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我的女友是鬼 最新章节

2017/12/3 22:57:35 来源:网络 []

小说:我的女友是鬼

第一章 诡女友

我叫林浩,一个月前在市内找了一份送快递的工作,整天风吹日晒的在外面骑着三轮跑,但是没想到却因为这份送快递的工作泡上了一个性感的大美女。说明haohaoyun.com

她叫穆颜,长的清纯甜美,前凸后翘,尤其是她那一双大长腿,比其它女人的腿都要纤细修长,让我爱不释手,特别是在和她干那事的时候,简直爽到不要不要的。

但认识了她以后,我总感觉她的性格有点古怪,竟然不让我和她这栋楼的其他人说话,就算是别人叫我也不要理,搞的老子跟哑巴一样。

但是为了跟她啪啪啪,老子也忍了,但没想到最后却啪出事来了。

就在前几天的晚上发了工资,公司聚会,我喝的有点高,然后回到我女朋友穆颜住的地方睡觉。

我记得原本是她把我扶进屋的,然后还一起洗了鸳鸯浴,接下来就到大床上啪啪啪,滚了半夜的床单。

但没想到的是第二天一大早我却被同事在公司的大门口给叫醒了,躺在地上一身的灰尘不说,还赤着身子,要是陌生人的话指定把我当作神经玻

衣服就在身边,我二话不说连忙抓起衣服套在身上,摸摸手机还在,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到上班的点了,员工都在往这赶。

因为这件事情,我还被领导训了一顿,说什么,不能喝就不要喝那么多,年轻就爱逞能。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对于领导的训斥,我当然是连连点头,但心中却感到十分疑惑,我不是在女朋友穆颜那里睡的吗?怎么会赤身裸、体的躺在这里?

难道昨天晚上我喝多了压根儿就没回去?

但这不科学啊,就算是做梦,这梦也未免太真实了一点。

抱着这样的疑惑,一直到下班,然后我才骑着电瓶车往女友穆颜那里赶去,记忆中我还是认定了昨晚一定回去了,根本不可能会是做梦。

所以我要过去问个究竟。

穆颜平时有种高冷范儿,话不多,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她这个人让我感到很不自然,越是和她相处的时间长我就感到她越神秘,或者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让我很不爽。

之所以这样说那也是因为有原因的,她除了不让我和这栋楼的其他人说话之外,就这以下几点要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就根本忍受不了。

当然,老子绝逼的也是一个正常男人。

第一就是找她的时间,这一点分的很清,如果是在白天的话,那么就只能是中午的十一点到一点之间,下午的话除非等到五点以后。我的女友是鬼 最新章节

而且就算是每天晚上我在她那过夜,到了早上七点之前她也会以各种理由把我踢下床,然后催着我去上班。

更加让我感到奇怪的就是,她还一再强调,尤其是对面的邻居,一定不要搭理。

这些奇怪的要求,让我感到十分的不解,问她她也不说,而且也不让我多问,这让我颇为无奈!

这段时间下班后我都是到她这来睡的,几乎很少回家,每天过来都跟做贼似得低着头,在没人的时候以最快速度进入电梯,然后溜到她家去。

但今天除了早上的事情以外,却又让我遇到了一件感到很无语的事情。

穆颜家住在七楼,也就是最顶层,我刚出电梯,然后就撞到一对和我差不多大小的年轻情侣,手中拉着行李箱神色匆匆的准备乘坐电梯下去。

见我从电梯中走出来,他们似乎表现的很不自然,不知道为什么,那看向我的目光总让我感觉有些怪怪的。

但穆颜说过,不让我和这栋楼的其他人说话,所以我也就没有在意,然后就从他们身边穿了过去。我的女友是鬼 最新章节

但这时候那男的却忍不住开口了,他说道:“哥们儿你……你要去哪?”

我转身看着他,微微皱眉,穆颜不让我和这里的人说话,但是别人既然开口了我感觉要是不回应一下实在是太没有礼貌了一点,于是我就淡淡的说道:“到我女朋友这儿来。”

说着我还指了指穆颜的家。

但我这句话一说完,他们两个就好像是神经病发作了一样,二话不说,逃一般的钻进了电梯。

我看到那时候他们看我的眼神似乎都变了,一脸的恐惧。

真特么的有病,我一脸无语的嘟嚷了一句,然后就直接走到穆颜家的门前,按了门铃。

很快打开一条门缝,从里面露出一个白净的脸蛋儿来,穆颜穿着一套白色的睡衣给我开了门,我刚进去她整个人就吊在了我身上。

双手勾着我脖子,两条性感的大长腿则是缠绕在我的腰间,抱着我就开始狂亲了起来。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要说穆颜的性格有时候还真的让人感到有点难以适应,平时话不多,给人的感觉有点冷,但做这事的时候却总会变的十分狂热与主动,总是会疯狂的索取,不管是白天还是夜晚,只要我过来了,总要大战几个回合才肯罢休。

我本来一肚子的疑惑,但被她这么一闹,一肚子邪火瞬间燃烧了起来,一番云雨后,才随口提了出来,问她我昨天是不是回来过。

她摇了摇头表示没有,这让我更加纳闷,难道真的是我喝多醉倒在了公司的门口?

想不明白也就算了,不过我又将刚刚门口那对奇怪情侣的事情给她说了一遍。她一听神情变化很大,目光一下子盯向了我。

我不知道那一刻该怎么来形容,她的目光很冷,让我吓了一跳,此时的她就好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让我感到发自灵魂的恐惧。

“我说过,不让你跟这里的人说话,你难道不知道嘛?”就连她的声音也变得冷了起来。

我很好奇,为什么她一直不让我和这栋楼的其他人说话,但一看她这个样子我也不敢问了,连忙点了点头说道:“我知……知道了,你别生气!”

