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红颜记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4 4:25:1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红颜记

第1章 雪夜惊雷

她说,“终此一生,就算倾尽所有,我也要站在这天下的至尊高处,只为不再让他人肆意凌虐。好好孕

“总有一天,这天下,供我予取予与!”

他说,“此生遇见你,便是我最大的错。唯有早一步终结,才能彻底挣脱。”

他说,“不要消失不见,即便你要的,不属于我,竭尽所能,我也会为你夺到手中。”

他说,“这一世,只要我还能站在你身边,这一身血肉也罢,江山也罢,都是你囊中之物。”

一个无稽之谈。

引发两朝更迭。

三段往复悲欢。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

成就一代帝君。

天算,人世悲欢,次第上演。

人算,天机透尽,力挽狂澜。

若天意昭然,永与愿违,又有几人能够挥荆斩棘出一片崭新江山!

“你以为这天下是人人都能坐得的吗?需知易夺天下,难守江山!”

歆国皇族司徒氏的发祥地远在中原最北的枫江北岸。在常人眼中,一过枫江便是蛮夷荒乱之地,少有民众,亦未经开化。一年四季之中只有入夏的两月中才不会寒风肆虐大雪飘零,但这样的地界经年累月冻土覆盖,显少有植被茂密繁盛。如果不是如今天下被来自蛮夷之地的马背民族占据,没人会相信,那样的贫寒困苦中,能够走出一位最终逐鹿中原的王者。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时至歆元五年。

司徒楉勋立国后的第五年。歆国江山已超越此前任何一朝的疆域。北起枫江北岸析尾县,南至罗泽与戎掣交汇处的奎州县,西连隆延县,东及滨临东海的枵危县。虽然天下大治已进五年,但各地纷争起义仍不时传来。从立国那日后,天灾人祸接踵而来,让宫中史官忙于删减篡改,叫苦不迭,更让殿中群臣眉头紧锁,担心天下再次陷入乱世分割。歆国江山在风雨飘摇中艰难前行如履薄冰。网站haohaoyun.com

歆元二年。中原大旱。由于连年征战,立国日短,国库中实无存粮,无法大批开仓赈灾。各主城为防止流民暴起,乞讨不成后会打劫城中财物米粮,纷纷闭城,许出不许进。数月之后,灾情仍无缓解,七大主城之一的夙钦城最先支持不住,城中草木无一幸免,百姓易子而食。记录下了歆国自立国后史册中,第一笔朱砂惨事。

歆元三年。网站haohaoyun.com位于西南边陲的六大主城之一梨城周边鹑翼郡突发瘟疫。月余,郡中居民死伤大半。当朝肃亲王亲率领数名医者进入郡中,未果。整队医者只有寥寥数人逃出生天。为防疫病蔓延各地,梨城守将毕璃率领三万精兵将鹑翼郡层层围困。其后虽然出现转机,可惜为时已晚,鹑翼郡从此荒废,生者纷纷搬离此郡。

歆元四年。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中原腹地,有鱼米之乡名号的蕴煌城连降暴雨,当年颗粒无收。好在其余各地收成尚属平常。当年赋税减半,徭役全免。未出现灾情的各地纷纷将米粮支援蕴煌城,但仍有饿殍沿路倒地之事传来。

歆元五年。时值岁首。不见瑞雪丰年,但见积雪已至窗栏。冻饿之人沿路哀嚎。又街角之处常现一席裹身的僵硬尸首。歆国史册连续翻至第五载春秋,仍旧猩红一片。国库税入,大事记载,两项均为猩红绵延。

而与此民间寂寥荒凉的景象大相径庭的,却是位于国都临汐城正中繁花似锦歌舞升平的紫轩宫。

紫轩宫,皇族司徒氏居所。占地数百,内有各妃嫔皇族子嗣寝宫无数。于歆元元年始建,尚未完全建成。营造宫殿加重徭役一事,历来不止民间怨声载道,宫中也并不是全盘接纳。劳民伤财,在如此多事之秋,并非善举。

