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我们的爱情无关风月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3 5:10:29 来源:网络 []

书名:我们的爱情无关风月

001 如此的讽刺

2015年6月4日这一天,是我婆婆郑玉卿五十五岁的生日宴。好好孕我这才终于明白,我细心呵护了整整九年的感情。终究是握不住的沙。

在此之前,我始终以为,只要我细心的呵护好这个家庭。顾正南总有一天会回头看一看站在他身后的我,可直到听到他和另一个女人的对话后,我才幡然醒悟。结婚的这两年来,我始终是一个跳梁小丑。

为了今天的生日宴,我已经张罗了近一个月了。婆婆的要求很高,我也希望她能够过一个体面又顺心的生日。我们的爱情无关风月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所以。这次的宴请。事无巨细我都亲力亲为,生怕哪个环节出错了。

可是当所有的宾客都在大厅里的时候。却唯独没有看到我老公顾正南的身影。我到处找他,在走廊尽头的拐角处,顾正南说的话,让我像是被抽走了魂一样,愣在那里,不知所措。

“唐吟。好好孕不要再提这件事,我告诉过你。梁旖一直会是我的妻子。”顾正南的语气很不好。他极力的压低了嗓音说着话。

我感觉自己像极了一个小偷,正在偷窥顾正南的隐私,但我内心却执拗的想要知道。他到底要说什么。

我向前走了一步。原文haohaoyun.com站在拐角处,我看到顾正南笔挺的背脊,他一只手插在腰间,即使看不到他的表情,我也听得出来,他此刻极为的耐心,连说话的语气都十分的柔和。

“好了,宴席一结束我就回去,你早点休息吧。”顾正南这样的男人,外表冷漠,永远的板着一张脸,可是现在,他却如此温柔的说话。

就在我心里的酸涩抑制不住的往外涌时,顾正南突然提高了嗓音,有些不悦的说道,“唐吟,我告诉过你了,梁旖会一直是我的妻子。”

可只过了片刻,顾正南却又压低了音量,解释道,“唐吟,我和梁旖之间,只是一张结婚证而已,我答应了祖母娶她,就必须做到,但是我对她并没有什么感情可言,所以,你以后不要再提起这件事了。”

我的心脏像是被一把巨大的锤子撞击了一下,骤然紧缩,听到这些话,我禁不住冷笑了一声,这个事实,我早就知道了,只是我一直在心里欺骗自己,不愿承认罢了。如今,从顾正南的嘴里听到这番话,居然是如此的讽刺。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顾正南温柔的话语声又传进了我的耳朵里,我浑身的毛孔全都张开,仿若有一阵凉风钻进了背脊,抑制不住的轻颤着。

“好了,我很快就会回去,你睡吧。”

直到顾正南挂了电话,转身看着我时,我却依然一动不动,我的两只脚就像灌了铅一样沉重。顾正南看了我一眼,原本舒展的眉头突然就紧锁了起来,他把手机放进口袋,踱着步子向我走来。

在顾正南路过我身边的时候,我的心里涌起了无数个疑问,恨不得全都脱口而出,问个究竟。可是,最后,我却只说了一句连我自己都觉得可笑的废话。

我嗫嚅的说道,“顾正南,你终究还是不会喜欢上我的,是吗。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顾正南停留了几秒,转过身看着我,可我却不敢抬头,我怕从他的眼里察觉到一丁点的嫌恶。

“我娶了你,自然会对你负责,你永远会是我顾正南的妻子,其他的事情,做好的你本分就可以了。”

我抬起头,直视着他的眼睛,试图看透他的心思,可是,由始至终,他都冷眼看着我,仿佛在嘲笑我说的每一句话。

“正南……”没有等我说完话,顾正南就已经迈步离开了,我看着他离开时的背影,心里泛起了一股酸涩。

我感觉我浑身像是被抽空了所有的力气,四肢都已经麻木了。原本,我以为我早就看破了这一切,不管顾正南怎么对我,我都可以忍受,结婚之前我就知道了他的态度,但我还是选择答应了这桩婚事,唯一的原因,只是因为我喜欢他,我相信,总有一天,他也会喜欢上我。但是现在看来,事实却并非如此。

