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娇妻在下:总裁不要弄疼我 大结局

2017/12/3 8:21:4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娇妻在下:总裁不要弄疼我
第1章 全人类的耻辱

“建校以来,从未发生过这种骇人听闻的事!这简直就是我校的耻辱!是全人类的耻辱!居然有同学公然在网上买&%@#$……”

台上,校长痛心疾首的训话,庄典典低头抱着手机,根本没听到他在说什么,忙着照顾网店生意。原文haohaoyun.com

手机旺旺的头像在跳跃,提示有生意上门,她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抖擞。

“客官,有什么能为您效劳的吗?”

“有XX牌吗?”

“有!您的SIZE?”

“大号。”

庄典典一愣,然后扑哧笑出了声,还不忘拍马屁道:“客官,您胯下一条巨龙啊!”

旁边的闺蜜兼室友莫小菊正在搓指甲,赶紧瞪她一眼,“找死啊你!不怕老头子待会揪你上去当典型啊?”

庄典典指着手机,“这男人居然说自己是大号的?别开玩笑了!亚洲男人的尺寸顶多中号还有余呢!”

莫小菊一撩迷人的长发,不以为然道,“也许,是你想多了呢?人家买回去吹气球也说不定!”

“有道理。”

庄典典只管卖,才不关心他买套套到底是用来做什么。

手指飞快的在手机键上移动着,“请问您要什么款式的呢?本店有螺纹、平滑、超薄、冰火……对了,还有水果味的哦,品尝起来口感极佳……”

做为一名未婚的没有实战经验的黄花大丫头,庄典典介绍起产品性能来,脸不红气不喘。

对方很痛快,“超薄的。可以送货吗?”

“一盒10只起送。娇妻在下:总裁不要弄疼我 大结局

“OK,那我要一盒,4015,半小内送到。”

庄典典一看手表,再看看台上还在激昂陈词的校长,马上回道:“没问题!”

她朝莫小菊递了个眼色,后者无奈道:“不是吧,这个时候你居然还要去送货?被老子逮到,你就死定了!”

说归说,还是配合的挡住她。

庄典典用最快的速度变装,再将帽子和眼镜分别戴好。幸好站在队伍末端,庄典典一猫腰就摸到后门钻了出去。

先回去取了货,再来到男生宿舍楼,轻车熟路的就溜了进去。

自从她的校内小套套网店开业以来,生意火爆,尤其是校内送货项目,备受小伙伴们的拥护,她一天都不知道要来男生宿舍楼光顾多少次。

很快就找到了地址门牌号。阅读haohaoyun.com

4015……

没错,就是这里!

她忙敲门:“您好,我是来送货的。”

一连敲了三遍,才有人过来将门打开,庄典典戴着鸭舌帽,头都没抬的就朝对方鞠了个90度的躬,再双手将货递上,“我是来送货的……”

宿舍内的卫生间,传来哗哗的水声,对于事前冼白白这种事,庄典已经见怪不怪了。

当她抬起头,将目光对准里面的人时,突然间就愣了。

袭墒昀!

庄典典暗中狠狠的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怎么也没想到,“大号”的主人居然是袭墒昀!

眼看对面的花样美少年微微起了眉,庄典典反应很快,赶紧低下头,生怕会被认出来似的,将帽檐压低,故意粗着声音说:“您……您的货。”

袭墒昀抿了下玫瑰色的唇瓣,嘴角上扬几分,手臂漫不经心的环起来。

他根本没有要接过来的意思。

庄典典就这样尴尬的捧着那盒颜色鲜艳,轮廓鲜明的包装盒,上面标示的“35mm”代表大号的字样,异样醒目。版权haohaoyun.com

庄典典咬咬牙,继续说:“一盒XX牌超薄的……148元,快递免费。”

她心里不住的阿弥陀佛乱念一通,保佑这家伙没认出她来!

袭墒昀浓密的长睫轻阖一下,视线扫过捧着小套套的白皙小手,再落在她身上,薄唇轻启,“微信支付行吗?”