“樽儿,今夜如何不发一语?”司徒楉勋在觥筹交错间仍旧看到了自己最小的皇子司徒樽脸上极力掩饰的不悦。

冬日冻土不适合大兴土木,人人均知。可是司徒樽几日前所呈交的关于将服徭役之人返乡过年一事的奏折,却被国君司徒楉勋压下,迟迟没有答复。如今已近年关,眼见将要跨过一岁。众多徭役百姓以为返乡无望,停工悲泣不止。司徒樽连连上表,却始终无法触动纵情欢歌中的国君。

司徒樽放下手中握得温热却未饮一口的翡翠酒盅,沉声道:“父王,如今时值年关,宫中处处张灯结彩,举家团圆,儿臣却不知紫轩宫外围那些百姓何日方能与妻儿团聚……”

司徒楉勋听到小皇子又提及此事,没有不耐却也不以为意,随手将身边新纳的羽妃揽入怀中,全无仔细思索,“待到紫轩宫建成之日,他们自当启程返家,樽儿何不观赏殿上歌舞,日日徘徊在这些忧思之中,有甚趣味?”

羽妃适时抬手将一瓣由槿翳城进贡的乐果送入国君司徒楉勋口中,面向小皇子笑意盈盈的软语轻言,“小皇子忧国忧民当然是好事,国君又怎会不知……但国君戎马数年,如今天下大定,也适时该享受几日曼舞欢歌,如今距年关不过三日,就算将那些徭役庶民放回,也不及赶至家中!倒是现在遣返家中,说不准趁着大雪逃之夭夭,来年不再听命服役,到时又要到何处去聚集这许多庶民土夫!误了国君明朝春日的祭典,小皇子可担待得起!”

太子司徒枖亦插口到,“羽夫人说的是,那些庶民不过服几日之苦,之后便可返家,再有三月,祭天神坛一旦完工,立时便换用下一批徭役,也就是了。”

司徒樽微微一笑,也不再多言,目光在扬手召唤宫人斟酒换菜之时,详装无意从羽妃身上一掠而过。羽妃却仍旧不知,只顾着坐在国君股上把酒言欢。

三更天,紫轩宫。

歌舞尽散已是三更时分。众位皇子皇女也已先行告退。殿中只剩下羽妃与国君司徒楉勋二人还在畅饮。

“羽儿,再过两更,天色即将泛白,你我不如安歇去吧。”大殿在无旁人,司徒楉勋口中说着安歇,却双手滑入羽妃珠翠镶嵌的衣衫之内,将羽妃抚弄得小脸儿通红,兰息连喘。

“国君。”羽妃不依的扭闪躲避,“我们……啊!我们还是回寝宫再……”香肩半露,羽妃人已经被司徒楉勋掀翻在铺有软垫的宽大宝座上。

“四下无人!又何必拘泥!”司徒楉勋把玩着手下美艳白皙的少女,粗糙的指节划向羽妃下腹,“可是明日殿上还有群臣要……”羽妃越说越是低声,随着国君的动作加深,渐渐话音变为轻喘娇呼。

司徒楉勋眉间皱纹横动,“那又如何!羽儿你香气逼人,留在这大殿之上有未有不妥!只怕明日上殿的群臣会无心奏折,按捺不住才对!哈哈!”司徒楉勋的笑声洪亮,看不出是年近半百之人,羽妃羞涩,侧头躲避国君的嬉闹,随手抓起身边矮几上的酒盅向国君递过。

