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豪门危情:总裁太霸道 最新章节

2017/12/4 1:58:34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豪门危情:总裁太霸道

Part:楔子

她是天使,他是恶魔,原本不同世界的人,是不是从开始就不该相遇?

**

黑暗中,两个人影纠缠着!

宋美娜变的眼神迷离,虚幻的对上黑暗中的影子问道:“宸少……嗯……你爱我吗……”

男人没有回答她,只是维持着自己的动作。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宋曼妮的意识有些无法集中,可是,她不想错过男人意志最薄弱的机会,问出了早已盘算好的目的,“宸少,你娶我……好不好?”

“好啊!”低沉惑人的声音传来,带着一丝慵懒的冰冷,在这样黑暗而充满了诡谲气息的空间里,透着一丝暗沉。

“真的吗?”宋美娜兴奋的笑弯了美眸。

“但是……你配吗?”

就在宋美娜还没有反应过来这句冰冷的话时,突然,屋内骤然大亮,宋美娜反射性的闭了下眼睛,等到睁开……那一脸娇媚的满足瞬间僵在了脸上。

她本能的向一侧看去,只见穿戴整齐,略微慵懒的交叠着修长的腿,正鄙夷的看着她的龙尧宸。

瞳孔猛然放大,宋美娜满脸的不敢置信,颤抖着大喊:“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为什么?”龙尧宸墨炯微微翻转间迸射幽幽的寒气,冰冷的声音没有半丝温度,“那天晚上……真的是你吗?”

宋美娜眼底闪过一丝慌乱,她惊恐的看着龙尧宸冰冷的脸,脸色苍白的颤抖问道:“你……你什么意思?”

龙尧宸没有理会宋美娜,只是微微垂了眸,脑海里闪过夏以沫那张纯净的脸,仿佛总是在宣告,他和她的世界遥远的无法触及。

嗤笑了声,龙尧宸刀削的俊颜上透着一股戾气,一个想得到他,一个想离开他……

心猛然间收缩了下,像是被人狠狠的扎了一刀!

夏以沫,你就这么想离开我,甚至,不惜将别的女人送到我的身边?!

龙尧宸微微眯缝了下狭长的利眸,不疾不徐的放下交叠的双腿,缓缓站了起来,走向宋美娜……

随着他身上那暴戾的嗜血气息的逼近,宋美娜颤抖的更加厉害,她惊恐的看着走近的人,不由自主的,她向后缩着,可是,背后却没有退路让她逃离。

“你知道你错在哪里吗?”龙尧宸声音十分的轻,甚至噙着柔和,可是,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越是看上去平和,就越危险!

宋美娜瑟瑟发抖的看着龙尧宸,盲目的摇了摇头,一切,只是迫于龙尧宸的压力的本能动作。豪门危情:总裁太霸道 最新章节

“你的错……不是想得到我!而是……”龙尧宸目光骤然冰冷,缓缓的,一字一字的冷冷说道:“……帮助她离开我!”

宋美娜瞬时间怔在那里,一脸的呆滞。

“你……不该帮她的!”龙尧宸眼底深处闪过一丝沉痛,他看着宋美娜冷漠的缓缓说道。

宋美娜感受到龙尧宸的意图,惊恐的想要逃离,可是,猛然擒住她脖子的大掌让她无法逃开。

“唔……”宋美娜有些窒息,因为害怕,她瞳孔慢慢扩张,瑟瑟发抖的问道:“你,你想怎样?”

“我想怎样?”龙尧宸狭长的鹰眸透着诡谲的淡笑,“看不出来吗?!”

“不……”宋美娜整个人吓的花容失色。

龙尧宸一把甩开宋美娜,缓缓直起身子,双手抄在裤兜里,以睥睨之势冷眼看着床上的人,声音没有一丝温度的说道:“慢慢享受美妙的夜晚吧!”说完,人便转身出了屋子。

“龙尧宸,你这个恶魔,啊——”宋美娜犀利的哭喊着。

一声声凄厉的叫声划过沉寂,落入了楼下被两个身穿黑衣的男人架着的夏以沫的耳朵里,她瑟瑟发抖的站在那里,死死的咬着牙。好好孕

夏以沫瞪着眼睛,屋子里面那犀利的叫声和男人们淫靡的低吼声充斥了她所有的神经。

龙尧宸缓缓步下楼梯走向夏以沫,看着她那苍白的小脸,心扉划过一阵痛楚。

夏以沫死死的攥着手,她瞪着眼睛看着龙尧宸,脸色苍白,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惊恐,她的唇在轻轻的颤抖着。

