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独家占有:秦少的娇妻 最新章节

2017/12/3 18:28:59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独家占有:秦少的娇妻

第1章 狼狈时遇秦总

“秦总,这就走了?”

顶级vip包厢内的房间被打开,一个殷勤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独家占有:秦少的娇妻 最新章节

接着,便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走了出来。

秦昭然淡淡扫了一眼一脸讨好的男人,没有说话,修长的双腿自顾自的往前走去。余下的人见状快速的跟了上去。

这次秦昭然回国,据说是打算在w市开发市场。秦昭然是什么人?一跺脚就能让全球震三震的人,名下的产业涉及颇广,据说身价已过百亿。

他一回国,便引得所有杂志媒体争相报道,这些商人自然也不可能错过这么大的商机,自然卯足了劲儿的讨好。

也不知道今晚的酒后劲儿太大还是别的,秦昭然感觉到有些莫名有些烦躁,他刚走几步,黑眸随意的扫了一眼眼前的过道,当看到蜷缩在墙角处的一团娇小的物体时,眸光一怔,眼中划过一抹异色,很快又消失不见。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

秦昭然抬脚,仿佛没有看到一般,视线直接略过那道娇小的物体。

只是还未走几步,一个穿着黑色西服的男人脚步匆匆,脸色满是焦急的神色从他身边跑过。

秦昭然一向记忆里惊人,很快他便想起了那个男人是谁,眉头微皱,随后他便清晰的听到身后传来女人哼哼唧唧的声音。

“不要,我不去!”女人带着哭腔,声音里满是绝望。

“婉婉,别倔啊,听爸爸的话啊!”

“不要,爸,我不要!”

许是女人的声音太过无助,秦昭然清楚的听到身后的商人正在议论着。

“看到没,这才叫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可真有顾宏的!”其中一个男人说着。

“怎么回事?”

“大川的张总看上了顾宏的闺女,顾宏为了这桩生意,把自己女儿都送到人家床上了!”商人之间利益往来,有很多人都喜欢用女人来送礼,可是送自己女儿的可却是头一次见到。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男人说得兴起,全然没有发现走在前面的男人停了下来。

“爸,我求你了,我不要去!”此时的顾婉已经完全没了任何力气,全身上下好似被火烧起来一般,尤其是小腹的位置,好像有万千只蚂蚁在啃食着自己。她努力强撑着自己,仅剩的那点意识在抵抗着。

顾宏看着女儿的样子,知道药性已经完全散发了,要是换做平时他早就将她拖走了,可是这里毕竟还有其他人,他自然不好太过明目张胆。

“好了,来,爸爸扶你啊!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听话!”嘴上说着,便伸手想要去拉女儿。

只是手还未伸出去,便被人猛地一踹,翻倒在地。

顾宏只觉肩膀处痛得厉害,他狼狈的从地上爬来起来,脸色难看:“是哪个兔崽子踢的我?”

话音一落,便对上一双凌厉的眼,漆黑的眸底深幽得好似见不着底一般,只一眼,便让顾宏小小的哆嗦了几下。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顾宏扫过面前男人俊美的脸,他虽然很少看财经杂志,可是对于面前的这个男人却是熟悉的。

“秦总,秦总~!”脸上的怒意瞬间被尴尬取代,顾宏压下心底那股惧意,脸上挂着僵硬的笑。

秦昭然冷冷扫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当触及到那已经蜷缩成小小一团的女人,眸底划过一抹复杂之色,很快又消失不见。

“哎,秦,秦总~!”

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下,秦昭然高大的身躯微微弯下,修长的手臂微微一用力,便将那个缩成一团的女人毫不费力的抱了起来。

怎么还是这么轻?

