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出轨 最新章节

2017/12/3 17:02:31 来源:网络 []

小说:出轨

第一章 竟然怀孕了?

晨伟双手颤抖着拿起茶几上随意放着的那张报告,报告单上那盖着“妊娠阳性”大红戳儿格外显眼!

安月怀孕了,安月居然怀孕了,这好似一个晴天霹雳一样击打在晨伟的心头,他的心好像要炸开一般,他的双手捏紧那张报告纸,拳头用力的在头上砸打着。推荐http://www.haohaoyun.com/

痛,扯心的痛!

晨伟身体抽搐着,慢慢的倒地,躺在地上痛苦的呻吟起来。

从他上衣的夹克衫里,慢慢的掉出了一张纸,是晨伟前几天到男科做的一个精子测试,报告上说,晨伟的精子是死精,根本就不能生的。

一个月前,晨伟去医院做了个检查,本来他是去看阳痿的,多口问医生几句,说他结婚五年了,一直没有生。以前总觉得是他老婆安月的问题,查了好多次,都没有什么问题。晨伟才想到有可能是自己的问题,尤其是近几年阳痿的越来越厉害。

医生或许这种病人见的多了,随意的说声要不你做个精子测试吧!

晨伟做了,如果是知道是这个结果,他宁愿不做!

拿到报告的那一刻,他就心如死灰了,不知道晚上怎么跟安月交代?没想到,一回家,却看到了沙发上的安月怀孕的报告单。

那报告单犹如一记响亮的耳光扇在晨伟的脸上一般,晨伟的心撕裂般的痛。出轨 最新章节

安月居然背叛了他,那个从大一开始一直携手走来,大学毕业步入婚姻殿堂,走过了五年婚姻的安月,居然背叛了他。

这个残酷的事实摆在面前的时候,晨伟整个人彻底的闷掉了。

没有了思维!眼中本来五彩斑斓的一切,顷刻间变成了灰色!

诚然,安月年轻不再,却依然性感漂亮,那名牌化妆品也不是白抹的,可是晨伟此刻才知道,那些漂亮并不是给自己看的,而是给某个躲在黑暗的角落暗自阴笑的男人看的,那个男人,在安月的身体里种植了一颗小生命,对于孟伟来说,那是一颗耻辱的种子。

而在不久的几个小时里,安月还会恬不知耻告诉他,这个孩子是他晨伟的。

从未有过的屈辱涌上心头,晨伟憋了二十八年的泪水山洪暴发般的涌了出来。

正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刚刚知道自己不能生,马上又得知亲爱的老婆怀上了别人的孩子,这样的打击,任凭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承受得了。

“守得云开见月明呀!恭喜你,安月!”这话是钱雪说的,钱雪是这家贸易公司的总经理蒋志祥的助理,其实也就是秘书,也是安月的闺蜜。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

钱雪心中是羡慕安月的。

“谢谢!总算是盼来了!”说这话的时候,安月没有一丝的不安,一个月之前的那次放纵,她老早已经忘的一干二净了。她觉得事情没有那么巧,更何况,那天还是她的安全期,跟晨伟这么多年都是安全的,那天,肯定也是安全的。

“怎么?不替我高兴吗?”安月看到钱雪的眼睛有些暗淡。

“你可好了,有个好老公,现在还有宝宝了,我,猴年马月了!”

“你不还有吴志国的吗?”安月口中的吴志国是E市的首富,五年前,钱雪跟了吴志国,一直到现在。

“别提他了,烦!”

吴志国是钱雪心病,昨天两个人刚因为吴志国离婚的事情吵完架。

“你们家晨伟知道了吗?让他请吃饭!”钱雪这话说的不是滋味!钱雪时常说,要是还有一个晨伟这样的男人,她就甩了吴志国,嫁了。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

安月说,那我就让给你。钱雪说,那也要你舍得。钱雪心说,只要你舍得,我就敢要。

“一定,不过要明晚,今晚,得留给我跟晨伟。”一想到晨伟一脸开心的样子,安月就笑得合不拢嘴。

回到家里,开门,晨伟不在家,可能还没回来。

放在茶几上故意给晨伟看的报告单却没有了,沙发上却多了件晨伟的夹克衫,早上出门的时候,晨伟就是穿的这件!

安月抓起了电话,拨了晨伟!

关机!

安月见到晨伟的时候,他已经在派出所了。出轨 最新章节

看到晨伟鼻青脸肿的出来,理都没理晨伟,气呼呼转身离开了。

一边走,一边抹着眼泪,本以为晨伟会屁颠屁颠的追上来,说上一大堆好听的道歉的话。

回头一看,连个鬼影都没有,更气!

刚刚派出所干警的话,好像针刺在安月的心头。

“嫖娼不给钱,还打人!”

八个字,说明了几件事,一,晨伟去嫖娼了。二,没带钱,夹克衫还在沙发上。三,晨伟还打了人。

安月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交了钱,道了歉,晨伟嫖娼,她还要道歉,火起!