梁家和顾家是世交,我爸爸和顾正南的公司更是生意上的伙伴,我从小就认识顾正南。在我爸问我,愿不愿意嫁给顾正南的时候,我几乎没有半点犹豫的答应了这桩婚事,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其自然,我甚至认为,我们的婚姻也会像以前发生的一切那样的顺利。

只是,我后来才知道,顾正南的不反抗,只是因为他的孝顺,他的应允,也并非是喜欢我。以致于我们结婚两年来,都一直相敬如宾。我和他之间,除了那张结婚证之外,兴许从来就没有任何关联。

002 你这是在咒我

我甚至不知道我是用什么样的心情走进的宴会厅,我的脑子很乱,顾正南刚才的那些话依然还回荡在我的脑海里。

我浑浑噩噩的走了过去。刚进门,就看到顾正南好整以暇的站在那里,他淡淡的瞥了我一眼。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那样的从容。

我不禁有些怔愣,便这样呆呆的看着他。这个男人,我整整喜欢了九年。在我眼里,他身上的每一个角落都是完美的。

顾正南穿了一身干练的黑色西装,内里是白色衬衫。搭配一条深色的领带,他双手插在口袋里。站的笔挺。一张帅气而又成熟的脸上没有一点表情。让人看不出他的喜怒。

顾正南走到我的身边,伸出手臂。示意我挽着,我愣了一下,但乖乖的顺从了。他一言不发就带着我朝里面的主桌走去。

当顾正南出现之后,许多人都朝他走来,和他打起招呼,有多少人是因为顾正南才来参加这次的筵席。所以,顾正南一出现。就有许多人试图和他攀谈。可是他的脸上从始至终都没有一丝的笑容。仿佛总能拒人于千里之外。他踱着步子走到主桌旁,一路上,也只是偶尔点个头。算是对别人做了回应。

“哥。嫂子,你们来了。”顾心彤迎面向我们走来,她今天穿了一身粉色的连衣裙,显得十分的俏皮可爱。

顾正南还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正南是顾家的长子,所以顾家现在的家业都是他在打理。他的妹妹顾心彤现在还在读大学,整个顾家,我也就只和顾心彤说的上几句话,换言之,也只有她,把我这个嫂子放在眼里。

“嗯。”顾正南应了一声。

彼时,婆婆被许多人的簇拥着,因为还没有到开席的时间,所以大家都在闲聊着。说实话,婆婆这个年纪保养的真的很不错,五十五岁的年纪,还能将旗袍穿出一种别样的风情来。

顾正南走到婆婆的跟前,说,“妈,祝你生日快乐。”

婆婆笑的合不拢嘴,她站起来,笑容满面的拉着顾正南的手,显得十分的愉悦。“正南啊,你的心意妈感受到了,你啊,平时也别总忙着公司的事,有空多回家来坐坐。”

顾正南迎合道,“我知道了,妈。”

但是当婆婆转头看到我的时候,原本笑颜如花的脸上,突然就暗淡了下来,她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不悦的说,“梁旖啊,不是我要说你,今天是我生日,你这穿一件白色的裙子,是不是有些太不合适了,你这是在咒我呢?”

我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这件衣服是我前几天特意去挑选的裙装,比起我平时的装扮,已经隆重很多了,只是,我没想到这个颜色会引起婆婆的不满。

我低着头,嗫嚅的说道,“妈,对不起。”

她摆了摆手,唉声叹气的说,“哎,算了,你啊,这大喜日子,我懒得和你计较,你别出现在我面前了,省的我看见你心烦。”

婆婆的音量并不大,可是却能让在座的每一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我有些懵,下意识的咬着下唇。许多亲戚都向我投来了同情的目光,我就像是一个做错事情的孩子,任由我婆婆对我的责骂。

顾正南冷漠的站在旁边,始终没有开口,仿佛这件小事在他眼里,根本就惊不起任何的波澜。

“好了,妈,这么开心的日子,你干什么要欺负大嫂,你可要知道,你这生日宴,可是大嫂一个人张罗的,你别看只是吃一顿饭的事情,大嫂可是来回忙了很久呢。为了这份心,你也不应该和大嫂置气,对不对。”