秦昭然皱眉,也不管别人的目光,抱着怀里的女人头也不回的快速离开。

顾婉只觉全身热得难受,恍惚间似乎有人将自己抱了起来。

睁开眼,眼前的一切早已经模糊一片,她难受的嘤咛一声,娇小的身子扭动着,男人宽阔的胸膛让她有些排斥。独家占有:秦少的娇妻 最新章节

“你,你是谁?快,快放开,放开我!”顾婉无力的抗议着,炙热的温度透过薄薄的衣料烤灼着她最后的理性,她努力的抗拒着,想要保持清醒。

秦昭然低头,便对上因为药性而绯红一片的小脸儿,那双黑曜石般美丽的眼此刻已经氤氲上一层薄薄的水雾,如烟如雾一般让人一眼望去竟好似会被吸入进去的错觉。粉色的小嘴儿染上淡淡的血色,柔顺的青丝染上了汗水服贴在小脸处,整个人说不出的狼狈,却又该死的撩人心弦让人沉沦。

真是个妖精!

秦昭然只看了一眼,便感觉到整个人都要烧起来一般,这个女人......

快速走到地下停车场,刚把人放下,那柔软的小身子便卖力的缠了上来,秦昭然浑身一僵,低头看着努力将身子往自己怀里凑的女人,神色有些复杂。

第2章 再遇绝不放过你

“难受,我难受!”顾婉也不知道自己难受什么,她只觉自己好像要被这场莫名的大火烧起来一般,素白的小手胡乱的在男人厚实的胸膛上摸索着,水雾一般的眸微微眯着,诱人的小嘴儿张开,吐出如兰气息。

秦昭然看着怀里那个如妖精一般的女人,眼神一暗,高大的身躯压了上去,狠狠的堵住那张诱人的小嘴,他的吻炙热而又危险,带着毁天灭地的疯狂。

两唇相碰,顾婉只觉呼吸都快要喘不上来了,男人凶狠的力道辗转着,唇上的伤口刺痛着,原本火热的身子冷却了几分,她睁开眼,一张放大的俊脸出现在了眼前。独家占有:秦少的娇妻 最新章节

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脑海里炸开,她想要抗议,想要挣扎,可是男人却狠狠的压着她,吻,越来越炙热。

“唔,不,走开!”一瞬间,眼中有了痒意,她眨眼,一滴晶莹的泪水顺着她绯红的小脸儿滑下。

口中瞬间有了一抹涩意,秦昭然原本因为这个吻而火热的身体冷却了几分,他抬头,看着那张明明已经被药性压制得完全迷离的眼中满是抗拒,眸底一寒。

“顾婉,我说过,若是再次相见,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修长的指轻轻划过她滚烫的小脸儿,削薄的唇微微勾起,没有因为她的泪而停下动作,长臂一伸,将车椅放下,高大的身躯再次覆了上去。

顾婉只觉整个人都是迷糊的,头顶上的俊脸在眼前晃来晃去,她想拒绝,可是整个身体早已经脱离了自己的控制,铺天盖地的灼热感朝着自己迎面扑来,似一张大网,将自己完全牢牢的困在其中。

天旋地转,世界仿若都是颠倒一般,她感觉自己就像是那大海里的小船,没有目的一般,只能随波逐流。

“不要了,秦昭然,你,你走开!”

软弱无力的声音从微微打开的房门里流泻出来,接着随着几声闷哼声,暧昧的声音戛然而止。

秦昭然撑起身子,看着身下已经完全昏迷过去的女人,眼底有了一丝自己都未察觉的暖色。

随意的披上一件浴袍,秦昭然拿起一根烟便要点上,当视线扫过大床上那团小小的凸起时,拿着烟的手指又放了下来。

手机响起,秦昭然快速的拿起手机,按下接听键,看了一眼床上的女人这才朝着阳台走去。

“秦少!”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男人愉悦的声音。

“阮局长!”

“呵呵,你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客气了!回国了也不跟兄弟联系,在哪儿?出来喝一杯?”

“改天吧!”

“得,到底是大忙人,听说你今天碰到她了?怎么,温香暖玉美人在怀,都忘了我们这帮兄弟?”阮晏在电话里打趣着。

秦昭然没有说话,重重的吸了一口手里的烟。

“呵呵,行了,兄弟我也不打扰你,改天咱们再聚聚!”

“好!”

