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此间风月只关你 大结局

2017/12/3 9:39:1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此间风月只关你

001:漫漫红尘,沦落风尘

  我是程菲,今年二十四岁,是“锦绣江山”里的头牌。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

  “锦绣江山”是B城一家很有名气的古风私人会所,来这里一掷千金的人不多,一掷万金的人不少。

  说是古风私人会所,明白人也都知道这是干什么的地方。

  小姐、公主、风尘女,这些平日里俗的烂大街的词儿在这里统统听不见。

  那些恩客,称呼我们美人儿。

  这里的价格高,私密性好,设施又齐全,所以能够来到这儿的客人,通常都是财力雄厚,背景够深的人物,寻常人想见一面都困难的那一种。

  我们每天都穿着制作精美的一身又一身古装,打扮得花枝招展,来来往往穿梭在这个装修古典又无比奢华的一间一间屋子里,满足着那些男人做君主的欲望。

  说白了,也不过就是想尽一切办法,把那些穿在我们身上的衣服,再脱下来。好好孕

  最好的办法,无非就是砸更多的钱。

  钱越多,衣裳就穿的越少,人便会笑得越娇,花样也就想得越多。

  我不是这里最漂亮的那一个,甚至来到这里,都是被人陷害的一场预谋,二十三岁之前,我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会沦落到这步田地。

  可二十三岁之后,我发现,原来我也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

  “飞姐,云烟阁出事儿了,李老板大发雷霆,叫人把妍妍给打了。”

  可能是白天没吃东西的缘故,今儿个我的胃不是很舒服,所以就提前回家了。

  经理不在,场子里我说了算,早走几个小时也没人管。此间风月只关你 大结局

  可哪知道路上,我突然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那面的人语气慌张极了。

  “我马上回去。”我叹气,大家都叫我一声“飞姐”,因为我总是能够提姐妹们摆平许多事,应付许多难缠的客人,所以大家都尊称我一声“姐”,资历在这个地方就是一切。

  至于我到底姓甚名谁,却是没有几个人知道。

  二十分钟后,我赶回“锦绣江山”,推开云烟阁的屋子,刚走进去就看见有个黑衣保镖正在用皮带抽妍妍,劲儿使的不算大,可说那背上的伤口血肉模糊也不为过。

  为了招客人喜欢,妍妍身上的衣服本来就轻薄,这一皮带抽下去,衣服顷刻间撕裂,血就顺着那轻纱渗了出来。

  大抵是太疼了,妍妍趴在地上一声不吭,脸色惨白,身子止不住地颤抖。网站haohaoyun.com

  我看着这一幕,心里暗自倒吸一口凉气,自己都替她疼得慌。

  妍妍今年才十九岁,她入行还不到三个月,人长得漂亮也乖巧,我实在想不出来她会有什么地方得罪了客人。

  可是这李老板也是“锦绣江山”的常客,得罪了他的人,通常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李总来了怎么不叫人跟我打个招呼呢?这是怎么着,叫了新的美人儿,就不记着妹妹我了?”我巧笑倩兮地走过去,坐在李老板身旁,毫无扭捏地靠在他身上。

  甭管这李老板是什么身份,说到底都是好色的男人,温软香玉贴在身上,谁还有推却的道理么?

  他见是我来了,笑着伸手在我的大腿上拍了一把,又给我倒了杯马爹利,递了过来。

  我接过酒杯的一瞬间,余光眼看着那保镖的皮带就又要甩下去,赶紧开口呵斥道:“什么意思啊?我跟李总说话呢,这旁边还得有配乐吗?”

