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谋妃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

2017/12/3 22:19:25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谋妃权倾天下

第一章 涅槃重生

A市的某个研究所里,安沁玥痛苦地倒在地上,豆大的汗水不停地从额头上落下。原文haohaoyun.com眉头紧锁,嘴唇慢慢地发黑,她的身上犹如近千只蚂蚁在那不停地啃食着她的内脏,意志逐渐地瓦解。

听到脚步声由远及近,安沁玥用尽全力,吃力地站起。捂着心脏的位置,安沁玥面无表情地注视着面前的两人:“这下,知道你们要的结果了吧。”

瞧了眼她的面部情况,其中一名研究人员沉静地说道:“沁玥,这一次恐怕你活不过今天。毒性已经侵入你的脏腑,没有救治的可能。”

呵呵,从被他们抓来当做试药人开始,她的下场就已经注定。双腿不停地打颤,安沁玥意识到生命的流逝。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为什么所有的人都能简单地活着,而她却不能!她不甘心!抬起眼,对上那只手枪,安沁玥的唇角扬起一抹冰冷:“既然我死,你们……也休想活着!”说话间,安沁玥手臂一挥,几颗种子落在地板上。

看到那些种子,两名研究员的眼里闪过疑惑,突然间,种子快速发芽,不一会儿,研究所内猛然出现一棵棵植物。正在他们惊愕之际,纸条张牙舞爪地朝着研究员扑去。刚准备扣动扳机,却发现手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迅速生长的藤条卷走。顷刻间,偌大的研究所变成了树林。眼前的情况,并不在他们的意料之内。“安沁玥,你不管你哥哥的死活了吗!”研究员大声地喊道,声音里带着恐惧。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

哥哥,是她一直努力活着的生存希望,如今却……安沁玥不由吐了口鲜血。抬起手,抹去血渍,安沁玥目光森冷,说出的话犹如从地狱传来:“还想继续欺骗我吗!今天,就是你们的死期。”尾音还未落下,安沁玥猛然一瞪,枝条像有了意识,利落地将研究员甩到墙上。

紧接着,又是啪地一声,研究员的脖子被紧紧地嘞着,双手抓着藤条,痛苦地挣扎着。肆意大笑,安沁玥面无表情地命令:“杀!!”凄厉声乍响,两名研究员瞪大眼睛,眼里满是恐惧地死去。

看到这一幕,安沁玥不由发笑,一滴泪水悄然落下。努力隐藏着身上的异能,却最终还是躲不过。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又是一口鲜血吐出,安沁玥虚弱地跪在地上。瞬间,所有的植物也快速地萎靡。双眼注视着夜空,安沁玥的拳头用力地握着。撑着最后的力气,安沁玥瞪着夜空,她的眼里满是不甘!意识渐渐抽离,安沁玥的身体缓缓地往后倒去。与此同时,她的周身空气忽然间出现一道裂痕。

广播里,A市的气象播音员声音里充满着兴奋,说道:“根据多位市民反映,天空疑似出现虫洞,传言虫洞是连接两个时空间的隧道……”

再次睁开眼睛,安沁玥发现四周一片漆黑,用力地呼吸,顿时有类似于沙子的东西进入鼻腔。侧耳倾听,四周十分安静。版权haohaoyun.com用力地嗅了嗅,闻到了浓郁的泥土清香。手掌微曲,便可捏住一把泥土。直觉告诉她,她应该处在泥土里。只是,为什么会在这?不想继续呆在黑暗的世界里,安沁玥使劲地一个翻身,身上的泥土顿时松动。紧接着,又用了一阵气力,安沁玥终于坐起身。低下头,看着自己所处的位置时,安沁玥的眉头不由地蹙起。她这是被……活埋?带着疑惑的眸子望向四周,安沁玥的眉头不由地蹙起。阅读http://www.haohaoyun.com/组织里处置失败的试药人,不都是采取火焚吗?呵呵,他们不会留下任何蛛丝马迹。瞧这里的布局,应该是个庭院。眉头蹙起,安沁玥刚准备站起身,却发现头疼得厉害。“这是哪里?”安沁玥自言自语地说道。

