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15530 最新章节

2017/12/3 17:17:22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15530

第0001章 孽子归来

 十年的军旅生涯,每天在血与火中承受着生命的绚染,在这个和平的时期,除了自己的战友和长官,还有谁能想到他是这么的生活着。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晚八点——

 咣当咣当的普快终于到达了烟海火车站,城市的灯火拉回了他沉迷在现实中的幻境。

 习惯化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着装,向对面聊了一晚上、烟海医科大的小妹抛去一个无比诱惑的微笑:

 “纸妹,到站了,要哥哥送你回学校吗?”

 妹子挺拔的鼻梁晶莹剔透,好看的眉毛拧了拧,脸上现出一抹早已见惯了的神情,伸手轻抹秀发:

 “嘿嘿,发挥你最后的作用,陪聊大哥哥,帮我把行李架上的拉杆箱拿下来好吗?

 另外谢谢你的好意,我男朋友就在出站口等着我呢,送我就不必了吧,相逢愉快,有缘再见!”

 ......

 呃!敢情一晚上自己就是一个陪聊而已!

 不过这妹子真不错,忒水灵!

 回味着,走出火车站,眼前已是十年后的繁华,旧车站已不见了先前的模样。

 城市在变,人在变,世界何尝也不是整天都在变幻着!

 眼前的繁华与漆黑的天空形成强烈的对照,徐右兵忍不住习惯性的摸了摸自己的腰。

 空落落的

 丫的,都成神经病了。

 自己已经复员了,又不是出去执行什么任务,怎么还会带着家伙!

 心爱的家伙不在身上,心中总是觉得凄然然的,还好,靴子里自己从不离身的铁血突刺M9军匕还在。

 傻愣愣的笑了笑,侧面一个匆匆的女声传来:

 “嗨!大哥哥,还不走,难道等女朋友。我可先走了,再见!”

 “啊,韩小艺,再见,要好好学习!”

 “棒槌,你还真把自己当我哥哥了,姐现在实习,轮科转,已经不需要再去学校了,棒槌哥哥拜拜!”

 女孩回头一笑,青春靓丽的身姿被高高的路灯把身影拉的悠长而又悠远。推荐haohaoyun.com那明明就是再次路过而随意的一个招呼,却让他此刻零落而又焦急的心显得愈加彷徨。

 咦,她不是有男朋友来接吗?

 呵,棒槌,直接说我四肢发达没头脑不就得了!

 甩了甩头,直接忽略了被称为棒槌的尴尬,徐右兵拎起自己的背包,大踏步的向前走去。

 十年了,自从自己十六岁那年离开了家,已经整整十年没有回来了。

 徐右兵感叹着!

 十年来竟使他无一次可以轻易做出回家探亲的决定。

 心中百感交集,家里还好吗?

 ......

 还好,不需要打车,家就在车站前面不远的老巷。

 记忆中的家园总是那么的热闹,喧闹的小巷,由于离火车站较近,那里总是充斥着一种特别的味道。

 可现在看来,在这新建的火车站旁边,这到处堆放着杂乱不堪的老巷,就显得有些很不协调了。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大哥,住店吧,里面有热水热毛巾,还有暖床的。大哥,进来歇歇脚吧,包你一爽到底,从头到脚都轻飘飘......

 (压低声音)我跟你说,我们这里可是有刚从东莞回来的妹子!”

 “住你妹,离我远点!”

 徐右兵焦急的避开了一名拉客女的纠缠,甩开大步就向小巷的深处走去。背后传来一连串极为不屑的讥讽:

 “装什么装,浑身上下一看就没有几个钱,穿着一身迷彩服,膀大腰圆胳膊粗,一看就是个搬砖的货!

 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不成,也忒不自量力了!模样看起来倒是干净,其实要我看啊,连搬砖的都不如!

 中看不中用的货!”

 ......

 “妈,我回来了,妈?”

 依旧是那个九十年代阀门厂分的老楼,依旧是自己儿时的那个老家。

 简简单单的防盗门,就是那种铁栏杆式的焊接铁门。见到这门,徐右兵不禁摇了摇头。

 以自己现在的实力,恐怕只需单手,就能强力拉开这个看是非常结实的老门。

 伸手试了一下,‘吱呀’一声,门竟然开了。阅读haohaoyun.com再拧里面的木门,竟然没锁。

 “妈,你也太大意了,这都几点了,怎么还不上锁啊!”

 快步走进屋内,一把卸下背包,徐右兵眼睛直接直了!

 “妈,妈你怎么了妈,妈,妈你醒醒啊,你醒醒啊妈,妈!你快醒醒啊!”

 心痛的呼唤,徐右兵一把抱起了倒在墙角的母亲,小心的将母亲扶到旁边的破旧沙发上坐好。

 这一声声的呼唤,终于是将昏死中的母亲给叫醒了。

 “你们放开我,天杀的,说什么我也不搬。我们可就这一个家呀,你们让我们搬了家我们以后住哪?

 老徐,我们家老徐呢,你把我们家老徐带到哪里去了。你把我们家老徐怎么样了,你们可不能打人啊!

 我,我和你们拼了,就是死,我也不能搬家。

 我要等我的兵儿回来,这要是搬了家,兵儿回来可就找不到家了啊!

 呜呜呜,老徐,老徐,老徐啊......”

