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邪王压醉妃 最新章节

2017/12/4 2:50:3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邪王压醉妃

第1章

“天,我不会游泳啊,谁来救救我。邪王压醉妃 最新章节

可,不对啊,为什么感觉,似乎能呼吸了?

不是应该在水中吗?

满月儿费力的睁开双眼,转头看向四周,顿时倒吸口凉气…

这里不是湖里,而是房间里。什么情况?难道有人救了她?

可不对啊,她很确定来小青山之前听姐们儿赵航依说过,这里是野山坡,根本没有任何建筑物,要打帐篷过夜的,那这古色古香的房间是哪儿来的?

“五小姐醒了,五小姐醒了。”身旁一声尖锐的喊声吓了惊魂未定的满月儿一跳,她瞪眼看向这个大热天还穿着这种厚重粗布白服的女子,有些诧异。

之前跟几个朋友定好到小青山来郊游的时候,没听说这里有剧组在拍戏啊。

怎么会有人穿这么奇怪的衣服?对了,之前在湖边看到的那个老NaiNai似乎也是穿的这种怪异的衣服吧。

此时,门被嗵的一声推开,满月儿转头,只见房门外扑进三个女人,一个个貌美如花却都穿着跟身边这女孩儿一样的素白服。

其中,稍年长的一个悲痛的无法自抑,直接趴到满月儿的身上,痛哭失声:“弯弯啊,你终于醒了,娘以为这辈子就要这么失去你了呢。阅读http://www.haohaoyun.com/

满月儿皱眉,娘?这是什么怪异的称呼,古代的?天呐,不要吓唬人啊,她的小心脏哪里承受的了这种玩笑。

“那个…现在是什么情况?”难道是朋友们在捉弄她?

那女子抬起梨花带雨的脸,摸着满月儿的脸,激动道:“娘这辈子都不会忘记苏姨娘,如果不是她舍身救你,娘怕是永远都见不到你了。”

什么乱起八糟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满月儿闭眼,努力的回忆落水之前发生的事情。

她跟朋友约好今天来小青山郊游,平常就爱好喝口小酒儿的她今天依旧没能忍住,两瓶啤酒下肚后,她内急去茅厕,却在湖边的树旁遇到一位穿着怪异的老NaiNai。

老NaiNai歪躺在那里似乎是生病了,很痛苦的样子,她好心上前询问,却被那老太太一把抓住,老NaiNai拉着她的袖口,不停道:“小主子快回去,回去。”

“回去,回哪里去?NaiNai,你家在哪里?告诉我,我送你回去。”

“回去,回去救皇上,小主子,只有你跟他能帮皇上了,小主子,快回去。来自haohaoyun.com

满月儿以为这位神叨叨的老太太迷糊了,心中暗自偷笑,还小主子,皇上呢,以为这里是古代啊。“NaiNai,你到底在说什么啊,你要回哪里去?”

老太太伸手往湖边一指,满月儿顺着老太太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湖边有个翠绿色的小荷包落在了那里,她以为那是老太太的东西,便起身过去捡,谁知…

她的手才刚触碰到那个荷包,就不经意间从湖水的反射中看到自己的影子。

不,确切的说,应该是穿着绿色古装的满月儿在湖水中挣扎的影子。

她虽因为喝多就乱**服的怪癖而不知道自己的外套现在花落何处,可却还清楚的知道自己穿的是米色运动服,那么,湖水中的古装满月儿是谁?