收了电话,秦昭然随手将手机一放,将烟点燃,黑暗中,那点点猩红忽明忽暗,男人棱角分明的侧脸隐藏在夜色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手中的烟蒂早已经燃到了尽头,秦昭然感觉到了一丝凉意,将手中的烟蒂一按,这才转身走进了卧室。

女人沉睡的小脸儿在橘黄色灯光的烘托下越发恬静美好,秦昭然将被子掀开,高大的身子钻了进去,长臂一伸,将床上的小女人紧紧搂入了怀中。

顾婉醒来,只觉全身酸痛得厉害,整个人好似被人拆开又重新组装在一起的错觉。嘤咛一声,感觉到脸颊处似乎贴着一个温暖的物体。睁开眼,一个赤裸的健硕胸膛便映入了眼帘之中。

馄饨的大脑在这一刻清醒过来,原本迷离的眼中惊恐乍现,她没有动,全身在这一刻好似石化一般,昨晚的记忆铺天盖地的朝着脑海里涌了过来。

顾婉小心的抬起头,男人放大的俊脸便出现在了眼前,如被上帝精雕过一般,耀眼的几乎让人移不开眼,那双深邃的眸此刻紧闭着,也不知道梦到了什么,性感的唇微微勾起,露出一个浅浅的笑。让他原本冷硬的五官此刻多了几分柔色。

顾婉看着,一时间竟然有些移不开眼,几年不见,这个男人似乎越发成熟了。

察觉到自己竟然一大早盯着一个男人发起呆来,顾婉脸上有了一丝烫意,似乎是害怕被男人发现,视线慌乱的从男人的脸上移开,当视线扫过面前那道健硕的胸膛上那两道浅浅的疤痕时,顾婉猛的一怔。

胸口处似乎有什么东西涌了进来,酸酸胀胀的有些难受。

她移开眼,伸手便要去推开那具温暖的怀抱。

只是手刚触到那具温热的胸膛时,小手便被人用力的握住。

第3章 秦昭然,我求你

“一大早,就这么迫不及待?”

秦昭然低头,对上顾暖那双略带惊慌的眼,削薄的唇一勾,低沉的声音说不出的性感。

“秦,秦昭然你放开我!”显然是没料到男人会突然醒来,顾婉眼底有了一丝慌乱,被他握着的小手挣脱了几下,却没有成功。

两人之间靠的太近,呼吸间,顾婉明显感觉到从秦昭然身上所散发出来的炙热温度。她不敢乱动,身体上的酸痛提醒着她昨晚的疯狂,而且此时的她,没有穿衣服。

她惊叫一声,整个身子绷紧,小脸儿上飘上了一层绯色。

“放开?”秦昭然笑了,似乎是感觉到了她此时的窘迫,修长的手臂轻轻滑过她光滑的背部,然后落在那纤细的腰肢上,手掌下的触感太过美好,让他有些舍不得移开。

“顾婉,昨晚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一句话,让顾婉感觉到整个人都好似要着起来一般,她又羞又气,看着秦昭然一脸坏笑的模样,那双黑曜石一般的大眼瞬间蒙上了一层水雾。

“秦昭然,你不要太过分了!”

“我过分?”扬眉,似乎是没有看到女人眼底的羞怒,低头,薄唇轻轻贴在她纤细的脖间,落上一吻:“昨晚是谁,抱着我不撒手,又哭又叫的?嗯?”

“秦,秦昭然!”无耻的话让顾婉脸色血色尽退,她尖叫一声,声音有些颤抖。

“不过我不得不承认,你的身体比我想象中的更加美好!顾婉,你说你为什么非要出现在我面前呢?嗯?”

他低沉着声音,似在问她,却又似在问自己。

秦昭然的话让顾婉感觉到脑海里似乎有什么东西炸开一般,她颤抖着,好似想到了什么一般,开始挣扎:“秦昭然,你放开我!”

“放开?怎么,用完之后就翻脸不认人了?还是......”语气一顿,炙热的唇慢慢往上移动几分,最后印上那张粉嫩的小嘴。

他吻得很深,深的好似要将她一口吞下腹中一般。

直到她被他吻得差点晕厥过去,秦昭然才放开那张诱人的小嘴儿,满意的看着那张小脸儿上因为羞涩染上了动人的粉色,他笑了,眼神炙热而又危险:“还是昨晚我还没有让你满足?”

