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漂洋过海来爱你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3 1:24:00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漂洋过海来爱你

第一章 正妻和小三

  “各位,会议室这边请。好好孕

  许纤尘一身小西装,成熟干练。

  作为RE婚纱公关部的总监,她可谓非常敬业,陪客,招待,无微不至。

  “好好好,许总监您太客气了……”跟在她身后的一群人,立刻附和道。

  可是,下一秒当下属将会议室推开的时候,一个抚媚的声音,却随之入耳。原本面无表情的许纤尘,手上动作微微一顿,定睛,立刻看到了让众人尴尬的一幕。

  “亲爱的,你轻点儿……“

  两个人衣衫褴楼,纠缠在一起。

  好一幅活春宫,最让许纤尘不知所措的是——

  那个人是她的老公,RE婚纱的总裁,顾轩。网站haohaoyun.com

  “许……许总监?”一直跟在她身后的客户,颤颤巍巍地开了口,就算许纤尘和顾轩结婚时候没大宴宾客,他们也是有所耳闻的,这顾轩是许纤尘的丈夫。

  “抱歉,不如我们换一间会议室?“许纤尘回过脸去赔笑,即使她是他的妻子,也不能在这个时候让人贻笑大方。

  “许纤尘!“在她笑脸盈盈的时候,顾轩打断了她。

  男人已经扣好了衣服上的纽扣,阴鸷的目光落在她白净的小脸上,透着狠厉,“谁让你在这里的?”

  被打扰了好事,男人有些不高兴。

  确切的说,他只是单纯的想要她为难。

  许纤尘从容不迫,给宾客做了一个请的姿势,“你们先带客人过去,我随后就到。”

  她话音,方才落下,几个人就灰溜溜地走了。漂洋过海来爱你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顾总真会开玩笑,我接待客人不在会议室在哪?倒是顾总您,当真是有情趣呢,为了寻求刺激都跑到会议室来了?”她笑起来,心却在滴血。

  她二十岁就嫁给他了,五年来,顾轩身边的女人换了又换。

  唯独不是她。

  “呵……”顾轩笑起来,“接待?我倒是不知道,我们RE的利益,还需要你这样一个女人来谋取了?”

  他打量着面前的人,眼底倾泻而出的,却是用言语无法形容的嘲讽。

  许纤尘咽了咽口水,如鲠在喉。

  这五年里,她为公司谋取的利益,又何止这点?

  “既然顾总这么说,不如——”

  她故意拖延了尾音,柔和的目光变得凌厉,笑起来却烟视媚行,“刚才的客人,顾总亲自去?”

  “许纤尘!”

  对面的人一咬牙,恶狠狠地看着她。

  “我最讨厌有人在我面前耍花样,你敢说,刚才那些人不是你故意带来的?”

  听到‘故意’两个字,许纤尘如遭雷劈。版权haohaoyun.com

  整个人站在原地,喉咙里干干的。她怎么会知道他在这里?

  “呵……”许纤尘笑起来,她抬起头,明眸皓齿,“顾总未免太低估自己了,我如果知道您在这儿和别人恩爱缠绵,一定找些记者来,说不准还能的一笔不菲的报酬?”

  她笑起来,没心没肺的样子,气的顾轩恨不能现在就冲上去掐死她。

  “钱钱钱……你果然就知道钱……”

  讽刺冰冷的话音,钻进耳朵里。

  许纤尘却只笑。

  心里的酸涩,只有自己知道。嫁给他的时候,他的事业才刚刚起步,她若是真的贪图荣华,大可以嫁给父亲至交的那些个富二代了。

  又何必,受他嘲弄整整五年?

  她正慌神的时间里,刚才躲在男人怀里,柔若无骨,抚媚万千的女人已经整理好了衣服,“亲爱的,你又何必跟这种女人一般见识呢?把她开了岂不更好?敢这么跟boss说话,肯定是活腻了呢。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软软糯糯的声音,格外刺耳。

  呵,这世道连小三都敢当面示威了么?

