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闪婚独爱:总裁厚颜无耻 最新章节

2017/12/3 22:16:55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闪婚独爱:总裁厚颜无耻
第一章

园中,春意盎然,微风徐徐,白色与淡紫色的布景给原本的清幽更加增添了几分浪漫的气息。好好孕

位于半山腰的私人会所里,一场婚礼正在举行。

新娘拿着捧花站在新郎身边,一脸幸福甜蜜。

婚礼并不豪华,低调且简单,而出席婚礼的,亦只有新人双方各自的至亲而已。

不过即便如此,两位新人的背景却依旧不容忽视。

新娘贺文渊,年仅三十,便已掌管贺氏的半壁江山。

新娘叶芳婷,则是Y市与贺氏齐名的叶家千金,21岁,与贺文渊的结合堪称完美。

可是,她不是叶芳婷!

至于她为什么会站在这里,路兮琳觉得无奈,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应该是忧是喜。闪婚独爱:总裁厚颜无耻 最新章节

婚礼仪式很简单,反是之后下午和夜晚的两场Party一直持续到深夜才结束。

新房里,疲 惫的路兮琳刚进门便直接倒向大床,长长地舒了口气。

忽地“咔嚓”一声,房门被人推开。路兮琳下意识地从床上坐起来,抬眼时正好对上贺文渊的目光。

“客人都送走了?”她随口问。

贺文渊像是没有听到一般,没有回答,只是关了房门走到床前。

他站的位置正好在路兮琳的正面,路兮琳没来由地有些紧张,于是想要挪开,可是刚起身,贺文渊却腰身一弯,整个人朝着她的身体倾了过去。好好孕

他突然的动作让路兮琳下意识地往后一让,却一个不稳,直接倒向身后的大床。

贺文渊躬身上前,单手支着身体,另一只手捏住她的下巴。

“老婆这么心急?”戏虐的语气与似笑非笑的表情,都让路兮琳感到一股危险的气息。

她眨眨眼,小心地问:“你、你要做什么?”她不是不清楚今晚对她和他来说是个什么日子,可是她还没有做好准备。

“你说我要做什么?”贺文渊将脸往她面前凑得更近了些,暧昧的语气,将那股危险气息散发得更浓烈了一些。

“文、文渊……”路兮琳颤着声唤他,试图阻止,却被他打断:“洞房花烛春宵一刻……”说着,他的唇轻然落上她的耳垂。

路兮琳身子一缩,未及反应,双唇便被覆祝

“唔……”一声闷哼,路兮琳扭头要躲,下巴却被贺文渊固祝

他的身体随之压了上去,让路兮琳动弹不得。闪婚独爱:总裁厚颜无耻 最新章节

他轻吮着她的唇瓣,一点一点地蚀着她的领地。

路兮琳紧咬着贝齿,阻止他的更加深入,却被一股忽而奇妙的感觉冲得思绪微乱。

在他唇舌的温柔攻势中,那种感觉渐渐迷乱了路兮琳的理智,直到他的手来到她胸前的山峰上时,路兮琳才一个激灵回了神。

她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想要将他推开,结果却只是和他一起在床上打了个滚挪了个位置,便又重新恢复了之前的模样。

她依旧被他压得死死的。

“文渊……”再次出声,路兮琳已是语带乞求。

如果是别人,面对如此一张布满委屈的小脸,怕是早就怜香惜玉了,可是贺文渊没有,他的眼里只有鄙夷。阅读haohaoyun.com

“原来老婆喜欢玩欲擒故纵。”贺文渊幽幽出声。

路兮琳蹙眉:“什么意思?”

贺文渊轻哼一声:“你想要的,不是吗?”说着,他的手一用力,便扯开了她的衣服。

第二章

几声轻微的声响,钮扣崩落,衬衣被拉开到最大的限度,内衣露了出来,包裹着路兮琳饱满雪白的肌肤。

贺文渊垂眸扫了一眼那两团高耸,便又抬眼向她:“这么诱人,难怪这么多男人喜欢!”

