛采用抽签分组的方式进行,为增进凝聚力采用了不同部门员工混合组队方式,共分为ABC三组,每组皆是有不同部门员工组成。开始比赛,三组成员开始了激烈的抢答,几度得分打成平手。期间

  • 古代四大“潮”流职业 自由职业者比比皆是

    提起古代时尚职业,不少读者会觉得奇怪,我国古代是农业社会,职业不就是“士农工商”,哪来时尚职业呢?其实古代也有很多职业,尽管有的依附在这四大职业中,但工作内容和方式也比较新颖,和当下某些时尚职业相差无几。一是新闻记者古代没有新闻记者这个名称,但确实存在类似的职业,比如采诗官、左拾遗、右拾遗等,尽管名称不同,但职业内容大同小异。周朝时的采诗官,就是以专职到民间采集诗歌的职业,他们每年深入基层的田间地头,和村民们打成一片,寻找民间逸闻、诗歌、谚语和对政府的抱怨,实际上就是现在说的“社情民意”,那时流

  • 家庭主卧室宜挂哪些画,美感十足的国画花鸟画

    卧室是我们每天睡觉的地方,也是呆的时间最长的地方,卧室进行适当的装饰十分有必要,卧室装饰挂画不仅能美化居室环境,也能陶冶身心,那么卧室挂什么画好呢?今天小编就为大家带来适合床头床尾的卧室装饰画。一、孔雀图有着美好的寓意,适合在卧室的床头床尾上悬挂,此画面十分具有美感,会让人感到一股清新的气息,同时,也会让双方的感情更加甜蜜和稳定,让人心生羡慕。王一容新品孔雀牡丹图《花好月圆富贵呈祥》(作品来源:易从网)古往今来,人们之所以喜欢牡丹不仅仅是它那姹紫嫣红的花色、雍容华贵的气质,更在于它是集颜值、寓意

  • 装傻(说的太好了)

    要想在这个现实社会站稳脚跟,有时候就要学会装聋作哑。不该说的话别说,不该管的事别管;不该惹的人别惹,不该生的气别生。眼,只有装瞎才不流泪;嘴,只有装哑才不惹祸;人,只有装傻才会轻松。装傻,不是真傻,而是糊里糊涂,不计较。装傻,不是毛病,而是心胸宽广,不记仇。现实的社会,复杂的人心。理,不要争得太明白,事,不要弄得太清楚。理,争多了伤感情,事,弄明白心会痛。装傻,不是没有底线让步,不是没有原则宽容。而是顾全大局,心里有数,不理是非,不增仇恨,不添烦恼,不生闷气。装傻,看似糊涂,实际精明,话不说得太

  • 制作一个企业宣传片周期要多久?

    企业宣传片的制作从策划到提交企业宣传片一般在20-30天左右。如果企业提供材料,在后期的编辑中只能完成一个星期。这种宣传片的制作没有亮点。那么做一个企业宣传片需要多长时间呢?我相信这也是大多数客户所关心的问题。上海鸿阳宣传片制作公司小编和你一起分享一下。首先,在拍摄初期拍摄的宣传片类型,需要了解客户的需求,这一环节是确定整个企业宣传片是否满足客户需求的最关键环节。通常需要3到5个工作日。二、计划规划阶段以双方的沟通为基础,公司将给出相应的创意计划(脚本),并由企业宣传片制作公司进行报价。通常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