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乱世烈歌 大结局

2017/12/3 11:59:4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乱世烈歌

楔子

黄沙漫漫,一大队人马在沙漠中穿行,夕阳下拉得长长的影子投射在金黄的沙丘上,颓丧之气寂寂蔓延,兵士衣衫褴褛,脚下的沙砾散发着灼人的热度,士兵们个个眼中都露着饥渴的神情。好好孕

又是一支打了败仗的军队。

行军途中不时有人倒下,不是饿死便是渴死,还有很多发热病而死,尸体被扔在路边,转眼就被掩埋在黄沙中。

已经连续第三天没有找到水源,干粮也所剩无几,全军几千人眼看着就维持不下去了。

倒下的人便成了他人口中之食,战马也日渐减少。将军眼看着这一切,心如刀割,虎目含泪,却始终默不作声,他一向爱兵如子,面对残酷的现实,他也无力回天。

很多士兵开始精神错乱,出现海市蜃楼的幻觉,不时有人奋不顾身地冲下沙丘去追寻那梦寐以求的淡水,被沙尘暴所吞没,终是化作这茫茫大漠中一缕孤魂。

一个月前发给京城的急报也不知道皇上看到了没有,援军迟迟没来,西北疆的屏障宛城失陷。版权haohaoyun.com

曾经威名赫赫,百战百胜,所有的荣耀都只是烟尘,如今的将军也早没了当初的雄姿英发,现在想来半年前调遣他来这西北蛮荒之地都是皇上听信了奸佞的谗言,朝中只怕有内鬼,一心想置他于死地。

此次还朝,定是凶多吉少。败军之将,有何颜面?但是他还有未完的使命,他还有未完的心愿,他还有想要再见一面的人,不管结局会如何,他都认了。生死由命,富贵在天,人力不可违。

一路东进,所见之景渐趋凄凉,沿途十室九空,很多村庄被焚毁,路旁老弱妇孺或搀或扶,眼神麻木,看不到前路,茫茫然望着这支衣衫褴褛的军队,好似已经见惯了这种场面,败军……都城渐近,他心中却有不祥之感,沿途所见已经慢慢浇灭了心头的热火,满怀的希望忐忑终是被忧虑取代。

不断遇到流离失所逃难的难民,越是逼近都城,慌乱的人群越多,潮水般从城里涌出。

军队在离京师几十里外的平安镇驻扎,将军派了人前往都城打听消息,去的人没多久就回来了,回报说皇城四门紧闭,死守不开城门。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路上已经听闻敌军不断派人袭扰,北部很多城池都已陷落,皇城危急,如此看来绝非危言耸听。

平安镇,月圆之夜。

“将军,您已经连续半个月没有好好歇息了,日夜操劳,如今大敌当前,更要好好休养,才有精力想出对敌之策啊!”一旁的副将小心翼翼劝道。

将军只是盯着地图,一动不动,恍若未闻。

午夜时分,皇城西北角发出的一簇火光惊醒了沉思中的将军,绿莹莹的信号灯!

待到将军带兵救援时才发现整个皇城早已陷入了一片火光之中,城门洞开!城内满眼狼藉,目光所至,尸横遍野,妇孺咽泣,嘶喊声声振聋发聩,马蹄得得,嘶鸣阵阵敲击耳膜。昔日繁华的皇城竟成了屠宰场,满脸狞笑的敌人肆意砍杀手无寸铁的百姓,马蹄扬过之处挥鞭直指,卷落可怜妇人身上一大片衣裳,哭喊声,淫*笑声,声声激荡,撞在将军耳里,他红了眼,伸手从走兽壶中抽出一只羽箭,搭弓拉臂,嗖地一声,正想轻薄妇人的敌寇应声倒地。

将军已经杀红了眼,冲出重围,也顾不得身后余部已经所剩无几,战马已在混战中被砍伤,提剑杀往皇宫方向,发誓要保护周全的人,她此时在何处?可还安好?西北望,夜苍凉,月光皎皎,满城烟火。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第一章  错缘姻成劫(1)

天气爽朗,此时正逢八月金秋,桂花开满了整个院子,香气氤氲怡人。

桂花树下立着一个白衣少女,发髻轻挽,云鬓松弛,正静静望着这满院的桂树发呆。

“小姐,夫人请您过去一趟。”说话的是个绿衣短衫的小丫头,约莫十四五岁,瓜子脸,秀丽脱俗。

“哦。”少女懒懒应了一声,“小翠,你给我摘几支桂花放在屋子里吧。”

“是,小姐。原文haohaoyun.com”婢女屈膝应承。

“夫人找我有什么事?”