“她有今天这样的下场……都是拜你所赐,知道吗?”龙尧宸柔声说道,刀削的俊颜上看不到一丝温度,他缓缓抬起骨节分明的手,修长的手指轻轻的划过夏以沫的脸颊,最后停留在她微微打着颤儿的唇上,指腹勾勒着她的唇瓣,眸光渐渐的变的深谙。

夏以沫猛然撇过脸,恶狠狠的斜睨着龙尧宸,颤抖着唇,冷嗤的说道:“不要将你的残忍……说成是我促使的!”

龙尧宸身子僵了下,墨瞳变的深邃,他猛然擒着夏以沫的下颚,强硬的将她的脸扳正,与他正视。

“呵!残忍?”龙尧宸嗤笑了声,他死死的盯着夏以沫,她眼中的鄙夷好像尖锐的利刃,刺痛了他的心,他微眯了眸光,冰冷的缓缓说道“你觉得这个就是残忍了吗?那……还有更残忍的……在等着你!”

夏以沫没有说话,只是死死的咬着牙,就算心里害怕的已经不能自已,她却倔强的不想在龙尧宸的面前示弱。

龙尧宸看着她的样子,目光变的毫无感情,他薄唇轻启,森冷的说道:“带走!”

黑衣男人面目表情的架着夏以沫离开,龙尧宸看着那娇瘦的背影,心里的伤口被硬生生的撕开,鲜血淋淋,刺痛了他所有的神经。原文haohaoyun.com

夏以沫,如果……爱你是一个错,那么,就这样一直错下去吧!

`

Part:001

【第一部分:第一卷】

【第一爱】:缘分有时始于初遇

**

碰撞,擦身而过

**

五年前。

夜晚,车灯和霓虹灯绘画出了一道夜的绚丽风景。

天空中飘着小雪,在车灯的照耀下,就像遗落到人间的小精灵,一个个的自由飞舞,最终落入尘埃。

街道上,一个瘦弱的身影裹着羽绒服,带着针织帽一路狂奔着,嘴里哈出的气成了雾气弥漫在她娇俏的小脸的四周。

夏以沫的脸上有着焦急的神色,边跑边看着手腕上的卡通表,嘴里还不停的念叨着什么,她看着前面那个闪烁着霓虹灯的【绯夜赌城】招牌,奔跑的腿越发的用力起来……

“吱——————”

刹车声就在夏以沫想要穿越马路的时候,刺耳的响起,她看着那辆车,整个人呆愣的站在那里,眼睛瞪得大大的,原本冻得微红的脸也顷刻间吓的惨白。

夏以沫怔愣在哪里,过了一会儿,方才猛然一惊的回过神,她看着那辆几乎就要将她撞飞的车,刺目的车灯强光让她没有办法看清车内的人。

夏以沫急忙朝着车歉意的躬身了下,就踏着匆匆的步子朝着绯夜赌城跑去……而她的身影,从始至终,都落入了车内后座的男人的眼底。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

龙尧宸透过车窗看着那瘦弱的身影,狭长的鹰眸微微眯缝了下,掩去了深邃的瞳仁下犹如浩瀚海洋般深谙的目光,薄唇轻抿之际,冷峻的脸上有着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

他微微蹙了下眉,眸子深处噙着一抹淡淡的疑惑,刚刚看到那张朝气的脸时,竟然有那么一刻会在她的身上看到若晞的影子……

薄唇浅扬了个自嘲的弧度,就在夏以沫的身影消失在绯夜赌城,他方才拉回目光,与此同时,深谙的墨瞳已然平静的没有了任何思绪。

“开车!”龙尧宸淡淡的吩咐。

刑越启动了车子,转过一侧的街角,滑入了绯夜赌城的地下停车场,他将车平稳的停到了专属车位上,然后下了车,恭敬的给龙尧宸开了车门等候着……

龙尧宸跨出修长的腿,人刚刚出了车,就看到了前方一辆红的扎眼的兰博基尼透着嚣张的气息停在车位上,他立在那里没有动,只是静静的站着,犹如王者一般的睥睨着那辆车,菲薄的唇角微微扬起了一个邪佞的弧度,眸底深处,亦有着一丝笑意。

“铃铃铃……”

手机铃声打破寂静的空间,在空旷的地下停车场内,有着淡淡的回音,犹如鬼魅般让人在这样阴冷的天气里,有着一丝不舒服的感觉。

龙尧宸没有看是谁打来的,径自接起了电话,听着里面的声音,眉眼微扬了个邪肆的弧度,噙着揶揄的缓缓说道:“这么等不及的要送死?”