顾心彤的这番话,总算缓解了一些尴尬的气氛。我向她投去感激的目光,顾心彤也回应了我一个笑容。

为了避免让婆婆看到我再心烦,我只能坐到了另一桌去。过了没多久,顾心彤就坐到我旁边来,拉着我的手说,“大嫂,你别放在心上,我妈就是这样心直口快,她没有坏心的,她也知道你为了操办她的生日宴,很辛苦。”

我点了点头。但其实我很清楚,这些都是顾心彤安慰我的话,我怎么会不知道,自从我进门之后,郑玉卿就没有给我好脸色看,因为她根本就不喜欢我。

003 顾家的儿媳妇

等到开席,说有的菜都已经上好,顾心彤在我耳边低声的说道。“大嫂,你快去和哥一起给妈祝寿吧。”

想到刚才婆婆的那些冷言冷语,我实在是没有心情再去被浇冷水。便摇了摇头,拒绝道,“不了。我就不过去了。”

哪知顾心彤根本不放过我,她拉着我的手,硬是把我从座位上拉了起来。连拖带拽的推到了顾正南的身边。我脚下一个踉跄,没有控制好重心。就这样毫无预兆的撞在了顾正南的身上。

顾正南瞥了我一眼。脸上依然没有什么表情。我心里免不了有些慌乱。顾心彤却硬是摁着我坐到了顾正南的旁边。

到了敬茶的环节,顾正南毫无预兆的拉着我站起来。对着我婆婆说道,“妈,我和梁旖祝你生日快乐,身体健康。”

婆婆笑的很明媚,点着头应和道,“恩。乖。”兴许是因为顾正南的原因,婆婆也没有再为难我。她笑着对我们说道。“正南,小旖,坐吧。”顾正南的话一向不多。不过好在主桌都是亲戚。大多数的时候,话题都围绕着婆婆,顾正南也落得清闲。只是我坐在他的旁边,多少有些无所适从。

婆婆对酒店还有菜品都很满意,亲朋好友也赞不绝口,我不指望她夸奖我,只要这次生日宴,她能开开心心的,我就心满意足了。

我本以为这次的生日宴就这样平静的度过了,但却在筵席快要结束的时候,出现了一位不速之客。

宴会厅的门被打开,唐吟穿着一身红色的连衣裙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她的身材高挑,腰肢纤细,衬上微卷的长波浪,确实美艳动人。

我明显的感觉到身旁的顾正南轻颤了一下,他搁在腿上的手紧紧的握成拳,可是除此之外,他的脸上依旧没有一点波澜。

唐吟直接走到了郑玉卿的旁边,在路过我时,唐吟扯出一脸胜利者的笑容,不屑的看了我一眼。

“伯母,祝你生日快乐,对不起,我来晚了。”

看得出来,婆婆的脸上也有些不悦的神色,只是在这么多宾客面前,她还是表现的落落大方,她接过唐吟递过去的礼物,笑了笑说道,“唐吟,你过来吃一顿便饭就是了,何必这么客气,坐吧,都是自己人。”说着,婆婆招呼唐吟在空位上坐下。

唐吟却没有顺从的坐下,她走到我的身旁,笑着说,“小旖,好久不见。”

唐吟笑的很明媚,单是这一张脸,让人怎么都没办法拒绝,但想到她和顾正南的关系,我却又无法淡定。我淡淡的应了一声,就没有再打算和她交谈,只是,唐吟似乎对我很有兴趣,她站在我的旁边,柔声说道,“小旖,我这样贸贸然的出现,我想,你不会不开心吧。”

我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身旁的顾正南,却没有见他有任何反应,显然,他根本不想插手这件事,亦或许,他也默认了唐吟的这种行径。但我实在不想和唐吟有什么瓜葛,我没有那么大度,在知道她和顾正南发生的那一切之后,还假装无所谓。

“唐吟,今天是我妈的生日,我们好像并没有请你吧。”

