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狐仙大人你别跑 最新章节

2017/12/3 19:48:5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狐仙大人你别跑

第1章 九尾狐佛牌

  都说大学里的爱情都是毕业就死,我偏不信邪,事实却红果果的打了我的脸。好好孕

  相恋三年的学长毕业短短几个月就攀上了经理的女儿,二话不说把我甩了,还假惺惺的给我发好人卡。如果不是隔着手机,我真想啐这家伙一脸!

  一整天我都在生闷气,不仅是气他,还气我自己。

  仰天长叹,当初惊艳,完完全全,是自己见得世面太少啊!

  “我们要向前看,不错过些歪瓜劣枣怎么知道什么是好的。”舍友兼死党李曼曼搂着我的肩头,“小米,我要是你,分分钟找个帅哥去他面前,告诉他是我莫小米看不上你!”

  “我去哪儿找个帅哥帮我演戏?”我郁闷的瞥了一眼李曼曼。

  李曼曼一怔,也无奈的垂头。帅哥到处有,可惜咱不熟啊。

  “行啦,明天我们出去玩,说不定就来段艳遇呢?”李曼曼坏笑着用胳膊肘捣了我一下。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

  艳遇,呵呵哒,我美的又不明显,这种事情大约这辈子都不会发生在我身上吧。

  见我各种不开心,李曼曼叹了口气,左右看了看没人注意,从床头的小书柜上迅速取下个小盒子,给我使了个眼色。

  我不解的看了她一眼,却还是跟着她一起出了宿舍。

  “这是我表姐从泰国请来的佛牌,九尾狐,专司桃花,借你戴几天。”李曼曼把盒子塞进我手里。

  我差点儿就笑了,都说泰国佛牌灵验,但坑游客的事儿却更多。何况请来的佛牌就算不用了,转送是结善缘,借人戴几天又是什么事,这不是胡闹么。狐仙大人你别跑 最新章节

  “别不信啊,我表姐戴了一个月就交了男朋友,我好不容易才求来的。要不是你,别人我才不借呢。”李曼曼已经撅了嘴。

  “好好好,我戴,行了吧。”我撇撇嘴,打开盒子将那个小牌戴在了脖子上。冰凉的小牌子贴在身上的瞬间,我好像听到一个模糊的声音,我愣了一下,立马低头看。

  不知道什么材质的小牌,两指宽半指长,上面有一只栩栩如生的九尾狐。狐仙大人你别跑 最新章节但是除此之外,也没什么特殊了。

  心理作用吧,我对自己说。

  “怎么样,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感觉?”李曼曼神秘兮兮的凑近我,“有灵性的东西可是挑人的,看来你跟它有缘,我看你很快就能去那个贱男面前狠狠打他脸了。”

  我皮笑肉不笑的扯了下嘴角,但愿吧。

  晚上睡觉之前,我把佛牌取下来握在手里诚心诚意的祈祷。九尾狐啊九尾狐,如果你真的这么灵验,早日让我找个比那贱男优秀一百倍的男朋友,否则我真咽不下这口气啊!

  一道红光从佛牌上闪过,九尾狐的尾巴似乎轻轻动了动。我一惊,赶紧揉了揉眼睛,再看那佛牌,又和之前没什么区别了。好好孕

  眼花吧,我嘴角抽了抽,却还是把佛牌好好重新戴在了脖子里。

  “你的心愿我收到了,我会帮你达成的。”

  睡梦中,一个模糊的人影在我眼前不停晃动。

  “谁,你说什么?”

  我极力睁大眼睛,却怎么都看不清眼前那人究竟是什么样。

  “不过这是一场交易,你得到了,就会有付出哦。”

  声音袅袅而散,我想醒来,却依然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2章 梦中婚礼

  耳边是喧闹的锣鼓唢呐声响,我被一群人围在中间,她们有的在给我化妆,有的在给我戴首饰,还有的絮絮叨叨的给我讲着注意事项。好好孕而我,面对着一座大型梳妆台坐着,三面铜镜将我正面侧面全都映入其中。

  绣着金色凤凰的大红喜服,金灿灿的龙凤图案首饰,镶红宝石的耳坠项链,将我衬得格外漂亮。

  果然还是人靠衣装啊!