笑声戛然而止。

烛火渐次熄灭,整个紫轩大殿中只余下一丝几不可闻的女子叹息。

随后女子尖锐凄惨的惊叫声响彻整个紫轩宫。刚刚平静不到一更的紫轩宫这一夜灯火通明直至天光初动。

歆国国君司徒楉勋于歆元五年元月十二日夜,暴毙紫轩宫。

歆国史书从这一夜起彻底改写。

集三千宠爱在一身的羽妃翌日一早便素服重孝出现群臣面前,声泪俱下的痛斥太子司徒枖的恶行。

据羽妃控诉,太子司徒枖诱拐无知妃嫔叶宿羽,赠给其以增强国君龙阳为名,实则是剧毒之物。龙阳是虚,毒杀国君是实!话音未落,掌管刑部兵部的两位尚书,同时检举昨夜连夜突查,太子司徒枖的幻漪宫中搜查出兵械弓弩无数,皆是歆国御用钦军的精良配备。两位大人虽共同检举,但又各有说法。兵部尚书齐录典认为太子早有不轨之心,如今人赃并获,按理当斩。刑部尚书王福睿则认为一切发生突然,又毫无前兆,未免太过凑巧。

然而一切尚未有所定论,极北边关传来战事。司徒氏同宗楉擎,从北地起兵攻打要塞枫州郡,欲取中原。枫州郡守将战死沙场,副将一死一伤,难以抵挡。

皇子只剩下司徒樽一人,众位朝臣力阻其奔赴边关。最终太子司徒枖下狱,皇女司徒蓉亲征。月余传来消息,皇女踪迹不明,生死未卜。歆国大丧。

然,国不可一日无君。江山社稷为重。小皇子司徒樽临危登基。

又过三月,边关战事渐息。司徒氏同宗,边关战事将军司徒楉擎,以延亲王身份被当朝国君司徒樽招安。天下大定。

转眼又是一年赶冬节年关,年仅十七岁的国君司徒樽举行了盛大的祭天典礼。这也是歆国历史上第一个祭天典礼。盛世空前。

当夜紫轩宫地牢中,前太子司徒枖自尽身亡。因谋害国君属十恶不赦,死后被抛尸禁地笃顿。任何人不得祭奠。司徒枖这一支族人一夜之内被赶尽杀绝。前羽妃因年幼无知被人蒙蔽,服侍国君时,未及十六成年,故免其死罪,镇压宫外数里的青玉观中,终生不得出。叶宿羽叶氏一族终生不得出任官职,贬为庶民。

此后十数年,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祭天典礼后月余,殿中众臣齐齐进谏,国君司徒樽顺应民意,该年号歆元为歆樾。

重新制定历律。改长子即位为众子嗣不分男女,当场殿试较量,优胜者即位太子,待国君百年后登基。

歆国历律不再顺延,由历任国君重新订立。

至此,歆国历史掀开崭新的一章。

第2章 周而复始

人算不若天算。日夜谋划,终究功亏一篑。天命不可违!

歆樾十七年冬。

天色渐晚,纷纷扬扬的落雪刚刚停歇。歆国都城临汐城经过长达十二年的漫长修建,已经呈现出一朝国都应有的磅礴气势。琼楼玉宇林立,平日便热闹非凡。如今又临近这年的年关赶冬节,街上处处张灯结彩,洋溢着令人沉醉的温暖。

看天色,按理紫轩宫宫门此时应该早已紧闭,这一夜却未曾按时闭门,却由层层重兵把守,无数女侍和侍卫脚步匆匆,或提或推着一些新鲜蔬果。由侧门运进的锦绸布匹也经过内侍女官的清点后,一一入库。虽然繁忙劳碌,却人人都面含喜色。

距离紫轩宫不远处的酒肆中几个常来常往的酒客正在一边吃油炸壳豆,一边互相吹嘘着几日来的见闻。此前几日大雪封门,寒冷异常,几个常聚的酒客都因天寒地冻没有外出,终于等到这日傍晚大雪止住,才外出饮酒。

几人已有数日不见,都纷纷抢着开口。一酒客屡屡插不上话,心中焦急,抓耳挠腮间突然目光瞟过不远处紫轩宫忙碌的女侍侍卫,心生一计,顿时眉开眼笑。

“都停停!听我说听我说!”酒客双手用力拍击六兽纳福桌的圆形桌面。终于将周围众人的目光吸引到自己身上。临近的几桌,酒客和正在囫囵的赶路人也停箸不食,好奇的打量着貌不惊人,向来无甚新鲜话题的矮小酒客。不少人心中暗付,这矮子平日语无伦次,怎么今日如此神威,莫非是当真得了什么稀罕事儿不成。

