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豪门情缘之萌妻难逃 大结局

2017/12/3 8:21:0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豪门情缘之萌妻难逃

第一章 慈善拍卖会(一)

“宋浩明,求求你,这次慈善拍卖会不要带洛圆圆去好吗?我爷爷今天也会去的,请你在爷爷面前给我留点儿面子,要不爷爷问起来我可怎么交代?”纪歌拉着要出门的宋浩明,一脸的哀求。阅读haohaoyun.com

“纪歌,你凭什么来求我?以你宋太太的身份?我告诉你,很快你就不是了,一个月之后律师会给你离婚协议的,这次带你去也就是给你一个面子,你要不想去就随便。”宋浩明毫不留情的扯开纪歌的手,一把推开她,纪歌被推倒在地毯上,宋浩明径直跨过去,“碰”的一声儿关上了门。

纪歌蜷缩在地毯上,无助的望着天花板,没有了眼泪也没有了感觉。

良久,纪歌才抬了抬发麻的腿,站了起来,偌大的别墅却让她觉得窒息,晚上的慈善晚会还是要去的,是必须去,今晚要拍卖的一样东西是她势在必得。

洗了个澡,简单的把长发挽在了脑后,在为数不多的礼服里选了一套白色的及膝的礼服,那白色的玫瑰花包裹着她玲珑有致的身材,谁也不会想到一个结婚三年的女人,还纯洁的像一张白纸,她的丈夫不屑碰她。

望着镜子里苍白的面容,纪歌拿出胭脂淡淡的化了一个妆,看着时间差不多了,登上十公分的高跟鞋,开着车准备出发,宋浩明是不会回来接她的,他只属于那个叫洛圆圆的女人。

经过了几个红绿灯,纪歌的头有点儿晕,可能是低血糖犯了,她伸出一只手在手袋里摸糖,却听到“砰”的一声儿,纪歌的车和一辆红色的玛莎拉蒂追尾了,把人家漂亮的车尾撞了好大的一个窝。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

“你是怎么开车的?会不会开车?”前面的车里下来了一位妩媚的女人,穿着火红的礼服,惹的围观的人都舍不得离开。

“不好意思,都是我的错。”见到撞到人家的车了,纪歌也赶快下来跟车主陪不是。

“当然是你的错了,就你那破车,卖了也陪不了修车费,还穿礼服。”那女人一脸的看不起。

红色的车里还坐着一个人,本来是不想参与女人之间的争执,可当他看到纪歌从车里出来的时候,眼睛一亮,是她!

纪歌被那女人说的头都抬不起来,头也晕的厉害,刚才糖都还没有拿出来,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以至于糖都还没来得及吃。

“紫清,算了吧,也没多严重。豪门情缘之萌妻难逃 大结局”忽然听到了不一样的声音,纪歌才抬起了头。

太阳的余晖还没有完全退下,街道的余热还在挥发,可在这个男人出来之后,一切都变的冰冷,让纪歌心头一凉。

梳的一丝不苟的头发,小麦色的皮肤,五官深邃,得体的西服包裹着伟岸的身躯,那气场就如同一座冰山,让大家不敢靠近。

“思修,你把人家吓着了,我也就是说她两句,没别是意思。”叫紫清的女人看到男子过来立刻说话的声音就变了,又嗲又甜,和刚才跟纪歌说话的声音完全不同,还把柔软的身子凑过去。

“老黄,把车开去修,小姐,你的车可能也没法开了,送修理厂吧。”穆思修看着纪歌,脸上的表情耐人寻味。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纪歌听到这句话还真是感谢这个冰块男,看着慈善宴会时间都要到了,却被这个女人拖在这个地方,心里真的是很急,吃了一颗糖,无奈的看了看车,车是不能开了,只能打的了。

穿着礼服,登着十公分的高跟鞋,手里拿着名贵的手包的纪歌,此时站在公路边上招手打的,一辆辆的出租车不是满员就是瞥了一眼纪歌就走了。换做谁也会觉得纪歌一定是出来找乐子的。谁会穿成这样出来打的。