安月无法在看到晨伟的时候给她好脸色,她的脸都让晨伟给丢尽了,怎么说,她也是E城一家大公司的销售经理。版权haohaoyun.com

晨伟没有追来,打他电话,倒是没有关机,却被直接按掉。

安月更气了,嫖娼还有理了。

回头!正好看到晨伟从拐角处走了过来。

晨伟竟然径直走了过去,看都没看安月。

安月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回过神的安月,眼泪好像掉线珠子一样下来了,“晨伟,你给我站住。”发疯似的冲了上去,过去,就给了晨伟一个巴掌,不是很用力,却很清脆!

这个巴掌,是为刚刚在派出所无地自容而打,这一巴掌,是为晨伟嫖娼,不知悔改而打,这一巴掌为了打而打!

晨伟没动,他的脸是冰的,刚刚打上去的瞬间,安月就感觉到的,冰的跟他脸上的表情一般。

安月转身,离开了。

寒风中,穿着单衣的晨伟冷峻的脸上肌肉突突的抽搐着。

第二章 又行了

安月在钱雪的怀里哭得稀里哗啦,钱雪叹息:“怎么早没看出晨伟也是这样的人。”

安月没有回家,直接去了钱雪那里。

“我算是瞎了眼了,找了这么个东西!”安月哭骂,心里的委屈一骨碌的倒了出来。

钱雪安慰着,心里却有着莫名的激动,一直以来,安月的幸福,她都是心存嫉妒的。她嫉妒安月有个幸福的家庭,有个体贴入微的好老公,还有幸福的有了孩子,原来,一切幸福背后,却隐藏了不为人知的秘密!

晨伟会去找小姐,这个,钱雪也没想到。

一直以来,在大家的眼中,晨伟就是个二十四孝的好老公,上下班接送,中午送好吃的,要是安月有个发烧感冒的,乖乖,那可不得了了,一天十几通电话,从头能问到脚。

安月本来就生病,心情不好,烦了,狠狠挂了电话,烦人!

钱雪就羡慕:身在福中不知福!她那个吴志国,好倒是好,每次出去回来,都能带上一大堆她喜欢的,可是,她病了,吴志国连个人影都没有。

钱雪感叹:如果有一天晚上得急病就这么走了,身边连个人也没有。

钱雪时常一个人静静的坐着,时常一个人孤独的这么想。

现在,安月跟她钱雪一样了。

“你打算怎么办?”

“离婚!”安月不假思索!

钱雪张嘴想劝,忍了!

晨伟行尸走肉般的从派出所附近,一直走到了跨江大桥上。

这座桥的出名之处,不在于它横跨的是E市最宽的一条江河,而是每年在这里跳河的自杀的人,是E市之最。

好好的护栏不但加高,而且加固,还缠上了铁丝网,好似一个蹩脚的小丑一般。

晨伟站在护栏边上,足足两个小时,一动也没动。

秋后的晚风,尤其是江边的,吹在身上,是冷彻入骨的。

一辆出租车疾驰而过,不远处,紧急刹车的刺耳声响起,一个女人,匆匆付了钱,冲上了桥头。

“大哥,是你吗?”刚刚在包厢里的时候,小姐就是这么叫晨伟的,这是她们职业的称呼!

晨伟回头,居然是刚刚的那个小姐。

小姐穿的单薄,被风一吹,不由得抱住了双肩,冷!

“你想自杀?不行的男人多了,我接过很多客人,一多半都是我靠嘴!”话说出来,小姐就知道自己说错了,晨伟靠她的嘴也不行,这种男人不死也没用了,可是,她不能这么说,好歹也是一条命。

晨伟脸上的肉动了一下,他一把抓住了铁丝网,往上一跃!

一个人要是想死,铁丝网是拦不住的。

小姐眼明手快,过去一把抓住了晨伟的皮带,使出吃奶的劲,用力的一拉。

“啪!”晨伟从高处摔了下来,摔得不轻,嘴角都渗出了血!

他从地上站起来,发疯一样的推开了小姐,“滚开!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死去吧!你这种人,不死也没用了。”小姐火起,好心救人,还被骂,一时气急,骂了出来。

晨伟跳过来,一把抓住了小姐,狂吼,“我是没用了,阳痿,死精,老婆有了别人种,就连嫖娼都嫖不了,我不死还有什么用!”

小姐愕然!

夜深了,安月还不睡觉,钱雪的眼睛一个小时前就开始打架了。

安月还在捣鼓她跟晨伟的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两人是闺蜜,这些家长里短的话,也不是头一次听了,真的烦了!

那唠叨声就好像催眠曲一样,越说钱雪越困!

安月不是不困,是不想困!她在等!

以前吵架赌气,晨伟不会超过一个小时,就会从钱雪这里把她给求回去,对,是求!