矮小酒客一见自己终于得到重视,喜笑颜开,“你们可知道那里。”短粗的手指一指紫轩宫,“今夜是在忙碌什么吗!”众人哄堂大笑,有一人从隔壁桌靠过来,手肘将那矮小酒客一推,“李四爷今晚怎么还没醉就说上醉话了!谁不知赶冬节临近,国君又要大摆流水筵席!”众人对此事不以为然。

自从歆国年号由歆元改为歆樾后,国君司徒樽下令,五年徭役全免,赋税全免,黎民休养生息,加之边关无战祸,老天亦恩赐五谷丰登,歆国国库充盈,民间亦安居乐业。歆樾五年后,俨然成了太平盛世。国君司徒樽喜好大摆筵席,举国同欢。每有大节,或皇族各种庆典,国君必然大开紫轩宫东门,流水筵席,每每摆上五日。若是天降祥瑞,又或哪位夫人贵人为国君开枝散叶,流水筵席甚至会长达九日。而国君司徒樽不单夫人众多,皇子皇女也为数不少,至今为止已有四位皇子两位皇女。

紫轩宫守卫森严,只有一种情况下才会像今夜这般,就是国君准备大摆筵席,这事儿在一年之中会有数次之多,甚至有外地刚刚搬至都城的小官员,家中节俭开支,就专门等着国君的筵席以改善伙食。对于众酒客而言,国君摆宴,确实可以大吃一顿,但也全无新鲜感。

“你们啊!”矮小酒客这次倒是不急着拍桌子,摇头晃脑的一一用挑衅的眼神瞪视过去。“真是!这才几日不见,没想到竟然连这事儿都不清楚!”众人一听就知道他话中有话,匆匆停下嬉闹,盘问起究竟来。

矮小酒客一口将杯中浊酒饮尽,醉眼朦胧的说了一段据说是紫轩宫中相熟的内务女侍所说的私下传言。传言这一次的筵席上,已经五年未选妃的国君司徒樽将要册封一位新贵。具体是哪一家的女子得此殊荣,内务女侍却没有透露,只是暗自猜测以国君夫人悦殇现在处境不妙,也许……这个“也许”未说出口,众人便纷纷散去,不敢再言。年关大吉大利,此等丧门败运的话还是不说为妙!闲言碎语一笑便是,要是引火烧身,可就得不偿失了!

却不曾想此事一语中的!

歆樾十七年,冬三月,国君夫人悦殇因无所出被废。同夜,册立新国君夫人一名。

国君夫人悦殇寝宫。

曾经风光数载的国君夫人悦殇,如今孤身一人坐在冰冷的床榻边上。

悦殇被废掉称号的消息早已通过各路探子传至整个紫轩宫的每个冰冷角落,不用内务女官再多费唇舌,向来看人眼色行事的女侍侍卫纷纷在第一时间便撤离前国君夫人雍容华贵的寝宫。甚至废除悦殇的意旨还未送达,偌大的寝宫就已变成森然冷宫。

