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误入豪门:BOSS是面瘫 大结局

2017/12/3 13:42:16 来源:网络 []

小说:误入豪门:BOSS是面瘫

被骗

三月的宁城草长莺飞,天蓝水碧。版权haohaoyun.com

  凌晨4点半,气势恢宏的宁城火车站灯火通明,巍峨的矗立于细密雨丝之中。远远看去,模糊的轮廓就像个孤零零的巨大坟包。

  明珠从去往南京的过路车上下来,潮湿的冷风扑面吹过,当即冻得她直哆嗦。拢手到嘴边呵了两口气,她翻出车票从容走向出站口。

  宁城近几年一直在不断扩建,新建在郊区的新火车站,白天都冷清的可怜何况是晚上。

  顺着站台一路向前,明珠注意到通透明亮的落地窗后方,候车室空空荡荡。几位值夜班的工作人员,无精打采的守在位置上,裹着厚厚的棉大衣昏昏欲睡。误入豪门:BOSS是面瘫 大结局

  背好自己的黑色无牌双肩包,明珠跟在零星的几个乘客身后,小跑着出了出站口伸长脖子四下查看。站前广场上新种的几颗榕树,在雨幕中影影绰绰,弟弟明铭没在。

  她松了口气,低头快步走下台阶。

  从火车站回到市区的家中,步行至少需要50分钟。可身上单薄的衣服,根本无法抵御寒冷,她拍拍自己被冻麻的脸颊,加快脚步往出租车停靠点走去。

  和那司机谈妥价钱,她正要坐上去,身后忽然传来一声清亮而惊喜的叫声:“姐!”

  “明铭?你怎么在这?”明珠吓了一跳,抱歉的让那司机稍等,几步走到消瘦单薄的弟弟跟前,说:“先回家,这里冷死了人都。”

  “不是很冷。误入豪门:BOSS是面瘫 大结局”明铭笑笑,拢手在胸前搓了几下,眼神怯怯的看着站在他面前的姐姐。

  “谁让你来接的!明天不用去补课吗?”明珠的话火气十足。

  “老师把课调到周日,所以我……”明铭话没说完,冷不丁的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臭小子,回去仔细收拾你。”明珠又气又心疼,抬手就给了他一记爆栗,冷哼着转身上车。

  “姐,对不起我知道错了。”明铭急了,揉着发疼的额角,动作敏捷的跟着爬上后座。说明haohaoyun.com

  出租车内的暖气很足,明珠后背抵在副驾座的椅背上,困倦的打着哈欠问他奶奶的情况。

  明铭怕姐姐真的发脾气,也知道她不喜欢听废话,索性竹筒倒豆子似的,把最近的事都说了一遍。

  十几个小时的长途车坐下来,明珠虽累极但脑子异常清醒,不多会就听出了他话里的重点:大伯又在打房子的主意。

  她耐心的听完来龙去脉,忍着怒气问:“所以,你骗我说奶奶病重?”