从那一次之后我一连好几天都没有在去她那里,因为我感觉那晚上的她太可怕了。推荐haohaoyun.com

但坑爹的是脑子里面却总特么的会浮现出她那一双修长纤细的大长腿纠缠在我身上的画面,那种大战后畅快淋漓的感觉,最终按耐不住我还是回去了。

那一天下午,因为需要送的快递比较少,下班也就比平时早了一点,所以我老早就来到了穆颜楼下。

但因为穆颜说过就算是下午来找她也要等到五点以后再上去,现在还差点,于是我就蹲在路边上准备抽根烟。

没想到却遇到了一个同事刚好从这边路过,见到我蹲在路边上就好奇的问我:“浩子在这等人呐?”

我看是和我平时关系比较不错的张超,就点了点头递给他一根烟,说道:“我女朋友住在这上面,准备抽根烟上去的。”

张超一听顿时笑了起来,说道:“哟,深藏不漏啊!竟然谈了女朋友,等有时间带出来让兄弟们见见。”

我一听也高兴,就笑着说道:“超哥看你说的,要不一起上去坐会儿?”

“行啊,那走,反正我也忙完了。”张超闻言,很爽快的答应了。

我看看时间,现在距离五点还差十多分钟,于是就有些尴尬的说道:“那个……超哥,要不咱把烟抽完在上去吧。”

“行啊,没问题。”张超没有多想,只以为是女朋友不让我抽烟的缘故。

然后我俩一边抽烟一边聊了起来,聊着聊着张超问我女朋友住哪,我说就住在后面这栋楼的七楼。

“七楼……你说你女朋友就住在后面这栋楼的七楼?”

谁知道张超一听,脸上的笑容当时就僵硬了下来,刷的一下子就白了。

第二章 今晚我去找你

我微微皱眉看着张超,奇怪的点了点头,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忽然间的有这么大的变化。

但接下来他的话却让我整个人的脸色和他一样瞬间煞白一片,他说这栋楼的七楼根本就没有住人,因为住的人在二十天前就已经死了。

“这根本不可能!”

张超忽然间这么一说,虽然把我吓的不轻,但我却还是摇了摇头,如果按照他这么说的话,那么岂不是说我女朋友不是人?

那这段时间跟我睡在一起的是谁,难道是鬼不成?

但张超却一脸的认真,见我不相信,连忙问我女朋友叫什么名字。

我就说叫穆颜,谁知道他一听脸色瞬间变得更加难看了起来,那已经不能用恐慌来形容了。

他一把拉住我的手满脸惊恐,语气颤抖的说道:“浩子,你女朋友根本就不是人啊!这七楼上死的女孩就叫穆颜,和你女朋友一模一样的名字。”

原本我是一个无神论者,但被张超这么一说,心中多少还是有些七上八下的,再加上他这么认真的表情,看上去根本就不像是假的。

但我却还是有些不愿相信,说道:“说不定那以前住这的人只是和我女朋友同名呢!”

“同名?”

张超一脸无语的道:“怎么会有那么巧的事情?不但同名,而且还前后住在一个地方……”

我还想狡辩些什么,但是张超却根本不给我机会,在我没开口前把手机伸到了我面前说道:“浩子,那你看看这是不是你女朋友。”

我有些无奈的从张超手中接过手机,但只看了一眼就把我吓的直接将他的手机给甩飞了出去。

“卧槽,哥们儿你慢点,刚买没几天的苹果plus,攒了三个月工资呢!”

张超一脸心疼的从地上捡起手机,还好没有摔坏,倒也没有多说什么,看着我低声道:“浩子,这下你相信了吧?”

我有些木讷的点了点头,有种深深的恐惧感,浑身都在颤栗。

张超给我看的是手机百度搜的一个新闻,新闻的内容跟他先前说的一样,讲的就是一个年轻女孩在家中离奇死亡的事情。

而且还附带了几张图片,那图片上的人只第一眼我就认了出来,就是我现在的女朋友穆颜,就连名字也一模一样。

如果说先前单凭张超一面之词我不相信的话,那么现在在事实面前根本由不得我不去相信了。

也就是穆颜真的死了,至于这段时间跟我睡在一起的根本不是人,或者可以说是鬼……

知道了结果,就算是在借我一百个胆子我也根本不可能在上去了,所以直接一脸恐慌的跟张超走了。

接下来几天就算是在工作的时候我也十分忐忑,总害怕会发生什么事情,但倒也还算平静。

原本我以为这件事情就这样算是过去了,但没想到有些事情一旦招惹了,就根本摆脱不掉。

那是一个星期以后的事情,我刚回到公司准备下班,然后收到了一条短信,就没在意的从兜里将手机拿出来。

但当按亮屏幕以后,却把我整个人吓的都不好了,因为发件人显示的名字竟然是穆颜!

手一抖,就连手机都差点掉在地上。

旁边的同事见我反常,问我怎么回事,我支支吾吾墨迹了半天硬是不知如何开口,所以就摇了摇头,表示没事。

然后我颤抖着手打开短信,上面显示着六个字,“今晚我去找你!”

找我?

她要来找我?

当看到这条短信的内容以后,我都快崩溃了。

穆颜不是人,她已经死了,这一点几乎是已经可以肯定的事情,难道新闻还能骗人不成?

此时的我就好像一只无头的苍蝇,根本不知道如何是好。

然后我想到了张超,张超是唯一的知情人,我刚开口给他说穆颜给我发短信了,他整张脸瞬间就变的无比难看了起来。

但当我准备找出来那条短信给他看的时候,诡异的一幕又出现了,那条信息竟然不见了,无论我怎么找都找不到。

见我找不到信息,张超面色难看的问道:“浩子,是不是你删了?”