 “妈,是我啊妈,妈,你这是怎么了,我爸呢?咱们为什么要搬家,搬家干什么?妈,你看看我,我是右兵啊妈!”

 头发花白的母亲,身上依旧穿着在外摆摊时的一件早已洗的发白的文化衫,也不知道是哪家商场发下来的广告装,上面酬宾大促销的字迹已经变得模糊。说明haohaoyun.com

 猛地睁开眼,死死的盯着面前的男人。

 茁壮,威猛,一身虎气!

 脸已经长开了,一米八几的大个,膀子也圆了,腰也粗了,这就是和自己的丈夫年轻时一个摸子里刻出来的!

 她非常不相信的摇了摇自己的头,努力的定了定神,直到再一次妈声传入耳中,她这才相信了自己的眼睛。

 颤微微的伸出了自己的双手,轻轻地抚摸着儿子的脸。

 “兵儿,是兵儿,我的儿子,真的是你,你终于是回来了!我的儿啊!”

 右兵一把将妈妈拥入怀中,声音涩涩的:

 “妈,是我,我是右兵,我回来了,复员了!

 妈,我给您看,您看,这是我的退伍证书,还有钱,妈!我的退伍费很高,妈,你看,这是银行卡,我的退伍费就在这卡里面!”

 铮铮铁汉,在这一刻泪流满面。铮铮铁骨,竟然在此刻,伤心的大哭......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是谁又没有伤心处!

 苦苦的挣扎,苦苦抗争的母亲终于是看到了希望,终于是相信了眼前的现实。但是片刻的激动过后,参半的白发又突兀的凄澪。

 她紧紧地抱着儿子不撒手,儿子一去就是十年,说是特别应征入伍。好好孕可别人的孩子年年都能回家探亲。

 自己的儿子,却是一去再也杳无音信,儿走的时候才十六啊!

 “我打死你这个没良心的孽子!这些年你都去哪了啊?我的兵儿啊,妈妈想你想的好苦啊!

 邻居说什么的都有,你知道妈这些年是怎么活过来的吗?还有你爸,对了你爸,老徐!

 老徐呢?老徐,儿子回来了,快,儿子回来了......!”

 砰砰砰

 急促的敲门声响起,一个愣头小伙子兜头拉开门就冲了进来:

 “徐婶,不好了,我徐叔被那帮人打伤了,在前街,满头都是血,还不让送医院。徐婶,怎么办啊徐婶,快去看看吧,人快不行了!”

第0002章 老爸被打

 “狗子,你说什么?我爸被人打了?你快带我去看看!”

 徐右兵一把抓住了来人的前襟,就往外面拖。这家伙这才看清自己面前多出了个男的。

 “你是兵?哥...兵哥?真是...你?卧槽!快,兵哥,快跟我走,这帮狗娘养的,真是比土匪强盗还要流氓。

 你是不知道,去年我们这一块就吆喝着要拆迁,说是为了响应建设什么海岸新城。首先改造的就是火车站广场这一带。

 按说这拆迁也是个好事,大家伙谁都知道城市建的好我们自己脸上也有面子。

 可你拆迁也不能这么个拆迁法不是,给我们一平米抵一平米不说,还他妈给的是小高层。

 这每家每户以后搬进去,除却公摊面积以外那还能剩下几平米可以住?

 本来我们这里就是厂宿舍,各家各户房子原本就挤吧不够住的,基本上还都是两代住一块,这要是真被他们这么一弄,还让不让人活了!”

 “那我爸是怎么回事,我爸伤得厉害吗?谁打的,开发商?难道市里不管?”

 小伙个子不小,人长的很精干,不过即使是个大个头,但是被徐右兵拖着,还几乎是一溜小跑。

 “哎呀!我说兵哥,你能不能先松手。你这力气咋这么大,拖死我了。

 市里,市里管个毛,项目都承包出去了。建设海岸新城听说是大风向,这是我们省里乃至上面的意思。

 领导巴不得早点拆了,我跟你说。对了,你是今天才回来的吧,坐火车回来的吧。

 告诉你兵子,现在我们市火车站那在我们全省来说都是数一数二的。我们原市委书记肖长河就因为这一了不得的政绩已经调省里高升了。

 产房传喜讯,人家副省了啊!

 现在市长杨进听说正在省里活动,准备接肖长河空出来的书记大位,哪还有时间管我们这几百人的死活。

 我说你当兵都当傻了吧,我们这一片要是全拆除了,那将来的规划就是一片繁华的商业区,听说能与香港的维多利亚湾相媲美。

 这里面的利益道道多得多了,跟你说了你也弄不明白!好了好了,我们快走,回头再跟你说这些!”

 “与维多利亚湾相媲美,操行,就我们烟海市?”徐右兵不解的看了一眼狗子,继续问道:“你哪来的这些小道消息?”

 后面追着赶出来的徐母,焦急的向前追着二人,一边狠狠地瞅了一眼狗子、一边无比谨慎的说到:

 “狗子,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你爸把你弄工商局去开车容易吗,你要管住你自己这个嘴!

 哎,你们这些孩子啊,真是让老人不省心。这些话哪是我们寻常老百姓们能胡乱评说的!

