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这个总裁有点坏 大结局

2017/12/3 10:01:22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这个总裁有点坏

01一夜欢愉

  滚烫的双唇席卷着我的全身,他贪婪的亲吻着我身上的每一处,唇瓣落在腰间,他的身体慢慢下滑,我下意识的去阻止,却被他粗暴的甩开,下一秒,身下变得无比充盈……

  “小坏蛋,让我们一起度过一个难忘的夜晚吧……”

  耳旁“哗哗哗”水流声将我从睡梦中拉扯出来,我拖着疲倦的身子下了床,瞥了一眼套房里的一片狼藉,思路停留在昨晚的人妖表演中,目光落在地上那条精致的男性皮带上,我心满意足的笑了笑。阅读http://www.haohaoyun.com/

  结婚一周年了,没想到老公技术非但没有退后,反而更甚从前。

  起身走向浴室,我轻轻地咳了一声,说:“老公,洗好了吗?”

  浴室门忽然打开,迎面而来的热气挡住了我的视线,耳旁响起了带有磁性的声音:“要不进来一起洗?”

  我羞涩的站在门口,说:“还是别了,导游不是说今天要前往芭提雅吗?我们可不能迟到了。”

  哗哗的水流声忽然静止,一个高大身影从浴室里走了出来,说:“美女,我承认昨天晚上我们的确度过了一个难忘的夜晚,不过很抱歉,同样的味道,我只吃一次。”

  美女?听到这个称呼的我停止了收拾衣物的动作,回过身看去,顿时愣住了——站在我面前的不是我的老公杨伟杰,还是一个陌生的男人!

  *******

  “你的意思是,昨天晚上是我在人妖表演结束后拉着你来这儿的?”包裹紧实的我瞪着一双大眼看着面前的这个陌生的男人,说:“先生,昨天一晚上我都是跟我老公在一块的,怎么可能去勾搭你,你就算是推卸责任,也没必要说出这么一个可笑的理由吧?”

  坐在对面的男人一脸不屑的看着我,说:“美女,我是看在你昨天晚上表现不错才耐着性子跟你解释的,推卸责任?拜托,你觉得有这个必要吗?还有我必须申明一点,昨天晚上我在酒吧看到你的时候你可是一个人,还不停的……”

  “什么?”

  “勾引我。”

  对面这位陆先生言简意赅的推卸责任之后,居然又用“勾引”这个词语来侮辱我,天知道我现在的脑子要有多乱,一天之前我和老公杨伟杰乘坐飞机到达曼谷,为了庆祝我们结婚一周年,的确,昨天晚上老公是带我去了曼谷的一家酒吧看人妖表演,可是为什么……为什么醒来之后,躺在我身旁的,会是一个陌生男人。

  “美女,恕我冒昧的说一句,”对面的陆先生见我沉默,忽然开了口,看着我,说:“我这人虽然喜欢美女,可是对有夫之妇毫无兴趣,若不是昨天晚上你……”

  “昨晚的事情我已经断片了,你当然可以满口胡说,不是吗?”

  在我粗暴的打断对方的言语之后,对面的陆先生轻轻地吐了口气,说:“既然你不信,我们可以去调监控,不过有一点我有言在先,如果事实如我所说,我希望我们能就此别过,请你也别再纠缠。”

  作为一名已婚妇女,对于昨晚的事情我自然是羞愧难当,可更是疑惑,要知道我的酒量一向还算可以,醉酒乱性这件事本就蹊跷,更何况我对昨晚的情况根本是一点印象都没有,如果真能找出证据,也能还我一个清白。推荐haohaoyun.com

  更让我疑惑的是,昨天晚上我明明是和老公杨伟杰一起出门去看人妖秀的,这个时候,他又在哪里?