我说:“没有。”

他微微皱眉,等了一会儿见我还是没有找到,他脸色似乎变的好看了许多,松了口气道:“浩子,兴许是你这几天压力太大,然后产生了错觉吧?”

“错觉?”

我摇了摇头,刚刚我明明收到了信息,还看了内容的啊,难道真的是我产生了错觉?

“这样吧,晚上我陪你出去喝点酒,然后你回去好好睡个觉休息下,什么也不要多想,养足了精神也许就好了。”见我还在纠结,张超提议道。

我想了想,点了点头。这段时间我的确没有睡好,整日上班的时候精神都有点恍惚,也许真的是自己太过疲 惫产生了错觉吧。

于是等到下班以后,就我和张超两人然后在附近找了一个大排档,叫了几桶冰扎啤点了菜喝了起来。

我是真想喝晕了回家睡觉,张超人不错也一直陪着我,但不知道是我酒量太好,还是张超酒量太差的缘故,搞到最后我只是晕晕的,倒是张超直接醉的跟泥人一样。

没办法,我只得叫一辆的士然后把他送回家。

但是上车的时候司机的一句话却把我吓了一跳,他说:“小伙子让你女朋友坐在前面吧,你兄弟喝那多你在后面照顾着点。”

说着他竟然还打开了前面的车门,我一脸惊恐的看着他问道:“我女朋友?”

“额,那是他女朋友?”

他的话让我浑身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我没有回答,而是连忙向自己四周看了看,除了一些路过的人之外就我和张超。

司机见我不理他,搞得也有些尴尬,然后关上了前面的车门,低声说道:“那就都坐后面吧!”

我心想肯定是他刚刚看错了,然后也没多想就扶着张超一起坐在了后面,然后告诉他说去四里棚。

一路上司机的目光总是时不时的从反光镜里面向后面瞄,最后我有点烦了就问:“师傅你老在瞅啥呢?”

他摇了摇头说道:“没别的意思,我就是挺好奇的你女朋友坐在旁边你们为什么不说话,难道真的不是你女朋友?”

“什么我女朋友?”我被他说的有些发毛了,忍不住吼了一句。

“那,就坐在你旁边啊!”说着他甚至还回头对着我旁边指了一下。

我顿时感到浑身汗毛都倒竖了起来,连忙向身边看去,但除了张超坐在我里面的位置之外,旁边什么都没有。

但我感觉司机的话并不像是在开玩笑,很认真。

这一刻我忽然想起了穆颜下午发的那条短信,她说今晚过来找我,难道那条短信并不是我的错觉,她真的来了?

而且她现在就坐在我身边,只是我看不见罢了?

越往下想,我越感到恐惧,整张脸一下子苍白一片,布满了恐惧。

见我脸色忽然间变的如此难看了起来,司机似乎也瞬间明白了点什么,顿时脸色也变的同样难看了起来。

那透过反光镜看向后面的目光中,充满了深深的恐惧,不在多言,一口气将车开到我先前指定的位置,等我扶着张超下车以后钱也不要开着就跑了。

他越是这样,我心中的那份恐惧就越重,那种感觉就好像有什么东西跟着我一样,让人发毛儿。

强自压下心中的那份恐惧,我以最快的速度将张超送到他住的小区,然后从他身上拿了钥匙打开了他家的门,二话不说就将他扶了进去。

而我同样也闪身进了他的家,并且以最快的速度将房门紧紧关上锁死,打开了客厅的灯,心中方才长长的松了口气。

但也仅此而已,紧接着外面就传来了轻轻的敲门声。

在这样寂静的夜晚,那种“咚咚咚”的声音,听起来竟然是那么的刺耳。

我吓了一跳,然后从门孔中向外看去,外面的走道中漆黑一片,却根本没有一个人影儿!

然后我感觉大腿一麻,“氨的一声尖叫,双腿一软几乎没把我吓尿了,一摸原来是手机震动的声音,掏出来一看,又是一条短信。

而发短信人的名字则显示着,穆颜。

第三章 撞烂的半边脸

我吓的浑身颤抖,张超这货倒好,喝的烂醉如泥,反倒是没有了那种恐惧感,一进屋就直接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看着手机上的那个名字,虽然害怕,但最终我还是点开了。

当看到上面的内容以后,我感觉头皮一阵发麻,浑身发冷,惊恐的目光一下子看向了房门的方向。

没错,我敢肯定穆颜来了,而且此时一定就在门外面,只是我看不见罢了。

我把客厅的灯全部打开,坐在沙发上剧烈的喘息着,因为紧张与恐惧的缘故,心跳不断加快,快的我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忽然,敲门声又响了起来,将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

我装着胆子大声问了一句:“是谁?”

结果可想而知,外面并没有人来回应,而是陷入了短暂的宁静之中。

反倒是不知道外面什么时候好像起了风,吹的客厅的窗户啪啪直响,我起身去关窗户,一股冷风忽然灌了进来,让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但此时我根本来不及多想,连忙以最快的速度将窗户死死关上,这才再次走到沙发旁坐下来,竖着耳朵,聆听外面的声音。

刚刚那道风起的让我感觉很奇怪,忽然间就刮了起来,然后当我把窗户关上以后风又停了,就连门外的敲门声也在没有在响起来。

大约十分钟过去了,外面依旧平静,这才让我松了口气,那一直紧绷着的神经终于算是放松了下来,浑身瘫软无力的躺在了沙发上。

因为过度的紧张与恐惧,整个人就好像是虚脱了一样。

我闭上眼,或者是因为神经的瞬间放松,也可能是喝了不少酒的缘故,没多久竟然就这么睡着了。

不过这一夜睡的并不算踏实,迷迷糊糊的做了一夜的梦,梦中我看到了穆颜,并且还和她睡在一起,做了一夜我以前很喜欢和她做的事。

早上醒来,睁开眼的一刹那,阳光从窗户折射进来,刺得眼睛有点疼,我揉了揉眼睛,想起昨晚上一夜做的梦,忍不住骂了一句:“真他妈的日了鬼了,就连做梦都他妈的日了一夜。”

这时候张超也慢悠悠的醒了过来,他问我在嘟嚷什么,我说没有。

看了看时间,还好没有睡过头,距离上班的时间还来得及,于是我俩就赶紧爬起来,简单的洗漱一下就匆匆的走了。

到公司以后,我偷偷的将昨天夜晚送他回去后发生的诡异事告诉了他,他也是吓的缩了缩脖子,说该不会是那女鬼昨晚上真的来找你了吧!