等待晕眩感过去,安沁玥这才从坑里走了出来。直到这一刻,安沁玥这才注意到自己的不同。穿着复古的服装,手掌似乎比原先的小了一码。而这个庭院,也不像现代的建筑。此时,安沁玥的心里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传闻中的穿越,竟然发生在她的身上。

唇角扬起一抹嗜血的笑容,安沁玥的眼里闪过一阵血红:“看来,我是命不该绝。”抬起脚步,安沁玥刚准备迈开步伐,却发现头疼得越来越厉害。胸口一直窒息,安沁玥用力咬着嘴唇强忍着。

第二章 不过利息

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原主之前头部受到重创,才导致了死亡,让她钻了空子。紧紧地握紧拳头,安沁玥作势站起,却又猛然倒下。脑袋仿佛要炸开一般,安沁玥一直隐忍着。“啊!”一声大喊,安沁玥再次陷入昏迷。

睡梦中,安沁玥来到一副画卷面前,只见里面正闪过一幅幅景象。一名长得与她一模一样的小女孩,正不同的场景里,被不同的人所欺负着。猜测没错的话,这应该就是原主的记忆。面无表情地冷眼旁观,安沁玥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侧过头,看着站在身旁的女子,安沁玥冷漠地说道:“让我看这些的理由是什么。”

没想到她会问得这么直接,女子苦涩一笑,答道:“自我懂事以来的这十五年,因为痴傻,我被父亲嫌弃,被姐妹和庶母欺凌,被百姓们嘲笑。以至于,过着畜生不如的日子。而现在,却又落得这般下常我的心里好恨,所以,我想你替我好好地活着,替我报仇。”

替她报仇?听到她的话,安沁玥不屑地说道:“那是你的事情,与我何干。”

拳头用力地握着,女子的脸上充满着绝望的愤恨。这样的她,令安沁玥有些熟悉。“为什么仅凭一个预言,就要如此待我!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女子激动地喊道。

预言?心里闪过疑惑,安沁玥刚准备询问的时候,发现女子的身影慢慢地变透明。见此,女子连忙说道:“姑娘,我即将魂飞魄散,这是我最后的请求。若有机会,沁玥一定会报答你的恩情。”说完,女子的身影便化作一缕青烟消散。

调转方向,将视线落在因为痴傻而遭受不平等对待的小女孩身上。许久之后,安沁玥弯起一侧唇角:“既然这样,我答应你。”不仅仅只是因为相同的名字,更因为她的那句不甘心,令她产生了共鸣。

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事物,安沁玥顿了几秒,便起身按着记忆中的方向,往前走去。既然她代替了原先的安沁玥,自然不允许人再次将她伤害。在现代,因为一味的隐忍,最终不仅连累了自己,更害死了哥哥。再次重生,她绝不会让自己重蹈覆辙!

途径院子,安沁玥刚走到一棵柳树下,便注意到有两个身影正在那赏月。而其中一人,便是安沁玥的四妹安翎儿。记忆里,是安翎儿将安沁玥哄骗上了假山,最后趁机将她推下,以至于安沁玥头部倒地而死。抬起脚步,安沁玥缓缓地朝着他们走去,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

听到声音,安翎儿好奇地转过头,当看着安沁玥的那一瞬间,安翎儿的面色顿时苍白,声音里带着惊恐:“鬼……鬼啊!!”飞快地抓住身旁男子的衣襟,安翎儿的身体不由颤抖。

那男子扶着安翎儿,安抚地说道:“翎儿莫怕,是你三姐,不是鬼魅。三小姐,夜已经深了,你怎么能穿成这样出来吓人。”男子责怪地说着,瞧着安沁玥那一身白衣,自然容易引起误会。

瞧着正在他怀中的安翎儿,安沁玥嘲弄地说道:“三更半夜,你们孤男寡女在这幽会,还真是有情调。要是不做点越轨的事情,真对不起这么好的月色。”