  和这位陆先生乘坐电梯到达一楼的时候,我的脑子里还是一片混沌,抬头看过去时,便看到他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了一张房卡,而后简单的跟前台说了两句,只见前台的眼神里忽然冒出一缕精光,而后紧张的打了电话,没出几秒,右侧便走出来一名泰国的服务人员,恭恭敬敬的走到了这位陆先生的面前,陆子翊转过脸来看着我,示意我过去。

  让我没想到的是,这位酒店的服务人员,居然直接带我们去了保安室。

  站在无数台监控镜头之前,我慌张的看了一眼身旁这位陆先生,心底顿时冒出一丝不安来。要知道,铂金翰宫酒店可是泰国最有名气的酒店之一,就我和老公定的那间一般的套房,一晚上都得花上一千多块的房费,更别说其他更上档次的套房了,这么一个酒店,安保监控怎么能随随便便就让这个人查看,看来,此人很不一般。

  “美女……不,江小姐……”陆子翊站在我的身旁,戏谑的看了我一眼,说:“昨天晚上我们是十点钟回的酒店,监控内容就在这里,你看看。”

  我郁闷的白了一眼面前的男人,不曾想到这么短的时间里他居然连我的名字都知道了,看来,鼎鼎有名的铂金翰宫酒店,隐私工作做得也很一般啊。

  当然这些话我是没有说出口的,相比之下,我更好奇昨晚发生的事情,于是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监控屏幕,谁知刚扫上去一眼,顿时愣住了——视频里,一个醉醺醺的女人,居然在电梯里,试图解开一个男人的腰带!

  没错,这个女人就是我。阅读haohaoyun.com

  双颊绯红,双眸带电,如果不是我亲眼所见,我都不知道,这个像是一只发情的猴子一样缠着陆子翊的女人,居然会是我!

  到底,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即便昨晚的人妖秀尺度斐然,看的观众热血沸腾,但是我也不至于连自己的老公都不认识了吧,还有画面里的我,分明不大正常,难道说,我被人下药了?

  我的思绪迅速的在脑海里翻转,记忆最后停留在老公杨伟杰递给我的那一杯鸡尾酒上,而后心口忽然猛地一震,不可能,怎么可能是我老公呢?

  我慌张的抬起头,目光落在身旁站着的这个男人身上,看来,只有他最可疑。

  陆子翊察觉到了我那探究的目光,微微的耸了耸肩,那意思好像在说,看吧,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了。

  无凭无据,我也不能冤枉别人,只能慌张的别过脸来,忽然间,一个熟悉的面孔在我的眼前扫过,我惊恐的看向监控画面,顿时愣在了原地。

  没想到的是,老公杨伟杰,居然忽然出现在电梯的监控画面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02他出轨了

  看到老公的面孔时我多少是有些安慰的,盯着镜头几秒后,我却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一来杨伟杰进电梯时按下的并不是我们那间套房的楼层,二来是此时的他脸上闪现的居然是鬼鬼祟祟的神情,好像是在做一件见不得人的事!

  想到这儿,我忽然慌住了,再扫一眼监控画面的时间,这才发现,老公杨伟杰居然是在我和陆子翊回来之后紧跟着就回来的,而且他的样子也不像是醉酒的状态,果真如此,看到我被陌生男人带走,他应该能发现的呀。

  监控画面忽然停在了杨伟杰下电梯的时候,我愣了一下,看了一眼安保人员,说:“这一条,能不能继续播放?”

  安保人员是个泰国人,听我说完这句话之后便看向了站在我身旁的陆子翊,陆子翊看着我,点了点头,而后,监控视频继续播放,只见画面里的杨伟杰鬼鬼祟祟的下了电梯,而后走向右侧的一间套房里,直接按了门铃。

  等等,我们这次来泰国度假,除了我妈知道之外,并没有告诉任何人,杨伟杰的朋友圈我又是了解的,也没听说他在泰国有朋友啊,那套房里,会是谁?

  想到这里,我的双眸紧盯着屏幕,就在这时候,画面里的套房门忽然开了,只见一个长发飘飘的美女从里面走了出来,直接抱住了杨伟杰。

  我只觉得呼吸忽然凝滞了,盯着屏幕一动也没动,只见杨伟杰欢喜的抱住了面前的美女,美女抬起头来给她一个吻,我只觉得这个侧脸好像在哪里见过,等等,这不是江欣悠吗?