  我傻傻的想着,就听外面有人高叫一声,“接亲了”!于是围着我的人连忙将一块大红盖头盖在了我头上,簇拥着我往门外走去。

  我被塞进了轿子里,不知道谁递了个苹果给我,还嘱咐说现在不能吃,匆匆合上了轿帘。

  轿子左摇右晃,我低头看着手里的苹果,脑子里迷迷糊糊的想,我这是在做梦吧,否则我怎么会变成新娘子了?

  等等,虽然是做梦,但是我还不知道新郎是谁,难不成是那个渣男?我有点气愤,凭什么他把我甩了,我还对他这么念念不忘的,连做梦嫁人都得梦见是嫁给他呀?

  “停下停下!”我连忙站起来大喊,“快停下,我不要嫁给那个混蛋!”

  “你从哪儿听说我是个混蛋?”一个好听的男声传进我的耳朵,磁性的男低音,带着几分不悦,根本不是那个渣男的声音。

  我愣了一下,下意识的抬手去扯盖头,却不知道是谁伸了手到轿子里,一把将我按了回去。

  “新娘子可不能说话,快坐好,马上就到了。”说话的是个中年女人,好像电视剧里媒婆那种角色,她手劲特别大,将我一按,我连动都动不了。

  盖头被她整理了一下,轿子马上继续走,我傻了吧唧的回想着刚才说话的那个男人,声音好听的都可以去当主播了,人长得肯定不差吧?

  我带着几分窃喜去摸脖子上的九尾狐佛牌,虽然是做梦吧,给我配了个帅哥也是不错的嘛!

  咦?佛牌呢?我记得我没取下来啊?

  来不及细究,轿子忽然停了,我想反正也是做梦,佛牌在不在有什么关系,于是大大方方的从轿子里走了出来。一个女人立刻把我扶住了,塞了根红绸到我手里,我就被那红绸牵着,跨了火盆和门槛,一步步走进了喜堂。

  被盖头挡着视线,我不知道周围还有多少人,这喜堂又是什么样。其实我根本没心情去追究这些东西,我只想赶紧把盖头拿下来,让我好好看看新郎官的长相。

  现实里被甩了已经够惨了,做梦当然得嫁个帅到没边的男人才能爽到啊!

  拜了天地,我还是被那根红绸牵着,进了洞房。但是我的新郎官居然转身出去了,回想一下电视剧里的情节,仿佛这个时候他要去招待宾客?

  好烦啊,既然是做梦,细节就不要这么全面了好不好!也不知道现在几点了,万一待会儿闹钟响起来的时候我还没看见新郎官的脸,那岂不是亏大了!

  我有些烦躁的在房间里踱来踱去,盖头我没取下来,主要是头上戴了太多乱七八糟的首饰,我怕硬扯会扯散了美美的盘发。虽然是做梦,但人家好不容易美一回,就让我多美一阵子吧。

  终于,我听到脚步声靠近房门,我赶紧回到床边坐下。屁股刚挨到床沿,就听门“吱呀”一声开了。

  我心里有那么点的紧张,终于要看到新郎官的脸了,想想还有点小激动。

  一只手终于捏起了盖头的一角,我期待的仰着脸。

第3章 谁是主菜

  我仰脸等着,心跳的咚咚直响。当盖头被掀掉,我被猛然间变亮的光线刺得眯了下眼睛,仅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

  “小米,小米?”

  我睁开眼睛,李曼曼放大的脸距离我的鼻尖最多五公分。

  “快起来了,今天第一节课是老姑婆的,迟到了有你好看!”李曼曼扭了一把我的脸,“清醒了没,还二十五分钟上课!”

