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鬼夫撩情:夜深,来冥婚 最新章节

2017/12/4 2:51:06 来源:网络 []
小说:鬼夫撩情:夜深,来冥婚
第一章:我姓晏,性别女

我出生在二月二十九,是的,多余的那天。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隔壁王大妈家的狗叫了一宿,到明儿早上,死了。

我妈沾了滴狗血,画了道符,贴在我额头上,嘴里念念有声。

以至于我长大之后还随身携带着这张符,说是能护身。

“我家的狗,难不成是神狗?”王大妈怎么也没看明白,以为我妈脑子有问题。

所以,儿时的我,只要去王大妈家偷鸡蛋,每每调侃我,“长命,你那符呢?带着没?别掉我家鸡圈里头!”

谁天天随身带着那张鬼画符的草纸!

我每回听到这儿,就对着王大妈撅屁股放屁。

而每次被母亲发现,就会被骂一顿,说我没个女儿家样儿!

忘了说,长命是我小名。

这一天,距离我十八岁生日,还有一个星期的时间。鬼夫撩情:夜深,来冥婚 最新章节

“长命,过来把药喝了。”母亲在外头催道,“长命,听见没有?”

我隐隐约约听到了母亲的声音,但身体疲软得不想动弹,更没有力气回应。

昨儿夜里,我又做了那个梦,而且,那个梦逐渐往……春梦靠拢了!

那个身影高大的男人,体态轩昂。

他仿佛带着某种魔力,靠近,再靠近……

压在了我的身上,脱去了我的衣服,分开了我的……

“长命!长命——”房门一下子被撞开,发出哐当的声音,在我听来,震耳欲聋。

“长命!你怎么了!哪儿不舒服啊!”母亲着急地把我从床上拉起来,左看右看,似乎我下一秒就要不行了。

“妈……我觉得……”

“觉得什么?告诉妈妈你怎么了!”

“我觉得……”我挠了挠湿哒哒的头发,“我快要热死了啊妈……到底怎么一回事儿?什么时候来电啊?你看现在,气温都快四十度了!我们都成蒸笼里的包子了!”

说着说着,我也清醒了不少。

村子里要动什么工,挖掘机一过来,直接把全村的电线给撅了!

家里夏天全靠电扇送风,没了电,就完犊子了。鬼夫撩情:夜深,来冥婚 最新章节

要说挖掘技术哪家强?我还真不知道,但这家无疑是最烂的!

差评!

母亲一下就给我来了个爆栗,“起来把药喝了!”气势汹汹出了房门。

母亲估计快到更年期了,总是这么神叨叨急匆匆的。

拖着虚浮的脚步来到厨房,端起那碗黑乎乎的草药,“能不喝吗……”

“不行,必须喝,一滴不剩。”母亲监督着我,驳回了我的话。

憋着气把它喝完,感觉身体更热了……

打从我记事起,几乎一周一碗药。

起初骗我说是糖水,吃了可以健康有力量,到时候谁也不用害怕!

是啊,所以现在的我的确有力量得像个男娃……

我真怀疑我妈给我喝的是雄性激素。

“妈咪呀,下个礼拜就素偶滴十八岁生日了,您老打算送偶什么吖?”我扯了扯母亲的衣角撒娇道。推荐haohaoyun.com

“说人话。”

“我十八岁礼物是什么?”

“小孩儿整天要什么礼物,我不是说过了吗?十八岁送你颗狗牙。”

我转身就走。

果然,我不是我妈亲生的。

我姓晏,记住,性别女。

单亲家庭,只有一个老母亲。

而我妈从小到大就想拴住我圈养,骗我说,乱跑的话会被鬼吃掉!

七岁之前,可能这话比较管用。推荐http://www.haohaoyun.com/

可自从上小学之后,我跟着几个毛孩子上至掏鸟蛋,下至挖墙脚,还有时候半夜偷摸着溜出去偷村里张大脚家种的大石榴!

那家伙,贼甜!

从没有一次见到鬼,更别提被鬼吃掉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我妈给我的那张鬼画符,我还是揣兜里了。

这会儿喝了药,感觉更热了,总不能在家蒸馒头,那还不如干脆去外头做生煎包呢。

跑出院子,火辣辣的太阳就如同火球般压了下来。

不远处施工队还在噼里啪啦地大动工。

我扭头钻进了隔壁王大妈家的小院子。

“汪汪汪!”

王大妈家的狗每回见我都要叫,怎么也喂不熟。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

“长命啊,这是我家的第四条狗了,你还是手下留情吧!”

“大妈,我申明,我可没投毒!”

王大妈索性每回见我背着小书包放学回来,总塞给我个热鸡蛋,省得我再去她家偷鸡蛋了。

“长命,你妈最近感觉更神叨了,有啥事儿不?”

我点头,这话在理。

真的,我妈有时候还会自言自语。

好几次我都瞧见她在屋子里头跟人说话,可是等我偷偷打开门,却什么人也没有,就看见我妈一个人对着墙角,嘴里念念有声。

吓人,真吓人。

我跟王大妈说了这事儿。

王大妈回我,“当年你生下来的时候,她也这样念念有声!”

