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昏嫁总裁 大结局

2017/12/3 13:33:02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昏嫁总裁

第1章捉奸在床

万籁俱寂,东边的地平线泛起的一丝丝亮光,宁浅语揉着僵酸的脖子,站在A市有名的豪苑小区的楼底下,仰头望着楼上那个有一点点昏暗灯光的窗户,脸上满是甜蜜。说明haohaoyun.com

  原本一个星期前,她就跟未婚夫约定今天去渤海湾看婚纱的,却因为突然被通知今天有个重要的手术,她只好打电话给未婚夫打电话取消今日的行程,当时的她未婚夫很失望地挂断了电话。

  却没有想,昨晚医院把那台手术给提前做了。通宵手术的宁浅语,顾不得回去休息,便直接搭乘计程车,来到未婚夫在豪苑小区的公寓,就是想给他一个惊喜。

  心中带着满满的喜悦,宁浅语上了楼。

  但打开房门后,宁浅语忽然意识到有点不太对劲。

  因为她隐隐约约听到一种很奇特的声音,从没有关紧门的卧室中,不断地传出来,钻进她耳朵里。

  “啊,你轻点!”

  “你要快点,又要轻点,你到底要我怎么样?”

  “你真坏!”

  宁浅语可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这样的对话意味着什么,她很清楚。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

  顿时,她感到一阵天旋地转,身体不由一个趔趄。

  “不……不可能!”

  宁浅语不敢相信,应该说她不愿意相信刚才听到的声音。

  她强撑着,一步一步靠近卧室,心里拼命地找着借口安慰着自己:“房间里的一定不是锦博,肯定是锦博把房子暂时借给朋友。对,是别人!”

  然而,无情的现实的击碎了宁浅语最后一丝幻想。

  透过半开的门,可以看到床上有两个人,一个是她的未婚夫慕锦博,一个是她最要好的闺蜜戚雨薇。

  宁浅语没有想到,她通宵加班做完手术来给未婚夫一个惊喜,却撞上她的未婚夫和她的闺蜜上床。她和慕锦博恋爱整整三年,两人的感情一直很好,连订婚的日期都已经定下了,他说过要跟她过一辈子,说会永远爱她,这就是慕锦博的一辈子和爱?

  宁浅语的身子一晃,手上的外套落在了昂贵的地扳上。好好孕

  “锦博,浅语在那里。”戚雨薇的眼神中闪过一道阴谋得逞的光芒,然后将趴在自己身上的慕锦博推开。

  慕锦博一转身,就看到原本应该在医院做手术的宁浅语竟然站在门边,“浅语……你不是在做手术?怎么来了?”

  “是啊,我应该在做手术的,怎么就来了呢?”宁浅语真的觉得好笑,因为她要做手术,他就跟她最要好的闺蜜上床?她的眼神落在戚雨薇的身上,“雨薇,我宁浅语是有多对不住你?让你要来上我的未婚夫的床?”

  接触到宁浅语燃烧着愤怒的目光,戚雨薇抱身子往被子里缩了缩,“浅语,我和锦博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的,都是我都错,我……”

  戚雨薇的话还没有说完,宁浅语就一个巴掌甩在她的脸上。

  “啪!”

  顿时那一张精致的粉脸上,就多了一个猩红的巴掌印。

  “够了!宁浅语!”慕锦博一把推开宁浅语,把戚雨薇拉到身后,他铁青着脸,瞪着宁浅语道:“你人古板传统,一点也不解风情,我们在一起三年,你除了亲脸颊和牵手,碰都不让我碰一下,我是个男人,是个正常的男人,不是和尚!”

  “这,就是你背着我和她在一起的理由?”宁浅语低声笑了,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她突然抬起手,给了慕锦博一巴掌。

  “啪!”

  慕锦博是含着金勺长大少爷,谁敢打他?被宁浅语甩一巴掌,一张俊脸立即狰狞了起来,一手抓住宁浅语的手腕,“宁浅语,你不要太过份了!”