“谁输谁赢还说不准呢!”电话里传来慵懒的声音。

龙尧宸嘴角的笑意加深,幽幽的说道:“你今天再输……可就要失去追她的权利了……”

淡漠的话音透着深沉,又好似噙着一丝玩味的轻松,只是,熟知他的人都知道,这是他即将要捕捉猎物时,发出的警告!

`

Part:002

掠夺,玩的大些

**

夏以沫急忙换着衣服,由于惊吓和疾奔还没有舒缓过来的她还在喘着气儿,她舒气儿的吞咽了下,又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仪容……

白色的衬衣,红色的A字裙,红色的领结,原本的马尾辫也被盘起,顿时,方才的清新被这套侍者的衣服掩盖了几分,透着一丝干练,但是,却又掩藏不掉她眼底的清澈。好好孕

“加油!”夏以沫朝着镜子里的自己比了个打气的手势,方才出了更衣室,和上一场的侍者宋琳交接班。

“欸?你听说没有?”宋琳神秘兮兮的说道:“今天晚上开了至尊VIP!”

“哦!”夏以沫悻悻然的应了一声,并没有引起她多大的注意力,她只是埋头记录着。

宋琳无奈的翻翻眼睛,撇嘴说道:“你能不能有点儿女孩该有的八卦本性啊?至尊VIP耶!只有赌金超过一千万才会开的场子……”

夏以沫抬起头,看着眼睛都发光的宋琳,无奈的说道:“小姐……我每天要打三五份工,哪有时间去管这些八卦?在说了,那种顶级的地方,也不是我们能进去的,所以……你还是快下班回家,我去忙了……”

说完,夏以沫将接班记录本放到柜子里,朝着宋琳精灵的笑了笑,然后在她嘟嘴轻哼下出了接班室。

绯夜赌城是A市最大的赌场,这里,每天都有人一夜成为富翁,也有人一晚上输的倾家荡产。

更重要的是……这里每天都在揭露着人性的欲望和丑陋,看似潇洒,实则就是一个黑暗的深渊。

夏以沫端着托盘,嘴角挂着笑容游离在各个赌桌的四周,看到有空杯子,就会贴心的为对方换上一杯酒,遇到赢了钱开心的,大多都会扔给她一个筹码当小费。

夏以沫看着手里蓝色的筹码,满足的装进了兜里,然后继续游离在赌客的四周,在她的脸上,你什么时间都看不到疲惫,仿佛,精力一直都是充沛的。

与大厅里的嘈杂相比,顶层的至尊VIP房里气氛安静的有些诡谲。

一个大约二十二三岁的男子慵懒的坐在偌大的赌桌的一边,微微垂着眼帘,修长的手指有意无意的敲打着绿色的绒布桌面,不羁的短发遮掩了他的眉角,掩去了一丝桀骜的邪气。

“哐”的一声,红檀木的双开大门从外被推开,男子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意,缓缓抬头,俊逸的脸上有着不属于年纪的深沉。

龙尧宸在门口顿了下步子,看着男子扬了扬唇角,方才抬脚走了进来,不同于坐在那里男子的邪佞,他举手投足间,更多了一份霸气和嗜血的狂妄。

龙尧宸退下风衣,随手扔给了一旁的侍者,人在男子对面坐下,他随意的翘着腿,抽出一支烟点燃,吩咐道:“明天和我一起去见齐亚的人!”

“嗯!”男子把玩着筹码。

龙尧宸有些慵懒的躺靠在座椅上,狭长的眸子淡然的看着对面的人,挑眉问道:“天霖,非要争吗?”

“你说呢?”龙天霖邪魅的耸肩摊了下手,嘴角的笑散开,但是,却让人感觉不到温度。

龙尧宸垂目,将手里的烟蒂捻灭在烟灰缸里,缓缓说道:“那……我们就玩大点儿……如何?”

话落,龙尧宸目光微凛的抬起,眸底深处,透着让人无法拒绝的森冷寒光。

龙天霖依旧一副随意的样子,将手里的把玩的筹码扔到桌上,“说说看!”