突然,大妈一拍大腿,“完了!你妈是不是得啥精神病了!”

去你的精神病!

我虽然大大咧咧,但护短。

揣了鸡蛋跑出王大妈的小院儿,径直去找果儿玩,这丫头估计也在家蒸馒头呢。

路过施工队的时候,正好停工了,一群人凑在那儿小声议论着什么。

我这人吧,就是好奇心重了点儿。

探过脑袋,一瞧。

不就是个大水洼子吗?有啥可看的?

“你们快看!它……它……好像动了……”其中一个大胖子指着水洼深处,结结巴巴地说道。

此话一出,他们似乎都虎躯一震。

我更加好奇了,啥玩意儿动了啊!

拨开那俩大汉,硬是挤了进去,他们也没管我这小妮子。

那是什么东西?

黑乎乎的一团,看着像很大一团头发,漂在水洼子里,怪瘆人的。

一种奇怪的想法顺着背脊爬上我的后脑。

这是……一具尸体?

“它……它……”为首的那个胖子又开口了,“我们还继续吗?要不……让警察过来……”

大家面面相觑,谁也没吭声。

我就纳闷了,它哪儿动了?

“这不就是顶假发吗?”我撇撇嘴,这群人胆子也忒小了吧!

胖子顺着看向我,“你一个小丫头知道什么!快走快走!”边说边让人把我给赶出去了。

烈日炙烤着地面,可不知为什么,后背有些凉飕飕的。

一顶假发就让这些大老爷们吓得没胆儿,真可笑!

我抹了把汗,朝林果儿家快步走去。

第二章:出人命了?

林果儿,是我的死党,村长家的大闺女,长得特水灵。

“开门开门,快开门!”我拍了拍门板,又抹了把汗。

该死的施工队,一会儿再不修好电路,直接把他们踹水洼子里去!

大门从里头打开了,林果儿穿得清凉,看样子也热坏了,可她怎么脸也不红,额头也没汗啊?

“果儿,你窝家里干什么呢?咱们去后林子里……”我边说边往里头走,只见那一大盆冰块堆在了林果儿的房间里,“好你个林果儿!我热得快融化了,你却在家搞腐败呢!”

一靠近那堆冰块,就感受到了一丝丝的凉爽,真真是及时雨啊……

林果儿巧笑嫣然,往旁边一坐,“我这不还没来得及跟你说嘛!”

我也没真的怪果儿。

“林叔叔呢?那施工队把全村电线给挖断了的事儿,叔叔知道不?”我还指望村长叔叔出面呢。

“我爸今天上镇里去了,没在村里。”

完了,能顶事儿的人没了。

“你也别操心了,今晚总会来电的。”有冰块降温的林果儿自然是悠闲自在,来不来电也都无所谓了。

可我在林果儿这头还没降温呢,外头一阵急促的拍门声。

果儿也是一怔,“怎么外头还吵吵嚷嚷的……”

我跟着果儿去开门,门一打开,大爷大妈就全部涌了进来,吓了我们一跳。

“果儿你爸呢?村长!村长!”

林果儿赶紧解释,“我爸今儿去镇上办事了,估摸着明天才能回来,吴大婶儿,这,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我也不明白,搞批斗啊?

吴大婶一跺脚,直拍大腿,“施工场地出人命了!”

啥?

出人命了?

我跟林果儿两个人倒吸一口凉气,傻了。

林果儿的爸,也就是林村长,马不停蹄地赶回来了,不过事故现场已经由警方简单处理过了。

毕竟这么大的事情,瞒不住的。

我跑去施工场地看了一眼,死的是那个胖子,据说是被挖掘机挖起来的大石块砸中了脑袋,一骨碌滚到水洼子里,也不知道是砸死的,还是淹死的。

对,就是刚才他们几个围着嘀嘀咕咕的那个大水洼子。

我站在边上看了又看,林果儿搓了搓手臂,“长命,咱们还是走吧,这儿怪瘆人的。”

说来也奇怪,站在这儿,竟然没有那么热了。

水洼还在,挖掘机也停在了不远处,施工计划肯定也是停了,今天村里能不能来电,也是个未知数。

林果儿拉着我离开的那一瞬间,我一拍脑门,突然反应过来。

我说哪里不对劲呢,水洼里面的那一大团黑色头发不见了!

这天晚上,全村果然没来电,各家各户都点上了蜡烛。

母亲面色有些沉重,一排排的蜡烛都点上,家里弄得灯火通明似的。

蜡烛不要钱吗?

