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闪婚独爱:总裁厚颜无耻 最新章节

2017/12/3 22:16:55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闪婚独爱:总裁厚颜无耻
第一章

园中,春意盎然,微风徐徐,白色与淡紫色的布景给原本的清幽更加增添了几分浪漫的气息。原文haohaoyun.com

位于半山腰的私人会所里,一场婚礼正在举行。

新娘拿着捧花站在新郎身边,一脸幸福甜蜜。

婚礼并不豪华,低调且简单,而出席婚礼的,亦只有新人双方各自的至亲而已。

不过即便如此,两位新人的背景却依旧不容忽视。

新娘贺文渊,年仅三十,便已掌管贺氏的半壁江山。

新娘叶芳婷,则是Y市与贺氏齐名的叶家千金,21岁,与贺文渊的结合堪称完美。

可是,她不是叶芳婷!

至于她为什么会站在这里,路兮琳觉得无奈,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应该是忧是喜。好好孕

婚礼仪式很简单,反是之后下午和夜晚的两场Party一直持续到深夜才结束。

新房里,疲 惫的路兮琳刚进门便直接倒向大床,长长地舒了口气。

忽地“咔嚓”一声,房门被人推开。路兮琳下意识地从床上坐起来,抬眼时正好对上贺文渊的目光。

“客人都送走了?”她随口问。

贺文渊像是没有听到一般,没有回答,只是关了房门走到床前。

他站的位置正好在路兮琳的正面,路兮琳没来由地有些紧张,于是想要挪开,可是刚起身,贺文渊却腰身一弯,整个人朝着她的身体倾了过去。闪婚独爱:总裁厚颜无耻 最新章节

他突然的动作让路兮琳下意识地往后一让,却一个不稳,直接倒向身后的大床。

贺文渊躬身上前,单手支着身体,另一只手捏住她的下巴。

“老婆这么心急?”戏虐的语气与似笑非笑的表情,都让路兮琳感到一股危险的气息。

她眨眨眼,小心地问:“你、你要做什么?”她不是不清楚今晚对她和他来说是个什么日子,可是她还没有做好准备。

“你说我要做什么?”贺文渊将脸往她面前凑得更近了些,暧昧的语气,将那股危险气息散发得更浓烈了一些。

“文、文渊……”路兮琳颤着声唤他,试图阻止,却被他打断:“洞房花烛春宵一刻……”说着,他的唇轻然落上她的耳垂。

路兮琳身子一缩,未及反应,双唇便被覆祝

“唔……”一声闷哼,路兮琳扭头要躲,下巴却被贺文渊固祝

他的身体随之压了上去,让路兮琳动弹不得。闪婚独爱:总裁厚颜无耻 最新章节

他轻吮着她的唇瓣,一点一点地蚀着她的领地。

路兮琳紧咬着贝齿,阻止他的更加深入,却被一股忽而奇妙的感觉冲得思绪微乱。

在他唇舌的温柔攻势中,那种感觉渐渐迷乱了路兮琳的理智,直到他的手来到她胸前的山峰上时,路兮琳才一个激灵回了神。

她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想要将他推开,结果却只是和他一起在床上打了个滚挪了个位置,便又重新恢复了之前的模样。

她依旧被他压得死死的。

“文渊……”再次出声,路兮琳已是语带乞求。

如果是别人,面对如此一张布满委屈的小脸,怕是早就怜香惜玉了,可是贺文渊没有,他的眼里只有鄙夷。推荐http://www.haohaoyun.com/

“原来老婆喜欢玩欲擒故纵。”贺文渊幽幽出声。

路兮琳蹙眉:“什么意思?”

贺文渊轻哼一声:“你想要的,不是吗?”说着,他的手一用力,便扯开了她的衣服。

第二章

几声轻微的声响,钮扣崩落,衬衣被拉开到最大的限度,内衣露了出来,包裹着路兮琳饱满雪白的肌肤。

贺文渊垂眸扫了一眼那两团高耸,便又抬眼向她:“这么诱人,难怪这么多男人喜欢!”