“如果你输了,不仅要放弃若晞,还要……”龙尧宸缓缓坐起身子,嘴角一侧扬了个冷魅的弧度,刀削的俊颜更是透着傲然的缓缓说道:“……让出龙帝国!”

·

Part:003

伤害,她的离开

**

“如果你输了,不仅要放弃若晞,还要……”龙尧宸缓缓坐起身子,嘴角一侧扬了个冷魅的弧度,刀削的俊颜更是透着傲然的缓缓说道:“……让出龙帝国!”

龙天霖一侧的嘴角扬起邪佞的弧度,眸光变的幽深,他挑眉问道:“怎么?打算回龙岛了?”

龙尧宸薄唇若有似无的笑了笑,躺靠在座椅上,悠悠的说道:“如果我回去……要的,就不仅仅是龙帝国,还有……”

龙尧宸突然目光变的阴沉,原本噙着邪魅的脸上更是透着猎豹一样的嗜血气息,嘴角噙着鬼魅而邪佞的淡笑,接着缓缓说道:“……龙岛的政权!”

龙天霖低头笑了笑,随即目光也变的暗沉,只是,脸上透着狂妄的说道:“既然你想玩……那么,随你!”

龙尧宸如深谙海洋的目光落在龙天霖的身上,这个仅仅比他小了三岁的男人,早已经褪去了轻狂的稚气,如今的他……俨然也已经成了随时准备掠夺的猎鹰!

也许,他们两个,在乎的就只有若晞,那些权利……之于他们,太过容易掌握!

“你是客,怎么玩……你定!”龙尧宸的声音听不出他真正的情绪,他悠然的端起侍者刚刚放下的红酒杯,浅啜了口,淡淡的酒香顿时在嘴间蔓延,以此同时,他嘴角的笑更加的鬼魅。

“一张……比大!”

龙尧宸不置可否,只是墨炯变的幽深,他们不是赌王,拼的……不过是眼力和运气,“我的运气一向很好!”

“我好像也不差……”龙天霖耸肩说道,此刻,完全没有了方才的剑拔弩张。

龙尧宸微微扬了下巴,荷官明白的点点头,启开了一副崭新的扑克牌,抽掉了大小鬼后开始洗牌。

“请问,需要切牌吗?”荷官将洗好的牌置于掌心,询问的看着龙尧宸和龙天霖。

龙天霖突然嘴角一勾,手法极快的拿起一个筹码,掷向了荷官的肘弯,只听“唔”的一声痛呼传来,紧接着,荷官手里的牌已经扔到了上空,顿时,扑克牌犹如花雨一般的倾洒了下来……

龙尧宸没有动,龙天霖也没有动,二人只是含笑的看着对方,突然,几乎就在同时,二人同时起了动作,伸手各自向一张牌抓去……

龙尧宸嘴角微扬了个诡谲的弧度,将刚刚抓住的牌突然掷了出去,直直的飞向另一张牌,由于冲击力,硬生生的,他将那张牌打入了龙天霖的手里,适时,他手翻动,已然将龙天霖想要去抓的牌捏在了指间。

说时慢,龙尧宸这一系列动作却极快,快的龙天霖没有来得及应对。

“看来……我运气还不错!”龙尧宸嘴角扬着笑,缓缓翻转了牌面,是一张黑桃A!

龙天霖没有看自己的牌,有些抱怨的嘟囔:“都不知道让着点儿我……”

“你知道的,关系到她……我不会让!”龙尧宸随意的将牌扔到桌子上,眼底闪过一抹笑意,“天霖,她……是我的!”

“是吗?”龙天霖一点儿输了颓废感都没有,只是眼睛里透过一抹奸佞的笑意的缓缓说道:“若晞……这会儿应该已经到机场了!”

龙尧宸突然脸色一沉,他看着龙天霖的样子并不是开玩笑,顿时,眼底噙了怒意的沉沉说道:“她让你拖住我的?!”

龙天霖没有说话,只是邪魅的笑了笑。

“很好!”龙尧宸嘴角微微抽搐了下,眼底透着嗜血的阴寒,他收回目光,起身就往外走去。

龙天霖手里把玩着那张牌,看着那已经没有了身影的大门,喃喃自语的说道:“哥,怎么办呢……我越来越喜欢看你生气了……”

话落,龙天霖微微蹙了眉,眼底有着说不清的复杂情绪。

`

Part:004

夜幕,心被刺痛

**

车,在夜幕下飞快的行驶着,雪花渐渐落的大了起来,迷乱了人们的视线。

龙尧宸薄唇紧抿成了一条线,狭长的眸子更是微微眯缝着,透着一股暴风雨欲来的诡谲气息。

“停车!”