一听他要付钱,庄典典的内心即刻开始奔腾雀跃。

他没出她!

她马上点头:“行!”

对方不紧不慢的取出手机,“微信号。”

“哦,”庄典典想都不想就说:“qsyswjhdtp.”

袭墒昀拧了拧眉,“怎么这么复杂?”

庄典典没吭声,她当然不会告诉他,这是“袭墒昀是未进化的胎盘”的拼音缩写!

随着“汪汪”两声微信提示音,庄典典收到了付款。

此地不宜久留,她又朝他鞠了一个躬,非常职业化的说:“祝您用套愉快。”说完,也不敢抬头,一溜烟的就跑了。

庄典典做梦都没想到啊,这个被家里老头儿老太太们天天夸在嘴上的乖宝宝、年年靠拿奖学金就能发家致富的袭墒昀,居然还会买小套套?更让全人类都震惊的是,看他弱不禁风的小身板,他居然还是……大号?

这真是天理不容啊!

下次的家庭聚会上,她一定要当场揭开这家伙伪善变态的面具!

站在4015的宿舍门口,袭墒昀拿着那盒小套套,若有所思。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

这时,身后的浴室门开了。

袭墒昀没好气的将东西扔过去,“你的。”

对方接过来,随手扔到床上,继续用毛巾擦头,“这么快就送过来了?那丫头效率蛮快的嘛!”

袭墒昀眯起眸子,缓缓问:“你认识她?”

“当然,男生宿舍楼里有几个没在她那里买过雨衣啊?”说着,他斜眼瞅瞅袭墒昀,暧昧的朝他挤挤眼睛,“不过,我们守身如玉的袭公子除外吧。”

袭墒昀没理他,开始整理刚刚搬过来的行李。

翟逸凑过去,笑嘻嘻的问:“对了,我听阿姨说,你还有个未婚妻,就在咱们院里。”

袭墒昀的动作滞了滞,声音有丝紧绷,“你听错了。”

“不能啊!”翟逸歪着脑袋回忆,“去年我去医院看望阿姨的时候,她亲口告诉我的呢!她说你们是娃娃亲,你未婚妻比你大一岁。阅读haohaoyun.com这么说的话,那她岂不是咱们学姐了?”

袭墒昀做了个呼吸以平复下胸口正在澎湃的激荡,转过身,完美到几乎无可挑剔的俊气脸庞正对他,一字一句:“没有未婚妻,也没有学姐。”

食堂,人声鼎沸。

庄典典难抑激动的心情,拔开前面几个障碍物后,直奔坐在窗口位置的莫小菊,“小菊小菊,你猜我刚才看到谁了?我保证你想破脑袋都想不到……”

莫小菊努力维持形象的拿着小汤匙喝蛋花汤,瞥她一眼后,懒洋洋的说:“重点。”

“袭墒昀是大号!”

第2章 被她的乌鸦嘴说中了

莫小菊一愣,“你说的是袭墒昀?小你一岁的那个未婚……”

庄典典倏尔瞪大眼睛,伸手就捂住她的嘴:“要死啦,那么大声!要是让别人听到,我还要不要做人啦!”

莫小菊无奈的翻了记白眼,人家堂堂一富二代学霸还没说丢脸呢,这丫头倒矫情上了。

推开她的手后,莫小菊赶紧整理发型,庄典典坐到对面,一边帮她消化午餐,一边把刚才的事告诉她。最后,她握着勺子,咬牙切齿的说:“我一定要当着全家人的面揭穿他!”

莫小菊冷笑,“对,顺便再自揭你开网店卖小套套的秘密,这多皆大欢喜啊。”

经她一提醒,庄典典才反应过来,顿时就泄了气,“对哦,这样一来我就断了自己的财路呢。”可马上,她又抖擞的精神起来,“哼哼,反正马上就要实习啦!我就熬过这两个月再揭穿他!”