  “呵呵,慕锦博,我过份?这一巴掌是你背叛爱情的代价!”宁浅语一把甩开慕锦博,转身从房间里跑了出去。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

  宁浅语从小区跑出去后不久,一辆黑色的奥迪,缓缓地从小区外的拐脚处开出来。

  后车厢内坐着个男人,俊美至极的脸庞,笼罩在宛若实质的阴冷戾气之中,令人望而生畏。虽然他是坐着,但依旧是能看出他很高大,至少是在190公分以上,背挺的很直,健硕的身材包裹在纯黑色的范哲思定制西装里,完美的衣线把他的身材勾勒的完美无缺,一头宗色的头发带着点自然卷,整个人给人一种无懈可击的感觉。

  男人的眼神落在急匆匆跑出小区的那娇小的身影上,黝黑的瞳孔深邃得看不见底。

  他很早就找人调查过慕锦博和戚雨薇之间的暧昧,而让宁浅语发现真相,促使她和慕锦博之间的感情破裂,一直都是他打击慕锦博计划的一部分。今天这出戏,也是他亲自导演出来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预期的那么高兴,反而有种奇怪的压抑……

  叶昔看一眼后视镜中的男人,低声问,“辰少,宁小姐已经从二少爷的公寓出来,从她的反应来看,一切都按照原计划在进行,现在我们回去吗?”

  车厢中是一片静谧,男人并没有回答。叶昔静静地等待着辰少的命令。推荐haohaoyun.com

  良久之后,男人沙哑着声音回答,“跟上!”

  “是!”

  黑色的奥迪像一只神秘的幽灵隐藏在黑暗之中……

第2章出车祸

出了小区,宁浅语那强忍了许久的眼泪,终于是顺着脸庞滑了下来。

  她是个单亲家庭的女儿,跟母亲相依为命,从医学院毕业后,她就认识了慕锦博,起初母亲死活不同意,说他们之间背景差距太大,将来两人会产生矛盾。宁浅语不听,她不惜跟母亲决裂,也要跟慕锦博在一起,这三年来,她都很少回母亲那里。

  他们连订婚的日子都定下了,就等着年底两个人休假订婚。结果,却发现慕锦博背着她和闺蜜搞上了,而她的闺蜜戚雨薇,从小跟她一起长大,几乎可以说是无话不说,跟母亲闹掰后,她几乎把戚雨薇当成亲妹妹,戚雨薇毕业后一直没有找到满意的工作,她厚着脸皮第一次求慕锦博帮忙,却没有想到戚雨薇会和慕锦博搞在一起,还是她亲手把他们给送到一起的。

  “你把爱视为生命的唯一,结果人家当成草芥。

  “你把闺蜜当成宝,结果闺蜜把你当根草。原文haohaoyun.com

  “未婚夫和闺蜜同时背叛你,宁浅语你的人生整个就是一场悲剧!”

  宁浅语低低地笑了起来,笑得泪流满面,笑到后来,她直接一巴掌打在自己的脸上,“宁浅语,你就这点出息?三条腿的蛤蟆难找,两条腿的男人不到处都是?为了一个人渣慕锦博,用得着吗?像戚雨薇那种不要脸的女人,你当她是什么朋友?不过是婊砸罢了!”

  脸上火辣辣的疼,却掩盖不了宁浅语心底的伤,被两个最爱的人同时背叛的那种心伤。

  突然一声紧急的刹车声响起,宁浅语抬起头,朦胧间看到一辆车,朝着她撞过来。她只觉得浑身一阵酸软无力,像是浑身被抽干了力气,连躲的力气都没有了。

  “浅语!”

  隐隐地,她听到有个人在喊她的名字,是谁?

  她只感觉到一阵剧痛从她的右手臂传过来,然后进陷入了昏迷之中。

  宁浅语只感觉到浑身都痛,却敌不过右手的剧痛,她想睁开眼睛,印入眼帘的就是一片雪白,她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一张惊喜地脸就凑到了她面前,“小姐,你醒来了?你可昏迷了一整天了。”

  宁浅语这才注意到,这里是病房,而跟她说话的是护士小姐。

  她记得她从豪苑小区跑出来后,没注意,撞上了一辆车,是谁送她来医院的?她被车撞的时候好像听到有人喊她,是慕锦博吗?宁浅语激动地用手撑着身子想要坐起来,却只感觉到右手一阵剧痛,“啊!”