“今天没电,早点睡觉吧。”母亲关照了一句,便关上了我的房门。

我睡不着,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烙饼,倒也不全是因为热的。

回想起今天工地上发生的命案,没来由就觉着有些纳闷。

最后怎么睡着的,我都不记得了。

那个梦,又来了。

这一回,那个身姿挺拔的男人,从阴影中走了出来,我能够看到他白皙修长的手指,一根根的很清晰。

他往我这儿走近了,走近了。

这一次,我甚至看到了他的脸部轮廓,硬朗又迷人,单单一个侧颜,就迷煞我了!

你给我再近点!

我迫不及待地想要看到这个男人的真面目,居然在我梦里纠缠了这么多年!赔偿我的精神损失!

“唔……”下巴被勾起,我想抓住这个男人的手,可却一点儿劲儿都使不出来,就好像身子被钉住了一样。

他慢慢俯下身,亲吻住了我的脖子,然后……

热……

我感觉身体越来越热,浑身都快烧起来了。

他的唇,始终没有离开我的脖颈,我能够感受到他温热的唇,就这么贴在我的肌肤上。

还有他的手,缓缓滑了下去……

热,好热啊……

我觉得我快不行了,身体内似乎有一把火,快把我点燃了。

“啊……”

我从梦中醒来,一抹额头,全部都是汗。

外面天微亮,透进来一丝丝的光芒。

桌上的那些蜡烛还很长,燃烧了三分之一而已。

昨晚很早就灭了?

从床上爬起来,发现腿有点软,真丢脸,做个春梦,腿软了!

那个男人到底怎么回事?总在我梦里占我便宜!什么时候我才能反吃回来这豆腐啊!

要不是看着像帅哥,否则我才不会容忍他总在我的梦里出现呢!

我随便吃了口东西就去找林果儿了,这全村的电还没通,也不知道到底怎么了。

路过那个施工场地,没来由的,我就是好奇,偷摸溜了进去。

大水洼子里面还是那么多的水,脏兮兮的,怪恶心人的。

这会儿,窜出个人来,吓我一跳,差点栽水洼子里!

谁啊谁啊!我站稳了脚。

来人扑通就跪下了,拼命磕头。

我当场看傻了。

“求求你,求求你!别来加害我,我们真的不是故意的啊……求求你了!您大发慈悲,就放了我们吧!”

“我们……我们以后天天供着你!只求你不要害死我们啊!”

我四下看了看,没人啊……就我一个人。

敢情,这人是冲着我说的?

那人慢慢也回过神来了,看到我,“你……你个小丫头在这儿干什么?”

“我还想问你呢,你在嘀嘀咕咕什么?谁要害你们了?”我看清来人的样貌,是施工队里头的人。

男人神色慌张,从地上起来,哑着声道:“不知道的别多问!快回家去!”

说着,他就匆匆走了。

我百思不得其解,手臂突然有点痒,挠了挠,该死的蚊子。

走到林果儿家,发现她家沦陷了……

许多人都堵在了她家,果儿偷摸着从后门出来的。

“你家怎么了?”

“别提了,那死了的工人家属,还有抱怨没电的都来了,警察也在。”果儿抹了把汗,“对了,有个怪事儿,你听说了没有?”

我一愣,“啥事儿啊?”挠了挠手臂,感觉被蚊子咬了好几口。

第三章:把你交给我

“昨天死掉的那个男人你还记得吧?”

“我当然记得。”

“他的尸体你后来见过吗?”

我摇头,昨天等我跟果儿过去现场的时候,尸体已经被运走了。

“我也是听我爸跟我妈偷偷说的,据说那个尸体啊,浑身发臭,而且身上还有好多头发呢!”林果儿边说边皱眉。

发臭?是因为那个水洼子吧。

可这头发,会不会是那顶假发?

“而且还都是长头发,缠在衣服裤子里面不说,耳朵里也全是!一把一把的!”

不对,那就不成立了,那顶假发最多也就是贴在他衣服上,怎么可能进耳朵里面?

真是见鬼了……

我半晌没说出话来,这事儿太奇怪了。

“又死人了!又死人了!”远处咋咋呼呼的,但大喊的声音很清晰。

我跟果儿瞪大了眼睛,随着人群跟了过去。

果儿拉着我手,好像有些害怕,这丫头,素来比我胆子小。

这回死的,就是今天我在施工场地见到的那人。

而这一次,我看了个真切。

那人身上都是黑色的长头发,东一搓西一撮的,嘴巴大张着,里头黑乎乎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总之,看着浑身起鸡皮疙瘩。

我跟果儿被人赶了出来,说是有不干净的东西,怕我们女孩子胆儿小。

“长命,这人……跟上回那个……”

我知道果儿的意思,他们身上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头发?

这一晚,我又没睡好。

倒不是那该死的男人又来我梦里了,而是浑身发热,手臂大腿都很痒。

这点了蚊香怎么还有多蚊子!

翻来覆去难受极了,起床去方便,一开门,就看到母亲站在门口,吓得我差点失禁!

