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医不藏凶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4 2:56:06 来源:网络 []
书名:医不藏凶
序章

  死者姓名:林诗诗,

  性别:女,

  身份:A市医科大学在校学生,

  死亡时间:2017年5月25日13时许,

  死亡原因:失血性休克死亡,

  案件性质:凶杀。医不藏凶 全文免费阅读

  密闭阴暗的房间内,一个男人双腿交叉斜放在桌子上,双手交叉抱紧于胸前,双目紧闭地坐在椅子上。

  男人双脚的右侧方放着一杯红酒,酒杯的再外侧则是一包中华和一个打火机。

  这时,门开了,进来一个年轻人,手上拿着一份犯罪事实承认书。

  纸张上有着五个鲜红的指纹手印,还签了一个字迹娟秀的名字。

  “林队,搞定了!”进来的年轻人睇过文件。

  男人看了看,嘴角抿了抿,会意地笑了一下。

  “林队,这,这样不会出事吧?”年轻人小心翼翼地问了句。版权haohaoyun.com

  “哼!能出什么事,这犯罪嫌疑人不是签字了嘛!”

  男人把文件往桌上一扔,杀人似的目光投向年轻人。

  年轻人不自主地地低下头来,避开了男人犀利的眼神。

  “再说了,现在所有的证据都指向她,我只是在公事公办!你说是吗?”

  男人用脚蹭了一下圆桌,办公椅后退了几步,男人双脚着地,站了起来。

  拿起桌面上的高脚酒杯,优雅地旋转了一下酒杯,清澈的红酒在酒杯内侧有规则地打着圈。

  男人满意地抿了一小口,扯了一下窗边的绳子,窗帘缓缓地拉开。

  从窗外看出去,十楼的高度可以俯瞰周围的一切,匆匆忙忙的人群,川流不息的车流,直插云霄的大夏,时不时还能看到来回奔跑的救护车。

  “张局不是说了吗?要尽快破案,尽快破案,这不就破案了吗!”

  男人快速地摇了几下酒杯,张大嘴,一饮而尽,又扯了一下绳子,窗帘又自动地关了起来。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去,看一下她怎么样了,别弄死了!”

  “好!”年轻人也没敢多说什么,尽量配合着眼前这个男人。

  这个有着强盛气势的男人叫林勇,是A市公安局东城区分局刑警队队长。

  他这个队长职位做了几年了,三十多岁就做上了队长职位,外人看来是年轻有为。

  在这几年间更以破案率高享有名声,破案速度惊人,只不过被他审问过的犯人出来时,似乎都是体无完肤的。

  年轻人叫刘东深,是林队长的助手,大小事务都是由他转告给林队长。对林队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甚至于连大气都不敢喘。

  另一间屋子内,同样是昏暗的灯光,只不过里面有一个20来岁的女孩子,女孩已经没有了动静。原文haohaoyun.com

  女孩的身体弯曲向前倾,头部自然垂落,顶在桌面桌面上,湿漉漉的头发把大半部的脸都盖住了。

  女孩的头面部还可以隐约看到有一些水珠,五个手指指环上还残留着朱砂印泥。

  “林队,还有气息,可能是晕死过去了!”

  刘东深拨开女孩的头发,用中指探了探女孩的人中部气息,转头对刚来到门口的林队长说。

  “那就好,想要的结果拿到了,案件也算结了!”

  林队长用力吸了一口手上的香烟,下唇与上唇围成O型,缓缓地吐出了几个圈。

  “你去跟和她一起来的那两个同学说一下,该怎么说你应该懂。”

  “好的,林队,那她怎么处理呢?”

  刘东深指了指身边的女孩,毕竟不可能一直让她待在审讯室里,要是被别人看到了,不见得是一件好事。

  “联系看守所,今晚连夜送过去,没有我的允许不得让任何人见她,包括我们的同僚。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林队长冷冷地说着。

  刘东深听明白后正准备离开,但突然被林队长叫住了。

  “还有,去安排一下后续的事情,一个小时后召开记者招待会。”

  林队长有些得意的说着,因为从案发到现在还不到三个小时呢。

  “现在的媒体,唯恐天下不乱,我们破案还好,要是迟了那么一点点,那就是我们警方不作为!”