  许纤尘冷笑一声,随后,冷声问上一句,“这位是顾总新聘请的董事长么?还是……”

  话音,浅淡。

  可却没有畏惧。

  她的心,明明已经在滴血了,却还不得不强作镇定和他们斗智斗勇。

  “你……”孙歆咬咬牙,恶狠狠地看着面前的人,“亲爱的,你看这女人,一点教养都没有……”

  “行了!”

  顾轩打断了她的话,阴鸷的目光顺势落在许纤尘身上。

  “什么时候轮到你在我的地盘上教训人了?”他一句话,仿佛浇灭了许纤尘心上原有的希望。

  在小三和正妻的角逐当中,自己输的体无完肤。阅读haohaoyun.com

  “既然,顾总都已经怎么说了,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道理,我自然懂。所以,我可以走了么?”女人乌黑的眼眸,注视着面前的人。在她魅惑的笑容当中,顾轩似乎明白了什么。

  这女人,当真是狡猾至极。

  “走?”他看了看她,似笑非笑。

  “可以,不过……”他冷冷地勾起唇角,“给孙小姐泡一杯咖啡吧,亲自送到我办公室里来!”

  话音低迷,却刻意强调了“亲自”两个字,许纤尘当然知道,他这么做,说到底就是为了羞辱自己。

  她冷笑一声,转身走出了房间。

  可是,双腿却好似灌了铅一般,再也动弹不了,她靠在冰冷的墙壁上,泪水潸然落下。

  五年了,她和顾轩的婚姻长达五年。

  “许总监?”

  长廊尽头,一个声音骤然响起。

  许纤尘立刻就竖起了浑身的刺,她慌乱拭干脸颊上的泪水,不被发现。

  “您哪里不舒服么?”大概是第一次看到许纤尘这样懒散地靠在墙上,助理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

  “我没事。”她理了理衣服,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般,“客人那边都安排好了?”

  “是的,刚才业务部的小李已经过来交接了呢。”

  听了她的话,许纤尘心口的大石头算是落下了。她点点头,“你去安排一下,就说晚上我请客人吃饭,给他们赔不是。”

  她这话一出口,助理有些呆住了。

  小心翼翼地看了她一眼,话音颤抖,“赔不是?许……姐,明明你才是受害者呀。”

  她的话音很浅,却没有得到许纤尘的认可。

  女人蹙了蹙眉,不动声色地命令,“行了,这种话别在公司里说,去准备一下,我还有事。”

  她说完,踩着一双八厘米的高跟鞋,离开了。

  安玥不懂,为什么他们的总裁大人放着许总监这么一个大美人不要,却在外面拈花惹草?

第二章 借钱

  办公室外面,一片嘈杂。

  许纤尘端着咖啡站在门口,面对着众人的指指点点。

  “咚咚咚——”

  礼貌地敲了三声门,她径自地拉开办公室的门。

  沙发上,缠绵拥吻的两个人齐刷刷地向她投来目光,顾轩淡漠如斯,“把门关上!”

  他的办公室,平日里她是不能进的。

  如今却这么大敞着,显然就是‘鸿门宴’,许纤尘不得不关上了房间门。

  “抬头!”

  带有命令的话音,钻进了耳朵里,这次许纤尘有些恼火了,她抬眸定定地看着面前纠缠在一起的人。

  这一次,许纤尘看清楚了,他怀里的人是当红花旦孙歆。

  难怪她能够从那么多人当中脱颖而出,原来背后的人竟然是顾轩。

  “顾总,您的咖啡已经送到,请问还有什么需要么?”她淡淡地问了一句,脸上依旧挂着招牌式的微笑。

  顾轩看了看她,幽深的目光沾染上薄薄的怒火。

  “有!”他咬了咬牙,定定地看着面前的人,带有嘲讽似的,“外面实在是太过嘈杂,不如……”

  顾轩顿了顿随后慢条斯理地说,“考验许总监个人魅力的时候到了。”

  让她去帮他把外面的人都散了?