“妈呀!你……你站我门口干嘛呢?”我拍了拍胸口。

“长命,你有没有哪儿不舒服?”母亲一脸的严肃,顺手还把一张符贴在了我门框顶上,已经有三张了。

“没什么不舒服的。”我挠了挠手臂回道。

但隔天早上,我就病了。

身体难受,发热发痒,一点儿劲儿都使不上来。

母亲急坏了,带我去看了医生,可医生也没辙,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回去之后,母亲就开始喂我草药,对,就是那苦到没朋友的中药。

可两天过去了,一天效果都没有,倒是身体更痒了。

整个人浑浑噩噩的,果儿来看我,我都掀不开眼皮子。

一天到晚醒醒睡睡,直到我挠手臂的时候,感觉有些毛毛糙糙的,甚至有些扎手。

什么玩意儿?

我卯足了劲儿抬起手臂,瞬间吓得脑门出汗。

这……这是什么!

我的手臂上黑乎乎的好多头发!

母亲进屋来,看到我惊慌失措的模样叹了口气,身后还有一个明目清秀的男生。

“权哥哥……”我叫了一声。

他是权家长子,虽然一年到头见不了几回面,但从小就对我挺好的。

“不用说话,好好休息,我跟阿姨会治好你病的。”权羽宽慰道。

这医生都看不出个所以然来,他们俩能治?

反正我是不怎么相信……

下一秒,我就昏过去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嘴里苦苦的,估摸着我妈又给我喂什么药了,手指有点疼,我瞅了一眼,被扎针放血了。

他们到底在瞎搞些什么……

然而,折腾了两天,一点用处都没有,我还是一副要死不死的模样。

见鬼了。

这是我脑海里唯一的几个字,身上的头发越长越多,我想起了那死掉的两个工人,我的下场,估计跟他们一样……

蜡烛的光摇曳,村里依旧没有通电,抢修工人怎么也弄不好这断了的电线,同样也真是见鬼了。

迷迷糊糊中,我觉得脖子处头发在动,痒痒的。

不……不对……

不是痒,好像……越来越紧了?

我已经分不清自己是睡着了在做梦,还是真实发生的事情,总感觉自己的脖子好像被什么东西缠住了。

“小家伙。”

谁?谁在说话?

“想要你的命吗?”这个男人声音很迷人,带着魔力一般,回旋在我的脑海深处。

他什么意思?我要死了?

我想开口说话,却发现自己根本发不了声,甚至呼吸都开始困难起来。

“现在,只有我能够救你的命。”他一步步靠近我,我才发现,这不就是一直出现在我梦里的那个男人吗?他开口说话了!我去!

不行,不行了……

呼吸变得越来越困难。

“只要你把自己交给我,我保你长命。”

好好好!你说什么都行!别废话了,快救我!

我内心急得要命。

男人嘴角在黑暗中似乎上扬。

之后,我就好像进入了一个冗长的梦境。

有个古旧的大门,里面有几张桌子,全铺了白布,上头摆满了鸡鸭鱼肉,但都是凉的。

凳子上放了几块白色的木头,上头好像写了什么字儿。

旁边都是白色的纸花,一朵一朵的,倒也挺好看。

等我再往里头走,突然发现自己穿着一件白色的衣服,头上沉甸甸的,旁边还有垂下来的白色流苏,袖子宽大,低头一看,衣服还挺好看,上面做工精细,还有个凤凰呢,除了白色有些诡异以外,真挺精致的。

没等我缓过神来,那双好看的大手牵住了我,凉,他的手怎么有点冰凉?

“弯腰。”他开口,对着前面鞠了一躬。

抬起头的那一刻,我才发现,那上头跟祭祀一样摆了各种东西,瓜果酒水,还有好多白色的蜡烛,尤其是那一张偌大的囍字,竟然是白色的。

由不得我讶异,他又让我转了个身对着外头鞠了一躬,紧接着两个人面对面鞠躬。

我脑袋一片空白,话也说不了,就连动作也不像是自己的。

他把什么套上了我的手腕,一看,是个手串,上头是一颗颗暗红色的珠子。

“记得,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取下。”

为什么?我很想问这个问题。

可突然脑袋疼痛欲裂,像要炸开了!

等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母亲焦急的神色映入眼帘,手上还握着一把桃木剑。

“妈……我刚才做了个梦。”

我能说话了!

我突然反应过来,一骨碌起身,摸了摸自己的手臂。

没有了,那些长出来的头发丝儿都不见了!

“长命,你在梦里都做了些什么?”母亲的脸上满是紧张。

第四章:这是你男人的名字

我把梦里的事情跟母亲坦白说了,因为我自己想想都冒冷汗。

母亲一听我说完,脸色煞白,捏紧了手中的桃木剑。

“妈,这梦也太真实了,我……”我说着,抬起手,看到了右手腕上的那串珠子。

这……真的……是梦吗?

我后背发凉。

“长命,你这是跟鬼结了冥婚了。”母亲幽幽道,一字一句说得格外清楚。

什么?冥婚?

我知道冥婚是啥,不就是活人跟死人结阴婚吗!