  “他来家里下跪求奶奶,要不是我按你说的把房产证藏得好好的,他早拿走了。”明铭清俊的面容,因为生气而微微泛红。

  “既然这样,那我们直接上他家去好了。”得知奶奶的身体已经无恙,明珠稍感安心,扭头淡定的吩咐司机转道。误入豪门:BOSS是面瘫 大结局

  她们家的房子除了面积够大,既不临街也不在市中心,即使卖也卖不上几个钱。房产证拿回来没几年,大伯这次又厚着脸皮求上门,定是传了好几年的江滨路已经开始征地。

  绿色的出租车在明灭的橘色灯光中,快速驶过清冷的街道,停在靠近市中心的一处别墅小区门前。明珠付完车钱,镇定自若的拿出门禁卡刷卡进入小区。

  “姐,你的卡哪来的?”15岁的明铭,个头已经比明珠还高出半个头。他低头看着姐姐手里的卡,眼中充满了崇拜。

  明珠淡淡勾起唇角,眼神瞟向正对着小区门口的会所,口气讥诮:“想办自然办得到。误入豪门:BOSS是面瘫 大结局

  明铭挠了挠头,不敢再多嘴。

  明珠收起门禁卡,轻车熟路的拐进左边的通道。

  姐弟两肩并肩,速度极快的穿行在小区的人行道上。头顶圆形的橙色路灯,透过雨丝朦胧的洒在地面,将两人的影子不断拉长。

  5分钟后,他们两走到小区腹地,停在一栋白墙坡顶的别墅门前。明珠抬手看了一眼表上的指针,慢慢勾起唇角擂门。

  “谁呀?天没亮就乱叫门,有没有公德心。”等了大概一分钟,院内传来大伯家保姆嗓门粗大的抱怨,大门纹丝不动。

  明珠双手抱胸,改用脚又狠踹了几下。明铭站在她身后,心惊肉跳的拽了她的衣摆,不想她一回来就激怒大伯。

  “开门,再不开门我可要报警了。”明珠横了弟弟一眼,淡定自得的盯着门上的鱼眼。

  “原来是二叔家的明珠啊,等着我马上开门。”保姆的声音弱了下去,门后开始传出窸窸窣窣的动静。

  还算识相。明珠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待那大门一开便迈步往里进,同时沉声吩咐保姆。“张姨,去把大伯和伯娘都叫起来。”

  “明珠,这个时间明先生跟夫人都在睡觉呢。”保姆张姨锁好了大门,嗫嚅着答。

  “你不喊的话,那我只好自己喊了。”明珠回头看着保姆妩媚一笑,可明亮的双眸中却冒着阵阵寒意。

  保姆吓得直哆嗦,小跑着越过她往前冲:“我马上去,明珠你们先到客厅去坐一会。”

  明珠哼了下算是回答,拉着一脸稚嫩的弟弟,大大方方的进了客厅在沙发上坐下。客厅的上空的水晶灯,灯光澄亮,映照着一室奢华的意大利真皮家具。

  少顷,急促的脚步声从木质楼梯的方向传来,明珠似笑非笑,平静的摆弄着自己的手机。

  “明珠,要回来怎么不先给我打个电话,我好给你定机票。”明安荣哈欠连连,又肥又油的脸被灯光一照,当即出现大片大片的反光。

  “怎么大伯开始不心疼我家的钱了?”明珠抬抬眼皮,淡漠的扫了一眼脸色发黑的伯娘,嗤笑起来:“伯娘,连睡衣都穿上Victoria'sSecret,真是让人羡慕。”

  “你这丫头大半夜的跑来我家发什么疯!”罗巧梅下意识的拢紧睡衣,虚张声势的怒瞪着她。

  “巧梅,明珠和明铭肯定饿了,你去厨房给下两碗面过来。”明安荣悄悄朝妻子使了个眼色,示意她按捺住火气。

  “我要叉烧鸡蛋面,还要放菜心和红油。”明珠意味不明的笑笑,眸光渐冷的盯着明安荣,说:“大伯你怎么不坐呢?”

  “坐……”明安荣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浑身不自在的坐到明珠对面。

  明珠抬眸睨了他一下,戏谑的闭上眼睛。

  明铭微垂着头,掩在细碎刘海下的惊悸目光,在姐姐和大伯身上来回流转。自父母意外离世后,姐姐跟大伯一家的关系,向来针锋相对、水火不容。

  这次大伯的态度忽然来了个180°大转变,分明是把窥见自家房子的野心,明白的刻在脸上。

  幸亏姐姐能及时赶回,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在他心中,姐姐有如神祗,没有什么难题可以将她击倒。

速战速决

明家在宁城算不上什么大户,顶多是个小康人家。

  爸妈意外离世那年,他一岁姐姐八岁,还有年近60的奶奶。多年来对奶奶不闻不问的大伯,那时候突然跳出来,承诺要将他们姐弟抚养成人。

  他们家的一栋私人小楼,以及爸妈创下的酒厂,在他们不知情的情况下尽数被他接管。同时还接受了近百万爱心捐款的大伯,一夜暴富之后,对奶奶态度依旧不好,也基本不管他们姐弟的死活。

  因为爸妈是为了几个救落水的学生,见义勇为离世的,他利用这个名头处处拔高自己的形象,拉拢关系。

  尤其是在外人面前,他一直声称对他们视如己出,甚至时不时的领着他们姐弟接受表彰。每次都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自己如何辛苦,如何愧对逝去的弟弟。