  林队长自言自语道,无奈中又带着点庆幸。

  刘东深听清楚后点了点头就离开了。

  审讯室里的女孩叫安琪,是A市医科大学的一名大三学生,也是5.25凶案的现场唯一目击者。网站haohaoyun.com

  被传唤做笔录后,因涉嫌该案凶手被单独刑拘和审讯。

  这一切的一切,都要从几个小时前说起。。。

第一章 荣夺冠军,离奇死亡

  5月25日清晨,尖锐的救护车鸣笛声打破了应有的宁静与祥和。

  “什么情况”

  “患者姓名不详,男,40岁左右,高处坠落伤,盆骨骨折,腹腔内有积液,已经测不到血压了。”

  “快,抢救一室”

  “血压多少”

  “60,40!”护士快速地捏着充气球,水银柱迅速地打到100,放气,水银柱以每秒六汞柱的速度下降。

  “通知血库,验血,配血!”

  “验血,配血”护士奔走着向血库方向走去。

  “开放静脉通路,250ml生理盐水静脉注射!”

  “250ml生理盐水静脉注射!”

  “安大夫,找不到静脉了!”扎了几次之后她终于放弃了,现在没有太多时间让她再尝试。

  “我来”安大夫推开床旁的护士,接过针尖。

  “清理口腔异物,准备气管插管!”还没来得及擦去额上豆大汗珠的安大夫急切的说着。

  “准备气管插管!”

  “室颤了!”随着“嘀”的鸣叫声,心电图机的所有波形都消失了。

  “除颤仪准备!”

  “除颤仪!”

  “200焦耳充电完毕!”

  “准备除颤,离床!”

  “安大夫,还是不行”一旁护士紧紧地盯着所有的波形,依旧是一条直线。

  “再来一次,360焦耳!”

  “360焦耳充电完毕!”

  “准备除颤,离床!”

  “安大夫,还是没有心跳。”护士有点绝望地说着,因为这人很可能过不来了。

  “肾上腺素,2mg静脉推注!”

  “2mg肾上腺素静脉推注!”

  “400焦耳再来一次!”

  “这”护士拿着手上的导电膏迟迟没有涂下来,眉头紧锁,迟疑的看着安大夫。

  “没听清楚吗,400焦耳再来一次!”安大夫几乎是吼出来。

  “400焦耳充电完毕!”

  “离床!”

  “恢复窦性心律了!”终于,所有的波形又回来了!

  “叫骨科,麻醉科,内科下来下来会诊!”

  紧张的气氛过后,台下掌声一片,这是A是医科大学一年一度的操作技能暨情景模拟大赛。

  安琪、林诗诗、沈美丹和赵燕模拟的是高处坠落伤的急救情景,凭着出色的表现,她们队伍荣夺冠军。

  比赛现场外,碧蓝的天空悬挂着火球,没有一片云彩。

  简单庆祝过后,安琪和林诗诗去附近商店买了本笔记本,小丹和小燕则先回去睡午觉了!

  校院内,人群消失的无影无踪,萎蔫的树木都无精打采地站在过道的两旁。是的,这就是A市应有的南国风情。

  宽敞的校道上,滚烫的地面跳动着烈焰,闷热的空气中弥漫着福尔马林的气味。没错,这就是医学院校该有的味道。

  映月潭湖边,22层高的主楼拔地而起,这是A市医学院校的地标,巧夺天工的巍峨大厦与错落有致的商店、写字楼、居民房相比,独具风格。

  顶楼上被烈日照得发烫的“A市医科大学”几个字显得格外耀眼。

  主楼的旁边是一栋12层的图书馆,里面珍藏的图书足以充栋汗牛,安静的环境,舒爽的空调,很自然地成了学生们夏日的避暑圣地。

  图书馆的旁边则是幽深的解剖楼,青砖红瓦的楼体显得有点破旧,每个教研室的窗户都被拉上了窗帘,增添了几分神秘的气氛。

  “听小丹说,昨天晚上你去游泳了?怎么样?我们学校新开放的游泳池水好不好喝呀?”

  安琪用手拍着林诗诗的肩膀,哈哈大笑地调侃着她。

  “你才去游泳池喝水了呢,姐初中的时候可是拿过校里游泳大赛的冠军的好吗!”