他们两人之间,不管对错,安月都是对的,晨伟总是让着的。

用钱雪的话说,安月的臭脾气就是被晨伟给惯的。

可是今天,前半夜已经过去了,还是没有晨伟的踪影!

明明是他错了,都不知道来认个错!

安月心里还是气晨伟的,嫖娼,多么丢人的事情。

可是要说下定决心离婚,那得多大的勇气,她年纪也不小了,跟晨伟一样,奔三了,可人家那奔三是不一样的,男人三十一朵花,女人?叹气!

门口有动静,安月从床上窜了起来。

“干嘛!是不是有贼?”钱雪有些紧张,前段时间物业就发了告示提醒防贼了!

敲门声响起!

“是晨伟!你去开!”安月听到敲门声,反倒踏实了!

钱雪抬头看看时间,“今天这点!”钱月的意思是有些晚了,下床,到了门口,开门!

“你!”钱雪刚说了这么一个字,门口就没声了。

安月听到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想起刚刚钱雪担心的事情,不会真有贼吧!

她跳下床,找遍了房间,也没有找到一件趁手的东西,顺手抄起了床头的烟灰缸,蹑手蹑脚走了出来。

刚出门口,就听到了男女急促的喘息声跟接吻的声音!

安月愣住!

晨伟跟小姐坐在桥边,小姐冷的直发抖,“哥,我们换个地方吧!这,冷!”

晨伟讲到一半,小姐双手抱肩,瑟瑟发抖,小脸冻得发紫。晨伟把什么都跟小姐说了,他需要倾诉,不说话,他会憋疯的。

小姐愿意听,晨伟也愿意讲。不跟她讲,还能跟谁讲呢?

找了个茶室,小姐一边搓手,一边往脸上摸摸,冰!

茶水上来,小姐双手紧紧的握着,吹着上面的茶漂,迫不及待的喝了一口,“好烫!”

看到晨伟动也不动,“哥,你不能冷吗?来,暖和一下。”

“冷,心冷!”

“哥,我知道你难过,可毕竟已经发生了吗?死,是最懦弱的,我曾经也想过死!也死过,吊在上面了,又把自己放下来了。”小姐说话间,眼中浮现出淡淡的忧伤。

“你!”

“叫我小玲!”

“小玲,你?”

“哥,我十六岁就出来卖了,要说悲惨,你有比我悲惨吗?”小玲说这些的时候,显得很轻松。

“这不一样!”

“这没有什么不一样!你是男人,你更加要坚强!”从小玲口中得知,她十六岁上就被继父给强奸了,她寻死,吊在上面,舌头伸出了快一半了,她又把自己给放了下来,她离家出走,做了小姐。

晨伟当时信以为真,安慰一个人,劝解一个人,你说出来的事情只能比他更加的不幸!

其实,这个故事,是小玲听来的,她只为救人,就撒谎了。

撒谎是他们小姐的习惯,用她的话说,小姐口中,没有真话,因为,她们连这个世界都不相信,怎么会去相信一个男人?

男人,对于此刻的晨伟来说,是个沉痛刺耳的两个字眼。

他现在,还能算是男人吗?

“哥,我帮你,不收钱!”小玲看到了晨伟眼中的忧郁!

第三章 离婚

安月到门口一看,来人不是别人,是吴志国,现在正跟钱雪两个人腻着。

吴志国一看安月也在,有些惊讶!赶忙松开了钱雪!

刚刚开门的时候,钱雪刚刚要说话,没容得她说,吴志国已经把嘴贴上去了。

“安月!”

钱雪被弄得很不好意思,虽然她跟安月的关系好,做这种事情被她看到,她还是有些抹不开。

“你这人总是这样,猴急猴急的!”钱雪嗔道,说完,转身就进了房间。

吴志国朝安月耸耸肩膀,“刚下飞机,带了些礼物过来,就直接过来了。”

吴志国有钱,也有心,每次出去回来,都给钱雪买很多东西回来,不光给钱雪买,安月也有份。

两个人站在客厅里很不自在,安月朝里面喊了声要走,钱雪赶忙跑了出来,“这么晚了,就住这里吧!”

“不了,家里,我始终不放心!”安月确实也不放心,晨伟这么一反常态,她不是没有觉察到,刚刚就想说回去了,钱雪肯定不愿意的,这下倒好,吴志国的突然回来,给了她一个理由。

钱雪没有再挽留,她跟吴志国已经有些日子没见了,吴志国一下飞机就到她这里,她很开心,发自内心的开心。

送到门口,钱雪嘱咐几句,就进去了。

门刚一关上,吴志国就从背后抱住了钱雪,双手在她的胸前揉搓着,“亲爱的,你知道吗?在飞机上,我就想你了,想你想的发疯。”吴志国一边亲吻着钱雪,一边褪着她的身上的衣服。

“我也是!”钱雪呼吸加促,紧紧的搂着吴志国的脖子。

吴志国抱起钱雪,就朝房间里走去。

激情过后,钱雪在吴志国长满胸毛的胸口上划着圈,今天,她很满足!