突然,深沉而含着怒火的话语溢出龙尧宸凉薄的唇。

刑越从后视镜看了他一眼,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还是缓缓减速,将车停靠在了路边。

龙尧宸下了车,站在高速路的围栏边上,目光深邃的看着前方……那个A市机场的方向。

风在吹着,风衣传来“簌簌”的声响,亦扬起了他桀骜的短发,露出他幽暗犹如黑晶石一般的墨瞳。

雪越下越大,俨然成了鹅毛大雪,在这样深冬的夜里,透着刺骨的冰寒。

龙尧宸就这样站着,好像不知道冷一样,任由着雪花覆盖了他的身体,这样的他,落在刑越眼里,除了一丝无奈,便什么都没有了。

“滴”的一声轻响传来,打破了风雪下的夜幕的沉寂,让人莫名的……心微微滞了下。

龙尧宸收回目光,拿出手机,手指滑动屏幕打开简讯……

【爱,从来不是我生活的重心……宸,忘了我吧!若晞!】

看着那幽幽光线下短短的话语,龙尧宸嘴角勾了个自嘲的笑意,他就这样怔怔的看着,好似要将手机看穿一样,仿佛,这样……他就能看到颜若晞在说出这句话时候的表情。

拿着手机的手微微用了力,传来“嘎嘎”的骨骼错位声音,龙尧宸的暗暗咬了牙,利眸微微眯缝了起来……墨瞳深处有着化不开的戾气。

过了许久,紧握着手机的手方才缓缓松开,原本脸上笼罩的阴霾也渐渐的散去,独留下他那副仿若什么都不在意的邪魅面孔。

龙尧宸又看了眼机场的方向,方才默默转身,上了车,平静的说道:“回去!”

“是!”刑越应了一声,从后视镜看了眼透着凉意的龙尧宸,启动了车子,原路返回了市区。

夜,越来越沉,这场雪仿佛一点儿也没有停止的预兆,一直在下着,路边上都已经积了至少十公分的厚度。

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少,可是,此刻绯夜赌城内却是人声鼎沸,叫嚣声和欢呼声夹杂着,暴躁声和哭喊声也不断的传来。

夏以沫看了看那些被保安架走的人,微微叹息了声,突然觉得很讽刺。

爸爸因为嗜赌成性欠下高利贷,妈妈因为替爸爸还债而累到病,如今的她却要来赌场打工赚钱来支付妈妈的医药费和弟弟的学费……

夏以沫自嘲的笑了笑,笑容慢慢隐去,脸上透着一丝疲惫的走向筹码兑换区……将今天赌客打赏的筹码交给里面的兑换员。

“今天收获不错哦!”顾浩南看了看颜色各异的筹码,“有1340呢!”

夏以沫接过顾浩南递过来的钱,扯了嘴角笑着说道:“明天晚上给你带宵夜过来。”

“谢啦!”

“我先走了,拜!”夏以沫将钱装到兜里,去了更衣室和下一班的人交接了后,换了衣服出了赌场。

一阵凉风夹杂着雪花迎面吹来,夏以沫冷不丁儿的打了个颤儿,她看着漫天飞舞的雪花,嘴角渐渐扬起笑容,她摊开掌心,接着雪花,看着那在路灯下越发晶莹的雪花在掌心慢慢融化,笑容直达眼底。

生活还不算太坏,至少……她现在每天打工的钱还能够支撑妈妈的医药费和弟弟的学费,这就已经够了!

“浩瀚心海中,坚持一种梦……”

突然,手机铃声传来,夏以沫先是顿了下,然后收回手从包里掏出电话,见是个陌生豪门,她不仅微微皱了下眉,“喂?”

“夏以沫是吗?”电话里,传来令人极为不舒服的男人的声音。

夏以沫的眉头皱的更紧,疑惑的问道:“你是……”

“不想你爸死,半个小时内到青阳路的异度酒吧!”男人冷冷的说道:“记住,我不太有耐心等人!”

“啊——”

男人的话方落,就听到电话里传来一声尖叫声,夏以沫猛然间瞳孔扩大,脸上全是担忧,朝着电话就大吼道:“你们把我爸怎么了……喂喂,喂喂?”