 你们不要被那女妖精骗了,看起来她是个女的,其实心比蛇蝎还要歹毒,要不能雇些地痞流氓天天到我们这里来闹事!

 开发商,美名其曰为我们老百姓办实事,这哪是办实事啊,这就是要人命啊!

 天杀的!

 你说你叔究竟被他们打成个什么样了,是不是伤到头了,要不怎么能是满头血呢?”

 徐母说着腿就软了,但还是勉强的支持着自己向前跑。徐右兵一眼就看出了自己母亲的慌乱,伸手一把拉住了母亲,安慰道:

 “妈,你先别慌。凡事有我呢!儿子现在大了,您教导的话我和狗子都明白。狗子这也就是和我说说,他这个性,和外人未必能有这么多话!

 我们快去看我爸!”

 “可别打坏了,可别打坏了,一会要是上医院可怎么办啊!我可真是经不住你们这么折腾了啊!”徐母一边跑,一边徐徐的说着。

 徐右兵心中死一般的沉,爸爸被人打,再看母亲那蜡黄的脸心急如焚。身为八尺的儿男,怎能咽下这口恶气。

 急赶慢赶的跑到前街,这里是火车站的最前街,其实也是烟海市的城中街。

 十年前还是最繁华的商业街,烟海市的标志性街区。不过由于近年来城市的日新月异,繁华已经慢慢的向东面海岸线直线转移。

 由于城市的大规模扩建,此前的繁华已经跟不上了城市的发展,留下来的临街门市已经适应不了了原来的行业,终究变成了此刻一大片乱搭乱建、藏污纳垢的老巷。

 老巷也有老巷的优势,优势就在于临近火车站,临时旅客较多。于是乱搭的出租屋小饭馆以及散乱就那样摆在路边的小吃摊和洗头房遍布各个角落。

 墙上、地上、甚至连路基上,到处都被各种复杂而又神乎其神的野广告所占据着。

 空中一片乱麻,乱拉乱扯的电线东西交错,简直就如时刻架在人民头顶上的天网,任谁也逃不脱生活这张无形大网的束缚。

 虽然是晚上九点,可是这里确实比其他的地方热闹的多了。

 刚下车到处找住处的临时旅客,匆忙找着个地方能填饱肚子的人,以及那迎街站立,无论是春夏秋冬都是风情万种的拉客女。

 可是现在,这些人当头就围成了一大圈人。圈中围着个满头满脸都是血的倒地伤者。

 此人——正是徐右兵的老爸徐国强。

 徐母一看老头子被打成了这个摸样,当时就冲过去抱着自己的老伴大叫了一声晕了过去。

 街坊们围了一大圈,说什么的都有。打人者已经离开了,正是开发商雇佣的一帮社会闲散人员。

 他们从老徐家恐吓不成,就把老徐故意拖到路口暴打一顿,以此达到杀鸡儆猴的目的。

 “妈,妈你醒醒啊!狗子,快叫救护车啊,你丫的还愣着干什么?”徐右兵目赤燥烈,双拳紧紧的握起,那手中韧带紧绷的嘎嘣声,让他不得不显得语气更加暴怒。

 在邻居的帮忙下,终于是将徐母弄醒了。徐母看着一脸焦急的儿子,再回身看看浑身是血躺在地上的老伴,直到是救护车来了,这才有了些底气。

 说什么孩子可算是回来了,回来就好,仿佛一下子就有了点底。这才终究在邻居和医护人员的帮扶下,一起抬起老伴上车去了医院。

 一阵忙碌,拍片化验,主治大夫被医院从家里匆匆接来。

 “颅骨骨折,淤血压迫脑神经,潜意识昏迷......究竟是怎么回事,被车撞了?”

 一个戴着深度眼镜一脸严肃的中年大夫一边套着白大褂一边走了过来,手中拿着刚刚出的片子。

第0003章 这么会忽悠

 他先是看了徐右兵一眼,继续看向徐母说道:

 “需要马上抢救,情况现在很危急,颅内出血,颅内压增高,需要紧急手术,这样你们先把抢救费交一下,先交三万块钱吧!”

 “什么?三万?三万?我,我上哪去弄这么多钱啊,我们单位早就破产了!大夫,您行行好!你看能不能先手术,钱我回头想办法凑过来!”

 徐母一听三万块钱身子再次一软,‘噗通’一声就给大夫跪了下来。

 三万块钱再要是加上几万,那在当时可就能买一套楼了。

 自己家什么情况一目了然。

 自从阀门厂破产后,就和老伴在火车站广场旁摆了个小水果摊。

 说是地脚好生意兴隆,可那是不知道的。

 赶火车的旅客谁上车还能带一大兜子水果,往往只是买三两个在车上临时吃吃就不错了。

 所以虽然买的人也不少,但架不住买的量少,其实一年下来能维持个温饱也就不错了,哪还有闲钱用来作为储蓄!

 再说就是有,那也就是个万八的,可这还是徐母楞从牙缝中省出来,死命的攒着,要留给右兵娶媳妇用的啊!

 一看母亲下跪,徐右兵心中顿时一疼,心中五内俱焚,自己太无能了啊!他一把扯住自己的母亲:“妈,我这有,为什么要给人下跪!妈,都是孩儿不孝,我,我这有退伍费,我先交上!”徐右兵说着,一把接过缴款单就向缴款处走去。

 “不行,不能动你的钱!钱回头我想办法,我想想办法!”徐母起身一把拉住了儿子,非常不忍心的摇了摇头。还想说什么,但是被徐右兵伸手制止了。

 “妈,救我爸要紧,什么我的钱,我还是您和爸生的呢!我是我爸的儿子!