莫小菊着她直摇头,“我真不明白,你一好好的庄家大小姐不做,偏偏做这种生意!”

“切,你懂什么啊?我可是经过考察后才确认这个项目的!比起其它东西,小套套的受众群更单一,最重要的是,顾客从不会砍价!尤其是加急的情况下,只能任我宰喽!”

庄典典啃了一口鸡腿,含糊着说:“再说了,庄家有钱那是庄家的事,万一公司倒闭了,破产了呢?我必须得现在就要学会自力更生!”

莫小菊简直受不了她了,“呸呸呸,哪有人天天盼着家里倒闭的啊!全世界也只有你这么奇葩了!”

庄典典只是讪笑,毫不在意。

可谁都没有想到,事实偏偏被她的乌鸦嘴给说中了。

庄家,一片愁云密布。

书房内,庄家夫妇坐在对面,脸上神色暗淡无光。庄典典却出奇的冷静,从兜里掏出一张银行卡,顺着桌面递过去,“妈,爸,我存了点钱,你们先拿去用吧!”

女儿如此贴心,庄夫人很感动,她眼圈红着,悄然拭去眼角的泪,说:“典典,我们想跟你商量一件事……”

知道夫人开不了这个口,庄先生头也不抬的接过话茬:“典典,家里的情况比你想象中要严重得多……”

庄典典表情严肃的听着,爸爸说得这些她早就预料到了,脸上也没有太多的惊讶。

最后,庄先生说:“这幢别墅很快就要被银行收走了,我和你妈妈会先回老家,看看在这里能不能找亲戚借点钱好东山再起!至于你呢,我跟你袭叔叔打过招呼了,你先搬去他家住几天。”

“对对,”庄夫人适时道:“你是袭家的未来儿媳,是袭老爷子再世时亲口允的婚事,他们再怎么都不敢会不认。”

“我不要!”庄典典立即就大声拒绝,“谁要去那些眼睛长在头顶的人家里啊!爸,妈,我跟你们一起回老家好了!”

庄夫人也猜到了女儿的反应,她幽幽一声叹:“哎,要是袭太太还在就好了,她那么喜欢你,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

庄先生扯扯她,“人都走了,还说那些干嘛?”目光调向女儿,他说:“爸爸向你保证,三个月后肯定会来接你的!在这期间,爸爸会筹钱周转,一旦情况好转了,马上就去接你!”

望着父亲满是期待的目光,任何拒绝的都难以出口。

庄典典默默的低下头,不想因为自己的任性而给父母再增加负担。

两天后,庄典典拎着行李,出现在袭家。

做为一家之主,袭成祈十分热情的招呼着,“典典啊,快过来坐!”

“谢谢袭叔。”庄典典表现得很乖巧,端起茶水,也是小口滋流的喝着,不敢发出太大声。

“典典啊,你都多久没过来玩了啊?叔叔都想你了呢!”袭成祈受过世的夫人影响,还是很喜欢这个古灵精怪的小姑娘。

庄典典咧开嘴一笑,左边一颗小虎牙格外抢镜,“最近忙着准备实习呢,所以也没来看望袭叔,不过,您可又年轻了呢!”

袭成祈一听,哈哈大笑,“你这丫头啊,就是这张小嘴甜!我还记得啊,以前墒昀他妈一见到你就乐得合不拢嘴……”

提及过世发妻,袭成祈也不禁是一阵唏嘘,“这都快两年了,墒昀那孩子……”

他倏尔注意到对面正睁大眼睛,一瞬不瞬望着自己的小姑娘,忙改口,“呵呵,旧事不提也罢。典典啊,以后你就住在这里,爱住多久就住多久,当成自己家一样,千万别客气啊!”

庄典典笑得很甜,“哦!”

就在这时,楼梯间传来一个略带鄙夷的浅笑声,“这位就是昀儿的未婚妻啊?”