脑中的最后一根弦崩断,顾婉呼吸一顿,眼中有了一丝涩意。

女人眼中瞬间涌起的湿意让秦昭然眸色一暗,高大的身躯压着她,不着寸缕两两相贴,那种感觉说不出的美好。

这一刻,仿若安静了下来,顾婉没有说话,亦没有任何动作,她就这样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眼神空洞。

此时她的眼底竟有一种说不出的绝望,秦昭然看着这样的顾暖无端生出了一股挫败感,更多的却是泼天的怒火,这个女人......

“不说话?看来确实是我昨晚没有做好,没让顾小姐满意了!”脸上的笑意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阴沉之色。

他低头,似报复一般,狠狠的咬上那张小嘴,带着怒意。

四周的温度,随着男人放肆的动作,逐渐升高。

昨晚因为下药,顾婉整个人都是迷糊的,现在药性散去,身体机能已经完全恢复,她清晰的感觉到属于秦昭然身上那股独有的男性气息瞬间顺着将她完全包裹住,让她瞬间慌了神,空洞的眼此刻有了焦距。

她感觉到他的手放肆而又霸道,生涩的她完全不是他的对手,她颤抖着,想要抗拒,却被男人紧紧的禁锢住,火热的吻越来越下。

“秦,秦昭然~!”

眼中有了一丝迷离,顾婉的心在抗拒,可是身体却随着他的动作有些沉沦,她颤抖着,张开小嘴,略带哭腔的喊出了男人的名字。

“阿然,你在里面吗?”

突然,门外传来一个女人愉悦的声音。

秦昭然明显的感觉到身下的女人原本火热的身子瞬间冷了下来,他低头,便看到顾婉的眼中满是惊恐之色。

“阿然,你在不在?我要进来了哦!”

“秦昭然,你快放开我!”顾婉听到外面的女人话,吓得脸色惨白,她伸手用力将身上的男人推了几下,哪知道身上的男人就跟那磐石一般,一动不动。

“阿然?”

门外,女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顾婉看了一眼还未掩上的房门,又看了一眼脸色难看的秦昭然,急的眼泪都快掉出来了。

“秦昭然,我求你了,下次,下次好不好?”

第4章 秦昭然,她曾甩过你

此时的顾婉因为门外的女人已经吓得有些胡言乱语了,她哆嗦着,眼底满是压盖不住的慌意。

许是她的目光太过无助,秦昭然动了。

他低头,看了一眼眼眶微红的顾婉,压在她身上的高大身子刚一动,身下的小女人猛的一把将他推开,然后快速的从地上随意捡了一件衣服,狼狈的朝着阳台上躲去。

“阿然!”

秦昭然刚捡起地上的长裤穿上,门就被人从外面推开。

盛如夏显然是没料到一进门就看到这么养眼的半裸美男,脸色有些微红,只是脸上的羞意刚起,便被那凌乱的房间刺激得脸色一白。

内衣,内裤,长裙随意的被人丢弃在地上,不用看也知道昨晚经历了一场什么。盛如夏原本欣喜的心情在这一刻被寒冷取代。

她认识阿然这么多年,自从那个女人走后,她便再也没见过他带任何一个女人来过这里,就连她自己也是在得知阿然回国后,特意让阿然的母亲背着阿爵偷偷配了这里的钥匙才来的。

本来,她是想给他个惊喜的,没想到,这份惊喜如今却变成了惊吓。

“什么事?”秦昭然随意扫了一眼地上,这才想起自己的衬衣好像被那个惊慌的小女人给穿走了,无意的往阳台上扫了一眼,这才走到衣柜里拿出一件新的衬衣穿上。

“阿,阿然!这是怎么回事?”盛如夏强忍着想要大声质问他的冲动,嘴角的笑意有些僵硬。

她看着秦昭然,眼底满是痛色。

“你怎么会进来的?谁给你的钥匙?”好似没有听到她的问题一般,秦昭然将扣子不急不缓的扣上,这才转头看向一旁的盛如夏,眼中多了几分不耐。

“伯母给我的啊!阿然,你回来这么久,也不回家看看,伯母很想你!”

