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你的温柔比光暖 最新章节

2017/12/4 1:45:3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你的温柔比光暖

第一章:噩梦

别人的婚姻生活是怎样,我不清楚,我只知道我的是一场噩梦。网站haohaoyun.com

我和陈珂是在三年前的一场大型相亲会上认识的,当时我26岁,他30岁。在众多人之中,他并不是很出众的一个,但却是追我追得最积极的一个。

我也不知道他看上了我什么,反正无论是做游戏还是一对一交流,他都主动拽着我,弄得我那天所有时间几乎都和他耗在了一起。

不过除了这些以外,他倒没什么其他不尊重我的地方。

说话客气,人也有礼貌,虽然不是典型的帅哥,但样子老实憨厚,身高差不多176公分,职业也是大学教授。

说起来,做老公还是个不错的人选。

就这样,在他的攻势下,还有我家人的催促下,我和他交往差不多半年,两家人就见面订下了。版权haohaoyun.com

很快我就和他扯了结婚证,热热闹闹的办了酒席,请了众多亲朋好友来祝贺,全都说我找了个不错的老公。

不但人帅气,还是个有内涵的知识分子,甚至家庭条件也不错,简直是老姑娘捡到了宝。

可谁又知道,从新婚夜那天开始,就是我噩梦的诞生!

那天陈珂喝了很多酒,整个人几乎都是被朋友们抬进房间的,我们这边有闹洞房的习惯,可他完全睡死,别说闹了,就连知觉都没有了。

托他的福,也省去了我被恶整的机会,一众人嘻嘻哈哈的祝我们性福后,一溜烟的就跑了。

我帮他把鞋子和外套脱了后,就给他盖好了被子,然后我就去了浴室洗澡。

可刚洗到一半,我就听到了外面有声响,裹着浴巾的我疑惑的走了出去,才发现陈珂居然醒了。

他脱了身上的衬衣,半裸了整个上身,在翻箱倒柜的找什么,在看到我后,他对着我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一个比较诡异的笑容,脸上没有丝毫的醉意。你的温柔比光暖 最新章节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心里毛毛的,因为陈珂莫名其妙的装醉,也因为他刚才那个怪异的笑容,我慌忙转身准备继续进浴室洗澡。

就在我刚踏进浴室时,没想到陈珂居然也进来了,他用一只手抵住了门,在我愕然的注视下,转过身轻轻的关上了浴室门。

“你……你要干嘛?”

我忐忑后退,全身汗毛直竖,总觉得这样的陈珂很危险,不像是平时的他。

他对着我拉开了皮带,然后解开裤子的纽扣,我惊慌的转过了头,不敢直视。

“你躲什么躲,我们已经是夫妻了,还有什么好害羞的。洗澡好啊,我们一起鸳鸯浴呗。”