就在她诧异的时候,感觉后背一重,似乎是有人推了她一把,紧接着她就扑进了平静无波的湖水中…

第2章

就在满月儿还有些摸不着北的时候,门外再次传来呼天抢地的哭声,她转头看去,仍是一位身着素白袍的女子,只是这位女子的盘发极其整齐,头顶朱钗玉饰,脸颊略圆滑红润,一看就跟刚才进来的两位营养不良的少女不同。

她以为这位少女还是来哭她的,正想着要如何安慰呢。可谁知,这女子在见到她醒了的时候,上前来一把扯住了她的领口:“上官弯弯,你这个扫把星,都是你,是你杀了苏姨NaiNai,如果不是因为你,苏姨NaiNai根本就不会死。”

她的手劲儿极大,晃动的满月儿都有些想吐了,她坐起身,一把将她推开,怒吼道:“你才扫把星,你全家都扫把星。阅读http://www.haohaoyun.com/

虽然她不认识这个上官弯弯,可被人这样拉着欺负可不是她的作风。

“你…”女子被推开后,不悦的咬唇伸手指着她,“你敢推我,我跟你拼了,”随即再次扑上来扯住满月儿的头发:“你这个死丫头,我这就打死你为苏姨NaiNai报仇。”

满月儿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起初被压在身下,可被扯到头发后,她一疼,励志转身将她反压到身下,也用力撕扯她的头发。

打架?哼,从小到大她可是从来没输过呢:“被你打死我就不姓满。”

周遭的几人没有注意到满月儿的话,见两位小姐在床上撕扯着打了起来,赶忙上来劝拉。

稍有些年纪的美娇娘一会儿拉拉满月儿,一会儿又拉拉后来的那女子,见两人都不听自己的,急得都要哭了。

“反了是不是,都给我停手。说明haohaoyun.com”这时,只听门外一声粗重的喝止声,让后来的那女子立刻停止了手头的动作。

满月儿见对方停止动作,意犹未尽的从身后对那个女子的后背补了一脚,将她直接踹下床。

那女子一见门口的男人,立刻哭着扑了上去:“爹,上官弯弯她害死了苏姨NaiNai,还打我,爹,你要给苏姨NaiNai一个公道啊。”

满月儿坐正将自己被扯的乱成一团的头发给向后摸了摸,抬眼也看向门口的中年男子,男子五官轮廓粗犷,眉飞入鬓,一身棕黑袍字让他整个人看上去增加了不少武夫气质,总之一看就不像是个文质彬彬的男人。

“老爷,弯弯没有错,是贱妾的错,贱妾不该让弯弯去找苏姨娘,是贱妾的错啊。”之前抱着满月儿哭的美娇娘上前也跪倒在那粗狂男人的身前,头紧紧的伏在地上。

老爷?贱妾?满月儿一阵头疼的伸手摸着自己的后脖颈。网站haohaoyun.com

妈呀,她有些昏,到底是她耳朵不好,还是眼睛不好,又或者是…她产生幻觉了?

为什么她现在所看到的,听到的一切都这么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呢?

难不成,她非常时髦的…穿越了?除此之外,她实在想不出别的说辞来解释眼前的状况。

就在满月儿晃神的时候,男人抬脚将去拉扯他裤脚求饶的美娇娘一脚踢开:“滚开。”

满月儿立时抬眼怒目瞪向那男人,打女人?她人生第二大忌,绝对看不了男人打女人:“喂,老头儿,还不停脚。”

第3章

满月儿一声高喝,顿时让全场都静了下来,大家同时如看鬼魅一般的看向满月儿,全场呆住。

还是之前打人的女子反应及时,她回神拉扯着中年男人的手臂哭闹着:“爹,你看,上官弯弯真疯了,居然这么目无尊长。”

中年男人也回神,冷喝一声:“孽障,还不给我滚下来跪下。”

满月儿下床掐腰:“跪下?跪谁?跪打女人的你?凭什么,你有什么资格让我跪?”

美娇娘回神,赶忙起身上前捂住满月儿的嘴:“弯弯,娘求你了,快醒醒吧,别说胡话了,赶紧去给你爹跪下认个不是。”

爹?满月儿膛目结舌,看看美娇娘,又看看那个被称为她爹的男人,脑中的线有些理清了,这个美娇娘肯定是这个男人的小妾。

“快啊。”美娇娘使劲全力也没有拉住不肯屈服的满月儿,她急的眼泪就在眼眶中打转,见拿满月儿没有办法,她只好继续对中年男人求道:“老爷,弯弯落水后刚醒来,神智还有些不清醒,贱妾一定会好好教训她的,求老爷千万不要跟这孩子一般见识。”