我更想你啊!盛如夏在心底默默加上一句。

“知道了,要是没事你就先走吧,把钥匙放下!”他转身,显然有些不耐。

盛如夏一停,脸色有些尴尬。

“对了阿然,你还没吃饭吧?我给你买了你最喜欢的虾饺和酒酿蛋,我们一起去吃吧?”脸上的笑意有些挂不住,可是她却仍不想就这样离开,她好不容易才离他更近一点。

“你没听懂吗?”女人喋喋不休让秦昭然有了一丝恼意,正在系着领带的大手一顿,眸底寒意乍现。

“我……”秦昭然的态度是盛如夏始料未及的,放在身侧的双手微微颤抖着。她看着面前这个俊美的男人,明明近在咫尺,为什么却总感觉离他越来越远?

盛如夏感觉到鼻子有些微酸,凌乱的房间,暧昧的气息,这一切的一切都好像在嘲笑自己一般。她明明已经很努力了,她那么努力就是为了自己能够配得上他,可是为什么他从始至终却从未真正看过自己一眼,就连那一次……

“盛如夏,我们之间如何你应该很清楚,你也不必费尽心思讨好我妈,如果你放手,我相信凭你盛家大小姐的身份,可以找到比我更好的男人!”

“可是我盛如夏喜欢的是你!”秦昭然的话可以说是彻底击垮了盛如夏心底的最后一道防线,她知道秦昭然不爱她,所以这么多年无论她怎么努力也到不了他心底的位置。

可是她不甘心,盛家和秦家是世家,从小父母就告诉她她盛如夏长大后注定要嫁给秦昭然的,所以她一直也在努力成长为一个能够配得他的女人,这一切本来都那么美好,可是自从那个女人的出现后,一切都变了。

“秦昭然,顾婉到底哪里好了,她都那样对你,为什么你还是忘不了她?”说着,眼中的泪水蜂拥而出,她不想哭的,可是她忍不住。

“你胡说什么!”

男人皱眉,目光冷冷扫过盛如夏。

阳台上,那道娇小的身影被阳光拉长了身影,秦昭然注意到那道身影微微颤动着,他冷了眼,视线移开,俊美的脸上满是寒意。

盛如夏被他这么一看,心底在颤抖,在咆哮,她想大声质问!

放在身体两侧的手松了又紧,紧了又松。

“我胡说?秦昭然你可不要忘了,是谁害我差点死亡,是谁在你车祸的时候不闻不问,甚至消失不见,南司爵,你躺在病床上的时候是我盛如夏照顾的你,是我,是我盛如夏,不是她顾婉!!”说到激动处,盛如夏眼圈泛红,视线狠狠的瞪着面前的男人。

这么多年,是块石头都该焐热了,可是他秦昭然却对她所做的一切充耳不闻,甚至在身子一好便去了国外,若非大事,绝对不回国,而她却一直傻傻的,替他照顾着他的母亲。

“昨晚和你在一起的,是顾婉吧!”盛如夏收起了眼泪,伸手将脸上的泪水抹去,她仰着头,眼底满是讽刺。

秦昭然没有说话,紧皱的眉头显然耐性已经到了极致。

若是可以,他很想将这个女人丢出去。

见秦昭然没有说话,盛如夏心底冷笑着,她视线在整个房间里扫视了一遍,目光最后落在了阳台上:“顾婉,我知道你在,五年前你既然选择了离开,可是为什么不彻底消失呢?”

话语中,满是恨意。话音一落,盛如夏笑了,笑容有些空洞而诡异,五年前她既然能将顾婉赶走,五年后的她依旧可以!

第5章 顾家出事了

“秦昭然,顾婉既然可以抛弃你一次,自然会抛弃你第二次,甚至第三次,我会让你知道,我盛如夏才是最配你的女人!”

离开的背影亦如以往那般骄傲,可是却没人知道她心底的悲凉。心底好似被什么东西撕开一般,亦没人知道她有多冷,有多痛!