“嘟嘟嘟嘟”的挂断音传来,夏以沫脸上的担忧更甚,她顾不得多想,拦了一辆出租车就蹦了上去,“司机,麻烦青阳路异度酒吧!”

·

豪门危情:总裁太霸道》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豪门危情 或 总裁太霸道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余生太长,非你不可 最新章节

    原标题:余生太长,非你不可最新章节小说名称:余生太长,非你不可目录预览:第1章冷继尘,我们离婚吧!第2章相信我一次好不好?第3章您太太大出血了!第4章离婚?休想!第5章求你要我!我需要很多钱!第1章冷继尘,我们离婚吧!夜,深宋依然紧紧抓着孕检报告贴在胸口,神情掩不住的欣喜激动。她终于怀了冷继尘的孩子,那个她喜欢了二十年的男人。如果他知道了这个消息会不会惊喜?脑中闪过男人向来冰冷讥嘲的神色,她眼中的笑意突然暗淡。还是抱着一丝期望拨了男人的电话。那头很快被接通,女人的声音响起:“喂,是谁?找继尘吗?

  • 重生之风华庶女 最新章节

    原标题:重生之风华庶女最新章节小说名:重生之风华庶女目录预览:第1章重生过往第2章最是他无情第3章势必要复仇第4章姐姐私会男人第5章绝地反击第1章重生过往天冥元年27,太子冥绝尘登基,尊崇“冥炎皇”。登基的第一道圣旨“向氏容锦,贵为太子妃,不守妇道,难立中宫,黜其封号,施以十种宫刑处死,赐其孽子毒酒一杯。立向家嫡女向云烟为后,尊为炎后。罢免王太傅,王家上下流放金墉塔,如有不从,满门抄斩。”明晃晃的圣旨拿在一名女子手上,她媚含春水脸如凝脂,粉色一品红花香嫩,逶迤翠绿拖地朦胧丝理纱,裙摆飞扬,百媚横

  • 坏蛋王妃很嚣张 最新章节

    原标题:坏蛋王妃很嚣张最新章节小说名:坏蛋王妃很嚣张目录预览:第一卷下嫁王府第1章穿越第一卷下嫁王府第2章赐婚第一卷下嫁王府第3章夜遇刺客第一卷下嫁王府第4章虚与委蛇第一卷下嫁王府第5章嫁衣第一卷下嫁王府第1章穿越好痛,为什么心口会这么痛,难道把心脏撞坏了吗?慕雁歌费力地睁开眼睛,她记得自己一时头脑发热将负心男友从车轮下救出,而自己则华丽丽地血染当场,现在全身像散了架一样,是在医院里吗?难道没死?“哎哟”慕雁歌动了下身体,觉得全身僵硬。“小姐?小姐,你终于醒了。”惊奇激动的声音在身旁响起,慕雁歌

  • 宠妻无度:首席少帝请矜持 最新章节

    原标题:宠妻无度:首席少帝请矜持最新章节书名:宠妻无度:首席少帝请矜持目录预览:第1章揍错人了第2章霸气男人第3章与我何干第4章自作孽不可活第5章我要举报你第1章揍错人了“我操!敢揍爷!”看着眼前被揍得鼻青脸肿的男人,又看了一眼沙发上衣衫不整,裙子都被扒下来的陌生女人,夏允薇头皮一阵发麻。她,揍错人了!就在半个小时之前,她收到好友颜沁的呼救短信,以十万火急之势开车来到这家高级娱乐会所,一脚踹开了这间包厢门,劈头盖脸就对正在逞兽欲的男人一顿狂揍。正准备拉起沙发上的女人,才知道她走错了包厢,打错了人

  • 草包逆袭:驭蛇三小姐 最新章节

    原标题:草包逆袭:驭蛇三小姐最新章节小说书名:草包逆袭:驭蛇三小姐目录预览:第1章凭什么我要替她的无能买单第2章蛇中之王第3章无耻狗男女第4章太监太子第5章冥冥之中的缘分第1章凭什么我要替她的无能买单冥界。阴风阵阵,寒意颤颤。幽暗的冥府大殿上,几十颗头颅悬空浮动,点点幽光闪烁,晦明晦暗。“事情大约便是如此……”大殿上,冥王负手而立,唇角挂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饶有兴趣的打量着下首的白衣女子。若非他实在无聊,也不会亲自来和这个女子交易。只是不知为何,当他见到这个女子的第一眼,心中便生出一种莫名的悸动