悦殇独自一人坐在阴冷的玉石台阶上发愣。神色缓缓化为无尽的悲凉。当初入宫虽是无奈,可也未曾料到竟然有天会走到这步。

自古帝王均是冷情薄幸,从奉旨入宫的那天起,不想最终荒凉的于深宫之中了此残生,那么,也就只能迫使自己恋上那个遥远而陌生的君王。给自己一个明知虚假的理由,让宫中的漫漫长夜不再了无生趣,渐渐臆想变成了连自己都分不清真假的希冀。本来无所谓的那个模糊的身影,渐渐侵染了自己的思绪……这算是爱吗?悦殇常常想到头痛,当年初入宫的自己就和那些时值妙龄的少女一般,渐渐迷失心性,沉浸在对君王不切实际的幻想中,最终,自己算是大幸也是最为不幸的那一个,清澈如水的双眸,毫不争宠的温柔,最终从众人之中脱颖而出,填补了自上一任国君夫人亡佚后一直空缺的后宫权利顶点。可是,要为天下女子德风表率,自然是言行举止一板一眼,渐渐失去自己,再后来也就失去国君的万般宠爱,只剩下一国国母的规矩躯壳。想要再度激起国君的万般宠爱,悦殇不得不顺从了太医院里那些老顽固的暗中规劝,进补之后打算母凭子贵,以皇子或者皇女生母的身份来巩固自己的地位。

天违人愿。太医院开出的寻常滋补药方之中,偏偏有一种与自己不合,以至于……在那之后,悦殇便断了这个念想,彻底死心。

若论三千宠爱,悦殇算是当今国君司徒樽极为宠幸的一个。可是,那又如何!单是无所出这一条,就已将悦殇推进万劫不复的深渊。

苦笑一声,几滴冰凉的泪珠滑过面颊。悦殇随意扯落了身上厚重的宫装和珠宝,换上未出阁前从家中带来的轻软罗裙。一个人提起罗裙,悄无声息的从寝宫后面的矮墙翻身进入深夜无人的御花园废园。前园正是新国君夫人极尽尊荣的奢华筵席,自己这个被废之人,也就只配停驻废园。冷宫废妃,还有什么能够比得上这一夜冬雪的森寒凄然。

紫轩宫御花园废园

“形单影只,月下仙子。”温柔低沉的男音在自低头垂泪的悦殇身前响起。

男子温润如玉,没有显出认出悦殇身份的惊讶。悦殇没有质问男子为何会到这废园中来,亦没有问男子如何在层层守卫的严密监视下能够滞留在这人言可畏的后宫之中。男子始终温润儒雅,给了悦殇在这寂寞清冷的后宫之中唯一的一丝温暖。

歆樾十七年,冬三月底,国君司徒樽大婚。

国君大婚,废妃悦殇再次溜进废园。这一夜,那个温柔有礼的男子没有拒绝悦殇落泪的拥抱。

终于在这一夜,铸成大错。

悦殇在几日后的某天夜里突然意外地发现锦被下放着一封信笺。阅毕,双手颤抖将信笺放置烛火前,烧成灰烬,悦殇无力地跌坐在床边冰冷的地上。

国君夫人悦殇寝宫。

二日后,入夜。

悦殇并没有等待太久,司徒樽突然驾临悦殇寝宫。悦殇心中慌乱,双手微颤,将随信笺附上的药粉偷偷倒入茶杯,待司徒樽完全饮下,悦殇才放下心来,彻底松了口气。

可是随后司徒樽说出的话,让悦殇震惊得再也无法开口说出任何一句话。司徒樽说其实自己当年见到悦殇时便很中意于她,可那时年少的悦殇还没有见识过缤纷多姿的一切,自己怎么能够忍心剥夺……待得一年之后,自己见悦殇始终挑中没有合适的人选,这才动心将悦殇召入宫中,以致后来立后……却发觉立后之后的悦殇笑容渐渐不见,自己动了心思将这后位虚名许于旁人,悦殇只要做那年的那个快乐的悦殇就好。自己明日会安排悦殇出宫,待得几月后,换个身份,重新入宫伴随左右。

悦殇抖动双唇,已经说不出任何一句话,泪水无声滑落的瞬间被脸色已煞白的司徒樽轻轻抹去。

却是,已成定局,任谁也无力回天……

据后世史书记载,歆樾十七年冬末,歆国国君司徒樽,于前国君夫人寝宫突然驾崩,未留下只言片语。前国君夫人悦殇一夜疯癫,冲入歆国禁地笃顿不知所踪。

冷月凄迷,煞气涌动。从这一刻起,只平静了十七度春秋的万里河山,即将再次沦入腥风血雨的征战之中。这一次,却不知是何人能够力挽狂澜,立于不败之地。又有哪些人会依次出场,在这片广博的疆域上挥毫绘制出属于自己的如画诗篇。