“奴婢也不知道,小姐去了就知道了。”小丫头吃吃笑起来,并不畏惧小姐。虽然相处时日不多,总觉这小姐没什么脾气,挺好相处的。

不多时便来到了正厅外,小翠让在一侧:“小姐,到了,老爷夫人还有少爷已经在厅子里了。”

少女在门槛外踟蹰了一会,硬着头皮踏进去,心中却有些忐忑,不知这杜老爷为何也要见她。

听小翠说起过,这杜老爷是皇宫里的御医,好像还是什么大官。乱世烈歌 大结局那定然是忙得不可开交的,更何况这个绿茗山庄与世隔绝往来多有不便,杜老爷百忙中还抽出空闲来见她,可真够骇人听闻了,这才是真正叫她不安的。

小翠见小姐一直低着头,脸色煞白,也有些担心,轻轻扯了扯小姐的衣袖:“没事的。”细如蚊吟的声音听在少女耳中却有鼓舞人心的作用,她伸手轻轻抚了一下小翠执着自己袖子的手冲她嫣然一笑,昂首踏入正厅。

一进室内,果然看见高堂之上端坐着两人,左侧之人约莫四十多岁,着一身青灰袍子,面色儒雅,颌下一缕黑须,整个人看起来颇有些仙风道骨的味道。然而目光十分锐利,叫人不敢跟他对眼,想来该是杜老爷无疑了。右侧坐的是杜夫人,是之前已经见过的,端丽秀雅颇有大家风范,第一眼便博得了她的好感。

太师椅旁还立着一人,那便是几日前带她来绿茗山庄的杜家少爷杜瑞乾。

几日前,好巧不巧地,她在溪涧里洗澡的时候遇到了上山采药回来的杜瑞乾,又好巧不巧地着凉病倒了,而后就被他带回了绿茗山庄。

此时杜瑞乾站在爹爹身旁,脸上微红,兀自一个劲地低着头盯着地面,不敢看少女一眼。

到底是什么事,这一家子都齐上阵,只是普通的会面的话有必要弄得这么隆重吗?少女心中不禁慌起来,转念一想,自己又没做错什么,凡事抬不过一个理字,他们还敢杀了她不成!

稳了稳心神,对着已经在神龛下面的八仙桌两旁太师椅上坐定的杜老爷夫妇福身行礼:“见过杜老爷、杜夫人。”

“免了,坐吧。”杜夫人颔首微笑道。

望向杜瑞乾,他微低着头,神情有些不自在,好像还偷偷带着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就是琦颜?”杜老爷发话了。

“是。”少女赶紧收回心神答道。

“父母可还健在?”

“这个……不知道,已经很久没回去过了。”

“家中还有何人?”

“呃……也许只有我一人了吧……”琦颜语音略微苦涩,杜老爷怎么全问这些问题。

“哦,今年多大?”

“今年十六了。”

“可曾许配人家?”

“……”这次琦颜没搭话,忽然间想起了一些往事。

婚约,都过去这么多年了,连维系婚约的基础都失去了,那还能持续么?“琦颜姑娘?”杜夫人带着疑惑的声音传入耳中,她才从回忆中回过神来。

“嗯,在。”这一声琦颜应得有些敷衍,心思早飞远了。

“你可曾与人定亲呢?”杜夫人温和问道。

停了半晌,琦颜略略苦笑:“呃,没有……”

“那就好。”只见杜夫人望向儿子的眼神中满是笑意,慈爱之色毫不掩饰。

琦颜有些摸不着头脑,这算是哪门子的好事?怎么觉着这么别扭呢!

***************************************************************“小姐,别走来走去的了,您都来回走了两个时辰了。”小翠把茶放在茶几上劝道。

“唉……”琦颜长叹一声,无力坐倒在椅子上,心里焦躁不已。

“少爷人很好的,他一定会对你好的。”

“别跟我说这个,我心里乱得很。”

今天下午叫她过去原来是要她嫁给杜瑞乾!先前还纳闷怎么杜夫人一听她没许人家那么高兴,哪想得到是为这种事!琦颜当时就愣在那里不知该如何作答,要是直接拒绝岂不是太不给杜瑞乾面子?可是现在连自己的身世都还没弄清,亲人也都下落不明,才刚刚下山还有很多事等着她去做,哪有心思成亲呀!