  姐姐比他早熟,经常当着大伯的面,冷嘲热讽。大伯的尊严受到挑衅,开始对姐姐非打即骂,倔脾气的姐姐就一天天的跟他闹,为此家里几无宁日。

  印象最深的是他4岁那年,姐姐当着市领导的面,掀翻了家里的饭桌。大伯不仅没生气,还陪着笑脸问姐姐有没有伤到,什么菜不喜欢吃尽量说,他保证以后不出现在餐桌上。

  知道自己被算计的姐姐,吃一堑长一智。隔了两年她亲自把市领导求来,各种恭维大伯说好话,顺利逼他交出房产证。

  至此水深火热的日子总算结束,姐姐带着他和奶奶,重新住回以前的老房子。但大伯和姐姐之间的间隙和矛盾,随着岁月流逝,日积月累愈发不可调和。

  后来又过了几年,爸妈辛苦创立的酒厂,被大伯私下转手卖掉。为了不影响正在备战高考的姐姐,他和奶奶一直严守秘密,直到她考上省外的名牌大学。

  “面好了……”罗巧梅用托盘端着两碗面从厨房里出来,打断了明铭的思绪。

  一直保持缄默的明珠睁眼瞥了她一下,轻描淡写的说:“帮我端过来,坐了十几个小时的火车,累。”

  “明珠,你伯娘怎么说也是长辈,你别这么没大没小的。”明安荣肥腻腻的脸上,浮起一丝不悦。

  “滨江路立项拆迁,我家的那栋楼,好不巧的就在拆迁范围之内。大伯你说400平米的住宅,加100平的商铺大概能补偿多钱?”明珠目光狠戾的盯着他,话里有话。

  “这个事我不清楚,市里有没有钱修滨江路还两说呢。”明安荣心虚的笑笑,暗想这小丫头半夜跑来,果然是知道了要拆迁的事。

  “既然这样,我也不怕把话说开了。”明珠站起来整了整外套,和颜悦色的说:“我家的房子轮不到你做主,奶奶是你妈,你养和不养都不会是我丢脸。”

  明安荣脸上有些挂不住,小声回道:“明珠,我们没这个意思。”

  “大伯那么要脸,我相信你也没这个意思。”明珠说着伸手拽起身旁的弟弟。“那我们先走了,不打扰大伯和伯娘的美梦了。”

  说罢,她领着弟弟脚步沉稳的出了客厅。

  气得脸色青了白白了青的罗巧梅,怨恨的盯着姐弟两的背影,咬牙切齿扭头吩咐保姆:“小张,把面拿去门口倒了喂狗。”

  “门市房拆迁,少说也得一千多万赔偿啊!”明安荣重重的叹了口气,挥起手臂狠狠砸到沙发扶手上。

  明珠带着弟弟出了小区,天色已经大亮。两人拦了辆出租,回到家附近的早餐铺,一人要了一份豆浆油条。

  明铭昨晚在车站等了一夜,又累又困,不过能亲眼看着大伯和伯娘吃瘪,牺牲一晚上的睡眠也值得。他咬着油条,脸颊鼓鼓囊囊的不时露出傻气的微笑。

  “吃东西不要东想西想,难怪奶奶总说你。”明珠敲了一记他的头,又问:“这学期成绩有没有提高?”

  “姐,这才开学多久啊。你放心我一定会考上一中的。”明铭怪叫一声,赶紧低头喝豆浆。

  “考不上的话我可没钱帮你铺路。”明珠白了他一眼,慢条斯理的将目光转向别处。

  通往前方渡口的小道上,隔壁家的李爷爷,拎着一条大大的鲤鱼,远远出现在路中央。明珠匆忙喝了口豆浆,起身小跑着迎上去。

  明铭见状,急忙的把姐姐没吃完的油条拿过来,自己去门口那里拿来食品袋帮她装上。

  “爷爷,我们这一片是不是真的要拆迁了?”明珠跑到李爷爷跟前,动作自然的接过他手里的鱼。

离别

李爷爷手里一空,抬头看了她几秒,爽朗大笑:“明珠你这丫头怎么突然跑回来了?”