 大夫,请你马上对我爸进行手术,我在这先谢谢您了,等你手术出来后,我一定会重重感谢您的!

 钱你放心!要多少都有!但是你一定要想办法治好我爸得病,我求求你了!”

 徐右兵眼神诚恳,神色非常严肃。伸手一摸兜,这才发现自己的银行卡不知何时已经不见了。

 “我卡呢,我退伍费......!”

 正在这时,一名妖娆的小大夫急匆匆的从急诊室内跑了出来,大声的吆喝道:“张主任,病人出现了脑疝,大小便失禁,并且再次呕吐,意识丧失,对刺激性诊断无反应。

 主任,你快来啊!”

 “你是,韩小艺?”

 “咦?棒槌?想不到这么快我们又见面了!

 我去,你这人不会是跟踪我吧!我警告你说,你可千万不要对我有什么想法,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别,韩小艺,真是你?那受伤的人是我爸啊!

 韩小艺,我求求你了,你一定要帮帮忙,我银行卡刚才撂家里了,我卡里有刚发的退伍费,足够手术的钱!

 我求你了,先给我爸做手术,我马上就回家拿。

 在这里我答应你一个条件,任何条件,只要你们能治好我爸,不要耽误了手术,你让我干什么都行,哪怕就是上天摘月亮!”

 韩小艺一愣,自火车上时她就感觉坐在自己对面的这名男子很特别,可为什么特别,让她一直都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现在一听这话,想想,

 一个字——狂!

 不,

 应该说是自大!

 再就是脑子被门框挤了!

 答应我一个条件,还上天摘月亮,

 你以为你是神啊!

 就凭我韩小艺在烟海市还会有办不到的事?还需要求你帮忙?

 切!

 牛神马!

 一个老兵退伍能给几个退伍费!

 万把块钱顶天了!

 还敢夸下如此的海口!

 再说姐真要是有什么事,或是想要提什么条件的话,那说出来恐怕是无人能够办到的!

 “哼!自大狂,收起你的话吧!我想办的事情,你是永远也不会办到的!

 还上天摘月亮,你去摘个给我看看!”

 话一出口,良好的个人修养又让韩小艺感觉自己讽刺的有些重了。毕竟是他父亲受伤了,人一时激动,未免就要失态。

 也许他的夸口,是因为心里太着急了吧!

 看着一时有些尴尬的徐右兵,于是她又很没好气的大声呵斥道:

 “好了现在没时间和你瞎扯,你请在外面等着,不要耽误了我们给病人做手术!”

 “嗳,等等!韩小艺!你不是实习吗,你可不能给我爸动手术啊!你这一实习的,你......”

 一句话,顿时让刚刚然升起的好感荡然无存!

 韩小艺是连理也不理徐右兵一眼,她最恨看不起她的人。姐是实习期不错,但你也不需要在这么多的人面前提好不好。

 所以她是狠狠地瞪了徐右兵一眼,一转身就进了急诊手术室。

 “这位同志,你别着急,手术是我主刀,我是主任医师,她只不过是我的助手!不过你们认识啊,既然是认识就好办了,小艺这孩子我了解!

 这钱等我手术后你们再交上就行,那什么,你们放心,我在用药的时候会考虑一下你们的实际家庭条件。

 这个,就先交一万吧!

 我这就给你父亲做手术。相信你父亲他一定能坚持过来的!我们一起努力!”

 深度眼镜主刀大夫人还是不错的,看到徐右兵和韩小艺认识,竟然出人意料的网开了一面。

 手术费竟然一下由三万变一万,真乃天地之别啊!

 不过在狗子看来这人还是有些过于嗯嗯了!

 还好,徐母没有再纠缠徐右兵去缴款,她只好在好心的邻居们的陪同下,焦急地等在手术室门口。

 不过隐隐的,徐母很是疑惑。在这个高高在上的地方,自己的儿子竟然认识里面的一个小大夫,并且还是个女大夫,还是个漂亮的女大夫。

 儿子还答应她上天摘月亮,难道儿子和她之间有什么?

 哎!年轻真的好啊!

 只是现在的小年轻,真是没法弄,连摘月亮这样的大话都敢往外冒!

 想想自己年轻的时候,自己的老徐可是没他儿子这么痞,这么会哄小姑娘。

 徐母的注意力一下子就被转移了,即使在自己老伴重伤的情况之下。

 一半是担心,一般是忧虑,还有一半是遐想......

 心中五瓣杂沉!