“妈……你可别吓唬我,我以后不乱跑就是了……”我说话有些哆嗦。

母亲的脸上没有一丝开玩笑的意思,蜡烛的光映照在她的脸上,气氛变得诡异。

“你乖乖躺下。”母亲关照了我一句,随后在我房间里贴满了符咒,还在门框上摆放了一面八方镜跟一把桃木剑。

等她布置完,天也慢慢亮了。

“今天你就在家待着,哪儿也不准去。”

我小鸡啄米般点头,史无前例地这么听话。

母亲在客厅跟权羽说着什么,我一个字儿也没听清楚。

整个一天,我都在家“蒸馒头”……

而母亲则是跟权羽两个人在客厅瞎鼓捣些什么,跟神经了一样。

汗流浃背地听果儿打来的电话,“什么?又死人了?”

“是啊!还是那施工队的人!”

“怎么死的?”

“听说,还是老样子,村里人都说,中了邪了!得请个驱鬼的人来看看呢。”

封建迷信!

我刚要这么回她,但一想起昨晚上的事儿,硬生生把这四个字咽回了自己肚里。

“长命,你病谁治好的?”

“我自愈的。”

挂了电话,靠着躺椅抬起手来,看着这串珠子发怔。

数了数,总共二十八颗珠子。

透过阳光,我能够看到这暗红色珠子里头的纹路,仿佛就像是血管一样,纤细而又富有生命力。

这串珠子,到底有什么用呢?

为什么那个男人让我无论如何都不能取下?

还有,那个男人到底是谁?他是人是鬼?

为什么总在我的梦里出现?

太多太多的疑惑在我脑海中回旋,根本没有任何的思路。

这一切都发生地太奇怪了。

又似乎有双无形的手,将我往前推……

相安无事的一天过去了,没有发生任何事情,我也没觉得哪儿不舒服,一切都跟以前一样,风平浪静。

可母亲还是一脸的紧绷,“权羽回去了,明天你还是在家待着,哪儿也别去。”

明天?

“明天我生日,我得跟……”

“对,你不说我都忘了,明天就是你生日了,我得去准备一下。”母亲急匆匆走了,留下我翻白眼……

反正明天我得出去玩儿,好不容易放暑假,又是生日。

哦对了,我说过,我出生在二月二十九那天,可打小,母亲就给我过农历七月十五这一天的生日,说是这一天过生日会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快快乐乐……

我不是文盲,我识字。

七月十五,那不是鬼节吗!

不过,这些年也过习惯了,也没出现啥问题,都是封建迷信思想,现在是新社会新建设,哪儿来什么鬼怪之谈?都是大家自己吓自己罢了。

晚上点着蜡烛睡下了,这村子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电,每一天都是煎熬。

我睡得迷迷糊糊,被母亲叫醒。

“怎么了……妈……”我瞅了一眼,十二点。

“给,你的生日礼物。”母亲把一颗狗牙串成的绳链放在我手里,“戴上。”

我十分嫌弃这条恶俗的项链,封建迷信的产物!

但这三更半夜的,也不想争论什么,只好把它戴在脖子上了。

母亲四下看了看,便关上门出去了。

大半夜的,送什么礼呀……

躺下之后,我翻来覆去睡不着觉,也不知怎么的,浑身不太舒服,之前的燥热感已然褪去,反倒是感觉有些凉意。

身下的凉席这会儿变得冰凉,我越来越觉得不对劲。

窗口透来凉风,吹拂在皮肤上,感觉顺着毛孔钻了进去。

这种感觉我从来没有过。

翻身起来,揉了揉眼睛,感觉有些火辣辣的。

蜡烛被风猛然吹灭,屋子里一下子陷入黑暗。

我咽了下口水,虽然我不相信有什么鬼魂之说,但这气氛,的确有些诡异。

可一想到屋子里母亲贴了那么多的符咒,再怎么也不敢有脏东西进来。

我喝了口水,打算继续睡觉。

可一扭过头,就看到窗口那儿有团黑雾。

我倒吸一口凉气,那,那是,什么东西?

慢慢的,有个人影从里面走了出来。

我微微抬头,就看到那个高大挺拔的身影,我天,这不就是出现在我梦里的那个色狼嘛!

我捏了捏自己的手心,疼,这不是梦,这绝对不是梦!

月色黯淡无光,蜡烛也灭了,我吓得身体都僵住了。

眼看着他朝我走近,慢慢看清了他的样貌,这个纠缠我这么多年的罪魁祸首。

他一袭黑衣,身姿挺拔修长,长腿一迈,站定在我跟前,那双深邃又暗沉的眸子隐藏在额前的碎发之中,仿佛是暗夜中的宝石,性感的薄唇微微扬起。

“别来无恙,晏安宁。”

说着,他伸手捏了一下我的脸颊,指尖冰凉。

我吓得一哆嗦,像是回魂了一般,立马跳上床,“你你你谁啊你!”