  明珠淡淡的笑了笑,答:“听说马上要拆迁了,我回来看看,晚上就走。”

  “我们住的这边不拆,但是外墙好像要统一翻修。渡口往上,一直到宁城一中后门这一段是要拆的。”李爷爷沉吟半晌,回头指了指身后。

  明珠做恍然大悟状,转开话题慢慢陪着他踱回家。

  原来是消息有误,枉费大伯不惜跟奶奶下跪的诚意。明珠把李爷爷送到家,回头招呼弟弟开门回家。

  昏头昏脑的睡到下午2点,明珠爬起来叫上弟弟,再一次去了大伯家。大伯和伯娘没在,姐弟两上了楼,去阁楼的客房看奶奶。

  奶奶耳朵背,猛然看见明珠出现,顿时露出欣喜的表情,但很快又生起气来。

  明珠朝弟弟耸耸肩,缓缓蹲到奶奶的摇椅边,亲昵的抱着她的手撒娇:“奶奶,我是听说你搬这边来了不放心,特意回来看你的。”

  “我不用你看,不好好读书,没事瞎跑回来干嘛。”邓老太太浑浊的目光望向窗外,轻轻抬起干枯粗糙的手,哆嗦着抚摸孙女的头发。

  “看你你还不乐意啊,我在C市找好工作了,提前回来一趟。”明珠枕着奶奶的腿,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自从设计大伯拿回房产证,大伯将近10年没去那边看过奶奶。这次要不是听说拆迁的补偿给得高,估计他都不想起来自己还有个妈。

  邓老太太心中何尝不难受。小儿子年轻轻的故去,留给一双儿女的财产,尽数被无赖的大儿子平白占去。如今为了抢房子,居然大逆不道的软禁她。

  邓老太太发了会呆,忽然回过神问道:“丫头,你刚才说要去C市?”

  “嗯,工作签那边了,等稳定下来就把你和明铭都接过去。”明珠站起来,不停踢腾酸麻的腿。

  “那明铭怎么办?”邓老太太急了,两瓣唇抖了半天恼火的骂道:“我不准你走这么远,饿死也不准去那边。”

  明珠被奶奶的气势吓到,偷偷转头朝弟弟翻了个白眼,伸手拍拍她的肩膀,说:“不去不去,你安心呆在这边,实在住不下了就让明铭过来接你。”

  “我现在就回去。”邓老太太生气的甩开她的手,颤巍巍的从摇椅上下来。

  一直没出声的明铭,忍着笑回给姐姐一个自求多福的表情,主动去搀住奶奶。

  姐弟两各自分工,简单把奶奶的东西收拾了下,搀着她从楼上下来。

  等在客厅的保姆张姨,苦着脸看了看明珠,张嘴欲言又止。

  明珠脾气虽烈,但很少迁怒不相关的无辜人士。她走过张姨身边的时候,淡淡开口:“你别怕,大伯回来你只管说是我的主意。”

  “明珠,你这么做我是真没法交代。明先生跟夫人马上就要回来了……”张姨想拦住老太太,但又惧于明珠的破坏力,手脚无措的站在楼梯口。

  她在明家当了10多年的保姆,从小套房到洋房别墅,别的不怕就怕明珠生气。她一生气,能把整间屋子瞬间毁成灾难现场。

  “张姨,我没有要为难你的意思。当然如果你想,我不介意让你知道被我为难的滋味。”明珠打断她的喋喋不休,脸上慢慢浮起毛骨悚然的笑。

  张姨吓得不清,胆小怕事她想了想,主动侧身给他们让路。

  从大伯那回来,祖孙三人刚进院子,隔壁的李爷爷就背着手过来串门。明珠招呼他到院子里的茶棚坐下,转身去把茶盘搬出来,烧水泡茶。

  明铭担心姐姐挨骂,干脆也留下来陪着。

  两位老人聊了一会家常,话题一转直接聊起明珠的终身大事,并且还煞有介事的讨论起相亲的问题。明铭边玩手机边听,不由的为姐姐捏了把汗。

  明珠眼观鼻,鼻观心,耳朵自动忽略他们的谈话内容。

  两位老人越聊越来劲,李爷爷中途得知明珠准备去C市工作,马上让明珠去取来纸笔,郑重其事的把一个电话号码写给她。

  明铭在一旁想笑不敢笑,只能尽量把自己的存在感降低。

  李爷爷和奶奶在茶棚里一直聊到傍晚,直到他儿子李叔过来催了几次,才意犹未尽的回家吃晚饭。明珠陪着奶奶、弟弟简单吃过晚饭,随即上楼收拾东西。

  去了客厅看电视的明铭,突然想起房产证的事,也跟着跑上楼。

  “姐,拆迁的事还没个准,你把房产证带走吧。奶奶这一回来,说不定大伯明天就会来翻箱倒柜。”明铭从自己的书包里把房产证拿出来,慎重的交到她手中。

  “你就这么天天背着,也不怕弄丢了?”明珠接过来,随手放进自己的背包。

  “人丢了也不能把这玩意丢了呀。”明铭半靠着书桌,稚嫩的面庞慢慢浮起得意的笑。

  “一楼门面的房租,我都存在这个卡上,你每个月把家里的花销做个表格发给我。”明珠把卡丢给他,又说:“大伯要是敢来家里闹,你就打电话报警,或者找隔壁的李叔。”

  “我知道,还有别的没?”