“不……”路兮琳惊呼一声,想要伸手捂胸,可是双手被他制住,只能任由着身体暴露在他眼前。

从来没有人看过她的身体,即使还穿着内衣,但现在的姿势和画面依旧让她感到羞耻,眼中更是快速地蒙上一层薄雾。

她的反应让贺文渊微微一震。版权haohaoyun.com

“你会喜欢的!”贺文渊低下头,在她半露的雪白上轻啄了一下,惊得路兮琳身子一僵,结巴出声:“文、文渊,我想先、先洗个澡!”

她知道躲不过,可她仍然抱着希望,离开他的禁锢是第一步。

“好主意,一起!”贺文渊起身刚刚将她从床上拉起来,手机却在此时响起。

贺文渊松开她,从床头拿了手机走到窗前,如获大赦的路兮琳便一个闪身,进了卫生间。

半敞的衣衫,凌乱的发丝,让她显得很狼狈,也和她脸上未及卸下的妆容极为不符。

摸摸双唇,那里似乎还残留着贺文渊气息,想到刚才的画面,她的心跳又加速了几分,脸颊微微一热。

胡乱地想着,路兮琳猛地摇了摇头,朝着脸上泼了几捧凉水,才觉得脑子稍微清醒了些。

“嗯……”

“好……”

“我知道……”

“我也想你……”

温柔的声音从房间里传来,路兮琳不知道贺文渊在和谁通电话,但那句“我也想你”让她断定,电话那头的是个女人。

他的声音很快地小了下去,后面他又说了些什么,路兮琳也没再听见。她想,也许是更多的甜言蜜语,也许是无尽的相思之情。

难怪叶芳婷要跑,如果换作是她,她也绝不会心甘情愿嫁给这种在新婚夜却和别的女人说着柔情蜜语的男人。

路兮琳低叹一声,随即,又自嘲的笑了笑,这些,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

摇摇头,她干脆将脸埋进蓄满水的水池里。

“你在降火?”贺文渊的声音骤然响起,路兮琳猛地从水里抬起脸,水珠甩了整个镜面,映出两人朦胧的影子。

转身,贺文渊就近在眼前,彼此之间不过半米之距。

路兮琳屏了一下呼吸,岔开他的话题:“你电话打完了……”

贺文渊伸手拨了一下她额前的刘海,暧昧地说:“降火应该由我……”

“我生理期来了!”路兮琳身子颤了一下,急忙出声。

也许没有哪个新娘会像她一样,在新婚之夜千方百计地找着理由拒绝自己的丈夫。

而这是现在唯一可以救自己的理由,除非他是变态。

果然,贺文渊的手停祝

看他转身走进浴室,路兮琳松了口气,退出了卫生间。

她无暇顾及以后更多的夜晚应该怎么应对,但至少现在,她逃过一劫。

静夜里,路兮琳望着背对着自己躺在床上的贺文渊,心里涌出复杂的情绪。

回想这一个月来发生的事情,白天的婚礼,还有视线里的这个男人,一切都犹如一场梦境。

她从来没有想过,她会这么草率,这么稀里糊涂,甚至是莫名其妙的,就把自己给嫁了。

第三章

早上,贺文渊起床的时候,路兮琳还蜷在沙发上,像只温顺的小猫。

她就这样睡了一夜?

贺文渊无由地皱了皱眉,却又很快舒开。

他没有叫醒她,但路兮琳还是在他的洗漱声中惊醒过来。

她本来就睡得不沉。

路兮琳原以为他至少会关心一句自己昨晚睡沙发的事,可是从头到尾他似乎根本没有在意,甚至没有和她说话。

这让她有些失望,莫名的。

餐厅里,婆婆谢娇容、阿姨邓琪、还有弟弟贺文策已经入座。

“妈、阿姨、小叔,早!”路兮琳大方得体地向大家招呼,贺文渊则体贴地为她拉开椅子。

“嗯。”谢娇容淡淡地应了一声。

她的态度并不热络,甚至有些冷淡。不过路兮琳也不在意,毕竟婆媳关系素来是千古难题,她不会痴心妄想这种问题到自己这里就变得迎刃而解,更何况这一个月来,每次见面,谢娇容就一直是这样一副不冷不热的样子。