闻言,安翎儿的面容刷地变红,但更多的却是愤怒。男子按着安翎儿的手,疑惑地看着安沁玥:“三小姐,你今天说话怎么会……”

走上前,安沁玥的脸上带着冷色,在月光下越显得清冷:“安翎儿,这次我要好好地谢你。要不是你的一推,恐怕我也不会恢复神智。这笔账,我会好好算回来。”

原来她真的没死,还因此恢复了神智,安翎儿大惊。从男子的怀中出来,安翎儿怒骂道:“小贱人,敢威胁我,皮痒了是吗!今儿个,我非好好地教训你不可!”说话间,安翎儿扬起手,作势要教训安沁玥。

目光微微地眯着,安沁玥的眼里浮现出狠戾之色。就在她的手掌即将落下来的那一刻,安沁玥迅速地抓住她的手腕,一个使劲,只听得咯地一声响起,安翎儿痛得哇哇大叫。冷哼一声,安沁玥不屑地放开她。悠然转身,安沁玥冷酷地撂下狠话:“这,只是利息。安翎儿,你欠我的债,我会一笔一笔讨回。”

直直地盯着她的背影远去,安翎儿气愤地大声喊道:“安沁玥,我不会放过你!!”

第三章 上门寻事

身为将军府的三小姐,安沁玥的院子,却十分简陋。只是几间屋子,还有一个小院。院子里,种着几棵树木。瞧见安沁玥回来,一名丫鬟的脸上闪过不悦,指责地说道:“三小姐,你一个人跑哪里去玩了,大半夜都不值得回来。快去睡觉,一个傻子,成天不让人省心。”说话间,丫鬟转身作势进屋。

“慢着。”安沁玥面无表情地命令,“过来。”

转过头,丫鬟梅香并没有迈开步子,不耐烦地说道:“做什么,这么晚了还打扰我睡觉,小心我拿鞭子抽你。”

呵呵,安沁玥活得真是悲哀,竟连一个小小的丫鬟都可以将她踩在脚底下。只可惜,她已经不是从前那个任人欺负的安沁玥。双目泛着寒光,安沁玥冷漠地说道:“梅香,活腻了吗?我的话不说第二遍,想让人给你收尸?没问题!”说话间,一抹嗜血的光从安沁玥的眼里迸射而出,梅香不由一颤。

总觉得今晚的安沁玥有点奇怪,梅香最终还是敌不过她的目光,走到她的面前。梅香才刚停住,安沁玥扬起手,啪地一声,落下一个巴掌。见此,梅香惊愕地睁大眼睛,眼里满是难以置信:“你敢打我?”

直直地盯着她,安沁玥警告地说道:“尊卑有别,说话前掂量自己的分量。就算我再不济,也是堂堂三小姐,而你只不过是下人。今后做事谨慎点,要不然你的下场,绝对不可能只是这个巴掌。”

她脸上的冰冷令梅香一阵害怕与不安,今天的安沁玥,不再是以前可人由着她打骂的安沁玥。低着头,梅香不甘心地说道:“是,小姐。”

回到房间,安沁玥便疲 惫地在硬床上躺下。今晚她要好好补眠,明天应该会有麻烦找上门。再一次重生,她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自己。只有强者,才能站在顶峰。伤害她的人,势必要付出代价!

第二天,果真如安沁玥所料,某人上门滋事。悠悠地躺在躺椅上,安沁玥冷笑地说道:“庶母,这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安家当家主母叶佩琪指着安沁玥,嘲笑地说道:“安沁玥,你还懂不懂规矩。见到主母,都不请安。也是啊,你就是一个傻子。昨天你竟然敢伤害翎儿,欠揍了吗?”

从躺椅上站起,安沁玥平静地看着她,似笑非笑地说道:“庶母,你应该感谢我才是。你的好女儿做出伤风败得的事情,要是传出去,恐怕你的主母地位,可就不保了。待字闺中,却和男子三更半夜赏花弄月,这说两人是清白的,谁信埃”

“你!臭丫头,你敢污蔑翎儿?来人,给我好好地教训这丫头。”叶佩琪大声地命令。话音未落,几名丫鬟便朝着安沁玥扑了过去。见此,安沁玥嗤之以鼻,随手捡起地上的枝条。这是你们,自找的!

