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攻心掠爱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3 4:53:28 来源:网络 []

书名:攻心掠爱
第001章 那不是我的真名

 失去初夜,对于现在这个社会的人来说,算不得什么大不了的事,可对于我来说却成了心里头迈不过的坎。好好孕后来,我做了那层膜的修护,本以为随着时间的推移,就能迈过心里这一关,想不到的是兜兜转转,遇到的还是那个坏男人……

  失去初夜那一晚,也是在我母亲去世后的第一夜。

  继父已经猫在屋头里,商量要将我早点嫁出去,好给他换一笔养老本。

  在老家这种落后的地方,养闺女就是赔钱货,念再多书到最后都是要嫁人,养大还得白瞎钱,倒不如早早的嫁到婆家去,一了百了落得省心。

  我蹲在窗根底下听到这样的晴天霹雳,几乎头都没敢回,连夜就从家里逃出来。

  一个人走了几公里山路,来到了镇上。

  我在镇上高中念高三,因为成绩优秀,一心只愿能考取心目中理想大学,将来自食其力,将母亲永远的接出这片山沟沟。

  可眼看着差一年高考,突如的噩耗竟要断送我的梦,弃学嫁人,我死也不答应。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

  高中的同学里,与我最要好的是我同桌房冰灿,她可是镇长的女儿,要模样有模样,要背景有背景,连老师见了都是笑脸相待,可她骨子里高傲,对谁都是不冷不热,只是跟我亲。

  如今我落了难,肯定第一个要找她,希望她能收留我几天,等开学我再搬回学校住。

  到了房冰灿家天色已经灰黑了。

  傍晚时分,房家正在摆宴席。

  看到我来找她,房冰灿满眼的惊喜,“慧菊,我真没想到,你这么大老远的……也能来。”

  感觉到她好像误会了什么,我急忙把我的境遇说一遍。

  房冰灿真是够朋友,连个犹豫都没打,直接同意了。网站haohaoyun.com

  她对我说,她老爸升了,很快就要到市里就职,当市长。

  今晚上,他家里宾客如云,好多的亲友过来祝贺,而且,还有个重要人物,她爸朋友的儿子,超级超级帅的一帅哥。只是以后,她就要转到市里的重点高中,再也不能陪我了。

  想到我这挺伤感的,但是冰灿说,等她们搬走了,她可以把家里的钥匙给我一把,让我在她家住下,一直到我毕业呢。

  我心里真是又喜又忧,喜忧参半。

  冰灿将我拉到她的房间里,让我洗了脸,换了身她衣服。

  最后带着我去了镇上的名酒楼,吃饭,还说,跟她一桌的都是爸爸朋友家的孩子,有男有女但大家都是社会人,万一她被灌酒,有我在也能有照应。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

  整个酒楼被她爸给包了场,冰灿拉着我就进了包间。

  里面已经坐了好些人,大家围一圈,看到冰灿进来几个穿着打扮的小青年就站起来,将我和冰灿拉过去坐下来。

  我没吃没喝好几天,这会是真饿了,在他们推杯换盏之间,我已经吃下了一碗饭。

  很快,就有坐在身边的小子过来打趣我,说这么重要的场合,我不能只顾埋头吃,得喝酒。

  喝酒,我没喝过,酒量如何,不知道。

  但我想总不至于一杯倒,还有冰灿的情份在,我便拿了酒杯,祝她学业有成,祝我们的友谊天长地久,还祝她爱情事业双丰收……

  我质朴的祝福还未说完全,就听到对面传来的嗤笑声,那是一种透着讥讽的嘲笑。

  出于意外,我的目光立刻追着那好声的冷笑声寻过去,结果,看到了一张帅气逼人的英俊脸,看似年长的大男孩,白色的衬衫配立领的小皮夹克,挺直的腰杆却坐出了慵懒不羁的姿态,他单手撑在桌案上,袖口处露着一只银白色的名牌表。阅读haohaoyun.com

  单是这么一眼,这男孩与众不同的气质,以及他身上的散发的孤傲气息,就将我深深地吸引,直到后来的许多年,我都因为这一眼,活在他的阴影里。

  房冰灿站起来,给我介绍,“慧菊,这是时炎,是我爸爸最好朋友的儿子。”转过身来,“时炎,这是我同学,董慧菊。你们认识一下。”

  时炎,冰灿爸爸最好的朋友,那不就是传说爸爸是高官,妈妈还特别能干的有钱人家的富二代吗?