盛如夏走了,躲在阳台上的那个小身影却一直没有动,秦昭然等了半刻,似乎有些失去了耐性,他冷着脸,还未走到阳台处便听到从外面传来的一声压抑的啜泣声,很小很轻,却如一根细小的丝线一般牵引着他,让他不自觉的皱了一下眉。

他走了过去,墙角处,那个小小的身影蜷缩成了一团,乌黑的青丝将她整个包裹住,阳光洒在上面,却没有感觉到半分的温度。那种绝望悲伤好似从骨子里散发出来一般,这种感觉让他很是不喜。

“顾婉!”秦昭然开口。

女人却没有半分动静,甚至连刚才的那声啜泣好像也是他的错觉一般。她紧紧的环抱着自己,一动不动,似乎想用这样的姿势来保护自己一般。

“顾婉,你这样子到底想做给谁看?”秦昭然冷了脸,受不了她的沉默,有力的大手用力的将女人从地上提了起来。

顾婉感觉到手臂一阵撕裂的疼痛,可是饶是如此,却也比不过此时她心底的那抹疼意。

她惨白着一张脸,看着面前那张黑得近乎能滴出墨汁的俊脸,血色尽失的小嘴开了又张,张了又开,却怎么也发不出声。

“秦昭然!”

有些沙哑的声音,似乎是在努力压抑着,她抬起小脑袋,眼眶微红,贝齿紧咬这下唇,悲伤在眼底蔓延开来,她看着面前的男人,用力的深呼吸几次,直到眼中那抹酸意褪去,这才开口道:“秦昭然,你就当昨晚,是一场误会吧!”

“误会?”秦昭然的脸色越发阴沉,他看着面色苍白如纸的顾婉,突然间笑了起来,深邃的眼随着他的笑越发明亮,可是眼底深处却是看不见底的寒冷。

“顾婉,你逼疯人的本事倒真是一点也没有退步!”拽着她手腕的大掌松开,秦昭然笑着,声音让人有些不寒而栗,他说着,高大的身躯微微向前倾斜着,将娇小的她完全禁锢在由自己身前。

话音一落,低头视线扫过女人因为慌乱而狼狈的模样,过大的衬衣将她衬托得越发娇小,阳光下,薄薄的衬衣根本遮掩不住什么,反而有种朦胧的美感。

秦昭然眼底慢慢有了一丝热意,大掌一伸,精准的握住那抹柔软,感觉到女人的颤抖,嘴角的笑意扩大:“既然是一场误会,那么我不介意让这误会继续下去。

“秦昭然,不可以!如夏她……”顾婉颤抖着,她想要反抗,刚开口却被男人狠狠的堵住了接下来的话。

她想要推开他,可是男人的力气大得有些可怕,昨晚的记忆随着男人放肆的动作疯狂的涌进脑海,她推拒着,尖叫着,却依旧逃不开男人霸道的占有。

再次醒来已经是晚上,秦昭然早已经离开。顾婉动了动酸痛的身子,看着面前的一切,眼睛一酸,差点哭了出来。

草草的洗了个澡,将地上的衣物一一捡起来穿戴好,房间的一切她甚至连抬头看的勇气都没有,她打开门,狼狈的跑了出去。

头顶的太阳刺的眼睛有些发痛,顾婉下意识的伸手去遮挡,街道上原本熟悉的一切,此刻在她眼中却有种恍若隔世的错觉。

“大哥,顾婉走了!”

电话里,秦昭然听着白龙的报告,翻着文件的手指顿了一下,目光微沉,随后似想到什么一般,手指慢慢翻动一页。

“嗯!”

“要不要我去把她抓回来?”白龙看着那个纤细的背影脚步匆匆,好似身后有洪水猛兽一般,语气有些愤愤不平。

秦昭然和白龙是从小玩到大的兄弟,对于秦昭然和顾婉的事情,他什么都知道。他实在是不懂顾婉,大哥那么好的一个男人,为什么她却能那么狠心说不要就不要。

“不用了!”秦昭然语气微淡,听不出任何情绪。

“那好吧!”

挂了电话,白龙挂档,油门一踩,脸上有些恼色,方向盘猛地一打,脚步油门踩到底,性能良好的银色跑车极速的从顾婉身旁掠过。

顾婉显然是被他危险的动作吓到了,一双水眸还带着一丝的惊恐。她小小的惊呼一声,刚一抬头,便对上一张桀骜不驯的年轻脸庞,黑色的墨镜挂在鼻子上,男人似乎是感觉到了她的害怕,头颅一扬,嘴角勾上一个不屑的弧度。

然后在顾婉诧异的眼神中,快速的朝着她比了一个中指。

“……”

站在街道上,顾婉有些茫然,她掏出手机一看,十几个未接来电。有母亲也有宋明玉的,她看着通话记录里那熟悉的名字,眼睛有些泛酸。

“嗡~!”