“对了,钱雪,安月怎么来了?她很少这么晚了还不回去的。”以前在这里,也跟安月打过照面,都只是坐坐就走了,今天看样子,如果他不过来,肯定是要住这里的。

钱雪没有回答吴志国的问话,而是翻身到了吴志国的身上,“你老实跟我说,你有没有嫖过娼?”

吴志国摇头,奇怪的看着钱雪。

这一点,她倒是相信吴志国的,他是E市的首富,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也没有必要去找小姐。

“晨伟去找小姐了,被警察抓了,安月去赎的人!”

“没想到晨伟那么老实的人,也会去做这种事情。”吴志国点了根香烟,优雅的抽着。

“这就是知人知面不知心!”钱雪若有所指,看吴志国根本就不接这个茬,她有些生气,蒙上被子转身睡觉。

吴志国扭头看看,知道,她又在为他离婚的事情闹心了。

五年了,时间不短了,是该给她个名份了,只是......

安月回到家里,晨伟不在。

死哪里去了,安月一边在在房间里找,一边骂道。

没人!夹克衫还在沙发上!

她气得拎起了夹克衫扔在了地上,死晨伟,去哪里了?

一间温暖的大房里,晨伟正躺在床上,卫生间里响起了哗哗的水声,小玲正在洗澡。

晨伟掀起被子,看看下面,一脸的沮丧!一点反应也没有!

真的是没用了!

正想到这里,小玲围着浴巾就从里面出来了,清水出芙蓉,卸掉妆的小玲看起来比在包厢的时候要好漂亮很多,晨伟惊讶的发现,下面居然微微的颤动了两下!

安月等了一夜,晨伟的第二天一大早回来的。

安月坐在床上,憋了一肚子的火,晨伟却直接进了卫生间,出来去小房间换了衣服,就准备出门。

这时候,安月再也忍不住了,从房间里窜出来,挡住了晨伟的路。

“昨天晚上的事情,你要是不交代清楚,你就别想出这个门。”安月气得肺都要炸了,这还是晨伟吗?

从昨天晚上,安月想了一晚上,她想破了脑袋也想不明白,晨伟怎么会变成这样?

什么时候开始变的?变得一点征兆也没有!

前天晚上还端洗脚水,帮她按摩,把苹果切成块,端到床边,喂给她吃,怎么才一天的时间,就变成?

“起开!”晨伟用力的一推安月。

男人的力气就是大,就这么一推,安月朝后踉跄了好几步,差点跌倒。

这一下,就这一下,安月心中积郁一夜的怒火排山倒海般发泄而出,过去抓着晨伟的领子,就是一阵乱挠。

晨伟的脸上,立现抓痕!

屈辱愤怒交织在一起,晨伟的怒火在升腾,对着安月怒目而视,用手指着安月,“滚开,你别惹我!”这一声怒吼,吓得安月往后倒退了两步。

晨伟乘着这个间隙,出门,重重的关上了门。

安月站在门口,眼泪吧嗒吧嗒的掉落下来,一向温文尔雅的丈夫,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一样,直到现在,她还好像做梦一般。

低头,她看到了地上有张纸,打开一看,惊得安月朝后退了两步,一下子,所有的事情,她都明白了。

他们的离婚手续,办得很顺当。

无子女,财产分割方面,首付是晨伟付的,房子也一直是晨伟在供,房子归晨伟,家里所有积蓄归安月!两个人都没有什么异议!

出了门,晨伟头也不回的上了车,一溜烟的开着车子走了,留下安月一个人笼罩在汽车尾气咳嗽!

安月从晨伟提出离婚到办手续,一直没有哭过,可是,此刻,她却哭了。

一直装得满满的心,一下子好像被人腾空了一样,失落与无助,迎面袭来!

一只温软的手伸了过来轻轻的挽着安月,“走吧!别看了,人已经走了。”

“钱雪!”安月转身,趴在钱雪的身上放声哭了起来,“我好舍不得他!”

“我知道!”钱雪的眼睛湿润了,算上大学,他们在一起,快十年了。十年,晨伟已经成为安月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就好比手一样,现在突然间失去了,尽管她还想拼命抓住,却怎么也抓不牢。

“我以后怎么办?”安月扬起挂满泪痕的脸,万分痛苦的看着钱雪。

安月离不开晨伟,这些年,已经习惯了有晨伟的日子,每天是晨伟叫她起床,洗漱完毕,一杯热腾腾的牛奶送到手里,有晨伟的日子里,安月是幸福的。

可是,这幸福,伴随着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彻底的终结了。

第四章 孩子不是晨伟的

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安月没地方住了。

钱雪带着安月看了一下午的房子,安月根本就心不在焉,看了几套都说随便。

随便的意思就是不是很好,这是钱雪的理解,房子没租成,钱雪就把安月带到了她家里。

这是一处花园洋房,一共三层,顶楼是带阁楼的,还有空中花园,钱雪的房子,就在三楼。

当时吴志国带着钱雪看房子的时候,钱雪一眼就看中了这里的房子,本来说要一到三楼全部买下的,钱雪说一个人住,一层都嫌大,楼下有人住,心里踏实点。

钱雪衣食无忧,唯独倍感寂寞,那些等待吴志国归来临幸的日子,可以说难熬!

