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恶魔缠身:娇妻别想逃 大结局

2017/12/3 8:21:4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恶魔缠身:娇妻别想逃

第1章 她只是个替身

夜色深浓,秋天的夜,薄凉的月色,让人发寒。好好孕

凯悦大酒店是A市最豪华的六星级酒店,今晚,在这间酒店里被包了场,包场的主人是令人闻风丧胆的枭雄,在全球都能呼风唤雨的冷少,冷慕宸。

冷慕宸一身黑色的西装,坐在一间豪华包厢内,修长白净的指间夹着一根烟,袅袅的烟雾升起,迷蒙了他的视线。

“冷哥,今天兄弟们可都喝得尽兴了,可这时候也不早了。”他身边的一名男人,皮肤黝黑,浓眉大眼的,嗓门也不小。

“冷哥,听说秦家小姐是出了名的交际花,这男人可数都数不清,你不怕吃亏啊?”另一名男人也开了口。

听口气,这两人对这门婚事都不赞成,只不过,男主角自己都没意见,这些底下人也只是说说而已。

有些话,也只敢在酒后才敢说。版权haohaoyun.com

“秦长春欠了我这么多钱,也不是送上他的宝贝女儿就能解决的。”冷慕宸冷冷地说道。

“大哥,你的意思是,秦长春是在有意拖延时间,那秦家的女儿也太值钱了点吧?”这次开口的是冷慕宸的左右手之一,凌以杰。

冷慕宸依旧一脸冷然地抽着烟,“你们好好看着秦长春,我要让他生不如死!”

“那冷哥,今天晚上,你是不是也要让嫂子生不如死啊?还是……?”男人一脸的奸笑,以前对于秦家的掌上明珠也只是听说而已,没有多少人见过。

“冷哥,听说她长得妖娆娇媚,身材更是火辣,而且她的身边有过很多的男人,应该很不简单吧。”

围坐在沙发上的男人们,一人一句,来来往往,话题全部都是围绕着今晚这场婚宴的女主角,而且还是没有露面的新娘子。

而站在冷慕宸右边的一名娇媚女人的脸色却不太好,对于他们话题的那个女人,她明显是很厌恶的模样。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你们说够了没有!”终于忍不住,她还是开口低吼道。

“我们的安娜小姐生气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追随着冷慕宸出生入死的安娜小姐对他是有着特殊的感情的。

当然,两人的关系自然也不一般,除了亲密关系外,她始终没能成为正式的冷太太,而却被一个中秦雅琳的女人抢了先,那个女人根本就配不上冷慕宸。

“生气了?”冷慕宸灭了烟,微微抬眸,眉眼间没有任何的笑意,唇角却是淡淡地勾起。

“冷哥。”安娜只是唤着他,她明白自己的身份,就算她和他有过再亲密的关系,那她也谨守着自己的本分,从不逾越。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

“冷哥,要不要把新嫂子带出来,给兄弟们过过眼瘾啊?”一个男人开口提议着,接下来,便是一阵附和声。

冷慕宸优雅地端起了酒杯,一口饮尽了杯中的烈酒,几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另一间豪华的总统套房内,一脸精致妆容,一身奢华的专门从法国巴黎定制的婚纱,今天是她的婚礼,竟然会是她的婚礼,没有亲人参加,她只不过在一张纸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便赔上了她的一辈子。

纵使她的心中有万千个不愿意,可为了那份养育之恩,她成了她名义上姐姐的替身,嫁给了冷慕宸,一个人人口中的恶魔。

整个人瑟瑟发抖地蹲在墙角,她才二十二岁而已,本来,她的人生应该才刚刚开始,而那个男人,整整大了她六岁,即使在灯光如灿,奢华地让她不愿意多看一眼的房间内,还是害怕。