被他这么一说,在联系到昨晚上的梦,这不免让人有些不寒而栗,浑身的汗毛在这一刻都倒竖了起来。

见我脸色一下子变的难看了起来,张超的脸上也布满了恐惧,他小声在我耳边说道:“浩子,我看那女鬼搞不好是缠上你了,要不咱去找人帮忙吧!”

“找人,找谁?”我抬头问道。

“当然是懂得驱鬼的人了。”张超压低声音答道。

我问道:“你认识的有?”

虽然以前从来都不相信鬼神之说,但这一次却由不得我不相信了。

我满怀希望,谁知道张超却摇了摇头说没有,这丫的不等于白说么?

不过有句古语说得好,天无绝人之路。

那天晚上还没下班就有人来找我了,说真的当时看到他们的时候我挺诧异的,因为来找我的不是别人,正是那天我去穆颜家出电梯的时候遇到的那对儿情侣。

他们好像来的有一会儿了,就守在我公司的门口,等我一出来就拦住了我。

我有些好奇的道:“是你们?”

“嗯。”

那男的没有说话,女的则是点了点头神色似乎有些慌张的说道:“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目光打量着他们,我总感觉他们有些奇怪,女的神神叨叨的,男的则是一直低着头,而且头上还带着一个长长的鸭舌帽,并且围着一个围巾,几乎将整张脸都遮住了。

我就有些纳闷了,这大夏天的难道就不热么?

见我有些不情愿,那女的再次说道:“我有急事告诉你,迟了恐怕你的命就没了。”

得了,她这一句话算是一下子说到我心坎里去了。

当时我整张脸就变了,瞪大了眼珠子,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她。

她说道:“跟我来。”

说完以后,然后就拉着她男朋友径直向前走去。我微微皱眉,要是放在以前她这样说我肯定会当作放屁,一笑了之。

但现在不行,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出了奇的诡异,甚至是我还被鬼给缠上了,所以对于这样话格外的敏感。

微微皱眉,但却还是跟了上去。

他们两个在前面走着,绕过一条拐弯儿的小胡同,然后在一间居民楼的后面方才停下了脚步。

我快速跟了上去,尽量的让自己表现的不那么慌张,问道:“你们找我什么事情,我们好像并不认识吧?”

她点了点头,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压低着声音反问道:“你这几天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奇怪的事情?”

“奇怪的事情……”

闻言,我感觉自己的心跳似乎瞬间加快了。

她接着说道:“说明白点就是你是不是被鬼缠上了?”

当她这句话说完之后,我整张脸瞬间苍白一片,语气有些颤抖的道:“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先前张超还在说照一个懂得驱鬼的人来帮帮忙,难道她懂驱鬼?

想到这里我脸上的表情瞬间变的更加精彩了起来,即恐惧,慌张,但却又无比的激动,刚想开口问她,却被她一句话堵了回来。

她说道:“我们先前就住在那栋楼的对面。”

“我女……穆颜,七楼,她……她的对面?”我本来是准备说我女朋友的,但话到了嘴边却硬生生的改了口。

她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

但我却瞬间摇了摇头说道:“不可能,她对面我记得明明住的是一对中年夫妇和一个七八岁大小的男孩,一家三口才对,怎么可能是你们?”

当我这句话说完我看到那女的脸色瞬间变的无比难看了起来,男的身体似乎也在轻微的颤抖。

我微微皱起了眉头,忽然又想到了一点,于是好奇的问道:“对了,那天你们去七楼干什么?难道是他们的亲戚?”

我所指的当然是那一家三口,因为七楼已经是最顶层了,如果不是那一家三口的亲戚话,那么他们两个上去干什么?

“他们不是人,他们是鬼,整个七楼上都是鬼,是鬼……”

忽然,她一直低着头的男朋友抬起头忍不住吼了起来,声音很大,情绪好像很激动,并且不知道为什么,从他那露出来的目光中我看到了深深的恐惧。

他一把拽掉了围在脸上的围巾,顿时让我倒吸了一口冷气,震惊的向后倒退了两步,手都有些颤抖的指着他说道:“你,你的脸……”

“撞的,是他自己生生撞成这个样子的。”他女朋友这时候插嘴道。

“撞的?自,自己撞的……”

目光看着他们,我明显不信。

他的脸要是从左边来看的话,此时甚至是已经不能称作是脸了,左边的头骨深深的塌陷到眉骨的位置,就好像一个深坑一样,半边脸上没有了皮,虽然贴着纱布,但看上去依旧血淋淋的,面目全非,惨不忍睹。

如此之惨,就别说是自己撞的了,就算是旁人,要不是置人于死地,恐怕也是没有这份魄力抓着一个大活人的脑袋撞成这个样子吧!

忽然,我目光注视着他们,想到了一种可能,他说整个七楼都是鬼,那么或许也只有鬼才能够做出来这样残忍的事情。

看我如此目光,她女朋友深深的点了点头,然后一脸痛苦的说道:“那晚我们遇到你回去以后,他就好像发疯了一样,拼命将自己的头往墙上撞,就好像被人摁住了一样,根本就停不下来。”

“那你们当时为什么不跟我说?”我忽然想起来,有些好奇道。

“当时?你说当时?”