  李老板听见我这话,“噗呲”一声乐了,“你看你说的。王彪,飞姐不喜欢,你还不赶紧滚到门外去。推荐haohaoyun.com

  我看到妍妍努力地抬起脑袋用那求助的眼神望着我,像是拼尽全力最后的挣扎。

  其实我不是什么善人,因为当年的经历,我对于任何陌生人,都没什么多余的同情心。但是如果妍妍今天死在这儿,我难逃其咎。

  我答应经理能够关照好这个场子,摆平姐妹们大大小小的事情,所以他才肯让我坐台而不出台。如果我做不到,那就注定难保清白。

  我不关心别人的死活,可我在乎自己的命。

  于是,我一瞬间堆出了个妩媚的笑容,望着李老板含情脉脉,高举手里的酒杯,微笑,然后放到唇边,仰头一饮而尽。好好孕

  酒是好酒,但不该是这么个喝法。

  可我知道李老板根本就不懂酒,他只是想看别人一饮而尽,这证明他的面子够大。

  辛辣的滋味萦绕于喉头,再好的酒,一饮而尽都会觉得烧心,更何况我今天胃本来就不舒服。

  “飞姐好酒量,真是给我老李的面子。就冲你这爽快劲儿,我也陪你干一杯!”李老板说着自己也倒了一杯酒,可却怕烈,不敢喝急了,一口一口抿着,看样子还挺享受。

  可是他的话传到我的耳朵里,只有讽刺。

  我酒量好?我当年连喝杯红酒都会晕,我怎么会酒量好?

  来到这儿以后,为了不被客人灌醉,失去意识,我开始在休息的时候,自己灌自己酒。

  一瓶接着一瓶,啤的、红的、白的混着来,喝了吐,吐了喝。

  整整将近一个月,我把自己折磨的不像样子,直喝到快要酒精中毒,被姐妹发现送去医院洗胃,这才罢休。

  许是老天看我可怜,那之后,我的酒量真的长了好多,若不是刻意去灌,就再没醉过。

  世上哪有白来的好事情,所有的看似不经意,背后都藏了数不尽的血泪。

  看着李老板慢悠悠地把那杯酒喝完,我赶紧笑着鼓掌,同样称赞他酒量好,夸他是真男人。

  夸够了,也笑够了,我站起身问李老板,“李哥你也知道,这场子现在是我在罩着,甭管是谁让你不开心了,那归根结底都是我没安排好。你给我说说,这小丫头怎么得罪你了,我回去也好训她。”

  其实我也不全是真的在责怪妍妍,不管谁对谁错,既然吵起来,那就是一个巴掌拍不响的事情,肯定谁都不是好人。

  但是打狗也得看主人,这种地方,不过是个交易场。

  你出钱,我们出人,一买一卖好做生意,无论什么事儿有人解决,滥用私刑叫什么规矩?

  姑娘们穿件古装,叫一声“大爷”,就真把自己当皇帝了?

  也就是没碰见个硬茬,真闹大了,他们这些名声外在的人,也不好收场。

002:出台的时候遇见初恋

  “你问她吧。”李老板听我提起这事儿,顿时不悦,脸上微微现出怒意。

  我起身走到妍妍身边,将她扶着侧靠在沙发旁边,问她,“说,怎么回事儿。”

  我的语气一点也不和善,本来这话就是给李老板听的,又不是真为了给妍妍讲什么。

  “飞姐”,妍妍弱弱地唤了我一声,然后就开始哭。

  我扭头看见李老板的脸上已经有了不耐烦的深色,马上冷下脸来道:“哭什么哭,有话说话!”

  “飞姐,我今天本来是给兰兰替班的,她妈住院了,她回老家了。李总点了名的要找我,我没办法,就来了。可是我来事儿了,真的做不了,李总不听,就让人打我。”妍妍一直在哭,我知道她身上多疼,也知道她心里多委屈。

  但是没办法,这是风月场,来这儿的人都是看你卖笑的,没人花钱了还想听你哭。

  果然,李老板急了,冲着妍妍破口大骂道:“老子他妈看上你是福气。钱我给了,也给你面子来捧你的场子,你他妈的跟谁装逼呢?你知道你是来干啥的不?你是出来卖的,就得有个卖的样子。”

  妍妍被李老板突如其来的阵势吼懵了,眼睛紧紧盯着我,一动也不敢动。

  她才来几天?怕不适应,给她安排的大多是新来的客人,钱给的少点,但脾气相对也小。这样财大气粗舍得出钱的,有哪个是老实的主儿?

