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染爱成瘾:狼少枭宠小甜妻 大结局

2017/12/3 8:21:28 来源:网络 []

书名:染爱成瘾:狼少枭宠小甜妻

001 我爱你

被一片黑暗笼罩的屋子里,充满了氤氲暧昧的气氛。阅读http://www.haohaoyun.com/

只有床头亮着一盏小灯,昏黄的灯光,投射在一片混乱的大床之上。

苏婷目光迷离的看着覆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强壮结实的胸膛,紧致的肌肉,小麦色的健康肤色,吸引着每一个成熟的女人。

特别是那胸膛上散发出一种独特的舒适的温暖,还有淡淡的熟悉的味道,更加令她心神俱醉不能自拔。

身体里面涌动着一股莫名的欲望,那种感觉是如此的强烈,滚烫的头脑,已经逐渐失去理智。

心里其实还有几分清明的意识,苏婷知道这个男人是谁,所以才会心甘情愿的让自己沉沦。

虽然他有着“克妻”的名声,对女人冷漠无情,甚至不记得她这个人;可她爱他,爱的那样无可自拔,失去了自己所有的尊严。

能够躺在他身下,只怕是她此生最幸福的事情了,也就忽略了,男人眼里的冷漠疏离,甚至带着一丝淡淡的,厌恶。推荐haohaoyun.com

“好热……啊……我…我要……”身体里面一股股的骚动涌出,她根本就无法克制,只能紧紧地抓住他的手臂,嘴里无意识的喃喃自语着。

男人皱起了好看的眉头,刚正俊逸的脸庞上露出了迷惑和不解。

“你要什么?”低沉的声音从男人的口中缓缓的逸了出来。

为什么进来的会是她,到底出了什么事?她呢,她怎么没有来?

眼前的这个小女人,不,应该还只能称为女孩子吧,看她的样子,最多不超过二十岁。

不算是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的绝美长相,可是她那清纯甜美的五官也足以令男人沉迷,身体发育的很好,少女的年纪却已经有着成熟女人的风采神韵了。

与她稚嫩的年龄不同的却是,白皙柔嫩的瓜子脸上微微的泛着红光,眼神迷离,看她的样子,似乎是被人下药了。

而他自己呢,如果不是多年来军伍生涯锻炼出来的强硬的控制力,只怕此刻,他早已不顾形象的恶狼扑虎了。来自haohaoyun.com

即便是如此,也没有好太多,头脑片刻的清醒却无法抵挡住身体的渴望。

“我好热,我好想脱衣服。”刚刚说完,哗啦一声响,苏婷居然已经将身上唯一一件蔽体的连衣裙撕扯下来了,露出了光裸的身体。

似乎觉得不妥,又赶紧用裙摆遮住自己的胸部,饶是这样,却也避免不了春光乍现。

男人的眸光深了几分,却犹自带着几分理智,抓住她的手臂,厉声问道:“谁给你吃药的,谁让你进这间房的?”

可恶,约他的人明明是她,为什么进来的却是这个小女生?还一脸狂乱的样子。

该死的,该死的女人,居然也对他下药了,她到底想干什么?

眼前的男人双眼深邃,眼眸黑的很纯正,像一口深潭一样,把人的目光都给吸引住了。

苏婷的神智彻底迷乱了,男人在她眼中泛出了许多的倒影,不过在她彻底被打败之前,却呼唤出了心底最深处的一句话:“我爱你!”

“你爱我?”听见她的话,男人冷笑出声,“你爱我什么?你爱的,是凌家的首长夫人的身份地位吧?你这个贪慕虚荣的贱女人。说明haohaoyun.com

说着,却伸手,在苏婷的胸部捏了一把,十分的用力,带着惩罚的意味。

这种身体接触,却引发了苏婷体内的骚动,“我……我好难受……”

苏婷嘴里无意识的呢喃着,双手沿着自己的锁骨,慢慢的往下抚摸,身体却在胡乱的扭动着。

对男人而言,这无疑是最大的折磨了。

“不要乱动,这样会更难受。”趴在上方的男人立刻把她抱在了自己的怀中。

小小年纪的苏婷就这样蜷缩着身体窝在男人怀里,可是这样的身体接触,反而更加令她觉得难受了。

“好哥哥,我——我好难受。阅读haohaoyun.com”她的眼中已经泛着泪光,赤裸的身体在他胸前磨蹭着。

男人看着她的双颊,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反应了,一下子将她重新压在身下,“想摆脱这种痛苦吗?”