手拿枝条,安沁玥身形迅速地在几名丫鬟间穿梭。每当枝条落在她们的身上时,总有一股强烈的疼痛传来。安沁玥的眼里带着平静,手中的动作丝毫都不含糊。这一次,就要好好地让他们吃到苦头。视线落在某个丫鬟的身上,安沁玥握着枝条,猛然戳向她的身上,只听得阿地一声,枝条已经没入她的身体,鲜红的血不停地留下。看到这一幕,众人不由惊呆。

冷漠地将枝条抽出,看着倒在地上的几人,安沁玥嘲弄地说道:“怎么,今天怎么不经打了?平日里,你们打我可是很带劲。”刚刚在枝条里注入了精神力,使得枝条变得强韧,犹如杀人的利刃一般。

看到这一幕,众人不由惊呆,叶佩琪的脸上,满是惊愕。正如安翎儿所说现在的安沁玥不但不痴傻,反而……变得强大。收回心神,叶佩琪教训地说道:“安沁玥,你好大的胆子,竟敢伤害她们。身为三小姐,你……”

第四章 惠妃回门

不等她讲话说完,安沁玥悠悠地说道:“庶母的意思,身为三小姐的我,没有教训丫鬟的资格,反而可以由着你的丫鬟欺负了?这话要是传出去,恐怕大家都要以为,庶母是故意欺压了。”

闻言,叶佩琪的脸色变得难看。黑着脸,叶佩琪愤怒地说道:“是谁准许你这么和我说话,真是不懂尊卑。我是你的母亲,教训你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走到她的面前,安沁玥轻笑地说道:“真的……是吗?我是安家的嫡女,你是安家的庶母。不知道这嫡庶谁尊?再者说道母亲,我母亲是安家名正言顺的主母,只可惜有些恬不知耻的女人,趁着她怀孕之际,爬上我父亲的床。以至于,我母亲在生我的时候,难产而死。不过你也有能耐,竟能让父亲顶着流言,把你扶正。不过这青国上下,谁人不知道……这个丑闻。所以庶母,要教训我之前,可要经过深思熟虑才行,免得惹人闲话。”

叶佩琪没有想到,安沁玥现在竟然如此伶牙俐齿。恶狠狠地瞪着她,却无法反驳。气愤地甩了下袖子,叶佩琪咬牙切齿地说道:“安沁玥,这次的事情,我不会就此罢休。要是翎儿的伤有个好歹,你父亲也不会放过你。哼!”重重地哼了一声,叶佩琪拂袖离开。

站在原地,安沁玥心情愉悦地说道:“庶母,小心着走路。”尾音还未落下,便看见叶佩琪狼狈地摔倒在地。

在丫鬟的搀扶下站起,叶佩琪大声吼道:“是谁把树枝放在路中央,来人,把园丁拉出去砍了!”

半眯着眼睛,安沁玥唇角的笑容肆意地放大。

自从那日之后,接下来的几天,叶佩琪并没有去找安沁玥的麻烦。就算她想找,怕是也没有那个时间。

这一日,府里十分热闹,只因为安家二小姐回娘家省亲。三年前,安家二小姐进宫选秀,封为惠妃。安家也因此沾光。有了这一层关系,朝中许多大臣,纷纷与安府交好。安惠妃与叶佩琪、安翎儿坐在主厅里闲话家常。注意到安翎儿的手腕上包扎着,安惠妃关心地说道:“翎儿,你怎么受伤了?”