正想着,手机突然震动起来,顾婉只觉手心一颤,手里的手机差点掉到地上。

接起电话,顾婉压下心头的慌乱感,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正常一点。

“喂,妈?”

“婉,婉婉,你快点来医院,你妈,你妈她……”

独家占有:秦少的娇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独家占有 或 秦少的娇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予你柔情千万种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予你柔情千万种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予你柔情千万种目录预览:第一章被男人那个了第二章干什么去了第三章时隔半年第一章被男人那个了寂静的夜,男人强壮的身体紧紧覆在她身上,灼热的大掌一寸寸蹂躏着娇嫩的肌肤,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惜,甚至还带有满满的发泄,皮肤上传来痛痛麻麻的感觉,不禁让段漠柔抑制不住地呻吟出声,而整个身体也如蛇般缠绕于男人精壮的身体上,想靠得更近,要得更多。如火般燥热的身体总想找到宣泄的出口,她不禁更抱紧了身上的男人,指甲几乎要抠入男人线条分明的肌理。男人粗暴的揉捏,一路从她胸前滑下

  • 余生之爱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余生之爱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余生之爱目录预览:第1章雨夜惊魂第2章一对可爱的萌宝第3章初见亲生父亲第1章雨夜惊魂今日的天气异常闷热。晚上十一点左右,座落于紫竹山别墅区的凌家院门突然开了,凌沫雪头发凌乱,光着脚,穿着一条红白格学生裙就跑出了大门。她脸色绯红,呼吸急促,跑的步子有些凌乱。“妹妹,妹妹!”几分钟后,后面传来一道异常尖利的声音,“你回来,给我回来!”凌沫雪听了一个激灵,提起精神加快了速度。“轰隆……”突然,空中电闪雷鸣,一场暴风雨就要降临。“啊……”凌沫雪怕打雷,非常的怕,她捂

  • 绑夫成婚,萌妻要逆天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绑夫成婚,萌妻要逆天全文免费阅读小说:绑夫成婚,萌妻要逆天目录预览:第1章婚礼第2章只差一步第3章融骨的初恋第1章婚礼“滴答!滴答!”南宫情这辈子对时间的认知从来没这么清晰过,炸弹上的时间只有20秒了!呵呵!老天爷对她还真是不薄,十五岁的生日,让她父母车祸双亡,心爱的男人有了未婚妻。十六岁的生日又送她去死!“南宫情!你去死!”男人的话在她耳边回放着。他该救出他的未婚妻了吧?如果说她这辈子有什么后悔的,那么就是这次找人绑架自己和他的未婚妻,让他选一个救!她也不知道自己哪根筋抽了,这般执拗的

  • 爱在心头宠入骨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爱在心头宠入骨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爱在心头宠入骨目录预览:第1章这约炮渣男不对啊第2章丢脸,进错房了第3章放开我,你这个臭流氓第1章这约炮渣男不对啊夜,晚风徐徐,霓虹闪烁。林小鹿记着好友提供的地址,一路打车来到了位于M国最繁华的商业区。帝帆六星酒店,灯光璀璨,奢华无比,能在这里消费的无一不是上流社会的名流人士。林小鹿付账下车,站在大门口做了个深呼吸,这才步入这家富丽堂皇的六星酒店。她进入电梯,直奔顶楼的3288号套房。3288套房,是帝帆酒店32层最顶楼也是最豪华的总统套房,装潢恢宏大

  • 大叔别说话,吻我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大叔别说话,吻我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大叔别说话,吻我目录预览:第1章她不干净了第2章水性杨花第3章婊子配狗第1章她不干净了雨,稀沥历的下着。不到5°C的温度让原本就不太喧哗的街道,变的更加冷清了。穆井橙拖着疲惫的身体,一步一步的往前挪着,雨水打湿了她的脸颊,单薄的衣服紧紧的帖在身上,魂魄像被抽离了身体一般,整个人看起来憔悴不堪。昨天晚上的事情,像恶梦一般在她的大脑里一遍一遍机械性的回放着。那漆黑的房间,阴冷的手掌,还有自己可怕的喘息……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喝完一杯果汁之后睡着,更不知