“不……”路兮琳惊呼一声,想要伸手捂胸,可是双手被他制住,只能任由着身体暴露在他眼前。

从来没有人看过她的身体,即使还穿着内衣,但现在的姿势和画面依旧让她感到羞耻,眼中更是快速地蒙上一层薄雾。

她的反应让贺文渊微微一震。闪婚独爱:总裁厚颜无耻 最新章节

“你会喜欢的!”贺文渊低下头,在她半露的雪白上轻啄了一下,惊得路兮琳身子一僵,结巴出声:“文、文渊,我想先、先洗个澡!”

她知道躲不过,可她仍然抱着希望,离开他的禁锢是第一步。

“好主意,一起!”贺文渊起身刚刚将她从床上拉起来,手机却在此时响起。

贺文渊松开她,从床头拿了手机走到窗前,如获大赦的路兮琳便一个闪身,进了卫生间。

半敞的衣衫,凌乱的发丝,让她显得很狼狈,也和她脸上未及卸下的妆容极为不符。

摸摸双唇,那里似乎还残留着贺文渊气息,想到刚才的画面,她的心跳又加速了几分,脸颊微微一热。

胡乱地想着,路兮琳猛地摇了摇头,朝着脸上泼了几捧凉水,才觉得脑子稍微清醒了些。

“嗯……”

“好……”

“我知道……”

“我也想你……”

温柔的声音从房间里传来,路兮琳不知道贺文渊在和谁通电话,但那句“我也想你”让她断定,电话那头的是个女人。

他的声音很快地小了下去,后面他又说了些什么,路兮琳也没再听见。她想,也许是更多的甜言蜜语,也许是无尽的相思之情。

难怪叶芳婷要跑,如果换作是她,她也绝不会心甘情愿嫁给这种在新婚夜却和别的女人说着柔情蜜语的男人。

路兮琳低叹一声,随即,又自嘲的笑了笑,这些,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

摇摇头,她干脆将脸埋进蓄满水的水池里。

“你在降火?”贺文渊的声音骤然响起,路兮琳猛地从水里抬起脸,水珠甩了整个镜面,映出两人朦胧的影子。

转身,贺文渊就近在眼前,彼此之间不过半米之距。

路兮琳屏了一下呼吸,岔开他的话题:“你电话打完了……”

贺文渊伸手拨了一下她额前的刘海,暧昧地说:“降火应该由我……”

“我生理期来了!”路兮琳身子颤了一下,急忙出声。

也许没有哪个新娘会像她一样,在新婚之夜千方百计地找着理由拒绝自己的丈夫。

而这是现在唯一可以救自己的理由,除非他是变态。

果然,贺文渊的手停祝

看他转身走进浴室,路兮琳松了口气,退出了卫生间。

她无暇顾及以后更多的夜晚应该怎么应对,但至少现在,她逃过一劫。

静夜里,路兮琳望着背对着自己躺在床上的贺文渊,心里涌出复杂的情绪。

回想这一个月来发生的事情,白天的婚礼,还有视线里的这个男人,一切都犹如一场梦境。

她从来没有想过,她会这么草率,这么稀里糊涂,甚至是莫名其妙的,就把自己给嫁了。

第三章

早上,贺文渊起床的时候,路兮琳还蜷在沙发上,像只温顺的小猫。

她就这样睡了一夜?

贺文渊无由地皱了皱眉,却又很快舒开。

他没有叫醒她,但路兮琳还是在他的洗漱声中惊醒过来。

她本来就睡得不沉。

路兮琳原以为他至少会关心一句自己昨晚睡沙发的事,可是从头到尾他似乎根本没有在意,甚至没有和她说话。

这让她有些失望,莫名的。

餐厅里,婆婆谢娇容、阿姨邓琪、还有弟弟贺文策已经入座。

“妈、阿姨、小叔,早!”路兮琳大方得体地向大家招呼,贺文渊则体贴地为她拉开椅子。

“嗯。”谢娇容淡淡地应了一声。

她的态度并不热络,甚至有些冷淡。不过路兮琳也不在意,毕竟婆媳关系素来是千古难题,她不会痴心妄想这种问题到自己这里就变得迎刃而解,更何况这一个月来,每次见面,谢娇容就一直是这样一副不冷不热的样子。

