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BOSS娇妻慢点跑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3 4:41:47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BOSS娇妻慢点跑

第1章 我以为我可以忘记

七年了,全夏,我不知道我们分离了多少个小时,但我知道,我们在彼此相爱的季节已经整整分离了七个年头。好好孕

七年了,我不再那么天真,不再那么可笑,不再你身后默默的追着你走,我褪出了你的回忆,你也褪出了我的心里。

全夏,我记得你以前对我说过,“你的笑容便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

当时我也只是‘呵呵’了两声,并没有说什么,我想,如果当时我说了些什么,我们是不是就不会这样了,明明相爱却要生生别离。

七年后,你在我的空间留了言,“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我回复了你,“呵呵。”或许觉得这是讽刺,或许觉得这很可笑,或许,什么都不重要,至少,我们还活着,哪怕永不相见。

我依然在空间等待你的回复,你的头像却掉了色,封了号,或许你是想封了我,想忘了我。版权haohaoyun.com

全夏,你可知道,一个叫夏惜的,骄傲如天鹅的女孩,有一天,居然也会后悔,后悔她当时的决定,她总在心里默默的憎恨着自己,却不让旁人知晓,她是真的爱过你。

没错,我爱上了你的温柔,尽管这份温柔从来不属于我一个人。

从什么时候我爱上你了呢?或许是那一天,你的那一句话,“我喜欢你,不知你是愿意和我当陌生人,还是知己朋友,还是恋人?”

你的那一封信,摧毁了一个女孩的一生,我无法控制的爱上了你,我们从来没有在一起过,却无不时时刻刻在一起。

全夏,你可知道?夏惜她是真的爱过你,她从来没有对你说过她喜欢你,她却比任何人都爱你。

因为,她才是用生命在爱你,而且,毫无怨言。

她这一辈子都没有谈过恋爱,交过男朋友,却随便的结了婚,因为,她的心,已经死了。

全夏,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你还是和她在一起了。说明haohaoyun.com

我还知道,你一直都没有爱过她,你爱的人一直都是自己。

可是这些,似乎已经太晚了。

说来也讽刺,在你结婚的那一天,我才知道,原来你一直爱的是夏颖,不是我。

可是,我始终没有勇气,我还是没有去找你,去带你走,因为我们都有了不同的责任和不同的家庭。

全夏,我以为我不再爱你了,可是听见关于你的消息的那一刻,我的心还是会不由自主的悸动。

全夏,我以为我不再在乎了,可是看见那些你们秀恩爱的照片时,我的心还是会有微微的刺痛。

全夏,我后悔了,若我们还能回到过去,我一定不那么骄傲,我一定会乖乖的听你的话,我一定不会那么随便吃醋。原文haohaoyun.com

可是,全夏,若我们真的回到了过去,若我真的变成了那样,你,还会喜欢我吗?你,还会为我心动吗?

全夏,其实,我真正想说的是,若真的回到了过去,而不是我们回到了过去,我只求,不曾遇见过你。

(一个真实的故事,不需要编剧,同样令人心动。愿你们,不再做这故事里的女主角。)

第2章 相见不如不见

“夫人,您怎么又干这些活了?先生交代了,不允许您做任何事情。再说,您不知道自己有身孕吗?”杨妈在默默的嘟囔着,声音虽不大,却被夏惜全部清晰的听了去。

身孕?夏惜把手轻轻的放在了自己的小腹上,不用触摸,她就能感受到,这里有一个小生命,那是她的孩子,也是他的孩子。

想到这里,夏惜心里竟然有种不舒服的感觉,她一看见自己的这副身体,她就觉得好脏,她就觉得自己就是一个下贱的女人,贱的应该死不应该在这个世上活着的女人。BOSS娇妻慢点跑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可是,她还是没有那个勇气。

浴室里,她把门反锁,一个人睡在了浴缸里,起初,她只是想努力的洗净自己的身体,可是后来竟然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腹中的孩子,无不时时刻刻的在提醒着自己,这个孩子究竟是怎么来的?

“夏惜,夏惜。”杨晨在使劲的拍打着夏惜的脸庞,想用身体的刺痛去唤醒这个一直不爱自己自己却深爱的女人。

折腾了许久,夏惜醒了,不过她却翻个身背对着他,躺了一会儿说:“你是不是还有事?

“有事?当然。”杨晨的声音从后边传过来,带着怒:“为什么要这样做?不要告诉我,这只是个意外。”

她闭着眼睛不说话。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

“你就这么讨厌我?可是孩子又有什么错,他只是个无辜的生命,夏惜,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就这么贱,他已经结婚了。”?????