  “说实话,校里的游泳池还是挺不错的,才三块钱游一次,消毒水味道不是很重,救生员又多又帅!只不过池里偶尔会看见有一两个小蚊虫的尸体”

  林诗诗边回答着安琪,边甩开搭在她肩上的那只手,刚想继续说下去就被安琪惊讶的叫声打断了。

  “啊?有虫子啊,那么脏,咦”

  安琪故意地退后了几步,白着眼上下地打量着林诗诗,一脸嫌弃地看着她。

  林诗诗走到一楼的电梯口,按下向上的电梯按钮后,发现安琪远远的瞟着自己,脸上还挂着嫌弃的表情。

  她快步走上去,搂着安琪的脖子,假装着用手勒死她,用低沉的音调说,

  “小样,还嫌弃你大爷了是吧?!今晚不伺候好大爷我有你好受,哈哈哈”

  林诗诗笑着把安琪拖进了电梯,用手撩着安琪的下巴,笑yinyin地看着她。

  安琪挣脱了林诗诗的手臂,顺便按下电梯板上的数字“6”。

  上到三楼的时候,电梯突然停了下来,电梯门缓缓地开了,但奇怪的是并没有人在外面等电梯。

  安琪又按了一下关闭按钮,电梯门重新关上,但就关到还有一条手指般大缝的时候,电梯门又开了。

  安琪小心翼翼地窥探出了脑袋,外面还是没有人。

  “学校的电梯就是烂,主楼那两部毕业前可能都修不好呢!”

  林诗诗无力的吐槽着,主楼本来有五部电梯但是其中的两部坏了都一年了还是没人来维修,所以这部出现这样的状况也不足为奇。

  “要不今晚你和我一起去游吧!你会不会游啊,不会的话,姐可以教你哦,至于学费嘛,嗯~”

  “诶诶诶,打住。水里有虫子,我才不去游呢。再说了,晚上那么多男生在,你不害羞本姑娘还害羞呢,哼”

  安琪用小手轻捂的自己吹弹可破的粉嫩脸蛋,如含苞待放的花蕾般,故作害羞。

  “呦呦呦,还给我装纯了是吧?都大学生了,有什么好害羞的,我们都是医学生,还有什么没见过的呀。我看你啊……”

  “叮咚,六楼到了”

  林诗诗还想继续挖苦安琪的,看到电梯到了六楼就急忙把书包塞给了安琪。

  边跑边让安琪先去自习室,自己去上个厕所。

  没等安琪反应过来,林诗诗已经跑到走廊尽头的转角处了。

  安琪嘀咕着“都装了什么呀,这么重”。

  半个小时后。

  “啊!~”安琪的尖叫声打破了图书馆原有的安静,安琪究竟看到了什么,谁也不得而知。

  图书馆楼下聚集了很多人,大部分的人都拿着手机拍照、拍微信小视频、发朋友圈。

  门前停着几辆警车和一辆写着“法医”字样的车,图书馆周围被警察用警戒线围了起来,线上的“警察police”字样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的刺眼。

  图书馆门前有两个警察在把门,围过来的人越来越多,站后面的人都努力的踮起脚往里面看,都想看看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厕所里。

  地下有一道像是门下角拖过的痕迹,应该是门角推动了小刀,刀上的血液留在了地上形成弧线。

  但令人奇怪的是,刀却没有在弧线的顶端,而是在厕所包厢的外面。

  包厢里面,林诗诗左胸口被捅出了一个大口子,原本褶白的裙子被染红了一大片。

  血液从左胸口往下流,顺着左腿向便池里流,整个便池被粘稠的血液染红了。

  林诗诗头部则偏靠在包厢右边隔板上,头上方约二十五厘米处有个近似圆形的血迹。

  而林诗诗的双眼还是睁开的,眼球泛白,明显地显露着,黑色的瞳孔大部分被上眼皮遮住了。

  “物证袋!”法医部李科长拿起略带血迹的小刀,对一旁的助手说。

  “给”助手递给李科长一个物证袋,然后又瞥了一眼林诗诗。

  “科长,这人是怎么死的,是因为失血过多还是头部脑组织挫伤啊?”

  “你说,是谁这么残忍对一个女孩子下手啊?”