他男朋友此时表情十分恐惧的说道:“我想说来着,但是我不敢,因为当时她……她们就在门口盯着我。”

第四章 诡异的云大师

我想起那天的情形,的确让人感到奇怪,我和他们是在七楼的电梯口相遇的,当时我就感觉到他们有些奇怪,而后他们更是在问了我一句之后就更加慌张的离开了。

此时微微细想,如果他要说的是真的话,那么当时他们之所以如此慌张离开,倒也可以理解了。

但我还是从他的话中扑捉到了一丝关键,浑身忍不住一个哆嗦问道:“你,你说他们……”

“对,除了你说的那个女鬼以外还有那一家三口,他们都在门口盯着我,他们都是鬼。”那男的有点激动的说道。

他的话让我再次陷入了沉默,忍不住确定一点,问道:“你们真的住在对面?”

“千真万确。”他女朋友此时说道。

我面色一白,没有说话,那段时间我去穆颜家的时候,每天不管是出电梯,还是从穆颜家出去的时候都会看到对面的那一家三口,门开着站在屋子里面看着我。

当我看向他们的时候,他们则是对着我笑,那情景就好像是一张黑白的老旧相片,三个人站在一起的合影一样。

那时候穆颜不让我和这栋楼的其他人说话,尤其是对面的邻居,所以我也就没有在意,但现在想起来那笑容的确是有点让人感到诡异。

但想到此处我瞬间皱起了眉头,因为有一点疑惑是我想不明白的。

如果说穆颜怕我从其他人口中得知她不是人,从而不让我和这栋楼的其他人说话,还情有可原。

但根据他们两人说的是对面的邻居那一家三口根本就不是人,同样是鬼,既然都是鬼,那么穆颜又在怕什么?

还有一点是我现在疑惑的,如果真如同眼前这两个人说的那样,他们才是住在穆颜对面的人,那么为什么以前我从来没有见过他们呢?

于是我有些疑惑的看向了他们,像是看出了我心中的疑惑一样,她女朋友说道:“前段时间我们出去旅游,就在遇到你的头一天晚上才回来,但只是一夜,家里却发生了许多可怕的事情,我们睡觉灯一关就看到他们站在床头盯着我们,那种感觉你……你知道有多吓人吗?”

就算是此时在说到这些的时候,我依旧能够从她的脸上看到那种心有余悸的感觉,而这也间接性的能够解释他们为什么会那么匆忙的离开了。

“现在你都知道了,你准备怎么办?”就在我纠结的时候,她女朋友再次开口问道。

我抬起头,看着她摇了摇头有些无力的道:“我能怎么办,我只希望他们不要缠着我了。”

“你感觉可能吗?”

我的话刚说完,她男朋友就一声冷笑。

我微微皱眉,没有说话,因为从昨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来看,的确不可能,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就在我不知所措,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她女朋友再次主动提了出来,她说道:“有一个人或许能够救你,没有他的话你一定会死的,到时候你会和我男朋友一样的下场,甚至更惨。”

闻言,我一个哆嗦,忍不住再次看向了她男朋友那撞烂的半边脸,一阵恶寒,死有时候也许并不是那么的可怕。

但可怕的就在于它的未知,那种诡异到身不由己的死法,想想就让人感到恐惧。

我连忙问道:“谁,他能够救我?”

“一个高人,我男朋友的命就是他救的。”

缓了口气,她再次说道:“如果你相信的话,就跟我们一起去找他吧!”

性命关天,我此时哪里还有什么相信不相信的道理,一听是高人,连连点头,于是就答应了他们一起去找那所谓的高人。

经过交谈,我知道了他们两个的名字,男的叫邓坤,女的叫吴倩,至于那个所谓的高人名字我也从他们口中问了出来,叫做云大师。

云大师住在郊区,并不在市内,我们坐车过去大概用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然后邓坤和吴倩两人带着我在一家三合小院的门口停了下来。

“云大师就住在这里?”

“嗯,是的。”吴倩点了点头。

目光四处扫了一眼,这不禁让我微微皱眉,因为这四处给人的感觉也未免太过荒凉了一点,周围除了这云大师住的三间房子以外,再也没有其他人住在这里。

几乎可以用荒芜人烟来形容,但更加重要的一点还是这里给我的感觉。

死气沉沉的,寂静的就好像没有一点生机。

“这云大师怎么这么奇怪,住在这么偏僻的地方?”我忍不住心中好奇问道。

吴倩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只是低声说了一句:“也许高人都比较喜欢寂静一点的地方吧!”

“也是。”我点了点头,高人都喜欢清静,也在情理之中,所以就没有多想。

然后跟在他们两个人的后面,来到了云大师的门前,云大师家里的门还是那种类似于农村小院儿的双开木门。

吴倩上前轻轻敲了敲门,但却并没有回音。

我说道:“是不是云大师不在家里?”

她摇了摇头说道:“等等吧!”

等了大概有两三分钟以后,依然没有人开门,于是我有点着急的走上前,然后拍了两下木门。

忽然,大门从里面一下子打开了,露出一张干枯的死人脸来,当时就把我吓的“氨的一声惊叫,连连向后倒退了几步。

“云大师。”

谁知道邓坤和吴倩两个这时候却走上前来,语气无比尊敬的喊了一声。

云大师?

我深皱着眉头,一脸的不敢相信,就算是现在脸上的表情还是一脸的惊恐,这人就是云大师?