听小翠的口气似乎还挺替她高兴:“小姐,您就应允了吧,多少人给公子提亲都被他一口回绝了,而且公子是娶您做正夫人,不是做妾,光凭这一点您就比别人幸运很多了!”

“这个怎么说?”琦颜秀眉微蹙。

“很多像小姐这般遭遇的姑娘可都没你幸运啊,以前我们村的惠芬也是洗澡的时候不小心被人看到了,那人不肯娶她,最后她便是一头撞死在村口的桂树上,很惨呐。”小翠边说边摇着头叹息。

原来这燮国的风俗是很奇怪的,男子若是看了女子的身子,只要女方没有订亲,男方便可以娶这女子,一般的都是娶了做妾,很少有能做妻的。若是已婚的女子,这便是妇德败坏,会被丈夫休掉赶回娘家的,最后往往都自杀了事,还会被人戳着脊梁骨指指点点。因为女子的身子被人瞧了便不会有人娶她,传扬出去也会成为家族的笑柄,为人所不齿,遭大家唾弃,所以这燮国的女孩子多半都是不敢在溪涧里面洗澡的,就怕名节不保。

真是不知多少少女的幸福 被这野蛮的风俗摧毁,这样的蛮不讲理,偏偏又没人能撼动他,唉,难道这次真是非嫁不可了吗?早知道她就说已经定过亲了,唉,谁知道会有这档子事!

琦颜焦躁地又从椅子上站起身,不安地踱着步,紧紧握着拳头,不甘心就这么屈服。她又不是燮国人,这燮国的习俗奈何得了她?难怪杜瑞乾每次见她总是脸红,敢情心里早就在盘算着要娶她来着。

但是这门亲事绝对是不行的,且不说她之前定过亲,即使没定亲也是万万不能,还有那么多事情等着她去做,怎么可以在这里久留。

但是不管她怎么推脱,但是这门亲事似乎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推不掉了,杜老爷态度相当强硬,答应给她三天时间考虑。

她该怎么办呢,拖只拖得了一时,唯一的办法只有逃出去,不然就真的只有嫁给杜瑞乾了。

第二章  错缘姻成劫(2)

月黑风高夜,凉风袭人。

琦颜着了夜行衣黑巾蒙面,轻轻推门而出。

小翠已经被她用迷药迷晕,这是连续第三天夜探杜府,想是那日她应承得不够痛快,绿茗山庄白日里对她看得极严,虽未明言,但是不管她走到哪里,小翠必然跟到哪里,身后不远的地方总有家丁模样打扮但是身形步伐都无疑是武林高手的陌生人紧紧相随,不知为何他们要将她看管得如此严密,似乎生怕她逃跑。

为了不引起他们的注意,白天她都尽可能地不出门,只假装病未痊愈,卧床休养,为晚上的行动养精蓄锐。

杜瑞乾几次想来探望她都避而不见,这时候的琦颜真的非常恨他,若不是他,她此刻便是自由身,想去哪里去哪里,不用有任何顾忌!

经过两天的摸索,她知道这大宅子里肯定有密道,不然根本不用设计得那么复杂,而且若是没有密道,跟外界的往来可太不便了,杜老爷既然能在一夜之间就赶回绿茗山庄这便更印证了她的猜想。

本以为可以凭一己之力找到密道悄悄逃走,却是一无所获,原来宅子设计得这么复杂就是为了避免人逃跑的,仿佛天然就是个囚牢,只进得了,出不来。

今夜绿茗山庄的戒备明显比前两日更森严,竟然出现了士兵的身影,十几个人为一队随时巡视,看到这样的景象琦颜不禁倒抽一口凉气。

虽说明日就是她跟杜瑞乾大婚之日,虽说杜老爷是燮国第一御医,虽说杜家家大业大,可是何以能惊动得兵卫护院!究竟是怎么回事!一定有鬼!