  我一听“噌”的从床上跳了起来,麻溜的洗漱换衣服,随手塞了袋饼干在口袋里,就抱着书跟李曼曼一起往大教室跑。

  路上我们正啃着饼干吐槽老姑婆,我刚翻了个白眼,就看到我们系系草陈初站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有些紧张的看着我。

  我心里顿时咯噔一下,难不成这是弥补我梦里没看到帅哥的缺憾?然而我瞬间又释然了,陈初跟我不过点头之交,这四年来说过的话不超过二十句,他要能来找我告白,那母猪不止能上树,都能飞起来了。

  我就像平常那样对他笑着点了下头准备继续走,没想到人把我拦下了。

  “小米,我,我有东西给你。”陈初结结巴巴的,话都说不利索,“有点急,不能等到你下课之后了。”

  我囫囵咽下都没嚼碎的饼干,故作平静的看着他,其实心脏跳的简直跟擂鼓似的:“什么啊?”

  “你拿着。”陈初塞了个小盒子到我手里,再多一句话都没说,转头就跑,几乎是落荒而逃。

  我低头看了看手里粉红色的小纸盒,有种天上掉了个大馅饼正巧砸在我头上的错觉。

  “看看,我说的怎么样,这佛牌是不是灵到不行了?”李曼曼眨着眼睛捣了我一下,“你赶紧想想怎么去打那个贱男的脸才痛快啊!”

  我愣愣的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条带着水晶挂坠的项链,盒子里还有个小纸条,“晚上九点知行楼下见”,纸条背面是陈初的手机号。

  “曼曼,你快掐我一下。”我用力把噎在喉咙里的饼干咽下去,不可置信的感觉让我整个人都有些发飘。

  李曼曼也不客气,狠狠拧了下我的胳膊。

  我“哎呦”叫了一声,搓着胳膊瞪了一眼李曼曼,这家伙真能下黑手。

  “看什么看,还不赶紧把手机号存了。”李曼曼说着就去摸手机,不过摸的是她自己的手机,“呀,快走,要迟到了!”

  我和李曼曼一路飞奔,踩着点进了大教室,坐在了靠后的位置。

  原本老姑婆的课我是不敢走神的,但今天我实在控制不住。昨晚才说会帮我打成心愿,今天就有系草送上门来,要不要这么快,这么灵!

  看来昨晚的梦不过是前菜,系草才是正儿八经的主菜啊!

  “狐仙大大,你可真是灵啊!”我抬手往胸口摸去,却摸了个空,佛牌并没有戴在我身上。

  咦?佛牌呢?我记得我没有取下来啊?

  想到这我忽然一愣,昨晚做那个梦的时候,佛牌也没在脖子上,我的佛牌呢?

  “既然已经嫁了我,你身上当然只能戴我给你的东西。”我正寻思着是不是睡觉的时候不小心把佛牌弄掉了,后颈忽然吹过一丝凉风,我仿佛听到一个男人在我耳边轻声说话。

  “谁!”我猛地转过头,紧张的往后看,只看到我后面的同学一脸懵逼的瞪着我。而刚才那个跟我说话的人,却没有半分影子。

第4章 目睹死亡

  幻听吗?我皱着眉头慢慢转头,而身边的李曼曼则一个劲儿的用胳膊肘捣我。

  “干嘛啊。”我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忽然反应过来自己还在上课,赶紧低头坐端正。

  好在老姑婆今天大约心情好,反正没找我麻烦,顺利熬到下课,我迫不及待的抱着书往回跑——我心里有点不踏实,必须立刻找那个九尾狐佛牌才行。

  枕头下面,没有,被子里,没有,床底下,也没有。我几乎把自己铺位上所有的东西全都拽掉了,可就是没找到那个小小的九尾狐佛牌。

  昨天睡觉前还戴着呢,这一晚上过去,难不成那佛牌还能自己长脚跑了?