“你?如果你能将她教育好,也不至于让她害死人又不自知。你知不知道苏姨娘是什么人?她可是皇上的Ru母,如今她惨死在我上官府,你让我如何向皇上交代?这个孽障…”

满月儿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哪有这样做人父亲的,“喂,你有完没完,我能活着就让你这么不高兴是不是,你以为我愿意重新醒来看到你这张脸吗?好不容易醒来没有听到一句安慰也就算了,你竟然还好意思跑来质问我,像你这样的人,有什么资格做人的父亲?”

“你…”中年男人还一句话都没有说,就只听满月儿继续道:“你要怎么向皇上交代是你的事情,就算我是个孽障,也是你制造出来的。”

“反了,反了,来人啊,把这个不孝女给我押进柴房。”中年男人被气的手指发颤,他伸手指着满月儿,脸被憋的通红。

打满月儿的女子满脸的得意,扬眉看向满月儿,似乎这样才解气一般。

美娇娘跪地:“老爷,不能啊,那柴房,哪里是人呆的地方,求老爷三思啊。”

“有什么不能的,下人犯了错都是关进柴房中的,别人能呆,难道这个五小姐就呆不得吗?她不是人吗?”打人的女子扬唇,煽风点火。

满月儿握拳,打人的欲望再次被勾出,她就发现了,这个女人实在是皮紧,欠收拾。

她尚未出手,就只听门边传来一声悦耳的柔弱女声:“爹,女儿也觉得此时将五妹关进柴房不妥。”

满月儿顺着声音的来源看去,就只见一个长的像是仙女儿般灵气的女子身着一身素布白衫出现在眼前,女子细眉柳叶弯弯,鼻尖翘如鹰勾,薄唇樱桃般诱人,双颊绯红,落入凡人眼中,就如一尊精雕的瓷娃娃一般秀美,让人心中的保护欲不禁夺心而出。

第4章

“爹,苏姨NaiNai她生前最喜爱小妹,若是她知道您今日将小妹关进了柴房,必然会很生气的。再说,小妹她平素里Xing子稳沉内敛,今日她会反常的对您大不敬,肯定是落水时受到了惊吓,您多给她些时间,待她恢复后就不会再如此了。”女子说着,怜惜的转头看向满月儿。

见父亲仍不松口,上官涟漪继续劝道:“爹,后天就是三叔的生辰了,您不是答应到时候带着一家老小去给他祝寿吗,到时候少了小五儿,岂不是无趣?”

听了三女儿的一通劝,上官浩甩袖白了上官弯弯一眼:“孽女,你好自为之,再敢闯祸,小心我扒了你的皮。”

上官浩带着一群人离开,满月儿追到门口对着他的背影摆鬼脸,看到她的动作,众人面面相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弯弯,你…没事儿吧?”上官涟漪上前拉住上满月儿的手,有些担心。

满月儿呵呵一笑,拍了拍她的手:“我没事儿,美女,刚才谢谢你出手相助啊。”

“美女?”上官涟漪口结,与美娇娘一起诧异的看向满月儿。

看到众人的反应,满月儿这才想起自己现在所说的话对她们来说一定是疯语,为了不让人怀疑,她装晕的扶着额头道:“我的头一直有些晕晕的,好奇怪,为什么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呢?”

“天呐,怎么会这样,这可该如何是好?”美娇娘伤心的又哭了起来,上官涟漪赶忙上前安慰:“二娘,弯弯能活下来已经是万幸,经此大劫,我们该感谢老天爷只是带走了她的记忆不是吗?”

“可弯弯以后该如何是好,她连我都认不出了呀。”

满月儿沉住气,她上前装出一副单纯的模样:“你是我的娘亲?”