庄典典抬头,一下子就认出来,走过来的正是袭成祈刚娶进家门的老婆,也是袭墒袭的继母梁舒曼。

三十多岁的梁舒曼,长相标志,身段婀娜,走起路来摇曳生姿,看在庄典典的眼里,那是一身子媚骨!袭叔定力不足,晚节失守,那也是情有可缘!

袭成祈赶紧介绍道:“舒曼,她就是典典,你应该见过的。她父母要出趟远门,就让她暂时住在咱们家了。反正这都是一家人了,以后你可要多照顾点。”

梁舒曼的丹凤媚眼上下扫过典典一圈,扑哧一笑,好像被人掐着鼻子一样,用着浓重的娃娃音说:“成祈啊,这就是大姐为咱们昀儿挑的未婚妻?大姐的眼光未免也太普通了。”

梁舒曼欺典典年轻,又听说她家里出了事,说是破产也差不多了,所以待她也没了那么多的顾及。

“舒曼!怎么可以这么说呢?”袭成祈瞪了爱妻一眼,可也仅仅只是轻斥一声,根本听不出一点责备。

庄典典看在眼里,心下不住摇头,替故去的黄阿姨不值!

刚才还一脸感慨,现在看到新媳妇了,马上就把发妻抛脑后去了。哼,男人都是喜新厌旧!

典典瞥瞥梁舒曼,没吭声。她对这一脸狐媚气的女人,一直都没有好感,要不是怕袭叔难做,保不齐这会大耳刮子招呼过去了!

小样的,跟sei俩得瑟呢!

第3章 谁要当他的未婚妻啊!

想归想,庄典典还是不忘母上大人的谆谆教诲,用尽憋尿的劲也要憋出一身的淑女细菌!

说什么也不给能母上大人丢面儿!

所以,庄典典努力微笑,再微笑,一双活灵活现的大眼睛,也是眨个不停,不停释放出爱的泡泡。

可人家袭夫人却看都不看,对着老公一个劲的撒娇,“成祈啊,楼上没有空房间了嘛。”

庄典典笑得脸颊在隐隐抽搐。

妈的,当她没来过是不是?

劳资在这里和稀泥的时候,她还不知道在哪呢!

袭家的别墅占地近千坪,楼上楼下加起来有四层,空房间多得再多娶几房姨太太下……呃不,生几窝……不是,生几打孩子出来都够住!

居然还说没房间?

这位姨奶奶,您是来可客串搞笑的吧?

娇妻不懂事,袭成祈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了,轻咳几声,板着脸说:“胡说什么呢,楼上不是有好几间嘛?我看,就把墒昀旁边的房间,给典典住好了。”

“不行!”

“不要!”

两人顿时异口同声,袭成祈愣了。

梁舒曼柳眉倒竖,尖着声音说:“她怎么能住昀儿旁边呢?万一影响到他用功怎么办?再说了,那房间不是早就说定了,要给以真住嘛!怎么可以让给别人呢?”

庄典典赶紧说:“对对对!我一定肯定非常绝对能打扰到袭墒昀的!所以,还是把我安排得离他远一点!而且是越远越好!”

袭成祈疑惑的看着她:“典典啊……”

他还想再说什么,被梁舒曼抢白,“老公啊,人家庄小姐都这么说了,你就别为难人家了。我看,楼下的客房就不错嘛!干脆,就让庄小姐去那层住好了。”

“楼下?”袭成祈有点迟疑,“那层住着管家保姆还有园丁他们,把典典安排到那一层……合适吗?”

这回不等梁舒曼开口,庄典典就立即发言:“合适!当然合适!”说完,还不忘了伸出小拳头,郑重道:“劳动人民最光荣!”

这回不仅是袭成祈,连梁舒曼也好像看怪物似的瞅着她。

“这……”袭成祈还在犹豫,毕竟,这是老友托付,于情于理,他对典典都不能怠慢了。

“呵呵,既然庄小姐都这么要求了,咱们也别难为人家了。我看,就住二楼吧。”梁舒曼说完就挥挥手,对旁边管家吩咐道:“阿姐,送庄小姐去楼上房间。”

管家阿姐四十上下,与袭成祈年纪相仿,是个气质温婉的女子。

她应声,然后笑着来到庄典典跟前,“典典,跟我上去吧。”阿姐和过去的袭太太一样,从小就很喜欢典典,和她的关系自然也好过旁人。

“嗯!”