  • 【展览预告】“记忆的仓库——曾晓峰作品展”即将亮相昆明当代美术馆

    展览海报2018年4月29日,由批评家、策展人管郁达策划的“记忆的仓库——曾晓峰作品展”将在昆明当代美术馆开幕。本次展览的主题“记忆的仓库”,来源于艺术家曾晓峰的的作品中对“记忆”的隐匿与重现这一问题的反复纠缠。他的创作犹如一个记忆的仓库,给出了我们一种回忆过去的方式——不由自主的回忆。只有不由自主的回忆,才能通过当时的感觉与某种记忆之间的偶合,使我们的过去存活于我们现在感受到的事物之中。而曾晓峰的艺术创作的动机在于:寻找似乎已经失去,而其实仍在那儿、随时准备再生的时间。时间的隐匿与重现,是曾晓

  • 罗源:习畲歌 承传统

    原标题:罗源:习畲歌承传统畲族女青年巧手制作畲族剪纸。台海网4月24日讯据福州日报报道,21日,罗源县飞竹镇塔里洋村举办“畲歌传习”和“剪纸刺绣培训班”活动,纯纯畲音不仅让本村年轻人感受到了畲族传统文化的魅力,也助力福州创建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塔里洋村是畲族村,21日早上,村里的年轻人穿上畲族的传统服饰,来到村里的畲族文化活动中心。现场教授畲歌的是本村妇女主任兰泉妹和竹里村畲歌高手雷寿寿,两位老师现场示范,悠扬动听的畲歌飘荡在每个人心头。而“学生们”边学边唱,从滞涩到顺口,从生疏到

  • 600平别墅中西混搭装修设计风格,你值得拥有的中西结合。

    项目名称:溪上玫瑰园项目类型:别墅项目面积:600㎡设计风格:混搭混搭风格糅合东西方美学精华元素,将古今文化内涵完美地结合于一体,充分利用空间形式与材料,创造出个性化的家居环境。混搭并不是简单地把各种风格的元素放在一起做加法,而是把它们有主有次地组合在一起。混搭得是否成功,关键看是否和谐。最简单的方法是确定家具的主风格,用配饰、家纺等来搭配。中西元素的混搭是主流,其次还有现代与传统的混搭。在同一个空间里,不管是“传统与现代”,还是“中西合璧”,都要以一种风格为主,靠局部的设计增添空间的层次。

  • 抛光是翡翠出货的重要工序,对于翡翠抛光你知道这些吗?

    每一件翡翠出货的最后一道工序每一件完美的翡翠作品都是雕刻师精心雕琢而成,饱含心血,但是在成品之后还需要进行完美的抛光才能展现出翡翠最完美的一面,但是想要做到极致抛光,完美期货还需要抛光师精湛的技艺。市面上见过的优秀翡翠作品,让我们过多关注到的可能是玉雕师的创意题材和近乎完美的雕工,而往往忽视了掌握最后一道工序的幕后工作者抛光师,他们是极易被忽略的职业,但是抛光往往也是影响出货效果的过程,毕竟每一位玉雕师呕心沥血的创作,就需要极致的抛光才能协同完成惊世之作。一、选料翡翠作品的呈现,从选料开始,每块

  • 一件翡翠作品,到底是料子重要还是雕工重要?

    导语:“三分料,七分工”说的是雕工在一件翡翠作品里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在澜玉看来,雕工诚然非常重要,但雕件的主题还是料子,雕工也是建立在料子的基础之上,二者不可偏颇。大马坎就是重要的场口之一,以半山半水闻名。皮壳一般较薄,水石较多,多在1~3kg之间,但抛光起“钢色”受光,油性很大,温润细腻,色级较高味偏蓝,多产好料。上图就是一块大马坎料,已开窗。根据料子的大小、形状等选准题材很关键。这次雕刻师准备打造一款完美的“美人出浴”图。俏色巧雕,非常具有特色。作品下面还游动着两条小金鱼,清风徐来,荷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