我之所以会如此失态,那是因为眼前这个人简直就已经不能用人来形容了,整个人就好像是一副干枯的骨架,皮包着骨头。

尤其是他那张脸,看上去根本就没有一点正常人的脸色,皮肤发黑,皱巴巴的贴在一个骷髅上一样,看上去让人从内心中感到不寒而栗。

这样一个瘦的好像一阵风就能够刮跑的人就是那个云大师?是那个懂得驱鬼的人?

说真的,从他的样子来看,这一点真的很难让我与他将之一个驱鬼高人连系到一起。

但这时候吴倩和邓坤两人已经将我拉到了云大师的面前,邓坤更是开口道:“云大师,他和我一样,也是被那里的……”

“那里?”

邓坤话没说完,已经被云大师打断,他的目光一下子落在了我身上,声音很冷,目光同样也很冷,让人感觉很不舒服。

他盯着我,渐渐的微微皱起了眉头,越皱越深,然后直接摆了摆手说道:“命不久矣,我也爱莫能助,让他走吧。”

说罢,云大师转身就要关门避客。

我一听他说自己命不久矣,顿时心就慌了,也顾不上心中的那份恐惧,眼看大门就要关上,一下子冲上前抓住了云大师的手。

当抓住他手的一刹那,一阵冰凉的感觉瞬间从手心蔓延而来,本能的我就要放手,这时候云大师瞪了我一眼。

我连忙再次抓住,然后一脸乞求的道:“云大师,求你救救我吧,你不能见死不救啊!”

自从从张超那得知了穆颜以死之后,我的神经就一直处于高度紧张中,再加上那诡异的短信,和邓坤吴倩的话,更是让我整个人如坐针毯。

如今这神秘的云大师更是直接了当的来了一句老子命不久矣,这还要不要人活?

所以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而云大师现在就好像是我唯一能够救命的稻草,我一定要抓祝

被我紧紧拽着手不放,云大师微微皱起了眉头,似乎有些发怒,叫我放手。

我说:“你不救我,我就不放。”

这时候邓坤和吴倩两人也求情道:“云大师,你就救救他吧!”

云大师这才叹了口气,颇为无奈的说道:“好吧,到底能不能救你我也不知道,只能尽力而为。”说着没有在去关门。

闻言我心中方才松了口气,这才放开了手,感激的看了邓坤和吴倩一眼,然后一起走了进去。

走进院子,院子中种着一颗足有一人环抱的老槐树,已经有些年头儿了,除此之外再无他物。然后跟着云大师的脚步进了屋。

但一进屋,顿时又是把我吓了一跳,因为在云大师的屋子正中央位置竟然摆放着一口漆黑的棺材。

第五章 七之罪

“怎么?吓着你了?”云大师头也不回,冷冷问了一句。

这时候邓坤和吴倩两人目光看了过来,看的出来他们虽然不是第一次来,但神情也同样不太自然。

不过这也难怪,任谁也有点难以接受,竟然会有人将一口棺材摆放在屋子客厅的正中央位置,而且这口棺材看上去并不是新的,木质潮湿,那模样就好像埋在土中很久后才被挖出来一样。

我深吸了口气,然后摇了摇头说道:“云大师,我没事。”

“嗯。”云大师点了点头说道:“没事就好,你过来。”

然后又对邓坤和吴倩两个说道:“你们两个自己随意。”

吴倩和邓坤两人连忙客气的回应了一句,然后云大师就没有在理会他们,而是走到了棺材旁边的一张方木桌旁坐下。

我点了点头,然后迈动脚步向云大师身边走去,但是这屋子里面给我的感觉总有点不舒服,不知道为什么这里面的温度好像很冷。

而且光线也并不是那么的强烈,并且仅有的一个窗户还被云大师用布给遮挡了起来。

而更加让我感到奇怪的就是当我在他旁边的木桌旁坐下来以后,他还让邓坤和吴倩两个把房间的门给关上了。

虽然是在白天,但瞬间整个屋子里面的光线也都随之变的更加暗淡了起来,阴气森森的,我甚至有种自己进了鬼屋的感觉。

“别介意,我不太喜欢强烈的光线,刺眼。”见我神情忐忑,云大师解释了一句。

我连忙摇头,虽然心中很介意,但我也不可能去说出来,就说没事,然后就有点欲言又止的看着他。

而云大师也就这么看着我,四目相对都不说话,一时间屋子中陷入了沉默,无比诡寂。

就这么盯了片刻以后,云大师方才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说你命不久矣吗?”

我一听瞬间来了精神,这也正是我此时最想知道的事情,于是连忙说道:“还请云大师指点,救我一命。”

云大师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而是说道:“想要救你,很难!”

他这么一说让我浑身一震,顿时没有了一点的谱儿。

但很快我又看到了站在一旁的邓坤,心中瞬间又燃烧起了一线希望,于是连忙指着他对云大师说道:“他,他不是你救的吗?那你也一定能够救我,云大师求求你了。”

“哎……”

云大师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你和他们不同。”

“我和他们不同?有什么不同?”

“出生不同,命不同,什么都不同。”云大师有些神秘的说了一句。

我顿时一脸疑惑,搞不明白自己到底有什么奇怪的命,还有就是我的出生难道也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并且这些还都和被鬼缠上了有关系?

见我疑惑,云大师再次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是在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人吧?”

我一听,心中不禁对云大师升起一股敬佩之心,点了点头说道:“七月十四,根据我妈说的好像是晚上快到七点左右出生的。”

“七点,一分不差,而不是七点左右。”云大师这时候忽然插言,并且说的是斩钉截铁,十分的肯定。

我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我出生的时间的,而且竟然还说的那么的肯定,但对于他是个高人而言,此时在我心中却不免更加认定了几分。

但我却好奇的问道:“云大师,那,那这和他们有什么区别吗?”我所指的当然是邓坤他们了。

“当然有。”

云大师淡淡说道:“因为你出生的时间并不只是简单的阴月、阴日、阴时,而是至阴之时。”

我脸色一变,本能的心中生出一股不妙的感觉。

果不其然,云大师接下来的话更是让我脸色大变。

他说道:“你可知道什么叫做至阴?”