完全不征求我的意见,他自顾的脱了个精光,然后就来扯我的浴巾。推荐haohaoyun.com

我拽着浴巾死都不松手,说浴室太小,不适合两个人一起,如果他想洗,我让他先洗。

要是平时的陈珂,一定会说好,因为他一向都很斯文有礼,非常尊重我的意见,可今天的他不一样,大力的扯开了我的浴巾,转头就扔到了地上。

一把拽过我就按在了墙上,使我整个人与冰凉的墙壁紧贴在一起,而他则伸出舌头舔了一下我脸颊,突如其来的恶心,让我瞬间反胃。

我开始挣扎,让他放开我,但他就像听不到似的,我越是反抗,他越是兴奋,在我光溜的身体上一阵乱摸乱捏,力气大得可怕。

我疼得倒吸一口气,问他是不是喝醉了,就算是夫妻也应该相互尊重,他现在的举动弄疼我了。

但我的话并没让陈珂停下动作,相反他还拽着我的头发撞到了墙上。

一瞬间,我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原文haohaoyun.com

等我醒来时,我发现我已经躺在了床上,两只手都被绑在了床头,而陈珂居然对着我上下其手,一个人在那里极其兴奋,脸上的青筋都冒了出来。

他见我醒了,又一次对着我露出了诡异的笑容,然后一口咬在我的胸上,疼得我惨叫出声,眼泪唰的一下流出了眼眶。

我从来不知道,私底下的陈珂原来是变态的,我越是哭,他就越兴奋,咬完我左边又咬右边,我哭喊着求他轻点,不要这样对我,我们是夫妻啊。

他喘着粗气把一根手指塞进了我嘴里,堵住了我的声音,然后附在我耳边说:“知道我为什么在相亲会上一眼就相中你吗?因为你的资料上写明了从未交过男朋友,没被男人搞过的女人,自然就不会嫌弃我。”

听到他的话,我脑子轰的一声炸开,眼睛不由自主的看向了他的下身,一瞬间,我愕然的瞪大了眼。

第二章:水深火热的折磨

陈珂看起来整个人那么兴奋,但他的构造却丝毫没反应,就像沉睡一般病怏怏的怂拉着,我终于明白他的话是什么意思了。

他似乎也发觉了我的愕然,“啪”的一耳光给我甩了过来,打得我眼冒金星。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

“看什么看,一个没碰过男人的雏儿,还需要在意我行不行吗?有本事你让它起来啊,只要你想要,就给我弄起来。”

他的话粗俗又恶心,和他平日里的样子丝毫挂不上钩,要不是我亲身经历,我永远不会相信,一个人在白天和黑夜会是两个面孔。

我怕得浑身发抖,怕他变态,也怕他打我,我摇着头说我不介意,都是夫妻了,我不嫌弃他。

可他似乎根本听不进去,愤怒的又甩了我一巴掌,我闻到了我嘴角的血腥味。

“放屁,你们女人都是骚货,一个个在知道我不行后,就他妈给我走人。你们就那么喜欢被操吗?我即使下面不行,我可以用其他方式满足你们啊,为什么一个个都他妈嫌弃我。”

我哭着说我没有,我不嫌弃他,我们都结婚了,我只想好好和他过日子,如果他实在介意,我们就去医院看医生,我会陪着他一直等他康复。

结果这句话又触到了他的逆鳞,直接一把狠厉的抓住我的胸,硬生生的往外扯,疼得我哭哑了嗓子。

“不介意?不介意会忙着让我去看医生?没想到你没碰过男人也他妈发骚,给我弄起来,老子一定操死你。”

我能理解一个正常男人,生理出了问题的颓废和挫败,但不能因此而变得内心扭曲和变态,更何况他还是为人师表的教授。

我已经不记得那晚我是怎么撑过去的,他不但打我还折磨我,用尽了所有能屈辱我的方式,让我像条狗一样趴在床上,羞辱我。

直到最后我恶心的吐个不停,他又翻身开始折磨我。

第一个新婚夜,我的婚姻生活就跌入了万劫不复的地狱,我看不到未来的任何希望,也没有所谓的幸福人生。

徒留给我的,只有每个胆战心惊的夜晚。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陈珂坚持不住他们家里跃层的楼房,而要单独出来买房子住了,毕竟我每晚痛苦的惨叫声,一不小心就会出卖他的秘密。

结果还导致公公婆婆对我有意见,认为是我不愿意与父母同住。

我想过离婚,但陈珂威胁我,如果我要是敢离婚,他就让我家鸡犬不宁。

在我们这个小地方,他家的势力很大,爸爸是镇长,妈妈又是律师,虽然弟弟不争气整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但似乎也是个混混头。

而我家只是普通的老百姓,爸爸只是个木匠,妈妈因为身体不好常年药不停,偏偏我妹脑子笨,读书一塌糊涂,还总喜欢惹事。

被学校开除过两次,都是陈珂他家帮忙,才能继续上学。

所以,别说离婚了,连这个秘密我都只能打掉牙齿往肚里吞。

我想赔上我的人生去给家人一个好的未来,但偏偏事与愿违,因为结婚三年我肚子都没动静,婆婆薛梅对我有意见了。

不但没有好脸色,还时常故意找茬羞辱我是个不会下蛋的鸡,有几次我都想吼回去是你家儿子没功能,致使我至今还是个处女怪我吗?