  “找什么呢?”李曼曼晃悠悠的进来,丢下手里的东西靠在桌边斜眼睨我,“好你个莫小米,有异性没人性啊。刚收了系草的东西,就急着要把我甩开了。”

  “说什么呢,我是来找佛牌的。”我郁闷的一屁股坐在床上,“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还在的。”

  “佛牌?”李曼曼一听立马站直了身子,“你搞丢了?”

  “可,可是不应该啊……”我支支吾吾的,甚至不敢看李曼曼。那佛牌是她借我的,看得出她对佛牌也是寄予厚望,结果才借给我一个晚上就被我搞丢了,我心里特别过意不去。

  “是不是去上课的时候掉路上了,快,我们出去找。”李曼曼一把将我拽起来就往外跑,出去的时候差点儿撞到同寝室的张雯身上。

  张雯是个爆脾气,幸亏李曼曼和我跑的快,否则这急匆匆的道歉她绝对不会接受,非吵起来不可。

  我马上跟她往楼下跑,低头顺着今天的路线仔细的寻找着,等我们第二遍找回到宿舍楼下的时候,突然发现路边草地里有个什么在闪,速度冲过去想捡起来,只听身后“嘭”的一声。

  我下意识的回头看,只见一个人趴在地上,距离我最多只有半米,甩出的手机就在我脚边。她脑袋上有个大洞,鲜红的血正汩汩往外冒,还有些甚至溅到了我的裤脚上。她趴在那,身体还在微微抽搐,脑袋旁边有一个已经碎了的花盆。

  我从来没在这样近的距离见识过如此血腥的场面,一时间整个人都吓傻了。我的嗓子却像被人捏住,一点儿声音都发不出来,脚更是像被钉在了原地,一步都迈不动。

  我直勾勾的盯着地上的人,脑袋里一片空白。

  “小米,小米你没事吧?”李曼曼冲到我身边,用力晃着我的胳膊,“小米你别吓我啊。”

  “啊!”我如梦初醒般的大叫一声,总算回过神来。

  “怎么样,你有没有伤着?”李曼曼担心的看着我。

  “我,没事。”虽然已经回了神,可我的脑子转的还是很慢,指着地上的人“她,她…”

  此时已经有不少人围了过来,七嘴八舌的议论着。不多时,学校老师跟校医急匆匆赶到,才将人群驱散了。

  地上的女生被抬上了担架,我无意中看到她的脸,按理来说应该是紧闭的双眼,好像忽然睁开朝我瞪了一下,目光怨毒无比。我吓得浑身一抖,再想看看,她已经被人抬走了。

第5章 亏心事

  “谢天谢地,还好你快了一步。”李曼曼在一边抚着胸口,“否则那个被花盆砸到的可能就是你了。”

  听了李曼曼的话,我后背忽地渗出一层冷汗。按照我刚才的速度,如果不是看到草丛里有个东西,跑了两步,那个花盆落下来恐怕正砸在我头上!

  我立刻低头去找那个闪光的东西,原来只是个吊牌,上面烫金的商标在阳光下有些反光。

  “不是佛牌。”我心里有些失望,更多的却是莫名的庆幸。

  如果真是佛牌,这意外就变成了诡异的巧合……我不敢往下想了。

  “找不到就算了吧,反正也不是我买的。”李曼曼郁闷的撇撇嘴,瞪了我一眼,“不过你要请我吃大餐,弥补我受伤的小心灵。”

  “没问题!”我马上点头,“走,食堂二楼小灶,想吃什么随便点!”

