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愿得君心不相离 最新章节

2017/12/3 20:52:26 来源:网络 []

书名:愿得君心不相离

第1章 多少钱

  程旖柔手里抓着钥匙,仿佛一尊泥塑雕像般木木地站在门口。愿得君心不相离 最新章节

  门板后面,女人欢愉的娇吟和男人快意的喘息交织在一起,一声高过一声,仿佛要穿透耳膜一般。

  “啊……苏宇哥,好棒,我快受不了了啊……”

  “绮丽宝贝儿,抓紧了,接下来还有更爽的!”

  “苏宇哥,你说,要是,啊……姐姐,知道我们正在做这种事,她会怎么样?”

  “这个时候提她干什么?”男人似乎停了下,随后动作又大了起来。

  “讨厌……啊,别,别摸那里……”女人的声音突地拔高,随后又放肆地叫出了声。

  程旖柔终于忍无可忍踹开了大门。

  门板撞上墙面发出一声巨响,房间里的喘息呻吟瞬间变成了尖叫。

  大红色婚床上正以不堪入目的姿势彼此交缠的一男一女猛地停下动作,脸色惊疑不定地维持着胶合在一起的姿势同时扭过头。

  看到那两张熟悉的脸,心中的最后的一点猜疑也消失殆尽了。来自haohaoyun.com

  一个星期后就要结婚的准未婚夫和自己的双胞胎妹妹居然在她精心布置的婚房里翻云覆雨……

  程旖柔一阵反胃,反射性用手捂着嘴干呕了两声。

  看到一脸惨白站在门口的程旖柔,男人的脸色瞬间就变了,连忙放开身下的女人跳下床,下意识伸手去拉她,“阿柔,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程旖柔脑子里嗡嗡作响,一转身头也不回地往外跑。

  “阿柔!”蒋苏羽慌忙套上衣服追了出去,在楼下把她拦住了,“阿柔,你听我解释!你相信我,我心里爱的一直都只有你一个!”

  程旖柔只觉得恶心万分,“爱我?爱我那你还跟她……”

  她说不下去了,手扶着墙面又是几声干呕。

  “就是因为太爱你了,所以我才不愿意强迫你。但我是正常的男人,你也知道的,我也有生理需求,你不愿意,那我只好跟绮丽……她是你的妹妹不是吗?”蒋苏羽说到最后,眼里又露出深情款款的神色,伸手去拉程旖柔,“阿柔,你相信我,我和绮丽做那事的时候,心里想的都是你……”

  程旖柔瞪大双眼,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这真的是她曾经喜欢过那个温文有礼的男人?是她曾经爱过的那个蒋苏羽?

  “你疯了!”

  用尽全力尖叫一声,程旖柔再也忍受不住推开他往小区门口跑。

  天上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细密的雨丝打到人身上,像根根针尖,扎得人心疼。阅读http://www.haohaoyun.com/

  程旖柔从来没奔跑得这样快过,她下意识的回头,却只能看到路灯将她拉得越来越长的影子……原来已经这样晚了。

  当她停下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站在一间酒吧门前,巨大的霓虹灯影里,她弯下腰双手抻膝,用力呼吸。

  看着酒吧门口进进出出的男女,程旖柔直起腰,鬼使神差地走了进去。

  这是她生平头一次买醉。

  震耳欲聋的音乐声里,一杯杯的黄汤下肚,酒精上头,她很快便醉得分不清东南西北。

  眼前依稀出现了一个男人的影子,像是蒋苏羽,又不太像,似乎比蒋苏羽更高些,头发打理得一丝不苟,用似乎比她还要迷乱的眼神看着她。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和那个人一起离开的酒吧,更不记得自己到底是去了何方。好好孕

  朦朦胧胧中,程旖柔只觉得自己好似躺在了云端,一双带着薄茧的手抚遍了自己全身,温热的唇像蛇一样四处游走,激起她身体最深处的颤栗。

  男人粗鲁地撞进身体里,撕裂般的疼痛过后便是极致的欢愉,她双手抱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随着他的每一次撞击冲刺,毫不保留地吟哦出声,直至在灭顶的大浪里承受不住地昏过去。

  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头疼欲裂,两腿之间更是火辣辣地痛。

  刚想坐起身,旁边突然传来一把低沉的嗓音,“醒了?”