  “李哥,我知道怎么回事了,你不用多说。”

  我说完这话,想也不想,抬手就在妍妍脸上抽了一巴掌。

  那力道很的,我自己掌心都烧得慌。

  “飞姐,你怎么打我?”妍妍尖叫一声捂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我。

  她刚才看李老板的眼神是怕,可她现在看我的眼神是恨。

  “你脑子让驴踢了?李总点你是抬举,你知道陪过李总的人现在都是什么身价吗?不识好歹的东西。来事儿怎么了,不能上床,还学不会用嘴?怎么伺候人还得我教你,要你是吃白饭的?”我看见她的样子,其实心里也不舒服。

  又不是虐待狂,呆在这儿的都是可怜人,我也不过是这样的身份,何必为难她们?

  但是李老板这儿,得有人给他递个台阶,把他被撅了的面子,一点点捡回来。

  否则,就凭他的性格,指不定要怎么折磨妍妍。

  “给李总道歉,然后滚蛋,别在这儿给我碍眼。去把牡丹叫过来。别哭了,憋回去!”我吼着她,在她委屈无助的脸上,忽然看到了一年前可悲的自己。

  我看着她下跪,给李老板磕头道歉,然后快速地逃离这个地方,好像这间屋子就是一个地狱。

  没多大会功夫,牡丹来了,替妍妍。

  她年头待得长,价也高,不是熟人,轻易不接。

  但她既然这么快就来了,便也是给了我个面子。

  “李哥,这美人儿可比那毛丫头活好,包你满意。得了,我也不在这儿破坏李哥的性质了,下次见面,咱们一起喝酒。”我找了个说辞赶紧离开了这间屋子,胃突然疼得厉害,心里闷得压抑。

  弯腰低着头走的时候,我突然撞见了一个人,斜对面出来的,应该是含香阁包房。

  那件屋子更大,收费起价也更高,能去的都不是一般人,所以我赶紧抬头陪着笑脸想要道歉。

  哪知道这一抬头,我这话就噎在嗓子眼,说不出来了。

  这个人我认识,非但认识,简直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他是我的初恋,我轰轰烈烈爱了四年的男人,秦念柯。

  虽然很久没见,可就算化成灰,我也能认得出他。

  世界上最尴尬的事情,不是在微信上说了晚安,又在烧烤店撞上了。

  而是你出台的时候,却碰见了你的初恋。

  这件事情无比狗血,却又是如此真实的发生了。

  我看到他的眼神很平淡,心中侥幸的想着,也许因为我脸上画着浓妆,又穿着紧身裙子,跟当年差距太大,他没有认出我?

  这也不是没有可能,毕竟上次见面时,我还是众星捧月的公主,身上穿的是香奈儿定制,满世界都找不出一件同款。

  可是现在,我还是公主,只不过这备受瞩目的公主脱去衣裳落到了风月场,成了“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片朱唇万人尝”的公主。

  虽说现在还没混到那么惨,可是明天会发生什么,谁又会知道?

  例如我在这一刻之前,也从未想到,我会遇见他。

  “你不打算跟我道歉吗?”许是见我迟迟没有开口,秦念柯说话了,语气就像是对待一个彻头彻尾的陌生人,冷漠得拒人于千里之外。

  然而就是因为他的这种语气,反而让我松了一口气。

  这么狼狈的样子,谁会希望被前男友认出来?

  “这位先生,真是不好意思,刚才出来时候没瞧见,撞上了,我在这儿给你道歉。”我强忍着胃痛鞠躬九十度,说完这话,马上转身就要走。

  “等一下。”

  秦念柯突然出声,还伸手抓住了我的胳膊,就这么一瞬间,我身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还有什么事吗?”我的心砰砰乱跳,转过身时却刻意放柔了声音,笑着看向他。

  以前的我,眼睛长在头顶上,说话永远高人一等,几时待人这么温柔过?