说起这个,安翎儿拉着安惠妃的手,脸上挂着泪珠,委屈地说道:“二姐一定猜不到,我这手上的伤,都是安沁玥那个贱人弄得。那晚她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竟害得我腕骨受伤。二姐,你不在家里,都没人替我做主了。”说着,安翎儿难过地擦擦眼角。

闻言,惠妃惊讶地问道:“你是说沁玥?她哪来的胆子,竟敢弄伤你!”因为一母同胞,安惠妃对安翎儿尤为疼爱。

咬着牙,安翎儿愤愤地说道:“可不是,那丫头竟敢对我动手,真是胆大包天。二姐不经常回家,都不晓得最近家里因为安沁玥的缘故,被搅得一团乱。前几日,娘为我去找她理论,没想到不但被她训斥了一顿,还把娘的贴身丫鬟打伤。现在府里好多的下人,都在偷偷看娘的笑话。二姐,你说这可不可气。”

闻言,安惠妃愠怒地说道:“娘,翎儿说的可是实情?她安沁玥好大的胆子,竟不把娘放在眼里。来人,去把贱妮子找来,本宫要亲自教训她不可。”

第五章 合伙欺负

接到命令,两名侍卫转身往外走去。叶佩琪拍了拍安惠妃的手,亲切地说道:“为娘的受点委屈不算什么,我就担心连累了娘娘埃就像安沁玥说的,我毕竟不是正室,总会落下话柄。不过我一直纳闷着,安沁玥为何突然变得牙尖嘴利?而且她的气势,也与以前大为不同。”

仰起头,安惠妃傲慢地说道:“不是正室那又如何,如今本宫贵为惠妃,要是谁敢议论纷纷,本宫非摘下她的脑袋不可。翎儿、娘你们放心,今儿个本宫为你们做主。”

不一会儿,安沁玥便步履平稳地来到主厅。看着坐在主位上的安惠妃,安沁玥的眼里闪烁着不屑。“大胆,见到娘娘竟敢不跪,该当何罪!”一个娘娘腔的太监大声说道。

侧过头,安沁玥随意地瞥了一眼,简单地福了福身,淡漠地说道:“给安惠妃请安。”

见此,一旁的安翎儿嘲笑地说道:“三姐一直痴傻,竟连礼仪都不晓得。见到惠妃娘娘,那可是要行大礼的。三姐,还不好好地拜见惠妃娘娘。”

神情依旧未变,安沁玥不紧不慢地说道:“不懂礼仪的,应该是四妹吧。这可不是宫中,这是惠妃娘娘的娘家。若是在娘家里,还要自家姐妹行大礼,这话要是传出去,岂不是让惠妃娘娘落下个爱摆架势的恶名。四妹,你该不会是故意要让惠妃难堪吧。”

话音未落,安翎儿着急地说道:“安沁玥,你不要故意挑拨我和惠妃娘娘的感情。我们俩可是亲生姐妹,不是你能够攀得上的。”

上下打量着安沁玥,安惠妃冷笑地说道:“三年不见,三妹果然聪明不少,口齿伶俐。好了,不用那些虚礼。三妹,我听说你把翎儿弄伤,你好大的胆子,还不跪下!”

毫无畏惧地与她直视,安沁玥淡然地回答:“弄伤了又如何?那是她自找的。夜半三更与男子花前柳下,好不浪漫。四妹,你是觉得咱们安家的名声太好,想要加一抹色彩吧,嗯?”

闻言,安惠妃忽地将目光放落在安翎儿的身上。见状,安翎儿连忙拉着她的袖子,恳切地说道:“二姐别听她瞎说,我只是和沈公子在那谈事情,并没有做过什么。”

不等安惠妃接口,安沁玥悠悠地说道:“凉风黑夜的,不晓得四妹在谈什么事情?是不打算做什么,还是没来得急做什么。那么好的景致,真是让人沉醉。记得当时,那人的手还放在四妹的腰间,真是让人浮想联翩。”

面容刷地苍白,安翎儿气愤地喊道:“住口,安沁玥你竟敢在这污蔑我。来人,把她拉出去重打!”

双手环胸,安沁玥轻笑地说道:“这惠妃娘娘都没下命令,四妹在那呼来喝去的,有些不恰当吧。莫非,你比惠妃的地位更高?”