  程旖柔扭头一看,正好和一张分外英俊性感的脸对上。

  男人赤裸着上半身,眼睛微微眯着,似乎也有些不习惯早晨的阳光。

  “……嗯。”

  已经反应过来昨天自己到底干了什么事的程旖柔尴尬地往被子里缩,不敢和他的目光对上。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

  男人则是看着她,目光里满是探究的神色。

  短暂的沉默之后,床上各怀心思的两人突然异口同声道,“多少钱?”

  ……

第2章 恶心

  这话一出,两人都愣了下。

  程旖柔脸色都变了,难道他不是牛郎?

  “你误会了,我不要钱……”

  “行了,不用再装了。”男人比她没耐心,闻言立刻皱起眉,“昨天晚上你的服务不错,我会照双倍市价给你。”

  虽然这女人长相只能算清秀,而且穿衣品味土得不行,不过昨晚那种状态下他急着发泄,根本来不及挑人。

  没想到上了床才发现原来这女人身材还挺不错,皮肤嫩得像能掐出水来而且还热情十足,现在回想起来依旧让人回味不已。

  不过再让人回味的女人,一旦不依不饶就很让人生厌了。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

  不耐烦地翻出支票本潇洒地填了个可观的数字,男人嗤笑一声,撕下支票递过去,“出来卖就要有出来卖的自觉,把钱拿上立刻离开,以后别出现在我面前。”

  “你才是出来卖的!这些钱你自己留着吧!”

  程旖柔实在听不下去了,愤怒地打飞了他手里的支票,裹着床单下床捡起自己的衣服,胡乱穿好后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该死!”

  男人还是头一次被人这样对待,脸色铁青地盯着被碰地一声关上的房门,猛地掀开被单下床想要追上去。

  没想到一扭头,却发现床单上一滩已经凝结的暗红色血迹,就落在最中央显眼的位置上。

  男人不由愕然,盯着那块血迹半晌回不过神来。

  原来她还是第一次……

  这么说,他误会她了,她根本就不是妓女?

  眉心皱得死紧,男人烦躁地拿手爬梳了两下浓密的黑发,脸色阴晴不定。

  怪不得那女人刚刚那么生气,这玩笑可真开大了!

  程旖柔浑身疼得厉害,特别是两腿中间的位置,每走一步都感觉火辣辣地疼。

  回到家的时候,家里根本没有人在。

  她匆匆忙忙洗过澡换了一身衣服又赶回了公司。

  脑子里乱糟糟的,程旖柔还没想好该怎么处理未婚夫和妹妹双双背叛的事,就又在公司楼下撞见了正拉拉扯扯的蒋苏羽和程绮丽。

  “阿柔!”蒋苏羽看到她,双眼就是一亮,连忙迎了上来,“你到哪里去了?怎么现在才回来?”

  程旖柔看着还巴巴拉着他胳膊不放的程绮丽,脸色煞白地避开他的手,“让开!”

  蒋苏羽不依不饶地凑过去,“阿柔,你听我解释!这件事真的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我也有不得已的苦衷。”

  是啊,不得已的苦衷,不就是因为她不肯和他上床,所以他才找上自己的妹妹吗?

  程旖柔看着面前的男人,只觉得心凉无比。

  “苏羽哥,你理她干什么!”程绮丽拉着他的胳膊,整个人都快贴到他身上了,“一夜未归,谁知道她是不是去哪儿鬼混了。”

  蒋苏羽闻言狐疑地回头看了眼程旖柔,“阿柔,你昨晚……”

  都到这时候了,还不忘倒打她一耙!

  程旖柔愤怒得红了眼,哑着嗓子用尽全力喊了一声,“你们两个都给我滚!”

  话说完,也不给两人反应的机会,转身快速跑进电梯里。

  “阿柔!”