“哎呀你看看,芳婷这气色多红润呐,不然怎么说是洞房花烛夜呢!”比起婆婆,阿姨邓琪反倒显得颇是热情。

所以相形而言,她对邓琪的好感也远大于婆婆谢娇容。

邓琪是贺父贺震的小老婆,贺文渊一直对她以阿姨相称。

她的快人快语让路兮琳脸颊一热,扯动嘴角笑了笑,但没说话。

“对了文渊,你跟芳婷打算去哪度蜜月啊?”邓琪继续关问。

路兮琳扭头看了一眼贺文渊,心里有些小期待,虽说她不是真的叶芳婷,可是结婚却是真真的事情,这蜜月总归是理所当然的吧。

可是贺文渊却半天没接话,他的沉默让路兮琳小感失望,也让邓琪有些尴尬。

于是邓琪只好讪笑着给自己铺起台阶:“呵呵……我看现在的年轻人呐,蜜月都爱去马尔代夫这种地方,你们——”

“我的事,不劳你费心!”这一次没等她说完,贺文渊便突然出声打断。

语气冰冷,面无表情。

邓琪微微一愣,贺文策明显不悦。

“哥,我妈只是关心你和嫂子,你什么态度?”他出声斥问。

“是啊!”路兮琳也觉得他语气有问题,于是附和,却被贺文渊冷冷地瞪了一眼。

路兮琳不爽,但还是识趣的闭了嘴,接着,又听贺文渊的声音响起:“我应该什么态度,不需要你来教我!”

“你——”贺文策还想再说什么,却被邓琪制止:“文策,好好吃饭。

她心中不爽,可也并不想在这个时候为这种小事和贺文渊起正面的冲突。

原本和谐的气氛因为贺文渊的态度而急速地冷了下来。而整个过程中,谢娇容一直是一副不闻不理的姿态。

见状,路兮琳只好堆出笑容自作主张地圆常

“呵呵……阿姨,谢谢你关心,其实蜜月的事,我跟文渊——”

“哪儿来那么多废话?”话刚说一半,贺文渊就毫不客气地打断她,就像对邓琪一样,没给她留半分面子。

他还来劲了?路兮琳心里的不爽又增了几分,但她并未发作,只是咬着牙忍了气。

贺文渊说完便起了身,离开座位时见路兮琳却是坐着没动,不由蹙眉:“还坐着做什么?”

对上他的目光,路兮琳刚要开口,又听他问:“还坐着?”

路兮琳茫然了,但又不得不起身跟了上去。

第四章

“喂,我们要去哪?”刚上车,路兮琳便没好气的问他,脸上的表情也是臭臭的,甚至连对他的称呼都省了。

早饭没吃成就算了,想到他刚才的态度,无论是对邓琪还是对自己,都让她的脸色好不起来。

贺文渊没理她,只是自顾地发动了车子。

路兮琳知道他的性子,对于他不想回答或者不想说的,无论怎么追问都没用。

只是现在,她在意的不是他的回答与否,她只想发泄自己郁闷的情绪。

“不就是不愿意蜜月吗?又没人强迫你,用得着对阿姨摆出一张臭脸吗?好像别人欠你钱似的。真是莫名其妙!”毕竟是冒牌贺太太,即使蜜月的事她对他小有失望,却也不是真的在意,相反,比起这个,大清早便被无端破坏掉的心情反而更让她来气。

刚才在餐厅因为人而顾及他的面子,所以没有发作。现在只有他们两人,路兮琳干脆一口气将心里的不满都发泄了出来。

“你管我?”闻言,贺文渊淡声反问。

路兮琳蹙蹙眉,瞟了他一眼,撇嘴回敬:“管你?你以为我吃饱了撑着啊?!”

贺文渊目光扫过后视镜,将路兮琳不屑的表情纳入眼里。

路兮琳不知道,贺文渊不喜欢邓琪母子,她虽然在这一个月里到过贺家几次,但对贺家成员间的关系状况却并不了解。

贺文渊深了深目光,冷然出声:“不要以为和我结了婚,就可以过问我的事!”

这男人是有病吧?谁过问他的事了?

“我说过了,我没吃饱撑着!”路兮琳不耐烦地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真是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在餐厅忍了他两回,现在她可没那么好脾气。

“还有啊,你也别以为是我想跟你结婚,要不是为了——为了我爸,我才不会嫁给你这种人!”可是他是哪种人?

爸?哼!