  所以我相信,他对这样的我,一定是陌生的。

  陌生最好,我不想再跟他再有任何交集,更不想他在这种地方认出我来。

  他盯着我看,直盯得我忍不住眨了眼睛,这才低头从钱夹里抽出一张金卡递给我,而后一脸冷漠地对我说道:“今晚上,点你的台”。

  就在这一刻,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特别想冷笑,真想不到,我的前任竟然想要在风月场里嫖我?

  我该作何反应呢?

  是该开心他的口味从未改变,还是该无奈他真是的认不出我来了?

  “先生,真是不赶巧,今儿个我不出台,这不换了衣裳正打算下班回家呢么。不如我给你介绍几个别的姐妹?胸大的,脸小的,活好的,什么类型都有。”我硬挤出一个笑容望着他,熟练地向他介绍着这儿的业务。

  “就要你,钱我有的是。”

  他说这话的时候微微蹙眉,指尖还捏着那张金卡,眼神平淡极了。

003:程菲,你原来这么饥渴

  我从未见过这样财大气粗的他,也许以前他也有钱,可是我又不缺钱花,所以从来没在意过他有没有钱,有多少钱。

  可是现在,我一贫如洗,听见他说这句“钱有的是”,却忽然觉得自己好像从来都没了解过他。

  上床是吗?给我钱是吗?

  我给他睡了这么多年,似乎也不差今天这一次。

  秦念柯,出台么,跟谁不一样?

  我倒是要看看,你都能给我些什么。

  我在心里这样念着,脸上却是露着职业的表情,我伸手接过他那张金卡,问他,“有密码吗?”

  “140527”,他张口报出一串数字,却让我心头一惊。

  这个数字我太熟悉了,这是我们分手的日子,也是他的Muse科技公司开业的日子。

  他的执着与念念不忘,一定是因为自己的公司,而不是因为我。

  我早已经过了自作多情,沾沾自喜的年纪,现实让我知道,钱在手里,比什么都安全。

  我微笑着将卡放进包里,跟着秦念柯走进包房。

  我看到他径自走到沙发上坐下,然后盯着我道:“把衣服脱了。”

  我目瞪口呆,他竟然这么直接?以前在一起的时候,怎么总觉得他在这方面,还没我主动呢?

  但现如今身份变了,他说的话,我又不能不听。

  拿人手短,谁让我收了人家的金卡呢?

  我尽可能放慢了动作,缓缓拉开了身侧的裙子拉链,熟练地脱掉裙子。

  然后,又伸手要去解开背上的文胸扣子。

  “不用脱了,这样就好,跳舞给我看。”他突然开口打断我的动作,伸手指着屋子里的那根钢管,一脸冷峻。

  钢管舞吗?我咬着嘴唇,笑得一脸放荡,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好了,我倒想看看,今夜他还能折腾出什么花样。

  屋内都有音乐播放设备,有了音乐,这舞才能跳的更起劲儿,姿势也才能够更加放得开。

  说不出我现在是种什么心情,也许是有了他认不出我这一点作为掩饰,我的心里,竟然还有那么一丝激动。

  我放浪地扭着腰,像是妩媚的水蛇,卷发披肩,嘴唇上涂着鲜艳的大红。

  我不知道他喜不喜欢看这个样子的我,但此前又太多男人说过,我的舞,千金不换。

  他点上一支雪茄,一边吸一边眯着眼睛看我。

  烟雾笼罩住了他脸上的表情,我看不透他的心思。

  可是秦念柯,他也不过如此。

  我虽然沦落到了这步下场,可他呢?混得那么风光,不还是要把赚来的钱,送到这种地方?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一整天都没怎么吃东西,又在刚才喝了烈酒的缘故,我的胃在这一瞬间疼得厉害。

  此刻再想着使力气爬上钢管,根本做不到。

  可我不希望秦念柯看出我的窘迫跟异样,于是我顺势滑下钢管,努力在脸上挤出笑容,靠近他,用手抚上他的腰带。

  我作势要主动给他脱下裤子,其实不过是因为蹲着的时候,身体能蜷缩起来,好受一些。

  他冷眼望着我,宛如高高在上的帝王。

  见我如此主动,他的唇边忽然挂上一丝不屑的笑容,看得我心里发堵。

  下一刻,他便抓住我的手腕,开口道:“程菲,你真的认不出我是谁吗?”