“哎呀你看看,芳婷这气色多红润呐,不然怎么说是洞房花烛夜呢!”比起婆婆,阿姨邓琪反倒显得颇是热情。

所以相形而言,她对邓琪的好感也远大于婆婆谢娇容。

邓琪是贺父贺震的小老婆,贺文渊一直对她以阿姨相称。

她的快人快语让路兮琳脸颊一热,扯动嘴角笑了笑,但没说话。

“对了文渊,你跟芳婷打算去哪度蜜月啊?”邓琪继续关问。

路兮琳扭头看了一眼贺文渊,心里有些小期待,虽说她不是真的叶芳婷,可是结婚却是真真的事情,这蜜月总归是理所当然的吧。

可是贺文渊却半天没接话,他的沉默让路兮琳小感失望,也让邓琪有些尴尬。

于是邓琪只好讪笑着给自己铺起台阶:“呵呵……我看现在的年轻人呐,蜜月都爱去马尔代夫这种地方,你们——”

“我的事,不劳你费心!”这一次没等她说完,贺文渊便突然出声打断。

语气冰冷,面无表情。

邓琪微微一愣,贺文策明显不悦。

“哥,我妈只是关心你和嫂子,你什么态度?”他出声斥问。

“是啊!”路兮琳也觉得他语气有问题,于是附和,却被贺文渊冷冷地瞪了一眼。

路兮琳不爽,但还是识趣的闭了嘴,接着,又听贺文渊的声音响起:“我应该什么态度,不需要你来教我!”

“你——”贺文策还想再说什么,却被邓琪制止:“文策,好好吃饭。

她心中不爽,可也并不想在这个时候为这种小事和贺文渊起正面的冲突。

原本和谐的气氛因为贺文渊的态度而急速地冷了下来。而整个过程中,谢娇容一直是一副不闻不理的姿态。

见状,路兮琳只好堆出笑容自作主张地圆常

“呵呵……阿姨,谢谢你关心,其实蜜月的事,我跟文渊——”

“哪儿来那么多废话?”话刚说一半,贺文渊就毫不客气地打断她,就像对邓琪一样,没给她留半分面子。

他还来劲了?路兮琳心里的不爽又增了几分,但她并未发作,只是咬着牙忍了气。

贺文渊说完便起了身,离开座位时见路兮琳却是坐着没动,不由蹙眉:“还坐着做什么?”

对上他的目光,路兮琳刚要开口,又听他问:“还坐着?”

路兮琳茫然了,但又不得不起身跟了上去。

第四章

“喂,我们要去哪?”刚上车,路兮琳便没好气的问他,脸上的表情也是臭臭的,甚至连对他的称呼都省了。

早饭没吃成就算了,想到他刚才的态度,无论是对邓琪还是对自己,都让她的脸色好不起来。

贺文渊没理她,只是自顾地发动了车子。

路兮琳知道他的性子,对于他不想回答或者不想说的,无论怎么追问都没用。

只是现在,她在意的不是他的回答与否,她只想发泄自己郁闷的情绪。

“不就是不愿意蜜月吗?又没人强迫你,用得着对阿姨摆出一张臭脸吗?好像别人欠你钱似的。真是莫名其妙!”毕竟是冒牌贺太太,即使蜜月的事她对他小有失望,却也不是真的在意,相反,比起这个,大清早便被无端破坏掉的心情反而更让她来气。

刚才在餐厅因为人而顾及他的面子,所以没有发作。现在只有他们两人,路兮琳干脆一口气将心里的不满都发泄了出来。

“你管我?”闻言,贺文渊淡声反问。

路兮琳蹙蹙眉,瞟了他一眼,撇嘴回敬:“管你?你以为我吃饱了撑着啊?!”

贺文渊目光扫过后视镜,将路兮琳不屑的表情纳入眼里。

路兮琳不知道,贺文渊不喜欢邓琪母子,她虽然在这一个月里到过贺家几次,但对贺家成员间的关系状况却并不了解。

贺文渊深了深目光,冷然出声:“不要以为和我结了婚,就可以过问我的事!”

这男人是有病吧?谁过问他的事了?

“我说过了,我没吃饱撑着!”路兮琳不耐烦地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真是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在餐厅忍了他两回,现在她可没那么好脾气。

“还有啊,你也别以为是我想跟你结婚,要不是为了——为了我爸,我才不会嫁给你这种人!”可是他是哪种人?