她伸手抚平美娇娘脸上的泪痕,哄道:“我虽然记不起你了,可以后一定会想起来的,你别哭了,我好心疼呢。”

美娇娘反手摸着她的手:“弯弯,就算是为了苏姨娘,娘也会好好照顾你,让你想起以前的一切的。”

上官涟漪扬唇温柔一笑,满月儿站起身对她伸出手:“你是我的姐姐吧,你好,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上官涟漪被她的俏皮表情给逗笑,也拉住她的手学她的样子:“我是你的三姐上官涟漪,请多关照。”

这就是满月儿来到赤阳国的第一天。

上官涟漪从蕊月苑出来,直接来到老四上官潞潞的房间,上官潞潞见她进来,心里一紧张赶忙站起身,完全没有了之前的嚣张,结巴道:“三,三姐。”

上官涟漪眼神一凌,也不似之前娇柔,面容上的娇媚却掩藏不住她的冷冽:“谁让你去招惹那个笨蛋的?我警告过你多少次了,在她成为替死鬼之前,不许再动她分毫,你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了吧。”

“不是的三姐,我…”

“再有下一次,代替我嫁给那个蠢王爷的人就是你。”上官涟漪威胁着这个草包四妹。

上官潞潞赶忙紧张摇手:“不要啊三姐,我不要嫁给那个断袖的王爷,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第5章

天气晴好,路边的杨柳叶随着燥热的风无力的摇摆着细软的腰肢,宽敞的平安大街上,除了三三两两不怕热的小商贩外,几乎看不到什么行人。

上官府的四辆马车一前一后的碾压着热滚滚的石板路往陇城西边的上官三叔府赶去。

今天是上官浩的三弟上官泽三十岁生辰,上官浩这一代共三兄弟,老大上官浩是朝中左相,老二上官润为皇上的恩师,老三上官泽是陇城首富。鉴于是名门旺族,所以每逢家主生日,总是会办的热热闹闹的。

马车里安静的除了呼吸声外再没有其他动静,相比起来,底下传来的马车碾地的轱辘声倒似是惊雷一般了。

第一次坐马车的满月儿眉心皱在一起,手紧紧的拽着坐席上的包套,身子随着马车而左右晃动。

见她这样子,上官涟漪满是担心的坐到她身边握着她的手:“弯弯,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满月儿勉强笑了笑摇头,“没有啊,我挺好的。”

这哪里是不舒服,简直是相当的不舒服,坐秋千旁边还有根绳子让你握着呢,可这马车呢,完全没有重心可以控制身体。

她实在是很佩服上官涟漪和上官潞潞,难道她们的屁股底下带着尖儿吗?为什么她们的身子就不滑动呢?

满月儿正这么想着,马车接着就紧急停下,她身子完全不听话的依着惯Xing向前随去,极不优雅的扑倒在了马车厢中。

见她这怪异的姿势,上官潞潞‘噗哈哈哈’的大笑起来:“三姐,快看,上官弯弯这狗吃屎的姿势。”

上官涟漪忍笑,赶忙挤过去:“弯弯,你怎么样。”她将满月儿拉起,满月儿极不爽的瞪了上官潞潞一眼,随即坐在一旁撩开车窗帘子大喊道:“干嘛突然停下,害我都摔到了。”

见五小姐发怒,车夫赶忙从马车上跳下去弯身:“老奴该死,三夫人要去玉饰店取给三爷的礼物,所以才命小的们停马车的。”

这车夫是个老实巴交的老人家,满月儿心生不忍,憋气的将帘子重新落下,瞪了那个欠揍的上官潞潞一眼,坐到车窗边撩起车窗帘往外看去。

这一看不得了,她的眼球立马被从一家玉饰店出来的两个美男子给夺去了心魂。

乖乖隆地洞,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美的这么妖艳的男人啊,妖艳这三个字,她一直都只用在女人身上的。如今看到这两人,她却不自觉的想起了这两个字。

靠左侧的男子身着浅粉色的长袍,满头黑发毫无束缚的散落在肩头,斜刘海挡住了他的额头,眉细如柳叶,眼弯如新月,唇上下张合间尽是妖媚的Xing感,眼水汪汪的如同随时能挤出泪意般。

靠右侧的男子更夸张,他身着大红色的袍子,发髻绾在头顶,耳垂Xing感,眉眼中尽显桃花相。这世间男子该有的美,都让他一人给占了个满分。能将红色发挥的如此淋漓尽致的男人,她满月儿还是第一次见到呢。

“哇,太赞了。”

邪王压醉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邪王压醉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大年初四|要民俗,更要消防安全!