  这一瞬间,我的喉咙像是噎了一只苍蝇,咽也不是,吐也不是,独独知道说不出话来。

  面前没有镜子,我看不到我现在的脸色有多么难看。

  但是我能够看清秦念柯的表情,那张英俊得一如既往的脸上,写满了嫌弃。

  “真的不记得?”

  他冷笑,随即又抽了一口手里的雪茄。

  白色的烟雾从他口中轻轻吐出来,飘到我脸上,随即又散开了。

  我一向不喜欢烟的味道,即使是价格昂贵的古巴雪茄也是如此。

  大多时候,我在这种地方闻见了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可秦念柯既然认出了我,却还这么做,就是故意的了。

  他许是见我迟迟没有开口,以为我是真的没有认出他来,然后主动向我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是我,秦念柯。”

  他的嗓音低沉而充满诱惑,我曾经爱死了他的音色,总觉得他的嗓子里就像是藏了毒药,让我欲生欲死的毒药。

  可这一刻,我才意识到,他的话当真有毒,能够让我羞耻难堪,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他认出了我,也许从包房门外我撞到他的那一刻便认出了我,可他就是一直没有承认。

  非但如此,他还让我脱了衣裳,大跳艳舞,尽情在他面前展示着我的“职业素养”,其实不过就是为了让我能够更加难堪一点。

  我站起身,走到屋子正中捡起了刚才脱掉的那条裙子,重新当着他的面穿回到身上。

  慢慢的,努力的,像是要捡回自己仅剩的一丁点尊严。

  我知道在这种地方,想要捡回尊严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

  但我能够接受自己在任何人面前丢脸,可我不能接受那个让我难堪的人是秦念柯。

  我爱了那么久的秦念柯。

  穿好裙子,我快速地调整好呼吸,微笑着走了过去,故作轻松地吐气如兰,“原来是秦先生。既然秦先生看我面熟,不知我长得像是秦先生的哪一位旧人?”

  我当然不会承认我就是程菲,我咽不下这口气,也丢不起这个人。

  他见我不肯承认,扭过身一把捏住我的下巴,攥得生疼。

  “程菲,你化成灰我认识你,别跟我装,累得慌。”他说完这话,一把松开手,语气充满了厌恶。

  他既然那么笃定是我,那刚才为什么还要做得那样绝情?

  现如今又是为什么嫌弃我嫌弃成这个样子?

  我今天变成如此,就算不全是拜他所赐,那也跟他脱不了干系,他怎么能自命清高的甩得一干二净?

  “秦念柯,戏弄我好玩吗?见到我意外吗?好久不见,那张金卡算是你送给我的重逢大礼,那刚才的舞,便也不收你的钱了。”我尽可能的让自己的语气平和一点,我怕一旦激动了,秦念柯就得逞了。

  在他没有注意到的地方,我的手其实已经握成了拳头,倒不是想要打他,而是我太害怕,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我害怕自己做错了一个表情,就会出卖了自己伪装出来的坚强。

  “程菲,你们做这行的女人,都这么无耻吗?那张金卡可不是什么叙旧的礼物,是我包你的代价。今天晚上,我包了你的人,你收了我的钱,这才是一桩公平的交易。”他微微侧过头,认真地说出了这句话。

  做我们这行的女人?公平的交易?