  李曼曼忙着点菜,我则有些出神,脑子里尽是刚才地上那一滩血。

  李曼曼捣了我一下:“别想啦,这种事情想太多不怕做噩梦吗?你应该这么想,跟那个同学相比,我们已经很幸运了。不行,我决定再加一个菜,庆祝我们劫后余生。”

  我心中哀嚎,李曼曼这一顿已经花了我一星期的伙食费,注意力马上从刚才的事转移到了李曼曼身上。

  午饭之后我跟李曼曼回宿舍,路上她揶揄的问我晚上打算穿什么去赴陈初的约。两人打打闹闹的往宿舍里走,正巧张雯脚步匆匆的从宿舍里出来,这一次,我们结结实实撞了个满怀。

  原本这说不上是谁的不是,可张雯今天居然主动道歉,而且好像心虚似的,低着头一路小跑着就走了。

  我莫名其妙的看着张雯背影,这跟她平时的作风简直太不相符,这时我脑子里忽然蹦出个有些不靠谱的念头。

  该不会那个九尾狐佛牌,被张雯捡到了吧,今天早上我跟李曼曼走的时候,宿舍里好像就剩她还在了。

  “想什么那么出神。”李曼曼捣了我一胳膊肘,我下意识的就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不会吧,大家一个宿舍住着,她如果拿了佛牌故意藏着,就不怕被我们发现啊?”李曼曼皱了下眉头,语气却没那么肯定,“要不,我们问问她?”

  为了不显得这事太刻意,我们还问了宿舍里另一个同住的学妹,等张雯回来之后,我们才又去问了她。

  “什么九尾狐,没,没看到啊。”张雯低着头,感觉有点儿慌,很明显是在撒谎的样子。

  “就这么大一块小牌子,用绳子穿起来的。”李曼曼跟她比划着,“今天你最后走的,如果真掉在宿舍,你最有可能看到了。”

  “你什么意思。”张雯立刻就警惕起来,而且语气越来越激动,“你在说我偷了你的东西吗?李曼曼,注意一下你的措辞,无凭无据的,你这是污蔑!”

  “我们又没说你拿了,你急什么。”我紧紧盯着张雯的眼睛,“东西不见了,大家住在一起所以问问,也不是针对你,你又干嘛心虚?”

  “谁心虚了!你,你血口喷人!”张雯几乎是大喊了起来。

  李曼曼正准备说话,张雯的手机响了,张雯瞥了一眼手机赶紧接了起来,之后瞪了我们一眼就快速出了宿舍。

  “我看八成是她拿了。”李曼曼狠狠翻了个白眼。

  “捉贼捉赃,我们没凭没据的,只能多留意她一点了。”我皱了下眉头。

  一个佛牌,也不是什么珠宝首饰,一般人就算捡到了恐怕也不会起私藏的心思,张雯是怎么想的呢?

  我安抚了一下李曼曼的情绪,决定跟她静观其变,如果张雯真的拿了佛牌,总会露出端倪的。

  下午原本没课,可是班长临时通知要开班会,说是必须都到。我还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结果就是通知大家下周有校园招聘会。

  “这是大家在学校的最后一年了,与其毕业之后才匆匆忙忙的找工作,不如早做准备。大家都学习一下张雯,本市最大的企业四方集团已经提前把人预定了,下学期就直接去实习。”

  班长话音刚落,班里的人立刻开始叽叽喳喳的议论起来。

  张雯确实是我们班成绩最好的一个,可四方集团也不是好进的,而且听说月初的时候才签了我们全校第一名的穆晓慧,张雯这事着实让我意外了一把。

  “还不是走狗屎运,她原本不过是个替补的,要不是今天穆晓惠出了意外,哪儿轮得到她?”

  那个被花盆砸到的人,原来是穆晓慧?我听着隔壁桌同学酸溜溜的话,下意识的转头往张雯的方向看去。她昂首挺胸满面红光,两手塞在口袋里,我猜她肯定兴奋的捏紧了拳头吧。

  班会之后,我和李曼曼在过道里碰上张雯,李曼曼马上讥诮的开口:“恭喜啊,替补转正了。”

  “总比某些人连替补都混不上的强。”张雯也不示弱,白了一眼李曼曼。

  “听说穆晓惠就在宿舍楼下出的事,该不会有些人故意把花盆推下去了吧。”李曼曼瞪着张雯,“做了亏心事,可要遭报应的。”