  江欣悠,真的是江欣悠!

  所以,昨天晚上我的老公,居然是跟我二叔的女儿睡在了一起?

  我难以置信的站在原地,停顿了两秒钟之后,我想都没想就冲出了监控室,一路小跑到电梯口,眼泪不受控制的冒了出来。推荐haohaoyun.com

  这个杨伟杰,口口声声说要陪我来度假,结果居然背着我偷腥,而且,偷腥的对象,居然是江欣悠。

  江欣悠是谁,她可是我江欣然的一号死对头,在我十岁之前,记忆里是没这个小贱人的,那时候,我们一家,和二叔一家,还是和和美美的,直到第二年,江欣悠她妈领着她找到了爷爷,她才以妹妹的身份出现在我的生活里,可是这一年,二婶车祸死了,一并离开的,还有我爸。

  二婶离开了,江欣悠跟着她妈就正式上位了,原本我还念着江欣悠的身体里至少流着我们江家的血液而把她当成妹妹看,谁知道之后的日子里,她总是想着法子跟我过不去,剪我裙子摔我手机甚至在我大姨妈来的时候往我的茶里倒威士忌,却总在人前装作一副乖乖女的模样,以前她处处排挤我也就算了,可是现在,她居然勾搭上了我的老公。

  是可忍孰不可忍!

  抹掉的脸上的眼泪,我便从电梯里冲了出去,一口气走到了那间套房前,直接踹了门。片刻之后,门开了,杨伟杰一脸睡眼惺忪的模样站在我的面前,恼火的说:“哪个不识好歹的混蛋打扰……”

  见我站在门口,杨伟杰忽然精神了,他一脸吃惊的看着我,一句话卡在口中,就在这时候,室内又响起了江欣悠的声音:“伟杰,是谁啊?”

  江欣悠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已经看到了我,我看着面前这对狗男女,男的只套了件裤衩,女的身上套着蕾丝睡衣,用脚趾头也能想到,这两人昨晚做了什么!

  “贱人!”

  我大骂着冲了过去,却被杨伟杰给挡住了,随手抱起了一旁的花瓶,直接往江欣悠的身上砸了过去,“哗啦”一声响起,江欣悠的小脸都吓白了,杨伟杰将她护在身后,指着我,大吼一声:“江欣然,你闹够了没,我告诉你,你要是敢伤欣悠一根头发,我跟你没完!”

  我怒火中烧,说:“行啊,大不了离婚!”

  “离!离就离!”杨伟杰立即接了话,瞪着我,说:“江欣然我告诉你我跟你过够了,你看看你,穿的吃的住的哪一样不是我杨伟杰的,有你这个拖累也就算了,还有你妈那个拖油瓶,你知道你妈每个月医药费有多少吗?我早就受够了!”

  我惊愕的看着面前的男人,顿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再看看他身后站着的江欣悠,嘴角勾起,一脸得意的看着我。

  “你滚!”杨伟杰见我沉默,大吼一声:“你马上给我滚!回国之后民政局见!”

  “砰”的一声,套房的门关上了,我盯着房号看了两眼,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转身离开。

  从铂金翰宫出来,我便沿着马路往前走,耳旁时不时的传来泰国的小贩的叫卖声,热闹的街道上,我像一个傻子一样禹禹独行。原文haohaoyun.com

  我和杨伟杰是在酒店的庆功宴上认识的,那时候爷爷还在世,我作为江家的长女,只要出席公司的宴会,基本都是众人的焦点,而杨伟杰呢,只是酒店销售部的一名成员而已,选择嫁给他,我妈多少是有些意见的,在她看来,杨伟杰一个外地过来的穷小子,根本配不上她的女儿,可我还是一意孤行的嫁给了他。