  他真厉害,随便张张口,就能说出那么多刺耳又伤人的词儿。

此间风月只关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此间风月只关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总裁的私助:奶爸别过来全文TXT

    原标题:总裁的私助:奶爸别过来全文TXT小说名称:总裁的私助:奶爸别过来目录预览:001:家里有门禁。002:不会影响员工的生活。003:抱怨我让你加班?004:需要?001:家里有门禁。黑色的雨夜,冷风灌着湿意,吹打在身上,犹如针刺,又冻又疼。苏昀头上罩着的外套已经全进水了,她没想到雨会突然下这么大,出门时虽然刮了风,但绝对看不出要下雨的意思,还是这么大的局部骤雨。又往前面跑了一阵,直到看到霓虹闪耀,金碧辉煌的酒店大门,她才终于停下。站在酒店大门口,她理了理身上的衣服,将湿漉漉的外套搭在手上,

  • 名门佳眷:因婚成爱全文TXT

    原标题:名门佳眷:因婚成爱全文TXT小说名:名门佳眷:因婚成爱目录预览:第一卷第1章:被自己的老公陷害第2章:不知道自己被救了第3章:什么叫诬陷?这就叫诬陷!第4章:你少污蔑人第一卷第1章:被自己的老公陷害入夜,帝江国际大酒店的旋转餐厅内,靠窗的位置坐着一对年轻的夫妇,男俊女俏,很是般配。“温暖,我们再干一杯……”俊男陆霆禹将两人的杯子重新满上,一双好看的黑眸,望向对面的美丽女人。秀眉杏眸,原本雪白的肌肤,在酒精的作用下显得粉嫩嫩的,更衬出她的靓丽。这是他们结婚一年以来,最和谐最温馨的一晚,即使

  • 夜店风流事全文TXT

    原标题:夜店风流事全文TXT小说:夜店风流事目录预览:第一章夜店招聘第二章要被开除第三章出手治病第四章又被羞辱第一章夜店招聘这事儿还得从2010年的暑假说起,那是暑假的第一天,这天对我来说绝对是人间惨剧。处了一年多的女朋友因为一部苹果四和我分手了。她正式和学校的一个高富帅好上了。最让我憋屈的是,高富帅还给我拿了一千块钱。他说我这一年给女朋友花的不过也就几百块,剩下的就当分手费。那一刻,我感觉屈辱到了极点,但他说的又的确没错。我像个SB一样在大街上走着。我心里一阵阵刺痛。但又有什么办法呢?谁让咱是

  • 此爱成劫:BOSS的小妖妻全文TXT

    原标题:此爱成劫:BOSS的小妖妻全文TXT小说名:此爱成劫:BOSS的小妖妻目录预览:第1章/t落难的凤凰不如鸡第2章有你求我的时候第3章定情信物第4章他有什么资格指责她第1章/t落难的凤凰不如鸡“封萧萧!你真不要脸!把你男人搞得精尽而亡了,现在又想来害我的男人!你怎么这么无耻!”封萧萧刚走出公司大门,迎面一个女人指着她的鼻子大骂。她皱皱眉,这又是谁?从丈夫因“纵欲过度”突然死在床上后,封萧萧就被无数人盯上,女人视她如洪水猛兽,三天两头有人来找茬骂她。男人则千方百计和她搭讪,试探她是不是深夜寂

  • 相遍桃花全文TXT

    原标题:相遍桃花全文TXT小说名字:相遍桃花目录预览:第一章师傅你看胸第二章女人的往事第三章神仙手段第四章下山第一章师傅你看胸“好胸啊好胸,这女人,一看就是名利双收的雍华牡丹胸,虽然暂时气运不佳,沦落为三流明星,但是很快必然能风生水起,大红大紫……”烈烈夏日的树荫里,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悠闲的躺在一张简单的吊绳床上,手里拿着一本厚厚的《柳庄相法》,嘴里念念有词,仔细看,这本书里竟然别有洞天,夹了一本画满大胸妹子的地摊杂志。这少年名为展步,此时,他正看的津津有味,很惬意,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研究相法。