但我不敢,所以我只能忍。

陈珂看到他妈辱骂我,从不帮我,甚至还和着他妈阴阳怪气的说我,是不是家里条件太差,营养跟不上导致不孕不育啊。

结果气得他妈就是一顿数落,说她儿子这么好的条件,早知道就不该去什么相亲会,结果娶回来一个不下蛋的。

他家儿子可是长子,在外还是个教授,要是断了后,她跟我没完。

我内心不免冷笑,你儿子既然这么好居然还跑去相亲,难道你这个当妈的就不觉得奇怪吗?

如今结婚都三年了,又来质疑我的肚子不争气,为什么就不能想想是不是自己儿子的问题。

果然每个当妈的都夸自家花香,但我也还是妈生妈养,难道就该被这样欺负吗?

忽然我惊觉陈珂在瞪着我,吓得我急忙垂下头不敢再胡思乱想,比起被他妈辱骂,我更加害怕他的变态折磨。

谁能知道,我连夏天都不敢穿短袖短裙出门的原因,就是因为身上全是陈珂留下的齿引,还有鞭打的痕迹。

每天如履薄冰的日子,逼得我喘不过气来,我好希望谁能来救救我,让我脱离开这个地狱,就算做牛做马,我也愿意。

可救星没等来,命运却和我开着不合时宜的玩笑了。

因为我忽然发现,我的内衣时不时消失不见了,明明洗好了挂在阳台上,等我去收衣服的时候,就变成了空衣架。

家里除了我和陈珂,偶尔就是他弟陈星为了躲避婆婆的碎碎念,过来小住几日,或者是公公婆婆偶尔过来看看我们,也没其他外人来过。

而我们家又住在18楼,不可能有人专门来偷几件内衣,那到底内衣去哪里了呢?

第三章:洗澡被偷看

内衣的事情我不敢告诉陈珂,怕他借题发挥说我是不是出去哪里浪,导致又引来一顿折磨。

所以只能忍气吞声的当做没发生过。

但我的隐忍并没阻止事件发生,这一天我又发现内裤不见了,里里外外找了三圈都没发现。

正好今天小叔子陈星又溜了过来,在客厅看电视的他发现了我的不妥,走到我身旁来问道:“嫂子,丢东西啦?说说是什么,我帮你找啊。”

我转回头就看到他染得花花绿绿的头发,还有吊儿郎当的一张脸,急忙缩了缩身体退到一边,“不用了,没什么,小东西而已,应该是掉到楼下了。”