 等徐右兵匆忙的回家拿上了银行卡缴款回来后,才在邻居们的诉说下弄清了事情的真像:

 开发商一直都雇佣了一批人在他们阀门厂宿舍这一带转悠,目的就是要使用威胁恐吓的方法制造事端,以迫使居民们答应条件及时的搬迁。

 可阀门厂都是老职工,说起来谁家也不是太富裕。搬迁,开发商既不提供搬迁临住房,也不给搬迁费,至于躲迁费,那就更不用说了。

第0004章 血染成河

 答应一平米置换一平米的高层电梯洋房,这还要等把他们的老房子推平了,两年以后才能建好。

 由此一来,谁能接受这样的拆迁补偿协议。

 而徐国强本是阀门厂的一名老师父,深受大伙的敬重。再加上徐国强一直坚持不搬迁的原因,那最重要的一个,就是因为自己唯一的孩子直到现在还杳无音讯。

 这么多年来。他只是知道自己的儿子去参了军,但是具体在哪参军,当得什么兵,那他是一无所知。

 所以他才做了一个最坚定的抗迁反对者。正所谓枪打出头鸟,在开发商这里来说,打怕了徐国强,那是必须的!

 “张大爷,他们是怎么打我爸的!几个人?”

 “哎呀右兵啊,你说你一当兵离家就是 八 九年,这么多年,你就一次也不回家看看!

 你这孩子,你可知道你爸爸妈妈这两个人这么多年来是怎么过来的。这么多年,我看着都难受啊!

 你这孩子啊,哎!

 这帮天杀的,人手一节钢管,那是照着你爸的头就下手啊!

 狠啊,我这么大岁数,活到现在,我就没见到过这么狠的人!你说连你爸这么老实的人都打,真是太没人性了!”

 张大爷说到这,看了一眼满身躁动的徐右兵,立刻意识到不好,于是随即话锋一转:

 “不过你放心,你爸是因为大家伙才出事的。这钱,大家伙一定帮着你爸从开发商那讨回来!

 还真没王法了不是!实在不行,我们想好了,我们明天一早就一起到市政府去请愿。

 我们让市长给我们大伙一个说法,为我们主持公道,大家说是不是!”

 “对对,一定去!还就不信了,这还是不是我们人民当家做主的天下!”

 “法治社会,难道就任他们胡来!”

 “血债血偿!”

 邻居们个个义愤填膺,他们终于是从徐国强被打的事情中看到了一些很不好的苗头。

 但是正是如此,更加的激发了他们的一些血性......

 徐右兵制止了口中喊着血债血偿的狗子,一板狗子的肩膀说道:

 “狗子,你过来!跟我出去透透气,憋得难受!”

 徐右兵直接出了医院大门,在门口花坛处坐下,狗子从兜里摸出盒云烟,抽出一支递了过来。

 徐右兵没接,淡淡的说:

 “戒了,在部队不让吸!狗子,认识那帮痞子吗?他们混哪的?”

 “怎么了兵哥,你想弄回来?我看这事不好办,不如,不如就等明天看看张大爷他们去请愿以后怎么说。

 你不是不知道,当时我们都报警了,可你也看到了,直到现在,是根本就不见警察的影!”

 “我再问你一遍,人你认识吗?”

 “兵,兵哥!”狗子眉头紧拧:“人我不认识,认识还打不起来了。你也知道,打小我和军哥在咱们阀门厂这一带和你就是一伙的。

 军哥现在混的也不错,自己开了个小酒吧,这事,也许军哥能知道!”

 “你是说大军?先别告诉他我回来了,你给他打电话,问问人是哪来的?”

 从小就了解徐右兵的脾气,狗子没辙,只好打起了电话。

 一会的时间

 “兵哥,摸清楚了,南郊的混子,带头的是青皮,人称滚刀肉。

 住南郊葛庄小区,手下二十来个兄弟,东北过来的狠人,现在开发商雇佣的就是这伙子人。

 他们现在正在滨海大道广场下吃烧烤,七八个人,军哥说现在就叫上弟兄们过去作了这帮崽子?”

 ‘啪’

 徐右兵一把掌拍在了狗子的肩头:“帮我看着我妈,你现在和我不一样,对付这帮瘪三,我一个人就够!”

 “兵哥,别。你可千万别冲动,这帮人不好惹,先前就是帮葛家镇的葛旺财选镇长,听说都弄出人命了。

 这帮小子里面忒有些狠人,下手可狠了,你信我,我们计议了再说!”

 “别他妈和我婆婆妈妈的!回去,看着我妈!我只说一遍,我说能搞定,就是能搞定!”

 撂下这句话,徐右兵一把扯过狗子手中的云烟,狠狠的吸了两口,随即抛在地上,死死地碾灭了!

 “把烟屁股给我捡起来,扔垃圾箱去!”

 留下目瞪口呆的狗子,徐右兵只剩下了一个背影!

 一扬手招了辆出租,徐右兵报了地名,这才不经意的矮身摸了摸靴中的铁血突刺M9,随即他又无奈的摇了摇头。

 自己这是怎么了,动这么几个小毛刺,难道还要动铁血?