内心十分的恐惧,只是,她没有选择的权利。

一天没有进食的她,现在头晕得厉害,房间里除了茶几上摆放着的酒瓶和酒杯,没有其他的食物,她是个滴酒不沾的女孩子,是老师眼中的好学生。网站haohaoyun.com

而她知道,在她答应做替身的那一刻起,一切都远离了她,未来的路,她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正当她饿得眼冒金星,原本擦着盈润唇彩的粉唇也变得干涩,她咬了咬下唇,让自己清醒着意识,等待着那个可怕的男人。

砰的一声,房门被重重的打开来,进来的不是今天的男主角,而是两名粗犷的男人。

“嫂子,冷哥有请。”语气里也带着不客气,嫂子两个字也没有任何的尊敬。

“你们要带我去哪里?”秦雅滢又往角落里缩了缩身子,像只惊恐的小兔子。

可话音才落下,那两名男人就毫不温柔的将她一把拉起,架着想要挣扎着离开的新娘子。好好孕

秦雅滢的一切挣扎和抵抗都成了徒劳。

“啊!”秦雅滢还没看清楚情况就被重重的往地上一扔,即使地上铺着地毯,她依旧被撞的生疼。

“秦雅琳,抬头!”冷慕宸的声音不高不低,却带着强大的震慑力。

是啊!秦雅琳,她现在是秦雅琳,不是秦雅滢。

但是她却不敢抬头,也许会被认出来,她是假冒的,那她就会没命吧!

第2章 他恨她的虚伪

“秦雅琳,你是在跟我装纯情吗?”冷慕宸依旧坐在沙发上,一脸悠然自得的模样。

“冷哥的话你也敢不听?”一道粗蛮的声音在她的耳边想起,下一秒,她的下巴就被抬起,整个房间里的人看清了她,她也看到了坐在最中间位置的男人。

是他!她的丈夫竟然是他!

“冷哥,没想到这娘们长的还很标致,难怪这么多男人能看上她。”

秦家的小姐长的确实漂亮,精致小巧的五官,细细的秀眉下是一双如黑珍珠般的明眸,却带着一抹惊惶。

这般姣好的身材确实让她有资本混在男人堆里,只要是个男人,她的随便一个眼神便能把人勾了去。

“你在害怕?”冷慕宸从沙发上起身,站在她的面前,居高临下俯视着她。

害怕?她确实很害怕。

“说话!别告诉我,你是个哑巴!”他怒了,对她吼着。

“我,我……”她我了两声,也没有我出什么来,因为她确实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尤其是对着像冷慕宸这样的男人。

“听说秦小姐向来是阅男人无数,怎么今天装害怕了?”冷慕宸最恨爱装的女人,虚伪的女人!尤其是眼前这个女人!如果不是对于秦家小姐有所耳闻,他或许真的会被眼前的她给骗了。

“冷哥,这样的女人,要给点颜色瞧瞧,才会学乖,她才不敢给你戴绿帽子。”一名男人开口说道,一脸的鄙夷。

“我没有!我不会!”秦雅滢终于开口了。

“最好是这样!不然的话,秦家一个人也别想活了!”冷慕宸冷着声警告道。

“好了好了,都散了吧!别扫了冷哥的兴致。”虽然是没有什么仪式的婚礼,她只不过是签了个字而已,却卖掉了自己的一生。

在接收到冷慕宸的眼神时,所有人都退出了房间。原本热闹无比的房间瞬间空寂的只剩下他们两个人,除了还未散去的烟味和酒味。

“起来!”冷慕宸继续在沙发上坐着,长腿地优雅地交叠着。

秦雅滢不顾身上的疼,好不容易才站稳身子,身上的婚纱有些累赘,拖尾有点长,双手紧紧地扯着裙子,露出了脚上的白色高跟鞋。

“到这儿坐着。”冷慕宸冷眼看着她,一向开放的她晚上怎么做作起来了?

她才刚坐下,便有一根烟递了过来,送到了她的嘴边,“我不会抽烟。”她小小声地说着。

不会?别人口中的秦家小姐可不是这样的好女人。

不到三秒钟,一杯烈酒递到了她的面前,“喝了!”