他今天似乎非常好心,整个人站在阳台边上,半个身体都探了出去帮我看,吓得我急忙把他拽了下来。

结果力度太大,两人都差点摔倒,还好陈星反应快,抱住了我的腰,才没摔个狗啃屎。

只是我发现他的呼吸莫名有点急促,而我们两人的距离太过亲近了,我慌忙推开他,对他说声谢谢,就急忙抱着收好的衣服进了房间。

我和陈星的接触不多,一是因为他长期在外面混不着家,二来就是因为陈珂是个醋桶,稍微看到我和一个男的说话,回家后就会想着方儿的折腾我,我怕了。

我曾经在学校是学舞蹈专业的,后来本来也在一个小歌舞团表演,就是因为陈珂的关系,导致我无法与男演员搭配,不得已最终离职,做起了全职太太。

一堆好姐妹羡慕我过起了少奶奶的生活,只有我清楚我的水深火热有多么可悲。

我叠好衣服,就拿出换洗的内衣去浴室洗澡。

我今天很开心,因为陈珂一早就打过电话回来说,晚上不回家,因为他要领着学生出去采风,会在外面过一夜,让我早早睡觉,不准乱跑。

一听到他不回来,我简直想放鞭炮庆祝,虽然他不是每天晚上都折腾我,但能少面对一天算一天,我自然感恩戴德。

心情轻松,人自然就愉悦,不自觉的我在浴室里哼起了调子。

看着镜子中的胴体,我微微发怔。

本就曾是舞蹈演员的我,身体比例自然很均匀,而我虽然瘦但凹凸有致,该有的不比别人少。

我抚摸着我光滑的皮肤,却被上面一堆青绿的痕迹生生红了眼眶。

到底是打的,还是咬的,还是滴蜡弄的,我已经记不清了,只是每个痕迹都代表着我每一次的痛苦。

我把头埋进了蓬头下,任凭水冲刺着我的身体,就像是在洗涤我的灵魂般,直到我憋不住气,才猛然的脱离出来。

就在此时,忽然浴室里暗黑一片,一瞬间的黑暗简直伸手不见五指,我摸索着走到门边,抓住了浴巾裹在了身上。

门口响起了敲门声和陈星的声音,“嫂子,你没事吧,电路应该跳闸了,我去看看,你自己小心点。”

“哦,我没事,那麻烦你了。”我应了一声后,就松开了浴巾,准备回去继续洗。

眼睛在适应了黑暗后,变得清明起来,反正洗澡也不需要灯光,所以我也就没在意。

果然是跳闸了,不一会儿光亮就来了,我因为洗了头眼睛暂时睁不开,所以就闭着眼淋着水。

可洗着洗着我发觉不对,总有一股似有似无的冷风灌进来,我急忙冲洗了眼睛向周围看去,愕然的发现浴室的门居然有条缝。

而门边似乎还有晃动的人影,我吓得手忙脚乱的冲过去关上了门,慌乱的心几乎要跳出了胸口。

今天陈珂没回来,门外是谁不言而喻。

我简直没法相信陈星居然会偷看我洗澡,也不知道刚才来电后我被偷看了多久,要是被陈珂发现了,一定会扒了我的皮。

我蜷缩在门后,咬着牙嘤嘤的哭泣着。

我不懂老天为什么要这么对我,老公不举成为了变态,小叔子又对我意图不轨,婆婆还怪我生不出孩子,公公虽然不闻不问,但看我的眼神也怪怪的。

还有我失踪的内衣,无论是公公还是小叔子干的,对于我来说都是噩梦般的存在。

“砰砰砰”门外忽然响起了大力的敲门声。

“嫂子,你到底要洗多久,我要尿尿,憋不住了。”

陈星的声音在此时犹如地狱修罗般恐怖,我慌忙擦拭着眼角,说马上就好,急忙胡乱用浴巾随便擦了擦,就穿戴起来。

刚一打开浴室门,就见到陈星似笑非笑的站在门口,眼睛滴溜溜的朝着我身上看,我不敢看他慌忙的垂下了头,小心翼翼的从他身边挤过。

却不想他伸出一只手挡住了门,一股热气喷洒在了我的脸上,我吓得双手护在胸前,愕然的望着他。

第四章:暴行

陈星靠近我的脖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在我耳边呼着热气说道:“嫂子,你洗的什么沐浴乳啊,好香。”

我哆嗦着身体别过了头,一句话都不敢说。

“问你呢,嫂子?还是说……你自带体香?如果真是这样,我大哥可就幸福了,有嫂子这样一个尤物做老婆,真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我已经听不下去了,鼓起勇气回过头看向陈星。

“你……你还有事吗?没事我先回房了。”

我憎恨我的懦弱,明明是想斥责陈星过份的行为,但说出口的话,却是这么的不痛不痒。

陈星殷红的薄唇扯出一抹邪恶的弧度,夸张的张开手后退一步,给我让出了道,我慌忙紧张的逃离而去。

“嫂子,你说……三年的无性婚姻,到底是什么感觉啊?”

一刹那,我全身僵硬的停住了脚步,忐忑的转过身惊慌的瞪着陈星。

他淡笑的眼眸里含着恶意得逞的狞笑,斜靠在墙壁上一脸无谓的看着我。

“你……你到底在说什么,我不懂你的意思。”

我已经很努力了,可是说出口的话依然磕磕巴巴,连我自己都讨厌我的胆小害怕。

“我说什么,嫂子知道不是?”