  蒋苏羽还想追上去,被程绮丽死命拉住了,“苏羽哥,你明明说过等你当上部门副经理就娶我的,难道你不喜欢我了吗?”

  话说着,眼泪立刻滑下脸颊,一副梨花带泪的模样。

  程绮丽跟程旖柔虽然是双胞胎,但是程旖柔个性拘谨又木讷,打扮也一向中规中矩,白白浪费了一副好外貌。但是程绮丽不一样,她漂亮又懂得打扮自己,而且还知道迎合男人的口味示弱撒娇,而这些都是程旖柔没有的。

  她这一哭,蒋苏羽立刻就感觉心疼得厉害,连忙哄道,“没有没有,绮丽宝贝儿,我怎么会不喜欢你呢,苏羽哥最爱的就是你了。”

  程绮丽哼了声,“那你刚才还跟她拉拉扯扯?”

  “我这不都是为了我们以后打算嘛。”蒋苏羽哄道,“她还有用,我可不能现在就把她甩了。你再忍忍,等过了今天晚上,我一定和她分手!”

  “那你可要快点,不然我可要不高兴了。”程绮丽这才软化下来,拿手指在他胸口划着圈,被他在屁股上抓了一把,便嗲着声音喊了句,“讨厌——”

  蒋苏羽只觉得全身骨头都酥了,满脑子都是眼前人在床上各种风骚的模样,顺手便将还想去追回程旖柔的念头抛到了天边。

第3章 放开我

  宿醉加上吹了风,程旖柔脑袋疼得厉害,在公司里浑浑噩噩过了一天,快下班的时候公司部门经理却通知她,让她晚上和大家一起,去陪一个大客户吃饭。

  程旖柔本来不想去,奈何对方一再要求,不得已只能强忍着不适坐上车。

  到了酒店之后她才发现,蒋苏羽居然也跟着去了,而且饭桌上除了她之外,就只剩下部门经理和合作公司的负责任王总,一个头顶秃了一片的中年胖子。

  “哎呀,来来,小程,吃菜吃菜。”那王总把椅子搬到程旖柔身边,殷勤地给她夹着菜,嘴巴一张露出一口黄牙。

  程旖柔脸色发白,不着痕迹地又往旁边移了移,“谢谢王总。”

  她总觉得今天情况有点不对,心里七上八下的。

  特别是中途部门经理接了个电话离开,程旖柔被夹在王总和蒋苏羽中间,更是觉得惶恐不安。

  “难得看到小程这么漂亮端庄的美女,贵公司真是人才济济啊。”王总又往她身边凑了凑,一边色眯眯地要去抓她的手。

  程旖柔下意识躲开,勉强挤出个笑来,“多谢王总夸奖,王总,现在天色已经不早,我……”

  “哎呀,急什么,现在还早,还早。”王总死活拽着她不放,“听说你和蒋助理马上就要结婚了?这可是大喜事啊,来,我敬你们一杯!”

  蒋苏羽也在后面说道,“对啊,阿柔。王总也是一片好心,你就喝了吧,不然可就是不给王总面子了。”

  “就是,小程你可不能这样,咱们两家公司以后可还是要继续合作的,你这样可太不懂事了。”

  “……那好吧。”程旖柔试了好几次都没办法从两人中间挣脱,无奈只能喝下了蒋苏羽递过来的红酒。

  结果才刚喝完没多久,眼前便是一阵眩晕,整个人随即无力地趴倒在桌上,人事不省。

  王总和蒋苏羽交换了一个眼神,后者立刻上前扶起程旖柔,三人离开包厢往楼上客房走。

  路过大厅的时候,一名穿着休闲西装的年轻男人见状不自觉哼了声,“这年头蠢女人怎么那么多,明知道会出事还单独跟着两个男人出来……”

  年轻人身侧站着的俊美男人闻言,目光不甚在意地朝已经走进电梯里的三人扫了一眼,眼神落到双眼紧闭的程旖柔脸上,倏地皱起两道浓眉,“是她?”

  “大哥,你认识刚才那女人?”年轻人不由好奇道,“她的样子看起来不太妙啊,明显就是着了别人的道了,一会儿可有得她哭了。”

  “该死!”