  “你到底还能不能结束?”时炎眯着眼睛坐着屁股都不欠一下,只一味的催促我快点喝,一点要认识我的念头也没有。

  这一刻,我突然明白何为距离,即使我穿着冰灿的衣服,即使我坐在这里,但我怎么也改不了与生惧来的土气味,而时炎和冰灿才是同一类人。

  在这种鄙夷与自卑的对峙中,我吞下了杯中酒……

第002章 钱能摆平的事

这世上有些人是不能喝酒的,因为这部分人的身体里缺少一种能分解乙醇的酶。说明haohaoyun.com

  恰好,我就是这种体内‘缺酶’的人。

  小小一杯足以令我不醒人事。

  起初,我只是觉得周围的人和桌子在转。

  渐渐的,我的视觉神经也现了问题,看什么都是双影。

  本来就转得厉害,还是双影,加之我的酒品不好。

  我开始说胡话,说一切想说却一直压抑着的话,唱我能想到所有歌曲。

  大约是周围的人见我彻底放飞了自我,坐在身边的人开始对我频频劝酒,起初我推拒,到后来,我开始就犯,到最后,一头耷拉着倒在桌案上,耳边隐约听到冰灿帮我挡酒的声音。

  我醉倒后的最后一个念头就是,我真没用,一点没能帮冰灿挡挡酒,有我这个朋友就给她添乱…

  周遭的环镜依旧乱糟糟的,我的脑子里也是乱哄哄的,我似乎做走了很长的路,水里火里,翻山越岭,直到精疲力竭。

  最终倒在了柔软的草坪上,感觉到我全身都湿哒哒的,有一双极温柔的手,在为我脱掉湿衣服,我伸出手,想要握住那抹温暖和柔软,伸出手不停地寻找着,直到我终于抓到一只手,几乎是用尽全身的力气去抱住,这只手臂好温暖是母亲,我想就这样抱着一辈子也不松开。

  我深陷在久违的母亲怀抱里……直到,一股子强大的力道强行挤进了我的身体。

  我永远也忘不了,那是一种被撑开,强行撕裂的惊心动魄的痛。

  身体本能的蜷缩起来,我拼命的反抗,不想在这股力量继续进入,但很快我发现事与愿违,我的双腿被人大力的分开,又一个不期的猛冲,我被疼得醒了过来。

  眼前,没有母亲的温柔手,有的是一个冷硬着面孔的男人脸,是,居然是时炎!冰灿爸爸朋友的儿子,他怎么会在我身上?

  “你,你你放开我。”明明刚才还在喝酒,转眼之间,我却被一个陌生男人压在身下,而他强行进入了我,夺走我最宝贵的童真。

  时炎完全没有理会我的抗议,反而是用他强有力的手臂控制挣扎的动作,他耐心地俯下身来,用散发着浓重酒味的嘴唇熨烫了我的肌肤。

  一个,又一个得厚重的亲吻,雨点似的密集落下,很快就覆盖全身。

  我拼命的挣扎,拼命的想要喊叫,可是才出了一声,嘴就被他用自己的嘴唇封住,紧接着可惜了,我的腿放在自己的腰间,自顾自地猛冲……

  完全享受于这种进进出出的快感之中。

  然而就在他这种机械的运动中我的身体开始起了变化,最初的疼痛升级成了酥麻感,我觉得我变成了一艘不能改变航向的小舟,随时都会被吞没,我能做的就是紧紧地抓住他脊背,任由着他带着我一起远扬,开始无尽无休的颠簸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我觉得自己肯定已经灵魂出窍。