?他的声音越来越近,夏惜转身想要说什么,却看见他已经俯下身。

平时杨晨都不在家住,所以结婚五年了他们也很少见面,就算偶尔在宅子里碰面了,也都是和和气气的,夏惜从来没有见过杨晨发这么大的脾气。

他们之间,从来只有利益而已。各求所需。

夏惜有些讶异,下意识想要坐起身,头却疼得厉害,她一晃神的工夫,杨晨已经扣住她的手把人甩回床上,扯开夏惜的上衣。

夏惜一惊,便想努力挣开他的钳制,结果,保养的很漂亮的指甲却划过了杨晨的脸颊,顿时,血倾盆而出。

一看见血,夏惜心里便涌出了一种恶心的感觉,她强制般的压抑住这种感觉,把衣服扣好,努力让自己的心情平复后问道:“怎么样了?”

谁知杨晨急了,一手拍掉夏惜横在他面前的手,怒道:“和你有什么关系?再说,你会心疼我吗?”

“夏惜,你进了这个家门,就是我杨晨的人!用,不用把结婚证找出来……提醒一下你自己,作为杨太太的职责?”

夏惜不服气,虽然杨晨说的全是对的,可他们之间不过是一场交易罢了,他何必这么较真,更何况,这个孩子她是不会留下的。

她看着他说:“我总有保留自己思想的权利吧!”

杨晨怒极反笑,站在床边冷眼看她,一字一句地说:“保留思想……好啊,那用不用我提醒你,我们为什么要结婚?”说着他突然颇有深意地俯下身,温柔的桃花眼点点带着刺,“岳母可还没死呢!”

这一句话扔过来,夏惜心里突地一跳,不知道为什么,就像被人狠狠扎了一下,她惊得脱口而出:“你闭嘴!”

她当然没忘记,她为什么和杨晨结婚了,原来,她和全天下的女人都一样,为了钱,什么都愿意做。

杨晨却笑得更得意了,偏不放过她:“夏惜,我随时可以停了岳母的治疗,我说过,只要你乖乖的,岳母就是安全的。你别忘了,岳母可是十分讨厌全夏的,难道说……你根本不在乎你妈的命?”

夏惜脸色苍白,毫无血色,她的手攥紧被子,指甲居然透过被子划破了自己的手心,她却感受不到半分痛意,这七年了,这一直是她的痛,她以为自己都快要忘了,杨晨却一直在提醒她:“他就是个畜生!是他害了你妈,害了你的家人,现在你还在想着他……”

她捂住耳朵拼命让自己冷静一点,可是杨晨却在拿她的伤疤发泄愤怒。

她渐渐情绪失控,尖厉地叫起来让他闭嘴,杨晨看着发了疯的夏惜,突然扬手打在她脸上。

这一章,他并没有用多少力气,还是打红了夏惜的脸,不过,也让她彻底的清醒了过来。

夏惜被打落在床畔。

最后,夏惜还是捂着脸挣扎着坐起来,终于从可怕的记忆里惊醒。

她慢慢地顺着床围坐在地上,原本冰凉凉的地板上铺了一层羊毛毯,她就这么坐着出神,许久后,她就说了这么一句话。

“阿晨,我知道你是为我好。”

愤怒的男人退后两步,颓然地靠在墙上。

“可是,来不及了。”

杨晨推门而出。

第3章 终究逃不过

夏惜一夜未睡,她在担心,她在害怕,自己还在医院还未醒来的母亲,生活太安逸,安逸的让她忘记了,原来,杨晨也是只老虎。

昨天晚上的吵架在夏惜看来并没有什么不好,至少让她回到了现实,让她想起了住院的母亲,也让她清清楚楚的明白,她和他是真的不可能了。

早晨七点,夏惜起了床,没有吃早餐,换了身衣服,带着低垂的鸭舌帽,刚准备出去。

杨妈却拦住了她,她欲言又止,最后一咬牙,还是说了出来,“夫人,先生他……”

这是最奇怪的一对夫妻,她也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豪门太太,事实亲力亲为,对任何事都上心,却唯独对自己的先生一点心都没有,五年了,她从来没有见过他们夫妻能够安安静静的坐在一起吃顿饭什么的,从来都是沉默,偶尔,也有争吵,可是更多的却是尴尬。

“先生他……”

“杨妈,其实你不必和我说,先生做什么事都是他的自由。”说着夏惜暗淡的眼神似乎有了一丝光彩,嘴角不由轻轻上扬有了一丝微笑,她似乎想起了她曾经那样肆意快活,无拘无束的生活。