  李科长用责备的眼神看着那个实习的小助手,因为他不止一次的强调过,在现场调查取证的时候不要过多的讨论。

  有什么问题可以回到科里整理总结的时候再提出来,因为他实在不喜欢在思考的时候突然被人打断。

  小助手看到李科长的眼神马上意识到自己不该这时候发问,鼓鼓嘴,默默地拿起挂在脖子上的相机拍起照来。

  综合楼保卫处的办公室里。

  安琪坐在椅子上不断地用左手搓着右手,背部不停地抽搐哭噎着。

  舍友小丹和小燕则坐在安琪的两旁,小丹则用手抱着安琪的头,小燕则用左手轻轻地抚摸着安琪的背部,安慰着她。

  她们都没有多问安琪发生了什么,因为她们不想安琪再次回忆起那个残忍的画面,对安琪造成第二次的伤害,此时无声胜有声。

  在她们的面前还摆着三杯接近满杯的茶,茶杯的上空没有丝毫的热气冒出,放了一段时间而且都没有人喝过,显然他们都没有心情。

  虽然说林诗诗是隔壁班的,但毕竟她们生活在一起生活了几年,有着深厚的感情,亲如姐妹。

  大一上完第一节解剖课时,林诗诗有点害怕,不敢一个人睡,她们三个就把床拖在一起,抱着一起睡。到期末快考系统解剖学标本的时候她们四个疯狂到通宵达旦地在解剖教研室研究人体标本。

  在这几年里,她们基本无话不谈,每天上课,吃饭,学习都是坐在一起。

  无论是谁放假回家,都会给舍友带上一份礼物或者一些特产。

  现在林诗诗就这么不知不觉地死去了,对她们来说无疑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突然,办公室的电话响起,刚刚才挂断上一个电话的值班人员连忙拿起了电话:

  “喂,保卫处,对,还在这里,好”

  值班人员眉头向中间锁紧,有些凝重地放下电话,有点忐忑地向安琪走来。

  “安琪同学,你先在这里等一下,待会会有警官带你去派出所做一下笔录。”

  值班人员小心翼翼地对安琪说似乎怕说漏了什么,又怕安琪情绪激动而跑掉。

医不藏凶》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医不藏凶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打湿的人生(深度好文)

    有一段时间,弟子感到活得很痛苦,甚是烦恼。师父把弟子带到一片空旷地带,问:“你抬头看看,看到了什么?”“天空。”弟子答。“天空够大吧,”师父说,“但我可以用一只手掌遮住整个天空。”弟子无法相信。只见师父用一只手掌盖住了弟子的双眼,问:“你现在看见天空了吗?”继而,师父把话题一转,说:“生活中,一些小痛苦,小烦恼,小挫折,也像这只手掌,看上去虽然很小,但如果放不下,总是拉近来看,放在眼前,搁在心头,就会像这只手掌一样,遮住你人生的整个晴空,于是,你将错失人生的太阳,错失蓝天、白云和那美丽的彩霞。”

  • 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做最好的自己(深度好文)

    在我的成长经历中,母亲对我影响很大。她是一个十分要强的人,从来不屈服于生活。我很小的时候,她就一边教我们干农活,一边给我们讲故事。我永不屈服的性格就来自母亲。即使在最困难的时候,我也没有失去过信心,我从来没有放弃过追求。我最喜欢的一句话就是:“没有失败,只有放弃。”这是除了生命之外,她送给我最好的礼物。我很小的时候,就被丢到一个巨大的麦田里割麦子,毒太阳晒着我,过一阵我就会流鼻血,变身流汗,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死去。我那时候就想,我不能这样活着。我的爷爷这样活着,我的父母这样活着,我的弟弟这样活着,

  • 一群人围着这口井,到底发生了什么?

    吃过晚饭,灵官猛子到了井上。井上灯火通明。村里人都挤到井上,黑压压的,悼念这个葬埋了全村人血汗钱和欢乐梦的黑窟窿。孙大头蹲在井台上,垂着头,一副任人宰割的沮丧相。孟八爷则轰着娃儿们:“滚!滚!这有啥好看的?掉下去,连钻头一起成个泥鬼。”因为井已塌了,就取消了禁忌。女人们都到了井上,围成一团叽咕,时不时指戳一下垂头丧气的孙大头,用眼色和低语发泄自己的不满和愤怒。一提起明年或后年又要出很多钱打井,便引出一阵长吁短叹。男人们大多沉默,形态各异,蹲的蹲,站的站。时不时,走到井架旁望一眼,唉一声。瘸五爷的

  • 念佛法门非常殊胜 不要再持怀疑!