  俊美男人脸色难看,来不及多说便抬脚追了过去。

  “热……”程旖柔被一把扔到客房大床上,只觉得浑身好似着了火一般,烧得难受,下意识撕扯着自己的衣服,露出一大片莹白如玉的肌肤。

  自己的女朋友他都还没上过呢,现在却要让给别的男人享用了。

  蒋苏羽心有不甘地想着,不过转念一想她的牺牲能给自己带来的好处,很快又平衡过来。

  陪着笑对已经猴急地开始脱起衣服的王总说道,“王总,人已经给你送过来了,那合同的事……”

  王总直盯着床上的程旖柔看,口水都快流出来了,“签,签!有这么个尤物陪着,我什么都给你签。”

  蒋苏羽便开心地笑了,比了个请的姿势,“那王总您慢慢享用,我先走了。”

  “快走,快走!”

  王总赶苍蝇一样挥着手,等门一关上,立刻扒光了自己的衣服朝程旖柔压了过去。

  程旖柔刚睁开眼就对上一张散发着臭味的大嘴,两排黄牙中间还夹在一片菜叶,胃里一阵翻腾,差点没吐出来。

  “走开!别碰我!”

  她愤恨地伸手向把跟肥猪一样的王总推开,结果手脚无力,推拒的动作看起来就跟欲拒还迎一样,王总见状更是兴奋地直发抖,一身肥肉笑得都晃起了波浪。

  “好宝贝,过了今晚你就是我的人了,只要你乖乖的,以后我会好好待你的。”

  王总说着,抓着她的手就往床上压,一边嘟着嘴要去亲她。

  “呕——”程旖柔终于忍不住一扭头,吐了他一身。

  王总脸色一变,二话不说抬手就往她脸上重重地扇了过去,“臭婊子!”

  啪的一声,程旖柔半边脸立刻肿了起来,整个人也跟着滚下了床。

  趁着王总拿床单擦掉身上呕吐物的时候,程旖柔强忍着眼泪,拼了命地往门口爬,“救命,来人啊!救我——”

  “贱人!”王总发现了她的行动,脸上闪过阴狠的神色,二话不说上前揪住她的头发就往后扯,“我告诉你,你男朋友已经把你卖给我了,就算你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程旖柔闻言,脸上一片绝望,在王总将她贴身的衣物扯下来的时候,终于忍不住哭出声。

  “不要——”

第4章 这是你自找的

  碰的一声,大门突然被踹开。

  一阵风刮过,程旖柔恍惚中只看到一条黑影,随后压在她身上的王总惨叫一声,整个人往后飞了出去。

  耳边乒铃乓啷的声音不断,程旖柔浑身冒汗地趴在地上,艰难地想把自己缩成一团好挡住几近赤裸的身体。

  就在这时,一件还带着体温的西装外套落到她身上,将她整个人裹了起来。

  “王耀坤,你真是好大的胆子,连我的人也敢下手。”低沉磁性的男声响起,仿佛夹带了丝丝寒气。

  “不不,这一切都是误会!”

  一眼认出高大男人身份,王总那张肥胖的脸顿时被吓得整个扭曲变形,慌忙从地上爬起来,连声求饶,“沈总,沈总你听我解释,我不知道她是您的人,这一切都是误会啊!”

  “误会?”男人嗤笑一声,眼里满是凶光,“你都把她扒光了,还说是误会?”

  “是,是……”王总浑身冒汗,努力想为自己开脱,“是这位小姐的男朋友,愿意拿她来换合同,所以,所以我才……沈总明鉴,我也是被骗的啊!”

  “大哥,这家伙要怎么处理?”另一把年轻的声音无视了他的求饶,笑嘻嘻道,“杀了吗?”