“我不会喝酒。”秦雅滢继续拒绝,她怕这杯烈酒下去,她会直接晕过去。

不会?冷慕宸这一次可不会让她以这种姿态就过去了,大手扣住了她的脸颊,将酒杯里的烈酒往她的嘴里灌去。

“咳咳……”秦雅滢不停地咳嗽着,这酒辛辣地让她的眼泪水都咳了出来。

“秦雅琳,你真是让我看到了一个大笑话。”冷慕宸大笑出声,可那样的笑反而让秦雅滢觉得害怕。

“从今天起,你可是冷太太了,这样的头衔可不是一般人想拥有就能拥有的。”冷慕宸的意思是让她不要不知好歹。

我,不是自愿的。她在心底里说道。

冷太太?她一点也不稀罕,她只想安心地上学,她只想等着她心爱的易峰哥哥回来,可一切的梦,都已经碎了。

“怎么?你还不乐意?”冷慕宸看到了她眼中的不乐意,“也是,堂堂的秦家大小姐,想要什么样的男人没有啊?嗯?”

秦雅滢抿着唇不说话,其实,不是她不想说话,只是,胃里阵阵的反酸上来,她捂着嘴,看到桌上杯子上的一杯水,是想压压胃里的难受劲儿。

她端着杯子,大口大口地喝,还没咽下去,直接噗的一声全喷了出来,那根本就不是水,而是白酒。

“原来,你喜欢喝白的。”冷慕宸看着她那样,怎么看都是不会喝酒的人?不太像是装的,要不就是装得太像。

“不,不是,我……”话还未说完,直接扶着沙发全吐了,没吃东西也就算了,这下子连酸水都给吐出来了。

冷慕宸单手扣着她的肩,一把将她拎起,直接将她甩到了包厢内的大床上。

这才刚吐得七荤八素的秦雅滢被这么一扔,头撞到了床头柜上,额角马上红肿了一块,头就更晕了,而且还痛得她的眉锁得更紧。

而冷慕宸根本就是冷眼旁观,没有一点点的怜香惜玉,凌厉的眸光紧紧地盯着眼前的女人。

一切,现在正要开始。

第3章 她没有选择的权利

秦雅滢看着冷慕宸站在床边,她下意识地拉过了被子,紧紧地裹在自己的身上。

“秦家小姐,你都已经签下了婚书了,你这是准备为哪个男人守身如玉?”他的语气带着嘲讽。

她是想守身如玉?可能由着她吗?眼前这个男人,她害怕。

“是哪个男人?嗯?”冷慕宸冷笑,长臂撑着床,向她靠近,“从今天起,你就是我冷某人的妻子,怎么?不想履行妻子的义务?”冷眸盯着面前缩在一旁的新婚妻子。

“我不!”憋了许久,她才憋出这两个字,明知是徒劳,明知做的是无用功,她还是第一次提出了拒绝,她对他的话有了反抗。

“你不过是我花钱买来的女人而已,你觉得还有选择的权利吗?”冷慕宸冷冷地看着她,这个女人还真的是无知。

只不过,这个女人竟然在发抖?她竟然会害怕?她越是这样,那他就越不能轻易放过她。

下一秒,他的手往她的腕间一扣,她的整个人跌进了他的怀里,一双铁臂横过了她的身子,将她带进了自己的怀里。

“放开我!”秦雅滢用力挣扎着,哪怕这也是徒劳,她也不愿意轻易屈服。

冷慕宸轻挑浓眉,“放开?今天可是我们结婚的日子,你是认为我不行,还是别的?”