  • 毒舌总裁的贴身小秘全文TXT

    原标题:毒舌总裁的贴身小秘全文TXT书名:毒舌总裁的贴身小秘目录预览:第1章被劈腿第2章一对狗男女第3章暴打贱人第4章遭遇潜规则第1章被劈腿当我猛地拉开那扇画着精美水墨山水的日式拉门,眼前的一幕看得我鼻血直流:一个男人精壮健美的背展现在我面前,背上的弧度优美的线条让我转移不了视线,那性感的肌肉纹理看起来如同精雕细琢过的艺术品一般,而他那蜜色的皮肤看起来更加诱人,晶莹的汗珠儿顺着那完美的弧度滑下来,更加撩动人的心神……这本来应该是用来优雅用餐的包房内,一男一女在榻榻米上早已经缠绵成一团,衣裳凌乱,

  • 与你赴白头全文TXT

    原标题:与你赴白头全文TXT小说名称:与你赴白头目录预览:第一章连被上都只是替身第二章你要怎么才能爱上我第三章你就这么想离开?第四章为她动情第一章连被上都只是替身宴会已经到了尾端,桌子上也一片狼藉。中间的走道上被装饰过,如今只剩下被踩烂了的花瓣。唐辛怯怯的走到肖盛祁的身边,看他将那杯酒喝光了,心疼道:“你已经喝不少了,别喝了。”他转头看着她,眼底有一丝怒火,有些口齿不清的吼了她一声,“要你管,滚!”唐辛被吼得一愣,却还是固执的要去抢那被重新倒满的酒杯,结果却被他甩开。穿着高跟鞋,一时间失去了重心

  • 任时光流去全文TXT

    原标题:任时光流去全文TXT小说名:任时光流去目录预览:第一章陆瑾城,睡我第二章终于被舍弃了第三章想离婚,你做梦第四章我怀孕了第一章陆瑾城,睡我时钟滴答滴答的停在了凌点时刻。徐洛洛安静的坐起身,从抽屉里拿出注射器给自己打了支促排卵针。针扎进去的时候有点疼,不过她不在乎。她的手滑进被子里,在陆瑾城身上摩挲,他们之间缺个孩子。手被一把握住,犹如铁索勒的她生疼,陆瑾城转头,沉眸冷喝:“不想睡就滚出去!”洛洛不管,不依不饶的跨坐在男人身上,低头生涩而急迫的吻着他:“陆瑾城,睡我,我是你的合法妻子,你躲不

  • 绝望游戏全文TXT

    原标题:绝望游戏全文TXT小说名字:绝望游戏目录预览:第1章小恶魔第2章惩罚第3章三十秒第4章主动第1章小恶魔晚自习的时候,全班都被一个陌生人拉进微信群。“各位同学,我们来玩一个抢红包的游戏好不好?”这人的ID叫小恶魔,大家听到有红包抢,都嗨了起来,也没人在乎他是谁,都催他快点发红包,别磨叽。小恶魔发了个微笑的表情后,说:“我来发红包,大家抢,但是抢的最多的,要跟我玩一个游戏,没完成就要接受惩罚,怎么样?”抢红包就像是捡钱一样,有着无形的吸引力,我直接飞快的打字抢在第一说:“没问题,我玩!”“我

  • 伏魔王妃:莲开阴阳界全文TXT

    原标题:伏魔王妃:莲开阴阳界全文TXT小说书名:伏魔王妃:莲开阴阳界目录预览:第一章/t悲催穿越第二章/t鬼面男人第三章/t应召男丁第四章/t被诅咒的王第一章/t悲催穿越“呃……痛。”赵明月慢慢睁开眼,目光逐渐有了焦距。屋顶上一个巨大的破洞,一轮圆月亮当空,月光穿过遍布蜘蛛网的房梁照在她的身上……这是什么地方?她为什么出现在这儿?啊,想起来了……大概两个月之前,B市无数阴阳师为夺回被阴鬼夺走“太阴灵犀”死去。据说太阴灵犀是上古太阴神堕神之后的一缕残魂,阴鬼得之能涂炭生灵颠倒阴阳。她是赵家阴阳师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