琦颜一闪身躲进黑暗中,等一队兵丁渐渐远去她才继续探路,昨晚和前晚她才探完东厢和西厢,南亭北苑都还未去过。今夜去恐怕又是一无所获,但是她却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即便是无谓的挣扎也要尝试一番。

刚刚挪步,就听一个声音划破长空:“有人!”

旋即一队兵丁迅速返身回来搜寻。

琦颜一惊,心底有些慌乱,离他们不过几十丈的距离,若被他们逮到就坏了。

正自惶急,忽感腰带一紧身子一轻,人已经跃上房顶轻轻落在琉璃瓦上。

快到竟然让她无暇反应,所有动作都仿佛是在一瞬间完成,琦颜心下大骇!

正要大叫,嘴唇已被人捂祝若是此人想要杀了她,真是易如反掌只怕她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直接成了一缕冤魂,连个索命的对象都找不到。

想想就心有余悸,琦颜掉转头想要看清这救她的人,只见这人跟她一样着了夜行衣,头和脸都用黑布蒙得死紧,只露着一双星光熠熠的美眸,黑夜里格外明亮,她不禁一呆,似曾相识的一双眼。

就在琦颜愣神的当儿,这人放开了捂着她嘴的手,几个起落已然不见踪影,空气里一片寂静,仿佛从来没出现过这个人。

站在空旷的屋顶上琦颜的腿有些不听使唤,还在思量刚刚救她的人到底是什么身份,为什么要救她?她敢打赌,这人她一定见过!从身形来看是个女子,她把自己包裹得那么严实,定是不想被她认出。

想了半天也没得出结果,记起今夜的重要任务是找密道来着,再过几个时辰就该天光大亮了便也不敢再耽搁。虽然甩开了那帮讨厌的兵丁,但琦颜还是每一步都走得极为小心,生怕碰响什么东西惹人注意。

现在的位置仍是在西厢,要去到北苑须得穿过一片茂密的竹林,她只得从房顶上跳下来,黑夜里她目测得不够准,结果跳下来时因为屋顶离地面太高而崴到了脚,幸好是跌在草丛里,不然就没那好运气只是崴了脚,很可能会骨折。闷哼一声便跌坐在草地上,心中又羞又愤,一丝恨意闪过。

之前在五华山的六年里,师父始终只是叫她扎马步,不肯教授武艺,那些防身术还都是师兄师姐偷偷教的,都只学到些皮毛。

想想师父也许根本就从没把她当做弟子,不仅如此,师父还恨她,只是她也想不明白为何师父还会抚养她六年,个中缘由任她想破头也不明白。也许,师父真的就是个谜团一样的人物,捉摸不透的。

看来很多事冥冥中早已注定,若是她能料到会有今日的窘迫,当初就会好好跟师兄师姐习武。

揉了揉受伤的脚踝,疼痛难忍,只得放弃继续夜探的念头,也许这就是命中注定的姻缘,即使想逃都逃不掉,看来,她跟杜瑞乾,真的有缘。

正要起身,突然灯火一黯,原来是不远处那间房子里的灯灭了,四周陷入了一片死寂,黑咕隆咚的。

只听得门嘎吱一声开启又迅速闭合了,两个黑影缓步朝她这边移过来,低低的谈话声在这寂静的夜里格外清晰:“襄南王殿下,咱们就这么说定了,老夫拜托的事还望殿下费心。”

是杜老爷的声音。

“那是自然,本王自当竭尽全力,”襄南王呵呵笑道,“你还是留意一下你未来的儿媳吧,明天的喜事不要弄出笑话来,若真如你所说她是萧国流落的公主,你儿子要娶她只怕也非易事,她铁定不会乖乖就范的。”襄南王忽然止住了脚步语带几分揶揄。

杜老爷竟然识破了她的身份?!惊得琦颜冷汗直流,两人距她只有十几丈的距离而已,琦颜心中惊恐交集,生怕被他们发现,低下头紧紧匍匐在草丛里一动不动,大气也不敢出,凝神听着他们的对话。

“也只是老夫的推测,她自然不会言明自己是萧国公主,前几日内人向老夫提起,她曾向内人询问宜城的境况,竟不知宜城早在六年前已更名燕京,更不晓萧国已被瓜分,那时起老夫便怀疑她的身世了。三日前见到她时老夫也暗暗吃惊,此女音容笑貌跟从前的妍贵妃有八九分相似,恍然便是妍贵妃重生一般,一问她,她连父母是否健在都答不出,老夫心中更是坚定了几分,她真的很有可能就是六年前便流亡在外的善雅公主。”