“夫人,您的脸?”杨妈惊呼出声。

脸上的伤疤已结住了,让人看到还隐隐约约有些害怕,伤口没有及时处理也不知道会不会留下疤痕,可是,夏惜似乎一点也不在意。

摇了摇头,脸上带着张扬的笑,“这点伤算什么?我曾经还……”说到这里,夏惜突然钝住了,她曾经还,曾经还自杀过,那种痛比现在要痛千倍百倍,她永生难忘。

杨妈似乎也注意到了一起不对劲,便转移了话题,“夫人,你坐下,我来帮您看看伤口。”

“不用了。”夏惜移过脸上的冰袋,指着镜子里,这个肿着脸、被人打被人骂的女人,轻声跟杨妈说:“知道吗,她以前半点亏都不能吃,天塌了也有人挡。”

杨妈看着镜子里的女人,那么张扬美丽,虽脸上有伤,嘴角的那一抹笑仍然为她添了一丝凄美。

飞扬跋扈,任性妄为。原来她也那么浓烈地活过。

过了一会儿,夏惜下了楼,刚要出门杨妈欲言又止,她只好解释:“好长时间没去看过我妈了,她一定想我了。”

杨妈很想狠下心来说不行,她现下怀着身孕,又和先生大吵一架,她怎么着,也不放心她这个时候出去。

杨妈小心翼翼的瞄了一下夏惜才说道,“我陪夫人去吧!”

“不用了。”夏惜强制拒绝,她一直不喜欢和杨家人走的太近,再怎么说,杨家也是A市首屈一指的大富豪。

“可是……”

没等杨妈开口说话,夏惜便又说道,“没有可是。”

“那夫人,让司机……”

“我说了不用了。”夏惜没等杨妈说完便出了门,如果是在往常,她一定会温温和和的跟杨妈说,可是今天,和往常不一样,她是真的很担心自己的“母亲”。

第4章 我求你

还没等夏惜走出杨家老宅的那扇门,一个电话便摧毁了她所有的信念,医院说,医院说母亲,母亲可能不行了,夏惜乍一听到这个消息,惊的坐在了地上。

下人从她身边走过,皆指指点点的,却始终没有一个人走过来扶起她,他们或许也觉得夏惜是那种连可怜都不值得可怜的女人,夏惜也不在意,她现在满脑子都是自己的母亲和医生说的话。

“手术和医生我来想办法。”夏惜努力装出平常的口气,她快要坚持不下去,只有母亲是她活下去的唯一理由。

手术费并不难,难得是医生,这担手术需要很大的风险,付了钱,竟然无人敢做,他们并不是害怕风险,其实他们真正怕的是杨晨的怒气。

打了这通电话,她终于能逼着自己再次站起来,又走了进去。

她还记得,很多年前,杨晨就说过这样一句话,“夏惜,走进了这扇门,你便永远都走不出去。”

当时,她还不以为意,说真的,他的确有这个能力,她连门都没有出就又进来了。

不用想,她也知道,这通电话为什么来的这么及时,杨妈为什么没有出现,她是心虚,她是觉得愧对自己,其实,她不用这样的,她一点错都没有,真正有错的是自己,她的存在就是世界上最大的错误。

杨晨一直都没有回家。

平时他也经常这样,回家睡的日子少之又少。可今天夏惜却一反常态,坐在大厅里看书,一直等他,等到深夜十二点,她看了看表,知道他是真的不回来了。

杨妈也不敢休息,好几次来劝,最后只好提醒她:“要不……您给先生打个电话问问吧?”

夏惜却只是摇了摇头,“这么晚了,他不回来,肯定是不方便。”

“夫人,您别多想……”说到这儿,杨妈都觉得这句话是真的不对,有种火上浇油的感觉。

“不会的,我没有多想,他做什么是他的自由……”夏惜淡淡说道。

杨晨却在这个时候推门而进,夏惜的声音很轻,杨晨却刚好那么幸运的听见了。

他听见了夏惜的话,却故意装作没听见,因为这是夏惜在婚后第一次找自己,他不想毁了她的心情。

夏惜也当作没看见,指了指餐厅笑笑和他说:“我不太会做饭,现学的。你不愿意吃的话……让杨妈再叫人做吧。”