纪歌的手都举酸了,也没有一辆出租车停下来,正当纪歌很懊恼的时候,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停在了纪歌的身旁,车窗摇下露出了穆思修那帅的让人移不开视线的脸。

“这里不好打车,上车吧,送你。”穆思修简单的说完,一旁的紫清狠狠的瞪着纪歌,鼻子都气歪了。好好孕

纪歌也顾不得紫清的感受了,她确实很需要有车送一送,她二话不说就拉开了副驾驶的门,上了车。

整个车内的气氛十分的压抑,紫清刀子一样的目光,穆思修冰冷的气场,纪歌在心里只盼望着赶快到目的地。

“纪小姐,请问你到哪里去?”司机师傅很有礼貌的询问着纪歌。

“去周氏庄园。”纪歌也不客气,穆思修看了看她的背影,紫清也诧异的看了看纪歌。

一路再也无话,到了周氏庄园,纪歌道了谢就急忙下了车,走的匆忙的她没有发现穆思修和紫清也都相继下了车。

周氏庄园是B市最大的几家庄园之一,周氏是B市的龙头企业,涉及珠宝,建筑,房产,娱乐等很多个领域,在B市打个喷嚏都会抖三抖。豪门情缘之萌妻难逃 大结局

今天周氏庄园召开一年一度的慈善拍卖会,被邀请的人都是非富即贵,一般人是进不去的。

纪歌也是第一次来周氏庄园,不免被周氏庄园的宏伟大气所叹息,虽然自己家也算是在B市排的上名的,可是跟周氏一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当纪歌走进周氏庄园,里面已经到了很多的人,宋浩明和洛圆圆已经到了,洛圆圆化着精致的妆容,穿着一件紫色的礼服,把她微微隆起的肚子遮掩的很好,根本就看不出来小三已经怀孕了。

纪歌走进大厅,很多说话的声音忽然的 停了下来,有那炙热的眼光追随着纪歌的脚步。

宋浩明此时也抬起了头,看到一抹倩影走了过来,长发被她挽在脑后,耳边随意的散落了一些碎发让人看着很是俏皮,脸上淡淡的妆容和平时那大妈的装束完全就像两个人,白色的礼服包裹着她姣好的身段,没想到她看着瘦,该有的地方可一点儿也不逊色。

在洛圆圆异样的眼神下,纪歌走过去挽住了宋浩明的胳膊,悄悄对洛圆圆说了一句:“借我老公用一下。”微笑着朝着爷爷走去,宋浩明也仍由她挽着,背后她能听到洛圆圆的牙齿咬碎的声音。

“爷爷,您来的真早。”纪歌松开宋浩明的胳膊,蹲在了爷爷身边。

纪老太爷都八十多了,身体还算是硬朗,就是腿脚不太好,坐在轮椅上,身后跟着几个彪形大汉。

纪老太爷慈爱的拍了拍纪歌的手:“歌儿,怎么和浩明分开到的,那个女人是谁?”

纪歌看了一眼宋浩明,宋浩明虽然脸上也有笑容,却不达眼底,那眼神里都是对纪歌的厌恶。

“爷爷,我跟闺蜜出去逛街了,顺路就过来了,那个女人是浩明的朋友吧。”

“哦,歌儿,不要委屈了自己,如果有人欺负你,回来给爷爷说。”纪老爷子漂了一眼宋浩明,宋浩明的脸上笑容顿时就消失了。

“爷爷,没有人欺负我,如果真有人欺负我,我第一时间告诉您。”纪歌对着爷爷撒娇,心里却苦的跟黄连一样。爷爷不是傻子,宋浩明和洛圆圆一起进来,爷爷一定是看到了。

第二章 慈善拍卖会(二)

慈善酒会刚刚开始没多久,纪老爷子由于身体不适就早早离开了,纪歌和宋浩明的戏也就演完了。纪歌准备去找点吃的东西,宋浩明也撕下了脸上的伪装,搂着洛圆圆到一边关切的询问着。

结婚后宋浩明很少带纪歌出门应酬,认识纪歌的人不多,纪歌自己拿了些儿吃食坐到一个没人的角落静静的吃着。

“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样的女人,仗着家里有点儿钱,无法无天,真是让人恶心。”宋浩明那张俊脸又浮现在纪歌的眼前。而这句话就一直萦绕在纪歌的心头,她也不知道是哪里得罪过宋浩明,他会如此的看她。