“若她真是公主,你要怎样处置?”襄南王的声音寡淡得如同一碗平水。

“这是个祸害,留不得。原本老夫是想杀了她以绝祸患,可惜犬子嗔痴,誓要娶她为妻,老夫不忍弗了他的意只得答应,殿下大可放心,成亲之后会幽囚她在这里,叫她出不得绿茗山庄这个门,不得遗祸人间。”

“杜先生未免太小题大做了,如此对她似有不公啊,这世上物有相同人有相似,长得相像的又何止一二人。一来没证据表明她就是公主,二来过了明日她便是你的儿媳,这般对她令郎将作何感想呢。依本王看,你还是好好调查一下她的底细再做论断的好,免得冤枉了她,你说是不是?”襄南王浅笑道。

“王爷说的极是。”杜老爷躬身行了一礼,“时候不早了,老夫送殿下下山吧。”

“嗯。”襄南王应了一声,朝竹林另一边走去。

琦颜正松了口气。

“谁?!”伴着一声低喝,襄南王一闪已然欺近身前,五指成爪抓过来,风声呖呖。

她双目一闭,心道:完了。

乱世烈歌》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乱世烈歌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热门随机

  • 穿越2000年,一起去看世界上第一场“电影”

    相信大家都听过周杰伦的《皮影戏》,“微薄的身躯,刻划出厚实尊严,小小屏幕,撑起大大一片天……”,虽然听过这首歌,但是却很少会有机会看到真正的皮影戏。隔着一块长长洁白的白色幕布,看各个皮影角色在幕布后活灵活现地嬉笑怒骂、翻飞乱打,这是老一辈人难以忘怀的童年时光。小米对皮影戏最深刻的印象大概是张艺谋导演电影《活着》,电影里主人公富贵对皮影戏的执著。葛优饰演的主人公富贵,从只是喜欢看皮影戏的纨绔好赌少爷变成走村串乡的皮影班主。富贵的一箱皮影陪着他经历了国共内战的炮火,直到大跃进时期,还是被“破四旧”的

  • 乌克兰设计师Igor Starodub&Irina Nakonechnaya标志设计作品

    设计丨IgorStarodub&IrinaNakonechnaya

  • 行为科技签约北理工自动化学院人工智能团队 加速推进智能识别业务

    ——行为科技与北京理工大学自动化学院人工智能团队战略合作签约仪式2018年6月19日上午,中国人工智能领域创新企业行为科技在北京理工大学国防科技园与北京理工大学马宏宾教授人工智能团队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北京理工大学教授马宏宾博士、费庆老师、行为科技总裁孟思宏等参与了此次签约仪式。据悉,行为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以人工智能为基础,利用机器视觉识别对人的行为进行分析的公司,目前与保险公司正在合作基于行为识别的学校安防产品,以实时掌握学生进出校时间及地点,帮助校方及家长防范未成年人走失以及排查学校附近的可

  • 文化馆:加强队伍作风建设,全面提升社会服务功能

    6月25日上午9点,中牟县人民文化馆召开全体会议,对上半年各项工作进行了总结,同时安排了下半年工作的重点和任务。会上,冯俊岭馆长结合贯彻落实十九大精神和局党组有关文化馆工作的指导意见,就上半年文化馆工作取得的成绩和存在的不足,进行了认真的回顾和总结。他首先传达了许文焕副局长在23日文化馆领导班子成员会上,对文化馆上半年工作的基本总结和对下半年工作的要求,特别就全面整顿组织纪律、工作纪律、作风纪律进行了严格要求。按照局党组的决定,文化馆把七月份定为纪律作风整顿月,希望全体工作人员必须严肃组织纪律,

  • 12句伤感短句子,费尽心思和你聊天的样子,我自己都讨厌自己

    1.明明早已百无禁忌,偏偏你是一百零一。2.费尽心思和你聊天的样子,我自己都讨厌自己。3.伤心,不是因为爱情结束了,而是因为当一切都结束了,爱还在。4.我所厌恶的不是爱情,而是那等待,猜测,道歉和伤害以及无法兑现的承诺。5.后来所遇之人都胜你,所爱程度都不及你。6.别浪费青春等他,决定离开的人从没有想过回头。7.突然觉得好难过我和你是不是就这么散了时光太瘦指缝太宽一个不经意流年已把故事写好了结局有些人注定要消散在清风明月里有些缘注定要飘零在落花流水间再怎么刻骨铭心的记忆总有一天被光阴风吹散的无影

  • 粮票在收藏投资者中居然拍卖出百万天价,粮票的市场行情究竟如何?