我觉得我今天是真的撞鬼了,不把我妈叫来,我一定命不久已。

可就在我张嘴要喊的时候,他的那双大手捂住了我的嘴,凑近沉了声道:“怎么?把我忘了?我的新娘。”

我瞪大了眼睛,新,新娘?

记忆铺天盖地地袭来,那场所谓的冥婚,那个拜天地的男人,就是他?

“封渊。”他开口,“记得,这是你男人的名字。”

我依旧瞪着眼睛看着他,久久都没有眨眼睛。

这个男人,长得也太好看了点吧!

他松开手,放我自由。

我愣愣地开口,“你是什么鬼……”

他似笑非笑,“恶鬼?厉鬼?”

我眨了眨眼睛,缓缓道:“色鬼。”

我说出了我的心声……

然而,下一秒,我就又失去了主动权。

“唔……”

卧槽,我又被强吻了!

第五章:能离婚吗?

这是我的初吻。

敲重点!这是我晏安宁十八年以来的初吻啊!

他松开扣住我下巴的手,离开我的唇。

看到我眼睛肿的怒火,不由舔了一下唇角,“小女孩的味道。”

我实在是气到不行,梦里被色了几回不说,现实也要来吃我豆腐,我可不是好惹的!管你是人是鬼呢!

一把勾住他的脖子,将自己的唇送了过去,狠狠贴在了他的双唇之上。

豆腐必须吃回来!

唔!

我又僵住了,倒不是因为他冰凉的嘴唇,而是他那双大手……

“臭流氓!我看你就是个大色鬼!”他竟然扣住了我的腰,摸上了我的屁股!

这不是色鬼是什么!我竟然跟一个色鬼结了冥婚!想想肠子都悔青了!

再次咽了下口水,“那个……什么……你们那儿,能离婚吗?”

封渊的狭长魅惑的双眸一眯,空气都快凝固的节奏,“用完了就扔?”

我赶紧摇头,不敢惹怒他,“不是不是!我就是问问,要是行,我每年清明呐,上元下元呐,给你烧好多好多元宝,还有鸡鸭鱼肉,你想吃多少有多少,想要多少钱就给你多少钱,不用跟我客气!”

他步步逼近,周身散发着不容抗拒的气势,说实话,他怎么看都不像个色鬼,而像是个王者。

下巴又被捏住,用力抬起,“我只要你,晏安宁。”

我被他的这股架势震慑住,下巴发疼。

“砰!”的一声。

母亲从外头撞了进来,手里还握着那把桃木剑。

我以为我妈看不到这个鬼,还以为我一个人在床上瞎蹦跶呢。

可谁知道,我妈径直将剑指向封渊,“哪来的厉鬼!放开长命!”边说边将手里的符咒扔了出去,粘在了他身上。

我已经看呆了,无法表达此刻内心的震惊……

我妈会……法术?巫术?神婆术?

封渊神情冰冷,并没有把这些把戏看在眼里,抬手就把那张符咒揭了去。

噗的一声,那张没用的纸,就在他的指尖被一团蓝色的火燃烧殆尽。

鬼……鬼……还能玩火?

这有些超出了我的想象范围,看样子,今晚我跟我妈要命丧黄泉了!

“我不会害了她,只会保她长命,毕竟,她是我的女人。”

母亲的脸色更难看了,也是,养了十八年的闺女儿,一晃眼,就被个色鬼刨了,任谁都窝火。

封渊看向我,目光深沉,“小东西,改天再见。”

下一秒,他就消失在了黑雾之中,很快就没有踪影,而此刻,天空泛了鱼肚白。

母亲重重地叹了口气,我也跌坐在了床上。

“妈,我眼睛疼,辣眼睛。”这是我对母亲说的第一句话。

母亲变得十分紧张,“我去给你熬药!你哪儿也别乱跑,记得!”

又要喝药……

我干呕了两下,手腕上的那串珠子泛着暗红色的光芒,我想来想去,还是没有把它取下,倒不是因为这珠子好看,而是觉得这色鬼挺厉害啊!万一他在这手串上面下了诅咒,我岂不是立刻暴毙身亡?

使不得,使不得啊!

外头微微亮了起来,再过一两个小时,就真正天亮了。

我又开始热起来了,没有电,风扇也没得开。

往窗口走去,趴在窗棂上,一点儿风都没有。

我十八岁了。

哎……却被老妈关禁闭……

等等,这才几点啊?外面怎么那么多人?

我就看到外头有好几个人走来走去的,老老少少都有。

“啊啊啊啊——我的妈呀——”

下一秒,我就被吓得跌坐在了地上,身体发颤。

窗口处,猛然站着一个女人,头皮还掉了一块儿,血肉模糊的,满脸水肿,脏兮兮的异常丑陋可怖!

这比贞子还要吓人啊!因为她丑啊!