房间钱雪让安月随便挑了一间住,看着安月还是闷闷不乐的样子,“别不开心了,离婚有什么大不了的,过两天,我再给你介绍一个。”

“钱雪!”安月没有接钱雪的话茬,而是看着钱雪,欲言又止,“知道我跟晨伟为什么离婚吗?”

“他对你不忠,去嫖娼,你受不了,就离婚了,其实,作为姐妹,我说真的,这次,你真的有些小题大做了,哪个男人不出去偷吃的?闹到离婚,真的不值得!”钱雪虽然没问,但是一想,就知道安月是因为这个原因离婚。

“不是,不是,钱雪,其实是,是我不好,我肚子里的那个孩子,不是晨伟的。”安月说完,低头痛哭起来。

一个月前,吴志国办的一个酒会上,安月应邀跟钱雪一起参加。

这是安月第一次参加这么盛大的活动,紧张而兴奋,原来,上流社会就是这个样子的,跟在电视上看到的一般无二,一个个西装笔挺,长裙拖地,安月的露背装,在她看来,已经很开放了,可是到了这里,还是感觉有些不大方了。

雍容华贵,在这些长相一般的豪门女身上体现了出来,钱雪在一旁嘀咕,“她们都是用钱包装起来的,脱了那些行头,比我们差远了。”一听钱雪说那些衣服动辄上万,十万,惊得安月直咋舌,乖乖,这真的不是平头老百姓好比的,做一年,也不一定能买得起她们一身衣服。

这就是人与人生来的差距,有些人叼着金钥匙出世,而有些人,一出生就注定了清贫。

吴志国看到她们两个来了,笑脸相迎,“钱雪,安月,来了,快过来,我介绍些朋友给你们认识。”

这种酒会,吴志国很少带钱雪出席,主要是怕家里的那个不高兴,这次是钱雪磨了很久才答应下来的,钱雪知道,如果一直这么做吴志国的背后情人,她是不会跟吴志国有结果的。

本以为吴志国会推脱再三,没想到,他居然很爽快的答应了,钱雪不知道,吴志国的老婆酒会那天不在E市。

“来,给你介绍,张枫,天籁集团CEO,年轻有为呀!是我们E市少有的青年才俊!”吴志国面前站着的是个身材修长,面色白皙,长得很帅气的一个男人,看到张枫的那一刻,安月的心微微的颤动了一下,因为她发现,张枫脸上带着笑容,那双好看的眼睛,正盯着她看。

“你说的是你跟张枫!”钱雪听安月讲着,惊得叫出声来,“他不是送你回家吗?你们怎么可能,这也太快了。”

“他带了我去喝酒,他看出我不开心,说了很多让我感动的话,我喝多了,醉了,之后,就发生了。”安月此刻悔恨不已,一直以来,她都是个很保守的女人,晨伟是她的第一个男人,也是唯一的男人,可是,那夜之后,一切都不同了。

她很恨自己,恨自己为什么会如此的眷恋那个晚上,那一晚发生的一切,不时的浮现在脑海中回忆,尤其是当晨伟不行的时候,就算晨伟吃药,也不如那晚来的那么让她颤栗,从心灵到肉体,她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原来,晨伟之外,性爱可以是这个样子。

安月彻底的迷醉在这种感觉里,她迷失了,第一次没有为做错事情而感到忏悔,甚至,这一个月来,没有一丝丝的觉得对不起晨伟,直到跟晨伟离婚,这是怎么了?

“那你也应该吃药呀!老天,那孩子是张枫的?”

安月点头,低着头,好像个做错事情的小孩子,“我以为那天是安全的,我跟晨伟一直都是安全的。”

安月痛苦的用手抱着头,眼泪一滴滴的掉落在光洁的地板上,碎开!

“你呀!叫我怎么说你?晨伟是个好男人,他爱你的,可是,那个张枫,就是个浪荡公子,安月,我对你真的无语了。”钱雪生气的扭过头去,为安月的放纵生气,也为晨伟的可怜而生气,这个男人,究竟做错什么了?安月要这么对他!如果她是安月,她绝对知足了!