当年结婚的时候确实是宋浩明的家族最困难的时期,不过她也是受害者,被父亲逼着从法国回来嫁给宋浩明,父亲想吞并宋氏集团,可是由于自己不擅经营,现在是赔了女儿又折兵,不但被宋浩明夺回了宋氏集团,连女儿都不被待见。

想到父亲,纪歌心里就不是滋味,父亲给自己找了个后妈,抛弃了自己的母亲,现在和后妈卷了家里的财产去美国定居了,把一个烂摊子扔给了爷爷。

“慈善拍卖会正式开始。”铜锣一响,把纪歌从回忆里拉了回来。

放下餐盘,整理了一下子妆容,给自己打了打气,纪歌走向了拍卖会场。

第一样是一条紫水晶的项链,闪闪发光的项链让很多女人心动不已,不过纪歌可不喜欢这样太招摇的东西,连着几件超炫的东西都没有让纪歌动心。

喝了五杯水,已经是第六样拍卖物品,主持人打开一个普通的丝绒盒子,里面是一枚祖母绿的戒指,底座是银质的镂空花,只是那祖母绿绿的就像一滴泪水。

纪歌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对这枚戒指情有独钟,当她无意之间看到这枚戒指的拍卖消息之后,她就确定一定要得到它。

“这枚祖母绿的戒指是周家当家主母的最爱,这次为了拍卖会拿了出来,起价十万。”主持人报出了底价。

对于如此普通的戒指,很多名媛都不感兴趣。

“十五万。”有人给出了价钱。

“十六万。”有人跟进。

纪歌的手心都湿了,她的心情很激动,但是还没有出价。

价钱越来越高了,纪歌看了一下那些儿出价的人,都是一些儿小公司的老板,纪歌定了定神,拿起了价码牌。

“我出一百万。”清丽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大厅,所有的人都把目光投向了纪歌。一百万买一枚普通的戒指,大家都以为她疯了。

纪歌出了个惊天的高价,其他人都没有做声了,沉寂了一会儿之后,主持人敲着锤子。

“一百万第一次,一百万第二次。”就在马上要拍板的时候,又有人出价了。

“一百五十万。”再次震惊了全场的人,不会今天来的人都没吃药吧。

纪歌也吃惊的看着那人,宋浩明,他怎么会想买这个戒指。

“二百万。”又一个声音响起,大厅再次沸腾了。

纪歌回头就看到了穆思修,穆思修却没有看她,冷着一张脸看着那枚戒指。

穆思修的身边坐着紫清,正一脸的鄙视,看样子她是不喜欢这枚戒指。

纪歌抓紧了手包,里面是她全部的家当,只有一百五十万,这枚戒指看样子是无缘了,她狠狠的瞪着穆思修,这个男人是老天派来和自己作对的吧?

也许是感觉到目光太刺人了,穆思修的脸微微的侧过来瞟了一眼纪歌,纪歌想收回目光已经来不及了。

第三章 祖母绿戒指

没有悬念,那枚祖母绿的戒指被穆思修给拍下了。宋浩明也带着洛圆圆来到了休息区。整个拍卖会圆满的完成了,舞会开始了。

纪歌心里不痛快,对舞会也是没有兴趣了,颓丧的想离开周氏庄园,刚走到门口的时候,被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男子拦住了。

“是纪小姐吗?我们总裁请你过去。”男子很有礼貌的伸了伸手。

“对不起,我不认识你们总裁,而且我现在要回家。你给我让开。”纪歌推了推面前的人,那人却像铁塔一样纹丝不动。

识时务者为俊杰,纪歌想着自己走不了,也就不强求。“那他实在想见我,那我就给他一个面子好了,在哪?走吧。”

跟着黑衣男子在周氏庄园里转了几个弯,来到了楼上的一个房间,推开门里面有淡淡的灯光和淡淡的红酒味,让纪歌进去了,黑衣男人退出去把门关上。

窗户大打开,可以看到外面朦胧的山峦,靠窗站着一个高大的男人,穿着合体的黑色西装,一只手揣裤兜里,另外一只手端着一杯红酒,正眺望着远方,那背影说不出的孤单。

听到门响,男人转过身来,深不见底的眼睛盯着纪歌,性感的红唇抿着,就那么盯着纪歌,让纪歌有点儿手足无措的紧张。

两人持续沉默了一会儿,还是纪歌忍不住:“请问您找我有事?”