阿姐要拎行李,典典说什么也不让,非要自己扛起来,“阿姐,你看你的手那么漂亮,皮肤白皙细腻,怎么能干这种粗活呢!还是我来我来我来!”

庄典典嘴甜,可说得也不假,阿姐是典型的南方女子,操着吴侬软语,细皮嫩肉的。袭太太疼她,这些年在袭家也只是帮忙操持家计,不曾做过什么脏累的活。

听到典典的话,袭成祈完全是无意识的,目光落在阿姐白皙的双手上,不觉轻柔许多。

兴许,他看到的,不仅仅只是一双手。

藉由它,他被带回了曾经与太太恩爱美好的时光里;藉由它,他的记忆才不至彻底长眠。

两人携手上了楼,袭成祈收回视线,倏尔对上娇妻隐含妒意的眸,他立时红了脸,尴尬的调开目光。

梁舒曼阴阳怪气的笑道:“我现在才知道,袭家的管家过得这么养尊处优啊!我看,我把这个太太的位置也让给她坐好了,最好啊,以后都由我来伺候她!”

“舒曼,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啊?”袭成祈赶紧安慰道:“阿姐毕竟不是普通的帮佣嘛,她跟在敏华身边十几年了,也算是我们袭家人了。”

“哟,那她是袭家人,我算什么啊?”

“这……这不一样嘛?”

“我是你明媒正娶的老婆,你都没有说我是一家人,居然说她是一家人!那你干脆娶她算了嘛!还要我做什么?”

“哎呀,舒曼,我不是这个意思……”

此刻,袭成祈百口莫辩,梁舒曼一跺脚,娇嗔道:“我不管啊!既然我是你老婆,我就是这家的女主人,我不管什么阿姐阿姨的,以后,她们都要听我差遣!”

袭成祈只想尽快安抚住她,忙不迭的答应:“那当然,以后都听你的。”

“这还差不多。”

梁舒曼的脸上总算露出笑容,明媚的俏颜娇艳欲滴的。

煞是美丽。

袭成祈不禁一阵心驰激荡。

从他的眼神里,梁舒曼看到了熟悉的属于男人的欲望,她嫣然一笑,附在他耳边小声说了句什么,袭成祈马上笑了,伸手揽住她的腰,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我们现在就回房去!”

“你啊,昨晚还不够吗?”

“对你我是怎么也不够……”

梁舒曼笑的妩媚,笑的得意。

男人于她,无非掌中物。

二楼,阿姐帮着庄典典整理房间。

她推开窗户,换进新鲜空气,又让人换了新的床单被罩,指挥着人将房间彻底打扫干净,花瓶里插几株花园里刚采的花。知道这丫头喜欢零食,又在她的书桌上摆了零嘴。

庄典典感动得窝在阿姐怀里,小脑袋拱啊拱,“阿姐,还是你对我最好。”

阿姐轻笑,“你是墒昀未过门的媳妇,不对你好对谁好啊。”

庄典典猛地抬头,“阿姐,咱不提这事了行不行?”

嫁袭墒昀?

她才不干呢!

谁要给一个在网上订小套套的胎盘做老婆啊!

还……还他喵的一订订一盒?

做死他算了!

阿姐只当这丫头害羞,马上了解似的安抚,“好好好,咱不提了。”说着,又神秘的眨眨眼睛,朝楼上指了指,“少爷啊,就在楼上,有什么事只要你敲敲窗户,他就能听到。”

说完,阿姐还特别少女的捂嘴偷笑,满眼都是两小无猜青梅竹马的浪漫。

庄典典石化了。

就这样都没避开袭墒昀?