我以为她要爬进来了,吓得差点尿裤子。

母亲冲了进来,嘴里念念有声,把符咒撒了出去,似乎还带着火光。

可那个可怕的女人一眨眼却不见了。

“妈……我刚才是不是见鬼……了……”我感觉舌头都不像是自己的了。

“过来把药喝了吧。”母亲幽幽道,转身去客厅。

我赶忙跟着过去,踉跄地差点摔倒。

喝了药,母亲也没说什么。

而我,却有太多想问的了,但又不知该从何问起。

天已经亮了。

母亲让我待在家里别乱跑,她去找权叔叔。

我嘴上应下了,但还是偷摸着溜了出去找果儿。

一路上,我总感觉不太对劲,眼睛依旧火辣辣的疼,有时候看到路边有人,一晃眼,又没了人影。

我一路小跑过去,也不走正门,直接翻了墙头,往果儿房间的窗口一钻就进去了。

“果儿!太阳都晒屁股了还睡大头觉!快起来!”我捅了捅她的屁股,让她赶紧起床。

林果儿打着哈欠起身,“长命,你这么早过来干什么……”

“我要跟你说件大事儿!真的是大事儿!”果儿是我唯一能够倾诉的对象,但我担心的是,果儿这丫头会不会胆小地吓晕过去?

“什么事儿啊?”林果儿当着我面换了件儿衣服,一点儿也不介意。

“我昨晚上……”

“果儿!果儿!”我这还没开始说下去呢,窗户外头的围墙外就有人叫果儿的名字。

我一听就知道是谁,起身跑过去,“王大傻子,你喊什么喊!是不是想偷看我们果儿换衣裳!”

王杨不知道我在,立马小了声儿在墙壁那头说道:“我没有!我绝对没有!我就是过来,跟果儿说一声,那什么……施工队里头的那些人,在弄什么祭祀还是法事,一大堆人围着呢。”

我一听施工队三个字,就立马竖起了耳朵。

果儿也凑了过来,“快走快走!我还没见过做法事的呢!”

说着,仨人一溜烟往施工地跑去。

王大傻子跑前头,果儿跟在我身边,这一路上,我的双眼还是泛着疼,而且,眼睛是越来越花了,总看到有人一晃而过。

“长命!快跟上啊!”果儿扭头冲我喊道。

我往前一看,吓得当场就栽了个狗吃屎,“果儿——别回头——”

鬼夫撩情:夜深,来冥婚》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鬼夫撩情 或 夜深 或 来冥婚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会文糖贡又上电视~年味儿:糖贡里的幸福牵挂

    会文网昨天是大年初二,出嫁的女儿回娘家给父母拜年,与夫婿同行,所以也叫“迎婿日”。在文昌,过年的时候,各家各户总少不了一样东西---糖贡。文昌的糖贡是过年待客佳品,又是拜年常带的礼品。初二回娘家的日子,准备糖贡,更是送上一份甜蜜的心意。昨天,我们就从糖贡的香味里,去品味亲人间的牵挂。在文昌有一句谚语:“无鸡不成宴,无糖贡不像年”,而市面上的糖贡,大都出自会文镇凤会村,凤会村家家户户都会做糖贡,每年腊月里,一走进村口,一股米的清香和糖的甜香夹杂着扑面而来,悄悄撩拨着人们的味觉,这是春节的味道。随便

  • 从前 | 冰心:童年的春节

    我童年生活中,不光是海边山上孤单寂寞的独往独来,也有热闹得锣鼓喧天的时候,那便是从前的“新年”,现在叫做“春节”的。那时我家住在烟台海军学校后面的东南山窝里,附近只有几个村落,进烟台市还要越过一座东山,算是最冷僻的一角了,但是“过年”还是一年中最隆重的节日。过年的前几天,最忙的是母亲了。她忙着打点我们过年穿的新衣鞋帽,还有一家大小半个月吃的肉,因为那里的习惯,从正月初一到十五是不宰猪卖肉的。我看见母亲系起围裙、挽上袖子,往大坛子里装上大块大块的喷香的裹满“红糟”的糟肉,还有用酱油、白糖和各种香料

  • 大年初四|要民俗,更要消防安全!

    年初四大年初四又称羊日是恭迎灶神回民间的日子,家家户户都要准备丰盛的果品以示尊敬。焚香点烛并燃放鞭炮,以示恭迎。消防提醒1、使用炉灶时,严禁用汽油、煤油等易燃液体引火。不要在火炉周围堆放可燃物品,不得在炉笼上烘烤衣物,火炉周围要备有适量的消防用水。火炉的烟囱不要用可燃物质支撑,更不要用纸张、塑料布等易燃物质封堵烟囱接口或缝隙。2、煤、柴炉灶扒出的炉灰,最好放在炉坑内,如急需外倒,要及时用水将余火浇灭,以防余火引着可燃物或“死灰”复燃。3、烹煮食物时,一定要注意安全,不要随意离开厨房,人不在厨房时