  俊美男人瞥了眼赤身裸体的王总,冷笑一声直接下达指令,“手脚筋挑断,下面那玩意儿剁了。”

  “是!”身后跟着的保镖收到命令,瞬间一拥而上。

  另一边的程旖柔满面潮红嘤咛了一声,男人闻声眼神暗了暗,上前一把将她抱起来,走出了酒店房间。

  身后传来王总杀猪一样的惨叫,程旖柔下意识瑟缩了下,死死地将脸贴在男人宽阔的胸膛上。

  两人走出酒店,留着小平头的年轻司机惊讶得眼睛都要瞪凸除来了,但仍是尽职地上前打开车门。

  男人将被裹得跟蚕茧一样只露出两条白皙小腿的程旖柔丢进后座,自己随之坐了进去。

  “少爷,是回公司还是……”

  “回老宅。”

  “是!”

  车子开动,晃得好似在梦中一样。

  “热,好热……”

  程旖柔体内的药起了作用,浑身热得直冒汗,皱眉扭了一会儿,很快便把宽大的西装外套给挣脱了,露出底下白皙细腻的胴体,胸前肌肤还有点点深浅不一的痕迹,那是他之前留下的。

  男人呼吸一窒,很快便感觉下身起了剧烈反应。

  在程旖柔脱下衣服的第一时间便升起了前后座之间的挡板,阻绝了司机的视线。

  既然她都自动送上门了,那他当然不会推辞。

  长臂一伸就把旁边的程旖柔捞到自己怀里,后者脑子里一片混沌,软绵无力的身体蛇一般贴到身旁男人身上,嘴里不停喊着热,一边着急地想解开他的衣服。

  她的身上因为药效出了一层薄汗,滑溜溜的像鱼一般,双眼迷离,生涩地探出舌头去舔他的唇。

  男人眸色渐深,修长手指往后,指尖挑开她最后一层遮蔽物,“这是你自找的……”

  低喃的声音仿佛来自天边,他抽掉领带,解开长裤,毫不犹豫地拉开她双腿狠狠撞了进去——

  “啊——”

  程旖柔嘴一张,男人的唇立刻覆了上来,将她的尖叫如数堵了回去。

  车速并不快,后车厢里的温度却不断攀升。

  男人双手紧紧掐着程旖柔的腰,将她禁锢在怀中,下身挺动一次次将自己送进她温暖的身体里。

  程旖柔黑发散乱,手攀着他的肩膀,只觉得好似在大海里翻腾一般,整个人都被顶得七零八落,喉咙里溢出隐忍压抑的低吟,更是撩拨得底下的男人血脉偾张。

  一次又一次将她抛举而起,一次比一次更凶狠的撞击,直到程旖柔承受不住地哭泣求饶,他才加快速度,满足地在她身体里释放。

  一夜旖旎。

  第二天早上,程旖柔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陌生的大床上。

  窗外阳光灿烂,清脆的鸟鸣声从窗外传过来,带着隐隐的花草香气。

  身体像是被大卡车碾过一样,酸得连胳膊都抬不起来,特别是腰上和大腿,一动就疼到不行。

  强忍着不适坐起身,才发现自己身上居然一丝不挂,全身上下布满了暧昧的青紫色痕迹,靠近胸口顶端的地方居然还有一个浅浅的牙印!

  就在这时,浴室的门突然打开,身上只围着一条浴巾的男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目光带着欣赏意味地在呆若木鸡的程旖柔身上绕了一圈,男人幽深的眸子一眯,似笑非笑道,“醒了?”

  声音低沉中带着一丝蕴含情欲的沙哑。

第5章 醒酒汤

  是他?前天晚上那个毒舌刻薄的牛郎!

  程旖柔突然反应过来,连忙七手八脚拿被单裹住自己,磕磕巴巴道,“你!……我怎么会在这里?”

  “我救了你,你自然就在这里。”英挺俊美的男人毫不吝啬地展示着自己的好身材,抬脚走到床边,居高临下看着她,“怎么?面对救命恩人,你就没什么想表示的吗?”