就在我有些尴尬的时候,又是顾心彤的出现,替我解了围。唐吟转身看着顾心彤,说道,“心彤,我和你哥认识这么久了,伯母过生日我过来祝贺一下,也算是情理之中吧。”

顾心彤并没有像我一样懦弱,她上前一步到了唐吟的面前,没好气的回应道,“唐吟,你的心思谁都清楚,但是请你明白一点,我哥和嫂子早就已经结婚了,不管你和我哥认识多久,我们顾家也就只有梁旖一个大嫂,所以,劝你收起你的那份小心思。”

唐吟的脸色立刻就变了,她收起那份假意的笑容,略显悲伤的说道,“心彤,我这次过来纯粹是为了伯母的生日,想不到你对我有那么大的误会。”

这个时候,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已经聚集到顾心彤和唐吟的身上,甚至有些人已经开始窃窃私语起来。我不想让事情演变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今天毕竟是我婆婆的生日宴,不能因为唐吟的出现,而扰乱了所有人的心情。

我站起来,拉着顾心彤,低声的说道,“心彤,算了吧,今天是妈的生日,你不要和她过不去了。”

我本想着息事宁人,可是唐吟却不领情,她阴阳怪气的说道,“梁旖,你果然是顾家的儿媳妇,现在就已经开始用长辈的口吻来指使心彤了吗?”

004 丈夫带着小三在原配面前耀武扬威

顾心彤拂开我的手,指着唐吟,不满的说。“我们顾家的事情,轮不到你来说三道四,梁旖是我的嫂子。她的话,我自然会听,只不过要看对谁。对你这样的女人,没有必要留情面。”

顾心彤的话说的有点重了,我不想让她也受到牵连。任谁都看得出来,唐吟针对的人是我。我挡在了顾心彤的前面。对着唐吟说道。“唐吟。今天是我婆婆的生日,就算你对我再有意见。也请你留点情面。”

唐吟冷笑了一声,回答说,“梁旖,我也是过来祝伯母生日快乐的,怎么到了你的嘴里,我像是来闹1事的呢。”

我拦不住顾心彤。她挣脱我,指着唐吟的鼻子。大声的斥责道。“唐吟,你有什么事情冲着我来,别欺负我嫂子。”

“够了。都少说几句。”

在场面差一点就无法控制的时候。顾正南愤愤的打断了我们,他的声音虽不大,却带着十足的威慑力,我不免浑身一颤,木讷的看着他。

顾正南站起身,自然的走到唐吟身边,只几秒钟的时间,唐吟就立刻变了一副面孔,从刚才的盛气凌人变成了现在的楚楚可怜,她低着头,怯懦的说道,“正南,我真的只是想来庆祝伯母的生日,没想到竟然让心彤和小旖不开心了,是我不好。”

唐吟的话简直让人觉得可笑,我也确实笑出了声。顾正南看了我一眼,冷冷的问道,“你在笑什么。”

原本,我一直想息事宁人,可是看到唐吟这样胡闹,顾正南却始终无动于衷,我的心底泛起了一股无名的旺火。这大约就是电视剧里最狗血的桥段吧,丈夫带着小三在原配面前耀武扬威。

我抬起头看着顾正南,调笑着说道,“唐小姐这么想替我婆婆过生日,是不是也想进顾家的门呢。”

“我……”

唐吟像是被我说道了痛处,咬着嘴唇不言语,而一旁的顾正南显然也因为我的话,一时间反应不过来。他皱着眉头,怒视着我,却迟迟没有开口。

我的心情很复杂,自从嫁进顾家,我一直处于一个逆来顺受的状态,如今,像是找到了一个宣泄口,想把这两年所有的不愉快,都发泄出来。

我仰着头,说道,“唐吟,我知道你很想嫁进顾家,但似乎已经没有机会了。所以,很抱歉,今天的生日宴并不欢迎你,还有,我也没有安排你的位置,我看,唐小姐还是请便吧。”

大约是没有想到我会反击,唐吟的脸色突然就便的苍白了起来,她紧握着拳头,愤恨的看着我。

时间在这一秒凝滞了,周围安静的可怕,除了顾正南粗重的呼吸声外,就只能听到我的心跳声了。

过了很久,顾正南才冰冷的说道,“是我请她过来的,你觉得这个理由,够不够。”