陈星对着我慢悠悠的一步一步走来,就像是只大灰狼看到一只可以饱餐一顿的小白兔一般,眼睛里闪烁着恶意的光芒。

我惶恐的慢慢向后退去,直到退无可退的撞到了墙壁。

他欺身向前,两只手抵在了墙上,把我禁锢在其中,我慌乱的别过头,不敢去看他的眼睛。

“陈星,你……好好说话,靠这么近干嘛?”

“我不是怕嫂子你听不懂吗?自然要靠近点告诉你啦。你说……要是大哥知道,他的秘密泄露了,他会怎么对你?”

还能怎么对我,一定会往死里折磨我!

陈珂的猜忌心很重,因为他的隐私,他很在意所有人看他的目光。

他在外可是受人尊重的教授,外表衣冠楚楚,还有着不错的家庭背景,我们结婚后,也有不少的女人想撩拨他,但都被他拒绝了。

因此很多人都说陈教授作风正派不受引诱,对家庭专一,是个专情爱老婆的好男人。

就这样,他活在白天别人对他的崇拜中,把身体的缺陷隐藏在了黑夜里,如果这个秘密一旦被揭开,我想他一定会杀了我。

我惊恐的瞪着陈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我还真庆幸,来借宿几天就让我发现了不小的秘密,只不过我没想到,你居然可以忍受那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倒的确让我大开眼界了。”

陈星每个字都犹如在我心头上扎刀子,刺得我血淋淋却连个痛字都说不出口。

“我没想到我外表清纯可人的嫂子,在晚上可以变成一个荡妇,这样的尤物却给了我那个废物大哥只能看不能碰,这不是浪费吗?”

“陈星,你……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我是你嫂子,陈珂是你大哥啊!你怎么可以偷看我们……我们夫妻床笫间的事情,还拿出来到处说了?”

我再也无法沉默,因为他太过份了!

不但偷看我洗澡,居然还对我说着这么多下流的话,他到底当我是什么。

“哟,生气啦?你在我大哥身下被弄得死去活来都没事,我就说两句而已,你就发飙了?果然……要蹂腻你,你才会听话!”

陈星一把搂住我的腰,顺着我的背脊往上摸去,我吓得猛地推开了他,因为太过用力,他还差点跌了一跤。

不过他似乎并不生气,脸上一直挂着放荡的冷笑。

“嫂子,三年了,整整三年都没被男人碰,你觉得我会信吗?既然要便宜外人,不如便宜自己人,至少我还能把你肚子搞大,给我妈交差不是?”

陈星说完就对着我扑了过来,我吓得扭头就往房间跑,但他却抓住了我的头发,把我硬生生的拽了回去,大力的扔在了沙发上。

我被他拽得头皮发麻,跌倒在沙发上时,头也撞到了一旁的桌角,瞬间眼冒金星头晕目眩,但我还是挣扎着试图从沙发上爬起来。

但陈星已经扯开了衣服,整个人压在了我身上。

我拼命的扭动着身体,手脚也扑腾的乱打乱踢,哭着求他别这样,我是他亲嫂嫂啊,他这样做不但对不起他哥哥,还是乱伦。

此时的他根本听不进我一句话,喘着粗气撕拉一下,就扯开了我的睡衣,当我身上的斑斑痕迹出现在他眼前时,他更加红了眼,发疯的去扯我裤子。

“操他妈的陈珂,这样水灵的女人他也下得去手,光看不搞有屁用!”

我崩溃了,在我睡衣被拉开,露出了内衣时,就彻底崩溃了。

一个变态的陈珂已经让我生不如死,如今还来个陈星,他们这是要逼死我吗?

此时,“撕”的一声,伴随着腿上忽如其来的冰凉,我见到了陈星眼中浓浓的欲望。

第五章:真相

当陈星的手迫不及待的滑向我大腿根部时,我眼前浮现出的就是陈珂对我的种种折磨,而陈星的脸也变成了陈珂那副扭曲而变态的样子。

就像是一种心理阴影般,我怕得抖嗦起来,就连最基本的挣扎都忘记,任凭陈星粗鲁的揉捏着我的身体。

“余心怡,你真他妈水嫩,早知道你滋味这么好,老子才不会把你送给我哥,白白糟蹋了一亩好地。”

送给他哥?