晨伟坐在客厅里,一根接一根的抽着香烟,烟灰缸里的烟蒂塞得满满的。

晨伟的手机,这个时候响了起来,晨伟一看,是老家打来的。

他按掉电话,从茶几上拿了座机,拨号,“爹!”接电话的是晨伟的父亲,一个面朝黄土背朝天,刨了一辈子黄土的地地道道的农民,是晨伟这辈子最尊敬的人,也是晨伟觉得亏欠最多的人。

“你弟媳妇又生了!”晨伟爹的语气有些沉闷,这是晨伟的弟弟晨刚生的第二个孩子,第一个是丫头,生下来的时候,晨伟爹很不开心,一听是个丫头,转身就离去了,再没有看过孩子一眼。

这是晨伟的心结,晨伟爹想要个男孙,在他们老家,女孙是不入族谱的,生了等于没生!晨伟很想给爹生个大胖孙子,这么多年,他一直在努力,可是,安月的肚子一直都不争气,终于争气了,却!晨伟的手放在了心口上,痛!扎心的痛!

“又是个丫头!”晨伟爹听到晨伟没动静,接着说道,“伟娃,你弟不能再生了,再生就超生了,再者,村里在选村主任,你弟有希望,你弟他不容易,好不容易,逮着这么一个机会。”

晨伟爹的话里的意思,晨伟是清楚的,就是让他生一个,“爹,我知道了。”

“光知道有个屁用,你那媳妇,有病看病,别这么老拖着。”晨伟爹的语气缓了缓,“我跟你娘商量过了,过些日子,就到城里来看看你们,她带了个方子,土方,很管用,狗娃的媳妇不是不能生吗?就是吃这个方子给治好的,开春生了,我上次跟你提过,是个大胖小子。”晨伟爹说着,咧开嘴巴笑了,好像生了大胖孙子的是他,有了希望,晨伟爹就不愁了。

晨伟一听爹的这话,不由得发起愁来,爹娘要来,可是,他已经离婚了。

第五章 犹豫不决

吴志国今天来的早,安月开的门,一大捧玫瑰花,粉色的,花上还点缀着银点,很是好看,钱雪喜欢粉色的玫瑰!所以,吴志国每次买玫瑰,都是粉色的。

“安月,你也在!”吴志国惊讶,这个日子,不是应该在家,或者在外面欢度吗?

“今天是什么日子?送玫瑰花。”

“七夕呀!”吴志国对于这种日子,记得特别清楚,主要是钱雪,最在意这种日子。

“糊涂了,连七夕都不记得了。”安月的心颤痛了下,以前,跟晨伟在一起的时候,他对特殊的日子,总是设定提醒,没有一次忘记的。

去年的时候,晨伟就请她去吃了大餐,是E市最大的最贵的西餐厅,安月之前跟吴志国和钱雪去过一次,去这种公众场合,吴志国总喜欢拉上安月,碰到熟人,也好解释,那一次,他们三个人就花了上千,安月还没敢敞开了吃,回去之后,还下了碗面吃。

跟晨伟去吃的时候,安月嫌贵,晨伟笑着说,一年就这一次,那天,晨伟还买了玫瑰花,红色的,很大一束,安月很喜欢。

晨伟送了她一个钻石项链,是之前她跟晨伟逛街的时候,看到的一串项链,安月很喜欢,却没买。晨伟说,今天不但是七夕,还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所以要特别清楚,不要怕花钱。

当晨伟把那串钻石项链戴在安月脖子上的时候,安月哭了,感动的哭了。

那一刻,恍如隔世!却犹在眼前。

“钱雪,你这是干什么?”吴志国手中的花,已经被钱雪抢过,扔了出去,然后重重的关上了门。

“钱雪,你!”安月惊讶的看着钱雪。

“要不是他介绍那个王八蛋给你认识,你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钱雪哭了,为安月的不幸婚姻哭,也是为她自己哭,她的青春为了这个男人而耗尽,可是昨天晚上再次提出让他离婚的时候,他虚伪的说,他是爱钱雪的,可是离婚,不是儿戏。钱雪质问,就算不是儿戏,五年时间,也足够了。今天,吴志国是特意跑来道歉的,却没有想到,钱雪把火撒在了他的身上。

五星级酒店门口,张枫快步走了出来,一边走,一边整理着西装的扣子。

刚到门口,就被一个个子高挑,长得很漂亮,打扮很时尚的女孩子拦住了去路,手里还端着一杯刚在不远处买的一杯奶茶,“张枫,没你这样的,说甩就甩,你把我当成什么了?”

“你谁呀!”张枫的眼睛有些迷离,英俊的脸上,多了分醉意。

“王八蛋!”女孩抬脚在张枫的脚上一踩,端起手中的热奶茶,用力的往张枫的身上泼去,然后,转身离去。

张枫啊呀一声,热奶茶正好泼在他那雪白的衬衣上,他赶忙用手清理,可是还有什么用?衬衣全脏了。

张枫恼怒的朝着远处的那个倩影看去,这个时候,他才记起来,那个女孩子,不就是被他上个月刚刚甩了模特许珊吗?

张枫只得自认倒霉,得罪谁都好,就是不要得罪女人,张枫明白这个道理,可是也是屡错屡犯。

这个时候,张枫的手机响了起来,“老吴,什么事情?”

“出来喝酒!”

“今天什么日子呀!你不用陪你那小美人!”