  许纤尘咬了咬牙,她白净的脸上浮现出了几分愕然,饶是如此,却还强作镇定出门笑了笑,“众所周知,我们顾总财大器粗,大家也不用在这看着了,有想和顾总发生点什么的员工,直接进来就是。”这话一出口,顾轩一张脸都冷了下来。

  他一把将怀里的孙歆推开了。

  “许纤尘!”在外面众人的议论声里,顾轩一把将许纤尘拽进了办公室,他阴鸷的目光落在她白净的脸上,嘲讽从眼底倾泻而下,“怎么?你似乎,不甘于将自己的丈夫拱手让给别人?”

  话音低沉,却带着质问。

  许纤尘抿了抿薄唇,似笑非笑地看向身边的人。

  “顾总,人贵自知的道理您该不会不懂吧?我对你的确没什么兴趣,但总是不能便宜了沐小姐一个人,你看外面那么多女员工等着您……”她还没说完,就被他直接抵在了冰冷的墙壁上,阴森的目光落下来。

  敢这么跟顾轩说话的人,恐怕就剩下许纤尘了。

  顾轩咬了咬牙,冷冷地看向面前的人。

  “我的事,还不需要你来插手!”低沉着话音警告。

  许纤尘则只看了面前的人一眼,话音里多出了几分笑意。

  结婚五年,顾轩一直不喜欢她,更为讨厌她的小聪明。

  许纤尘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依旧很是从容,“既然如此,顾总,我是不是可以走了呢?”

  话说到这里,顾轩更是觉得自己被许纤尘算计了。

  她等的就是这句话。

  迟疑了两秒,顾轩兀自俯身下来,坏心地咬了咬她的唇,“许纤尘,你坏了我的好事这就想走?”,

  他死死地箍着她,修长的手指勾住许纤尘的下巴,目光滚烫。

  “你……”许纤尘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目光落在他英俊的脸颊上,男人穿着白色衬衫阿玛尼的丝绸领带彰显着他独有的贵气和狂妄。

  “亲爱的……”

  大概是看到了这样香艳的一幕,孙歆从喉咙里发出了一声轻唤。

  顾轩手上的动作顿了顿,目光却依旧阴鸷。

  侧脸,看向身后的人,话音里透出了几分薄凉,“许纤尘,你有一分钟整理衣服,然后……“

  他顿了顿,继而慢悠悠地说,“陪我出去吃饭。”

  吃饭?

  许纤尘一怔,本能地就要拒绝,可顾轩却没有给她拒绝的机会。

  ……

  餐厅里音乐悠扬,雅座舒适。

  顾轩慢悠悠地拿着刀叉,动作优雅,“许纤尘,解释一下今天发生的一切!”

  解释什么?

  许纤尘顿了顿,刚打算开口和顾轩好好议论一番,桌上的手机却在这时候发出了嗡鸣,屏幕上闪烁的两个字‘父亲’。

  她浑然一怔,颤抖着手去挂断了电话。

  只是……

  听筒那头的人,似乎并没有打算就这么算了,电话又一次没完没了地响了起来。

  “许纤尘,这就是你的态度?”

  顾轩看了她一眼,低沉着话音冷冷地问。

  “什么……”她顿了顿,抬起头不明所以地看向面前的人。

  哪知,顾轩却咬了咬牙,阴鸷的目光投射下来,“我以为许总监和我虽然婚姻不和,但至少在公司的事情上,你能有分寸!”

  平心静气下来,顾轩又恢复了他一贯的冰冷,“可是,许纤尘!今天你所做的一切,倒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话音才落,电话又一次响了起来。

  这次,顾轩的耐心耗尽了。

  男人直接拿起电话,就给她关了机,“你难道不该给我一个解释么?”

  他和别人亲热,被客户看到,却要她解释?

  许纤尘苦涩地勾起了唇,最后她只能深吸了一口气,靠在椅子上。

  看着他迟疑了许久,才嘶哑着话音说,“顾轩,能……借我一点钱么?”

  电话来自许纤尘的爸爸,许家的公司出现了一些意外,她别无选择,只能向顾轩寻求帮助。

  可是,在听到许纤尘的话之后,顾轩却仿佛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他勾了勾唇,似笑非笑地看着许纤尘,墨色的眼底,一抹嘲讽倾泻而下,“钱,又是钱!”