    年初四大年初四又称羊日是恭迎灶神回民间的日子,家家户户都要准备丰盛的果品以示尊敬。焚香点烛并燃放鞭炮,以示恭迎。消防提醒1、使用炉灶时,严禁用汽油、煤油等易燃液体引火。不要在火炉周围堆放可燃物品,不得在炉笼上烘烤衣物,火炉周围要备有适量的消防用水。火炉的烟囱不要用可燃物质支撑,更不要用纸张、塑料布等易燃物质封堵烟囱接口或缝隙。2、煤、柴炉灶扒出的炉灰,最好放在炉坑内,如急需外倒,要及时用水将余火浇灭,以防余火引着可燃物或“死灰”复燃。3、烹煮食物时,一定要注意安全,不要随意离开厨房,人不在厨房时

  • 我与蠢三的第一次通话

    “人生最搞笑的事情大概是你以为自己活得顶天立地,结果你只是爸爸妈妈眼里的傻瓜,恋人眼里的垃圾,大家眼里的人渣。你以为视死如归的你在误解中矢志不逾,在一万次心碎里越挫越勇。你,是脆弱,也是顽强。最后眼泪告诉你,你什么都不是。”——《吃屎》我突然想到秦雨辰,毫不避讳,她是一个属鼠的上海女孩。这时候,我又想起日本著名摇滚歌手毛皮的鸟语有一首《上海姑娘》,可能是送给她的。但我特意找了曲川话版《谢谢你的爱》,送给昨天晚上哭了的霖。我与蠢三的第一次通话,很畅快,就像我与唐萌萌的第一次通话那般畅快。没什么好惊

  • 王潮歌 | 2017第16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演讲全文

    王潮歌,印象系列总导演、总编剧。代表作有《乘愿再来》原创歌剧《秦始皇》《印象刘三姐》《印象丽江》《印象西湖》《印象海南岛》《印象大红袍》《印象普陀》《印象武隆》《印象国乐》《又见平遥》《又见五台山》等。今天诸位大老远地来,很期待有一个时间坐在台下听台上的人讲他们如何创业的,如何成功的,他们有什么经验要跟你们分享,他们有什么失败的痛处能让你们避开。我站在这儿,很多人会觉得艺术、文化离创业者,离互联网创业还远了一些,但我个人真不这么认为,我认为现在恰恰认为王潮歌跟诸位离远的人干不好企业。为什么?是因

  • 团队合作的三个忌讳

    钓过螃蟹的人或许都知道,篓子中放一群螃蟹,不必盖上盖子,螃蟹是爬不出来的。因为只要有一只想往上爬,其他螃蟹便会纷纷攀附在它的身上,把它也拉下来,最后没有一只能够出去。这里面包含了邦尼人力定律:一个人一分钟可以挖一个洞,60个人一秒钟挖不了一个洞。在人与人的合作中,假定每个人的能量都为1,那么10个人的能量可能比10大得多,也可能比1还小。因为人的合作不是静止的,它更像方向各异的能量,互相推动时自然事半功倍,相互抵触时则一事无成。为什么会这样?这里面有旁观者效应,也有社会惰化作用,还有组织内耗现象

  • 【文化视野】春节节目展播:莒地记忆系列(三)