  在他的低吼中,我猛然惊醒,而他也随之结束了一切。

  当悸动的感觉缓慢地从身体消退。啪地一声,灯光被点亮,强烈的光线照射过来,我本能地捂住双眼。

  空白中的大脑迅速回神,在这种状态下,我能做就是立刻坐起来,对着身边的人抡起一记耳光,于是,我从手指分开的缝隙里,看到了赤着半身坐在旁边的男人。

  他右手拿烟,左手打玩着一口火机,那张有着冷硬线条的脸正被自己喷出的烟雾笼罩。

  我动了动,身心都现出撕裂的疼痛感,“你,你这个……”强奸犯三个字到了嘴边。

  可与此同时,时炎轻飘飘地拿了两打人民币,往我的身上甩过来。

  紧接着,我听到了人民币抽在皮肤上发出的声音。

  “你这个坏家伙,你怎么能趁我喝酒了,就在车子里强奸我?我要告你。”

  终于,我的自尊被他成功的践踏过后全线爆发了。

  我坐起身来,也顾不上自己光溜赤祼,上来就抓他的头发。

  可是时炎动作要比我快,助力道十足,我的两只胳膊被他一只手擒住,紧紧地扣在掌心里。

  时炎夹着烟蒂的手挠了下额头的乱发,冷冰冰地目光瞟过来,扫一眼我的身。

  “看在你是第一次的份上,我给你两万!”

第003章 被闺蜜窥见

  两万!用钱就买走我的第一次?

  当我是出来卖的了?

  我死瞪着他,恨到了极点。

  与我的激动情绪相反,时炎则表现得极其淡定,这让我感觉他就是个玩弄女人的情场老司机。房冰灿怎么会喜欢,这个徒有虚表的渣男呢?

  “怎么?嫌少?”时炎透着讥诮的声音再次从他嘴里说出来。

  他的态度彻底激怒了我,四下里看了看,这部车子对我来说,完全就是高大上,但空间不大,看着座垫上星星点点的红色血痕,再以其引起哀嚎,宝贵的第一次就毁在这种穷得只有钱的纨绔子弟身上,我实在接受不了这事实。

  猛然间后座上方,最靠边的角落里放着一柄刀,那明晃的刀鞘一下子让我失去理智,我立刻起身伸手去抓那把刀,拔开刀鞘的时候,我举刀就向着他身上坎。

  明炎这人渣反应倒挺快,左右躲闪两下,一掌劈下来,令我手臂一软,刀子顷刻间就从我的手里掉下去,而我还试探抢刀,结果,情急之中抓到了刀刃上,剧痛感传来,我条件反射地大叫一声。

  紧接着,我和时炎两个人都愣住了,眼看着鲜红的血液,一点一点沿着手指淌下来……模糊了我和他双手。

  “这么蠢还想杀我,蠢货。”时炎吐槽一句,同时随抓起他衬衫,两三下就包住我的手。

  十指连心,疼,真的很疼。

  我很快就被自己的冲动行为,疼哭了,进而由抽泣变成了嚎啕。

  “闭上嘴。”

  我的哭声大约吵到了他,时炎顿时因哭声而变烦躁,他双手紧紧的抓在我的肩膀上,用力的摇动着,还用狰狞的面孔和愤怒低吼来震慑我,但我已经这么惨加疼,悲剧是潮水袭卷我,我哪里还有理智来支配。

  见我无视他,他一下子将我摁倒在座位里,我被吓得呼吸一窒,被泪水冲刷干净的大眼惊恐地睁着他。

  时炎按着我肩膀,可怕地眯起危险地目光,威胁我,“你再哭,再哭,我就再干你一次。”

  ……

  我惶恐地看着他,眼泪生生被恐惧压制回眼眶里。

  “你给我等着!”时炎看到这招挺好使,才从我身上退开去,他抓起地散在一旁的皮夹克,飞快地套上身,就那样光着膀子下了车。

  我抱着手从座位里爬起来,透过车窗向外看,我看到时炎的背景向车尾箱走去,拉出一道长长的影子。

  “别动。”