我摇了摇头,云大师接着说道:“那么你应该知道七月十五是鬼节吧?”

我点了点头,这一点是传统文化,几乎人人都知道,但以前我是一个无神论者,所以也就没有在意。

然而现在被他这么一说,在连想到我出生的时间,日期,顿时感到心中一阵惶恐。

云大师却没有理会我,而是接着说道:“七月十五,鬼门大开,百鬼夜行,这句话几乎人人都知道,但真正相信的人却很少。”

“但这句话也有一定的错误,因为真正鬼门关开的时间是在七月十四,而七月十五只不过是那些游魂野鬼回到地府的最后一日。”

我点了点头,对于云大师的话表示十分赞同,因为这个世上除了老一辈的人之外,真正相信迷信的人的确很少。

尤其是现在的年轻人,在灌输了新的思想以后,更加不会去相信什么鬼神之说,所以这所谓的什么鬼门关开,阴曹地府之类的在他们而言也就纯粹只是扯淡了。

但我有点好奇,却又有点不解,就问云大师,这些和我的出生又有什么关系?

云大师没有理我,而是接着说道:“除了这些还有一点,一天之中还有四个最为关键的时间段,就是至阴之时,也叫做正时辰。”

“正时辰,什么是正时辰?”

这个词让我感到很新鲜,还是第一次听人说一天之中还有着这么四个时间阶段,就忍不住问了出来。

“卯时,午时,子时,酉时;也就是早上的五点到七点,中午的十一点到下午的一点,下午的五点到七点,夜晚的十一点和凌晨的一点之间,这四个时辰就是正时辰。”

说到这里,云大师面色瞬间变得凝重了起来,然后那深深凸陷到眼眶中的双眼看向我,语气冰冷的说道:“你是七月十四所生,时间又刚好在下午七点,也就是酉时,个个都占至阴之时,所以天生命格属阴,在这个时间段出生的人本身就是一个错误,注定了活不长久,所以我说要救你难。”

云大师话还未说完,我整张脸就已经苍白到毫无血色,心中早就已经震惊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第一次知道,原来我出生的时间竟然那么不好,我的出生竟然就是一个错误,本身就是一个罪过。

“还有一点。”

似乎是感觉给我的打击还不够强烈,云大师再次说道:“除了这些之外,你现在已经阴气入体,窜入五脏,阳寿将尽,所以我才会说你已经命不久矣。”

“哎……还是回去见见你的父母亲人,然后准备自己的身后事吧!”

说着,云大师已经起身,然后对一直站在旁边静静听着的邓坤和吴倩说道:“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你们带他走吧!”

刚刚云大师的话他们都清楚的听在耳中,所以此时闻言,也不好多说什么,吴倩一脸同情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叹了口气跑去开了门。

我还木讷的坐在那里,云大师说了太多,让我太过震惊,一时间有些难以消化。

“走吧!”

吴倩这时候走到我的身边低声说了一句。

我瞬间反应过来,连连摇头,从云大师先前话中的意思来看,要救我他并不是没有办法,所以我还是抱了一线希望。

我拍开吴倩拉我的手,站起身走到云大师的面前,当时就要跪下,不过却被云大师一把拦住,沉声道:“你这是干什么?”

“求大师救命。”

“我知道大师一定有办法救我,我还年轻,我还不想死,求大师一定要帮帮我。”此时我顾不了那么多了,反正就是死缠烂打。

可能是被我搞得有些无奈,云大师最终再次叹了口气,还是答应了下来,说道:“那我就试一试吧!”

“多谢云大师。”

一听云大师答应下来,我瞬间激动了起来,脸上方才露出一丝笑容。

不过云大师接下来却做出了一件让我有些难以接受的事情,他竟然让我躺在客厅中那口棺材里面。

我的女友是鬼》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我的女友是鬼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热门随机

  • 端午|锣鼓阵阵赛龙舟,艾叶青青保安康

    端午,农历五月初五。有人说,端午是吃粽子;也有人说,端午是为了纪念屈原;还有人说,端午要赛龙舟;如今对于大多数,端午是放假回家。端午节只是如此吗?端午节到底是什么呢?端端正正做人与做事端午节与春节、清明节、中秋节并称为中国民间四大传统节日。“端”字的本义是站得中正,《说文解字》说“端,直也”,《广雅》说“端,正也”。“午”也是“端”,端端正正。进入故宫,过了端门就是午门,午饭是正餐,而午夜是黑暗正浓的时候。干干净净、端端正正,其实是端午节的本意。过去评价妇女们包粽子的水平,比的就是看谁包得端正,

  • 端午竞渡,原是一场打捞生命之约 l 翁敏华

    文/翁敏华我们的日子像极了一根竹子——过了一段时间“平日”后,会触摸到一个竹节一样的日子:“节日”。在今年这根“竹竿”上,我们已经触摸过名为新年、清明两道“竹节”了,眼看第三道“竹节”又到跟前。这一节,名“端午节”。端午节最重要的活动,是为划龙船。唐代诗人刘禹锡的《竞渡曲》云:“湘江五月平堤流,邑人相将浮彩舟。灵均何年歌已矣,哀谣振楫从此起。杨桴击节雷阗阗,乱流齐进声轰然……”也就是说,当“灵均(屈原字)”不再唱《离骚》的那一年,人们就歌着“哀谣”,“振”起船“楫”去救助他了。端午竞渡的传统,与

  • 94岁裸捐1857万,这位女先生想把古诗词命脉传给下一代

    看点前段时间,南开大学中华古典文化研究所所长、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加拿大皇家学会院士叶嘉莹先生,将自己的全部财产捐赠给南开大学教育基金会,用于设立“迦陵基金”,目前已完成初期捐赠1857万元。94岁的叶嘉莹先生,一辈子颠沛流离,素衣淡茶,晚年却将全部财产捐出,支持中国传统文化研究。94载光阴弹指过,未应磨染是初心。在近70年的教学生涯中,叶嘉莹反复强调的一句话是:修辞立其诚。诗词养性,先生风骨为明证。注:本文转载自公众号“书单”(ID:BookSelection)文丨宅少编辑丨李臻-1-17岁时

  • 又到一年端午时——当一个个粽子投入水中,激起来的又是什么?