  他咬了咬牙,重重地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冷哼,带着质问,“许纤尘,除了钱你还知道什么?”

  带有讽刺的话音,瞬间让许纤尘怔住了。

  随后,她醍醐灌顶一般清醒过来。

  可笑,自己怎么会找他借钱?许纤尘冷笑了一声,靠在椅背上,“我眼里只有钱,顾总您也不是第一天知道,出卖您自然也是为了钱!”

  她咬着牙,尽管一颗心都在颤抖,但还是说出了这句话。

  在顾轩看不到的地方,许纤尘的指甲镶嵌进了肉里,除却他,她不知道还有谁会帮助自己。

  只是……

  多年前那件事,让顾轩对她失望透顶,甚至恨不能将她推向万丈深渊。

  “许纤尘!”顾轩近乎暴怒的发出一声低吼,双目赤红,脖子上爆出青筋。

  许纤尘笑了笑,起身就走。

第三章 黄鼠狼给鸡拜年

  她优雅的背影,莫名地让顾轩看出了几分悲怆。

  出了餐厅,许纤尘就急匆匆拦下出租,“到皇家会所。”

  她丢出一句话,就依靠在后座上,眼眶微微红了红,自己一定是瞎了眼,才会去找顾轩帮忙。

  许纤尘深吸了一口气,她的眼眶红红的,心头更像是被堵了一块大石头,让她呼吸都变得很是费力。

  到了地方,许纤尘付了钱,下了车,看着眼前这金碧辉煌的地方。

  “许总监,这边请。”一个秘书模样的人走过来,笑眯眯地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许纤尘微微吟首,跟着走了进去。

  到了包间,秘书敲了敲门才推开:“李总,许总监来了。”

  许纤尘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展开一个笑容来:“李总,好久不见。”

  包间里,主位上坐着一个富态的中年男人,地中海,肥头大耳,满脸油光,抬起头来对许纤尘笑的时候,露出了一口的黄牙。

  “许总监,快请坐。”

  这个李总是许纤尘以前的一个客户,财大气粗,她约了他出来,是为了借钱的事情。

  “李总,这么久没有见,您看上去精神比以前更好了。”许纤尘一边落座,一边跟李总寒道。

  这个李总从她进来,那色眯眯的目光就一直落在她身上没有移开,完全不在乎旁边还站着自己的秘书。

  “许总监真会说话,不瞒你说,我最近啊,吃了不少补药,起色当然不错。”李总张嘴笑起来,黄牙更加明显,让人作呕。

  许纤尘今天是有求而来,只能当做没有看到他说“补药”时猥琐的样子,只是干干地笑了一声:“李总今天想吃什么,我请客。”

  “我吃什么都无所谓了,主要是许总监你,喜欢吃什么,尽管点,不要客气,我来请客。”李总挥了一下胖胖的手,十分豪迈的样子。

  许纤尘轻笑一声,玩笑道:“李总这么豪气,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不要客气,客气就是看不起我,我李某别的没有,就是钱多,许总监,就算是你今天把菜单都点一遍,也都依你。”李总一边说这个话,一边将手中的菜单递了过来。

  随着他的动作,他脖子上那根粗大的金链子也跟着一起晃动了起来,不知道的,还会以为是狗链子。

  许纤尘淡笑一声,接过菜单的时候,巧妙地避开了对方有些不怀好意的手。

  等到菜都上来,几个人吃了几筷子,李总突然对许纤尘说道:“许总监,我敬你一杯。吃饭不喝酒,人生还有什么意义嘛?”