“你过来。”穆思修把手伸给纪歌,纪歌听话的朝前走了几步,在离穆思修一步的位置停了下来。

“请问您找我有事?”纪歌再次问起。

“你为什么要那枚戒指?”穆思修低沉的声音就犹如大提琴一样的悦耳。

“你为什么要那枚戒指?”纪歌没有回答,同样的问穆思修。

“我这人好奇心很重,看到你特别想要这枚戒指,就把它拍下,让你得不到,就可以知道你的秘密。”穆思修喝了一口红酒,把红酒递给了纪歌。

“我不喝,对了您有这样的爱好我也有一个爱好,人家越是想知道,我就越是不告诉他,如果没什么事,我就走了。”纪歌白了穆思修一眼,转身就准备离开。

“不要走。”穆思修抓住纪歌的胳膊,由于惯性作用,纪歌穿着十公分的高跟鞋没站稳,整个人朝着穆思修倒去。

穆思修也没想到纪歌会摔倒,下意识的一扶,纪歌一阵的乱抓,抓到了一个东西稳住了身体,身后是穆思修的大手接住了她。

就在她抓住那个东西的时候,穆思修大手一缩,纪歌就继续朝下倒,而穆思修也跟着倒下去,趴在纪歌的身上。

“你,快起来。”纪歌满脸通红,穆思修的嘴唇正吻在她的额头上,温热温热的。

“你不松手我怎么起来?”穆思修趴在纪歌的身上,软软的让他不想离开。

纪歌这才发现自己的手被穆思修压着,而手里正握着一个东西,刚才还比较小,现在却变的大大的。

“哎呀。”纪歌嫌弃的松了手,脸就更红了。

“是你招惹的它,现在怎么办?”穆思修也没有想到自己对纪歌会有这么大的反应,毕竟他的宝贝已经沉睡很久了,遇到了纪歌居然苏醒了。

“我这里有点儿钱,要不你去找个小姐?”纪歌虽然没有经历过人事,可是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她知道她是惹了事了。

“你有多少钱?”穆思修又好气又好笑,他堂堂穆少,居然沦落到花钱找女人的下场了。

“这支票你不能动,现金只有三千,应该够了。”纪歌推了推穆思修,想去把手包拿过来。

“女人,你知道我是谁吗?”穆思修彻底被激怒了,他捏着纪歌的下巴迫使纪歌面对着自己。

“你,你是谁?如果我说挺面熟的,你会给我打折吗?”纪歌莫名其妙的盯着穆思修,如果说认识就打折的话,她还是愿意的。

穆思修从纪歌的身上起来,整理了一下衣衫,这个女人居然完全想不起自己了,好,很好,他会给她一点苦头吃的。

这时纪歌的电话响了,拿过手包掏出手机,纪歌看到显示屏上显的宋浩明,皱起眉头接通了电话。

“你在哪里?”宋浩明不带任何感情的问。

“路上。”纪歌看了一眼穆思修,撒了个谎,她可不敢告诉宋浩明自己和一个男人在一起,而且刚才那个男人还在自己身上。

“快点回家,我有事要找你。”说完宋浩明就挂了电话。

“这是三千块钱,给你,不行,我要拿一百,一会儿我还要打车。”本来都把钱拿给了穆思修,纪歌又缩回手,抽了一张出来。

“女人,你引起的火本来应该你来灭的,不过今天就放过你,我们很快就会见面的,钱我收下了。那欠的一百明天再还,我会跟你联系的。”穆思修抓过纪歌的电话,给自己拨了一个电话。

看到长的如此好看的人,却如此小气,一百块还要专门来还。

纪歌看了一下自己的全身上下,确实拿不出一百了,只能忍口气。

正要走到门口,穆思修又喊住了她,站到纪歌的面前,穆思修拉起纪歌的手,把那二百万拍下的祖母绿的戒指戴在了她的手上。

“暂时借给你戴着,别忘了明天还钱。”说完拉开门,穆思修先跨了出去,等纪歌回过神的时候,穆思修已经不见了踪影。

看着手上多出来的戒指,再想到那个连一百块都要计较的男人,纪歌摇了摇头,现在不正常的人太多,也不多眼前的这个。

豪门情缘之萌妻难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豪门情缘之萌妻难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愤怒的那一个瞬间,智商是零!