  我手刚推动车门,就听到他的吼声。

  很快,他复又折回来,手里提着一只小药箱。

  也不由分说,就拉过我的手,然后一手拉着我手,一手拿出消毒药水,豪不犹豫地倒在我受伤的手指上……

  “啊!”瞬间,我疼得尖叫了,实在太疼了,我拼命的挣扎,嘴里还拜访了他的祖宗十八代。

  时炎将我的手包扎好后,对着我就骂了一句,“特么的,你这嘴就是欠收拾。”他说完,就不由分说的扑过来,双腿压住我的挣扎,手迅速遏制住我的左躲右闪的头,狠狠的吻上来。

  就是这个王八蛋,让我知道被强吻,完全不能反抗的被强吻的滋味是怎么样一种煎熬。

  ‘咔嚓,’一声意外传来。

  我头顶一侧的车门被人拉开了。

  紧接着我听到了房冰灿万分震惊的声音:“你们,你们在干什么?!”

第004章 做实心机婊

 时炎的搅动我舌头的动作终于因冰灿的出理而停下来。

  他退开身,我极快地坐起来,慌乱地转过头,向她呼救,“冰灿,冰灿快救我。”

  房冰灿怔怔地站在车门口,整个人僵直地睁大眼睛如遭雷击。

  是啊,谁能想到刚刚还平安无事,才仅仅一个多小时,一切都变成了这么丑陋的样子。

  “你们,你们睡在一起了?”反应过来后,房冰灿用手指我又指时炎。

  我真的好想抱着冰灿哭,断断续续地告诉她:“冰灿,他……他就是……”

  “灿灿,你这朋友勾引我!”

  KAO!KAO!KAO!

  不等我激动愤怒地说完整,坐在一旁的时炎则轻描淡写地吐出一句没人性的话。

  “我,我什么时候勾引你了,分明就是你强JIAN我。”

  时炎扁了扁了嘴巴,对着冰灿相当无奈的耸耸肩!

  我震惊地睁大了眼睛,张大了嘴,这男人居然贼喊捉贼,把所有过错全推到我身上,而他是被少女勾引的小无辜,是不是我被他夺走第一次,还得感谢他的配合!

  真是天雷滚滚,日了狗。而不等我在震惊中醒过神来。

  房冰灿的话,让我寒意从脚下直灌头顶。

  她双眼含泪,手指着我的鼻尖悲伤控诉我,“董慧菊,我拿你当我最好的朋友,你明明知道我喜欢时炎,你还勾引他,你是不是穷疯了,抓着机会就急着给自己找个不愁吃穿的长期饭票!我真的没想到你骨子里这么贱,太贱了!”

  我不相信地流下泪,轱辘着下了车,拉她的手,解释道,“不,冰灿,不是这样的,我醉了,是他,是他强奸我的。”

  “够了。”房冰灿愤怒地用力甩开我,并且发狠地推在我的肩膀上,把我推得一个趔趄摔倒地。

  “你妈怀着你改嫁,就够贱的了,现在你又借机勾引男人,我真后悔自己瞎了眼,被你装出来的可怜相给骗了。”

  我震惊地听着,看着她,忽然感觉受到了二次伤害。

  “冰灿,不是那样的,我真的当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呸!”房冰灿狠狠地往地上啐了一口,看向我再次眯窄了眼睛,“我告诉你,从今以后不许你叫我的名字,我房冰灿没有你这样的朋友,你不呸!”

  “冰灿,你误会了,”眼泪从我的眼眶里大颗大颗的流下来。“冰灿你别听他胡说,我真的没有勾引他,是他……”

  “行了,行了,你爱咋地咋地,别再瞎逼逼,污了我耳朵。从今以后,你给我彻底消失掉。”

  房冰灿甩下最后一句狠话,决绝地转过身去,沿着她来时的路飞快地走过去。

  秋风吹拂着她漂亮的裙摆,没有一丝一豪的留恋,数年朝夕相处的友谊,就这样全毁了。

  我挣扎着地上爬起来。

  出现在我面前的是时炎,他手里举着两打人民币高高在上地睨视我。

  “啧啧啧,你的演技真不错!”

  我恨恨地转过脸,悲凉的目光落在他淡然地嘴脸上。

  时炎抬头望了眼天空,嘴角一抽,不屑地笑了声,“要不是亲眼看到你搂着我脱衣服,连我都快相信,真是我强奸你!”