他和夏惜认识已经整整九年了,结婚也已经五年了,他何尝不清楚,她不是不会做饭,而是不愿意给不喜欢的人做饭。

可是就算她今天做了饭给自己,他也不会认为他是因为喜欢自己而给自己做饭。

但杨晨盯着桌子上颜色可疑的东西看了一会儿,还是一声不吭地坐下开始夹菜。

夏惜也温柔贤惠地陪他一起吃晚饭。杨妈感动得快要哭了,悄无声息地退出去,最后剩下他们两人。

她觉得这样才像夫妻,旁人一直以为是夏惜高攀了杨晨,其实,他们不知道在爱情里已经输了的人是杨晨。

只要夏惜愿意倘开心扉,夏惜就是要天上的星星,杨晨也愿意去为她摘来。

她总是那么倔强,倔强的让人恨她却又忍不住心疼她。

杨晨越吃越没了平常潇洒的少爷架子,开始大口大口往下咽。夏惜看不下去了,尽量把口气放得平淡一点,问他:“你急什么?”

杨晨头也不抬,依然往嘴里送东西,“你肯定有事,我不想给自己添堵,吃顿饭还要生气。”

夏惜放下筷子,看着他开口:“他们说我妈好像……所以要动手术,风险很大,我不想赌,也不愿赌,你能不能帮我……”

BOSS娇妻慢点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BOSS娇妻慢点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绝望游戏全文TXT

    原标题:绝望游戏全文TXT小说名字:绝望游戏目录预览:第1章小恶魔第2章惩罚第3章三十秒第4章主动第1章小恶魔晚自习的时候,全班都被一个陌生人拉进微信群。“各位同学,我们来玩一个抢红包的游戏好不好?”这人的ID叫小恶魔,大家听到有红包抢,都嗨了起来,也没人在乎他是谁,都催他快点发红包,别磨叽。小恶魔发了个微笑的表情后,说:“我来发红包,大家抢,但是抢的最多的,要跟我玩一个游戏,没完成就要接受惩罚,怎么样?”抢红包就像是捡钱一样,有着无形的吸引力,我直接飞快的打字抢在第一说:“没问题,我玩!”“我

  • 伏魔王妃:莲开阴阳界全文TXT

    原标题:伏魔王妃:莲开阴阳界全文TXT小说书名:伏魔王妃:莲开阴阳界目录预览:第一章/t悲催穿越第二章/t鬼面男人第三章/t应召男丁第四章/t被诅咒的王第一章/t悲催穿越“呃……痛。”赵明月慢慢睁开眼,目光逐渐有了焦距。屋顶上一个巨大的破洞,一轮圆月亮当空,月光穿过遍布蜘蛛网的房梁照在她的身上……这是什么地方?她为什么出现在这儿?啊,想起来了……大概两个月之前,B市无数阴阳师为夺回被阴鬼夺走“太阴灵犀”死去。据说太阴灵犀是上古太阴神堕神之后的一缕残魂,阴鬼得之能涂炭生灵颠倒阴阳。她是赵家阴阳师第

  • 越娇艳的玫瑰越刺手全文TXT

    原标题:越娇艳的玫瑰越刺手全文TXT小说名:越娇艳的玫瑰越刺手目录预览:001老子偏让你喝002还不如跟我睡003让我睡一次,不准反悔004你只是他赚钱的工具001老子偏让你喝“念念姐,三号房开包厢!”我刚坐下喝口水的工夫,就收到了小武的通知,连忙对着对讲机应了一声:“收到!”开包厢是夜场里的行话,就是找姑娘的意思。我赶紧整理了一番衣衫,站起身子走到休息室门口,对着坐在里面的姑娘振臂一呼:“我们组的姑娘,都跟我走!”听到我这么说,立马有十几个姑娘忙不迭地站起了身子。我数了数人数,确定人差不多都到

  • 玲珑璞玉重生妃全文TXT

    原标题:玲珑璞玉重生妃全文TXT小说名:玲珑璞玉重生妃目录预览:第一章贱人,沉塘第二章六年后第三章何德何能啊第四章这下完了第一章贱人,沉塘“贱人,滚进去。”一道怒喝声在暗黑的夜色中响起,玉清落猛地一个踉跄,便被于家的当家主母直接掼进了柴房内,‘砰’的一声,让人将门给锁上了。玉清落险险护住自己的肚子,手指急急忙忙扒着阖上的小门,瞳孔一缩,疾呼道,“娘……”“闭嘴,不要叫我娘。你私德败坏,与人私通,还怀了个野种回来,简直丢尽我们于家的脸面。你等着明日老爷回来,沉塘吧。”门外的于家大夫人脸色铁青,语调