  他身上还带着沐浴后的水汽,肩背宽阔有力,腹部的肌肉形成两个形状优美的田字,显见经常锻炼。

  程旖柔吞了吞口水,不敢和他极具侵略性的目光对上。

  脑子里不由回想起昨天晚上的疯狂,她还以为自己真的要被那个恶心的王总侮辱了,没想到最后关头居然是这个男人救了自己。

  懊恼地又往被子里缩了缩,她试探地开口,“谢谢你救了我,但是……那什么,昨晚包括上前天晚上,咳!其实都只是一场误会,我希望我们以后不……”

  “怎么?利用完我就想走?”男人低笑一声,修长手指托起她的下巴,“没那么便宜的事。”

  程旖柔头疼得厉害,这不是你情我愿的事吗?她什么时候利用过他了?

  “……我可以给你钱。”

  “相信我,我的出场费你绝对给不起。”男人眉一挑,眼中带笑,“行了,不要窝着了,起来吃饭吧。”

  “啊?”程旖柔眨眨眼,有点搞不清楚现在的情况,“这位先生……”

  “沈涅,我叫沈涅。”

  大概是觉得她微张着嘴发呆的模样挺可爱,男人又忍不住俯身在她唇上啄了口,这才放开她,走到衣橱前当着她的面解开浴巾开始换衣服。

  程旖柔看着那具在阳光下完美性感的男性躯体,整张脸红得快要炸开,连忙翻身下床躲进浴室里,心跳如擂鼓。

  洗漱完出来,那个叫沈涅的男人已经不在屋子里了。

  年轻的女佣垂眸立在一边,见她出来,便立刻送上衣服,“小姐,少爷让你换好衣服到楼下用餐。”

  话说得生硬,眼里还有掩饰不住的嫉妒。

  程旖柔头疼得厉害,也没多留意,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换好衣服,在女佣的带领下穿过走廊,下到餐厅的时候,沈涅已经在那里坐着了。

  长长的餐桌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实物,身形高挑的男人就坐在最前面。

  他身上穿着简单的衬衣西裤,及肩的黑发往后梳起,衬衣领口敞开了两颗扣子露出漂亮的锁骨,长腿闲适地交叠,坐姿相当随意。

  见程旖柔走路姿势奇怪,剑眉便微微皱起,眼里有自责的神色一闪而过。

  都怪她的身体太让人着迷,他这两天晚上忍不住就放肆粗暴了些。

  程旖柔有些心惊胆战地在他对面坐下,刚开口喊了一声沈先生,就听到对面的沈涅问了句,“饿了吗?”

  “……嗯。”程旖柔点了点头,餐桌上食物的香气勾得她完全没办法否认。

  “先吃饭,吃完我送你回去。”

  沈涅说着,侧头看了后方的女佣一眼,后者立刻会意,将一个小炖盅放到程旖柔面前。

  程旖柔打开闻了闻味道,“这是什么?”

  “醒酒汤。”沈涅道,“喝了可以缓解头痛。”

  程旖柔愣了下,抬眼看过去,目光正好和他的撞上。

  她现在已经弄不清楚这男人到底想干什么了,不过是一夜情各取所需罢了,他为什么要对自己安排得那么好?

  还是他……一向习惯这么做?

  “怎么了?”见她看着自己不动,沈涅不由挑了挑眉,桃花眼微微眯起,“有问题?”

  “……没有。”程旖柔摇了摇头,压下心里的怪异感,将醒酒汤一饮而尽。

  吃过早餐,沈涅果然履行诺言准备送程旖柔离开。

  程旖柔生怕再跟他待下去以后会牵扯不清,连忙摆着手拒绝,“沈先生,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回去就好。”

  沈涅也不拦着她,似笑非笑地做了个请的姿势。

  程旖柔心里直打鼓,尴尬地笑了笑,连忙走出去。

  结果真等到了外面才知道自己实在太天真了。

  从沈涅的衣着和行事做派来看就知道他绝对不缺钱,可她没想到他会不缺钱到把别墅建在山上独占了一整个山头的地步!

  当初她怎么就会把他当成了牛郎呢?

  真是有够傻的。

  程旖柔摇了摇头,很想给自己一巴掌。

  她现在后悔了,后悔没答应让他送自己一程。

  看这条路这么长,她得走到什么时候?