“你,你……冷先生,你能放过我吗?”秦雅滢觉得自己突然在他的面前,一阵羞辱感蔓延上她的心头。

“秦雅琳,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吧?你现在是在跟我装矜持?未免有点虚伪了吧?”冷慕宸以为,以秦家大小姐的身份,她为了钱,是会不择手段的,更何况,只要有钱,她是不会拒绝他的。

可是,面前的这个女人,给了他太多的意外。

“痛……”秦雅滢连一点点退路也没有,现在的她除了痛,还是痛。

冷慕宸这个男人就是想尽一切办法想要折磨她。

早在她嫁进来之前,她应该想到的,不是吗?她躲不掉的。

冷慕宸站在床边,看着那抹如罂粟般妖冶的红色,“补上这层膜,花了多少钱?”

秦雅滢只觉得全身无力,不管她说什么,他都不会相信的,可是她的目的不就是为了让冷慕宸安心,认定她就是秦雅琳吗?

她怎么否认?她更不可能承认自己的身份。

所以,她就选择沉默,什么话也不说,才是最好的。

“滚!滚出这个房间!”冷慕宸说完话就走进了浴室,他是特意准备了两个房间,这个女人,没有资格留在这个房间里,他只不过是想羞辱她而已。

秦雅滢拉过了薄毯,披在自己的身上,整个人拖着无力的身子回到了原来她的房间。

一整个晚上,她没有合上眼,就蹲坐在地上,睁大着双眼看着窗外,以后的每一天,她都要面对这样的生活吗?

被一个根本没有爱的男人羞辱,她已经失去了女人最珍贵的东西,那她就更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了。

突然,房门砰得一声被推开来,冷慕宸出现在了房间里,手里拿着一个药瓶,往她的身上一扔,“把药吃了。”

他不允许的情况下,他是不会让她怀上孩子的,更何况还是秦家这个女人。

秦雅滢虽然是初经人事,但她懂这个药是什么!

他这么做也对,是有这个必要,她还要上学,还要继续她的生活。

冷慕宸蹲在她的面前,看着她胳膊上的淤痕,那是昨晚他留下的。

“没有经过我的允许,你休想怀上孩子,为了秦家还能安稳几天,你最好听我的!”他打开药瓶,倒出一个白色的药片,直接扔进了她的嘴里,没有一点点开水,直接干咽下去。

秦雅滢差点没有被这药丸给噎着,猛咳了几声才费劲地吞下。

“收拾一下,跟我去个地方。”冷慕宸往沙发上一坐,掏出一根烟优雅地抽着。

秦雅滢费劲地站起身,“那个,我没有衣服。”

她不像秦雅琳,有着穿不完的名牌衣服,她只有几套简单的衣服全在学校里,现在,她要拿什么换,她也不可能这样出去吧!

“冷太太,嫁给了我,你想要什么样的衣服没有?”果然是秦雅琳,这才刚结婚第二天,她就开口了。

这样的秦雅琳才是最真实的她吧!

他打了一通电话,不上十分钟,便有一大堆的名牌衣服送了上来,扔在了她的房间。

秦雅滢看着眼前各色衣裙,上好柔软的面料,让她有些爱不释手,但她绝不会是个贪心的人。

最后她只是挑了一件白色的偏保守的衣裙,走进了浴室,而坐在沙发的冷慕宸微微地皱了皱眉,这个女人有时候的举止,让他看不透。

恶魔缠身:娇妻别想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恶魔缠身 或 娇妻别想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穿过风的间隙》《穿过风的间隙》

    原标题:《穿过风的间隙》《穿过风的间隙》小说名称:穿过风的间隙第1章嫁给我(1)奢华气派的总统套房。从门口进来,散落在地毯上的物品看起来糜乱不堪。高跟鞋。皮带,男款?领带、白色衬衫。床边,散落着铮亮的意大利定制皮鞋,米黄色小礼服,bra,黑西裤……加大的豪华双人床上。熟睡的女子神情沉静、五官清纯精致,肤若凝脂;海藻般的乌黑发丝柔柔地披在枕头上,身上盖了条毯子,暴露在外如白玉般的圆润香肩上有几处青红色的淤痕,看起来格外刺眼、暧昧。女子身旁睡着一个男人,他蜜色的长臂隔着毯子搂住女子的腰肢,毯子的一角