  ‘哗啦’一下子,他将手里的钱随意地扔到我脚下,随后就潇洒转身,甩给她仨个字,“心机婊!”

攻心掠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攻心掠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假面王妃2章

    原标题:假面王妃2章小说名字:假面王妃002黑牢黑牢?这个地方,肖九不懂,但也知道不是什么好地方,略一挣扎,想要解释,却被那两个侍卫牢牢固定住,往外拖。“我没有,我没有伤害慕青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哼,本王要是信你,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如果不是你,难不成,还是慕青自己做的不成,慕青自己伤害自己。”李修之的语气有着明显的不屑。“还不快拖下去。”不耐烦的挥手,看到肖九这张脸,他就讨厌。一个商人之女,却长得如此倾国倾城,是想勾引人不成。被踉跄拖出去的肖九,此时,才任泪水往下流,为什么,为什么从来就不相

  • 穿越之泣血诛颜2章

    原标题:穿越之泣血诛颜2章小说名:穿越之泣血诛颜现实啊现实2今日二更···不!不会有这种情况。如果没有打开那扇门,她仍会是黑帮老大的女儿,不同的只是会落得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她的同桌感觉到了,小小的举动奇怪。首先,小小盯着看她许久,其次,在捞起她给的课本回答问题之前,小小居然莫名其妙的摇了摇头。只是,她却知道,小小呆会的答案,一定是超完美的。从七岁开始,就身为她的同校同学,就连同桌坐也有五年了,又岂会不知,小小是多么聪明的人。果然,当小小将那个数学题,用三种不同的方法解出来时,整个教室静

  • 腹黑王爷的罪婢2章

    原标题:腹黑王爷的罪婢2章小说:腹黑王爷的罪婢第二章死局啊,好烫。”随着茶盏落地破碎的声音,两个黄莺般的女声同时呼痛而出。“滚开,没用的贱婢。”欧阳亦宗一把把呆住的流锦推倒在地,焦急的拉过敷悦的手心疼的问:“悦儿,你没事吧?”边把那微红的纤纤玉指放在嘴边轻轻呵气。“王爷,我没事,您太紧张啦。”敷悦朱唇轻启,绝美而又有些苍白的脸颊染上了一抹羞红。抬起另一只手,附上欧阳亦宗俊帅无比的脸,抚平了他皱着的眉头。一双深邃的星眸,棱角分明的脸庞,高挺的鼻梁,紧抿的嘴唇,有优美弧线的下巴,无可厚非,欧阳亦宗—

  • 暴君霸爱无良妃2章

    原标题:暴君霸爱无良妃2章小说名字:暴君霸爱无良妃2是非曲折雪姬望着周围房间的环境:巴掌大的房屋到处掉落着墙皮,甚至可以清楚看到雨天后留下的印记,屋里并没有其他摆设,除了一张摇摆不定的床,就只剩下一张桌子和一个高低不平的凳子。对于寒碜的房屋,雪姬不由觉得好笑,恐怕在现代社会已经找不到这样的房屋了。没有想到成为植物人的她,穿越时空来到凤朝,竟然叫她遇到了百年难见的环境。就在她环顾四周的时候,突然一个白胡子老头推门进入,雪姬仔细一看,匆忙来到他身边,激动喊道:“你到底是谁?”抓起他的一只手害怕陈纪明

  • 残扇遮妆2章

    原标题:残扇遮妆2章小说名:残扇遮妆红烛泪对镜空惆怅2红烛泪,对镜空惆怅(2)一道华光从茹暮脑海掠过,满是讽刺的光芒。“你真当我是姐姐?五岁那一年的冬天,你可把我当做姐姐?”那一年的那一天是韩左相千金的生辰,半大的小人身着白狐裘衣在两个女婢的陪伴下招摇的踏过青石路面,惹来过客的驻足观望。茹暮抱着冷硬的窝头看见茹希迎面走来,羡慕着,不由得看痴了神,手头一松,硬邦邦的窝头顺势掉落,滚落到茹希脚边,蹭脏了她绣着精美图样的鞋子。女婢向前走了一步,扬手扇予茹暮一记耳光,“臭乞丐,敢弄脏小姐的鞋子!”茹暮被