  “暂时没有,这边有任何情况都要及时告诉我。”明珠把包袱收拾好,返身给了弟弟一个拥抱。“小孩你真的长大了,姐姐为你感到骄傲。”

  “姐……”明铭拍拍姐姐的肩,瞬间红了眼眶。

  “男子汉大丈夫,有点出息哈。”明珠大笑,利落的送开他带上背包下楼。

  阴沉了一天的城市上空,此时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明珠在家门口拦了辆出租,依依不舍的朝奶奶和弟弟挥手,低头钻进车中。

  绿色的出租车闪着尾灯,很快消失在雨幕之中。

误入豪门:BOSS是面瘫》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误入豪门 或 BOSS是面瘫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小说恶魔少董快走开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恶魔少董快走开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恶魔少董快走开(005)勒索赎金“这不是你的错。”罗韵芸声音沙哑地安慰凌心亚,虽然绑匪绑的不是她,但是她也受了很多伤。可是想到女儿随时会有生命危险,她更是着急不安,不停地哭泣起来。“老爷,夫人,有人寄来了一个包裹过来。”一位身着白色工作服的女佣拿着包裹袋,匆匆忙忙地跑进客厅里,将包裹袋递到洛坤的手中。洛坤接过包裹袋,连忙拆开来看,是一个正正方方的盒子,他抬起双眼看了看妻女,然后打开一看,愕然地看到一件破烂不堪的白色雪纺连衣裙,上面还沾满了血渍。

  • 小说我与总裁的契约关系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我与总裁的契约关系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我与总裁的契约关系第5章抵死缠绵好听的声音如若大提琴勾勒而出,磁『性』,沉着,似还透着淡淡冰凉。而他的语气,并非单纯的诉说,而是,命令。男人的手,抚上妍希细汗涔涔的额际,手心,一片冰寒。“你长得真好看……”妍希忍不住发出一声轻赞,“你也是这里的……牛郎吗?”一旁,所有的黑衣男子皆忍不住流下一滴冷汗。却未料想……只听得他们的主人,淡淡回答道,“是……”“……”“而且,你已经买下了我……”“……”天!!谁敢买唐门黑手党的唐正勋唐少?谁买得起这

  • 小说极品电眼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极品电眼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极品电眼第005章生财之道第二天上午,江少游头上的纱布终于被拆了下来,接下来又做了几项检查后,医生发现江少游无论是大脑还是眼睛都基本恢复了正常,不由得一阵啧啧称奇。要知道……江少游出事那天,检查发现江少游的眼睛其实灼伤得很厉害,视网膜虽然没有脱落,但能够保住视力的可能性很小,只是因为江少游的住院押金实在太少,又联系不到江少游的亲属,所以医生才只能对江少游的眼睛采取保守治疗,却不想这么糊弄着治疗了几天,江少游的眼睛还真就奇迹般的康复了!得知自己没什么

  • 小说兵王的花花世界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兵王的花花世界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兵王的花花世界第5章你想毁容“嗯。”左建慢条斯理的挖了挖耳朵,理所当然的说道:“一万块钱,只是接送一个女孩每天上学放学,这么简单的事情,我要是不答应的话,那我岂不是一个傻瓜?”“那你刚才为什么不肯答应?”沈墨浓发现,似乎被这个家伙给耍了!她心里有一丝愠恼。左建神秘的笑了笑,心里暗忖:我刚才要是答应的话,岂不是白白少了好几千块钱吗?遇到像你这样人傻钱多的女人,不狠狠的宰你一刀,简直太对不起自己了!“你猜出来我肯定还会开出更多的钱,对不对?”沈墨浓