陈珂不是在相亲会上认识我的吗,和陈星有什么关系?

难道说……相亲会的认识只是个幌子,陈珂本就是奔着我来的?

“陈星,你放开我,你说清楚什么意思!什么叫做送给你哥?”

如果我的猜测是真的,那么我这三年来遭受的一切,就是个彻头彻尾的陷阱。

这样的打击让我充满了愤怒的力量,我用手抵住了陈星,一口咬在他手臂上。

“靠,疯婆娘疯起来还带劲了是吧。”

陈星顺手一巴掌扇了过来,我被打得松开了嘴。

“你以为相亲会上我哥为什么会拽着你不放,那还不是我调查好了你的背景,知道你家穷得叮当响,而你性格温顺又没处过朋友,所以才找上的你。不过老子当时以为是我哥喜欢处女,没想到他妈的是不举只为作践你,亏大发了我。”

骗子……全都是骗子……

原来从头到尾我就像个商品一样,被他们里里外外查了个底朝天,而我却傻傻的以为是幸福来临,毫不犹豫的跳了进去。

我无力的躺在沙发上,犹如一具冰冷的尸体,眼见我呆滞着不动,陈星扯下了我的内裤,急切的开始脱他的裤子。

我知道,我的眼泪救不了我,我的求饶在他们的耳朵里,只是更加刺激的催化剂而已。

所以我疯了,也失去理智了,用尽所有力气朝着陈星坚硬无比的下身撞去,仅一秒钟,他就涨红着脸从沙发上滚了下去。

“我操!余心怡你是想我断子绝孙吗?还是说……你他妈就爱阳痿的折腾,不愿意真枪实弹的爽!”

他疼得蜷缩起身体,两只手捂住了他的下体,但嘴里依然说着恶心巴拉的话。

我根本不敢去确定他到底怎样了,惊慌的拽着我残缺不堪的睡衣,拼了命的往房间冲去,直到关上那扇门,我才瘫软的坐在地上,嚎嚎大哭起来。

原来从头至尾都是场骗局,难怪陈珂在新婚夜就忍不住露出了他不堪的真面目。

交往那半年他装得人模狗样的,连亲吻都是蜻蜓点水,我当时还傻傻的以为他是个君子不占我便宜。

我真的好蠢,像猪一样蠢!

可如今就算知道了真相又如何,除了让我更加绝望,根本就无路可走,为什么这个世界全都充满了恶意,到底我的出口在哪里?

我哭得嘶声肺裂,冰冷的地板连同我的泪水,让我犹如跌入了冰窖中,身心俱疲又伤痛不已。

“砰砰砰!”大力的敲门声,让我害怕得捂住了耳朵。

“余心怡,你开门,老子今天不碰你,我们谈谈。”

如今陈星连嫂子都不叫了,以陈珂那么多疑的性格,要是被他知道今天发生的一切,我不敢去想我的下场。

“听到没,开门!再怎么说老子也是出来混的,说不碰就不碰,但今天这事儿如果不说个道道出来,恐怕倒霉的人是你吧,你最好想清楚。”

我知道陈星的话说的是事实,无论是被陈珂知道陈星发现了他的秘密,还是我差点被陈星侮辱,任何一件事都会把我打下十八层地狱。

可我怕,刚才要不是踹了陈星的命根子,我恐怕已经被他占有了,我无法去相信陈星此时说的每一个字。

“不开是吧,行!我现在就打电话给我哥,让他回来处理……你勾引我的事情。”

我脑袋瞬间炸开,想也不想就拉开了房门。

陈星一脸冷笑的站在门口瞪着我,“知道怕了?你刚才不是很横吗?行了,我也不和你废话,挣扎得那么厉害,是怎样,想为我哥守身如玉?”