  • 我与蠢三的第一次通话

    “人生最搞笑的事情大概是你以为自己活得顶天立地,结果你只是爸爸妈妈眼里的傻瓜,恋人眼里的垃圾,大家眼里的人渣。你以为视死如归的你在误解中矢志不逾,在一万次心碎里越挫越勇。你,是脆弱,也是顽强。最后眼泪告诉你,你什么都不是。”——《吃屎》我突然想到秦雨辰,毫不避讳,她是一个属鼠的上海女孩。这时候,我又想起日本著名摇滚歌手毛皮的鸟语有一首《上海姑娘》,可能是送给她的。但我特意找了曲川话版《谢谢你的爱》,送给昨天晚上哭了的霖。我与蠢三的第一次通话,很畅快,就像我与唐萌萌的第一次通话那般畅快。没什么好惊

  • 王潮歌 | 2017第16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演讲全文

    王潮歌,印象系列总导演、总编剧。代表作有《乘愿再来》原创歌剧《秦始皇》《印象刘三姐》《印象丽江》《印象西湖》《印象海南岛》《印象大红袍》《印象普陀》《印象武隆》《印象国乐》《又见平遥》《又见五台山》等。今天诸位大老远地来,很期待有一个时间坐在台下听台上的人讲他们如何创业的,如何成功的,他们有什么经验要跟你们分享,他们有什么失败的痛处能让你们避开。我站在这儿,很多人会觉得艺术、文化离创业者,离互联网创业还远了一些,但我个人真不这么认为,我认为现在恰恰认为王潮歌跟诸位离远的人干不好企业。为什么?是因

  • 团队合作的三个忌讳

    钓过螃蟹的人或许都知道,篓子中放一群螃蟹,不必盖上盖子,螃蟹是爬不出来的。因为只要有一只想往上爬,其他螃蟹便会纷纷攀附在它的身上,把它也拉下来,最后没有一只能够出去。这里面包含了邦尼人力定律:一个人一分钟可以挖一个洞,60个人一秒钟挖不了一个洞。在人与人的合作中,假定每个人的能量都为1,那么10个人的能量可能比10大得多,也可能比1还小。因为人的合作不是静止的,它更像方向各异的能量,互相推动时自然事半功倍,相互抵触时则一事无成。为什么会这样?这里面有旁观者效应,也有社会惰化作用,还有组织内耗现象

  • 【文化视野】春节节目展播:莒地记忆系列(三)

    本期节目主要介绍:1、手工加工金银饰品2、莒酒生产技艺3、羊肉汤

  • 【春节专辑:随笔】张鸥|新年伊始:最好的大初一

    新年伊始:最好的大初一河北秦皇岛张鸥年三十儿,吃完婆家的饺子返回途中,儿子坐在后面冒出一句:“禁炮管事儿啊,不用在炮声中前进加速了”。少了夜空的璀璨,多了一份心灵的平静。路还是原来的路。年,一年又一年。两边的老人都恪守着不变的等待。公爹在路口,说着是无聊“卖单儿”,实则等我们去。爹在门口,路灯下徘徊,车库门打开,等我们回。他们都有着同样的心情,“过日子图惜的是人气儿”!哪怕我们口无遮拦的信口开河,和他们犟嘴,老理儿碰到时代特征也是捋不清的。唯剩下真实的感觉是,我们也会老,甚至将来不如他们呢。我们

  • 【兴凯湖文化在线专刊】王顺昌|沁园春 賀兴凯湖文化在线

    【兴凯湖文化在线专刊之八】沁园春賀兴凯湖文化在线文/王顺昌(吉林东丰)兴凯波澜,竞技启航,一派盎然。喜北琴千载,贯衢雕誉;舂秋两渡,頌韵谋篇。网络推新,台刊出秀。荟萃精英展筆笺。摇蓝旺,看主编兴雅,抖擞长鞭。诗坛如此空前,唯在线,恢弘纳百川。有龙媒风釆,领隽骚头;鸡西矿工,举迹峰巅。江柳文学,北方时报,广纳心声脱颖婵。逢盛世,让文人墨客,四海扬帆!王顺昌,网名,坐山威,一九六四年出生,大专学历。东丰县诗词楹联学会会员,曾为吉林日报社优秀通讯员。经商多年,酷爱诗词,发表数十首作品,终生将于诗词为伴

  • 【诗歌】京城散人|初春丝雨,畅思游

    初春丝雨,畅思游北京京城散人一浮出春之梦,鸭在绿波抖落寒星。南来的暖流,融开板结的原野。年糕的甜美,是复苏的形容。晨光里,是谁在扎制精美的风筝?暖意间,是谁在清吟繁丽的前景?我多想,春姑娘步韵,少些延宕!归雁的行阵让人字感悟苍生!碧空下,尘霾能否少袭扰?屋顶上,鸽哨多些轻盈。迎春花,早些摇曳金色,牛背上,再现悠悠笛声……明晨,我行游飘雨的曲径,任随泥泞,任随朦胧。请岸畔丝柳,向行旅人垂青。借泥土清香,升扬绿色憧憬。二冬寒,是闲置的古琴,深沉、隐含、坚挺,指尖抚触,少些温润,多些松风。仅有冰冷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