  但许纤尘不想喝。

  一来是她今天是来办正事的,喝酒误事。

  二来,她自己的酒量自己也知道。

  可是有求于人,又不好得罪对方,她只好端起面前的酒,跟李总碰了一下,然后一饮而尽。

  有点辣喉,一杯下去,她的眼泪都要被辣出来了,可是李却高兴起来:“快快快,吃菜吃菜。”

  酒过三巡,许纤尘虽然推辞了很多次,但是还是被灌得喝下了不少。

  她喝酒上脸,一张原本有点苍白的小脸变得绯红起来,倒是比之前多了不少精气神。

  “李总,其实今天我过来,是有事情李总帮忙。”许纤尘觉得自己的眼神有点迷离起来,但是今天来这里的目的,她可没有忘记。

  李总眯起眼睛,对着身边的秘书使了个眼色,秘书便起身先出去了。

  “什么事,许总监尽管说,只要我能帮上忙的,我一定帮忙。”他一边说着这个话,一边就想要伸手来触碰许纤尘。

  许纤尘虽然微微有点醉了,但好在神志还算是清醒,不着痕迹地再次避开,道:“我家里生意出了点意外,需要些资金周转,我实在是没辙了,才求到李总这里来。”

  她看着对方,却又不敢直视对方色眯眯的眼睛。

  “哦?原来是许总监遇到了难处,没关系,不就是钱吗?我李某有的是这东西。”李总还是眯着眼睛笑着。

  他五官生得本就难看,这么眯着眼睛笑的样子,就越发让人觉得贼眉鼠眼。

  许纤尘却没有在意这些,因为她听到对方竟然肯帮忙,一颗心都变得雀跃了起来。

  “真的是太谢谢你了,李总,我会打欠条,按照银行利息给你的。”她有点急切地说道。

  这几天,因为这笔钱,她有点食不下咽,夜不能寐,跟顾轩开口,还只被羞辱了一番。

  没想到,到了这里,竟然这么快就得到了解决,这让她甚至觉得有点不真实。

  可是没想到的是,她还没轻轻松一口气,便听到李总又说道:“我刚才不是说了嘛,我也有条件的,就是你得陪陪我。”

  李总这么说的时候,贪婪的目光上下打量了一番许纤尘,透着无比的猥琐。

  许纤尘立刻站了起来:“李总,我看你是喝多了。如果不愿意借钱,为什么不直说,这么侮辱人,不是男人所为。”

  她说完这句话就要往外走。

  她算是看出来了,这个男人根本就没有打算借钱,之前表现得那么大方热情,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呢。

  “想走?你是真傻还是天真,大家都是成年人,也明人不说暗话了,你当我是闲的,陪你来吃这顿饭?”李总脸上的笑意不再,变得面目狰狞了起来。

  许纤尘一边往后退,一边寻找出去的机会。

  但今天晚上她喝了不少酒,现在酒精上头,竟然都有点站立不稳。

  “你还装什么装,谁不知道,你许家欠了这么多钱,除了我,谁敢借钱给你,你别给脸不要脸,还在这里矜持起来了。”李总冷冷一笑。

  下一秒,他终于耐心不再,对着她扑了过来。

  许纤尘尖叫一声,往旁边堪堪避开,对方却又再次扑过来。两人本就离得近,许纤尘一时躲避不及,胸前的衣襟被拽住,只听到线头被扯断的声音,紧接着,衬衣的扣子不知道蹦到哪里去了,露出里面白色的bra,美好的事业线,暴露无遗。

第四章 误会

  她恨,恨自己竟然没有早点看穿这个衣冠禽兽的真实面孔。

  “你别过来,你这是在犯罪,我会报警的。”许纤尘终究还是慌了,她慌乱的抓着自己的衣服遮挡着,一面继续往后退。

  “哈哈,你倒是报警啊。”

  “到时候我就把记者都喊来,说你是卖身不成,反咬一口,你觉得大家会相信谁?”李总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许纤尘这样的女人他可是见多了,唯一不同的就是——她比那些人长的好看些。

  许纤尘脸色难看,偏偏这时候,脚下一滑,她立刻往旁边一倒,脚踝处传来了一阵火辣辣的刺痛。

  看到她跌倒在地,李总冷笑连连,一下子就扑了过来,可是下一秒却又抱着裆部发出了一声惨痛的叫喊。

  许纤尘一踢得手,也不敢耽误,将他推到一边,立刻往门那边跑去。

  她虽然生得柔弱,可也学过些防狼招式,没想到今天竟然就派上用场了。

  拉开包间的大门,她也顾不得形象,光着脚就往外跑去。

  身后,秘书已经追赶了上来:“许总监。”

  周围一个人都没有,许纤尘已经扭了脚,每跑一步,脚步都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速度终究还是慢了下来。

  就在身后的人要追上来的时候,长廊上突然走出来一道人影,许纤尘顾不得许多,上去一把就拉住对方,低声道:“救我。”

  被她拉住的人身体有一瞬间的僵硬,好在很快就恢复了过来,冷冷地说道:“你又在搞什么鬼,许纤尘?”