 车中的徐右兵怒火中烧,双拳捏的嘎巴直响,满脸愤恨严肃的神情,弄得出租车司机非常的小心,几次想要和他说几句闲话的心情,也随之被自己主动下意识的抛却了。

 这样的老客出租车司机见得多了,人家心情不好,还是不要没事找事了,赶紧拉到地方,换个客再打发自己的无聊吧。

 滨海大道是近年来烟海市投资兴建的一条滨海景观路。

 这是一条海边观光大道,路边风景不错,都快赶上外滩了!也是原市委书记肖长河在烟海市的典范之作。

 夜已深沉,晚风徐徐,夏日的滨海大道临街的酒吧和位于大道中心处小广场的街边餐饮正热闹的如火如荼。

 下车,定了定神,徐右兵直接朝广场处最大的一个烧烤摊子走去。

 很明显,那里有七八个一看就不是好人的家伙正吆五喝六的吹呼着,手中的扎啤杯子高高的举起。

 “兄弟们,来走一个!呵呵,那老东西也忒不经打了,我只两下,人就趴地上了。我说青哥,以后这样的活别让我出手,忒没技术含量了,砸一老货俺丢不起这人。”

 徐右兵习惯性的左右看了一眼,没错,出来喝酒,身边还放着钢管,就是这帮家伙了。

 临桌上抓起一个扎啤杯,那种很有手感,厚厚玻璃制品的九两装厚底扎啤杯。

 在邻桌人还没来得及出声的情况下,徐右兵愣是一杯砸出,正吹大牛的这家伙连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人直接趴桌子上了。

 “卧槽!愣子!”

 呼啦啦桌子就被青皮一把掀了,满桌子的烧烤肉串钢钎子当头就朝徐右兵飞来。

 “兄弟们,给我弄死他!”

 “弄尼玛 逼!”徐右兵一脚朝桌子踢去,连避也不避一下,丢开手中已经砸裂了的扎啤杯,就这样欺身上去,一把抓住了伸手握着钢管挥了过来的青皮,迎面就是一拳。

 一拳击出,鼻开口裂!

 后面钢管袭来的风声传来,徐右兵根本就不撒手,直接转身,抓着青皮一头就迎了上去。

 一管爆头,顿时血流满面!

第0005章 付出代价

 “麻痹的放下我大哥,要不弄死你!”

 徐右兵冷冷的看了眼四面围了上来的混混,将青皮往地下一怂。抬脚直接踩在了这家伙的脸上:

 “刚才阀门厂职工宿舍打人是你带的头?”

 “你……你是谁?老子的事你也敢管?”青皮人很瘦,刚才一钢管被砸的不轻,人还没反过劲来。

 认定了就是此人,徐右兵不再言语。一脚跺了下去。青皮的右脸直接被皮鞋踩裂,鲜血伴着也不知是鼻涕还是口水的一起往外流,杀猪一般的嚎......

 毛骨悚然!

 “谁打的人?过来!”

 旁边的一小子手中紧握的钢管就是一哆嗦。

 “打人是不需要技术含量的,特别是对一个赤手空拳的老人。是吧?”抬头,死死的盯着这小子,仅仅是一个眼神。

 顿时一种无端的恐惧便传过周身,这帮小子现在才明白过来,艹——人家前来寻仇了!

 “艹!打了又怎么样,兄弟们,我们这么多人,干他丫的!”

 这帮人都是狠茬子,打架开仗那都是家常便饭。正喝着酒呢,被人寻仇到家了,没什么好啰嗦的。

 于是钢管椅子一起上,有两个随手就从后腰摸出把尖头攮子,挥舞着就冲了上来。

 一个照脸,一个照胸,左右前后四路被封。虽然是随街的混混,但是一开打,徐右兵就没把他们当好人。

 更何况是把自己父亲颅骨打折了的仇人。

 迎上去,挥臂挡开前面钢管的袭击。当胸铁拳挥出,只听“咔嚓”一声闷哼,前面那小子一口血就飙了出来。

 袒露着的前胸直接塌了下去。

 这一拳,直接砸断了至少三根肋骨!

 避无可避,不如迎头赶上。

 人不动,身形动,前面铁拳继续,后面铁腿跟上,一脚踢掉了一小子刺过来的匕首,另一腿下去,直接将其踹翻。

 再上前,又是“咔嚓”一声传来,脚死死地踩在这家伙大腿骨上,腿骨从中间‘喀吧’的闷断声让人心惊胆颤!

 “辉哥!”

 一人大叫着一钢管挥来,辨着风声,向后一抓一带,钢管抢过来,人兜肩扛起,狠狠的向前方一贯,摔了个满头满脸。

 有钢管在手,犹如下山的猛虎。一管加一管,管管挥出,招招入肉,招招到骨......

 天下乱斗,唯强不破!

 一切花哨刀枪棍棒,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是纸老虎。

 “别,别打了......大,大哥,别,别打了......再打就打死了!”

 此刻地上已经撂翻了一片,吓得摊子上吃饭的客人是猫头鼠窜。这帮人被打得哭爹喊娘,早没了刚才的精气神。

 青皮浑身是血,说话都带着颤音,一脸哭腔。自他出道以来就没见过这样能打的狠人,这他妈还是人吗,简直就是恶魔。

 再看自己身边的弟兄们,八个人没一个完好的,浑身上下都是血,不是断腿就是断脚。

 受伤最重的一小子前臂愣是被这狠人生生的给扳断了,现在正以一个无比诡异的姿势吊在膀子上,新鲜的骨头渣子和鲜血流了一地,人早就疼得晕死了过去。

 身子还不时的抽蓄着。

 这他妈的也太狠了。

 听到求饶声,徐右兵冷冷的一笑,他轻轻的拍了拍手,抚了下自己的衣角:

 “怎么了,怕了!打人时你们怎么不怕?说,是弄死你还是终生残废!”徐右兵看也不看此刻可怜兮兮的青皮,又作势抬脚向他的大腿踏去。

 “不,不要,我给钱,我赔钱。我也是拿人钱财给人办事。兄弟,您老高抬抬手,我赔钱,马上赔!