红颜记》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红颜记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墨竹原创诗歌】轻点键盘弹出的不是12345……

    文/墨竹手指轻点键盘弹出的不是12345……而是埋藏在心底的一个名字缠绕于心回味无穷每当想起一种甜蜜从心海慢慢涌起翻越高山跨过江河周身每个细胞都绽开灿烂笑意每当想起一种兴奋不觉油然而起花儿忘却开放月儿驻足不前美丽的心飞入云端与湛蓝的夜空一同分享有你的快意每当想起一种幸福会满天飞舞百灵鸟停止了歌唱星星也不知疲倦且忘记走过的云乡就这样,就这样当我想你的时候,泪水会情不自禁地奔流当我想你的时候,心会不自觉地颤抖当我想你的时候,诗句会如彩虹飞入你相思的渡口手指轻点键盘弹出的不是12345……而是一个激情

  • “党旗更红 祖国更美”大型书画展,在蒲城县文化馆隆重开幕。

    渭南市十县(市).学习宣传贯彻落实十九大文件精神,“党旗更红祖国更美”大型书画展,定于2018年元月19日上午十点,在蒲城县文化馆隆重开幕。此次书画展,集中了渭南市十县(市)中省市美协、书协会员的精品力作,是一次高规格的书画大展,也是近多年来第一次由我县承办的渭南十县(市)优秀书画展,更是一次难得的学习十九大精神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文章、访谈等的具体体现,希望全县各单位干部职工及广大市民前来参观学习,体会书法之美、绘画之美、新时代之美。这次书画展由渭南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主办,华夏儒园书

  • “阿细跳月”的古今评价

    “阿细跳月”从南诏皮罗阁时期产生以来,至今已有1260多年的历史了,有许多中外名人、伟人都盛赞“阿细跳月”。这里,仅举几个大家十分熟悉的名人、伟人的事例加以说明。公元738年,当皮罗阁到前线看到“奴隶军”跳“打火舞”后,就敏锐地感觉到“这是一种能增强将士体质、激励将士杀敌斗志的舞蹈”。所以,不仅重视和扶持这种舞蹈,而且给它取了“嘎斯比”(巍山彝语意为“独脚乐”,现阿细人叫“高斯比”)的名字。后来,将士们配上三弦、竹笛、木叶等乐器,唱着“打火舞”的调子自娱自乐。南诏组织庞大的进贡团到京都长安时,不

  • 金庸笔下八大反面人物排行,只有一名女子上榜,最大反派是他

    8【杨康】杨康,又名完颜康,金庸武侠小说《射雕英雄传》中的人物。杨铁心与包惜弱之子,金国六王爷完颜洪烈的养子。杨康聪明机警,外貌俊美、气质卓绝,生母养父对其万般宠溺,自幼在顺境中成长,处处争强好胜,不择手段。在铁枪庙中被黄蓉拆穿真相后欲杀之灭口,掌击黄蓉软猬甲上,被江南七怪之南希仁遗留在刺尖上的剧毒刺破手掌,而中毒身亡。7【李莫愁】李莫愁,金庸武侠小说《神雕侠侣》中主要反面人物之一,她是主人公杨过的师伯,小龙女的师姐。许多重要情节都由她推动,占尽重头戏。李莫愁容貌甚美,却心若蛇蝎,因此江湖中人取

  • 桅子花开

    桅子花洁白的花瓣淡淡的清香留在记忆的花篮里蕴育在现在的土壤里开在未来的枝头上陪伴我们走向未来心里有一只兔子时常蹦到外面去玩它看过了人间风景品尝了人间百味难过时返回养一养又蹦岀去了⋯静是自我沟通的桥梁静与外界沟通的桥梁静是抚平浮躁的手静是填充空的养料⋯静能让人离自己更近与世界更近与和谐更近太阳照着感觉被宇宙拥抱被自己拥抱