    念佛法门是非常的殊胜,因为我们这些众生对参禅、学密、学教都不能行持,都不能去做,释迦牟尼佛在两千多年前就告诉我们这么一个殊胜的法门,阿弥陀佛在十劫以前已经成就,在无量劫以前发的愿已经实现,已经往生到那里去的众生无量无边。如果你对这个法门再持怀疑,那你就是没有救了。念佛一天要念多少呢?没有一个定数,阿弥陀佛那里不是贸易公司,不做交易的,往生的条件,阿弥陀佛说乃至十念都可以往生,《观无量寿佛经》里面说乃至一念都可以往生,只要至心信乐,发愿往生,具足信愿,只要一念都可以往生。这一念就是哪怕天塌下来也要

  • 你的现状,代表不了你的未来

    点上方绿标收听温馨朗读我们最容易犯的两个错误是,觉得自己没什么出息,料定别人不会有所作为。人一辈子有时会犯两个错误:第一个错误就是断定自己没什么出息。你会说我家庭出身不好,父母都是农民,或者上的大学不好,不如北京大学、哈佛大学,或者长得太难看了,根本就没人看得上我等等。由此来断定自己这辈子基本上没有什么出息。第二个错误是我们常常会判断别人失误。比如说某个人好像显得挺木讷,成绩不怎么样,也没人喜欢,我们就会断定这个家伙这辈子没什么出息。所以,我们最容易犯的两个错误,一是觉得自己这辈子可能不会有大的

  • 张学勇:教师要学会“弱其志”

    教师要学会“弱其志”2018年1月18日谈到“志”,许多成语或俗语会浮现在我们的眼前,什么“壮志凌云”啦,“志当存高远”啦,“鸿鹄之志”,不胜枚举。就是教我们要立大志,做大事。树无根不活,人无志不立。从小帮助学生立志,是教育工作者的一大任务。不过,我们在和孩子们交流时,往往给予那些志向“远大”的孩子更多的鼓励。至于,他的志向合不合适,能不能实现,就已经不在我们的“服务区”了。今天上午大课间,教导处有三个女孩来帮助老师撕试卷,无意中聊起了关于理想的话题。“你们说说,你们的理想是什么?”我停下手中的

  • 钱穆先生:学而篇第一(10)

    十子曰:“父在,观其志;父没,观其行;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观其志:其,指子言。父在,子不主事,故推当观其志。观其行:父没,子可亲事,则当观其行。三年无改于父之道:道,犹事也,言道,尊父之辞。本章就父子言则其道其事,皆家事也。如冠、婚、丧、祭之经费,婚姻戚故之馈问,饮食衣服之丰俭。岁时伏腊之常式,子学不忍遽改其父生时之素风。或说:古制。父死,子不遽亲政,授政于冢宰,三年不言政事,此所谓三年之丧。新君在丧礼中,悲戚方殷,无心问政,又因骤承大位,未有经验,故默尔不言,自不轻改父道、此亦一说。

  • 南怀瑾老师:老鼠生儿的孝道

    老鼠生儿的孝道子曰:父在观其志,父没观其行,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讲到这里,我们要向前的某些儒者、理学家、读书人告个罪了,他们的解释,又是错误的。他们说看一个人,他父母孩子的时候看他的志向,父母死了的时候看他的行为,三年当中,没有改变他父母所走的路线,这个人就叫做孝子了。问题来了,假使父母行为不端,以窃盗为生,儿子不想当小偷,有反感,可是为了孝道,就不能不当三年小偷去。这样,问题不就来了?如果遇到坏人的话,明明知道错,可推说:“孔子说的呀!圣人说的呀!为了作孝子,也只好做错三年呀!”这叫圣

  • 最好的友情:各自忙乱,互相牵挂

    有一种朋友不在生活圈,却在生命里;有一种陪伴不在身边,却在心间。有一种情,不必朝暮相见,只想在灵魂深处相偎,能多久,就多久,相视无言。友情,能够随时说话找一个能随时随地和你聊天的人真的很难。当你某一刻想倾诉时,翻遍所有通讯录,也没那么简单,就能找到聊得来的那个人。或许你人缘不错,与你认识的人很多,和你关系不错的人也很多,但即使是你朝夕相处的家人,甚或是亲密无间的爱人,你也未必见得想什么时候说就能和他说,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什么时候都不必担心失礼,不必自责,不必畏惧被冷淡和被斥责。电视剧《康熙王朝》

  • 养好你的大气,今后必有福气!

    养成一个大气的人不要在意别人在背后怎么看你说你,因为这些言语改变不了事实,却可能搅乱你的心。心如果乱了,一切就都乱了。理解你的人,不需要解释;不理解你的人,不配你解释。因为日久不一定生情,但一定见人心。人贵在大气,要学会对自己说。并请相信,真正懂你的人,绝不会因为那些有的、没有的而否定你。养好你的大气,大气不是性格,是一种人格魅力,相信你,没问题。大气是一个人的气质或气度,是一个人内心世界的一种外观表现,是一个人综合素质对外散发的一种无形的力量。大气不是从小生来的,而是经历生活慢慢培养出来的浩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