一定要这么背吗?

娇妻在下:总裁不要弄疼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娇妻在下 或 总裁不要弄疼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愤怒的那一个瞬间,智商是零!

    :愤怒的那一个瞬间,智商是零,过几分钟后恢复正常。人的优雅,关键在于控制自己情绪,用嘴伤害人,是最愚蠢的一种行为。我们的不自由,通常是因为,来自内心的不良情绪,左右了我们。一个能控制住不良情绪的人,比一个能拿下一座城池的人,——更强大。水深则流缓,语迟则人贵。不轻易发怒的,胜过勇士;治服己心的,强如取城。箴言16:32。

  • 有些中国人辱华起来,连老外都害怕

    ◎作者彭砰砰◎来源凤凰WEEKLY(phoenixweekly)已获授权“中国人暴打辱华老外”视频里的“老外”,一般都刚嗑药了一样,不是像坏人,而是几乎就不像人。一定要在众目睽睽下,强行辱华,尤其是侮辱中国女人——就不信你看了不生气。1中国人拍摄的影片引发辱华争议最近,一部22分钟的喜剧短片,惹毛了许多中国人。在这部名为《逐梦摩女》的短片中,主角是3个生活在伦敦的年轻中国女性,在预告片中,她们表示:中国女孩,可爱、天真、顺从,保守且纯洁;擅长数学、乒乓球和照顾男人……去他的吧。我们三个女生,要把

  • 今天腊八,特意为您点播了一首歌,送给最在乎的你,听醉了

    今天是2018年1月24日农历腊月初八是我们的传统节日腊八节我把清晨第一缕阳光送给你祝你每天都有好心情我把清晨的第一声问候送给你祝你每天都有好运气我用幸运米、开心果、美丽豆、发财枣、美满仁、如意蜜、健康糖、无忧水、做一碗腊八粥送给你:愿秒秒快快乐乐,分分平平安安时时和和睦睦,天天龙马精神月月身体健康,年年财源广进腊八快乐!腊八节先送你一碗“八宝”粥:健康是一宝,让你身体特别好;快乐是一宝,让你心情格外妙;平安是一宝,平平安安陪到老;好运是一宝,让你吉星当头照;幸运是一宝,好事全都跟你跑;顺利是一

  • 读书,是最好的消遣方式

    读书,是最好的消遣方式文/敏生琉香❈每个人心目中的理想生活都不相同。在我心里,理想生活的场景之一是这样的:房间摆满各种好书、妙文,源源不断地供我欣赏,恣意挥霍;四周飘荡着若有若无的音乐,缓缓流淌在每个角落,俯首可拾;居所外,有目之所及的绿草坪和开阔的蓝天和朵朵白云……听上去好像有点矫情和不食人间烟火。但是除了构成基本生活的必须物质之外,阅读和书籍,对我来说,显然更多一些诱惑。作为一名承担着不同身份的普通的社会人,有时也不得不奔波于各式各样的人群和环境中。也会因了生活里总有这样那样的偏差,情绪起起

  • 过了腊八就是年,一年一岁一团圆

    今天是农历十二月初八,俗称“腊八”,是腊月的第一个节日。一岁之末为“腊”,意为新旧交替,辞旧迎新。过了腊八就是年古时候,人们常在十二月初八这天祭祀祖先和神灵,祈求丰收和吉祥,渐渐形成传统的节日。相传这一天还是佛祖释迦牟尼成道之日,称为“法宝节”,是佛教盛大的节日之一。今天的腊八节,更多意味着春节序幕已经拉开,年味儿一天比一天浓了。腊八一过,家家户户洒扫庭院、杀猪宰羊。在外漂泊的游子归乡,与倚闾而望的亲人团聚,共话家常,句句都是乡音。这是团聚的时光,是安详的季节。过完腊八,就等于开始准备过年了。我

  • 生活,需要体谅和理解(经典)