“被赶出来了,老地方,过来吧!”吴志国口中的老地方,是他在市区的一个会所,很大很豪华,吴志国招待一些重要的客人,一般都会在这里。

看到张枫一身狼狈,吴志国大笑起来,“不用问,又是风流债!”

“还笑!再笑我走了。”

“好了,不说这个了。坐吧!”吴志国吩咐人去找件衬衣过来。

“是不是小妮子又给你使性子了?”

“又吵离婚的事情,我是烦透了。”

“你这个年纪,中年男人三大喜:升官、发财、死老婆。我早跟你怎么说的,离婚好了,单身多好,你看看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分她一半财产,想的美!你也别在我跟前得意,看看你狼狈的样子,总有一天,怎么死在女人手里都不知道。”

“石榴裙下死,做鬼也风流!来!干杯!”张枫说着,端起了酒杯,一饮而尽!

“你打算怎么办?”

这个问题,安月也想知道,心中没有答案,自然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钱雪。

安月摇摇头,“照我说,打掉这孩子,去求求晨伟,复婚算了,晨伟这种好男人,这个世界上已经绝种了,我告诉你,张枫那边,你可别打他主意,他身边的女人,能从城西排到城东去,我就纳闷了,你怎么会跟他!”钱雪说到这里,气得说不出话来,诚然,她是有些嫉妒安月跟晨伟的幸福,可是,安月是她唯一的知心朋友,也是唯一知道她跟吴志国关系的人,好朋友现在变成这样,她的心里也很难过。

相比之下,她觉得自己反倒幸福了,至少,她还有吴志国,虽然是跟另外一个女人分享的。

“晨伟是不会原谅我的。”

“可他爱你!”

“爱的极限,就是恨,更何况,我做了背叛他的事情!钱雪,其实,我的心里很不安,你说,晨伟会不会做傻事。”安月说到这里,有些担心。

“这个难说!晨伟这个人,内向,性格略显孤僻,这次又受这么大的打击,如果换做是我,肯定疯。”

“钱雪,你不要吓我。”安月一听这话,有些紧张了。

“不是我吓你,是你这事情做的实在是太!”钱雪顿顿,“算了,不提了,你也不要多想了,现在想什么也没用了。”

钱雪睡了,睡之前,吴志国打来了电话,两个人聊了半个小时,安月知道,他们和解了。

安月辗转反侧,无法成眠,她的手,不由自主了摸向了手机,拨通了那个熟悉的号码,她不放心晨伟!

出轨》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出轨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小说妻令如山:帝国老公无限宠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妻令如山:帝国老公无限宠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书名:妻令如山:帝国老公无限宠目录预览:第2章贴身衣物和领带第3章狗男女第4章后妈的恶毒第2章贴身衣物和领带次日,林满月睡醒,眼睛还没有睁开,先听到了水流声。浑身上下骨头放佛都散架了,没有一处不酸的。昨天从修宇的房间跑出来后,她记得撞进了一个犹如冰山男人的怀中。全身的火,都需要这座冰山来解。记不起他的脸了,只记得很粗暴,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粗暴的男人。水流声停下来,林满月头疼欲裂的睁开眼,看向洗手间的方向。没一会儿,一个高大的身影就从里面走了

  • 小说你好!MrRight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你好!MrRight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你好!MrRight目录预览:第2章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第3章暗恋对象一般都是学长第4章heyjude第2章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从公交车上下来,步行走了十几分钟,极少穿高跟鞋,程辰觉得小腿肚子一阵酸痛。望着来来往往衣着考究面无表情的男男女女,程辰望了望自己悉心挑选的职业套装,顿时有种想死的冲动。时美广告的大Logo在蔚蓝色的大厦顶端熠熠生辉,深呼吸一口气,抑制住紧张又激动的心情,程辰挺直胸膛大迈步走进去。一辆黑色的丰田停在大厦侧面,车内走出来一个

  • 小说腹黑萌宝:爹地,妈咪又逃婚了!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腹黑萌宝:爹地,妈咪又逃婚了!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名:腹黑萌宝:爹地,妈咪又逃婚了!目录预览:第2章小东西第3章你是谁第4章少女出浴图第2章小东西“陈董,真不好意思,打扰了你的雅兴!”陈董看着进来的安岳,脸色瞬间按下去,“安总,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可说好了,你这是要反悔?”“陈董这是哪里的话,我听说这家酒店据说安装了监控摄像头,我是来提醒一下陈董,不要玩的太过火!毕竟,强奸可以犯法的,您这样的正经商人,应该不会想要有那样的污点吧?”陈董怒气冲冲,“你这是在威胁我?”“威胁不敢说,我只