贺文渊冷哼一声,语带揶揄:“看不出,你还是个孝顺的‘好女儿’!”语无温度,还故意将“好女儿”三个字加重了几分语气。

厚重的黑漆大门向内拉开,贺文渊将车驶了进去。

小两口的到来让叶家人有些意外,毕竟按习俗回门的话,那也应该是三天后的事情,更何况现在才几点?

叶父抬腕看了一眼手表,目光很快落到两人紧握的手上,面露喜色。

只是他不知道,就在刚才下车之前,两人还一副水火不容横眉冷对的画面。

贺文渊并未多做停留,小坐了一会儿便起身告辞。这次,他没有带走路兮琳。

“晚上我来接你!”临走前,他柔声对路兮琳说。

路兮琳也不问他为什么送自己回叶家,但总是比一个人留在贺家好。于是她微微一笑,叮嘱:“路上小心!”

两个人将戏演得很足,言行举止之间也毫不掩饰对彼此的爱意。

只是明知道路兮琳是在演戏的贺文渊,在听到“路上小心”四个字的时候,心里却是没来由地一动。

那感觉稍纵即逝,快到贺文渊甚至来不及察觉。

第五章

随后送走叶家父子,路兮琳直奔餐厅。

看她拿了吃的,跟来的汪玉心忍不住问她:“没吃早饭?”

“出门太急,没吃饱!”路兮琳胡乱解释。

汪玉心没再说话,陪着她看她把最后一口牛奶喝进嘴里,终于忍不住再出声:“兮琳,昨晚你跟文渊……做安全措施了吧?”

不管怎么说,对于同房一事,汪玉心始终觉得对不起路兮琳。

她的话音刚落,路兮琳就“噗”的一声将嘴里还没咽下的牛奶如数喷了出来。

“咳、咳咳……”路兮琳呛得咳嗽,额上冒出黑线,缓了口气才开口:“妈,我……呵呵……”路兮琳讪笑,不知该怎么回答。

这声“妈”,她叫得自然顺口。

自从变成“叶芳婷”后,她对叶家夫妇便以“爸妈”相称。

叶母和叶父都是和善之人,一个月来,他们对路兮琳就像自己的女儿一般。

这也是路兮琳能够安下心来的原因之一。

汪玉心只当她的吞吐是不好意思,于是没再追问,只是继续叮嘱:“兮琳啊,我知道这件事对你不公平,也让你受了委屈,为了芳婷,不仅要你和贺文渊结婚,还……但是不管怎么样,为免以后麻烦,安全措施一定要做好,知道吗?”说话时,她的语气带了几分歉意。

路兮琳点着头,“嗯嗯”的应着,脸上泛起红晕。

不过尴尬归尴尬,路兮琳却无法不在意汪玉心的话。

昨天晚上侥幸逃过一劫,最近几天也可安然无恙,可是以后怎么办?