    生活,就是一种体谅,一种理解。懂得体谅,懂得理解,懂得宽容,日子就会温馨,人生也会安宁。生活的好多烦恼,源于我们不能体谅,过分在意了自己的主张,互不理解,互不相让,伤了彼此的心灵。生活的苦与乐总在更迭,没有谁的命运是完美的,残缺才是一种大美。别为难自己,别苛求自己,心宽了,烦恼自然就少了,日子自然就顺了,人生自然就自在了。千般跋涉,万种找寻,需要的不过是一颗平常心。识得进退,懂得回归,以平常心对待生活,生活,无处不是坦途。以平常心看待人生,人生无处不是胜境。人生如潮,涨退更迭,唏嘘之间,总有失意

  • 巴黎“兔子”酒馆:这里讨厌拘束与做作

    NO°/7食尚亚洲第七期杂志文/启洋寻味法餐LeLapinagile,意思是“机灵的兔子”。这是一家酒馆(cabaret)。因为灵兔和文艺界的关系不是一般的密切,所以法国人一贯把它归入文艺咖啡馆之列。灵兔坐落在蒙马特高地。当年,蒙马特是作家和艺术家聚集的地方,文艺咖啡馆便应运而生了。后来,巴黎咖啡馆的重心先后转移到蒙巴纳斯和圣日耳曼德培大街那一带,于是,蒙马特的文艺咖啡馆红消香断,先后凋零了。灵兔现今仍然开业,成了仅存的硕果。不过,它已经蜕变为一个歌厅,不再是一个作家论道、画家挥笔的沙龙,而是成

  • 【冬至】米菲 | 鸬鹚捕鱼

    (这是慢蜗牛第551篇原创文字)是日,冬至。这个节气里,我执迷于观察鸬鹚捕鱼。入秋以后,深圳湾沿岸成为了鸟儿们的超级食堂。除了明星鸟黑脸琵鹭之外,最吸引我的还是鸬鹚们。清晨,他们成群结队地飞来进餐,如乌云压境,给海面敷上一层阴影。不知鱼群们是何感想,估计要总结出“早起的鱼儿被鸟吃”的训条吧。岸边观鸟的人群低呼:“来了!来了!”大家满心期待着它们飞到近前,好好欣赏这黑黢黢的壮观景象。只是鸬鹚群貌似已经知道这边有长枪短炮守候着它们,略略打了个旋儿,就掉头远去了。大雁一会儿排成人字形,一会儿排成一字形

  • 法国法国

    1:法国人讲故事很厉害。芳汀,冉阿冉,沙威还有卡西莫多跟漂亮吉普赛姑娘的爱恨情仇。这么多耳熟能详的名字我小时候从哪里听来的呢?我确信不是中午十二点半的长篇小说联播。而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严谨的电影录音剪辑:《悲惨世界》《巴黎圣母院》唉,那个年代如果没电影看,居然还可以听,想想也是醉了。哈哈没办法不好意思人老了总是忆起无线电时代。当然,除了雨果这个这么诗意的名字。我还读过莫泊桑的《项链》《羊脂球》以及他的师傅福楼掰的《包法利夫人》。至于罗曼罗兰。普鲁斯特。当然也还有什么小仲马。大仲马。司汤达的小说我

  • 【鬼谷神医】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鬼谷神医】小说在线阅读小说:鬼谷神医目录预览:第一卷修心第1章火车奇遇第一卷修心第2章你最好测一下第一卷修心第3章陈家第一卷修心第1章火车奇遇火车上,人声沸腾,虽然不是春运,但是恰好赶到五一劳动节,所以颇具独特风格的华夏火车上显得拥挤不堪。虽然不似春运时候那样挤得人双脚不着地,但是原本两个人的位置上坐三个人,也让人叫苦不堪。在两个气质少妇中间坐着的林煜显得有些尴尬,原本两个人的位置现在三个人坐,原本就拥挤,再加上两侧的少妇都是身形微显丰腴,所以这三个人坐在一起就更加显得拥挤不堪。左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