  “小姐,你别乱动,你右手断了,刚从手术室出来。”护士小姐惊地跑过来制止宁浅语。

  右手断了?对一个外科医生来说,手是有多么的重要。瞪着右手上的绷带,宁浅语只感觉到一阵天昏地暗。

  见到宁浅语不说话,护士小姐在确定宁浅语的手没事后,便离开了病房。

  一直到手机铃声响起,才让宁浅语回过神。

  宁浅语拿起手机,才发现竟然是医院的电话。

  “宁浅语,因为你手术中出现错误,导致你的病人开刀后,出现严重的并发症的情况,最终导致病人死亡……医院决定吊销你的行医资格证,并辞退你,请你尽快过来办辞职手续,并给予病人家属赔偿。”

  宁浅语越听越心惊,听到后面,身子都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她前天晚上做的那台手术的患者,在昨天中午突然出现了并发症,没有了呼吸。

  术后并发症之类有很多,这样因为并发症出现死亡的情况虽说少见,却不是没有。但一般情况下向家属好好的解释不会有问题,或者医院会为这事负责。而现在,医院竟然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她的身上?让她负全部责任?还让她赔偿?

  宁浅语犹如掉入了冰窟,连电话都忘记是怎么挂断的。

  她失神地开始给医院里交换过手机号的人打电话了解具体的情况,只可惜,有些人根本就不接她电话,有的人就算是接了,也是随便说两句就挂断了。

  还真的是人性薄凉啊!想她以前是医院神经外科科室最年轻的主治医生,多少人对她阿谀奉承、献殷勤,而现在,个个视她如毒蛇,生怕被她给连累了。

  宁浅语垂着头,把手机给扔在了病床上。

  宁浅语沉默不语整整一天,一直到晚饭的时候,护士小姐给她送晚餐过来。

  “宁小姐,吃饭了!”护士小姐把床上用的小桌推出来,然后把餐盘放在上面。

  宁浅语盯着盘子看了一眼,独立的豪华病房,还有专门的护士照顾,难道是慕锦博安排的?“护士小姐,请问一下是谁送我到医院来的?”

  护士小姐说,“宁小姐,送你来的人是谁我不知道,你的手术是上面的人安排的。”

  宁浅语更加确定是慕锦博了,他这是干什么?照顾他的前任未婚妻?宁浅语只觉得很好笑。

  “护士小姐,我要转到普通的病房,麻烦你!”

  “什么?”护士小姐奇怪地看一眼宁浅语,“宁小姐,你的病房是上面安排的,我没有权利帮你转。”

  宁浅语激动地就要起身,“我不要用慕锦博的钱,我要听他的安排……”

  “宁小姐,您别激动,要是再伤到手,可不得了!”护士小姐劝说着宁浅语。

  宁浅语固执地道:“那你去帮我转到普通病房,然后帮我把费用缴清。”

  “宁小姐,这不行的。”护士小姐真的为难了。

  “那我出院吧!”她不要再跟慕锦博扯上任何一点的关系。

  “宁小姐,我帮你去问问。”最终护士小姐妥协了。

  宁浅语靠在病床上,望着窗外,暮色暗淡,残阳如血,夕阳以一种欲留不能留的姿态,很像垂死挣扎的绝望,正如她一样。

  一天之内,未婚夫和闺蜜捉奸在床,发生医疗事故让她没有了行医资格证,断了拿手术刀的手……

  在宁浅语病房隔壁的VIP病房中,隐隐有声音传出。

  “辰少,宁小姐坚决从VIP病房中搬出来,并坚持自己支付费用。”

  “随她去。”

  “是,属下知道。”

第3章噩耗传来

却没有想,宁浅语还没有来得及从VIP病房中搬出来,就接到了一个电话。

  手机铃声响起,看到是家里的电话,宁浅语的身子一怔,指尖有些颤抖地接通,“喂,妈。”

  “浅语啊,我是隔壁的王婆婆,你妈心脏病发作,被送到了市三医院抢救……”