“对了,我约了王太太一起去做美容,你跟我一起去吧!”吃过饭,路兮琳准备上楼,汪玉心唤住她说。

“我就不去了,想睡会儿!”路兮琳笑笑,婉拒。

“那好,你在家好好休息!”昨晚新婚之夜,怕是折腾得够呛,所以汪玉心也不再勉强。

只是就在她走后一会儿,路兮琳也跟着出了门。

~~~~~~~~~~~~~

办公室里,贺文渊的目光定定地落在手中的文件夹上。

文件夹里的第一页,是路兮琳的个人资料。这是在他和叶芳婷,或者准确的说,是和路兮琳假冒的叶芳婷见面后,让下属暗中调查到的信息。

老实说,她的信息实在简单得可以,也让他意外。不过一张A4纸,竟然只用了三分之二的篇幅,就把她交代得详细而全面。

不过对于贺文渊来说,让他安心的,却是“孤儿”两个字。在他看来,没有比无亲无故更简单的背景。

纸的一角用回形针别了两张照片,一张是叶芳婷,一张是路兮琳。

照片上,叶芳婷笑不露齿,她的笑容很安静,即使只是照片,贺文渊也一眼就能感觉到她本身的优雅气息。

再看路兮琳,咧着嘴笑得很开心,眉眼弯成月牙,完全没有一点女孩子应有的形象,但她的笑容看起来简单而又纯净,不像叶芳婷那般,脸上虽然笑着,眉目间却似夹带着淡淡的愁绪。

可是就是这样从照片就能感觉出截然不同气息的两个人,却同样地长着一张相似程度足够以假乱真的脸。

目光转到路兮琳的照片的时候,他的唇角不经意地扬了一下。

就这样盯着两人的照片看了好一会儿,直到桌上的电话响起,他才微微地回了神。

闪婚独爱:总裁厚颜无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闪婚独爱 或 总裁厚颜无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热门随机

  • 半生相思半生情6章

    原标题:半生相思半生情6章小说书名:半生相思半生情第六章他杀了她的亲哥哥寒风刺骨。夏欣瞳被绑跪在架子上,只穿了一身单衣,风刮在脸上,生生的疼。刽子手提着刀,就站在一旁,只等着下方的北冥弦清一声令下。高台上,夏欣雨一脸笑意:“贱人,终于等到这一天了!”狠狠握了拳头。夏欣瞳不死,她永远都不能安宁。即使她现在是一万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后,夜里也无法安然入睡。冻得全身发抖的夏欣瞳还是抬眸看了一眼北冥弦清,这一切,都不怪他,他是被迷惑了,可痛在她的身上,她无法不在意。看着他的眼底还是有怨气的,脸色苍白,唇瓣

  • 异界龙将6章

    原标题:异界龙将6章小说:异界龙将第六章搏杀大雕“小赵云,我们出去玩啦。”大清早的,一个调皮的声音在赵云休息的帐篷外响起。“哈哈哈”帐篷里一阵大笑,一帮伍长看着正在整理床铺的赵云笑得七歪八倒。赵云郁闷的想找块豆腐一头撞上去,自从那天晚上放了个飞天灯笼后,这幽月公主这段时间天天缠着他。虽说这小公主人美心也好,除了稍微调皮点也没什么架子,在众战友的嬉笑声中赵云掀开帐帘走了出去。出去后才发现小公主一路上的护卫全在,而且更令赵云眼前一亮的是,小公主穿了身皮甲更是显得英姿飒爽,身后两个个同样披甲的侍女,然

  • 零:苍蓝之翼6章

    原标题:零:苍蓝之翼6章小说名字:零:苍蓝之翼第五章“鼹鼠”先生“独眼龙”吃着罐装的土豆牛肉,听着队员们天南地北的吹牛,一时的心安充斥在胸腔,前所未有的安逸。“我不喜欢土豆牛肉,罐装的土豆就像得疟疾时的排泄物,只有稀糊糊的一疙瘩,没有嚼头,牛肉硬得可以当砸碎贝壳的石头使。”“玩儿命”不满地用叉子戳戳硬邦邦的牛肉。“有的吃就不错了,至少是热的。据说索国那冰天雪地的地方,能吃的军粮只有冻得硬邦邦的麋鹿肉,每次吃饭前都要把硬邦邦的麋鹿肉塞进胳肢窝下,那味道好极了。”“密钥”嗤笑道。“我就该享受五分熟的

  • 余生若与你厮守6章

    原标题:余生若与你厮守6章小说名字:余生若与你厮守第6章、离婚吧“我,我不想。”顾锦棉垂着眸子,眼泪在眼圈里打转。她不甘心侯天泽如此溺爱顾依依,甚至不惜取走她的肾……“你不想?顾锦棉,你知道依依现在的肾病还不太眼中,如果能换一个肾给她他就会好起来!你是她从小长大到的姐姐,她那么爱你心疼你,你却这样自私!”“我自私?!”顾锦棉神色动容,卷曲的睫毛微微颤抖。那是她的肾,她身体的一个重要器官!并不是简简单单输点血而已啊!“顾锦棉,我现在不是在跟你商量,我是在命令你!”侯天泽俯下身子,如死神一般盯着顾锦