所有的自制都已经消散,既然是你自己送上门的,我当然不会顾及后果了,男人已经不去想这件事会隐藏什么阴谋了,只想依从自己内心的需要从事。

“嗯。”小小的脑袋用力的点了一下,身体里面的燥热急需要找到一个发泄点。

还来不及有所反应的时候,强而有力的手臂已经紧紧地圈住了她,将她压向一堵强壮宽阔的胸膛,火热的唇紧紧封住她的。

“我……你……”话语在嘴里咕噜着,含糊不清,他却趁她张口之际,敏捷的舌头已窜进她的嘴里不断吸吮。

苏婷的双手抵在男人的胸膛试图将他推开,却又舍不得这种舒适清凉的感觉。好好孕

渐渐的,她感觉到自己全身因为这个吻而全身发烫,所有的感官因陌生的触动而亢奋,臣服在炽热的烈焰中。

当她柔嫩的肌肤与他火热的身躯相依偎的时候,耳边传来男性浑厚低哑的嘶吼同时,一股撕裂的痛苦从大腿间窜来,她痛得想大叫,却被他的嘴封住,吞去所有声音……

后来发生了什么事苏婷都不记得了,只知道自己当时很疼很疼,身体下面传来了撕心裂肺的疼痛,这种痛根本就不是言语可以形容的。

男人的动作越来越猛烈,她觉得自己就要无法忍受了,疼痛感已经超越了她的极限。

虽然到后来在药物驱使和男人不怎么高明的技巧摆弄之下,也领略了所谓的快感,对于苏婷而言,这一晚上的记忆,却不算甜蜜。

浑浑噩噩的,只是因为疼痛和身体的太过于疲倦,才会陷入昏睡状态。

天边亮起第一道曙光的时候,苏婷就已经习惯性的清醒过来,多年来自立自足自力更生养成的好生活习惯,早起的鸟儿捉虫多,她总是将自己收拾停当悠闲的吃完早餐才会去上班的。

今天醒来的感觉却不一样,浑身疲软无力,就好像,是反过来被人吃了一般。

002 捉奸

今天早上醒来的感觉,却跟平时不一样。

就好像,就被人吃过了又吐出来重新组合过,苏婷浑身酸软无力,特别是下半身,有阵阵刺痛感传来。

她吃惊的低头看,自己居然浑身赤裸,没有穿衣服?

然后,昨夜的记忆,潮水般的涌入脑海,都是一副副让她觉得羞耻的画面。

她怎么会和男人——而且是无耻的主动勾引男人——最最重要的是,躺在她床上的那个男人——那个她化成灰也认得的男人。

不就是最近频频莅临苏家,要挑选一个老婆带回去的那位首长大人,可是他为什么会在自己的床上?

环顾四周,苏婷不由的尖叫出声:“啊——”

这,根本就不是她的房间。

宽敞明亮的大房间,各种高档家具,屋内整洁高雅的布置,特别是那迎风的阳台上飘动着的,意大利米兰风格的布艺窗帘。

在整个苏家,除了大小姐苏若漪,谁能有这样的殊荣?就连苏家少爷的房间也只是舒适得体罢了,苏元祥一向是将大女儿悉心栽培的。

而她苏婷,所能拥有的只是一个不足十平方米,甚至连窗户都没有的小黑屋。

慢着,这些都与她无关,现在应该重点关心的问题是——她为什么会出现在大姐的房间里,而且与这个理论上是大姐未婚夫的男人一同躺在床上?

这个男人,应该是长期锻炼的结果,身材高大魁梧,肌肉结实有力,却没有夸张的过分的胸肌。

即便是经过了一晚上的剧烈运动,他那乌亮清爽的黑发也都一丝不苟乖乖的呆在脑后,正如同他的性格,不论什么时候,都是严肃认真、不苟言笑的。

苏若漪说这样的男人古板无趣,却不知,恰恰就对了苏婷的胃口。

视线往下移,苏婷所看到的,却是黝黑地油光发亮的肌肤上让人惨不忍睹的红痕,那明显像是被人抓过的痕迹,还有自己身上的斑斑点点,昨夜的状况该有多么的惨烈啊。

虽然在这之前她还只是一个黄花闺女,拜发达的网络资讯所赐,却是没有不了解的东西,只是事情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呢?