陈星撞开我径直走进了房间,刷的一下拉开了陈珂放情趣用品的抽屉,看到那些一件件在我身上折磨的工具,让我颤抖了唇。

“原来你好这口,口味挺重嘛。”

“你到底想干嘛!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不会让你如意,我是你嫂子,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陈星你一个大男人欺负我一个女人,算什么事?”

这是我有史以来,说得最为通顺的话。

但效果并不大,因为陈星正拿着一副手铐对了我走了过来。

你的温柔比光暖》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痴恋情郎】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痴恋情郎)或者(xiaoshuo34567),关注后回复 你的温柔比光暖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

  • 甜宠99次:宝贝,别害羞4章

    原标题:甜宠99次:宝贝,别害羞4章小说名字:甜宠99次:宝贝,别害羞第4章说你的目的当车子倏然停在一个临近海边的别墅前的时候,夏思羽抿着唇,黛眉从来没有松开,她冷眼看着这栋连同外墙都泛着宫廷黄的豪华别墅,她倏然才慢慢恢复了意识,她才突然想到,还有一个人是受害者,虽然他狠狠伤害了她,但是刚订婚的未婚妻和别人发生关系,他知道的话,应该也会很难过。她不打算告诉他,能少一个人伤心,就少一个人吧。她抬步走向别墅,花园的金灿大门缓缓打开。当她到了客厅门口时,发现门并没有关,她推门而进,第一眼就看到了一个背

  • 尘间百年4章

    原标题:尘间百年4章小说书名:尘间百年第四章他死了么?衬衫男盯着我眼睛冒火,而我也意识到自己犯了错,正打算开口道歉的时候,身后的秦朗却先我一步出了声。“王硕,她不懂事,你怎么和她一样幼稚?还是说,一个女人,你也要和我抢一下?”秦朗走到我身旁,看着衬衫男。衬衫男听到秦朗的话,脸色依旧难看的盯着我。我知道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依旧不出声,事情闹大,最后吃不了兜着走的一定是我和安遇。我深吸了一口,看向王硕,低下头,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诚恳:“对不起,是我不懂事,希望王先生大人不计小人过。”王硕听我道歉,

  • 引妻入局:凌总,求别撩4章

    原标题:引妻入局:凌总,求别撩4章书名:引妻入局:凌总,求别撩第4章扔出门口回去的路上,我的手机响了一下,竟然是优青发来的短信:顾太太,我已经怀了你先生的骨肉。我冷冷笑了,真是巧合,婆婆想要什么,就来了什么。不过想必不是那个视频发来的时间怀上的吧,没那么快。我回复到:都怀孕了,力度那么大,不怕做掉孩子吗?很快,她也回复我:我也不想啊,就是你老公忍不住,非要天天来,我有什么办法呢。我能够想象到她此刻的表情有多么的嚣张。“离婚吧,我没有的东西,优青有了,你妈妈应该很高兴。”我将手机递给顾谦。顾谦看了

  • 辣妻逆袭:陆少,放肆爱4章

    原标题:辣妻逆袭:陆少,放肆爱4章小说:辣妻逆袭:陆少,放肆爱第4章报复“可真是小泼妇!”贺彩蓝气急败坏的怒骂,“你以为你攀上高枝就没事了?唐重锦我还就告诉你,你这样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我见多了,你跟我玩还嫩的很,我们走着瞧吧!”劳斯莱斯绝尘而去,在卷起的满天尘土中,唐重锦被呛的直咳,却依旧毫不畏缩的朝着远去的车辆大喊:“好啊,我们有走些瞧!”翌日。唐重锦被急促的手机铃声吵起,她迷迷糊糊的摸起手机,搁在耳边有气无力的“喂”了一声。“重锦姑奶奶!你在哪儿呢?赶紧来报社吧,上头都找你呢!”同事小米火急