    粮票是20世纪50年代至85年代中国在特定经济时期发放的一种购粮凭证。粮票作为一种实际的有价证券,在中国使用达40多年,全国粮票是指,不论你走到什么地方,都可以用此粮票购买粮食用品,其中还包括食油(只有全国粮票才可以在异地买食油)。若要出差或探亲,一定要用地方粮票换上一定数量的全国粮票才能出门。粮食是关系到国计民生的重要物资,一个国家在进行大规模经济建设时,必须对粮食进行宏观控制、统一调剂。不同时代都有着代表性的历史产物,粮票是我国经济发展的特殊产物,因此具有收藏价值。那么,粮票现在值多少钱,粮

  • 英联邦国际拍卖行春季拍卖会预展暨秋季拍卖会藏品征集

    原标题:英联邦国际拍卖行春季拍卖会预展暨秋季拍卖会藏品征集英联邦国际拍卖行春季拍卖会预展暨秋季拍卖会藏品征集【深圳站预展时间】:2018年7月11日(星期三)上午09:00-下午18:00【深圳预展地点】:深圳龙华希尔顿逸林酒店三楼宴会厅(深圳龙华新区东环二路8号)【新加坡拍卖时间】:2018年7月29日上午09:30入场上午10:00开始【新加坡拍卖地点】:新加坡良木园大酒店(新加坡乌杰路22号)拍品预展缠枝莲风纹蒜头瓶规格:高:24.5cm底径:8.5cm口径:4.5cm瓷制蒜头瓶始烧于宋代

  • 长城物业陈耀忠:以至诚之心,推动心与心的链接 | 致良知家书

    陈耀忠长城物业集团董事长致良知四合院“致28”学员6月17日-21日,以“战略创新在行动”为主题的董事长五日学习会,在致良知四合院顺利举办。来自13家不同行业的致28企业董事长,与四合院老师就自己企业的3.0战略创新项目进行了一对一的研讨。五天五晚的充实学习,通过分享和回应、提问和解答、反省与立志,董事长们的心力再一次被激扬,对3.0战略创新及方案落地,也有了更为深刻的理解和更加清晰的路径。其中,长城物业董事长陈耀忠在学习结束后,颇为感触地以这篇家书表达了自己这次四合院之行的满满收获,回顾企业过

  • 萍安钢铁开通论坛畅通员工沟通渠道

    6月份,萍安钢铁员工谈论最多就一个话题之一,就是“企业论坛开通了!”上网站、逛论坛、发帖子,在当前网络化的时代,对很多人已经不再陌生了,为给萍安钢铁员工提供一个信息交流、工作交流以及资源共享的平台,充分利用论坛,以达到宣传企业文化,展示萍安钢铁人的风采,萍安钢铁开通了企业内部论坛。为让每一位员工参与论坛,萍安钢铁高度重视,通过专业培训、层层发动,确保每一位员工都注册成为论坛会员。为保证论坛会员的隐私,论坛采取昵称注册的方式,不允许实名注册,用户信息保密,让员工可以在论坛中畅所欲言。为做好公司员工

  • 44位美国总统的专业和学历 为何文科生出总统?

    最近朋友圈盛传“全世界都是文科生的天下”、“读书无用其实是读文科无用”等各种言论。所谓实践出真知,小编决定来研究一下——在美国,读文科是否有用,读大学是否有用?小编在此选择了美国历史上的44位总统作为研究的样本。然而由于样本较少,不具有代表性,如有误请轻喷。美国总统的专业根据美国网友统计1913年之后总统的专业,发现超过半数的都是历史、政治、经济专业的。所以看起来还是蛮挺正统的,基本上都是文史哲大专业,确实是一个文科生的天下啊。一个有深厚人文学科背景的领导者,熟知社会发展规律和历史变革的经验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