记得昨天晚上,是大姐叫她回家有要事相商,进屋之后,喝了一杯管家倒的热茶,就被请到楼上大姐的房间里了。

苏若漪却不在房里,然后,看见了这个男人……紧跟着,自己的身体——看来,是那杯热茶出了问题。

苏婷想不通的却是,谁会做这样的事情?

如果不是有人指使,管家没有这样的胆子。

苏若漪?那可是她的亲姐姐,而这个男人将会是苏若漪的未婚夫,闻名遐迩的军区首长,嫁给他,是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将自己和这个男人送做堆,对她有什么好处?苏婷不相信大姐会有这样的好心眼,让自己嫁入豪门一步登天。

可如果不是她,又有谁会做这样的事情?

苏婷的秀眉紧蹙,保留了二十多年的清白之身就这样没有了,可对象是这个男人,她并不后悔。

不愉快的只是,被人设计的感觉,还有,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特殊的情况让人失去了该有的警觉,苏婷没想到的是,在她陷入思考的时候,原本躺在床上沉睡的男人早已睁开了双眸。

快速地将整个房间扫视了一圈,如果不留神细看,很难看出他眼里的厌恶和不耐烦。凌潇然名声在外,一向是一张没有表情的扑克脸。

板着一张俊颜,面无表情的问了一句:“你是谁?”

“我——”苏婷很想笑,其实更多的,却是想哭。

凌哥哥,你都忘了是不,你居然问我是谁?

要说这只是让苏婷心痛,接下来,凌潇然的话语,则是直接将她打入了地狱:“你费尽心机的和我上床,有什么目的?”

苏婷瞠目结舌,“你说什么?”

凌潇然却误解了她的反应,以为苏婷是因为当场被拆穿了,觉得难堪。

他的自控力一向很好,昨晚的情况是一个意外,足可说明那药物的分量和功效。一个小女孩居然有这样的心机和手段,真是不简单啊。

此刻,将所有的情况在脑海里自行演练一遍,便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你知道昨晚苏若漪约了我,将她支开,然后偷偷的溜进这个房间,对我下药。该死的女人,你和苏家有什么关系,你到底想干什么?”

不待苏婷回答,很快凌潇然就有了答案。

因为他的话音刚落,房门就被人从外面推开,不,是被用力撞开的。

紧跟着涌进了一大群人,看到他们意料之外的场景出现,自然会表现出异常的亢奋状态了,或生气或怒骂,叽叽喳喳吵吵嚷嚷的,场面就有点不受控制了。

年轻女人的尖叫、妇人的厉声怒骂,还有,苏家的家长一脸的阴霾,至始至终,苏婷却只是面带微笑的看着这一切,好像在看一场戏。

她的父亲,苏家老爷气急败坏怒其不争的说:“苏婷,你太让我失望了。”

她的继母,苏家夫人声色俱厉的指责道:“苏婷,你跟你妈一样,贱女人,只会勾引男人。”

而事件的另外一个女主角苏若漪,脸上却露出一个不易察觉的微笑,虽然那个笑容很淡,却被一直留心观察的苏婷看到了。

苏婷也笑了,笑容却是讥讽的,在这个家里,那对母女对她的厌恶,一向是不留情面的表现在脸上的。

她开始有点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之前也曾略有听闻,苏若漪对于这场婚事的不满意,只是没想到大姐居然会做到这种程度。

003 新娘换人做

让苏婷没有想到的是,为了拒婚,大姐居然会想出这样的计谋。

只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凌潇然会怎么想呢?他一个堂堂的军区首长,会甘于被人设计吗?