看着两人的对话,安翎儿处于下风,叶佩琪连忙出言说道:“娘娘可看见了,安沁玥如今可真是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我这个做庶母的,也被她说得连教育的资格都没有。哎……”

拍了拍她的手,安惠妃走下主位,来到安沁玥的面前,嘲讽地说道:“听说三妹不再痴傻,笨是有点怀疑,如今看来,倒真有几分可能。翎儿下不得命令,不代表本宫也不能。来人,把她拉出去杖责三十。”

记忆里,安惠妃在未进宫之前就相当霸道,如今看来,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冷笑一声,安沁玥平静地说道:“惠妃娘娘当真要杖责我?”

倪了她一眼,安惠妃冷笑地说道:“莫非你以为,本宫在开玩笑?看在你是我三妹的份上,只要你当着众人的面,一一给翎儿与我娘敬茶赔不是,本宫可以考虑饶了你。”

听到安惠妃所说,安翎儿与叶佩琪笑容满面地相互看了一眼。放肆地笑了一声,安沁玥一字一句地开口:“痴人做梦。”事已至此,也怪不得她!

谋妃权倾天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谋妃权倾天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爱妻会上瘾》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爱妻会上瘾》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爱妻会上瘾第11章新婚之夜白夜寒呆站在房间,浴室传来不紧不慢的水流声,像是一个个音符般极富穿透力,刺激着他的大脑。他今天终于和她领了证,他们已经结婚了,她成了他合法的妻子。这是他们的新婚之夜。可他、好像一点准备都没有?许久,浴室的门终于开了。一股沐浴露的清香夹带着水汽从浴室漫出,让房间包裹在一片氤氲中。女孩穿着睡衣,头发没完全吹干,带着点水汽,刚沐浴完的她,就像是出水芙蓉般,让他看的有些沉醉。叶晓晓迎上他的目光,慌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迷糊娇妻:老公慢慢来!》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迷糊娇妻:老公慢慢来!》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迷糊娇妻:老公慢慢来!第十一章男同学漠少明显是这个冉乔乔感兴趣,这个时候他再叫冉乔乔的全名就显得有些不合适了。郁少漠活到这么大,还是第一次体会到骑虎难下的感觉,又不好直接说走,只能板着脸满不在乎的嗯了一声。陆尧收到BOSS的指令,立刻打开车门走下去。宁乔乔只见车子的车门打开,一个男人从车上下来,然后……竟然径直朝她走来!宁乔乔听到周围同是等车的女孩们一阵阵的尖叫声,等男人走的近了,宁乔乔眯起眼仔细看了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蛇蝎毒后覆江山》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蛇蝎毒后覆江山》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蛇蝎毒后覆江山第十一章恩威并施桑梓愣了愣,良久才缓缓开口:“奴婢只是一个下人,主人怎么说,奴婢便怎么做,没有选择,更没有资格谈什么心甘情愿。”“倒也诚实,玉璇玑乃是万人之上的九千岁,而我只是丞相府一个不受宠的三小姐,让你跟着我的确是委屈了,不过你可要想好,玉璇玑这般桀骜的人,送出去的人若是被退了,你觉得这个人的下场会是什么?我听说东厂里有不少折磨人的法子,每一样都能让人生不如死。”苏绯色浅笑着说道,语气缓慢。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黑面帝少寻娇妻》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黑面帝少寻娇妻》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黑面帝少寻娇妻第十一章:再遇贱男“哦?”萧铭杨抿了一口红酒,“哪个余氏茶业?”雨晴暗地白他一眼,这是要她揭他的老底么?“总裁,是最近一直货物亏损的余氏茶业。”原来是这样……萧铭杨点点头,看向脸色不好看的余向枫:“有事?”余向枫尴尬地收回手,闷着脸没有说话,可是眼神却一直死死地盯着林雨晴,这个戴着黑框眼镜的女人到底是谁,声音这么熟悉……好像在哪听过。苏颜咬了咬下唇,娇声道:“萧总,你别听她胡说,余氏哪有亏损,只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猛男诞生记》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猛男诞生记》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猛男诞生记第11章刀口舔血陈扬说道:“你问!”