  宁浅语已经听不到电话里的王婆婆后面说些什么了,她整个脑子里,都只有一个反应,她妈妈突发心脏病进医院了。

  她慌张地从病床上跳下来,抓着包就往外跑。

  “哎哎哎,宁小姐,您现在去哪?”护士小姐追出病房,朝着宁浅语的背后大喊,后者没有回应,反而惊动了隔壁的人,叶昔推着慕圣辰从里面出来。

  这个男人长得真俊,可惜竟然是个残废。护士小姐的眼神落在慕圣辰的双腿上,一脸的惋惜。

  “她人呢?”慕圣辰的眼底也幽然染上一丝不易察觉的冷意。

  护士小姐的眼神一缩,颤抖着指尖指着楼梯间的方向,“她往楼梯间跑了!”

  “叶昔,从电梯下去。”清冷的声音中似乎没有半点的情绪,但是跟随在慕圣辰身边多年的叶昔知道,辰少这是微恼的前奏。

  辰少为什么微恼?叶昔没有时间多想,赶紧推着慕圣辰进入电梯。

  一直跑到医院外,宁浅语才注意到现在已经很晚,外面的冷风吹得她的身子忍不住打个寒颤,右手几乎痛得麻木。她深吸一口气,准备去医院外面打车。

  突然看到一个对她来说不算太陌生也不算太熟的人,正坐在医院大门口等车。他是慕锦博的大哥,宁浅语只是见过他几次,他给她的印象是很孤僻,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

  “慕大少!”这么晚他怎么会来医院?

  当宁浅语的眼神落在他的腿上,她也明白他出现在这里是为什么了。

  慕圣辰幽沉的目光朝着宁浅语看一眼,淡漠的点了点头。

  这时候叶昔开着车过来,停在医院大门口的台阶下。

  叶昔从车上下来,跟宁浅语打了声招呼,“宁小姐!”然后就准备推着慕圣辰上车。

  宁浅语急急地挡在慕圣辰的轮椅前,“那个……慕大少,求你帮我个忙好吗?”

  “说。”轻抿的薄唇中,吐出一个字来,冰冷得几乎让人冻结。

  宁浅语吞了吞口水回答,“请慕大少送我一程可好?”

  说完后,宁浅语就后悔了。冷漠的慕大少,怎么会送她?何况现在她和慕锦博分手的事应该已经传进慕家大院里了,他更加不会理睬自己了。宁浅语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

  却不想慕圣辰淡淡地回了声,“上车。”

  宁浅语以为慕圣辰是说让他的那个贴身保镖叶昔送他上车,所以她很自觉地后退一步,却没有想到叶昔并没有动,反而是礼貌地朝着她道:“宁小姐,辰少是让你上车。”

  “啊?谢谢!”宁浅语没有多想,爬上了后车座。

  “宁小姐,你……”叶昔原本想说我们辰少有洁癖,请你坐副驾驶座位,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慕圣辰给打断了,“叶昔,把我推过去。”

  叶昔摸了摸鼻子,乖乖地把把慕圣辰的轮椅推到后车厢车门边。慕圣辰双手扶着轮椅的手把,把自己给撑起来,往后座上移去,突然一只纤细的手用力地撑着他的肩膀。

  慕圣辰的头抬起来,就看到宁浅语正低着头,费力地想要用没有受伤的左手扶住他。

  他们之间靠得很近,他的鼻息之间,满是她发丝的香味。

  让他想起三年前,他在慕家大院的后花园里,因为不小心从轮椅上摔倒,也是她小跑着过来,费力地把他给扶起来。

  宁浅语抬起头发现慕圣辰正出神地看着她,不知道在想什么,那迷惘的眼睛,几乎让她迷失在里面,宁浅语慌乱地松开手,也让慕圣辰回过了神。他朝着宁浅语看一眼淡淡地道:“谢谢,我可以自己来。”然后双手一用力,便坐在了宁浅语的旁边。

  “没事。”宁浅语微微有些尴尬,她朝着里面微微移动了一下。

  外面的叶昔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刚才慕圣辰和宁浅语之间的诡异气氛,他把轮椅折叠好,送到后备箱后,才上了驾驶室。