  • 《废柴嫡女:特工邪妃要逆天》《废柴嫡女:特工邪妃要逆天》

    原标题:《废柴嫡女:特工邪妃要逆天》《废柴嫡女:特工邪妃要逆天》小说名:废柴嫡女:特工邪妃要逆天第一章穿越“大小姐,这两贱人怎么处理?”叶婉如转身走了不过几步,听到丫鬟询问,回身白了丫鬟流云一眼,嗔怒道:“当然是埋了!难道还放在这里让别人看见,好落下把柄?”流云躬身道歉,“是是,大小姐,我和翠梦这就去办!”“以后这种事就不要问我了!一点小事都办不好,要你们有何用!”见大小姐本是要迁怒流云的,翠梦还想幸灾乐祸一番,不想流云拉她下水,气鼓鼓地带着丫鬟们朝雪地走去。茫茫雪地,雪花纷飞,天寒地冻之中,一

  • 《逆袭狂妻:全能召唤师》《逆袭狂妻:全能召唤师》

    原标题:《逆袭狂妻:全能召唤师》《逆袭狂妻:全能召唤师》小说:逆袭狂妻:全能召唤师第一章魔都重生“爬出去,素君加把劲儿爬出去!”砰的一声巨响,屋梁上的一根房梁被烧得滚烫坍塌下来,狠狠的砸在了刘氏的背上,她一口鲜血喷出来,五脏六腑已经被压碎了。伊素君被烟雾熏得脑袋发麻,听着娘的话慢慢的往外面爬,会忽然她的指尖传来一阵剧痛,钻心的疼痛让她难以忍受。“娘……娘我爬不动了……”伊素君的手掌被人踩住,她抬头看见一张妖艳的脸,干涩的喉咙吐出两个字:“大姐?”“哈哈,我的好妹妹这会儿知道叫大姐了?勾搭楚王殿下

  • 《天地为狩》《天地为狩》

    原标题:《天地为狩》《天地为狩》书名:天地为狩第一章序(必读)公元2120年12月31日。地球在一颗来自银河系之外的巨大陨石所带来的一种全新生物的入侵之下,发生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大动乱。这种全新的生物在降临的那一刻,便展现出了它们可怕的繁衍能力,之后如发狂的野兽一般,开始了对人类展开了血腥的大屠杀……未知物种来势汹汹,残忍无道,经过一年的生死搏斗,人类不得不放弃属于自己的国家,形成了一个个大洲联盟,与之对抗,甚至不惜一切代价,拿出了封藏已久的核武器。但是,令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是,那些肆意虐杀人类的

  • 《夜馆》《夜馆》

    原标题:《夜馆》《夜馆》小说名:夜馆第一章人头饭(1)看着书桌上放着的一只落满了灰的空碗,原本晶莹的玉料都被蒙上了一层尘色,上面镌刻着歪歪斜斜的几个字却尤其明显。随着年岁增长,记忆如潮般退却,变得越来越模糊,却在不经意间又清晰起来,只是这个变化于我,却是来得有些快了。那个我已经遗忘了好几年的身影,如今又忽然出现在我的脑海之中。我有时候会想,这世间的人是不是都是孤独的?赤条条来,又赤条条去,在我漫长的生命中,却曾经有那一个名字,让我忘了孤独,忘了深入骨髓的寒冷……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一个春天,我刚刚二

  • 《独爱这茫茫夜色》《独爱这茫茫夜色》

    原标题:《独爱这茫茫夜色》《独爱这茫茫夜色》小说:独爱这茫茫夜色第一章简沫,我们有这么陌生吗?又是一年隆冬开始。傅城开始下第一场雪,纷纷扬扬,覆盖了整座城市。简沫从监狱里走出来,只穿了一件单薄的衬衣。大雪冻得她浑身发抖,瞬息间,一辆黑色世爵停到她面前,上面下来两个人,把她连拖带拽地搬上了车。“你们要干什么……”三年的监狱生活,逼得简沫失去了反抗的本能,只能睁着惊恐的眸子看着身边的黑衣人。“简、沫。”坐在最里面的男人突然出声,如同帝王一般高傲冷冽的声线,让简沫后背一紧,头皮发麻。不会的,绝对不会是