  • 新精气神理论趣解《渴望》歌词,毛阿敏唱哭了蒋大为,肝经人物

    1995年电视剧《渴望》歌词作词:易茗作曲:雷蕾演唱:毛阿敏悠悠岁月日子过得漫长,过得迷茫,过得不明白欲说当年好困惑肝经人物,成熟得比较晚,明白得也晚,道说年轻时的困惑亦真亦幻难取舍肝经人物,是求真的,这种真,是理论的层面的,是一种务虚。现实与理论并存的一种状态悲欢离合肝经人物,三国演义,开篇说了,天下大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分分合合是肝经人物的所必须经历的,也是价值观里面的一项主要内容。都曾经有过肝经人物,追求的是大而全,全而不深,全面不深刻的一种状态,没有不懂的,但是确是不精。肝经人物的工

  • 孝行天下

    少见了“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不见了“古道西风瘦马”。但“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却并不新鲜。这首曲道出了多少游子的心声?有多少人为思念家乡的父母而断肠?又有多少人想到了“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现在人只知道尔虞我诈争名夺利,只知道自己的事业。忙的尽孝的时间都没有,就差忘记孝字怎么写了,在这一切向利息看齐的时代,有多少人真正理解孝?孝字拆开来上面是老字的一半,下面是子女的子。意思不言而喻,就是当父母老了不能养活自己照顾自己的时候,下半

  • 从佛经中看佛陀的教导

    《杂阿含经‧卷二十六》:(白话译文)一日,世尊告诉诸比丘:“刚出生的婴儿,父母将之付与乳母照顾,使乳母得以随时为他沐浴、哺乳或给予任何照顾。倘若乳母不谨慎,婴儿会以草、土……等不净物放置口中,此时乳母必须教导孩子除去口中不净物。若是孩子不能自己除去,乳母则要以左手扶其头,以右手伸入口中除去哽物,此时孩子虽然痛苦,乳母仍要于苦中除去哽物,如此才能令孩子于长夜中得以安乐。”接着,佛陀问诸比丘:“那么孩子长大后,自己懂得辨识,还会放不净物于口中吗?”比丘回答:“不会的,佛陀!当孩子长大就懂得分别,不会

  • 生活的意义:予人玫瑰,手有余香...

    传说中:“只有遇到一个肯让它圆满的人,八尾猫才能有九条尾巴”。传说世间的一切生灵皆可修炼成仙,而猫自然在其中。每修炼二十年,猫就会多长出一条尾巴,等到有九条尾巴的时候,就算功德圆满了,连天上的神仙都要敬让三分。可是这第九条尾巴却是极难修到的,当猫修炼到第八条尾巴时,会得到一个提示:帮助它的主人实现一个愿望,心愿完成后,会长出一条新的尾巴,但是从前的尾巴也会脱落一条,仍是八尾。这看起来是个奇怪的死循环,无论怎样都不可能修炼到九条尾巴。有一只很虔诚的猫,已经修炼了不知道几百年,也不知道帮多少人实现了

  • 新蔡县练村镇驻村第一书记李晓刚荣登“河南好人榜”

    凤凰生活网驻马店讯(记者郎瑞杰特约记者史红超通讯员李健)1月17日晚,由河南省委宣传部、省文明办、省广播电视台、省总工会主办的2017年度“德耀中原•道德模范在身边”颁奖仪式在河南省广播电视台演播大厅举行。11位道德模范、10名道德模范提名奖获得者、第一届河南省文明家庭代表、2017年度河南好人代表在仪式上接受嘉奖。来自河南省不同市县的“敬业奉献、见义勇为、诚实守信、孝老爱亲、助人为乐”的100名好人荣登“2017年度河南好人榜”。其中,新蔡县练村镇驻村第一书记李晓刚喜获“见义勇为”类好人。河南