他心里是兴奋的,找了这么久,终于可以找到林清雪了。秦墨瑶说道:“虽然你说一切都很有可信度,可我怎么才能完全相信你不是杀手来杀林清雪的呢?”陈扬不由翻了个白眼,他说道:“第一,我不是杀手。杀手跟我们是有很大的区别的。第二,我从不在国内办事。第三,这是最关键的。我出手很贵的,林清雪不过是个普通的姑娘,杀她还真轮不到我出手。”“那你手下到底杀过多少人?”秦墨瑶又问道。陈扬警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帝君霸宠,绝代狂妃》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帝君霸宠,绝代狂妃》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帝君霸宠,绝代狂妃第11章会喷火的蛇“好了。”沉煞深深地看了楼柒一眼,道:“找花。”/t找花要紧。/t他率先举步走进那片密林。/t“主子,密林危险……”/t“要就跟,少磨磨叽叽的,是不是男人?”楼柒扫了他一眼,跟上。/t鹰大怒,一边跟上一边怒道:“要不要试试看我是不是男人?”/t“下流。”楼柒头也不回地甩给他两字评价。/t他下流?谁先质疑他是不是男人的?这女人真是欠教训!/t鹰还要反斥,前头的沉煞冷冷地道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豪门秘婚小娇妻》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豪门秘婚小娇妻》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豪门秘婚小娇妻第11章慕大少洗碗从厨房出来的景瑞不满地在慕圣辰的对面坐下来,“圣辰,有你这样挤兑人的吗?亏我还千里迢迢地跑来看你。”“你怎么不说你是偷溜过来玩的?”慕圣辰的语气里微微带了点刺,他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从书房内出来,看到景瑞在厨房跟宁浅语说话,让他很不满。慕圣辰收拾好心情,淡淡地道:“又看上哪个女人,所以追到A市来了?”“什么女人,我真的是来有正事。倒是你……”景瑞朝着慕圣辰挤眉弄眼,“那个宁小姐是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重追前妻:老婆动一动》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重追前妻:老婆动一动》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重追前妻:老婆动一动第11章是莫太太送您回来的夏念念冲到楼上房间,找到了自己落下的U盘。下楼时,莫晋北还一动不动躺在地上,甚至连姿势都没有变过。夏念念很想摔门走人,可双脚却不听使唤地把她钉在原地。犹豫许久,她咬咬牙,终究他们现在还是夫妻关系,她没办法扔下他不管。她费力地把莫晋北扶到沙发上,拧了热毛巾给他擦脸擦手,又拿毯子给他盖上。这些都做完之后,她坐在一旁,愣愣地看着眼前的男子。屋子里很安静。安静得夏念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硬汉保镖要上天》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硬汉保镖要上天》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硬汉保镖要上天第十一章:折磨(三)听到叶凌天说的这些李雨欣再次瞪大了眼睛,她实在弄不明白叶凌天说的这些耸人听闻的东西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不过,叶凌天的那句承诺和责任比生命更加重要她是相信的,从这一天与叶凌天的接触来看,他的确是个非常讲究原则的人,甚至于认真到非常刻板的地步了。“算了,叶凌天,算我输了,我承认,你是我的克星。你进来住吧,以后你住楼下我住楼上,不过有一点你必须遵守,你绝对不能跨上二楼一步”思考了很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爱你不负年华》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爱你不负年华》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爱你不负年华第11章当美女真好又等了十几分钟,车流终于松动了一点,眼看着车速能提上来了,季半夏正暗暗高兴,“砰”的一声巨响,饶是季半夏系了安全带,头也在车窗上狠狠撞了一下。追尾了!真是倒霉。季半夏侧头一看,傅斯年情况比她还要糟,他的额角竟然在流血!车的方向盘前放了个黑乎乎的小摆件,也不知什么材质做的,他的额角刚好撞在摆件的棱角上,擦破皮了!“你流血了,快擦擦吧!后面的司机也真是,开车怎么这么不小心!”季半夏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