爸?哼!

贺文渊冷哼一声,语带揶揄:“看不出,你还是个孝顺的‘好女儿’!”语无温度,还故意将“好女儿”三个字加重了几分语气。

厚重的黑漆大门向内拉开,贺文渊将车驶了进去。

小两口的到来让叶家人有些意外,毕竟按习俗回门的话,那也应该是三天后的事情,更何况现在才几点?

叶父抬腕看了一眼手表,目光很快落到两人紧握的手上,面露喜色。

只是他不知道,就在刚才下车之前,两人还一副水火不容横眉冷对的画面。

贺文渊并未多做停留,小坐了一会儿便起身告辞。这次,他没有带走路兮琳。

“晚上我来接你!”临走前,他柔声对路兮琳说。

路兮琳也不问他为什么送自己回叶家,但总是比一个人留在贺家好。于是她微微一笑,叮嘱:“路上小心!”

两个人将戏演得很足,言行举止之间也毫不掩饰对彼此的爱意。

只是明知道路兮琳是在演戏的贺文渊,在听到“路上小心”四个字的时候,心里却是没来由地一动。

那感觉稍纵即逝,快到贺文渊甚至来不及察觉。

第五章

随后送走叶家父子,路兮琳直奔餐厅。

看她拿了吃的,跟来的汪玉心忍不住问她:“没吃早饭?”

“出门太急,没吃饱!”路兮琳胡乱解释。

汪玉心没再说话,陪着她看她把最后一口牛奶喝进嘴里,终于忍不住再出声:“兮琳,昨晚你跟文渊……做安全措施了吧?”

不管怎么说,对于同房一事,汪玉心始终觉得对不起路兮琳。

她的话音刚落,路兮琳就“噗”的一声将嘴里还没咽下的牛奶如数喷了出来。

“咳、咳咳……”路兮琳呛得咳嗽,额上冒出黑线,缓了口气才开口:“妈,我……呵呵……”路兮琳讪笑,不知该怎么回答。

这声“妈”,她叫得自然顺口。

自从变成“叶芳婷”后,她对叶家夫妇便以“爸妈”相称。

叶母和叶父都是和善之人,一个月来,他们对路兮琳就像自己的女儿一般。

这也是路兮琳能够安下心来的原因之一。

汪玉心只当她的吞吐是不好意思,于是没再追问,只是继续叮嘱:“兮琳啊,我知道这件事对你不公平,也让你受了委屈,为了芳婷,不仅要你和贺文渊结婚,还……但是不管怎么样,为免以后麻烦,安全措施一定要做好,知道吗?”说话时,她的语气带了几分歉意。

路兮琳点着头,“嗯嗯”的应着,脸上泛起红晕。

不过尴尬归尴尬,路兮琳却无法不在意汪玉心的话。

昨天晚上侥幸逃过一劫,最近几天也可安然无恙,可是以后怎么办?