狐仙大人你别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狐仙大人你别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热门随机

  • 颜真卿《祭侄文稿》书法特点

    一、一些字采用了草法工整的行楷基本上不减少笔画,如《兰亭述》。《祭侄稿》也有很多字保留了楷书的笔画。如1行的“元”,“年”,“次”,“戍”,“戊”,“几”,“庚”等。从通篇而言《祭侄稿》比《兰亭述》减省笔画的字多些,行笔的速度快,连带多,还采用了一些草书的省略方法,用了一些草字。1.减省笔画。《祭侄稿》的有些字保留了楷书字的每个笔画,有些字则只是保留了楷书的框架,将临近的两笔连为一笔。如第1行的“维”,“岁”,“月”。有的则是明显地省了某个笔画,如第2行的“朔”左旁则省了一点,第2行的“使”右旁

  • 12大国画名家顶尖之作,堪称一绝!

    中国画艺术千百年来早已深深渗透在中国人的文化血脉中,形成了博大精深,割舍不断,代代传承的中国文化情结。中国画的艺术魅力,早已成为中国文化的一种象征、一种符号、一种国粹。而我们耳熟能详的几位国画大师,也都有着自己独具一格的画风和专长,彰显了大师们不同的水墨意趣和人文情怀,韵味无穷……1.齐白石·虾2.黄胄·驴3.李可染·牛4.李苦禅·鹰5.吴作人·金鱼6.徐悲鸿·马7.娄师白·鸭8.黄宾虹·山水9.崔真硕·桃10.张大千·荷11.刘继卣·虎12.韩美林·熊猫各位书友您认为呢?欢迎到文章最后面留言板

  • 遇见你,便不愿错过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遇见你,便不愿错过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字:遇见你,便不愿错过目录预览:第5章为了生活和梦想,我必须拼命工作第6章我孙女病了,很严重,碍你什么事?第7章他比我胡搅蛮缠的婆婆厉害多了!第8章我告诉你裴夜擎!你不要以为我不敢报警!第9章你从来都没有赢过,赢的人一直是我第10章我痛苦的时候,你为什么能够拥有幸福?第5章为了生活和梦想,我必须拼命工作江云浩今天明显有些疲倦,我只好咽下肚子里的话,跟着上楼。明天是星期五,大家还要上班,电影散了场我们便开车回家,收拾好一切等着两个孩子睡下的时候,已经是夜

  • 启功:临帖为吸取方法,而不是为造假帖

    有人误解“功夫”二字。以为时间久、数量多即叫做“功夫”。事实上“功夫”是“准确”的积累。熟练了,下笔即能准确,便是功夫的成效。譬如用枪打靶,每天盲目地放百粒子弹,不如精心用手眼俱准地打一枪,如能每次射二中一,已经不错了。问:为什么要临帖?答:“帖”这里做样本、范本的代称。临学范本,不是为了和它完全一样,不是要写成自己手边帖上字的复印本,而是以范本为谱子,练熟自己手下的技巧。譬如练钢琴,每天对着名曲的谱子弹,来练基本功。当然初临总要求相似,学会了范本中各方面的方法,运用到自己要写的字句上来,就是临

  • 盘点2018年都有哪些秋季大型拍卖会

    关于藏友比较关注的艺术收藏界两大盛事春拍和秋拍,春拍基本已完美收官,2018秋拍藏品征集火热进行中。众所周知,秋季是收获的季节,下面小编为大家整理几场正在征集即将进行较大的秋季拍卖会。1.备受瞩目的“2018新加坡秋季精品艺术拍卖会”主办单位:英国罗斯柴尔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拍卖地点:新加坡共和国征集截止:2018年7月20日拍卖时间:2018年8月30日罗斯柴尔德家族(RothschildFamily)是世上最神秘的金融家族,被认为是世界金融市场的幕后推手,关于它的传说广泛流传,它究竟是一个怎样

  • 老白茶是泡还是煮?这3个冲泡细节,你注意到几个?