  这一道冷漠又厌恶的声音,是许纤尘再熟悉不过的。

  以前她会对这语气厌恶至极,现在却觉得像是天籁一般。

  “顾轩,救我。”她又轻声重复了一遍。

  顾轩看了一眼她绯红的双颊,不整的衣衫,以及,光着的脚。

  而身后追赶着而来的男人,也有点眼熟。

  “顾总。”秘书没想到半路会杀出来一个程咬金,许纤尘也已经躲到了对方的后面,只得停下来,表情有点尴尬地打了招呼。

  听到他开口,顾轩终于想起来他是谁了,一张俊脸,更是冷了三分:“李总今天也在这里吃饭。”

  “是,真巧。”秘书看着顾轩,也有点不敢直面他的眼睛。

  外界传言,这个许纤尘是顾轩的正牌妻子,不过这两个人基本上从来都没有同框过,所以也不知道传言是真是假。

  “不知道我夫人做了什么,需要你这么追她,是欠你钱了吗?”顾轩已经变了脸色,语气里面,是掩饰不住的暴戾之气。秘书心里一惊,传言竟然是真的,讪讪笑了一声:“误会,都是误会。”

  顾轩轻哼了一声,也不说话,只是冷冷地看着他。

  秘书额头直冒冷汗,不敢跟对方对视一眼,又硬着头皮打了声招呼:“那个,顾总,我先走了,顾夫人,都是误会,回见。”

  说完这句话,他便逃也似地先走了。

  看到对方终于离开,许纤尘终于轻轻松了一口气。

  倚靠在墙上,她还没有来得及整理一下自己不整的衣衫,便听到身边的男人出言讽刺道:“许纤尘,你还真是叫我刮目相看。”

  许纤尘听他的声音里面,像是夹杂着狂风暴雨,心里一疼。

  她这么狼狈,到底是谁所致?

  “顾总也不是第一天两天对我刮目相看了,现在又何必再次强调?”她的声音因为酒精的缘故已经微微变了声调,听上去却有种说不出的性感沙哑。

  顾轩看着她低着头,头顶昏暗的灯光落下来,在她的精致小巧的锁骨下,打下一片淡淡的阴影。

  他下意识地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然而再开口,却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那是不是应该换一个词,叫大开眼界?”

  许纤尘没有说话。

  她的脚踝很疼,让她突然失去了一切说话的欲望。

  顾轩却只当她是心虚,不由冷笑了一声,继续说道:“我真是没有想到,你为了钱,竟然会跟李色鬼那种人搞到一起去。”

  这个李总花名在外,商场里面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可她却偏要以身犯险?

  许纤尘听到他讽刺的话,心里像是被针扎了一般疼。

  她当然知道李总不是个好东西,但是她又有什么办法。

  “顾总,你既然已经决定让我自生自灭,又以什么身份指责我?”她终于开口,却一眼都不看对方。

  因为她害怕自己看到对方的的脸,就会忍不住陷落进去,到头来,只会更加难过。

  “想自寻活路?呵呵,没想到我家夫人这么厉害,怎么,我刚才还是坏了你的好事吗?”顾轩看到她连看都不想看自己一样,心头顿时冒出了一丝火花,语气也更加讽刺。

  许纤尘不想理他,转身就准备走。

  她刚才跑出来的时候,连鞋子都没拿,现在可谓是狼狈至极,站在顾轩旁边,她心里跟被人凌迟一般。

  “说不清楚走什么?”顾轩看到她转身就走,越发恼怒,一把就将她拉了回来。

漂洋过海来爱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漂洋过海来爱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毒凰归来:摄政王的妖娆暴君20章