顾正南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他的有意偏袒让我觉得分外恶心。我突然有个念头,既然顾正南半点情分都不讲,我又何必给他留情面。

我直视着顾正南好几秒,才高声的说道,“这次生日宴是我一手操办的,这里在座的每一位都是顾家的亲朋好友。我想请问,唐小姐以什么样的身份坐在这里。”

我知道自己在玩火,但我就是想亲口听到顾正南的回答,到底在他心里,我算什么,唐吟又算什么。

顾正南的脸色彻底阴沉了下来,他就像一头蓄势待发的狮子,可能下一秒就会伺机而动把我撕的粉碎。

兴许谁也没有想到,一向温文尔雅,温顺乖巧的顾家儿媳妇会这样不留情面。宴会厅里的气氛突然就变得剑拔弩张起来。我虽然心里多少有些忌惮,却半点都不后悔。我看到唐吟下意识的勾着顾正南的胳膊,心里的怒火怎么都无法平息。

趁顾正南还没有开口之前,我又继续说道,“我并不认为我们顾家和唐小姐之间有什么交情,如果有,唯一的联系,大概就是你顾正南的前女友吧。不过,我想这样的关系并不需要来参加这次的生日宴,难道不是吗?”

“梁旖,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顾正南怒视着我,他抓着我的手腕向我拉近他。我知道,他是真的生气了,他手上的力道之大,我感觉我自己的手腕都快被他捏碎了。

我仰起头,直视着顾正南充满怒火的双眼,一字一句的回答道,“我说的够清楚了,今天的生日宴,唐小姐并没有在邀请的名单内。”

“大……大嫂,算了。”顾心彤在旁边拉着我的手,直到手心传来她的温度时,我才稍稍恢复了些许的理智。

顾正南狠狠的甩开了我的手,要不是顾心彤在旁边扶着我,我可能会因为他的大力而摔倒在地上。

他迈着步子外面走着,在路过我身边的时候,顾正南冷冷的看了我一眼,虽然这个眼神里再也没有了先前的怒意,但里面蕴藏的冰冷情绪却足以让人绝望。

唐吟有些不知所措,犹豫了几秒钟之后,也跟着顾正南的步伐离开了这里。在他们离开的很久之后,宴会厅里依然雅雀无声,仿佛时间在这一刻彻底的静止了。

我不知道亲戚朋友是什么时候离开的,我木讷的站在原地,久久的回不过神来。

“大嫂,我们回去吧。”顾心彤担忧的望着我。

我想,这个时候,整个顾家,大约也就只有顾心彤还在意我好不好,没有任何一个人会来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这一切,其实我早该看透了不是吗。

我自嘲的笑了笑,“心彤,你别管我,你先回去吧。”

顾心彤犹豫了一会,无奈的点了点头,离开时,还不忘嘱咐道,“那大嫂,你小心点,到家之后给我发个消息。”

“嗯,我知道了。”

我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我的心里很乱,这件事发生的太突然了,直到安静下来之后我才觉得这一切是多么的荒谬。我已经忍了两年了,可是却在今天,所有的一切都土崩瓦解。大街上熙熙攘攘的,我却怎么都融入不进去。

是不是,一开始没有那么坚持,也不会落得如今这样的下场。我十五岁认识顾正南,算起来,这已经是第十个年头了。我固执的以为,就算是块石头,也会被焐热,只是,在顾正南这里,一切都是个例外。

我想,他应该挺讨厌我的吧,如果不是因为我,他现在应该会和唐吟过的很幸福,如果不是我,唐吟才会是顾家的儿媳妇。我曾以为,真正的爱情不是一时好感,而是明明知道没结果,还想要坚持下去的冲动。但是当现实狠狠的给了我一个耳光的时候,我才告诫自己,梁旖,你该醒了。

我走了很久很久,直到双腿都已经有些麻木了,这才想起来,我的车子还停在酒店里。我本能的向后转身,朝着马路对面走去,却根本没来得及看信号灯,以至于我刚迈出步子后,就听到一阵剧烈的刹车声。