 辉子,把我包拿过来!”

 青皮斜眼瞅了一下自己跟旁的小弟。徐右兵冷冷的出声:

 “多少?”

 “五万,我这里有五万!”

 “呵呵!”

 “啊,不,十万,今早我收了金主十万,都是你的,我都给你!你看,钱就在包里,我还没动,我可真没动啊兄弟,扎带都没拆开!”

 徐右兵冷冷的看了一眼辉子,辉子急忙哆嗦着捡起地上青皮的包,马上双手哆嗦的递了过来。

 沉甸甸的,好家伙,整整齐齐的十万。

 里面还带着一张名片:

 烟海市海天地产开发总公司

 陈晓雅 电话 138XXXX8888

 地址 月亮栈桥海航炮校

 “这娘们就是你说的金主?”拿着名片,徐右兵在青皮的眼前挥了挥。

 青皮赶紧点头,痛苦的咧开嘴不住的陪笑着。只是这笑比哭还难看,一口烟熏黑槽牙让人看着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

 “就是她,你有什么就去找她。和我没关系,兄弟,啊不,啊(凄厉的惨叫!)哥哥啊!真的......和我...没关系啊!

 还是踩断了青皮的大腿根,随后还使劲的揉了揉。这种人渣,不让他下半辈子残废,就还会出来害人。

 不理近乎疼晕了的青皮,远处警车的刺耳威吓声已经传来。徐右兵冷冷的看了一眼趴了一地的混混们。

 “阀门厂宿舍,以后再让我看到你们,下半辈子就和他一样!”丢下一句话,徐右兵利落的扬长而去。

 ......

 快速反应大队,滨海大道一直都是市局的快速反应大队在维护执勤,协助滨海路派出所处理一些突发事件。

 当个个威武不凡,携带着全新警用装备的新式警员们赶到事发现场的时候,即使见惯了凶案现场的他们,也被面前这种惨烈的景象惊呆了。

 “谁报的警,还有活的吗?”

 青皮悠悠转醒,半天后在警员喂了口水的情况下才慢慢的有了些力气。

 无视警员的问询,青皮第一时间掏出了电话:

 “喂?陈总,我是青子,事闹大了,我被废了,人抢了我的包,包里还有您的名片!陈总,我是真栽了,双腿都断了......”

 电话中一阵沉默,十秒钟过后,一个淡淡的声音传出:

 “好好养伤,我让人安排!”随即挂断。

 警员们威风凛凛,询问被人无视,还当着自己伙的面随意打电话通风报信,这本身就是一种挑衅!

 突然之间,一把九毫米警用九二式顶住了青皮的太阳穴,一个声音冷冷的响起:

 “呵呵,是皮哥啊,好久不见,我枪里的蛋可是不长眼,再不说耽误了我缉凶,信不信我一枪爆了你的头。”

 此人一身便装,一米八几的大块头,宽宽的前额,额上深深地三道横纹,面色黑冷萧刹。

 只听声音,青皮就是一哆嗦,看来今天是栽定了,来人正是市局内号称铁面无私、新任快速反应大队、大队长的马景涛。

 备注:攮子,地方性称呼,也就是匕首。

15530》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15530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对不起,我爱你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对不起,我爱你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对不起,我爱你目录预览:01:她居然背叛我02:昔日的好姐们?03:被关进黑屋04:欧阳风01:她居然背叛我我想不通,就算我有无数个理由,我也不想通为什么背叛我的人是金晔!“是不是我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好,惹你生气了?”我看着她,几乎在讨好。金晔却懒得理我,她靠着玻璃,吸了一口烟,和平时一样,但冷漠的态度却让我感觉陌生。“你别跟她废话了,我看她就是一条喂不熟的狗!”洛珍在我旁边,瞪了金晔一眼,恶狠狠的骂了一句。金晔被骂,情绪变得激动,她伸手指

  • 春光乍泄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春光乍泄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春光乍泄目录预览:记001不堪的初遇记002当年的偶像,现在的流氓记003他的女人记004只有一次第一次记001不堪的初遇我叫戈薇,这是我的花名,我是80末生人,出生于黄浦江畔,但我对于上海这座城市的记忆,其实也只停留在十七岁之前。我是一名T台模特,平时也兼职私人伴游,也就是给那些富商官绅聚会时捧场的“宴客”。当然也有人直接陪睡的,像誉满全国的海天盛筵,就不乏我们工作室里的“高台”模特。我十七岁那年,错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男人。我陪着他,隐瞒了父

  • 爱你,到此为止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爱你,到此为止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书名:爱你,到此为止目录预览:第1章怀孕第2章野种第3章毫无意义的联姻第4章白菊第1章怀孕“恭喜夫人,您已经怀孕两周了。”电梯缓缓向上,庄潇潇手指紧紧捏着化验单,耳边不停的环绕着医生对她说过的话。她怀孕了。是顾逸晨的孩子,她最爱的男人。虽然联姻嫁进顾家两年的时间,但因为身份悬殊婆家人总是对她鸡蛋里挑骨头,丈夫对她也是爱答不理的,但现如今她终于怀上了顾家的骨肉,她相信过不了多久他们对自己的态度就会改变的。越想,庄潇潇就越觉得兴奋。她从医生那里检查完后