    原标题:毒凰归来:摄政王的妖娆暴君20章小说名:毒凰归来:摄政王的妖娆暴君第一卷凰归第20章温暖日影西斜,天色渐暗!夕月盘腿坐在床榻之上,双手平放置于膝头,闭着眼,额鬓已然被汗水浸湿,本就娇艳的面容之上更添几抹潮红之色。一眼看去,分外艳丽。只细看,却能察觉她此时的状态极不自然。眉心紧紧的拧着,卷翘的长睫密密的颤动,好像陷入魔魇之中,欲醒不能!热,很热!此时的夕月如同置身在火海之中,五脏六腑都在烈火中翻滚灼烧,一团团火焰在她的奇经八脉中蔓延,欲将她焚烧殆尽!她紧紧咬着的唇瓣已经渗出丝丝血迹,剔透如

  • 邪王盛宠:毒医废材小狂妃20章

    原标题:邪王盛宠:毒医废材小狂妃20章书名:邪王盛宠:毒医废材小狂妃第20章来次有情调的有意思?后面还有更有意思的呢!左丘璇似笑非笑地看着蒋洪,蒋洪立刻侧开身道:“刚刚是在下唐突了,不如到楼上找个雅间,就算在下给美人儿赔罪,如何?”“好啊,那你就在前面带路吧!”左丘璇面不改色,跟在蒋洪身后进了酒楼大堂。越擎看到这儿,忍不住皱了皱眉。不满道:“这沐阳城中的女子怎么如此不知羞耻,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就和男子厮混在一起,真是……”话音未落,就见自家主子径直朝酒楼中走去,连忙叫道:“哎,主子……”“你先去

  • 宠婚密爱:总裁的珠光宝妻20章

    原标题:宠婚密爱:总裁的珠光宝妻20章小说名:宠婚密爱:总裁的珠光宝妻第20章又要打扰七哥了黑色卡宴风驰电掣般冲过宽阔的繁华大道,长街两侧是辉煌的灯火,仿佛两串明珠似的迅速向后退去,盛夏的夜色温柔的几乎能够揉出水来。很快,他们就甩掉了后面的莲花跑车。容胭看一眼后视镜里笼罩而下的夜幕,没有了容伟的追赶,她整个人瞬间轻盈起来。微微松了一口气,她倚着副驾驶座闭上眼睛。夜风从稍微摇下的车窗外吹进来,将她耳畔垂下的一绺松散发丝微微吹起,她闭着眼睛,从侧面看过去,长长的睫毛弯弯地犹如小扇子,白皙的下颌与脖颈

  • 英雄联盟之娱乐王者20章

    原标题:英雄联盟之娱乐王者20章小说:英雄联盟之娱乐王者第一卷梦中套路第20章经典撩妹台词“哈哈,我是新来的图书馆勤助,你要找什么书吗,我都可以帮你找到哦。”女孩没有丝毫女神独有的高傲气质,反而非常平易近人的问余乐。当知道眼前的女孩是图书馆的勤助后,余乐也有点明白为什么她这么漂亮却没有哪些女孩的高冷气质了,图书馆的勤助每个小时就四块钱的兼职费,而且一般要是特困户才能申请入职。“嗯,我想找一下关于音乐方面的书籍,找了半天都找不到,哈哈。”说到最后余乐不由尴尬的憨笑着。“好厉害,你是学音乐的吗?”一

  • 修仙强少在校园20章

    原标题:修仙强少在校园20章书名:修仙强少在校园第20章过目不忘唐京狠狠地瞪着几人,挥了挥拳头,说:“还敢这么看我?是不服气吗?欢迎随时来挑战我,我会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做高手。”刘昂已经停止了叫唤,却还在嘶嘶的倒吸凉气,看着手腕越来越肿,他没胆量继续耗下去,低吼道:“我们走。”几个跟班连忙扶起他,惊慌失措地离开了教室。“嘘……”人群中响起了一片嘘声。唐京喜笑颜开,横了袁菲菲一眼,说:“你没有了靠山,还想欺负我兄弟余默吗?”“我……”袁菲菲支支吾吾,脸颊通红,心中暗骂刘昂不中用,平常吹嘘的那么厉害,