  • 傲娇王爷毒舌妃全文TXT

    原标题:傲娇王爷毒舌妃全文TXT小说名:傲娇王爷毒舌妃目录预览:卷一轮回劫,归去来兮第001章午门行刑第002章母子再见第003章不死不休卷一轮回劫,归去来兮午门,乃秦都延袭数百年的唯一观刑之所,所有被判死刑的囚徒,最终都会被押往午门公开行刑,以达震摄之效。古往今来,无数犯人,在这里走向了他们生命的终结,这些人中,下至贩夫走卒,三教九流,穷凶极恶之徒,上至富贵乡绅,权门高官,乃至皇亲国戚,应有尽有。而今日,午门却迎来了一位特殊的犯人,以致于整个秦都都因此掀起了轩然大波。此人,便是当朝太子,南宫承

  • 面具下的神秘爱妻全文TXT

    原标题:面具下的神秘爱妻全文TXT小说:面具下的神秘爱妻目录预览:第1章:傻子相亲第2章:订婚第3章:醒来第4章:阴谋第1章:傻子相亲“要不是因为两年前的那场意外,她也不会变成一个傻子。哎,真可怜,人都傻了,还要去相亲。”“嘘……”女佣在身后窃窃私语。而走在前面的少女,一蹦一跳的嚷嚷着:“姐姐,你这是要带我去哪里呀?”“你烦不烦!真想不通,干嘛要我跟你这个傻子一起去相亲,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么德行,一个智障也配我一起相亲吗?也不怕走出去给人笑话!”龙美奈一脸不爽的扫量了一眼身旁的少女。“可是,

  • 沉沦原罪:首席医生太会撩全文TXT

    原标题:沉沦原罪:首席医生太会撩全文TXT小说:沉沦原罪:首席医生太会撩目录预览:第1章生还是死?第2章家有萌宝第3章疯女人第4章再见故人第1章生还是死?雨,倾盆而至,仿佛给整个城市蒙上了一层灰色的纱帘,压得人透不过气来。空旷萧条的平地上,停着一辆黑色商务车,车前不远处的地方,一名气质清冷雍华的妇人撑着雨伞气势凌人的站在那里,而她的对面还站在一名年纪不大的小女孩。女孩没有撑伞,只站在雨里,仰着头,坚韧的与妇人对峙。“尹晓楠,你自己想清楚,这个孽种,生还是死?”清冷的声音,像是从冰窖里发出来一般,

  • 爱之深感天意全文TXT

    原标题:爱之深感天意全文TXT小说名称:爱之深感天意目录预览:第1章重逢第2章看到过在大街上交配的狗吗第3章羞辱(一)第4章羞辱(二)第1章重逢我叫林靡。我曾上过新闻,以一种极为不堪的方式。那张报纸我至今还留着,上面《高中女生陷“裸贷”风波,大尺度裸照流出被迫卖身还债》的标题五年后仍然刺眼。五年前,我读高三,我最好的朋友因为想买一块新出的iphone骗我拍了裸持。我家在农村,我爸好赌,我下面有个弟弟,我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带着我弟跑了,后来我爸又娶了个女人,他们很快又生了儿子,我一直就是多余的存在

  • 聂少,我爱不起全文TXT

    原标题:聂少,我爱不起全文TXT小说书名:聂少,我爱不起目录预览:第一章蒙住她的眼睛第二章心上有阴影第三章无法直视的真相第四章你这辈子休想离开我!第一章蒙住她的眼睛夜。染着黑色。男人灼热的吐息伴着浓重的酒气喷洒在她耳边,带着含糊不清的呓语。骨节分明的大手直接撕开她的纯棉睡衣一路像里探去,‘嘶啦’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格外刺耳。苏晴猛地惊醒过来,梦里与那人温柔的耳鬓厮磨此刻早已化成泡影。男人此刻动作粗暴毫不留情,说是爱抚,不如说是折磨。身体上的疼痛越发提醒着她,现在发生的一切。她早明白他不可能那么温柔

  • 亿万星辰说爱你全文TXT

    原标题:亿万星辰说爱你全文TXT小说书名:亿万星辰说爱你目录预览:第一章委屈的一晚第二章瘦田有人耕第三章婆媳不和第四章陆俊的女人第一章委屈的一晚我从来都没有想过,结婚三年的丈夫陆俊会跪在我的面前,求我和另一个男人睡一晚。那天是我生日,陆俊难得回来的早。我上前接过他的外套,陆俊却突然握住了我的手,说道:“莫凝,能帮我一个忙吗?”我愣了一下,淡淡地笑了笑,不以为意地回道:“我能帮你什么,这几年在家待着,什么本事都没了。”“不,你可以的,只有你行。”陆俊的语气有些急促,“公司快支撑不下去了,你一定要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