  领证之后,杨伟杰被爷爷提拔为销售部经理,即便去年爷爷去世了,可是这个职位,他坐的依然很稳,即便二叔二婶掌管了爷爷留下的这座酒店,他的收入依然是可以的,并且远远在我之上。

  我妈的医药费,也的确是杨伟杰负担的,以前我爸在世的时候,我妈就不上班,我爸走了之后,我妈虽然在酒店谋到了一席之地,偏偏在去年查出了胃癌,即便做了手术,身体却也是每况愈下,在这期间,杨伟杰一直承担着我妈的住院费用,因此,我也一直对他万分感激,我以为,我当初的选择是对的,可这才多久,他居然就跟江欣悠勾搭上了!这叫我怎么能忍?

  我越想越是咽不下这口气,谁知就在这时候,曼谷居然下雨了,我沿着马路一边躲雨一边往回跑,到达酒店之后已是晌午。雨还在下,我拖着湿漉漉的身子上了楼,刚从电梯里下来,便看到酒店的服务生在房间打扫,立即匆忙的奔了过去,仔细一打听,这才得知房间居然被退了!

  去前台再三确认之后,我才得知,就在一小时前,杨伟杰和江欣悠居然退房离开了,连同我的护照行李一起,什么都没留下!

  没有护照,我怎么回国?

  此时的我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哀求了好一会,前台才同意把电话借给我用一下,可是拿到电话的我,却不知道打给谁。

  打给我妈吗?临走之前我告诉她我是来泰国度假的,他要是知道杨伟杰出轨林心悠,只怕无法接受这份打击。

  可是没有钱,没有护照,我又该怎么回国呢?

  前台看我哭了,用英语紧张的跟我说了两句,我询问她怎么才能补办护照,她告诉我整个流程下来至少得三四天,我一听她这么说,顿时没辙了,却在这时候,听到了“陆先生”几个字的发音。

  陆子翊。好好孕

  我念叨着这个名字,像是抓到了最后一根稻草,急急忙忙的上了楼。

03渣男本性

  陆子翊见我站在门口,脸上露出了一丝惊讶,没等他开口,我便匆匆忙忙的进了房间,我猜的没错,这个陆先生肯定不是一般人,不然怎么会住在那么贵一晚的套房里?

  “陆……陆先生。”我紧张的开了口,思考着如何才能获得帮助。

  陆子翊穿着一身裁剪得体的西装坐在对面,手里还晃着一杯红酒,目光好奇的看着我,说:“不知道江小姐找我所为何事?”

  “昨晚的事……”

  “我想我有必要提醒你一句,”不等我说完,陆子翊迅速的开口,说:“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了,你不会还想诬陷我乘人之危吧?”

  这家伙还真是记仇。

  “事实还有待查询,”我强行狡辩,说:“我怀疑昨天晚上有人给我下了药,如果这件事交给泰国警方……”

  都是聪明人,这家伙应该不像惹事上身。

  “江小姐……”陆子翊听了我那带着威胁的艳遇,一双眼睛落在我的身上,勾了勾嘴角,说:“江小姐是对在下昨晚的表现不满意,还是有别的目的,尽管直说。”

  我听着这戏谑的言语,尴尬的看了陆子翊一眼,知道这家伙有意逗我,索性直接开口,说:“是这样的,我现在需要点钱,不知陆先生……”

  “没问题。”陆子翊不等我说完,立即接了话,说:“多少?”

  我听着这种散漫的语气,感觉自尊心被毫不留情的践踏了,吸了口气,说:“陆先生,你误会了,昨晚的事情……陆先生并无……并无冒犯,这个钱,算是我借你的,等我回国后,会立即打给你。”

  陆子翊惊讶的看了我一眼,用着波澜不惊的语气说:“我想现在不是谈还钱的时候,如果我没猜错,你应该还有事情需要解决吧?”