  • 诱宠成婚:总裁溺爱小萌妻20章

    原标题:诱宠成婚:总裁溺爱小萌妻20章小说名:诱宠成婚:总裁溺爱小萌妻第20章过河拆桥江淼果断的将香烟从嘴角拿下,凑了过来。“哥,你今天这是咋了?我挑了几个姑娘,你都给我哄了出去。我点了首歌,你也不让唱。这一下午让我在这陪你傻坐着,别提多没趣了。现在竟然连烟也不让抽了,哥,跟我说说,你这一下午都在想什么?”厉靖焰慵懒的靠在沙发上,独自品着酒,压根就没理他。江淼无趣的扁了扁嘴,再度往前靠了靠,“哥,我听说秀Club新来了一批妹子长得特水灵,不仅身材有料,而且都是没开包过的。怎么样,我帮你挑几个,包

  • 既见君子,何必矜持20章

    原标题:既见君子,何必矜持20章小说名:既见君子,何必矜持第一卷猫一样的男人第20章美貌与气质并重辛云也没坐下,背着手在季川的办公室里随意的踱步说:“我想跟你一起吃午饭啊,这附近有什么好吃的东西吗?你给推荐一下?”季川手上不停,麻溜的批改着试卷,不时蹙眉一下,仿佛对学生的答案不是很满意,他还抽空说:“这附近有好几家美食城,不过餐品也就是大同小异,就看你想吃什么了。”辛云想了一想说:“要不我们吃麻辣香锅?”季川想也没想的说:“好。”他早就烦透了自己想吃什么了,不管辛云提出来的是什么,他都表示赞同。

  • 我用系统娶仙女20章

    原标题:我用系统娶仙女20章小说名称:我用系统娶仙女第20章神魔霸体,戮仙剑意“轰!”“负250!”啸月狼王头部上面显示出一个鲜红的伤害值。这一剑比刚才多了十倍不止。然而。当林朗看见啸月狼王的数量之后,他的兴奋顿时烟消云散,怎么找都找不着了。卧槽,这尼玛这对于还有二十万血量的啸月狼王来说,根本就是九牛一毛啊!这一点伤害根本没有多少叼用!而且,这个“负250!”的伤害值,为什么看着这么嘲讽呢……“独孤九剑……荡剑式,给我去死!”林朗大喝一声,一剑劈斩而下。“吼!”“吼!”虽然对啸月狼王的伤害不大,

  • 地府通行证20章

    原标题:地府通行证20章小说:地府通行证第20章顾总砰!砰!岳东并未躲闪,任由这两人的警棍砸在身上,却并未对他造成任何伤害,他现在有元气护身,根本不在乎这点攻击。而且,他完全可以避开的,只不过,他硬吃这两下,不过是为了让自己出手得心安理得而已。一个门卫见岳东一点事情都没有,而且警棍砸在他身上发出闷响,就像是砸在铁皮上一样,当即骂道:“王八蛋,你小子使诈,身上竟然带着铁皮,老子就不信了,你脑袋也能这么抗打!”他凶性上来,抡着警棍就朝岳东的脑袋砸了上来。反正岳东已经被开除了,又得罪了唐主管,他们动手

  • 绝色美女的贴身兵王20章

    原标题:绝色美女的贴身兵王20章书名:绝色美女的贴身兵王第20章我的小猫咪简洁的酒杯盛着透明微蓝的液体,一朵淡紫的玫瑰与薄冰漂浮其上,红色的樱桃立于杯沿,鲜红得犹如情人哭红的眼睛。轻轻的抿下第一口,入口的冰凉让全身有股寒气,淡淡的薄荷在呼吸时直浸喉咙间,唇齿之间弥漫清雅的酒香。酒液的甘洌,缭绕眉宇几许绯红……韩东低下头,眼底闪过一丝可怕的忧郁,一个人的心,原来是世界上最寂寞的地方.就像情人的眼泪一样凄凉。这种酒看似柠檬红茶,外表柔和,色泽通透红润,让人瞬间撤掉所有戒备,以为可以忘情狂饮,可以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