  • 小说残王傲娇:特工王妃太受宠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残王傲娇:特工王妃太受宠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名字:残王傲娇:特工王妃太受宠目录预览:第2章教训秦云璃第3章贱人活了第4章是个大帅哥第2章教训秦云璃秦云洛冷眼看着秦云璃,若不是因为这具身子力量不够,那些人恐怕直接就被她送去见上帝去了。“秦云洛,你好大的胆子,连我的人都敢打。”秦云璃见自己带来的人,都被她打倒在地,一脸的不可置信。她怎么料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被大家当成出气筒的秦云洛,居然敢反抗?秦云洛笑笑。“你都要置我于死地了,别说打她们了,就算是要杀了你,我也是敢的。”步步紧逼秦

  • 小说重生嫡妃:农女有点田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重生嫡妃:农女有点田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书名:重生嫡妃:农女有点田目录预览:第2章赶走第3章重生第4章家人第2章赶走砰!媒婆脚下踉跄,整个人摔倒在地。她的嘴撞到地上的石头上,牙齿发出咔嚓的声音。紧接着,大量的鲜血喷涌出来。“啊……血……”孙媒婆尖锐地大叫。李氏愣了愣,表情变得古怪起来。她看了一眼对面那丫头,眼里闪过赞赏的神色。这个笨丫头今天倒是不笨,知道帮着自家人。在外面围观的村民见状,一个个低笑起来。突然,一块抹布出现在慌乱的孙媒婆面前。孙媒婆本能地接过来,颤抖地擦拭满是血污的嘴唇

  • 小说千行泪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千行泪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名:千行泪目录预览:第一卷泪第2章连分手的话都未曾有过第一卷泪第3章给你一个死心的理由第一卷泪第4章可爱的好友第一卷泪第2章连分手的话都未曾有过我叫雷蕾,刚刚我离开了一个永远不属于我的世界,那个世界有太多的无可奈何,要我不得不放开手,回到属于我自己的轨道……四年前我来到了这座陌生的城市,来完成那个属于我又不属于我的梦想。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我来的学校并不是我喜欢的学校,选择的专业亦不是自己喜欢的。唯一随了自己愿望也就是能够出省,即使自己在别人眼中是那个什么都

  • 小说放飞爱情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放飞爱情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名:放飞爱情目录预览:第一卷浅爱第2章冲突第一卷浅爱第3章谈谈第一卷浅爱第4章遗书第一卷浅爱第2章冲突医生见此叹了口气说:“这是你妈的遗书。”初蝶像傻了一样接过遗书。木讷的问:“我妈的遗体呢?”医生有些惊奇一个11岁的女孩面对母亲的死亡可以如此冷静,愣了一下,说:“医院给你爸爸打电话,你爸爸接回去了。”听完初蝶飞快的跑出医院向家冲去,一路上踉踉跄跄的跑回去了。在门前便听到一个男人不满的抱怨说:“敢给我自杀,你妈的,少了你我还怎么赚钱,等你那宝贝女儿回来了看

  • 小说最强宠妃:呆萌小暗卫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最强宠妃:呆萌小暗卫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名称:最强宠妃:呆萌小暗卫目录预览:第2章我喂你第3章好重口味哦第4章小阿零找爹爹第2章我喂你下了马车,阿零趴在纳兰懿背上,还未来得及将这山庄春色看清,风便将那战氏山庄门口的谈话送到了阿零耳边。“无霜,这种场合,岂是你这种庶女能出现的,快些回去!”“那哥哥陪我一起回去吧,反正太子殿下早就相中无凌做暗卫了。”“不选我做暗卫,又会选你做妃子了?”“够了!太子此次来,是参拜我战氏始祖永定大元帅的,你们休要胡闹!”阿零循声望去,那山庄大门口站满了人,两

  • 小说诡灯夜话:鬼夫大人别冲动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诡灯夜话:鬼夫大人别冲动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诡灯夜话:鬼夫大人别冲动目录预览:第2章红衣的老婆婆第3章通风管道中的干尸第4章室友第2章红衣的老婆婆“车主呢?怎么不见他来道个歉,小小都他撞成这样在医院中躺了一个月。从头到尾没见他来过,小小可是红灯时过马路被撞的,我们是可以起诉你们的……”“对不起,对不起,确实是我们的不对……”律师点头哈腰道歉,不过他道歉可以,想要让他主人来道歉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苏小姐,这是一笔营养费,请你收下。医药费你不用担心,任何药品随便开随便吃……”他那个

  • 小说尸色生香:鬼夫大人你有毒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尸色生香:鬼夫大人你有毒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名:尸色生香:鬼夫大人你有毒目录预览:第2章通灵人第3章鬼缠第4章你到底是个神马第2章通灵人我也赶忙尾随着出去,就见义庄的门口,一个年轻人,一副抖抖索索的样子,提着一盏灯笼,一见老鬼来了,登时脸上跟见了亲妈似得。“狗蛋,瞧你这出息,也不是第一次来了。”老鬼斥责了一句。被唤作狗蛋的年轻人,一脸苦相:“您老这儿,我是能不来就不想来呀,不过今儿实在是出事了,不得不来。”“说重点。”“好好,重点,重点就是……赵家的那个公子,刚去了……”“赵家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