“对了,我约了王太太一起去做美容,你跟我一起去吧!”吃过饭,路兮琳准备上楼,汪玉心唤住她说。

“我就不去了,想睡会儿!”路兮琳笑笑,婉拒。

“那好,你在家好好休息!”昨晚新婚之夜,怕是折腾得够呛,所以汪玉心也不再勉强。

只是就在她走后一会儿,路兮琳也跟着出了门。

~~~~~~~~~~~~~

办公室里,贺文渊的目光定定地落在手中的文件夹上。

文件夹里的第一页,是路兮琳的个人资料。这是在他和叶芳婷,或者准确的说,是和路兮琳假冒的叶芳婷见面后,让下属暗中调查到的信息。

老实说,她的信息实在简单得可以,也让他意外。不过一张A4纸,竟然只用了三分之二的篇幅,就把她交代得详细而全面。

不过对于贺文渊来说,让他安心的,却是“孤儿”两个字。在他看来,没有比无亲无故更简单的背景。

纸的一角用回形针别了两张照片,一张是叶芳婷,一张是路兮琳。

照片上,叶芳婷笑不露齿,她的笑容很安静,即使只是照片,贺文渊也一眼就能感觉到她本身的优雅气息。

再看路兮琳,咧着嘴笑得很开心,眉眼弯成月牙,完全没有一点女孩子应有的形象,但她的笑容看起来简单而又纯净,不像叶芳婷那般,脸上虽然笑着,眉目间却似夹带着淡淡的愁绪。

可是就是这样从照片就能感觉出截然不同气息的两个人,却同样地长着一张相似程度足够以假乱真的脸。

目光转到路兮琳的照片的时候,他的唇角不经意地扬了一下。

就这样盯着两人的照片看了好一会儿,直到桌上的电话响起,他才微微地回了神。

闪婚独爱:总裁厚颜无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闪婚独爱 或 总裁厚颜无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图片视频】意大利RAI电视台五分钟报道:春节文化进校园

    一年一度的“春节文化进校园”活动今年再现新亮点:RAI电视台拍摄的专题新闻在新闻频道播出,引发了意大利民众对中国春节文化的极大兴趣,更使意大利手拉手协会-龙甲中文学校的舞龙舞狮对名声大噪。今年已经是这只具有光荣历史的龙狮队第七次走进米兰华人区附近小学,为孩子们送上中华文化盛宴。2016年春节意大利师生千人合唱中文歌曲《新年好》的歌声至今仍在当地居民的心中回荡,鼓舞人心。

  • 【兴凯湖文化在线专刊:诗词】张文业 | 清平乐 相约“兴凯湖文化在线”

    张文业,黑龙江省鸡西市密山人,网名返本归真。用心灵读书,开阔思想的疆域,追寻着真理之光。做为天地间平凡而从容的旅行者,用文字记述对自然、社会与人生的感悟,永远不变的是对真善美的讴歌,对人生真谛的追求。经历许多风雨,见过几道彩虹;一步一个脚印,书写无悔人生。诗观:文以载道,诗贵自然。清平乐相约“兴凯湖文化在线”(外二首)黑龙江密山张文业兴凯湖畔,美景真无限。缘聚今朝相依恋,才子佳人争艳。万里泼墨流芳,群英荟萃久长。喜看大江南北,神州再赋华章。五绝今生有缘(二首)(一)悠游网海中,意境有相通。陶醉诗

  • 【小说连载】徐景文 | 曲柳村的故事(第三章)

    作家档案徐景文,男,小学高级教师,黑龙江省鸡东县人。鸡东县拔尖人才。省、市、县作家协会会员,鸡东县作家协会副主席。作品报告文学、散文、诗歌、歌词散见于《黑龙江教育》、《冲浪人》、《放歌盛世》等全国报刊。报告文学《情洒荒原》、《太阳连接着有一个太阳》、《创业》等荣获省作协、文化厅一等奖。出版专著报告文学集《奉献者之歌》、《中学语文新编配曲古诗词》(与人合作)。创作业绩收入《中国当代文艺家辞典》、《中国当代教育家辞典》、《名师大典》。曲柳村的故事(第三章)黑龙江鸡东徐景文在偏僻的一个山坳里,十里外的

  • 【诗歌】水洼月光 | 往事(外三首)

    往事(外三首)黑龙江鸡西水洼月光常常往事不是分享细细的珍藏也只是为了一个人的回想湛蓝天空里的暖阳泥泞潮湿的雨巷午后寂寞的昏黄暗夜中烛火摇曳的光亮鼻涕孩儿的清澈目光沧桑老人笑容的慈祥谁手里诱人的棉花糖还有一起玩过家家的小新娘就这样不经意的随想往事便走出记忆悄悄溜回身旁好像很近触手便可及又好像很远一片朦胧与渺茫于是浅浅地回味于是静静地念想原来它们还在那里好好的没有被岁月遗忘心中欢喜再见了曾有的那一场场过往又很无奈于它们重逢的总是太匆忙其实每次旧时的念起都似老歌的清唱让人流连令人向往而那生活永久改变了