苏婷小心的睨了凌潇然一眼。

没想到,她的笑容,落在凌潇然眼里,却变成了另外一个意思。

凌潇然轻揉了一下有点发疼的眉心,有一只老母鸡在他耳边唧唧喳喳的叫骂着,很快他就推断出事情真相了。

和他上床的这个女人叫做苏婷,名义上是苏家的三小姐,却不是苏夫人的亲生女儿,和苏夫人大姐苏若漪感情都不算亲厚。

从小到大,不论什么东西,她都喜欢和姐姐抢。

不经意的,视线瞥到了床单上的猩红血迹,本来心里是有一些愧疚的,无论怎样,是他夺去了一个女孩儿的清白。

却在看见苏婷脸上若有若无的笑意时,隐约的愧疚消失,变成了深深的厌恶。

本来要他娶苏若漪是家里人的意思,他本人对苏若漪也算略有好感,婚事水到渠成只是因为他需要一个新娘子。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只怕是新娘要换人了。

只是苏婷,我最讨厌被人设计了,你以为这样,就可以变成凌夫人,就可以满足你的虚荣心?

好,嫁就嫁吧,看我怎么收拾你。

目前的境况实在有点窘迫,一屋子人都聚在里头,床上的男女可都是还没穿衣服的。

于是,苏家老爷率领夫人女儿先出去了,只对床上的男人说了一句:“我在书房等你。”

对于苏婷,却是没有再多加理会的。

凌潇然非常坦然的赤身裸体下床,拿了衣服就进了旁边的洗手间,临去,却给了苏婷一个轻蔑的笑容,“放心,我会如你所愿的。”

苏婷却感到头皮发麻,她有预感,这件事情会让她的人生境况发生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苏小姐,首长请您初步确定一下婚礼的日期,以方便两家人做好准备工作。”接到这个电话的时候,苏婷正在公司里加班。

最近有一个大案子,是跟大财团褚氏的合作项目,如果能够争取到的话,这个季度,不,今年的奖金任务都可以超额完成了。

自然地,老板对他们施加了很大的压力。

作为销售经理的苏婷更加的上心,这份工作,不仅让她可以摆脱苏家的掌控,更重要的,也增加了一份做人的自信心。

已经连续忙碌了七十二个小时没合眼,她的脑神经已经紧绷到极致,突然听到这死板的平静无波的声音,苏婷的心脏居然不规则的跳动了好几下。

这样清冷的声调,却如同,打了一针强心剂,让苏婷一下子猛然清醒过来了。

因为,她又想起了那个男人,不愧是他培养出来的警卫员,说话的声调都是一模一样的。

那天他们被当场捉奸以后,苏元祥把凌潇然请进书房谈了整整半个小时,不知道他们都说了些什么,当然了,以苏家现时的境况,首长大人的身份地位,苏元祥只怕态度是十分尊敬的。

等凌潇然走了以后,苏家大家长宣布事件发展结果是:苏凌两家婚约照旧,不过,要履行婚约的新娘子,却换成了三小姐苏婷。

其实不意外的,苏婷知道,目前苏家的情况很不好,急需与凌家的联姻,来支持壮大自己的家族企业。

卖女求荣说得不好听,却也是事实,反正都是他苏家的女儿,新娘换一个人对苏元祥来说并没有什么区别。

可是看凌潇然临走之前的那个态度,他为什么会答应呢?为了负责?

不管如何,苏婷心里居然有一丝的窃喜,终于可以彻底的摆脱苏家了,而且可以嫁给自己喜欢的男人。

为什么会不高兴呢?

外面的人都叫苏婷三小姐,但是这个圈子没有秘密,其实很多人都知道,苏婷不是苏夫人的女儿。

苏元祥和苏夫人当年也是门当户对的企业联姻,具体多少感情,只有当事人知晓了。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苏元祥有一个要好的青梅竹马,就算他已经结婚了,两个人的联系也没有断。

甚至在苏夫人为他生下一女一子之后,外面的红旗又衍生出色彩鲜艳的小旗,那个女人居然还给他生了一个女儿。

孩子是没有过错的,为了显示自己的雍容大方,苏夫人才接纳了这个不是自己女儿的女孩子。

可是这么多年来,在苏家的处境却是很不好的,苏婷很小就学会了夹着尾巴做人。

上了大学以后,更是靠着自己的能力勤工俭学搬出了苏家,没想到苏若漪的一个电话,让她的人生有了这样的转变。

失去了那层膜,有了一个名义上的未婚夫,且,马上,就要嫁人了。

苏婷摇头苦笑,电脑屏幕上,白色的背景黑色的宋体字,清晰单调,把她熬夜过度的眼睛,晃得更加干涩昏花。

“苏小姐,你笑什么,难道你对首长的命令另有高见?”