  • 最强前妻:狼性少尊请住手 最新章节

    原标题:最强前妻:狼性少尊请住手最新章节小说名字:最强前妻:狼性少尊请住手目录预览:第1章我们完蛋了第2章逃婚第3章惨不忍睹第4章好大的麻烦第5章该死的女人第1章我们完蛋了偌大的爱尔草坪上,无处不在的紫纱和粉红色玫瑰装饰着各处,白色的可移动栏杆上坠着许多形态各异的小天使,每个天使的周围都用鲜嫩的粉红色玫瑰,淡紫色的轻纱点装,两条分别延伸向中间,通往草坪尽头。整个场景布置,华美浪漫。很显然,这是一个婚礼现场。可是,新娘却迟迟未出现。今天是京城四大家族之一邢家大少邢楚和白家小姐白素的婚礼,除了镇定自

  • 庶女毒后 最新章节

    原标题:庶女毒后最新章节小说书名:庶女毒后目录预览:第一卷丰国篇第1章惨死新房第一卷丰国篇第2章重生婚前第一卷丰国篇第3章栽赃的就是你第一卷丰国篇第4章我要买他第一卷丰国篇第5章来的是恶鬼第一卷丰国篇第1章惨死新房“傅问渔,你想逃到哪里去?”阅王府漫天的喜色下,傅问渔一身嫁衣似火,瘦骨嶙峋的残躯爬行着,渐渐在皑皑白雪里带出一道蜿蜿蜒蜒的血痕。她身后衣着华贵的女子云鬓花颜,吃吃笑着看她哆嗦着爬在墙根下,千娇百媚的笑容如同魔鬼的果实带血,无端透着些微得意和狠戾,“我的五妹妹,你真以为爹爹接你回来,是

  • 庶女狂妃:腹黑四小姐 最新章节

    原标题:庶女狂妃:腹黑四小姐最新章节小说书名:庶女狂妃:腹黑四小姐目录预览:第1章貌美如仙的傻子第2章你是个骗子第3章可不可以拒绝穿越第4章谁在算计谁第5章说话可以不喘气吗第1章貌美如仙的傻子西陇国。十月的梁州城稍显闷热,不过街上依旧是熙熙攘攘,来往的商贩不少,讨价还价声,偶尔的争论声充斥着大街,虽觉得有些吵闹,却也是热闹,正是体现了如今的西陇国,国力昌盛,国泰民安。祥安街的一处酒楼里,几乎座无虚席,生意红火。靠窗位置的一桌人正在大声地讨论着什么,引得旁边几桌的客人也忍不住倾身去听。“你们听说了

  • 邪王的金牌蛇妃 最新章节

    原标题:邪王的金牌蛇妃最新章节小说名字:邪王的金牌蛇妃目录预览:第1章生死同命第2章那便来玩一场游戏吧第3章你和北穆子夜什么关系第4章初见,你的身材也不过尔尔第5章勾了魂迷了心第1章生死同命空旷的实验室冷冽的仿佛如置身冰窖一般,一张狭小的手术台上,绑着一名陷入沉睡的红衣女子。手术台前摆满了各式各样的仪器,一名白衣男子将一台仪器连上了女子的头部,随手抽出了一把手术刀,正准备为女子做一场开颅手术。“芯片……”白衣男子冷冷的吐出两个字,瞥了一眼墙壁上的钟,确定麻醉药已经开始起作用了,头也不回的向身后一

  • 一夜欢宠 :亿万老公你好坏 最新章节

    原标题:一夜欢宠:亿万老公你好坏最新章节小说名:一夜欢宠:亿万老公你好坏目录预览:第1章一片狼藉第2章这个男人是谁第3章给他一巴掌第4章谁的主意第5章她是个小姐第1章一片狼藉VIP套房里,空气中弥漫着欢愉后暧昧的气息,衣物被随意的丢在地上,一片狼藉。双人床上被褥横在沉睡的男女身上,勉强遮住春光。一阵匆促地敲门声传来,乔巧好看的眉头皱在一起,难受地翻了一个身。她头疼得厉害,身体也酸疼难忍,像被什么东西碾压过一样,她想抬手揉揉脑袋,这时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身后有个温热的物体正紧密地贴着自己。乔巧惊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