  • 《天戈》《天戈》

    原标题:《天戈》《天戈》小说书名:天戈第一章好戏清晨,吕青野刚醒过来,坐起身扫了一眼房间,问道:“雪停了吗?”贴身侍卫吕湛见他起身,拿着铜盆到火塘上的铁锅里舀热水,回答。“没呢,下了一天一夜,倒是越来越大了。”随后吕湛又幸灾乐祸地窃笑道:“大概老天爷也看不过这边的主儿穷兵黩武,给他点儿颜色瞧瞧。大雪封道,粮草可就运不过来了。”与吕澈一起伴着身为吕国世子的吕青野入越国为质十一年,吕湛习惯了在面对越国人时摆出一副淡定老成的嘴脸,但在私下里,也会流露出一些小情绪。只是随着年纪越大越会控制情绪,他已很少

  • 《逆女成凰,王爷的魅惑宠妃》《逆女成凰,王爷的魅惑宠妃》

    原标题:《逆女成凰,王爷的魅惑宠妃》《逆女成凰,王爷的魅惑宠妃》书名:逆女成凰,王爷的魅惑宠妃被杀青丝流云般的秀发如同瀑布一般在肩上流泻而下,映着镜中那张精巧细致的脸,成岚轻轻捻起一张口脂放在唇边。樱桃小口微微一抿,淡红色的润泽便覆在了上面,成岚坐在桌边,宛如削葱根的指尖捧起一杯茶,放在鼻尖处嗅了嗅。清致淡雅的味道任谁都可以分辨出这是一杯上等的佳茗,成岚举起茶杯小酌了一口,清爽的口感立即滑过唇颊。只不过茶水刚刚下肚,成岚就感到眼前一片昏黑。原本以为只是久坐之后的眩晕,她刚想站起身到榻上休息一下,

  • 《诱爱成瘾:总裁的契约情人》《诱爱成瘾:总裁的契约情人》

    原标题:《诱爱成瘾:总裁的契约情人》《诱爱成瘾:总裁的契约情人》小说书名:诱爱成瘾:总裁的契约情人第1章她被囚禁了?身体像是被捶打了一样的疼痛。关晓晓从一片黑暗中清醒,眼罩外隐约透露出的一丝光亮让她知道现在是白天。她下意识的动了下胳膊,手腕处猛地一疼,传来“哗啦啦”的锁链声。她这是被捆住了?关晓晓的脑袋里瞬间闪过“诱拐少女”“杀人取肾”“变态杀人魔”之类的词语,身子颤抖了几下,像土拔鼠从洞口努力探头抻着脖子,喊叫声凄厉:“你是谁,为什么绑我,我可是良家妇女,你要敢对我做什么,我一定去报警让你做一

  • 《至尊盛宠:逆天九王妃》《至尊盛宠:逆天九王妃》

    原标题:《至尊盛宠:逆天九王妃》《至尊盛宠:逆天九王妃》书名:至尊盛宠:逆天九王妃第1章穿越阳光正好,微风轻拂。小巷中。一袭白衣的连晨款款而立,白皙娇嫩的面容令人目眩,仿佛天地间只有她一人一般,高雅如谪仙。对面数十名男子持剑而立,杀气磅礴,目标明显就是她。连晨猛地睁开眼。“给我杀!”耳边突然传来一阵嚣张的声音,语气之中还夹杂着几分无赖般看好戏的音色。话音未落,劈头盖脸的长剑,便夹杂着破空的尖锐呼声,朝着连晨急急而去,不留一丝余地。连晨冷眸一凝,铺天盖地的怒火溢满胸腔,唇角勾起一抹笑容。想杀她?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