    本期节目主要介绍:1、手工加工金银饰品2、莒酒生产技艺3、羊肉汤

  • 【春节专辑:随笔】张鸥|新年伊始:最好的大初一

    新年伊始:最好的大初一河北秦皇岛张鸥年三十儿,吃完婆家的饺子返回途中,儿子坐在后面冒出一句:“禁炮管事儿啊,不用在炮声中前进加速了”。少了夜空的璀璨,多了一份心灵的平静。路还是原来的路。年,一年又一年。两边的老人都恪守着不变的等待。公爹在路口,说着是无聊“卖单儿”,实则等我们去。爹在门口,路灯下徘徊,车库门打开,等我们回。他们都有着同样的心情,“过日子图惜的是人气儿”!哪怕我们口无遮拦的信口开河,和他们犟嘴,老理儿碰到时代特征也是捋不清的。唯剩下真实的感觉是,我们也会老,甚至将来不如他们呢。我们

  • 【兴凯湖文化在线专刊】王顺昌|沁园春 賀兴凯湖文化在线

    【兴凯湖文化在线专刊之八】沁园春賀兴凯湖文化在线文/王顺昌(吉林东丰)兴凯波澜,竞技启航,一派盎然。喜北琴千载,贯衢雕誉;舂秋两渡,頌韵谋篇。网络推新,台刊出秀。荟萃精英展筆笺。摇蓝旺,看主编兴雅,抖擞长鞭。诗坛如此空前,唯在线,恢弘纳百川。有龙媒风釆,领隽骚头;鸡西矿工,举迹峰巅。江柳文学,北方时报,广纳心声脱颖婵。逢盛世,让文人墨客,四海扬帆!王顺昌,网名,坐山威,一九六四年出生,大专学历。东丰县诗词楹联学会会员,曾为吉林日报社优秀通讯员。经商多年,酷爱诗词,发表数十首作品,终生将于诗词为伴

  • 【诗歌】京城散人|初春丝雨,畅思游

    初春丝雨,畅思游北京京城散人一浮出春之梦,鸭在绿波抖落寒星。南来的暖流,融开板结的原野。年糕的甜美,是复苏的形容。晨光里,是谁在扎制精美的风筝?暖意间,是谁在清吟繁丽的前景?我多想,春姑娘步韵,少些延宕!归雁的行阵让人字感悟苍生!碧空下,尘霾能否少袭扰?屋顶上,鸽哨多些轻盈。迎春花,早些摇曳金色,牛背上,再现悠悠笛声……明晨,我行游飘雨的曲径,任随泥泞,任随朦胧。请岸畔丝柳,向行旅人垂青。借泥土清香,升扬绿色憧憬。二冬寒,是闲置的古琴,深沉、隐含、坚挺,指尖抚触,少些温润,多些松风。仅有冰冷目光

  • 何茂活:“近衣”考論兼訂相關諸簡釋文

    甘肅河西漢簡中常見“近衣”一詞,并有“謹衣”“慎衣”“適衣”“平衣”“調衣”等類似詞語。與之連言者有“強(彊)食”“幸酒食”“進酒食”“進御酒食”等。簡牘所見“近衣”與古代醫籍中所見之“近衣”意義有所不同。今據對漢代書牘套語“近衣強食”以及“甚苦候望事”“春氣不和”“察蓬(烽)火事”等的梳理解讀,參證訂補相關簡牘釋文近30例。通過比證分析可知,原釋“便酒食”“奉酒食”“強奉酒食”及“善酒食”者,“便”“奉”“善”實爲“幸”之誤釋。一“近衣”一詞,不見於《漢語大詞典》《辭源》等通行辭書,但在河西漢

  • 你见过清朝小学的语文课本吗?简直美得不得了

    这是100多年前的清朝小学语文课本的第二册,因为是四年制,相当于现在的一年级下或二年级初。开学第一课,由拜孔子开始。古语有云:“国将兴,必贵师而重傅”。仪式,有时并不是形式,这是一种虔诚,一种尊重,一种珍视。随随便便的习惯一旦养成,轻浮以待也是早晚的事儿。这里是以实践告诉学生,尊师重道的道理。再想想如今,纯粹的师生关系往往夹杂着额外的东西,实在让人唏嘘。第二课,讲清楚其他学习内容。让学习计划、学习目标变成学习内容,这点很利于学生学习习惯的养成。而习惯的养成,其实对于人的一生都非常重要。人生最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