警卫员的声音再度传入苏婷的耳膜,她才发现,自己居然将心里所想付诸行动了,赶紧摇头,并且紧跟着用文字说明:“没,首长的安排很好,首长的命令我一定服从。”

染爱成瘾:狼少枭宠小甜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染爱成瘾 或 狼少枭宠小甜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8章

    原标题: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8章小说: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第008章你是不是不行了方朵朵在荔枝的搀扶下来到前厅,刚刚出现,便见原先坐着的十二个小妾,盈盈起身行礼,“王妃姐姐好。”心头浮上几抹得意,被人恭维的感觉就是不错。她轻嗯了声,抬腿走进前厅,意外的看到萧景玄居然也在。心里一咯噔,他在的话,那她的奸计能得逞吗?“王妃,你来了?”萧景玄坐没坐相,懒散的窝在椅子上,翘起的二郎腿有一搭没一搭的晃着。方朵朵斜了他一眼,没给好脸色。萧景玄并不在意,继续晃腿。“人到齐了,那就开始吧。”方朵朵坐下来,“今天

  • 一宠成婚:亿万老公轻轻亲8章

    原标题:一宠成婚:亿万老公轻轻亲8章小说名字:一宠成婚:亿万老公轻轻亲第八章你的答案龙哲瀚醒来的时候瞿萌已经不再身边,他正想发火的时候就看到拿着碗走过来的她。微皱眉,走下床,发现自己的感冒好多了。“你起来啊,过来吃东西。”瞿萌将煮好的清粥和小菜放在桌上。龙哲瀚诧异的瞥了她一眼,这女人何时变得这么乖了?无事献殷情非奸即盗!坐在椅子上,端起粥喝了起来。“做出选择了吗?”他抬起头看着一旁站着像根木头似的瞿萌。瞿萌手指缠绕在一起,咬着嘴唇,就算做出了决定还是不愿说出口。她知道龙哲瀚说得出做得到,要是不知

  • 盛世暖婚:恶魔老公滚远点8章

    原标题:盛世暖婚:恶魔老公滚远点8章小说:盛世暖婚:恶魔老公滚远点第008章她太狠心像是怀抱着心头的宝贝一样。这样的情景,是她六年前梦寐以求的场景,那时候他们结婚三年,她每天早上醒来的时候都希望看到雷子枫的睡颜,但是除了最后一晚,她从未享受过这样的美好。如今突然拥有,倒觉得有些不真实了。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雷子枫怎么会突然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他难道是察觉出什么了?可是,如果真的是知道了她就是傅雅的话,那他现在应该是恨不得杀了她的吧?傅雅甩甩头,将那些想不通的道理统统的甩远了,她闭上眼,又留恋般

  • 你是我心上的城8章

    原标题:你是我心上的城8章小说名称:你是我心上的城第8章身份被怀疑我被伊凡绅士地搀扶下了楼梯,张佳妮穿着一身旗袍优雅地走过来,我对她笑笑,娇羞地喊了一声:“妈咪。”“我女儿今天真漂亮。”张佳妮满意地看着我,我挽着她的手,她把我带到了主席台上。台上摆放着一个巨大的多层蛋糕,每一层上都有一个年龄段不同的小女孩,看样子是蛋糕师根据伊安从小到大每个阶段的照片所设计的,每个蛋糕上的场景都不一样,最顶上则是我今天穿着这身粉色衣服的服装造型。“这是你从小到大每年过生日时的服装造型,宝贝你还有印象吗?”张佳妮笑

  • 豪门小逃妻:走错总裁房8章

    原标题:豪门小逃妻:走错总裁房8章小说名:豪门小逃妻:走错总裁房第08章偷了他一个精子“蓝小姐看到我好像很惊讶?”欧哲皓刚毅英体的深邃五官不带任何情绪,淡淡低醇的嗓音不冷不热的扬起。感觉到他犀利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充满危险的气息将她笼罩,蓝心悦瞬间有种压迫感。她努力压下心中涌起的慌乱,强自镇定的回答:“总裁,您一向低调奢华有内涵,我这不是被您强大的男性魅力所折服了吗?所以才短暂的惊呆了,若是有失礼之处我在这给您赔个不是。”欧哲皓听到她暗讽的话后,剑眉挑了挑,漆黑狭长的黑眸变得更加深不可测。蓝心悦