  “宁小姐,请问你要去哪?”叶昔回过头来问宁浅语。

  宁浅语这才想起母亲的事来,“市三医院,麻烦你了。”

  见到宁浅语很着急,叶昔也没有多问。

  奥迪开出第一人民医院的停车场,往第三人民医院而去。

  宁浅语靠在后座上,因为担心母亲,眼神都有些迷蒙。

  突然一道温暖盖在她身上,她才回过神,然后就看到慕圣辰的西装,正盖在她身上。

  “慕大少,我不用。”

  “穿上!”慕圣辰冷硬的剑眉微微地皱了起来。

  叶昔虽然觉得今日的辰少很奇怪,却依旧目不斜视地开着他的车。

  车刚停在第三人民医院,宁浅语来不及跟慕圣辰道谢,便急匆匆地下车跑进了医院。

  “辰少,天凉,我们先回去吧。”叶昔回头看向后座的慕圣辰。

  “跟进去。”慕圣辰的语气中带着毋庸置疑。

昏嫁总裁》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昏嫁总裁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艺言艺行带你放风筝、寻暖春

    艺言艺行·暖春放纸鸢“风筝与爱齐飞”活动宣告结束啦!撒花!!本次活动是艺言艺行发起《四季》系列活动之一,以风筝为载体,让家长们和孩子们一起,能有机会把自己的想法和天马行空的梦,做成实物,更能放上天空,不仅体会到成功合作的兴奋,还能收获亲子之间的沟通,获得一段温暖的回忆……在活动的过程中,我们看到了很多别致精巧的“写实派”作品,也看到了鬼马独特的“印象流”作品,老师们不停的鼓励每一位同学,只要有想法,都值得称赞!因为这是孩子们属于自己的风筝、最真实自然的想法。敢于表达,享受快乐,才是艺言艺行举办这

  • 人与人之间的第一印象有多重要,亲密关系中是否还需要印象管理?

    难忘的第一印象,最初的信息占据更大的权重不管我们是否意识到,我们在刚见到某个人的时候就开始对其进行判断了。而我们对他人的判断又受到刻板印象的影响,这种倾向使最初的信息占据更大的权重,决定了我们对他人的印象。比如,我们一眼就能分出一个人是漂亮还是相貌平常,并且我们还会认为漂亮的人更招人喜欢。还有其他许多类型的区别,如年轻或年老,穿耳孔或不穿耳孔,乡下人或城里人等等。这些成见可能因人而异,但却以同样的方式发生:刻板印象预先给了我们一种关于他人的看法。很多时候,意中人初次见到你的那个瞬间具有非常关键的

  • 有一个人,跟家庭无关,有一种爱,和婚姻无缘

    “你忙吧,我不打扰你了”!有谁知道这句话的心?你忙吧,掺杂着多少委屈和对你的想念。如果不想念,又怎么会去打扰你?也许你会抱怨他的唠叨,你会嫌弃他的烦。可是你有想过,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有多少无奈吗?那是一种夹杂着担心和想念的关心;因为想你,才会去打扰你,只是想知道你的消息。你忙吧,我不打扰你了,说这句话的时候是多么地渴望得到一句挽留和关心。一直坚强地维持自己,笑着面对,可是脸上的笑容,你看得到,背后的难过呢?你有没有想过?在自己委屈的时候,想念的时候是那么地希望得到你的安慰。当有一天不再对你无理取

  • 晚上一个人时,慢慢看

    1忘记一个人为什么要一辈子?因为,你根本没有试着去忘记,而是一直在怀念,在期待,在做梦!感悟:忘不掉的,不能忘的,就让它在心里占据一个位置,但不要是全部。2用人之道:首用圣人,次用君子,宁用庸才,不用小人。感悟:是这样,人常说真坏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假好人(小人)。3不想爱了就放手,不想讲了就闭嘴,不想恨了就释怀。感悟:一切都会过去,事事不必太执着。4人是矛盾的动物,什么都没有的时候觉得什么都是好的,当有了熊掌之后却觉得鱼更好。感悟:人不能太贪心,不可能什么都如愿。我看到过这样一段话:“穷人想当