    :愤怒的那一个瞬间,智商是零,过几分钟后恢复正常。人的优雅,关键在于控制自己情绪,用嘴伤害人,是最愚蠢的一种行为。我们的不自由,通常是因为,来自内心的不良情绪,左右了我们。一个能控制住不良情绪的人,比一个能拿下一座城池的人,——更强大。水深则流缓,语迟则人贵。不轻易发怒的,胜过勇士;治服己心的,强如取城。箴言16:32。

  • 有些中国人辱华起来,连老外都害怕

    ◎作者彭砰砰◎来源凤凰WEEKLY(phoenixweekly)已获授权“中国人暴打辱华老外”视频里的“老外”,一般都刚嗑药了一样,不是像坏人,而是几乎就不像人。一定要在众目睽睽下,强行辱华,尤其是侮辱中国女人——就不信你看了不生气。1中国人拍摄的影片引发辱华争议最近,一部22分钟的喜剧短片,惹毛了许多中国人。在这部名为《逐梦摩女》的短片中,主角是3个生活在伦敦的年轻中国女性,在预告片中,她们表示:中国女孩,可爱、天真、顺从,保守且纯洁;擅长数学、乒乓球和照顾男人……去他的吧。我们三个女生,要把

  • 今天腊八,特意为您点播了一首歌,送给最在乎的你,听醉了

    今天是2018年1月24日农历腊月初八是我们的传统节日腊八节我把清晨第一缕阳光送给你祝你每天都有好心情我把清晨的第一声问候送给你祝你每天都有好运气我用幸运米、开心果、美丽豆、发财枣、美满仁、如意蜜、健康糖、无忧水、做一碗腊八粥送给你:愿秒秒快快乐乐,分分平平安安时时和和睦睦,天天龙马精神月月身体健康,年年财源广进腊八快乐!腊八节先送你一碗“八宝”粥:健康是一宝,让你身体特别好;快乐是一宝,让你心情格外妙;平安是一宝,平平安安陪到老;好运是一宝,让你吉星当头照;幸运是一宝,好事全都跟你跑;顺利是一

  • 读书,是最好的消遣方式

    读书,是最好的消遣方式文/敏生琉香❈每个人心目中的理想生活都不相同。在我心里,理想生活的场景之一是这样的:房间摆满各种好书、妙文,源源不断地供我欣赏,恣意挥霍;四周飘荡着若有若无的音乐,缓缓流淌在每个角落,俯首可拾;居所外,有目之所及的绿草坪和开阔的蓝天和朵朵白云……听上去好像有点矫情和不食人间烟火。但是除了构成基本生活的必须物质之外,阅读和书籍,对我来说,显然更多一些诱惑。作为一名承担着不同身份的普通的社会人,有时也不得不奔波于各式各样的人群和环境中。也会因了生活里总有这样那样的偏差,情绪起起

  • 过了腊八就是年,一年一岁一团圆

    今天是农历十二月初八,俗称“腊八”,是腊月的第一个节日。一岁之末为“腊”,意为新旧交替,辞旧迎新。过了腊八就是年古时候,人们常在十二月初八这天祭祀祖先和神灵,祈求丰收和吉祥,渐渐形成传统的节日。相传这一天还是佛祖释迦牟尼成道之日,称为“法宝节”,是佛教盛大的节日之一。今天的腊八节,更多意味着春节序幕已经拉开,年味儿一天比一天浓了。腊八一过,家家户户洒扫庭院、杀猪宰羊。在外漂泊的游子归乡,与倚闾而望的亲人团聚,共话家常,句句都是乡音。这是团聚的时光,是安详的季节。过完腊八,就等于开始准备过年了。我