  我惊愕的看了一眼陆子翊,立即起身,说:“是的,那我就不打扰了。”

  “等等,你去一楼领个房卡吧,”陆子翊起身看着我,说:“钱我会让人转成台泰铢给你送去。”

  陆子翊说完这句话就走向了室内,直到我进了电梯,才明白他话中的含义,只不过,他怎么知道我需要一个住处?

  这一点我无从得知,不过等我到了前台之后,的确有人给我准备好了房卡,没出片刻,便有一位服务生过来敲门,说是陆先生让他送钱过来,还说让我稍做准备,一会和我一起去警局。

  为什么要去警局,护照丢了得先报案,然后才能去大使馆。

  身边有个会说中文的泰国人,好像一切都顺利多了,更让我没想到的是,晚上六点,我就顺利拿到了代替护照,简直跟开了挂一样,若不是护照真真切切的握在手里,我都不敢相信。

  有了护照,我便让前台帮我定了明天一早的机票,摆平了机票之后,我才拖着疲倦的身子回了房间,仔细一琢磨,又上了楼,敲了陆子翊的房门。

  陆子翊开了门,见我站在门口,淡淡的笑了笑,说:“看来问题是解决了?”

  我点了点头,说:“我是过来表达谢意的,顺便说一句,明天一早我就回国了,你的银行卡卡号是多少?”

  陆子翊倚在门上,一脸探寻的看着我,说:“其实你知道,这钱可以不还的。”

  我被面前这个男人那炽热的目光给惊住了,脑海里不自觉的浮现出前一晚的片段,立即别过脸去,说:“做人得有原则。卡号。”

  我的话刚落下,右手就被扯了过去,我慌张的往回缩,却看到了陆子翊从胸前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只万宝龙的签字笔,笔尖在我的掌心勾勾写写,我则紧张的盯着签字笔看,仔细一瞧,顿时惊住了。

  居然是大班巨匠系列Firenze鳄鱼皮签字笔,据我所知,这支笔的价格,应该在六位数!

  “怎么?”书写完毕的陆子翊盯着我看了一眼,说:“有问题?”

  我收回眼中的惊讶,摇了摇头,说:“没问题,那么,我先走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我便转身离开,却听到陆子翊的声音飘了过来:“江小姐,钱别急着还啊,说不定我们还会再见。”

  我想着这人刚才那炽热的眼神,头也没回的往前冲,直到上了电梯,才微微的舒了口气。

  江欣然,你脑子抽了,怎么对一个只有一夜情的男人犯花痴?你要准备的,是回国之后,怎么教训那对渣男贱女!

  四小时的飞行,我终于重新回到了祖国妈妈的怀抱,出了机场我便打车回了住处,让我没想到的是,刚到楼下,竟然撞见了杨伟杰。

  杨伟杰的身旁,还站着几个穿着整齐的男人,隔着这样的距离,我隐隐约约的听到他们说“房子”、“合作愉快”等词眼,顿时心下一慌,就在这时候,杨伟杰也看到了我,二话没说,掉头便跑。

  处于本能,我立即追了上去,一路小跑到地下车库,终于将这个渣男拦截在车前。

  “杨伟杰,你跑什么?那些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

  杨伟杰心虚的看了我一眼,说:“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回来了,这样也好,有件事我要通知你一下,楼上的房子,我已经转手了。”

  我惊愕的看着杨伟杰,说:“凭什么?那是我爸留给我的房子。”

  杨伟杰扯了扯嘴角,看着我,说:“凭什么?江欣然,就凭你出轨。”

  我见过无耻的人,但是没有见过这么无耻的人,明明是他偷偷摸摸的跟江欣悠勾搭上了,居然还说我出轨?

  “杨伟杰,你可以闹,行,我们法院见,我倒是要看看,你跟江欣悠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原本以为说出这句话之后杨伟杰会有所恐惧,但是我错了,这家伙非但没有任何恐慌,反而露出了一副得意的样子,嘲讽的看着我,说:“去法院,行啊,我倒是想知道,法官看了这些,会怎么判。”

  我顺着杨伟杰的眼神看过去,只见他打开车门,从手套箱里拿出了一个文件夹,递给我,说:“我想你也应该有兴趣。”

  我疑惑的接过文件夹,打开一看,里面竟然是一摞照片,仔细一瞧,竟然是我搂着陆子翊的照片!