我们的爱情无关风月》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痴恋情郎】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痴恋情郎)或者(xiaoshuo34567),关注后回复 我们的爱情无关风月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太古丹尊20章

    原标题:太古丹尊20章小说:太古丹尊第20章六阶白猿吼!这时,一阵汹涌的怒吼至山顶传来,吼声异常剧烈。“不好!”庄忌八脸色大变,有人触怒了五阶野兽。来狩猎的除了卓君晨之外,还有秦浩。难道是秦浩那废物?“敢跟老子争,看我一指戳烂你的狗头,再一刀卸下你的大腿!”淬体一重也敢招惹五阶野兽,简直不知死活!庄忌八对自己的穿心指特别有自信,懒得再看地上的卓君晨,甩开步子朝山顶奔去。他和秦浩之间的约定必须要赢。刚抬起脚,钻心的疼痛蔓延全身,疼得庄忌八冷汗狂流。腿上被卓君晨砍了一刀,大大影响了行动能力。“狗.娘

  • 太古武神20章

    原标题:太古武神20章小说:太古武神第20章古老王兽!沧夜不知道自己在贪狼山脉深处走了多远。当时的他,全凭一股意志支撑。因他知道,若是他停在贪狼山脉边缘,徐天冲等人定会冲进来。所以哪怕充满凶险,他也必须往深处走去。当他醒来,已是黑夜。凶兽嘶吼不绝于耳。沧夜猛地惊起,望向四周。他所在之地是一处平缓的山坡,极为隐蔽。在他旁边唐雪妃蜷缩着身体,小手紧紧拉着他的衣裳,小脸上满是疲惫与泪痕。沧夜的醒来,顿时把她也惊醒了。“啊,你醒了。”唐雪妃惊喜大叫,随即就是“呜呜”哭咽起来。“太好了,太好了,我以为你死

  • 天降萌妻:晚上好,老公大人20章

    原标题:天降萌妻:晚上好,老公大人20章小说名称:天降萌妻:晚上好,老公大人第20章我手机被抢了“千千,你太冲动了!还有你!之之,你们知不知道,这个穆言可是穆家的大小姐!人家有权有势,这以后要是有意为难你们,你们可是在正好A市都寸步难行!”走出“新SHOW”,李连芳不无担忧的责骂起宋千凝个赵如之。“有钱了不起吗?好吧,虽然的确挺了不起,可是,有钱就可以毫无讲理吗?”宋千凝义愤填膺的说道。李连芳还想说什么,却被宋千凝的手机给打断了。铃声是最近一部热门电视剧的主题曲,宋千凝一看来电显示的是元柏,整个

  • 快穿攻略:反派女主有毒20章

    原标题:快穿攻略:反派女主有毒20章小说名:快穿攻略:反派女主有毒第20章你演技太差了安素愣了一下哈哈大笑起来,陆郁拍拍她的后背,眼神带了点笑意。“真是太好笑了,欧阳墨你演技太差劲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想的是什么吗?无非就是见不得我被你甩了还过的比你好,见不得陆郁比你更优秀,想要再把我哄回去然后狠狠的踩我吗?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脑子有坑?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没了你,我安素就会寻死觅活的才行?”安素真的是笑都要笑哭了。果然欧阳墨和安月才是绝配,他们两人千万不要分手啊,最好在一起,永远的在一起才好。

  • 我只有一腔孤勇和爱20章

    原标题:我只有一腔孤勇和爱20章小说名称:我只有一腔孤勇和爱第20章我有喜欢的人了“卧槽,这讲座不经管系的吗,怎么美术系和音乐系的也来凑热闹啊?”看着前面那对浓妆艳抹,俞曼文夸张地喊道,全然忘了自己也是来自于八竿子也打不着的体育系。果不其然,立刻招来前面几枚女生的白眼,仔细一看,还有程歆瑶她们。俞曼文转而小声跟简双嘀咕:“粉红小公主也来了啊,何方神圣啊这是,她不一向拽得跟二万八似的么。”简双听到旁边几个女生狂热迷妹般在说着什么“钻石王老五”、“高干子弟”,偶尔一两声陶醉地“好帅”啊,她都能嗅到她