  • 元气小甜妻:爵爷么么哒6章

    原标题:元气小甜妻:爵爷么么哒6章小说名称:元气小甜妻:爵爷么么哒第六章把她给我拖下去!谢子安听到这愤怒的话后,却是无法克制心中的怒火。这女人记性太不好了,昨天还在谢他,今天便来骂他?“本爵爷的名声都坏在你手里了!”他猛地转身,向卢青青咆哮道。他这辈子都没有什么负面新闻,唯独到了卢青青这里,便出了问题。微博上说自己素质底下也就算了,今天竟然被再次骂成流氓!他可是E国绅士,最为高贵的侯爵!这女人竟然喊自己流氓?只是卢青青那抱着腿委屈的样子,更是让他无比烦躁,便咆哮道:“安娜,给我拎出去洗刷个十变,

  • 修你妹的仙6章

    原标题:修你妹的仙6章小说:修你妹的仙第六章:发传单与黑煤窑二出了灵石矿坑,已然万家灯火。罗伟颠了颠手中的钱袋子,抱怨了一声:“我们三个忙活了一天,也就这点银子……”“好啦,师兄,我们等会儿去寻仙巷,万一拉到一个富豪,不就值了?”吴天磊老神在在的拍了拍罗伟的肩膀,又在罗伟眯起眼睛看着自己的时候讪讪的收回了手。吴天磊的话让罗伟重拾信心,他抬起头,握紧拳头:“是啊,我们要努力了,已经半个多月过去了,一个有钱人都没拉到。”“拉人?”韩城正好奇着,罗伟又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双眼一亮,他让吴天磊先带着韩城

  • 诱妻成瘾:呆萌妈咪有点甜6章

    原标题:诱妻成瘾:呆萌妈咪有点甜6章小说名字:诱妻成瘾:呆萌妈咪有点甜第6章搞错了,她没死安宁抓着手机的手一抖,这男人手真长,轻而易举就查到她的房号。许是按键碰到耳朵,一场通话竟又被掐断。安宁对着挂断的手机,发愣,掐了就掐了吧,而且这大半夜的有什么话不能等白天慢慢说?实在想不通,她就怎么招惹上了这个可怕的男人。她和他的人生轨迹,本是永无交集的平行线,假如没有那场意外,安宁觉得他们永远不会相遇。五年前的一个午后。安宁当时还在一家公司面试,人事大妈很开心地问什么时候来上班。忽的响起大哥的电话,安宁接

  • 剑荡群魔6章

    原标题:剑荡群魔6章小说名称:剑荡群魔第六章拔剑术乔飞宇摸了摸小脑袋,争辩道:“我怎么不懂,你刚才作的诗叫五言排律吧。”吕清流一愣:“你小子,行啊,谁告诉你的?”“近墨者黑吧,我每天跟在吕叔后面,谁不知道你专门写五言排律呀。”“嗯,孺子可教,孺子可教也。”吕清流呵呵的笑着。“吕叔,您号称诗书剑三绝,可为什么你连五叔七叔他们都都不过呀?三绝,总不能三项都是二三流水平吧,我觉得,还是精通一绝好。”吕清流听后,心头狂震,对呀!自己号称三绝,可三项绝技都是二三流水平,所谓三绝,完全是江湖上朋友抬爱而已。

  • 在你心上刻骨缠绵6章

    原标题:在你心上刻骨缠绵6章小说名:在你心上刻骨缠绵第06章:连狗都不如那个视频!怎么会……?苏梦险些支撑不住跌坐到地上,然而当她再次拿起手机之时,接下来的一条新闻快迅便彻底将她惊得跌坐到了地上。“据报道,S市龙头企业华龙集团总裁苏启军,于昨日就经济纠纷一案主动认罪,法院宣判苏启军故意杀人罪罪名成立,于今日下午三点正式执行枪决……”苏启军……枪决……呆滞一瞬,她的脸色随即一白,立马拨通了苏瑶的号码:“苏瑶,爸爸出事了,你知不知道?”电话里苏瑶讽刺一笑:“哟,原来是姐姐呀,怎么,听你那意思,他主动

  • 复婚计划:闪婚前妻请嫁我6章

    原标题:复婚计划:闪婚前妻请嫁我6章小说书名:复婚计划:闪婚前妻请嫁我第六章签字嫁了个神经病许镜是被顾清让半拖半拽的拉上他的车的,男人的态度和他的动作一样的冷硬。加长林肯缓缓启动,窗外的灯光拉成了一道道细细的光线,顾清让的脸一会儿明一会儿暗,和他的心一样让人捉摸不透。“做的不错。”忽然间,男人开口了。许镜不解,也许是她的眼神出卖了自己,顾清让俊美的凤眸微微眯起,反而追问道:“你明明有着录音,为什么不用?”“没有那必要。”她镇定的说,“从此以后我和他们再也没有任何瓜葛了。”“是么?”“难道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