  我慌张的看下去,四肢已经气的发抖,更让我没想到的是,居然还有一些大尺度的照片!

  “你……你偷拍我?”

  杨伟杰笑了笑,说:“江欣然,我在想,如果咱妈看到了这些照片,会是什么反应呢?”

这个总裁有点坏》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这个总裁有点坏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热门小说《亿万星辰说爱你》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亿万星辰说爱你》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亿万星辰说爱你第十七章怀孕易烨泽那灼热的呼声扑在我的脸上,我静静地看着他,不知道为什么,越看越觉得他好看,越有魅力。蓦地,我的脑子突然闪过欧阳琪在酒会上说过的话,如果她说的话是真的,易烨泽将来要娶的人会是欧阳琪吗?一想到这事,我脸一紧,有点心事重重地将脸别了过来,神情落寞地看着车窗外。“怎么了?”易烨泽低声问着。我摇了摇头,“没事,送我回去吧!”“肯定有事。”易烨泽那双大手将我的小脸摁回他的视线内,盯着我,郑重地问道:“不要对我隐瞒,

  • 热门小说《如果爱请不要放手》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如果爱请不要放手》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如果爱请不要放手第17章血债,就该用血来还白瑾昊的身体明显颤抖了两下,他想起白茜茜流产后,大哭大闹的要求白家给医院施加压力,要让医院开除秦欢,秦欢跪在地上求她,说她没有害死白茜茜的孩子,求他相信她,她嫁入白家也没有任何的目的,只是想爱他……他当时是怎么说的?“爱?秦欢,就凭你这种卑鄙恶毒,连我妹妹的腹中胎儿都能残忍杀死的贱妇,你也配说爱?”“秦欢!别说我根本就不相信你的爱,就算你真的对我有了爱,我也会嫌恶心!”所以,她说的都是真的啊,

  • 热门小说《豪门独宠,总裁的二手暖妻》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豪门独宠,总裁的二手暖妻》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豪门独宠,总裁的二手暖妻第17章送到家门口“我现在一点被安慰的感觉都没有,反倒感觉被雪上加霜了。”沈初见只好站着一动不动,任由陆非白得动作。抵在她肩上的陆非白听见她这话不由得闷声笑着松开了她。沈初见赶紧走过去打开了柜子门,便看见一柜子的都是男装,只在角落里挂了一件女装。她突然就意识到,刚刚走出去的时候,好像没看到有其他客房,而这一间,似乎就是唯一的卧室。陆非白靠在墙上,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站在衣柜前发愣。沈初见干脆当作没注意到

  • 热门小说《行走的强者》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行走的强者》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行走的强者第17章放屁不带响却不想现在段飞竟然当着两个老人的面很认真的提出了这个问题。这让云诗彤明显愣住了。“离婚,难道是因为他的身体不行,所以不想连累自己。”云诗彤的脑袋里一团乱麻,段飞刚刚的话始终在耳边回荡,以前对段飞的那些不满竟然消散了大部分,想起这一年多来自己对段飞的态度,竟然觉得这个男人其实也并不是那么可恶,反而有些可怜……段飞当然不知道身边的大美女脑袋里想什么,更不知道自己随口一句话竟然改变了一年来自己的无良形象。他也是被逼无奈

  • 热门小说《10002》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10002》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10002第18章处朋友?下午四点,萧晨来到总裁办公室。“苏总,找我什么事?”“萧晨,我等会儿还要去实验室,你先去接小萌回家……”苏晴正在埋头写东西,听到萧晨的声音,抬头说道。“哦,那你呢?”“等我忙完了,我让别的司机送我回去就行了。”萧晨看着苏晴略显疲惫的脸庞,心中涌现几分疼惜:“反正我也没什么事情,等我晚点再来接你吧。”“不用了,让小萌自己在家,我有点不放心。”萧晨愣了愣,随即恍然,看来威胁信以及窃听器的事情,已经让这个女人没多少安全