  • 九变神君2章

    原标题:九变神君2章小说名字:九变神君第2节初拥仅仅是这几步,可能是地面的摩擦发出了声响,这几人几乎是同时停下了手,缓缓的转过了头,见到五人的刹那杨风脸色大变。他眼前的还能称作是人吗?赤裸着身躯,双眼凹陷,肌肉完全塌陷了下去,整个身躯就好似一具包着一层皮的活动骷髅,皮肤干皱脸上的表情更是恐怖,此时的杨风终于看清楚了他们争夺的是什么,原来是一只血盆,没错是血盆,满满一盆子的血,足有数十斤重。五具骷髅看到杨风的出现似乎感到十分的意外,刚才也许是过于的忙碌,让他们忽略了眼前这活物的到来,仿佛看到了可口

  • 疯狂军火王2章

    原标题:疯狂军火王2章小说名字:疯狂军火王2浮云!浮云!只不过顿饭功夫,镇里那两千来名兵丁各自手持着武器奔到了打谷场上,他们都是经历了太多战斗的老兵了,两千多人聚到了一起,并没有太多的声音。领头的是个头发胡子都花白的老头,老头便是这个镇上名义上的镇长,小镇上唯一的医生孙小草,名字是怪了点,可是那医术,绝对没得说,虽不说药到病除,可是绝对称得上神医二字,传说他还中汉国皇宫里的御医,因为宫庭斗争才偷偷的跑出来的,可是事实是怎么样,谁知道呢,只要能给大伙治病那就行了。老头手中的拿的是家中做菜用的菜刀,

  • 异界魂战天下2章

    原标题:异界魂战天下2章小说名:异界魂战天下2穿越魂斗(中)“这身体还真是虚弱得不像话。”周海想要从床上挣扎着起来,却发现这具身体全身僵硬,根本使用不出一点的力量,随着他的挣扎,这张本来就破烂的床发出嘎吱的声音,一下子惊醒了趴在床边的周筱,看着睁开眼睛的周海,惊叫了起来。“哥哥,你没死?太好了,上天一定听到了我的祈祷,让你从死神的怀抱中逃了出来。”周筱双手握成一团,向上天祷告着。周海看着自己的妹妹,心中多了一分感动,原来的他从来没有感受到家人的温暖,他想抬起自己的手去触摸自己的妹妹,但是手上却使

  • 网游之刺客风流2章

    原标题:网游之刺客风流2章小说书名:网游之刺客风流第二章暧昧的邂逅摘掉了头上罩着的游戏头盔,看着依旧黑漆漆一片的房间,胡来走到了窗户前,拉开了挡住阳光的黑色布幔。刺目的阳光将眼睛刺的有些生疼,胡来不自觉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虽然有些痛,但是阳光照在身上的感觉还真是不错啊。《神迹》这个游戏自开始一直到现在,胡来已经连续奋战了二个多星期了,现在才只有二十九级,这也是因为圣堂邀请函的原因,一直在杀人,而没有时间练级。在这两个多星期中,胡来没有出门过一次,偶尔晒晒阳光也是一种莫名的享受。“唉,该出去逛逛了

  • 吾爱永恒2章

    原标题:吾爱永恒2章小说书名:吾爱永恒第二章两小无猜一个小孩,奶声奶气的道歉,声音听起来特别的舒服,他还接着说“你要好好养病,病好了咱们还玩骑竹马,这回我们有真马了,福叔回来了。”他旁边的漂亮姐姐温柔的说“好了容若,别吵表妹了,她需要休息。”我这个姨娘看上去比我母亲还要美,那种让人窒息的美,真是让人妒忌,这是什么地方,都是美女,一屋子的丫鬟婆子都长的不差,估计这个身体原先的主人也是个美人胚子。我不禁暗爽,在嘿嘿的傻笑,我这一笑,全屋子的人都看着我,我只能圆场跟那个小光头说:“表哥,我要快点好,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