  • 生活,需要体谅和理解(经典)

    生活,就是一种体谅,一种理解。懂得体谅,懂得理解,懂得宽容,日子就会温馨,人生也会安宁。生活的好多烦恼,源于我们不能体谅,过分在意了自己的主张,互不理解,互不相让,伤了彼此的心灵。生活的苦与乐总在更迭,没有谁的命运是完美的,残缺才是一种大美。别为难自己,别苛求自己,心宽了,烦恼自然就少了,日子自然就顺了,人生自然就自在了。千般跋涉,万种找寻,需要的不过是一颗平常心。识得进退,懂得回归,以平常心对待生活,生活,无处不是坦途。以平常心看待人生,人生无处不是胜境。人生如潮,涨退更迭,唏嘘之间,总有失意

  • 巴黎“兔子”酒馆:这里讨厌拘束与做作

    NO°/7食尚亚洲第七期杂志文/启洋寻味法餐LeLapinagile,意思是“机灵的兔子”。这是一家酒馆(cabaret)。因为灵兔和文艺界的关系不是一般的密切,所以法国人一贯把它归入文艺咖啡馆之列。灵兔坐落在蒙马特高地。当年,蒙马特是作家和艺术家聚集的地方,文艺咖啡馆便应运而生了。后来,巴黎咖啡馆的重心先后转移到蒙巴纳斯和圣日耳曼德培大街那一带,于是,蒙马特的文艺咖啡馆红消香断,先后凋零了。灵兔现今仍然开业,成了仅存的硕果。不过,它已经蜕变为一个歌厅,不再是一个作家论道、画家挥笔的沙龙,而是成

  • 【冬至】米菲 | 鸬鹚捕鱼

    (这是慢蜗牛第551篇原创文字)是日,冬至。这个节气里,我执迷于观察鸬鹚捕鱼。入秋以后,深圳湾沿岸成为了鸟儿们的超级食堂。除了明星鸟黑脸琵鹭之外,最吸引我的还是鸬鹚们。清晨,他们成群结队地飞来进餐,如乌云压境,给海面敷上一层阴影。不知鱼群们是何感想,估计要总结出“早起的鱼儿被鸟吃”的训条吧。岸边观鸟的人群低呼:“来了!来了!”大家满心期待着它们飞到近前,好好欣赏这黑黢黢的壮观景象。只是鸬鹚群貌似已经知道这边有长枪短炮守候着它们,略略打了个旋儿,就掉头远去了。大雁一会儿排成人字形,一会儿排成一字形

  • 法国法国

    1:法国人讲故事很厉害。芳汀,冉阿冉,沙威还有卡西莫多跟漂亮吉普赛姑娘的爱恨情仇。这么多耳熟能详的名字我小时候从哪里听来的呢?我确信不是中午十二点半的长篇小说联播。而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严谨的电影录音剪辑:《悲惨世界》《巴黎圣母院》唉,那个年代如果没电影看,居然还可以听,想想也是醉了。哈哈没办法不好意思人老了总是忆起无线电时代。当然,除了雨果这个这么诗意的名字。我还读过莫泊桑的《项链》《羊脂球》以及他的师傅福楼掰的《包法利夫人》。至于罗曼罗兰。普鲁斯特。当然也还有什么小仲马。大仲马。司汤达的小说我

  • 【鬼谷神医】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鬼谷神医】小说在线阅读小说:鬼谷神医目录预览:第一卷修心第1章火车奇遇第一卷修心第2章你最好测一下第一卷修心第3章陈家第一卷修心第1章火车奇遇火车上,人声沸腾,虽然不是春运,但是恰好赶到五一劳动节,所以颇具独特风格的华夏火车上显得拥挤不堪。虽然不似春运时候那样挤得人双脚不着地,但是原本两个人的位置上坐三个人,也让人叫苦不堪。在两个气质少妇中间坐着的林煜显得有些尴尬,原本两个人的位置现在三个人坐,原本就拥挤,再加上两侧的少妇都是身形微显丰腴,所以这三个人坐在一起就更加显得拥挤不堪。左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