  • 心火燃尽泪成灰4章

    原标题:心火燃尽泪成灰4章小说:心火燃尽泪成灰第4章求你借钱给我进了医院,顾倾城一眼就看到坐在绿色塑料椅上哭成了泪人的母亲,以及脸色沉郁闷头吸烟的父亲。见她来了,刘芸擦了把脸上的泪,上前一步,紧握住她的手,倾城,现在只有你能救你弟弟了!昊泽他究竟怎么了?好端端的怎么就进了急救室了?!顾倾城心里越发着急起来。刘芸面有难色,嘴唇动了动却什么都没说出声。而一旁的父亲顾东海一直在闷头吸烟。顾倾城心中一急,声音也扬高些许:爸,你先别抽了!跟我说说是怎么回事!顾东海掐灭手中的烟蒂,叹了口气:昊泽他被人骗去玩

  • 星云如初相伴晚4章

    原标题:星云如初相伴晚4章小说名称:星云如初相伴晚第4章为她动情坐在车上的时候,她才趴在了方向盘上哭了起来,憋着许久的情绪终于爆发起来。她锤着方向盘,心中万般。泪水模糊了视线,她将油门踩到底,不顾一切的往前冲。唐辛恨,恨他为什么不喜欢自己却还要折磨自己。仅仅就是因为唐冉,可这一切从来都同她无关。不喜欢她,却还要给她温存的错觉。忍了很久的泪水此刻决堤,视线被模糊了,她直接擦了眼泪,满脑子都是刚才发生的事情。她想不明白,为何二十多年的情分都敌不过那一场误会。她喜欢肖盛祁,这种喜欢给了她所有的光明,也

  • 特战铁血神卫4章

    原标题:特战铁血神卫4章小说:特战铁血神卫第0004章:雷叔出手刀疤脸扭过头去看了她一眼,龇牙一笑,但那笑容绝非善意:“报吧,在警察来之前,我要是解决不了他,那就算我输了。”“不行,你们不能再打了!”白慧知道刀疤脸说的是实情,报警肯定是来不及了,于是再一次挡在了林锋的面前,双手张开将他护在了身后。“滚开,我不想打女人,但你不要逼我!”刀疤脸恶狠狠的说道。白慧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凶神恶煞的人,心里有些害怕,可是身为老师的责任感,却支撑着她,让她没有退缩,反而一挺胸道:“你到底想怎么样?”刀疤脸冷声道:

  • 离殇本是朱颜泪4章

    原标题:离殇本是朱颜泪4章小说名:离殇本是朱颜泪第4章生不如死血债血偿一直到上个月,皇上忽地病倒了,昏沉之际,召了远在冀州的雍亲王回宫觐见。褚凌宸是皇上唯一的嫡子,可因为双腿残疾,终身只能坐在轮椅之上,所以无权继承皇位。四皇子对这个兄长,却一惯不喜,如今听到褚凌宸要回宫了,更是暴怒非常。他连夜找来了花虞,让花虞远赴冀州来接褚凌宸回宫,背地里,却给花虞一瓶毒药,让花虞想办法,在路上害死褚凌宸!谋害皇子,是大罪。可花虞为了四皇子,什么都肯做,竟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最后一份记录,是在三天前,花虞已经

  • 寒山子诗·惯居幽隐处(四十)

    惯居幽隐处,乍向国清中。时访丰干道,仍来看拾公。独回上寒岩,无人话合同。寻究无源水,源穷水不穷。简释:我习惯了居住在幽僻的地方,不时到国清寺住几日。造访丰干禅师的禅房,看看好友拾得和尚。当我独自回到隐居的寒岩,除了丰干、拾得外再没有志同道合的人可以交谈了。寻觅探究没有源头的活水,源头虽已穷尽但活水绵绵不断绝,这样的境界只有我们三个人能够体悟到。

  • 献给旅行者365日,中华文化经典文选~《君子小人》GENTLEMAN AND THE VILLAIN

    《君子小人》演音弘一(1880-1942)我不识何等为君子,但看每事肯吃亏的便是;我不识何等为小人,但看每事好便宜的便是。GENTLEMANANDTHEVILLAINYanyinHongyi(1880-1942)Englishtranslation:JohnBalcomIdonotknowwhatitmeanstobeagentleman,Butseethatheistheonethatreceivestheleast.Idonotknowwhatitmeanstobeabaseperso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