  • 人心,不能玩弄;缘分,不能挥霍

    人生,没有回头路;感情,无法删除重启。在乎你的,你不去珍惜;不在乎你的,你总想发生什么故事。人心贵在真诚,感情重在矜持。爱要真心,也要互动;情要珍惜,更要随缘。爱是相吸,不是追逐;情是相互,不分高低。爱你的,总是视而不见,终会走远;不爱你的,总是跃跃欲试,难免让人看轻。情,无法重启,好好珍惜;缘,不能倒带,敬请抓住。感情,善待才能继续;缘分,呵护才有以后。疲惫时的热茶就是感动;郁闷时的陪伴就是满足。痛而不言,笑而不语。有时沉默是一种失望,有时是一种无奈。有些话忍忍,不愿再说;有些事想想,不愿再提

  • 广播精选|看到马路边的花突然想不起名字

    关注微信公众号“每日豆瓣”,回复“今晚我有空”,看看大家晚上都在看什么。广播精选|看到马路边的花突然想不起名字Vigor绵绵熊㍿的广播:只会说“多喝热水”的嘴炮男友算什么?我刚工作的时候,单位分了四十斤大米,我搬不动,给我爹打电话,我爹说:“我相信你很猛的,加油!”然后就把电话挂了。唐豆豆真的很凶的广播:每次看公开课都把速度调到1.75~2倍,过一会儿忘了这件事就会想,啊啊这个老师讲话这么快,脑子转好快,肯定好聪明!这种想法发生过不下五次,于是我知道了自己记忆力有多差。。。张大林的广播:很久之前

  • 赛博朋克经典:《神经漫游者》

    如果你是第一次看威廉·吉布森的这本《神经漫游者》,而且从来没有看过他的其他小说的话,你可能会感到晕头转向、不知所措。“不知所措”,是因为你要仅仅通过阅读文字来进入那个遥不可及的未来高科技社会;“晕头转向”,是因为吉布森把虚拟的网络世界转换成了我们熟知的现实世界,一个深深影响了日后的科幻作家和电影人的经典桥段。《神经漫游者》当然有传统小说结构中的主角和情节。凯斯(Case)是一个黑客,从人生低谷中被神秘组织拯救,作为代价要去入侵另一个组织的电脑系统。凯斯这个人物有着侦探小说中的典型形象:顽强、勇敢

  • 《华发少年》

    少年英姿几何,问苍茫大地,人间多少英雄,作后人谈资!寒门出将相,功成名就时,已非他日志,孤待一语倾城!

  • 你花了那么多钱,却还是不高兴

    这是新世相的第600篇文章Sayings:上周我们写了一群“隐形贫困人口”的故事。他们最大的特点是花钱比挣钱快,追求“看起来更好的生活”。这个时代充满了工作压力、身份焦虑和城市生活的不安全感,花自己的钱买自己想要的生活当然无可厚非。但填满自己的欲望其实也是件很累的事。它会给你带来新的焦虑:“5个App每天的消息提醒我用错了、穿错了、买错了。”“看了10000多字的测评,买了一堆不见效的护肤品。”“买很多衣服想穿来表达自我,搭配和整理累得我想放弃自我。”说白了就是你的生活被你的欲望被控制了。所以应

  • 北京的朋友,五月你们先请

    每次瞄到奥哲维文化下一月的高清放映片单,总是眼巴巴羡慕北京,剧目又多又新,比如前段时间参展北京国际电影节的几部,恨不得坐个高铁过去看。今日老板Joe莅临我司指导工作,啜着热茶盛情邀请我们下次去北京看戏,可以说很友好了。本次一眼挑中新片NTLive《青年卡尔》,恭喜大家又比上海早看到(上海啥时候上???)。即将来到上海的两部《阿Q》和《帝国专列》,五一后接连在中间剧场上演,值得去河北溜一圈。上话的《家客》和英国国家剧院真人现场的《深夜小狗》,以截然不同的两种方式打动人心,难得有这样适合一家人看的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