  • 甜蜜暖婚:总裁宠妻很狂野20章

    原标题:甜蜜暖婚:总裁宠妻很狂野20章小说:甜蜜暖婚:总裁宠妻很狂野第20章不想放弃苏念拿到陆然的推荐信后整个人都激动到不行,她迅速回宿舍换衣服准备下午去NR面试。宿舍里,夏青青和夏染染都不在,沈初晨正坐在电脑前看NR旗下SU最近在巴黎举办的时尚发布会。屏幕里的水晶T台上,全球最受欢迎的模特们穿着SU的衣服在那里走秀,T台两旁坐着的都是各大时尚编辑以及好莱坞的明星们,偶尔闪过的镜头里可以捕捉到坐在后面几排少有的几个中国最受欢迎的明星。发布会在一片热烈的掌声中结束,设计师和模特们一起上台致谢,然后

  • 太子的影后娇妻20章

    原标题:太子的影后娇妻20章小说名字:太子的影后娇妻第20章召开宗亲大会的目的如熙看了眼张驰的名片,将其收好,“正好,我这里还有件事情想要劳烦张先生。”“如熙小姐请说。”如熙打开自己先前翻看的杂志,翻到其中一页,送到张驰面前,“那就麻烦张先生帮我查一下这图片上所有人的黑料吧。”张驰一看那张图片,差点吐血。这可不是简单的活计,一般的侦探,恐怕都不敢接。“如熙小姐,这任务可不简单啊。”“怎么,张先生办不到吗?”如熙也知道自己要求的这事有些难度,自己也不能强人所难,“如果实在为难的话,张先生可以当我这

  • 修仙高手混花都20章

    原标题:修仙高手混花都20章小说:修仙高手混花都第20章无妨“那我就提前感谢你了。”黄德平笑着说道,也没放在心上。叶欢说的是有缘,也就是不一定有,这茶说得如此神异,怎么可能说有就有。“我的事情办好了吗?”叶欢也不再茶树上纠缠,若是以后寻到了灵茶,再送给黄德平就是。“你真的确定了吗?要到林城大学去授课,还是物理专业?林城大学可是全国前30的大学,你如果乱来的话……”黄德平有些担忧,虽然叶欢很强,也很奇特,没有失手过。但那是在武力方面,没听说那个格斗高手还是学习天才的。人,终究不是神!不可能所有的东

  • 99亿夺婚:总裁的蜜恋娇妻20章

    原标题:99亿夺婚:总裁的蜜恋娇妻20章小说:99亿夺婚:总裁的蜜恋娇妻第20章你就是个妖精“你想要什么诚意?”祁沐枫手肘支在桌子上,目光灼灼。“起码的尊重!”乔安鱼语气略急。祁沐枫从她眸子里渗出的怒意里了然她还对那天车里的事情耿耿于怀。莫名的,他心里倒是高兴起来。“对上次的事情我道歉。”祁沐枫语气诚挚:“以后我会提前征求你的意见。”征求意见?乔安鱼好笑,难道以后两人的对话会是:“我可以吻你吗?”“不可以!”“好,那我待会在问。”想想都觉着可笑。祁沐枫没有理会乔安鱼的哂笑,起了身道:“坐吧,我给

  • 神魂丹帝20章

    原标题:神魂丹帝20章小说书名:神魂丹帝第20章击杀王川但除非李耳死了,不然秦朗根本不可能拿到他的佩剑!“李耳怎么死的,你还是去黄泉路上亲自问他吧!”懒得再跟王川废话,秦朗长剑出鞘,一步步向王川走去。在太阳照射下,长剑反射出刺眼的寒芒。“不不.不要杀我!”生命被威胁,王川连连后退,一股腥臭的味道传出,竟是被吓的大小便失禁,屎尿齐流,裤裆湿了一大片。秦朗捏着鼻子皱了皱眉头。之前几次见面,王川这小子都很嚣张!原本以为他是条汉子。没想到竟然是个怂包!“我父亲是王家族长,他非常宠溺我,只要你饶我一命,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