  • 鬼胎难养8章

    原标题:鬼胎难养8章小说名称:鬼胎难养第8章谁能救我和我做那事的时候他也没有这样怨愤,难道这就是拔‘dior’无情?总之我心里乱急了,心情越发烦躁了。如果我没记错,再往前走不远,就是那个山神寺了,昨晚上官邵焱就是把我带到这里的!等到了庙,我一定要问清楚。没准不是我没完成仪式,而是他破坏了仪式也说不定。我虽然走的腿都酸了,但依然咬牙坚持,终于在不远处,我看到了那个山神庙崭露头角!我惊喜的大叫:“山神庙到了!”所有村民,包括王神婆和白起道长,全部倏地转过来盯着我。我快步几步走上前,指着神庙问上官邵焱

  • 致命邂逅8章

    原标题:致命邂逅8章小说名字:致命邂逅第8章:你裤子上沾的什么?“早睡啦!”“……那么快就睡了?”我不自觉的捏了捏手里拿着的面条,朝着茶几走。“你都去多久了!”堂姐幽灵一样跟在我身后。“没多久吧,应该就二十分钟这样……”“还不够久吗?而且他们哪是真的要吃东西,就是闹睡……呀!你裤子上沾的什么?!”刚把面条放在茶几上的我被堂姐的惊呼吓了一跳,本能的低头去看。“右边!”堂姐说着就来到我身侧,伸手拽起我的裤管。就在裤管外出靠臀部的位置,沾了一小片血迹,就连衣服下摆都有一些,那血迹印在米白色的睡衣布料上

  • 如果爱情这样忧伤8章

    原标题:如果爱情这样忧伤8章小说名称:如果爱情这样忧伤第8章又是他?我仓皇的逃回了家里,思思见我这么狼狈的回来,赶紧问我:“上班时间,你怎么回来了。”她的眼神一直盯着我的手臂和脸上,我看了一下,手臂上全是一片又一片的红色。我想要遮掩,已经来不及了。思思眉头紧锁,然后问:“又是他?”又?思思像是看出了我的疑问,和我解释:“你上次彻夜不归,也是在他那吧?”原来她都知道!原来她只是不问而已!我点了点头,两行清泪滑落。她看见我流泪,也软了,将我拉到沙发上,拿出医药箱,找了点消炎药水给我涂上。一边涂,她一

  • 宠妻上瘾:总裁老公太无耻8章

    原标题:宠妻上瘾:总裁老公太无耻8章小说名字:宠妻上瘾:总裁老公太无耻第八章我不需要一个花瓶做助理季承晏对于柳唯伊的质问不可置否地挑了挑眉,细长的桃花眼内沁着一抹似笑非笑的神情。“老婆要这么说,我也没意见。”事实上,他派人查了她的行踪,故意在这里守株待兔。“我们两个各玩各的,我没管你在外面玩女人,你也别来管我在外面玩男人!”柳唯伊嫌恶地瞪了一脸邪气的男人,皱着眉头快步离开。不能让亚伦看见她和季承晏纠缠不清,不然她靠亚伦进柳氏集团工作的计划可能会泡汤。见柳唯伊大步离开,季承晏狠狠拧了一把眉头,随即

  • 这场爱情,致命相迎8章

    原标题:这场爱情,致命相迎8章小说书名:这场爱情,致命相迎第八章他竟然还恨她陆盛南并不想和她废话,一旦说到乔安然不想回答的问题,她总是视若无睹,完全不把他当回事。面对陆盛南如此无情的嘲讽,乔安然只感觉自己身处千年的冰窖之中,阴寒的冷气直逼骨髓,她脸上血色尽褪,苍白如纸。她清楚的看到了陆盛南眼底隐约的一抹憎恨,就爱这一瞬间,她内心剧痛无比!原来……他竟然不光厌恶她讨厌她!竟然还恨她!乔安然喉间涌出一丝腥气,她恍然的撇开脸,死死咬住牙齿,不让自己卑微的那么难看。陆盛南见她被拆穿了还那么倔强不肯承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