  • 小说爱在日落之前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爱在日落之前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爱在日落之前第五章两个男人白芷珊的身体越来越冷,沈漠北用力的抱紧身上这个不省人事的女人,像要把她镶嵌入自己身体内一样,整个人都开始颤抖起来。他跪在地上,仰望苍天,想让泪水倒回去,撕心裂肺的痛一下又一下地提醒他,他最爱的女人已经离他远去。五年了,你做到让我离不开你了,可你为什么就这样离开我呢?你好狠的心,你为什么就不给我一个机会,为什么这么恨我,你是想让我生生世世都记住你吗!他再一次的抚摸着白芷珊的脸,认真的看着这张不带任何修饰但仍旧美丽的脸,沈

  • 小说宝贝妈咪要逃婚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宝贝妈咪要逃婚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宝贝妈咪要逃婚第5章:第五章那个男人腾达贸易公司位于G市的中心地段。G市是一个繁华的都市,中心地段的租金昂贵得惊人,能在最繁荣的地段租一间体面的办公室,能在诸多贸易公司中脱颖而出,并且能在金融风暴中屹立不倒,腾达贸易公司自然有其强大之处。腾达贸易公司占据了整栋大楼的二十七层,面积宽广,有着绝佳的视线。此刻,公司里是一片忙碌的景象。有的人对着电脑,通过email与国外的客户沟通,有人则打着电话,与供应商“斗法”——讨价还价,希望以最少的支出换取最大

  • 小说时光中的匆匆独白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时光中的匆匆独白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时光中的匆匆独白第5章醉酒对抗林语嫣走进房间后,身上浓重的啤酒味混合着烧烤味,让刚洗完澡的冷爵枭蹙眉。“你大半夜的不睡觉,跑去喝酒吃烤串?”面对他的质问,林语嫣转身抬头看他,声音透着怒气:“把你名字告诉我?工牌号也行!”冷爵枭略过她,走向酒柜,却倒了一杯水。举止优雅尊贵,就连喝水的动作都是那么让人流连忘返。“我为什么要告诉你?”黑眸透着一丝趣味。林语嫣脱下高跟鞋,大步走到他的面前,发现身高差距太大,得扬起头看他,顿感气势削弱。她后退两步,大声吼

  • 小说带着仙葫开农场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带着仙葫开农场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带着仙葫开农场第五章神秘的葫芦傍晚,田萌萌回到家里,看到餐桌上丰盛的晚餐,忍不住吞了吞口水,趁着她母亲王梅梅没注意,想要拿起筷子夹一块。王梅梅轻轻敲打了一下她的手背:“你去看看张青山回来了没,叫他过来吃饭。”“哼,我才不要呢。”想到白天自己找了张青山一圈,最后竟然在乔寡妇家才找到他,田萌萌心里就特别不开心,也不知道在自己敲门之前,那个臭流氓和乔寡妇发生了什么。“你这孩子……”王梅梅叹了口气,她一早就和张青山说好,让他晚上来自己家吃饭,此时天色

  • 小说神仙来粉我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神仙来粉我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神仙来粉我第五章力量的比拼张小科昂头挺胸走向舞台,一路上,无数道目光都在看着自信满满的他,有不少人都发出了冷嘲热讽的声音,但张小科根本不予理会。舞台上的林含雪也在看着他,不过林含雪看他的目光有些不同,她的眼中还闪烁着一些异样的光芒。来到舞台上,张小科看了眼最中央的林含雪,却发现,林含雪也正在看着他,他们两个的目光在空中交错,好像摩擦出了火花。他们相视微微一笑,这一刻仿佛有一种冥冥之中的默契把他们两人牵连了起来。张小科和林含雪相视而笑的一幕被不少人

  • 小说贴身男秘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贴身男秘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贴身男秘第5章这要求有点贱被林枫这一脚给踢怕了的董成业冷汗直流,扯开了嗓子大吼:“草你们大爷的没听到吗?给老子把枪放下,你们想害死老子吗?”两个歹徒面面相觑,这时再也不敢多说什么,乖乖的把枪给丢下。林枫把他俩的手枪给踢开,随后笑眯眯的望着身后有些目瞪口呆的沈佳月,张开了双臂:“英雄救美了,你看是不是要给英雄一点奖励?”沈佳月恶狠狠的瞪了林枫一眼,深深的松了一口气。她没有理会林枫,走到董成业的面前,冷冷的望着他:“董成业,记住你今天的行为,希望你不要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