  • 【春节专辑:诗歌】北斗| 北斗诗词选

    【诗人档案】徐靖中(原名:徐寅辉)笔名:北斗。1966年1月出生于黑龙江省宾县。1984年于宾县一中高中毕业,1988年毕业于黑龙江大学历史系,获得历史学学士学位。1988年7月7日到黑河市黑河日报社工作至今,主任记者。现从事影视剧文学剧本创作,现为专职编剧。他与崔富强合作的电影剧本《少年棋王》拍摄后,获得第二十四届金鸡百花奖提名,并获得2016年华表奖提名。在黑龙江大学期间,任历史系雪魂文学社社长。毕业后偶而创作诗词。他的诗词以爱国的政治抒情诗为主,他的诗大气而豪放。北斗诗词选黑龙江黑河北斗回

  • 【小说连载】姜芬 | 魂之三步曲:第二阕 魂--归兮,语兮

    作家档案姜芬笔名:瞳若秋水。居住在黑龙江省密山市,流连在兴凯湖畔蜂蜜山下。本职工作是会计,爱好广泛,喜爱音乐、舞蹈、朗诵、摄影和旅游,最爱的就是文学,有散文、诗歌、小说等文学作品散见于各报刊与杂志,密山作家协会理事,曾四年连任江山文学网系统短篇小说主编,现为网络播客,有声小说编剧。魂之三步曲:第二阕:魂--归兮,语兮文/姜芬(黑龙江密山)天寒地冻,风冷日斜。浑身汗湿一片,伸手推了推头上脏破的棉军帽,我开着拖拉机又一次驶出了煤窑。回头再看看那黑洞洞的井口,像一只面目可憎的凶兽,张着大嘴,正准备择人

  • 【诗歌】牛淑丽 | 我怎托付一世柔情

    我怎托付一世柔情黑龙江宾县牛淑丽清风拂面,绿了一池春水热浪滚滚,搅动波光粼粼一夜鱼光,洒满相思瘦寒意来袭,雪掩一湖冰湖还是那个湖水还是那个水只是换了秋冬别说水太善变是你给的不同你不给我最初的温暖我怎托付一世柔情牛淑丽,1978年出生于黑龙江宾县。热爱文学,希望通过质朴的文字,记录时代的强音,使心灵得到净化,灵魂得以升华。在线编辑:林兆丰主编:瑞雪制作:腊梅微信号:13115477919欢迎关注欢迎原创欢迎来稿2、来稿请用文本格式或word格式排版,并附上作者姓名、个人简介、生活照片。最好自己配插

  • 【诗词】罗艳冬 |《纳兰容若的相思》组诗 ——读《纳兰词》有感

    【诗人档案】罗艳冬,79年出生,本科学历,一级教师,1998年参加工作,现任教于吉林省东丰县南屯基小学。吉林省诗词协会会员。2015年年末在同事的带动下参与写作,作品见于吉林省教育论坛、牛亨网,《画乡诗词》《诗词文艺》《地脉文学》。水,可至于万物之中,随于形;水,可包容世间万物,宽而广;人,亦如水,无争于世,故无尤。让我们用文字编织一份向往,守住一份宁静。《纳兰容若的相思》组诗——读《纳兰词》有感罗艳冬(吉林东丰)家里存放了一本书,名为《纳兰词》,内容涉及爱情友谊、边塞江南、咏物咏史及杂感等方面

  • 这些国际范儿的中国词正在走红世界……

    近几年,“汉语热”在全球兴起,外国人说的念的中国词儿变多了!那外国人最常说的、最热的“中国词”到底是啥呢?今天(2月17日),中国外文局首次发布《中国话语海外认知度调研报告》。报告显示,近两年中国话语以汉语拼音的形式在国外的接触度、理解度急剧上升。来,直接上榜单↓榜单关键词:中国政治随着中国政治经济影响力的与日俱增,以汉语拼音形式在国外出现的中国话语,已经远远的超出了传统文化的范畴。比如说“命运共同体”“一带一路”这两个词汇的排名就相当靠前,同时,“中国梦”“中国道路”等一系列以“中国”开头的政

  • 新年快乐!初一到初七好片连连:《捉妖记2》《西游记女儿国》《唐人街探案2》《红海行动》

    唐僧师徒途经忘川河,因激怒河神而误入西梁女界。闯入其中,众人才发现这个国家只有女性,并且建国以来此地就没来过男性。而且国中立有祖训,将男人视为天敌。典籍中更有预言,指明有朝一日,会有东土而来的僧人带着一只猴子、一头猪和一个小蓝人闯入其中。他们到来之日,便是女儿国走向毁灭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