愿得君心不相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愿得君心不相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倒插门女婿19章(第十九章 杜涛的要求)

    原标题:倒插门女婿19章(第十九章杜涛的要求)小说名:倒插门女婿第十九章杜涛的要求随后,我安慰了一下林玲,毕竟她一个女孩子也是被利用了,而且还是被我给上了的,所以,错不在她,皆在我自身,如果我当时不那么好色,如果当时我能控制好自己,如果......,那就不会让杜涛给抓住把柄。可这又能有什么用呢?反正事情已经发生了,那就只能采取解决的办法。安慰好林玲,我便转身上了四楼,四楼的最里面有一间房间,是老总昨天晚上叫人建的,成为了我的休息室,上面挂着五个大字“保安队长室”,刹那感觉自己的地位很是高大上,对

  • 极品上门女婿19章(第十九章 用身体来偿还)

    原标题:极品上门女婿19章(第十九章用身体来偿还)小说书名:极品上门女婿第十九章用身体来偿还俗话说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地中海看见是我,两只眼直接都绿了,估计是还记得当初我偷拍他和小婷的事,直接开口骂道:“妈的,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你个小王八蛋!怎么,就凭你也想为这个贱人出头?”说着他瞄到了我衣服上的号码牌,大笑道:“我说你个穷逼之前怎么能拿出来五十万,原来是当鸭了啊。草,一个当鸭的救一个婊子,还真是天仙配啊!”我越听越气,一时忍不住,随手抄起身边的垃圾桶,向地中海冲了过去。地中海根本没想到我会突

  • 超级经纪人19章(第0019章 命不由天)

    原标题:超级经纪人19章(第0019章命不由天)小说名:超级经纪人第0019章命不由天没有了芥蒂和试探,小菲就没有再像之前那样小心翼翼,而是直截了当,直裹黑龙。用尽浑身解数,来伺候好面前的这条威猛霸天的黑龙。还别说守着小菲这样的人在跟前,身体不好还真的扛不住。很快叶无道就进入了蓄势待发的境界,于是他就没有再保持矜持,而是是直接推开了小菲。看到叶无道如此凶猛的推开他,小菲眼睛中也瞬间闪烁起了渴望的精光,嘴角也跟着露出了渴望的笑意。叶无道一句话都没说,当就把小菲给按在了身下,疯狂展现了一个男人的强壮

  • 超级小农民19章(第十九章 男人的野心)

    原标题:超级小农民19章(第十九章男人的野心)小说书名:超级小农民第十九章男人的野心白玉龙朝我呵呵一笑:“怎么,你认识他啊?”我摇摇头,笑着说不认识,只是都姓洛,比较好奇而已。白玉龙指着对面的网吧一条街,说:“看见没,对面整个网吧一条街,三年前,都是洛乾坤一个人说了算”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整个网吧街,长几百米,有几十家网吧和小宾馆,这么大的地盘,竟然都是洛乾坤的?白玉龙拍了拍我的肩膀,嘻嘻一笑,又补充道:“人家洛乾坤那会儿,还是个学生呢”“什么?!”我有些不相信:“你是说,洛乾坤学生时代,便称霸了

  • 盛宠娇妻:老公请克制19章(第19章 周楚涵的来电)

    原标题:盛宠娇妻:老公请克制19章(第19章周楚涵的来电)小说:盛宠娇妻:老公请克制第19章周楚涵的来电“啊,你一个人居然敢住汽车旅馆,你真是疯了!”小北惊呼一声,真是被佳音要吓死了:“走,今晚去我那儿。虽然我是和一个女孩合租的房子,但是对付几晚挤一挤还是没事。等你找到房子再出去就好。”佳音见小北主动这么说,心里的感激真的不知道怎么形容。那两晚上在旅馆真的是很吓人,尤其是第二晚,隔壁一对男女肆无忌惮的声音让她难堪的半夜没有睡着。“那谢谢你,小北。我会尽快找房子的,等找到就会搬出去,不给你惹麻烦。

  • 凶猛鬼夫爱上我19章(第19章 选择)