    丨本文由小陈茶事原创丨首发于搜狐号:小陈茶事丨作者:村姑陈《1》刚接触老白茶时,我们都会听说一句话——老茶要煮着喝。关于老白茶为什么要煮着喝,原因主要有3个。第一,煮着喝,能让老白茶里的内含物全部释放,不浪费。第二,煮着喝,老白茶的口感绵柔、甘醇,是独一无二的品茶体验第三,煮着喝,这是一种风雅之事,还能让老白茶的养生价值发挥到最大。另外,煮老白茶还比较方便,是一种懒人泡法,冬天也好,夏季也罢,煮一壶老茶,只要控制好水温、煮茶时间,即可享受。在口耳相传间,老白茶煮着喝,已经成为一种约定俗成的做法。

  • 具有极其深厚文化底蕴和艺术研究价值的艺术瑰宝——武陵王上圭!

    武陵王上圭古名昆仑玉,原产西域莎车国、于阗国(今中国新疆和田),是著名的软玉石品种,已有三千多年历史,《史记·大宛列传》:“汉使穷河源,河源出于阗,其山多玉石”;又《汉书·西域传》:“莎车国有铁山,出青玉”。和阗玉又名乌白玉。众所周知,武陵王上圭是我国的瑰宝,其文化内涵也是不言而喻的。武陵王上圭正面武陵王上圭在我国历史悠久,有上千年的历史。古书曾提到“玉德“之说。虽然说法多样,但是大概内涵不变。东汉的“五德说”做了很好的诠释。武陵王上圭在我国至少也有3000多年的悠久历史,是我国玉文化的部分主体

  • 王瀚逸、字‘同殊’书法名家 书陆游诗一首

    王瀚逸字‘同殊’书陆游冬夜读书示子聿诗一首冬夜读书示子聿宋·陆游古人学问无遗力,少壮工夫老始成。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王瀚逸号羲易齋’.了未堂主’书法艺术赏析王瀚逸先生现为有影响力实力派书法名家、民主人士、诗人,影视工作者、传统文化倡导者。王瀚逸先生长期持续大力弘扬传统文化,以宣传中华正能量为己任,宣传中华传统文化为担当。通过传统文化引领主流,展示文明,正面提升大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在世界文化领域的领导地位,心有大爱,身体力行,让世界了解中国,让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影响世界。

  • 书法写不出神采,终究是个字儿

    一副好的书法作品,就像是一个神采奕奕的人站在你面前,举手投足、一颦一笑都散发出迷人的魅力和光彩。所以,抒写性灵,追求点画线条与空间组合的和谐美妙的神采,始终是书法家孜孜以求的最高境界。改革开放后,书法艺术复兴,各大院校的学者是最早觉醒的一群人。学者书法家登上书坛,他们著书立说,逐渐取得对书法艺术的话语权,开始在书坛上攻城略地。《平复帖》所以,当今书坛上,学者书法家可谓多矣!他们在各自的学术研究领域卓有建树,同时他们又钟情于书法,成为一位书法名家的愿望往往比成为一个学术权威的欲望还要强烈。学识给予

  • 杂食动物都吃了什么

    石皓/本报记者迈克尔·波伦(MichaelPollan)杂食动物都吃了什么迈克尔·波伦在某种程度上,“正餐要吃什么”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杂食动物。毕竟自然界的东西你几乎都可以吃,因此决定要吃什么,当然会引起焦虑,特别是有些食物很可能会致病甚至致命。这是“杂食者的两难”,卢梭与法国作家布理勒特–萨瓦林(Brillat-Savarin)老早就指出这一点,而宾夕法尼亚大学心理学家保罗·罗津(PaulRozin)则在三十多年前提出这一名词。我借用这个词作为本书标题,因为杂食者的两难可鲜明描绘出我们目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