  • 热门小说《怪谈异质论》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怪谈异质论》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怪谈异质论第17章第十七章人骨钗转眼间,在店铺里工作两个月了,期间也学习了很多简单法器的制作。我对于法器的理解,又更进一步。不过距离师傅师娘尚有很长的距离,我现在也只是理论上勉强及格而已,要想学到真功夫,还是得真刀实枪的去实践!所以我抓住每一次可以和师娘出去处理灵异事件的机会,非但能锻炼自己,没有了师傅的照看,师娘对我似乎更加‘肆无忌惮’,我喜欢那种被撩的感觉。但这几次出任务,每次很简单,基本上把法器找个地方一摆,事情就解决了,让我很失

  • 热门小说《第一婚约:前妻不好惹》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第一婚约:前妻不好惹》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第一婚约:前妻不好惹第17章调戏待到走过了马路对面,素锦眼见得秦煬和他的美女已经消失了,就冷着脸把陆泽楷推开:“多谢陆先生帮我解围。”陆泽楷漂亮的眸子狐狸一样眯了起来,他居高临下看着她,痞痞说道:“呦,温小姐怎么一转脸就变的这样冷淡?刚才可是还死死抱住我的手臂不丢呢。”“你究竟想怎样?”素锦狠狠瞪他一眼,对于这种两面三刀翻脸不认帐的男人,她根本连看都不想看一眼。“没怎样,只是这么长时间不见温小姐,着实有点想念了。”他依旧是不急

  • 热门小说《神级妙手》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神级妙手》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神级妙手第十七章墙壁有洞简单的洗了个澡,进了李岚的卧室,见李岚正坐在电脑前面玩的不亦乐乎,林逸就出声问她,“李岚,我晚上睡哪里?”李岚目光盯着电脑,随口道:“睡我的房间。”“啊?”林逸一愣,暗想这个李岚也太开放了吧?“你的意思是……”林逸顿了顿说:“我们睡一个房间?”李岚听了林逸的话笑着转身,没好气的睨了林逸一眼,“你想什么呢,我的意思是……你睡我的房间,我待会儿去隔壁我爸妈的房间睡。”“哦,这样啊。”林逸尴尬的笑了笑,坐在了床边。李岚目光又

  • 热门小说《大小姐的疯狂护卫》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大小姐的疯狂护卫》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大小姐的疯狂护卫第17章半步崩拳谁知就在这时,唐青青站了起来,惊喜的喊道:“雷表哥,你怎么来了?”她快步过来,又一把撇开陈扬,道:“臭陈扬,快死开,这是我表哥。”陈扬郁闷无比,但也只能乖乖让开。这雷表哥叫做霍雷,是霍天纵的孙子。霍雷对唐青青倒是和蔼可亲,微微一笑,风度翩翩。他说道:“我来这边办点事,所以顺道来看看你。”这霍雷的声音带着磁性,又沉稳大气,真是偶像剧的模范男猪脚。唐青青不由小小的埋怨道:“雷表哥你真是的,也不提前说一声

  • 热门小说《左耳思念的倾听》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左耳思念的倾听》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左耳思念的倾听第17章是时候离婚了这时站在楼梯上的任微言也走下来,穿着拖鞋下楼的声音被陆亦琛听见。他抬眸看见她,有些诧异。想到自己刚才说了什么,心里有一丝异样。但是任微言却好像没听到,她从容的走下来,站到两个人面前,扫了两人一眼。这种略带轻蔑的眼神让陆亦琛很不爽。正想开口,就听到任微言说说话:“今天,是你们两个在一起?”这语气,怎么这么像质问?陆亦琛冷笑,把今天她说的话原封不动的还给她:“怎么,我有向你报备行程的义务?”任微言却似乎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