    原标题:凶猛鬼夫爱上我19章(第19章选择)小说名:凶猛鬼夫爱上我第19章选择我只是看了它们一眼,就不敢看了,因为画面太过血腥恐怖,可我听完它们的话后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鬼魂会撒谎会吗?这个问题我并不知道答案,但是眼下一切矛头都指向宋司辕,可我直觉他应该不会这么做。不都说因果关系吗?宋司辕跟我姐母女俩又不认识,更没仇结,为什么要害死她们呢?正当我低头纠结着这些事时,听到宋司辕对我说:“如果你相信他们,我放你回去跟他们,但你日后别后悔,如果你选择相信我,我带你走。”我听得不是很懂他说的那句带我走

  • 婚迷心窍19章(第19章 乱攀亲戚)

    原标题:婚迷心窍19章(第19章乱攀亲戚)小说:婚迷心窍第19章乱攀亲戚史家祥对着季淑珍笑道:“奶奶,一段时间不见,您看着又年轻了,肯定是上回送您的燕窝吃了有效果了,回头我在找人弄点那种极品血燕给您送过去。”慕家富贵之家,什么燕窝吃不起,不过季淑珍就喜欢时时刻刻惦记着她的这种晚辈,她对着史家祥一笑:“真的又年轻了啊,你可别逗我老婆子开心。”“哪儿能呢,您自己还看不出来吗?我看您现在啊,顶多六十岁。”季淑珍都七十一了,不过只要是个女人就没有不喜欢被人夸年轻的,她十分受用地点点头,对着旁边的慕写意道

  • 总裁的恶魔小妻19章(第19章 那个女人不是叶倾颜)

    原标题:总裁的恶魔小妻19章(第19章那个女人不是叶倾颜)小说名:总裁的恶魔小妻第19章那个女人不是叶倾颜叶朵朵提着行李箱从容寒声的别墅搬出来之后就去找了柳倩。柳倩是她最好的朋友,也是六年间她唯一联系的朋友。重回故里,忙完了容寒声的事,她当然要先见见柳倩。这天是工作日,柳倩还在上班。所以二人就约在了柳倩上班不远处的一间咖啡馆。心急见闺蜜,柳倩翘了班,到的比叶朵朵还早。一见叶朵朵拎了箱子过来,她就起身跑了过来一把将叶朵朵抱进了怀里。“你个死东西,回来好多天了,才想起来找我?”柳倩一边控诉,一边上上

  • 嫡女惊华:溺宠神医狂妃19章(第19章 掌掴碧桃)

    原标题:嫡女惊华:溺宠神医狂妃19章(第19章掌掴碧桃)小说书名:嫡女惊华:溺宠神医狂妃第19章掌掴碧桃他忽然失了一些兴致,接着便似是有所感应似的,那日派出去打探人家小姑娘生平的暗卫便已经落在了他的身前。将一沓东西递给他,告诉他幸不辱命!楚钰接过那一沓东西,兴致勃勃的简直有些兴奋。捏了捏厚度,似乎还挺厚实,这丫头才刚刚十二岁,可似乎活的挺精彩的啊!记录从十二年前龙凤双胎降生开始,然后是她开口说话,接着是在三岁的时候就表现出对医术的超高天赋,然后是每天的日常,接着是在五岁的时候就尝试着用小动物来练

  • 蜜宠娇妻:总裁老公别乱来19章(第19章 离开)

    原标题:蜜宠娇妻:总裁老公别乱来19章(第19章离开)小说:蜜宠娇妻:总裁老公别乱来第19章离开“这是一种心理恐惧症,必须得一步一步地慢慢治疗,并没有什么特效快速的办法!”话音还未落完,苏南已经发觉林慕琛周身泛起了寒气,似是要杀人,他立即补充道:“但是,这也绝不是什么不治之症,只要心态好,说不定以后都不会再被这种恐惧症所困扰。”闻言,林慕琛的脸色才微微地好了些。但他又猛地想起了什么,眉头一拧,问道:“刚刚见安昕好似很信任你,你一来,她就抱住了你!你们的关系,是不是不简单?”苏南一笑:“我是她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