    农历五月初五,是中国的传统节日端午节。关于端午节的来历有几种说法,其中流传最广、最深入人心的就是为了纪念以死殉节的伟大爱国诗人——屈原。屈原是战国时期楚国的诗人和政治家,作为诗人,他是“楚辞”新诗体的创立者;作为政治家,他忠君爱国,主张“美政”,曾是楚怀王的重要依傍。但正因为他的政治才能和忠贞情怀,受到了当时上层贵族的嫉妒与毁谤,一生当中两次遭受流放。第二次被流放时,屈原散逐江南长达十多年,直到公元前278年,秦国大将白起攻破楚国国都时,被巨大的忧愤和绝望笼罩的屈原,在农历五月初五这一天,来到汨

  • 「节日节气」古诗词中的端午节

    端午诗词端午作为节日,可谓源远流长。唐宋以来,一直是官方与民间都极为重视的节气。古书中,历代纪念端午的记述很多,先后仕于东吴与西晋的周处所做《风土记》就记载了当时的风俗:仲夏端午,烹鹜、角黍。可见端午在三国时已经盛行。但端午本源究竟是什么?一直没有定论。但并不影响古人尤其是诗人对借端午节而抒发感情,而这些诗歌,早已经成为了经典。今天端午节张垣方志向大家介绍几首与端午有关的古诗词。相关链接:「节日节气」中国首个入选世界非遗的节日——端午节浣溪沙·端午宋·苏轼轻汗微微透碧纨,明朝端午浴芳兰。流香涨腻

  • 《借伞》,此生必看!

    1.借伞。孔子有天外出,天要下雨,可是他没有雨伞,有人建议说:子夏有,跟子夏借。孔子一听就说:不可以,子夏这个人比较吝啬,我借的话,他不给我,别人会觉得他不尊重师长;给我,他肯定要心疼。和人交往,要知道别人的短处和长处,不要用别人的短处来相处和考验,否则就会友谊不长久。2.取经。一头马、一头驴听说唐僧要去西天取经,驴觉得此行困难重重,便放弃了;而马却立刻追随而去,经历九九八十一难,取回真经。驴问:兄弟,是不是很辛苦啊?马说:其实在我去西天这段时间,您走的路一点不比我少,而且还被蒙住眼睛,被人抽打

  • “妈,你才70岁,去打份工吧”

    01作者科科写过一个故事:在教授家里吃饭,用餐结束后桌上杯盘狼藉,同学们抢着洗碗,却被教授却满脸笑容地阻止。他把碗筷放进水池,冲去污垢,然后轻轻走到80岁的老母亲身边:“妈,洗碗咯……”只见老太太一改餐桌上的萎靡,精神焕发地走到水池边,慢腾腾地洗起碗来,花了半个小时才洗完。搀母亲回房后,教授自己又把碗重洗了一遍。教授笑着对诧异的我们说:“做母亲的没有不想为孩子做点什么的,即使她老了。让她洗碗,她就会感到儿子需要她,一整天就会过得充实。孝敬父母,除了帮助父母外,还要给他们一个机会,让他们爱你。”看

  • 南师开示:做人做事都没毛病才叫有学问

    南怀瑾:学问不是文学,文章好是这个人的文学好;知识渊博,是这个人的知识渊博;至于学问,哪怕不认识一个字,也可能有学问——作人好,做事对,绝对的好,绝对的对,这就是学问。本文摘录自南怀瑾先生述著《南怀瑾选集》。篇幅有限,恐难尽意,欲辩玄旨,请阅原书。

  • 教育本当如“香草” | 端午特辑

    教育,就是决定把怎样的草木、怎样的诗句、怎样的灵魂和故事,赠予童年和少年,让那些词语,长成一生芬芳的香草。我们今天的的教育,是高度依赖视觉的教育,眼睛因此日夜操劳,近视成了学生逃不掉的通病。听觉依靠生活交流,味觉依靠一日三餐,基本保持着正常。而触觉与嗅觉,却因为英雄无用武之地,正在迅速地退化。退化了触觉,教育就丧失了温度和柔软;退化了嗅觉,教育就丧失了品味和格调。而教育本当如香草!壹香,如它的字源所揭示,最初本和食物相关,紧紧跟随着味觉。香字上面是“禾”,表示成熟的谷物;下面是“曰”,或者更准确

  • 为什么有了钱和房子,你还不幸福?

    为什么有了钱和房子,你还不幸福?————————————作者〡毕淑敏一生活本身的目的就是获得幸福,追求幸福让众生殊途同归。那么,到底什么是幸福?古往今来,关于幸福的定义,可以说众说纷纭五花八门。当我们讨论一个问题的时候,有的时候,可以从“它不是什么”来推断。首先,幸福不是金钱。金钱肯定是万分重要的。当然,贫贱夫妻百事哀。在物质极度匮乏的情况下,金钱和幸福有密切的相关性。但是,随着温饱的满足,人们对幸福的追求,就脱离了金钱增加的轨道。也就是说,金钱成倍地增加了,相应的幸福感,却并没有成倍增加。国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