  • 先婚厚爱:权少的心尖宠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先婚厚爱:权少的心尖宠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先婚厚爱:权少的心尖宠目录预览:第001章上门挑衅第002章当着正牌秀恩爱第003章说,我是你的谁第004章又遇上第001章上门挑衅“安小姐,我不想多说废话,直接挑明了吧,唐总喜欢的人是我。你占着夫人的名号也没什么用。反倒会让唐总为难。识相的你就主动提出离婚,趁年轻还能再找一个人凑合着过日子。”女人化着精致的妆容,一张巴掌大的脸蛋上五官精致,配合着精心打造的发型,说不出的艳丽夺目。也难怪会成为SJ捧出来的又一届新人嫩模。而与之相对

  • 谁寄锦书来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谁寄锦书来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书名:谁寄锦书来目录预览:第一章:老公的兄弟亲了他第二章:妈,您女婿出轨了,还是和兄弟第三章:我想离婚,老公却用死威胁我第四章:我老公想拍视频,我变成了不要脸的女人第一章:老公的兄弟亲了他我从来没想过自己的老公会出轨,而且出轨的对象还是个男的。我叫苏淼淼,今年24岁。长相一般,家庭一般,工作一般,唯一值得我骄傲的,是我嫁了一个好老公。我的老公陈一鸣,是同公司的销售经理。我们是同事聚会上认识的,见面都觉得彼此不错,一切水到渠成,认识一年,我们便扯证结婚。

  • 爱恨一线牵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爱恨一线牵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爱恨一线牵目录预览:第1章:失败的婚姻第2章:被拽到酒吧第3章:被骚扰第4章:陌生男人第1章:失败的婚姻九月,一年当中最后一个让人闷热的秋老虎。装修风格严谨的办公室里面,空调温度打的并不是特别的低,但是坐在办公桌后面的宋楚然却从心头凉到了脚底。一身橘色的套裙将她那张苍白的脸衬托的更加苍白没有血色,精致的小脸上,除了眉头微微拧在一起,就没有了任何的表情。心口有个地方堵得很难受,说不出来的难受……她低头看着办公桌上摆放着的那些照片,沉默了好久,才抬

  • 一夜迷情:腹黑总裁求放过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一夜迷情:腹黑总裁求放过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一夜迷情:腹黑总裁求放过目录预览:第1章再给我一次机会第2章一场征服,一场凌虐第3章她不后悔第4章钱,不能不要第1章再给我一次机会痛!当撕心裂肺的疼痛贯穿身体的那一刻,洛璃下意识的想要蜷缩起自己的身体,可是却被身上驰骋的男人给紧紧地扣住了四肢。没有小说里写的任何欢愉的感觉,除了痛还是痛。身体痛,心更痛!眼泪终于顺着眼角滑落,在男人的喘息中悄然的消失在鬓角的发丝之中。终于还是把自己给卖了。洛璃看着上面的天花板心里苦笑着。如果妈妈知道

  • 闪婚总裁霸道宠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闪婚总裁霸道宠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闪婚总裁霸道宠目录预览:第1章陌生的第一次第2章解除婚约第3章我愿意第4章和我去领证第1章陌生的第一次“啊——”颜岚刚睡醒就看到了面前男人英俊的脸,生生地把尖叫声扼在喉头。这,这是怎么回事?颜岚敲了敲自己的头,昨夜的影像仿佛电影倒带一般在她的眼前闪过,婚礼前夕,发现奸、情,夜奔离家,街边买醉……喝多的她走到马路中间,差点被男人的车撞了。男人见她没什么大碍,就准备离开,但她色心大起,一把抓住他,威胁他,只要他陪她睡一晚,肇事逃逸这件事就当没发生

  • 你是我的婚上证供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你是我的婚上证供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你是我的婚上证供目录预览:第1章人民公仆安楚楚第2章特殊服务第3章人丢了枪没了第4章任何事都接受第1章人民公仆安楚楚“楚楚,撤。”随着耳畔麦克风一声怒吼,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猫着身子,一闪躲进了旁边的玄关,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一点犹豫。该死的!安楚楚屏住了呼吸,顷刻,包厢里头传来了暴虐的怒喝——“刚刚那个妞儿是条子?x的,给老子追!”“糟糕……”安楚楚轻咬贝齿,这眼底满是不甘,就差一步,只要一步就能够抓住这一条大鱼,但是现在,愤恨的对着墙壁捶了

  • 你是我的情劫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你是我的情劫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你是我的情劫目录预览:第1章有一个梦想第2章了不起啊第3章算你狠第4章倒贴都不要第1章有一个梦想苏沐晓自小便同沈问之一起长大,打从十六岁时懂得男女那点儿事的时候,就有一个梦想,那就是和沈问之日天日地日空气,日到天荒地老。然而八年后,真等到那么一天时,苏沐晓却开始觉得恐惧了。……此刻正值夏夜。帝都周边的一处风景区里名为北山的山腰之上,密密集集的灌木丛中,传来阵阵女子娇弱的声音。苏沐晓纤细的腰被沈问之抵在身后的一棵粗大的树干上,动作进进出出,毫无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